看小说
玄幻奇幻小说

首页 > 玄幻奇幻小说 > 紫川 > 第二十六卷 第五章 异变

第二十六卷 第五章 异变

  “呜呜呜呜!”悠长的号角声回荡在数里宽的远征军答应上空,同时紧急集合的锣哨声也响遍了大营。在睡梦中突然听到备战的号角声,远征军官兵的第一反应是:“敌人来袭了!”霎时间,大营像是一个被打翻了的马蜂窝,无数穿着内衣的官兵纷纷从各处帐篷里冲出来,拿着武器惊慌地四处眺望。

  当然,除了白茫茫的地平线外,他们什么也没看到。

  斯特林下令备战,将领们颇有点不以为然。现在,几个在场的将军都把德昆早上的话传遍了大营,大伙纯粹当笑话来听的,说的人和听的人都在笑:“这世上哪有怪物?远东土蛮子胡说八道,远东统领瞎起哄,可怜处长大人耳根也太软了点,呵呵。”

  这天天气反常,夏末的日子,本来是最酷热的,天空却突然乌云密布,天色黯淡了下来。刮起了风,一阵又一阵的,冷飕飕的。士兵们大多还穿着夏天的制服,都冷得嗖嗖地打起颤来。

  风刮得一阵比一阵猛,到中午时,大风变成了狂风,飞沙走石,风卷黑云,云头黑压压地压到了城头,狂风呼啸中,天空不时掠过一道又一道莫名的白光,耀眼夺目,风势之大,城头都站不住人,守城的卫兵们不得不躲在城墙下避风。

  午后,遥远的东方传来了轰隆轰隆沉闷回响,不知是雷声还是什么声音,声响越来越大,直似洪荒巨兽在那边咆哮怒吼,士卒们无不相视骇然。更令人诧异的是,本来是热力四射让人不能正视的太阳,到午后,竟变得黯淡无光,淡淡地挂在半空,像是月亮一般。十几万士兵观看这一奇景,无不啧啧称奇。

  接着,从东边方向飞来了铺天盖地的飞鸟,大雁、麻雀、白鹤、山鸠……无数知名和不知名的鸟类一群接着一群从瓦恩斯塔城的上空掠过,士兵们直看到眼花缭乱。接下来,城头执勤的士兵们更看到了蔚为奇观的一幕,他们看到了很多动物纷纷从东边奔来,朝着西边而去,动物们昏天暗地地奔走着,像是身后被什么追赶着一般。士兵们竟看到了鹿群和狼群混杂在一起奔跑,双方竟然秋毫无犯的奇景,士卒无不惊骇。有经验的老兵都说,这是大难临头的兆头。

  午后,听闻天地异变,不死营师团长林迪红衣起亲自上城头察看,在经过东城头时,一根旗杆被狂风吹断,恰好砸在他脑袋上。林迪也没戴头盔,被砸得当场昏迷,被士兵们抬了回来。

  那时紫川秀和斯特林都在司令部。正召集众将商议,看到林迪那样血淋淋的被抬回来,大家都吓了一跳,一位怪兽潮已经杀到。等士兵们解释,大伙才恍然。德昆在一边笑得合不拢嘴,紫川秀瞪了他一眼,半兽人才讪讪地躲了出去,哈哈的大笑声不时从屋外传来。

  眼见天地异象一个接一个袭来,早上还在嘲笑半兽人德昆的那些嘴巴早就闭上了,大伙心里都有点惴惴不安了。一个一个死板着脸,气氛压抑。这时候,德昆的小生就显得特别刺耳。

  正午当空,但日头黯淡无光,天色黑得如墨水染过一般,房间里人都看不到面目了。勤务兵进来点了蜡烛,微弱的烛光被从窗边吹过的狂风吹得摇摇欲坠,随时都有可能被风吹熄灭。

  大伙盯住那豆大的烛光在风中摇晃着,心中都泛起了不详的预感。

  斯特林伫立在窗边,望着外面黑云密布的天空,心中暗暗担忧。在这样的天地之威面前,三十万远征军又算得上什么?只怕就跟这狂风中的烛光差不多罢了。

  看到他神色凝重,斯塔里红衣旗本安慰道:“大人,王国气候反常,天色突暗,很可能是暴雨将至。夏季暴雨也是正常的,您不必忧心。”

  “你说得很是,不过是一场暴雨而已。”斯特林强打起笑容,心中忧虑却没减轻丝毫。“天发杀机,龙蛇起陆。人发杀机,天地反复。”天色突暗,狂风大作,旗杆折断,大将未战先伤,按兵兆,这是很不吉利的兆头。只是这时人心惶惶,他不想出口动摇军心罢了。

  “啊啊啊!”突然,屋外传来了士卒们的惊呼声,紧接着,到处都喧哗起来,惊呼声甚至盖过了那呼啸的狂风声。

  斯特林霍然转身:“文河,出去看看发生什么事?”

  “是。”

  文河回来时,脸上满是惊惧:“大人,刚才发生了一件怪事:天空飞过了一只怪鸟,羽翼张开足有十米之宽!它突然抓起了东边城墙上站岗的一个士兵飞走了!现在,巡逻队已经追出去了!”

  “什么!”屋子里的人同时诧异到:“十米的怪鸟?不可能!”

  “我问过我的亲兵了,他们绝无理由骗我!而且上万人亲眼目睹,不可能虚假!”

  斯特林转而望向紫川秀,紫川秀正在翻看手上的书,漫不经心地问道:“怪鸟是尖嘴利爪,羽翼巨大,身呈褐色吧?”

  “正是!统领大人,您说得一点没错!那是什么东西?”

  “翼龙,或者叫翼手龙,也是野蛮人的一种。诸位,现在还有人怀疑德昆将军的话吗?”

  没有人回答,将军们脸色苍白,呼吸急速。他们都是身经百战的武将,不止一次的与魔族面对面地交战,战绩与功勋等身。但在面对那些超出他们认知的恐怖生物时,他们的承受能力并不比普通人好多少。

  恐怖来源于未知,在这人心惶惶的时刻,胸有成竹的紫川秀就如定海神针一般让人安心,将领们不自觉地围拢在紫川秀身边,想问什么,但又不知从何问起。

  斯塔里红衣旗本讪讪地问:“大人,您看,野蛮人会不会马上进攻我们呢?”

  “照常理说,魔神堡未知比我们更靠东。野蛮人应该会被这个目标吸引,暂时还不会扑过来。”

  听紫川秀这么说,大伙才心下稍安。

  斯特林站起身来,神色凝重:“你们都回各自部队去,把军心稳定住。告诉士兵们,情况还在统帅部掌握之中,对突变情况,我们早有准备。所以,大家不必惊慌。”

  “是。”将领们纷纷起身,敬礼出门。

  这时,斯特林的脸色转为凝重,他对紫川秀说:“阿秀,我们遭遇了前所未有的怪事。若怪物袭来,我们该如何应对?用什么武器对付他们合适”长矛、刀剑?还是弓箭?”

  紫川秀也是心里没底,他老实承认:“二哥,我对黑潮知道得也不多,但可以肯定:跟这些怪物近战是找死,离它们越远就越好!一零一师这时能派大用场。”

  “我马上通知吴滨,让他带人马上城头戒备。”斯特林说着,欲语又止:“阿秀,你是对的。我想今晚马上撤军。你觉得如何?”

  斯特林终于答应撤军,这让紫川秀很欣慰:一旦确定危险逼近,斯特林的决断也是干脆利索的。

  “撤军不是不行,但我们得确定退路上有没有野蛮人出现。否则的话,离开有坚城保护的瓦恩斯塔大营并非明智之举。”

  “你说得对,我的方寸有点乱了。”定下神,斯特林想了一阵,然后:“我这就派斥候去查探后路是否安全。”

  “我已经派秀字营去查探了,到目前为止,后路还是安全的。二哥,后撤的话,我们得做好安排。”

  安排撤退是一门专业科学,要寻得安全的路线,提防敌人袭击,哪支部队先行,哪支部队尾随,哪支部队护卫侧翼,哪支部队殿后,安排宿营点,寻找水源和食粮——没有什么大事,但这些琐碎细务处理的方式正是名将区别于庸将的分界点。

  远征军规模庞大,内地军队加半兽人军团就近三十万人。数十万大军撤退,不是常人想像中那样一声令下就能拔营开跑,敌前撤退往往比进攻还困难。帝林一战成名,并非完全因为他在远东击败入侵的魔族军,更主要的是他第一个率军杀入魔族王国又能安然撤出。

  现在,三十万远征军在深入数千里敌境,在野蛮人的威胁面前井然有序地撤退,军心不散不乱,其难度可能比拿下魔神堡更大。幸亏,二人都是家族名将的一时之选,尤其是斯特林,他的军学素质最为扎实。

  两位统领在房间里商议了足足一个中午,然后,斯特林叫来总参谋长金河红衣旗本:“辛苦总参部了,抓紧制定一份详细撤军行程出来,今晚之前要下发到各部队,明早我们就要撤军了。”

  突然听到明早撤军这么惊人的消息,金河红衣旗本也不过是眉头扬了下,表情不见丝毫波动,他只是淡淡说:“时间上紧了点,做计划可能来不及了。”

  “事发突然,只好辛苦参谋部了。”

  “大人,我们会尽力而为。但做完整的计划是不可能的,但我们可以先把第一阶段的步骤做出来,剩下部分在撤军途中逐步完成吧。”

  斯特林起身送客,笑着说:“时间紧任务重,我就不耽误你了。下午我去参谋部和你们一同商议。”

  “遵命,大人。”金河红衣旗本起身,向斯特林行了个礼,转向紫川秀:“秀川大人,您可有什么吩咐吗?”

  紫川秀笑着摇摇头,却对金河说:“将来你如果在东南军混得不如意,不妨来我们远东试试。我这里很缺优秀的参谋人才,待遇绝对会比在那边好。”

  不问原因,接到命令就办。对金河这种不动声色的沉稳劲头,紫川秀很是欣赏。稳健的举止反映出良好的心理素质,金河行事颇有大将之风。自己麾下有勇将、猛将和智将,但可以堪当全局的大将人才,目前还没能培养出来。

  家族三百年的传承并非白费,人才的储备上自己就远远落于其后啊!

  “阿秀,你在挖我墙角啊!”斯特林不满地嚷道。

  金河一愣,微笑道:“感谢大人抬爱。末将也很希望,将来能有机会为大人效劳。”

  向两位统领再次行了个礼,他告辞而去。

  随后,紫川秀也向斯特林告辞,返回了远东军的大营。

  刚回司令部,卫队长萧林就向他报告:“大人,有人求见您。其中有雷豹和几个哥昂族的人,但因为您和斯特林大人在商议要事,它们就一直在那等,看起来很焦急。您是否愿召见它们?”

  “雷豹找我?他从尼斯塔回来了?”从早上起,紫川秀就一致在担忧瓦那和尼斯塔的情况了。他立即叫道:“把它们都叫进来,快!”

  几个人拖沓着脚步进来了。走在最前面的是头上裹纱布的雷豹公爵,纱布上渗出了殷红的血迹,触目惊心。跟在雷豹身后的是德昆和几个魔族军官。

  雷豹神色委顿,见到紫川秀就俯身拜了下去,颤声道:“大人,我等有罪。”

  “快起来说话,发生什么事了?”

  雷豹抬起头,颤声道:“大人,您交托给我的重镇,尼斯塔城,丢啦!”

  突然听闻噩耗,紫川秀忍不住身子一颤。

  “谁夺走了尼斯塔?”

  “野蛮人!”

  “慢慢说,不要紧。到底怎么回事?”

  雷豹公爵断断续续地把事说了一遍:昨晚,和德昆一起出去扫荡塞内亚人的村落,德昆先走了,他随后跟着。但在回程的道上,他们突然遇到了一群愤怒的巨兽——说到这里,紫川秀朝旁边的德昆望去,而半兽人则装着没看见,抬眼看天花板——尽管雷族战事骁勇,但委实从没见过这样的庞然大物。队伍一时大乱。

  当所有的刀剑都在巨兽坚硬的外皮上被挡回来时,当那些最勇敢的战事统统被踩成肉泥后,军队终于崩溃,队伍轰然散乱。比德昆凄惨的是,雷豹统带的是步兵部队,连跑都跑不赢那些巨兽,被一路连追带杀,当雷豹逃到安全的地方重新集结队伍时,原来五千多人的队伍只剩不到五百人,剩下的人马不知是死伤还是逃散了,反正雷豹再没见到他们了。

  但雷豹的霉运并没有就此结束。他带着残余人马往尼斯塔方向撤退,在半道上碰到了大群的溃败士兵,他们异口同声地喊道:“大人,千万别往尼斯塔去了!那里有大群野蛮人!”

  原来,就在雷豹遭袭的同时,午夜时分,尼斯塔也遇到了野蛮人的袭击,霸王龙冲垮了尼斯塔的城墙,大群凶狼汹涌而入。熟睡中的魔族兵和半兽人毫无准备地迎来了一场残酷的屠杀,被杀得土崩瓦解,四散逃逸。

  听闻噩耗,雷豹本想带着部队前去救援的,但部下已经被打成了惊弓之鸟,他们集体抗命,坚决不肯朝尼斯塔那边靠近。僵持不下时,远远又传来了轰轰的脚步声,巨兽又追来了,这下部下们干脆一哄而散,雷豹这个光棍司令也没办法了,只好随着大伙一块往瓦恩斯塔撤退了。

  听着雷豹公爵痛苦的叙述,人们沉浸在震惊和恐怖之中。尼斯塔大营是构成对魔神堡包围的重要支柱,在那里,远征军驻兵五万,防御阵地是按能抵挡十万塞内亚人进攻布置的。虽然雷族部队并非远征军的精锐,但他们也是曾经参加过西征战争的魔族十五军,并非乌合之众的民军。当面对野蛮人的狂潮时,五万大军竟连一个晚上都坚持不到!

  紫川秀不禁暗暗庆幸:野蛮人第一轮攻击没有选择瓦恩斯塔,而是选择了尼斯塔。若瓦恩斯塔大营被攻破,人类和远东精锐尽丧,整个大陆的格局都要被那些怪物改写了。

  紫川秀起身扶起了雷豹,安慰道:“爵爷,不必过于伤怀。此乃天灾,非战之过。您一夜辛劳又受了伤,先去休息吧。其他事不用太操心了。我会安排好的——德昆!”

  半兽人在一边听着,忽听紫川秀叫起,连忙应一声:“俺在!”

  “你带上本部骑兵,出发前往尼斯塔,一路侦查敌情,同时收容好散落的雷族弟兄,掩护他们往这里撤退。”

  半兽人顿时把一张脸拉得老长:“啊,又要去尼斯塔!”鲁莽的半兽人平生从不知畏惧为何物,哪怕就是对上了魔神皇的近卫旅也敢扑上去。唯有在昨晚,亲身经历了霸王龙的威力,半兽人才知道什么叫害怕。现在,紫川秀又派他去尼斯塔。他心中委实有点忌惮。

  紫川秀安抚他道:“你一路过去,多加警惕。若觉察不对,只管撤退好了。还有,无论情况如何,你务必在日落之前撤回到瓦恩斯塔——德昆,此事确实是太过危险,我只能派最有经验、最精明强干的武士去,别人去,我实在没把握啊!唯有你去,我才能安心。”

  被紫川秀捧为最“精明强干”,半兽人顿时感觉脚下生云,整个人轻飘飘的。再加上紫川秀也同意他随时可以撤退的。德昆觉得危险好像也大不到哪去,顿时来了精神,拍着胸膛喊道:“这事,除了俺,确实也没哪个有胆子承担啊!大人信得过俺,俺就走一趟吧!”

  半兽人雄赳赳气昂昂地带着雷豹公爵出去了,紫川秀这才把目光投向和雷豹一起进来的那三个哥昂族军官:“诸位是哥昂族的使者吧?哥达汗爵爷可有什么消息要捎给我?”

  三个军官本来跪在地上的,听紫川秀问话才抬起头。紫川秀立即就认出来了,领头的那人竟是哥昂族的长老哥温。

  哥温长老是哥昂族的重臣,以前哥达汗多次来见紫川秀时都带上他的,可见他深受哥达汗信任。这样的人,怎么被派来当使者了?

  紫川秀连忙上前扶起了他:“长老,行这么大礼,我怎敢当。爵爷那边有要事吗,竟要您亲自出马了?”

  哥温号哭道:“大人!我族遭遇大难,昨晚,野蛮人大规模来袭,我族遭遇挫败,族长已经……英勇战死了!”

  “什么!”紫川秀猛然起身,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再说一遍!你说……哥达汗死了?”

  哥温趴在地上不停地磕头,呜呜大哭。

  哥昂族众人齐声哀号:“求大人为我族做主啊!”

  紫川秀又坐回了原位,脑子里嗡嗡乱成一团。哥达汗居然死了?那个温和、深藏不露的知性男子,那个拥有着卓越判断力和翩翩风度、最能审时度势的智者,居然就这样死了?

  众人都在眼巴巴地望着紫川秀,而他却坐在那里傻傻地发呆。也不知过了多久,他才仿佛梦游般失魂落魄地问道:“爵爷是怎么死的?”

  瓦那城遇袭经过和尼斯塔很相似,也是在昨晚深夜,大批凶狼突然冲进了大营,哨兵来不及示警就被干掉了。七万正在梦中的哥昂族官兵迎来了一场可怕的屠杀,惨叫和求救声乱成一团,数万人争相逃命,践踏死伤者堆尸狼藉。

  直到午夜零点时,不知是什么原因,凶狼突然呼啸而去,只留下幸存者惊魂未定。这时候,大伙才想起,族长大人不知去了哪里?找了大半夜,最后,众人才在一个偏僻的角落里发现了哥达汗的尸体,他被层层叠叠地压在一个巨大的尸堆底,早断了气。

  在最初的震惊和悲痛过后,所有人都想到了这个问题:“今后,谁是哥昂族的族长?”因为哥达汗正当盛年,他并没有指定过继承人。他有两个男孩,但年级幼小,而且不在军中。

  族长骤然去世,又没留下继承人,掌握兵权的长老们都起了异心。在匆忙举行的善后会议上,要讨论如何应对,大伙尽在一些琐碎的小事上纠缠——比如善后会议的席位怎么安排啊,是哥温长老坐前面还是哥龙将军坐前面啊,谁来主持哥达汗爵爷的葬礼之类——讨论了大半天,什么事都决定不下来。

  听到这里,紫川秀隐隐觉察了什么。他打断问:“你们举行了个善后会议?哥达汗爵爷不幸身死,但我们身处前线,军务总得有人主持。推举出临时指挥了吗?”

  “这个,我们实在惭愧。前任族长英才绝艳,能与他堪比的人物实在难以寻觅。我们也知道万事要靠领头人,也想尽早定下一个指挥,哪怕是临时的军事指挥也好,但大伙的分歧太大,要想找一个跟前族长一样能令得全族上下景仰的人物实在太难。”

  紫川秀正听得入神,哥温却忽然停了话头,吞吞吐吐说:“依在下之见,如今之策,唯有请族长大人生前的知交好友光明王大将军伸出元首,为我族主持公道。请大人看在故去族长的份上,万万不要推辞。”

  请自己为哥昂族主持公道?

  紫川秀有点糊涂了,自己和哥达汗不过是彼此利用的盟友关系,这点,众人都是心里有数。远没有达到知交好友的份上——即使真的是知交好友,哥昂族的继承权完全是他们的内政。即使当年魔神皇卡特都不曾干涉过麾下部族的集成问题。自己更没有理由插手了。

  紫川秀正想着,忽然看到跪在地下的哥温正偷偷地用眼角瞄自己,眼神狡黠中带一点期待——这哪里是什么悲痛欲绝的人,分明是只狡猾的老狐狸。

  一瞬间,紫川秀已是心头雪亮。他意识到,一个绝妙的机遇已经出现在自己眼前。

  他悲痛道:“爵爷生前,我与他情同手足,互托生死。现在,爵爷不幸身亡,既然身为知己,我又岂能旁观?为了不让哥昂族从此没落,让爵爷在天之灵不得安宁,没办法,我也只好多事为爵爷料理一番家务了。但,就怕你们族里有人不愿意……”

  哥温昂起头,激动地喊道:“大人圣明,为我族主持公道,鄙族上下无不深感大人恩德!大人您可得听听我们民众的呼声啊,我们就如久旱盼甘露一般盼望大人能伸出援手!”

  于是那哥温身后三个哥昂族军人立即就扮演了“民众呼声”这个角色了,纷纷喊道:“我们代表哥昂族全族百万子民,热切期盼光明王大人主持我族大局。光明王大人,您可得为我们做主啊!”

  “大人,您公正严明的清名就如您战无不胜的威名一般广为人知,您来帮我们调停家务,那是我们哥昂族之福。不光我们没齿难忘,就连子子孙孙都会牢记大人您的大恩啊!”

  “若有那些不识大局的无知之徒胆敢啰嗦,那他就是我们哥昂族的公敌!我们所有热爱正义的族人都决计不会放过他的。大人您只管放心好了。”

  “就凭你们三个阿猫阿狗,也配代表哥昂族百万子民?”紫川秀心里嘀咕着,脸上表情却是威严中带着和蔼,俨然一位公道可信的可敬长者:“唉,民心如此热烈,盛情难却啊!既然如此,我也只好勉为其难地多事一次。哥温,你来说说,现在都有谁想抢做族长啊?”

  “殿下,谨向您报告,如今想做族长的人有哥轩长老、哥敬长老、哥龙长老、哥尔达将军、哥兰多将军、哥斯虎酋长,还有……”

  “停停!”紫川秀被一长串“哥”弄得头晕眼花,连忙喊停。他不禁暗想哥达汗这个族长到底是怎么当的,生前看似一呼百应,现在尸骨未凉呢,部下们都纷纷起了异心。

  他斜眼望着哥温:“想来这其中也定然有长老阁下您一份吧?”

  “这个……虽然族长大人生前多次私下表示要交托重任于我,但我本人淡泊权势荣华,并不想参与。但族里很多族人都极力推荐我接任,大家热情都很高,弄得我很是为难,也不好冷了大家的心意……”

  紫川秀乐得几乎笑出声来了,这还叫淡泊权势荣华啊?

  他大义凛然地说:“君为臣纲,父死子继,这是天地伦理,万万不可违背!如今爵爷不幸战死,但他毕竟在世间留下了亲生骨肉。哥温,爵爷的两个小孩多大了?”

  听紫川秀口风有点不对,哥温心头隐隐觉不妥:“启禀大人,族长大人的大公子如今才十一岁,小公子才九岁,都还是小孩子。”

  “虽然年纪还轻,但他们毕竟是爵爷的亲生骨肉,我这个当叔叔的怎能看着他被人欺负呢?父子继承,天经地义。我看,就让爵爷的大儿子继任族长好了。”

  哥温顿时把一张脸拉得长长的,满是失望之色。同来的哥昂族军官也是面面相觑,想说什么,但迫于紫川秀的威压,却是不敢出声。

  哥温小心翼翼地说:“大人所言极是,父业子继,那是正理,吾等极为赞成。但大公子年纪过于幼小,恐怕很难把握大局啊!”

  “如今时局多艰,哥温长老你说的也有道理。新任族长年龄幼小,确实也难处理政务。我看,得安排一个辅政大臣,在族长成年以前,就让辅政大臣代他处理族中大小政务。”

  “哦!”哥温长老眼睛发亮,他明白紫川秀的意思了,暗暗佩服。先把哥达汗的公子立起来当幌子,父亡子继,天经地道,谁都没话说,光这点就让紫川秀在争取人心上比起其他竞争者占了上风。然后实权统统掌握在辅政大臣手中。至于说等族长大人成年后——谁会这么傻,执政七年后还真的乖乖交出权力啊?有七年时间,哪怕就是坐上辅政位置的是一头猪,也足够让那个小孩子族长死上三百次了。

  人类政治斗争的手段实在太高明了!哥温暗暗想:哥达汗死后,几个长老生怕离开权力中心被孤立,大伙都不敢离开瓦那,结果互相监视牵制,至今僵持。只有自己采取了正确的行动,立即丢下军队只带了亲信赶来向紫川秀求援,这趟果然没白走!

  他暗暗庆幸自己做出了正确的选择,问道:“大人,您的意思是……”

  “这个辅政大臣可不好找啊,他既得经验丰富,又得熟悉军务,在军队中享有威信,还得对爵爷忠心耿耿——该找谁呢?”紫川秀开始顾左右而言其他,东拉西扯一大堆,目光在屋顶上游离不定,仿佛正在心中进行着激烈的斗争,盘算着该在那一堆“哥某某”中选出一个圣人来担当这个了不起的重任。

  幸好哥温长老也不是傻子,他立即俯身匍匐在地,连连磕头说:“大人,微臣驽钝,但一直仰慕大将军您的风采,只是久不得机会。请给微臣机会效忠,让微臣得以追随大人您的旌旗麾下,从此为大人您赴汤蹈火,万死不辞!大人,哥昂族全族都是您最忠实的亲卫兵马,您可以完全放心。

  于是紫川秀终于把目光从屋顶上收了回来,他深深地凝视着哥温,默不出声。

  感受到他目光无形的威压,哥温匍匐在地,把头压得低低地,一动不动。

  过了好一阵,紫川秀才慢慢收回了目光,点头道:“哥温长老,你是已故爵爷身边的重臣,有威望,也有实力。由你来做这个辅政大臣,我很放心。”

  听紫川秀说完,哥温只觉心驰神摇,心头狂喜。他没有立即起身,而是把头深深地磕了下去,用力地磕了三个头,才站起了身子。

  紫川秀也站起身来,威严地望着哥温长老:“去吧。跟他们说,我支持你。”

  “若他们胆敢有不同意见……”

  “那他们就要准备面对远东的三十万把刀了。”

  听闻此言,哥温精神大振,他再次向紫川秀深深一鞠躬:“殿下请放心。微臣决计不会辜负您的期望,定能牢牢将哥昂族掌在手重。”

  听到紫川秀的承诺,哥温和部下们立即马不停蹄地往瓦那赶去了。至于他能否顺利夺权,在其过程中又有多少颗脑袋要被砍掉,那就不是紫川秀关心的问题了。

  在紫川秀看来,哥温远不及前任族长哥达汗。哥达汗柔中带刚,就像一团藏着针的棉花,稍用力就会被刺伤。在他恭顺的外表下掩盖着的,是坚韧、野心和与之相称的智慧。他不擅长指挥战斗,但对大局却具备第一流的眼光,在多次重要关头都做出了正确选择,尤其是在巴丹会战前夕突然倒戈向人类一边——看看,多少善战的魔族战将都在会战中陨落,魔神皇、卡兰、卡顿、雷欧、凌步虚、叶尔马、裴玛,塞内亚精锐被一扫而空,唯有“不善战”的哥昂族却能全身而退,最后成了王国的强族,这不能不让人羡慕哥达汗的先见之明了。

  对形势判断准确,时机把握精妙,心胸开阔,行事果断,而且具备远大的目光,这样的人物,已经超越了“名将”的范畴,只能用“政治家”来评价了。假以时日,紫川秀确实没有继续控制他的把握了。这样的人物竟然死于一场近乎天灾的意外,在惋惜之余,紫川秀竟感觉到一阵轻松:那个人,终于死了!

  由哥达汗的死,紫川秀忽然想到了,蒙汗和哥达汗都是死于意外的,这未免也太巧了点。昔年魔神皇麾下那些赫赫的王国名将,或战死,或意外,如今,除了云浅雪一人外,全都不在人世了。

  紫川秀一向不信神仙鬼怪那些虚无缥缈的东西。但如今,他不得不怀疑,冥冥中是否真有所谓气运,天意注定是魔族当灭,人类当兴吗?

上一章:第二十六卷 第四章 野蛮人 下一章:第二十六卷 第六章 撤退

 

· 推荐:乡村小说 官场小说 商战小说 权谋小说

点击收藏 小提示:按键盘CTRL+D也能收藏哦!

在线看小说 趣知识 人生格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