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
玄幻奇幻小说

首页 > 玄幻奇幻小说 > 紫川 > 第二十六卷 第四章 野蛮人

第二十六卷 第四章 野蛮人

  秋日的黄昏,这是一个燃烧的镇子。矫健的黑甲士兵穿梭于村落低矮的房屋之间,利剑的锋芒不时在村边一闪而逝,村落间不时传来了魔族的惨叫和士兵们狰狞的欢笑。偶尔会响起铁器交击的清脆碰撞声和交战的愤怒骂声,但声音总是很快的就消失了。

  在村落外的空地上,整装的黑甲骑兵静静地坐在马背上,骑兵们背负长弓,腰间挎着的精铁打造马刀不时碰在马蹬上,发出清脆的碰撞声,一片沉默,只听到战马的喷鼻声和撅蹄声。

  暮色中,骑兵们的身影沐浴在金黄的夕照下,凝固得像一尊尊美丽绝伦的雕塑。

  瓦恩斯塔联盟军的首脑,王国前公爵雷豹将军正在等待。当村落里的惨叫声和斗殴声逐渐转为稀落后,火苗和黑烟不断地从村落的四处腾腾升起。

  过了一阵,他用讨好的声调对身边的人说:“阁下,格斯镇已经清除完毕了。阁下可是要亲自进镇去清点呢?”

  远东第六骑兵团团长德昆没有立即回答。借着天边最后一丝夕阳的光亮,彪悍的半兽人头领费力地在地图上寻找着格斯镇的位置,然后,他从贴身兽皮兜里掏出了一支削得很粗的铅笔,用力地在格斯镇的位置上打了个粗大的黑色×符号。

  抬起头,他很凶狠地望着雷豹公爵,粗声道:“那是自然。光明王殿下的差遣,哪个敢不用心?谁敢对殿下的事疏忽大意,我第一个砍了他。”

  移过头,避开了半兽人将军独眼那咄咄逼人的凶光,雷豹公爵暗暗咒骂。堂堂王国公爵的身份,怎么竟堕落到要干起清乡队队长的工作来了?而且还要与眼前这么粗鲁的家伙为伍,那更是对自己忍耐的极大挑战。

  但现在,他只能低下了头,不敢把心中的不快表露丝毫。不要说自己了,即使是将来做魔神皇的哥达汗这时候也好不到哪去,照样是在被远东军将领监视着满世界寻找塞内亚人村落搞屠杀。眼前的人虽然只是个粗俗的半兽人将军,这样的人物在自己麾下随手能抓出十几个来,但他却是光明王紫川秀的亲信。自己虽然掌握大军,地位也比他高得多,却不敢对这个粗俗的兵痞表露丝毫不满,反倒还得讨好他、巴结他。

  “这世界,到底是怎么样了啊!伟大的神族,为何竟沦落到这种地步了?”

  雷豹心中感慨,口中却恭敬:“阁下您说得对。执行大人的命令,我等不惜赴汤蹈火!请您亲自查验战绩。”

  在黑甲骑兵的簇拥下,雷豹和德昆并肩骑马入镇。在镇子的入口处,一名雷族军官快步小跑,在两位将军的马前单膝跪下:“启禀大人,我军已经执行完清除任务。共计消灭塞内亚余孽三千一百五十一人,共取得首级三千一百五十一枚,请大人查验。另捕获塞内亚年轻女子五百三十一名,精灵怪一百二十一名。已全部集合完毕,也请大人验收。

  在进村路口的旁边,堆放着一堆堆血肉模糊的块状物品。黑压压的一片,那是今天砍下来的头颅。雷豹和德昆只是望一眼就把目光移开去。所谓清点,也就是看看罢了,谁都没兴趣真的去一个个的清点几千个散发着腥臭的魔族头颅。

  红色的火焰在村落间的房屋上腾腾地燃烧着,暮色里,手持武器的魔族士兵(雷族)围住了村中的麦场,麦场里黑压压地跪倒了一片魔族的女人和精灵怪。虽然聚集了几千人的现场,但却一点声音也没发出来。女人们统统低垂着脑袋,身子瑟瑟地在晚风中颤抖着,脸色惨白。身为魔族王国的子民,她们很清楚接下来将要遭受的命运,而她们也将不可抗拒地接受这命运。

  而那些矮个子的精灵怪则镇定多了,跪倒在地上还敢不停地东张西望。他们知道,自己是安全的,因为驯顺而又性情温和的精灵怪是最好的奴隶料子,无论人类也好、魔族也好、半兽人也好,都可以很放心地用他们充当佣人。所以,他们的性命是无忧的,顶多只是换个主人罢了。

  两位将军骑着高头大马进入了被士兵们密密麻麻包围着的麦场,军官一声令下,士兵们全体俯身,向这两位大人行礼。被士兵们包围着的女人和精灵怪也知道决定自己命运的时刻到了,人群中起了一阵骚动和嗡嗡声响,但士兵们立即举起长枪和鞭子朝人群中一阵乱抽死打,喝道:“想死了吗?都闭嘴!”

  披着褐色战袍的雷族军官挺胸报告:“启禀大人,搜捕的活口已经全部集合在这里了,请大人检视。”

  雷豹点头,客气地冲德昆摆手:“阁下,请您先为光明王殿下挑选吧。”

  德昆咧开大嘴笑了,露出满嘴的白牙:“俺们光明王殿下什么都英明,但他看女人的眼光,俺实在是搞不懂的。大人喜欢什么模样的女人,俺还真是没把握咧。上次俺把俺们族里最漂亮的美女献给了大人,结果……呵呵,呵呵……真是弄不明白啊!”

  他回头摆摆手:“克拉克,你们几个来吧,动作快点,我们还得早点回去呢。”

  “遵命。”

  几个人类军官从队列中走出,纵马冲入了跪在那里的人群里,引起了一阵惊呼。军官们微微皱眉,居高临下地俯视着跪倒在那里的女人和精灵怪们。当他们停下马步,目光投向那些身形和脸色姣好的女子身上时,立即,旁边的雷族士兵立刻冲上去,喝道:“抬起头来!站起身来!把衣服脱掉!”若是动作稍有迟缓,雷族士兵立即就一阵皮鞭和枪托将她们打得头破血流,逼迫那女子当场起身脱掉衣服全裸地展示身子和容貌,甚至还用手强行掰开她嘴巴察看牙齿。若是那人类军官觉得满意了,他就点头,用马鞭在那女子肩上点了一下,于是雷族士兵就上去把那赤裸身子的女子赶了出来,在人群外聚集起来。

  骑着马在俘虏群里转了一圈,几个人类军官很快回到了德昆身边。

  克拉克小旗武士皱着脸:“将军,好货色实在不多。”

  看着站在那的魔族女子赤身裸体地在晚风中颤抖着,德昆无所谓地打了个呵欠:“就这样吧。这种乡下地方,估计也不会有很多的——不过我看那个美女长得好像很不错呢,脸够大,腰也够粗,嗯,鼻子下的小胡子长得真是妩媚。你们为什么不选她啊?”

  “……将军,若选这样的货色回去献给光明王大人,估计明天您就被派去当敢死队了。”

  德昆很是失落:“是吗?莫名其妙,你们人类的审美观俺真是搞不懂咧!”他转头对雷豹说:“老雷,除了这几个女人,你在精灵怪里给我们留两百个健壮的下来。剩下的女人和精灵怪,全部归你们雷族吧。”

  “衷心感谢阁下的盛情和慷慨。”

  “老雷,不用客气啦。这是光明王殿下的吩咐,说魔族女人,我们拿了没多少用处,还是留给你们吧。你们本族人可能更喜欢。不过,在村中搜到的粮食和金银,你们拿了用处也不大,还是留给我们吧。”

  “遵命。请代为向光明王殿下致谢,雷族上下对殿下的恩情永世难忘。”

  “嗯。”德昆打了个呵欠:“天色晚了。老雷,剩下的就交给你们了。”

  “阁下您辛苦了。请一路走好。”

  对着德昆和那队秀字营骑兵,雷豹深深鞠了一躬。跟在族长的身后,在场的雷族官兵全体深深鞠躬。直到这支半兽人和人类的军官身影渐渐消失在村口了,雷豹才直起身来,这是,刚才那恭谨和谦和的脸已经消失得全然无踪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张冷酷的脸。

  他开始发号施令。声量并不高,但话音中有极强的穿透力,在场每个人都听得十分清楚:“士兵们,你们可以自己选择女人,每人可以自由挑选一个!那些没被挑选到的,还有那些年老的、有病、体弱的女俘虏,统统杀掉!雷族不需要浪费食物的废物!”

  “族长万岁!”伴随着士兵们如雷般兴奋的欢呼声,是妇女们尖利的惊叫和哭啼声。雷族士兵脱离了队列,兴奋地呜呜怪叫着冲进了俘虏队列中……

  自从大军回师瓦恩斯塔已有差不多一个月了,人类军队退到了第二线,由哥达汗带领的哥昂族军队和瓦恩斯塔联盟的各族联军,四处追杀清剿散落乡野的塞内亚子民。其实,这项工作即使不用紫川秀吩咐,哥达汗和雷豹等人也干得十分投入。他们太清楚斩草除根的道理了,若塞内亚能逃出此劫重新崛起,紫川家和远东军离得远未必有事,但自己却是肯定跑不掉的。因为恐惧,也为绝后患,哥达汗和雷豹杀塞内亚人毫不手软。不要说正宗的塞内亚族族人逃不掉他们的屠刀了,即使一些临近塞内亚部族领地的小部落也被他们顺手屠掉了,理由是他们竟敢包庇塞内亚族人。

  这是黄金时代最残酷野蛮的一幕,不但塞内亚人要杀,那些同情、支持塞内亚人,甚至就是中立的部族,也要遭到人类的无情报复。武装的军队成群结队地穿行于东部王国的肥沃原野上,用剑与火给魔族居民带来了最恐怖的一幕。

  到处是黑烟,到处是火焰,到处是鲜血,城市在燃烧,乡村在燃烧,正如斯特林当年所预言的那样,曾经发生在紫川家土地上的一幕如今正在塞内亚人的领地上重演,甚至更烈!当一支满怀着复仇怒火的军队被松开了一直绑着他们手脚绳子的时候,爆发出的破坏力是惊人的,甚至就连远征军主帅紫川秀也不忍看到自己所造成的那凄惨一幕,委婉地给部下们暗示:“存有一点仁慈之心吧,莫要落到和野兽一样的程度。”但此刻,平素那些对光明王言听计从的远东将领们仿佛得了失忆症,出了门就把紫川秀的话丢到九天云外,照样杀得满手血红。

  各部队之间展开了以猎取魔族头颅和妇女数目为乐的竞赛,在远东军的铁蹄下,东部王国在无声地呻吟和流血……

  九月,极东地区的夏末晚上,夜晚暖和、宁谧。湛蓝的夜空在头顶铺展开来,星辰犹如璀璨的钻石一般点缀其中。极东地区的气温比家族和远东要低。即使是在这盛夏时节,人们也并不感觉如何炎热,白日里晴空万里,晚间却是月明似水。

  沉睡的大地上空,星辰们开始了它们神秘莫测的夜生活。空气飘荡过泥土的芳香。在这辽远的国度里,夜色和星空显得更加深邃,更加的庄严壮丽。

  夜幕下,一彪人马正在尼斯塔城畿的大道上疾驰,战马疾驰,意气风发,战士们肆意地纵马疾驰,凉爽的晚风在耳边呼呼吹过,不时发出一阵又一阵的怪叫呼号声:“呼卓啦!呼卓啦!”

  远东第六骑兵团正在返回尼斯塔城。与部下们的兴奋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德昆将军愁眉苦脸,因为又到该汇报战情的日子了。他在烦恼等下该如何给光明王殿下写战报。

  想起这事,德昆就感觉头大成了两个。“谁给殿下出的馊主意,要俺们统统亲手写战报,让俺知道非揍他不可。”想起要捏起细细的鹅毛笔鞋子的凄惨,半兽人把脸拉得老长。虽然一向尊敬光明王,他也禁不住腹诽:“殿下太多事了,逼我自己写,还不让别人代笔……上次我让营中的书记写了,怎么殿下竟一下就能看出来了呢?”

  突然,队伍里有个骑兵朝他跑过来:“大人,东边好像有东西在动。”

  德昆转过头来。东边是一片起伏的山峦。上面是一片黑黝黝的丛林,被那夜幕染成了一片灰白。德昆张望了半天,问:“你看到东西了?不是风吹林子吧?”

  “大人,确实看到了。有什么东西很快地在那边动着,俺们都是老兵了,还能分不出风吹动静吗?”

  “莫非是有塞内亚人的余孽在那里流窜躲藏吗?德明,你带一个小队去察看一下,看看是什么?既得赶紧回报。”

  “遵命,大人。”德明兴奋地呼哨一声:“二队,跟我过去。”

  蹄声嘀嗒中,这一哨人马已经朝和山峦那边奔驰而去了。

  德昆领着剩下的人马停步下马,盘膝坐在山坡上歇息,等候着斥候的回报。士兵们高声谈笑着,战马在山坡上吃着草,喷着粗气打着响鼻,气氛很轻松,并没有临战前的紧张。士兵们都猜测,那边肯定是逃出来的塞内亚村民,为了躲避屠杀躲藏在这林子里。

  “花半个小时就可以把他们全干掉了,然后还来得及赶回大营吃晚饭。”德昆心下盘算着,暗暗得意。光明王一直不同意让远东兵直接参与对塞内亚平民的杀戮,而是将这个任务交给投诚的魔族军队来做。他说:“我不想跟随我的士兵背上这个恶业,迷失了正常人的良知和心灵——就让他们清白地回到故乡吧,所有罪孽就让下达命令的我来承担就够了。”

  光明王的话太深奥了,德昆理解不了,也很不赞同。杀魔族怎么能说是恶业呢?塞内亚狗崽子不知道在远东造了多少杀孽,也不见得他们就良心内疚了?凭什么我们就得良心内疚?反正,杀那些塞内亚狗崽,德昆觉得绝对是在做大好事。

  光明王的命令不可违背,但德昆总会寻找些机会,让血气旺盛的部下们发泄一通。就像现在这样,身边并没有魔族部队,自己终于可以一展深受了,小伙子们早憋得受不了了。

  德昆正得意,突然,一阵凄厉的惨叫声打破了夜幕的宁静:“啊!”

  士兵一阵骚动,望向惨叫声传出的远处山峦。

  德昆一跃而起,厉声道:“全体,立即上马!备战!”

  士兵们纷纷从山岗的草地上弹起身,闪电般跳到了马背上。

  战马呼啸,号令声中,骑兵们一阵风地朝着那黑黝黝的山峦奔去。到半途,已听到惨叫声接二连三地响起,德昆心急如焚。

  突然,几个黑黝黝的人影从山峦中冲出来,远远就喊了:“自己人!我们是二队的!”

  在距离山峦两百米的坡下,救援部队跟他们回合。

  德昆厉声问道:“其他人呢?你们的带队长官德明呢?发生什么事了?”

  “死了,都死了!”逃跑回来的骑兵大声叫道:“大人,快跑,它们要追上来了!”

  “啪!”德昆狠狠抽了他一巴掌:“你这熊样!还是我们骑兵团的人呢,没见过死人吗!出什么事了,在林子里碰到什么了?塞内亚人?有多少?”

  那士兵被抽得眼冒金星,半天说不出话来。看着他这幅被吓得痴呆的样子,德昆一阵火大,扬起手又要打下去,突然,黑黝黝的山峦中传出了一声巨吼,震得人人耳膜发疼,战马被惊得在原地乱嘶乱走。

  这时,德昆才意识不妥。他揪住那个士兵:“给俺说说,你们在林子里到底碰到什么东西?”

  “怪物。那是怪物!”

  “怪物?什么样子的怪物?”

  “它好大好大。头有磨盘大,身子有几层楼高,有两只爪子,吃人喷火……”

  “砰砰!”他的说话被林中传来的轰隆声打断了,大地沉闷地回响着,树木在劈里啪啦地折断倒地,战马都在不安地打着转,发出阵阵嘶鸣,大群飞鸟在林子上空盘旋,发出呀呀的怪叫声。

  一个军官凑近德昆:“大人。我以前当过猎人。您得当心,林子里有猛兽在。”

  “怪物吗?”德昆笑了,独眼恶狠狠地望向那山峦:“俺长那么大,魔族见过不知多少,怪物倒还第一次见!孩儿们,备好了弓箭,跟俺上!”

  他一抽马鞭,战马向前奔驰而去,骑兵们跟在他身后,斗志昂扬。将是军中胆,跟着这位独眼将军,大伙觉得世间根本没有值得害怕的东西。

  快马疾驰,几百米转瞬即至。在林子的周边,骑兵们围成了一个半月形的圈子,德昆喝道:“射!给我射!”

  密集的尖锐破风声中,飞箭在夜幕中划着一道又一道亮光消失在密集的丛林间。一通箭雨没射完,只听到一声啸声震彻山林,那啸声十分古怪的刺耳,那种感觉,像是有根尖锐的针顺着耳膜刺入了脑袋一般,疼得德昆惨叫一声,眼前一黑,当场滚下了战马。

  总算半兽人意志坚强,强忍着脑袋的剧痛,没有当场昏过去。但他却也没力气站起来了,只能趴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着气,耳边只听到接连不断的惨叫声、惊呼声、战马嘶声和树木翻倒的劈啪声,嘈杂混乱。

  “将军!将军!快醒醒,快醒醒!”

  有人把德昆扶了起来,他强撑着睁开了眼睛,马上,他又闭上了眼,呻吟道:“我不是在做梦吧?”

  “将军,做梦也没这样的啊!”

  从德昆躺着的角度望上去,圆月已经被遮得完全看不见了,影子笼罩住了全场,威压感如同石头一般压了下来。怪物长长的脖子和狰狞的头颅慢慢出现在树梢的上空,两只眼睛像是悬挂在夜空中的两个大灯笼,居高临下地俯视着林边那些胆敢打扰它休息的渺小生物。

  随着咚咚咚咚的沉重脚步声,巨兽巍峨的身影在林边浮现,它庞大的身躯遮住了月光,一股无可抵挡的压迫感扑面袭来,那情形,像是一座山正在朝人们扑来,德昆直看得头皮发炸。

  突然,它张开了口,锋利尖锐的牙齿在月色下闪光,尖啸声再次撕裂众人的耳膜:“轰!”

  犹如晴天霹雳,连树林都在簌簌颤抖,灌木林纷纷被吹倒。

  很多战马被那巨吼震得发疯了,在原地乱跳乱跑;有的战马吓的瘫软在地上,拉了一地的稀屎。有一个骑兵最为倒霉,他的坐骑竟被吓的发了疯,朝着那巨兽直直地奔了过去,那骑兵被吓的脸色发青,在马背上连声惨叫:“救我!谁来救我!”

  巨兽挥起前爪一拍,骑兵被连人带马打得飞起了十几米,重重地摔在地上,立即断了气。那战马却一时还没死,躺地上不断地惨嘶,直令人心头发毛。

  混乱中,还是有一些心志坚强的老兵做出了反映,他们纷纷抬起了手中的弓,朝怪物射出了箭。眼见飞箭纷落如雨,但那巨兽轻轻一抖,箭矢都纷纷从它身上滑落下来,竟然恍若无事!

  迎着箭雨,巨兽凶猛地前进着,在它粗壮的躯体前,碗口大的白桦树一棵又一棵地被撞倒、断折。它每前进一步,地面就要强烈地颤抖一次。

  只是几个跨步,巨兽就冲进了骑兵队列中。前爪一拨,两个骑兵就被抓起来,惨叫着被撕成了两半,血淋淋的残害被随意地一抛,满天的血肉飞舞,巨兽在空中叼住了一块血肉,就这样吞了进去。

  巨兽所到之处,血肉横飞,士兵们惨叫着被它踩得粉身碎骨,被它撕成血淋淋的碎片,大口吞食。巨兽太庞大了,光腿都比德昆高,碰到它,半兽人非死即伤。

  “逃命吧,咱们对付不了它!”

  目睹巨兽吃人,骑兵们更是吓的魂飞魄散,丧失了残余的最后勇气。他们已经恐惧得没能力思考,只能靠着本能做出最基本的反应,那就是逃跑。

  那是最凄惨也是最恐怖的一刻,军队溃散了,战马乱嘶,人群纷乱,骑兵们被失控的战马带着乱窜乱逃,昏迷的士兵摔倒地上,被战马践踏而死,惊呼声此起彼落。眼看兵败如山,忠心的护卫拉着瘫软的德昆骑上了一匹战马,死命地甩鞭抽马,只求逃得快点。溃逃的人流一路奔逃,跟在他们的背后,巨兽咆哮着冲出了山峦,一路追来了。

  背后不停地响起吼声和惨叫声,骑兵们都不敢回头,一窝蜂地乱冲,死命地狠抽战马,乱糟糟一口气跑出了十几里路,直到背后再也听不到那尖利的啸声和沉重的脚步声了,残兵们才敢惊魂未定地在一个山坡下停下了脚步,气喘吁吁地互相问:“怪兽有没有追来?”

  震惊和恐怖的震撼慢慢过去,险死还生的士兵这才回过神来,有人傻傻地发呆,有人放声痛哭,有人趴在地上像狗一般地呕吐着。

  德昆黑着脸,摇摇晃晃一屁股坐在一块大石头上。他头疼欲裂,胸口闷得厉害,只想呕吐,偏又吐不出来,难受得要命。

  好一阵,他才想起了自己的职责,呻吟般问道:“队伍还有多少人?”

  集合点名完毕,一个军官上前向他小声地报告:“大人,现在队伍还有三百五十一人。”

  半兽人将军眉头剧烈地抽搐一下,独眼里流露痛苦之色,他把拳头捏得紧紧的,直捏得拳骨咯咯作响。就在刚才半个小时里,远东第六骑兵团遭受了创建以来最惨重的伤亡。一千两百多人的队伍,现在集结到这里只有三百五十一人。

  现在,他心头充满了悔恨,是自己的冲动和莽撞,让跟随自己的老部下丧命荒野。

  部下们纷纷劝解道:“大人,不在这里的弟兄,未必就是阵亡了。说不定他们只是散落逃开了,大家失散了也是可能的。大人,在这里等也不是办法。我们是不是先回尼斯塔去?那些失散的弟兄应该也会赶去尼斯塔的。”

  “你说得对!”从沮丧中挣脱出来,德昆强打起精神道:“弟兄们未必都死了,肯定还有不少逃出来的,但我们不回尼斯塔了!”

  “啊?”

  此时,德昆已经打定了主意,扬声道:“我们直接回瓦恩斯塔去!这些怪物不知从哪冒出来的,俺得立即报告光明王才好,别让怪物突然冲到瓦恩斯塔去,伤害了殿下。”

  想到敬爱的光明王有可能遭遇到这些恐怖怪物,士兵们立即忘记了刚才的恐惧和伤痛。大伙一条声地应和道:“大人您说得对!俺们跟您一齐去!”

  “这就出发,走吧!”

  队伍掉转马头,开始往西边奔去。

  奔出数里,德昆突然想起了一件事:

  “自己光顾着通知光明王,还没给雷豹一个警告呢?但现在回头去找雷豹又好像很危险,说不定怪物还在那守着……但若不跟他说声好像又有点不够义气,毕竟人家也送了俺不少美女和精灵怪的……”

  想了一阵,德昆最后决定了:“算了!还是光明王的安危重要!至于雷豹——听说魔族都信大魔神,它跟奥迪大神不是一伙的。就让大魔神保佑雷豹好了。”

  魔族在远东造孽无数,远东半兽人对魔族憎恶入骨,即使是对那些归顺光明王的魔族也没多少好感。虽然双方因为紫川秀的命令而并肩作战,但对魔族兵,德昆可没有什么“身后的战友之情”。自己吃了那么大的亏,不让雷豹也试试,那不是很没一丝吗?

  当晚,德昆抛下了雷豹,连夜急驰,连续跑了六个小时的马,一夜之间跑到了瓦恩斯塔大营。东方才露出鱼肚白,连绵数里的大营犹如一头沉睡在大地上的巨兽,安静无声。

  除非是碰到敌袭、军令、火灾或者其它紧急情况,熄灯号过后,士兵们是不能离开营帐的。

  瓦恩斯塔城空荡荡的。在街面上走动的唯有担任巡逻和警戒任务的部队。

  进城后,德昆也不耽误,直奔紫川秀的住所去。他硬冲进去把紫川秀从床上拖起来,连声叫道:“殿下,殿下不好啦!有怪兽呢,会吃人的怪兽来啦!”

  “怪兽?”紫川秀睡眼惺松,含糊不清地说道:“是说你吗?”

  “大人,怪兽打死了我好几百骑兵,骑兵团伤亡惨重!它们要过来,整个大营都要被它们毁掉的!”

  “什么?”清醒过来,紫川秀失声道:“骑兵团损失很大吗?什么怪兽?在哪里?”

  德昆指手画脚地形容了一番,将手指着天上:“那怪物偶这么这么这么高!嘴里会喷火,吼起来惊天动地,战马当场就吓死了十几头!它有两只前爪,后肢半蹲着,嘴巴像鳄鱼,半蹲在地上……”

  听德昆说完,紫川秀的疑惑越来越大,他望望半兽人:“德昆,你昨晚没喝多吧?”

  半兽人立即蹦得老高:“大人,天地良心!俺要是喝了半滴酒,你就杀了俺好了!大人,瓦恩斯塔大营危险了!巨兽横冲直撞的,也不知有多少,俺看多半是塞内亚崽子眼看打不过我们,从地狱里把妖魔鬼怪都给放出来了。”

  紫川秀吩咐勤务兵拿来纸和笔,然后,他画了一个大概轮廓,把纸递给德昆:“你看看,是不是这个?”

  德昆扫了一眼,独眼立即瞪得圆了:“正是这个!正是这个!殿下,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霸王龙!”看着那张纸,紫川秀神情凝重。这时,他真的感激死鬼蒙汗了,若不是他带自己进圣地,无论德昆怎么说自己都不可能相信的。

  “殿下您见多识广,连这种怪物您都知道,天底下的事没有您没见过的,真不愧是俺们远东的指明灯啊……”

  不顾德昆在旁边拍着蹩脚的马屁,紫川秀立即召集来百川、罗杰等几个带兵将领,认真吩咐交待了一阵。然后,他说:“德昆,你跟我走。我们见斯特林去。”

  东方天际刚刚红亮,紫川秀带着德昆抵达时,斯特林正和文河、林迪、方云、吴滨等内地将领在吃早餐。见紫川秀登门,他很惊讶:“阿秀,这么早就过来了?来,一起吃早饭吧!别装客气了,你这么早来,还不是惦记着吃的,呵呵。”

  “斯特林,有大事,很紧急的大事!”

  很少见紫川秀这么严肃的,斯特林也收了笑容:“怎么回事?塞内亚人有异动了吗?”

  “不关塞内亚人的事。我们得立即警戒。要准备打仗了。”

  “出什么事了?”

  “我们将遭遇强敌,比塞内亚更恐怖的敌人!昨晚,远东第六骑兵团和秀字营的一个分遣队在尼斯塔城附近碰到了古怪东西。德昆,你来给诸位大人详细说说。”

  德昆站出来,指手画脚地把昨晚的经历说了一遍,大伙听得都瞪大了眼睛,满脸不敢相信的表情。

  “比山还高的巨兽?”林迪红衣旗本怀疑地说:“这位老兄昨晚喝多了吧?”

  “俺昨晚绝对没喝酒!”德昆气得满脸通红。今天已经是第二次被人问起这个问题了。若说被紫川秀问起,他还只是觉得委屈,那被林迪问起,他的感觉就是愤怒了:“俺有几百个骑兵死伤了!这种事怎么能假呢!”

  “呵呵,搞不好昨晚你去洗劫塞内亚村庄,结果中了魔族埋伏,死伤了人马没法向秀川大人交代,就编个恐怖故事好交差吧?”

  在座的内地将领都笑起来了。它们不是不懂礼貌,只是德昆说得太过耸人听闻了。能杀伤千人的巨兽,这完全超出了他们的想像,倒是林迪的解释来得更合情合理些。

  壮硕的半兽人被说得脸红耳赤,脸红得要滴下血来。愤怒之下,他更是结结巴巴,说不利索了:“混蛋家伙。你你……胡说!光明王知道俺。俺从来不说谎!”

  林迪耸耸肩:“比山还高的巨兽,会喷火的大嘴,经过时把一片林子都给毁掉了——这种故事,我是不会信的。谁信谁傻瓜。”

  德昆怒吼一声,就要起身扑过去,但有人用手按住了他肩膀,半兽人转头望去,却看到那人正是紫川秀,他顿时愣住了。

  按住德昆,紫川秀对林迪平静地说:“我信。你可以认为我也是傻瓜。”

  林迪再桀骜,他也不敢当众侮辱一位掌握重兵的统领。

  他起身向紫川秀立正敬礼道:“大人,抱歉,下官并没有侮辱您的一丝。”

  “嗯。”

  “但是您属下这位将军说的话,委实是令人……无法置信。他描述的巨兽,我闻所未闻。世上不可能存在那样的东西。”

  紫川秀一眼望过去,方云、吴滨、金河等人虽然没出声,但他们的态度显然是站在林迪一边的。

  紫川秀叹口气:“阁下,我们所能接触到的,只是世界很小的一部分。人类所知的世界与未知的相比,只是微不足道的一部分。所知有限的我们,凭什么用自己微不足道的经验来否定未知的领域呢?诸位,我有话要与斯特林大人商议。”

  紫川秀的话里大有哲理,众将被说得若有所思,纷纷告辞而去。

  等大伙都走光了,斯特林才问:“阿秀,难道德昆说的是真的?世界上真的存在比山还高而且刀枪不入的怪兽吗?这样一个怪兽就能击杀一个武装精锐骑兵团队?”

  “是真的,我肯定。”

  “你为何能肯定?难道你以前见过?”

  紫川秀皱起眉头。他实在不知道怎么向斯特林解释圣地,解释蒙汗和他的经历。

  最后,他只能说:“二哥,我并没有见过,但我知道,世界、上确实存在这样的巨兽。神典里记载了这样的生物,它叫霸王龙,体形庞大如山,威力无穷。今天德昆遇到的只是幼年龙,所以他们才能逃得生路。若是碰上成年霸王龙,整路人马没一个能活命的。”

  斯特林动容道:“世上竟有这么恐怖的生物?为何我从没听说过。”

  “在王国前几次的黑潮中,来的都只是一些小型的怪兽,时间久了,就连魔族自己都不知道有霸王龙的存在了。二哥,霸王龙已经有几百年没有出现过了,这次它们突然来袭,我担心,此次黑潮的规模恐怕会很大。”

  斯特林起身,在屋子里快步地走过来,走过去,面沉似水。

  突然,他在紫川秀面前停住脚步,沉声道:“阿秀,你能否确定?”

  紫川秀举起右手发誓:“今天早上,我跟你说的每一句话都是实话,有十足把握。现在,可怕的黑潮即将扑来,再攻魔神堡已经毫无疑义了,应该立即撤军。”

  “撤军?不行。”

  紫川秀剑眉一挑:“难道你还是不相信?”

  “不是我不信你,是殿下不允许。上个月,我们提议撤军,总长殿下没有同意。”

  “为什么?早点撤军,家族压力会减轻很多。”

  斯特林长叹一声。他当然知道,紫川秀的计划在军事上可行的,但总长并不希望攻克魔神堡的荣誉落到紫川秀头上——半个大陆都知道远东统领跟家族面和心不和,紫川秀打下了魔神堡,也只是提高紫川秀个人的声望,对紫川参星并没有什么好处。

  总长渴望一场激动人心的大捷,家族远征军一鼓作气地拿下魔神堡,那紫川参星成为第一个征服魔族全境的人类君王,威望将达到家族历代总长都不曾抵达的巅峰。

  当年的光明皇朝是毁在魔族手中,而如今的紫川参星征服了魔族王国,为光明皇朝复仇,隐隐然继承光明皇朝的基业。有这样赫赫的功业,他登基称帝,名正言顺。无论是外部的林家、流风家还是内部的元老会,谁都没话说。也就是这个原因,虽然明知国库艰难,但紫川参星依然强撑着头皮,坚持不肯撤军。

  “阿秀,我们还没接到可以撤军的命令。我再发一封报告,请求总长允许我们撤退吧。”

  紫川秀冷冷说:“公文来回起码三个星期,那时,我们都成野蛮人的粪便了!二哥,现在形势跟七八零年初一模一样,魔神堡城畿已成了最危险的敌区,野蛮人随时可能杀来。我们若不能当机立断,下场不会比明辉好多少——老头子在帝都怎么想的,我不管。作为将领,我得对军队负责,得对我的士兵负责!他们信任我才跟到这万里之外,我不是带着他们来给野蛮人当点心的!二哥,我已经下命令让驻在尼斯塔和瓦那的军队撤退与我回合了。你若是不肯的话,远东军就只好单独撤退了!”

  斯特林抬起头,吃惊地望着紫川秀。阿秀从没有用这么严厉而坚决的态度对自己说话。以往二人不是没有过冲突,但只要自己态度坚决,阿秀总会退让的。今天他是怎么了?

  两人对视了好一阵。在紫川秀眼中,斯特林看到了斩钉截铁的坚决,他在用眼神向自己咄咄逼人地逼问:“是总长的一纸命令重要,还是三十万子弟兵的性命重要?”

  最后,无法抵挡紫川秀那锋利的眼神,斯特林最后终于无奈地低下头。他用手掩住脸,疲惫而低沉的声音从指缝中传出来:“给我一天时间考虑,看看情况,好吗?就一天!”

  默默地注视着斯特林,紫川秀还是第一次见到他这么软弱的样子,他也是第一次用这种近乎哀求的声音跟自己说话。盘算了下时间,紫川秀终于答应了:“好吧,就一天!”

上一章:第二十六卷 第三章 束手无策 下一章:第二十六卷 第五章 异变

 

· 推荐:乡村小说 官场小说 商战小说 权谋小说

点击收藏 小提示:按键盘CTRL+D也能收藏哦!

在线看小说 趣知识 人生格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