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
玄幻奇幻小说

首页 > 玄幻奇幻小说 > 紫川 > 第二十六卷 第六章 撤退

第二十六卷 第六章 撤退

  日头渐渐落下,夜幕降临了。瓦那和尼斯塔两城都被野蛮人一夜而下,这件事给远征军高层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这晚,远征军如临大敌,严阵以待。东南军的两个骑兵团被远远的放出去充当斥候哨,远东第五、第七、第八、第九半兽人团队也做好了战斗准备,护卫大军侧翼,准备抵挡从东方袭来的敌人。而一零一特种师则在城头通宵警戒,他们布置了强弓劲弩,用警惕的目光扫视着城池四周的荒野和树林。

  当晚,狂风呼啸,夜黑如墨。成群结队、体形壮硕的凶狼在瓦恩斯塔周边的荒原上徘徊,来去迅疾如风。它们时而如动物一般撒开四腿狂奔,时而又如人类一般用后腿直立行走打闹嬉戏,大群凶狼有时竟如此贴近城池,城头的警卫不得不用弓箭来驱散它们。

  不知从什么地方传来了沉闷的轰隆声。派驻在城外的斥候们观察到了,远方的黑暗中有一些巨大的物体在移动着,发出很响亮的声音。战马恐惧慌乱到不能控制,出自动物的本能,它们知道前方的黑暗中隐藏着强大的猛兽。

  就在一声又一声的狼嚎声中,骑兵们惨白着脸僵硬地骑在马背上,在黑暗中遥遥眺望着那些从远古时代走来的巨大存在。

  在城头,很多士兵都看到了在东方地平线上掠过一道又一道的白光、红光、蓝光或者绿光,绚丽异常。谁都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有人报告了指挥部。

  看到这种美丽而诡异的天地异象,两位远征军同龄默默伫立,久久没有出声。

  漆黑如斗的夜色,天幕上看不到星光,也看不到月亮,天地之间一片黑暗,唯一的光明是来自极东的神秘光芒,无边无际的沉重黑暗给人以强大的压抑,让人喘不过气来。

  看到那灿烂夺目,在黑暗中转瞬即逝的美丽虹光,紫川秀忽然觉得,自己不是在极东地区,而是来到了另一个世界,传说中的魔域妖境。

  警卫们举着火把在前面引路,两位统领联袂走回司令部。一路上,二人都没有说话,气氛有点沉闷。

  直到司令部门口时候,斯特林突然冒出一句:“明天必须得走!无论发生什么事,都得走!"

  紫川秀点头。他也预感到了,足可覆没整路远征大军的危机正在袭来。那种不安感是如此的强烈,令得他有种喘不过气的感觉:“进去好好商议吧,今晚别想睡了。”

  在这个晚上,虽然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但人们不约而同的感觉到,这是十分惊心动魄的一晚。

  在人们的期待中,黎明终于姗姗到来。第一缕阳光的洒下给被黑夜折磨得快要发疯的人们带来了信息。人们都有种感觉,天亮了,就安全了。妖魔鬼魅是不可能出现在阳光底下的。

  风呼呼地吹着。四周是一片寂静,黑暗。驻军营房前的哨兵举着火把摇曳着,烘托在鱼肚色的天空背景下,显得十分苍白。

  斯特林统领登上了城楼,手中拿着镶嵌着统领金星的圆顶制帽。

  城头值勤军官立正向他敬礼:“大人,有能为您效劳的吗?”

  我只是想在这安静地呆一阵。“

  风越刮越紧了,黎明即将到来,东方黑暗的天幕中透出了淡红色的曙光。斯特林静静地伫立在城头,眺望着遥远东方的地平线。虽然他看不到,但是他直到,就在那太阳即将升起的方向,在自己目光的尽头,有一座巍峨的巨城耸立。它历史悠久,固若金汤,千百年来从未被攻克,那座城池,代表一个野蛮而强悍的民族所有的骄傲。

  而自己心爱的姑娘,就在那城中。

  昔日美丽的公主已经变成了女皇,她统治着邪恶的国度。

  这场耗费家族倾国之力的远征战争,终于还是功亏一篑了。今天,远征军团将撤离瓦恩斯塔,踏上回国的征程。此刻自己所处的位置,将是距离魔神堡最近的地方了。

  也是距离她最近的地方。

  也许,我们真的没法再见面了。

  此刻,斯特林心头充满着淡淡的欢喜,淡淡的忧伤,微微的酸涩,那是一种自青春少年后久不曾有过的熟悉感觉,似忧伤,又似失望。

  上天是仁慈的,他终于不让你我对决于沙场。

  上天是残酷的,他终于不让你我再见一面。

  邂逅你,是我一生最大的幸运,也是我最大的不幸。

  我爱的姑娘,我想你想得好辛苦。多少次梦魂牵绕,佳人笑颜如花。醒来时,最终只得心头那一阵阵的刺痛,那种真切的、像是心脏被挖走一块肉般疼痛,让自己疼得无法呼吸。

  卡丹,这么多年了,你还好吗?你是否还记得我呢?云浅雪对你好吗?

  我们曾一齐相约永恒,但沧海桑田的变幻,最终我们都没能守住那个承诺……

  “大人。”传令兵小心翼翼地打断了斯特林的遐思:“部队已经集合完毕了,长官们都在等着大人您发令。”

  “知道了。”头也不回,斯特林应声道。

  整理下衣裳,他戴上了佩着金星的统领军帽,立正向着东方端正地敬了一个礼,心中默默想道:“你说过,我穿军服的样子很好看。现在,我穿上最好看的军服来看你了,而且,我现在是统领了……只是,你再也看不到了。”

  眼前的景色渐渐模糊,群山的轮廓越来越白,在那黝黑的、干燥的、枯萎的草莽间,他仿佛看到一个

  纤细的少女正在向着自己微笑,笑颜如花,一个清脆的女声仿佛在耳边对自己说:“君却能永葆青春之风采,永如昨日。”

  卡丹,你说错了,我已老了。就在从帕伊回来的那一刻,青春已经伴着你一起离开了我。

  “祝你幸福,卡丹。”

  最后望了东方苍白的地平线一眼。转过身,斯特林已恢复了一军统领的威严。

  部将们敬畏的望着他,在城道两边站得笔直。城下,黑压压的军阵沉寂无声,十万士兵齐齐仰头望向他们的统帅。军人、刀剑、战马和五颜六色的战旗汇成了一个海洋,散发着冲天的杀气。

  城头,斯特林屹立着,他响亮的声音传遍全军:“远征军的战士们,我们站在哪里?”

  如海啸一般的声浪回应到:“瓦恩斯塔城!”

  “对!瓦恩斯塔,距离魔神堡不到四百里的瓦恩斯塔!我们脚下践踏的土地,那是亘古以来人类不曾抵达的地域!我们,是第一批站在这里的人类军人!”

  “自从今年二月以来,我与你们一道进入了这个国度。我看到了,你们长途跋涉,饱尝饥饿必备,忍受着风霜雨雪,在万里之外与最野蛮凶残的敌人战斗。是你们,将家族的鹰旗带到了大地的尽头!你们完成了任务,创造了人间的奇迹!”

  “现在,让我带领你们回家吧!战斗并没有结束,回家的道路不会一帆风顺,我们还会遭遇未知的敌人,要经历可怕的战斗,但我们是家族的军人,我们拥有真正的勇气!记住巴丹,记住帕伊,记住帝都,

  那时我们面对的敌人百倍强于如今!无敌的魔神皇,凶悍的装甲兽,百万魔族军,但现在,他们都在哪了?他们统统被我们踩在脚下,变成了烂泥!”

  “无论面对魔族还是凶狠的野兽,我军无敌的步伐不会被阻止!士兵们,跟我走,让我带你们回家!在那天边,有鲜花、荣誉和亲人的怀抱在等着你们!”

  “跟随大人,万岁!万岁!万岁!”如树林一般的长矛和刀剑被高高地举起,十万条嗓子在同时声嘶力竭地喝道,呼声震撼天地,直入云霄。

  阅兵式很快就结束了,各路兵马开始秩序井然地从瓦恩斯塔的西门出城,踏上了回家的征程,家族的军旗在前方开道,蜿蜒的队伍排成了一道长龙。

  向着紫川秀走来,斯特林郑重地点头道谢。

  他用力地握住了紫川秀的手:“阿秀,拜托你了。”

  “放心吧。”紫川秀的表情轻松得多:“不过一天时间而已,我们很快就会赶上来了。我们在佛格罗

  兹比亚会师。你们在那边修整等着接应我们吧。”

  数十万军队撤退,不可能一窝蜂似的全部走人。为了防止塞内亚人或者野蛮人袭击,必须留下殿后的部队。在昨晚的商议时,紫川秀自己出声承担了这个任务。

  让一位统领殿后护送,这有点不合体统。文河、斯塔里、方云等将领都出声要替紫川秀,但他说:“我承担这个任务是最合适的。我部下有不少魔族官兵,他们熟悉环境,有过与野蛮人的战斗经验。而且,这样对保存家族的实力也有好处。”——言下之意:让魔族军跟野蛮人战斗,消耗他们的实力。斯特林考虑再三后,终于同意了紫川秀的要求。

  “家族又欠你一次了,阿秀。”凝视着紫川秀的眼睛,斯特林手上重重用力:“保重,你一定要多加小心。”

  紫川秀爽朗的笑道:“二哥,你真是越来越婆妈了。一天而已,我在瓦恩斯塔看看美女,很快就过去了。你在佛格罗兹比亚等着我吧!”

  斯特林深沉的笑了:“佛格罗兹比亚再见吧!”

  与紫川秀道别后,斯特林告别而去。转身之际,他的动作明显的滞了一下,目光深邃地投向了空无一物的东方地平线。然后,在大群身着深蓝色军服的高级军官簇拥下,他骑上了战马,快速离去,最后融入了黑压压一片的兵海中。

  紫川秀站在原地,目送着斯特林的背影渐渐融入了那片如海如潮的军阵中,眼中流露复杂的感情。就在转身的那一刻,紫川秀看到了,那位年轻的军务处长眼中流露的,竟是绝望的死灰,是一种深入骨髓的悲哀。

  “他究竟还是忘不了她啊!”紫川秀喃喃感叹道。

  “大人,您说什么?”林兵副统领诧异道:“您刚才的指令下官没听清。能重复一遍吗?”

  “我说,我们也该着手准备撤离的事了。布兰将军从瓦那撤回来了吗?”

  “昨晚半夜已经撤回来了,连同驻守瓦那的哥昂族军队一同撤回了。有事要向大人您报告的,在昨天的哥昂族长老会议上,哥温长老顺利当选为哥昂族的首席监国长老。昨晚抵达时,他本想亲自向大人您表示谢意的,但因为大人您正在和斯特林大人一起商讨军务,他不敢打扰,于是找到我委托转为致意。”

  “监国长老?跟族长怕也没什么区别了吧?”紫川秀问:“哥昂族内部意见很大吗?”

  “布兰将军出席了哥昂族的部落会议,昨晚他向我报告了会议过程。”林冰笑道:“开会时大家吵得都乱了套。最后,布兰将军实在看不下去了,说:‘诸位,我插嘴说一句吧,光明王殿下希望由哥温长老主持哥昂族事务。’马上,没有人敢跟哥温抢了。大人,东征战争之后,您的威望更高了。声威就如那赫赫雷霆,响彻远东和王国,您饬令所至,各族无敢不从。”

  “哦!”紫川秀笑道:“哥温还真是走运,我也是随口说说的。”

  “大人,以您如今的地位,只怕没人敢把您的话当随便说说了。失礼了,大人,您如今的身份已变了。身为上位者,您得有言出如山的觉悟了。不可再抱着开玩笑的心态了。”林冰恭敬地说。

  知道对方在委婉地体形自己,紫川秀点头致谢。常居高位上,人是容易头脑发昏的。如今的远东军,能这样不时给自己告诫警醒的人,也唯有林冰一个了。

  黎明时的气温特别低寒,冷风夹着树叶从阴郁低沉的天空吹下来,吹在迎风行进的士兵们脸上,刮得他们脸颊生疼。

  在这极东地区,不过九月的日子,紫川秀就开始感觉到秋天的含意了。他把军大衣的领子拉上,站在道边漠然地注视着远征军的兵马汹涌走过,两眼因为缺乏睡眠微微发红。

  眼看着斯特林所在主营的大队人马出了城,紫川秀也没兴趣继续看下去了。他招呼林冰一声,二人联袂朝着司令部方向走回去。快到司令部时,他远远就看到有一群魔族围在门口,人数很多,与在门口站岗的卫队隐隐成对峙之势。

  看到魔族堵住了司令部门口,紫川秀和林冰都是脸色一变。紫川秀愠怒到:“敢堵我的司令部,要造反了吗?去个人看看,怎么回事!”

  卫队长萧林驱马过去,很快就回来了,向紫川秀禀报:“大人,那里是魔族各族的酋长们。他们想求见您,但您昨晚与斯特林大人商议军务一直没回来,他们就一直守在门口等候您了,已经等了整整一个晚上了。”

  听明了缘由,紫川秀怒气微敛,他转过头去:“林长官,您觉得如何?”

  “大人,野蛮人突然来袭,远征未告全功而中废。如今,归附于大人您的众多魔族部落都人心惶惶,担忧今后去向。这时候,大人您最好对他们有所安抚。”

  “林长官,您说得对。萧林!”

  “在,大人请吩咐。”

  “让这群畜牲都集中到会议室去!告诉他们,我有话要说——就这样,原话说去!”

  听紫川秀说话粗俗,林冰微微蹙眉。

  紫川秀微笑道:“林长官,魔族是很下流的。你好好地对他们,尊重他们,恩惠他们,他们反倒瞧你不起,想办法欺负、折辱你。若你狠狠地对他们,把他们像狗一般踩在脚下,那他们反倒对你敬若神明了——简而言之,对他们好还不如揍他们一顿。”

  足足让酋长们等了一个多钟头,紫川秀才慢吞吞地进了会客室。

  这时,屋子里已经挤满了人,穿着兽皮、高高矮矮的酋长们不但坐满了会议桌旁的椅子,还有很多人找不到座位只能站着。屋子被挤得满满的,空气中弥漫着一种久不洗澡的汗酸味和皮甲的硝味。

  人太多了,紫川秀都不知道自己麾下有那么多的部落。一眼望去,他只认出了哥温、雷豹、罗斯、鲁帝、刚瓦等熟人,还有大半族长是他不认识的。

  看得出,酋长们都等得有点不耐烦了,看到紫川秀进来,屋子里响着嗡嗡的议论声。

  紫川秀也不招呼他们,自顾一路走进来,看到有个不知是什么鸟族的酋长居然坐在本该是自己座位的会议桌首席上,见到自己进来也不让位,正兴奋地跟旁边人说着什么。

  紫川秀撇撇嘴,飞脚正踹,轰的一声响,那酋长当场就被踢飞到了墙上,头破血流,当场就昏了过去。

  一瞬间,所有的嗡嗡议论都结束了。酋长们大气不敢喘,望紫川秀的目光里充满了敬畏,房间里静得如深谷幽林一般。

  紫川秀也不看谁,自己把倒下去的椅子又扶了起来,吹吹灰尘又坐了上去。他随手指着面前两个不认识的酋长:“你,还有你,把那个不知死活的蠢货给我扔出去!敢坐我的位子,呸!”

  他随意得像是在吩咐佣人,声音里蕴含着一种恐怖的威严感。两个酋长连声应“是是”,根本没想紫川秀为什么有权命令他们,而是慌慌张张地架起那个被踢晕的酋长往外跑。

  人们赶紧给他们让开了一条道,用畏惧的目光望着首席上面无表情的光明王,窃窃私语声在人众中传来传去:“啧啧,看到了吗?我们的光明王,那愣是一头狮子啊!英雄了得,英雄了得!”

  “赫尔族的笨蛋竟敢坐殿下的椅子,他真是自己找死!”

  “当年的陛下也是这般威武啊!跟着光明王走,咱们定然有前途!”

  紫川秀一言不发,只是以冷峻的目光扫视着众人。接触到他那有如实质的严厉目光,酋长们打了个寒战,立即乖乖闭了嘴,于是屋子再次安静下来了。

  “时间紧,我也很忙。我说话的时候,不喜欢有人插嘴。”紫川秀缓缓地说,声音中充满了不容置疑的傲慢:“在这里宣布几件事。第一:此次对塞内亚人的讨伐作战已圆满成功结束,紫川家大获全胜。第二:因为战胜了塞内亚人,斯特林将军带领的家族远征军已于今日撤退。第三:远东军主力也将于明日撤退。愿意与我军一同行动的,最好也抓紧做好准备。我要说的就这些了。现在,你们可以说了!”

  最后一句话就像给洪水开了闸,席间立即响起了一阵嗡嗡的议论声,却没人起身。紫川秀杀气腾腾,利得像刚出鞘的刀,谁也不想第一个凑上去挨宰。尤其是几个大部落的首脑,更是精明得很,都在等着别人先出声。

  “怎么,都不出声了?刚才不还闹得很欢腾吗?”

  这时,刚族族长刚瓦犹犹豫豫地举起手:“大人,微臣有话想问。”

  紫川秀束缚地把背靠在了椅背上:“你说吧。”

  “家族军队突然撤退,是否与黑潮事件有关?”

  “蠢货!”

  酋长们暗暗将刚瓦大骂,远征军仓惶撤离,明摆着是为了躲避野蛮人。这么糗的事你还要问,那不等于是揭光明王大人的短吗?若是大人发火,看你怎么收场!

  幸好,紫川秀没发火。他淡淡说:“我军已沉重打击塞内亚人势力,完成了远征的目标,家族并没有在王国东部地区驻军的打算,撤退本就是计划中的事。”

  刚瓦:“但是我听说……”

  鞑塔族族长罗斯急忙抢过话头:“大人,我想请教。远征结束之后,家族打算如何安排我们王国呢?”

  罗斯是自己的亲信,他的问题很明显是想帮自己解围。紫川秀嘉许地对罗斯笑笑,答道:“远征之前,我曾与哥昂族的前任族长哥达汗定下了盟约,许诺扶持他登基为皇。在战斗中,哥昂族战士与我军并肩战斗,给我们有力的支持。现在,虽然爵爷不幸身亡,但家族是讲信用的。我们愿意履行我们的诺言,支持哥昂族的新任族长登基为皇。关于王国的将来——呃,哥昂族的监国长老哥温阁下就在这里,或许他可以为你解答。”

  立即,大伙的目光统统投往会议桌的一角,目光中包含了种种复杂的感情:惊讶、羡慕、嫉妒、仇恨……在众人的注视焦点下,哥温长老显得很慌张。他急忙站起身道:“大人言过、言过了!虽然说前任族长生前与大人确实订立了盟约,但他已经去世了。至尊位的重任非凡人所能承受,光明王殿下您的好意,我们只能心领了。”

  哥温居然拒绝了魔神皇的宝座?席间响起了一阵嗡嗡的议论声。

  紫川秀不悦道:“哥温长老,这可是难得的机会,你怎么就放弃了?您可是有什么顾虑吗?不妨说来听听,或许我能帮上点忙的。”

  哥温连连鞠躬:“大人的恩情,哥昂族全族上下同感大德。但我族实在福薄,担不起重任,只能有负大人错爱了。十分抱歉。”

  “可这事关我的承诺!我答应了要助哥达汗爵爷登上皇位的。若不能兑现,岂不是让世人笑我紫川秀言而无信?岂不是让哥达汗爵爷在天之灵不得安宁?”紫川秀大声说到,像是很恼怒的样子。

  眼见紫川秀恼怒,哥温显得很慌张,但态度依然坚决:“微臣惶恐。但当初与殿下您约定的是前任族长大人,现在他已经不在人世了,不可能履行盟约了。为帮助我族,大人您已尽全力了,这是天意,并非大人您的过错。大人一言九鼎的诚信举世闻名。在座的诸位大人都是见证,是我族不愿接受而并非大人反悔,谁敢耻笑?您对鄙族的错爱,我族上下实在是感恩不尽,相信前任族长在天有灵,亦会铭感大人您的诚意,绝不会怪罪于您的。”

  “唉,哥温,你要陷我于不信不义之地啊!”

  “微臣万万不敢有此想法,还请大人万万勿要有此想法啊!”

  听到两人的对答,魔族酋长啊啊地阵阵惊叹,世上还真有这样的怪事!一边是硬逼着别人去做皇帝,一边却是拼命地推辞。天上掉下来个魔神皇的位置,哥温居然都不去做!

  只有紫川秀心下明白,哥温是个聪明人。魔神皇这个头衔是个锋利的双刃剑。哥达汗在世时,哥昂族是王国实力数一数二的大族,他登上魔神皇的宝座,那是如虎添翼,可以号令八方,威震王国。而到哥温时,他连族长都不是,只是凭紫川秀的支持才勉强做了个“监国长老”,族内各方实力林立,根基不稳的哥温即使当上了魔神皇也没用,只会引来更多部族的觊觎,成为众矢之的。做这样的魔神皇,那就是弊大于利了。

  可酋长们哪里知道哥温的苦衷啊!鲁帝看见他们来回退让,嫉妒得眼睛都红了,嘴里嘟嘟有声。仗着自己是紫川秀的熟人,他涎着脸凑近前去:“大人,既然哥昂族的好人都不愿当神皇,您就不要勉强他们啦。我们另选一位就是了。”

  紫川秀斜眼望着鲁帝,神情似笑非笑:“喔?你的意思,该选谁呢?”

  “大人,这里有一位跟随您多年的忠实臣子,他德高望重、深孚众望,在神族中享有崇高的声望,乃神皇陛下的最佳候选人啦!”说着,鲁帝挺胸凸肚,努力摆出一副德高望重的架势来,可紫川秀只是扫了一眼他,很快把目光投向了旁边:“你说的那个最佳候选人在哪啊?我怎么没看到?”

  “大人,往这看,往这看啊!”

  “……还是没看到。鲁帝,你站旁边点,别挡住我视线。”

  鲁帝垂头丧气,讪讪地躲到了一边。

  雷豹公爵起身到:“大人,远征战事结束后,我们雷族想继续追随大人您的战旗,为大人贡献我们微不足道的绵薄之力。也希望大人能继续照拂我们。不知大人能否同意呢?”

  刚瓦侯爵跟着站起,粗声粗气说:“正是。大人,我们刚族非常尊敬您。我们都希望能继续追随您,为您而战。”

  紫川秀沉吟着,半天没有说话,像是在思考。

  酋长们目光炯炯地望着他,等候他的答复,大气不敢喘。刚瓦竟紧张得手都在微微颤抖。

  在座的都是各族首脑,都猜出了,人类远征军撤离后,失去了掌控者,王国会迎来一个新的混乱时代。八十年前黑暗时代的血腥大伙都还挤得呢,那是个杀人如草不闻声的年代,灭族是家常便饭。

  在混乱的巅峰时期,平均每个星期都有一个部族被彻底杀光。今天的杀人者明天就变成了被杀者,每个部族都在灭绝边缘徘徊,人人自危。

  这时候,有远见的酋长们不得不未雨绸缪了。在即将到来的乱世中,找一个实力雄厚的大靠山是非常必要的。

  良久,紫川秀沉声说:“三个月前,我们聚在这里,签署盟约,约定共同讨伐塞内亚人。在过去的几个月里,诸位努力战斗,奋勇前进,不惜流血牺牲,这令我非常感动。诸位以实际行动,诚实地履行了盟约,我也不会忘记自己对诸位的承诺。”

  雷豹公决面露喜色,声音微微颤抖:“大人,您的意思是?”

  “我初步想了几个条款,大家看看,有什么不妥的。第一:凡是参加瓦恩斯塔联盟的部族,联盟保证其安全,保护其缁门和领土不受侵害。第二:联盟成员必须听从联盟主席的命令,包括出动军队和提供物资支持。第三:联盟成员若发生争端,不得诉诸武力。若不能协商解决的,应提交联盟主席进行裁决。第四:在对外战事中获得的战利品,由联盟主席按参战部族的贡献进行分配。”

  紫川秀一口气说下来,众位酋长神色凝重。虽然只是四个条款,但族长们知道这等于让部族丧失了独立的军事权,都在权衡着是否划得来。

  看出众人的犹豫,紫川秀微笑说:“当然,我这个人很民主的。如果谁不愿加入的,我也不会勉强。但现在联盟刚刚成立,这是难得的机会,加入联盟的话大伙就是联盟的创始人。以后再想加入的话就得全体联盟成员们一致同意了。”

  有个小酋长说:“请问大人,加入了联盟,我们的安全就能得到保护了吗?”

  “只要你们履行对联盟的义务,那盟约也有责任保证你们的安全。”想了一下,紫川秀换了个通俗的说法:“这么说吧,如果你是联盟的一远,你主动去招惹别人,那联盟能帮你就帮,帮不了你也别怪;但若是别人来找你麻烦,那没得说,联盟绝对负责到底!”

  席间顿时变得雀跃起来。罗斯族长第一个站起来:“大人,请允许我加入联盟!鞑塔族愿为联盟效劳!”

  紧接着,鲁帝也站了起来,大咧咧地说:“我也要加入!”

  他们二人可以说是最早跟随紫川秀的魔族将领,心理有数,自己的命运早已和紫川秀联在了一起,也不在乎多参加一个联盟了。

  紧接着,又有一些小部族的酋长们纷纷表态,愿意加入瓦恩斯塔联盟。他们也明白,自己部族反正是没能力自护的,与其被那些大部族吞并,倒不如现在就傍紫川秀这个靠山。

  对这些小部族酋长,紫川秀微笑着说:“诸位做了一个明智的选择。”

  雷豹公爵出声问:“大人,您刚才提到了联盟主席。请问,联盟主席由谁担任呢?”

  “这就要看大伙推举谁了。”

  “大人,若是由您担任联盟主席的话,我们雷族请求全族加入!”

  “也请允许我们刚族一同加入吧!”

  现在,席间就剩下哥昂族和他们旗下的几个附庸部族了。哥昂族本身是王国大族,不一定需要靠紫川秀的庇护才能自保,对以军事权交换安全保证并不是很热衷。所以,哥温很是犹豫,迟迟不作表态。

  望着哥温,紫川秀微笑着:“监国长老大人好像有点拿不定主意?是否要回去跟你们的族长大人商议一下?虽然说他只有十一岁,但毕竟是一族之长,这种大事,跟他商议一下也是应该的。”同时,紫川秀鼻子低低地哼了一声。

  哥温立即脸色发白。他也是个极乖巧的人,明白紫川秀没说出口的威胁:别忘了,是谁把你扶上这个监国长老位置的?也别忘了,你头上还有个族长呢!惹恼了老子,换族长可能还麻烦点,换个监国长老那真是太简单了,不过是给哥昂族长老会传一个口信的工夫!

  哥温长老强撑着镇定,侃侃而谈:“古人说得好,分则力弱合则力强。如今王国正值风雨之秋,动荡不安,我等更应该抱成一团,守望相助。众人齐心,才能守护家园。如今,光明王大人创造联盟,维护王国和平,那是再好不过的事了!我哥昂族决意追随大人羽翼,共创美好未来。”

  紫川秀微笑着赞同到:“不愧是哥温长老,水准就是不一样,看出了问题的关键。是啊,一人力量微

  不足道,但只要我们团结起来,力量就大了,大伙就再不用整日担心被外族欺负了,不是吗?”

  “大人说得真是太对了!”酋长们齐齐赞同:“我们就再也不用担心被外人欺负了。”心下嘀咕:“只担心被你欺负。”

  既然哥昂族这个大族都表态了,瓦恩斯塔联盟的分量立即就大不相同。紫川秀再强势都是外来人,而

  哥昂族历史悠久的大族则不同。他们在王国由着根深蒂固的根基,更容易得到本土部族的信任。马上,那

  些刚才还迟疑不决的部族也纷纷表态,愿意加入联盟。

  纷嚷声中,有人叫道:“我们也神情加入联盟,不知光明王大人是否同意?”

  紫川秀随口答道:“欢迎欢迎!请问阁下是哪个部族的?”

  “我族名为塞内亚。”

  像是一把锋利的斧头猛然落下,顷刻间将所有的嘈杂声全部看得干干净净。人们惊愕地掉过头去,纷

  纷抬头张望,却找不到是谁在说话。

  紫川秀目露寒光,森然说:“黄金族也到了吗?是哪位大人,不妨现身一见?”

  声音是从一批小族长们中间传出来的。现在,被紫川秀可怕的目光逼视下,那些芝麻绿豆大的族长们

  连滚带爬地向两边躲开,连连摆手,示意不关他们的事。

  于是,依然站立在原地的头戴斗篷的两个人就像退潮湖兀立在海滩上的礁石一般显眼。原来刚才一大

  堆人乱糟糟地进来,门卫也没查,小酋长们彼此来自天南地北,互相交往并不多,大伙也没觉察中间有两

  个人不对劲。

  两个戴斗篷的人同时对紫川秀躬身行礼:“参见光明王将军。”

  紫川秀舒了一口气,慢慢点头:“不必多礼,卡丹陛下。既然到了,就不必藏头遮脸了。”

  两人应声揭开了斗篷。当代魔神皇盈盈站在那里,皓齿明眸,一身戎装。一个高个子的老魔族站在她

  身边,像岩石一般屹立着。

  “真的是卡丹陛下!”酋长们轰地汉出声来,声音中充满了惊讶。

  不少酋长当年都是魔神皇卡特麾下的将领,都见过常跟在魔神皇身边的卡丹。谁也没料到,塞内亚族

  的最高首脑,当代的魔神皇,竟有勇气孤身跑到了远征军大本营来。

  “卡丹陛下!她来了!”

  “卡丹陛下!她来干什么?”

  议论声越来越响,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到了那个靓丽的身影上。

  卡丹在人群中一路走来,神态庄重,在她面前,剽悍的魔族战将们潮水般退开,没有人敢拦住她的去路。甚至,人群中还有不少酋长深深的弯下腰,对着昔日的主子行鞠躬礼,卡丹则庄重的点头回礼。

  在这个身材纤细、娇小柔弱的女子身上,魔族的战将们感受到了一种泊泊然、如流水般的威压。当年觐见过魔神皇卡特的酋长们已回忆起了这种熟悉的感觉,只有在那个人面前,自己才会承受这种无法形容的威严和重压。

  独一无二的皇者之气啊!

  坐在座位上,紫川秀面无表情,瞳孔却是慢慢的缩小:塞内亚人统治近百年,正统观念深入人心。酋长们虽然向自己宣誓效忠,但一旦他们正统的君皇出现时,却依然是出自惯性的俯首听令。

  魔族真是一个古怪的民族啊!各地镇守的诸侯敢对塞内亚平民凶残的砍杀烧掳,但在直接面对塞内亚皇权(即使是一个已被击倒的皇权)时,他们却又变得这般的尊敬和畏惧。

  就这样,走到了紫川秀的面前,卡丹对着紫川秀躬身行礼:“参见光明王将军。”

  凝视着卡丹美丽的容颜好一阵,紫川秀才从椅子上站起身,躬身回礼道:“不必多礼。陛下远来是客,请坐。”

  不用他发话,一个酋长连忙从椅子上起身,让出了座位给卡丹。卡丹坐下,那个高大的老魔族亦步亦趋的跟在她身后,威严的护卫着卡丹,目光锐利如电。在这个老魔族身上,紫川秀感受到了杀气,那种久经沙场武将特有的杀气。

  名将凋零大半,除了云浅雪之外,塞内亚族竟然还有这样的武将,紫川秀不禁暗暗诧异。

  注意到他的目光。卡丹介绍道:“这位是阿穆大将军,是我国东大荒边边境守备总督。他长期与野蛮人作战,是关于野蛮人问题的权威人士。”

  阿穆大将军沉默的对着紫川秀行了个军礼,面无表情。他毫不回避的与紫川秀对视。目光冰冷又坚硬——军人对军人之间、钢铁碰撞一般的味道。第一眼紫川秀就对他印象不错:不错,是条汉子。

  他的目光转向卡丹,微笑道:“好久不见,陛下靓丽依旧。不知陛下大驾光临,有何贵干?先声明:不管如何,我都会保证让陛下安全离开瓦恩斯塔,请陛下您完全可以放心。”

  卡丹嫣然一笑:“正是因为相信光明王将军的军誉赫赫,我们才敢斗胆来此。恰逢听闻诸位正在创建联盟以维持王国秩序,我们塞内亚族与诸位志同道合,不知诸位可否让我等共襄义举?”

  “陛下不是在开玩笑吧?您该知道瓦恩斯塔联盟是干什么的?”

  “维护王国秩序,守护和平,不是吗?”

  紫川秀哑然失笑,他连连摇头:“陛下。你说得没错,不过还漏了一点。”

  笑容一敛,紫川秀森然道:“将塞内亚这个满手血腥的部族彻底灭绝。这才是我们的真正目的!”一瞬间,凌厉的杀气涌出,紫川秀眼神锋利如刀,锋锐毕露。

  感觉到面前的年轻人突然爆发出强烈的杀气,阿穆大将军岩石般冷峻的脸也不禁动容。他不动声色的跨前半步,侧身护住了卡丹。

  卡丹神色不动,淡淡说:“西征战役是场悲剧,无论对人类或是对我们都是如此。光明王将军,发动和参与那场战争的绝大部分人都已经离开人世了。和人类一样,我们同样承受了惨重的损失。”

  “荒谬。强盗受的伤,居然有脸到苦主面前哭诉?卡丹陛下,虽然您不曾支持也没有参与过西侵战争,但既然您是现任的魔神皇,没办法,这笔血债要着落在阁下身上讨还了!”

  “我个人生死,无足轻重,只求将军您能听我进献一言。”

  紫川秀舒服的往椅子背上一靠,又恢复了平静:“陛下说的什么话。就是不说早年你我颇有渊源,就算你是我杀之而后快的大敌,你孤身来我营中,我也不能让你在我这里损一根毫毛的。你如果有话就只管请说,我虽然很忙,这点耐心还是有的——但就请你不要再说那种什么我们侵略者也受了很大伤害,所以大家就此罢手言和这种废话吧!”

  卡丹垂下了眼帘,良久,她轻轻说:“光明王,我们可否出去单独说话?”

  注视着她好一阵,紫川秀平稳地说:“好。”

  道路两旁是一望无际的枞树林,棵棵都那么挺拔、茂盛、壮美,像是被选拔出来的精兵。一层层的白花如雪一般压在枞树林的宽阔树干上,羽毛似的团团白絮盘绕在细枝中间。

上一章:第二十六卷 第五章 异变 下一章:第二十六卷 第七章 光明皇

 

· 推荐:乡村小说 官场小说 商战小说 权谋小说

点击收藏 小提示:按键盘CTRL+D也能收藏哦!

在线看小说 趣知识 人生格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