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
玄幻奇幻小说

首页 > 玄幻奇幻小说 > 紫川 > 第二十五卷 第五章

第二十五卷 第五章

  “在史书上,魔族王国这头猛狮起初向瓦伦猛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攻下瓦伦,然后它冲入紫川家的东南腹地,将紫川家国防总长官斯特林所统帅的精锐部队给一口吃掉,然后它又用血淋淋的爪子扑向了帝都,但在那,它遭到了帝都守卫部队的迎头痛击后,竟自咆哮着退缩下来。它象头疯狂的野兽一般,在瓦涅河岸边梭巡徘徊着,突然掉头从帝都转向了西北,扑向了流风霜,结果自取灭亡。

  “而在历史学家们的笔下,好象只有人类的斗争才是英勇的,好象我们塞内亚人都是钢铁怪物,不会流血,不会挨冻受饿,因此我们取得的巨大成就也都微不足道。正如人类常说的那样,胜利者在书写历史,可是,就在他们用铺天盖地的华丽词藻诗歌赞美自己勉强取得的胜利时,人类却在不知不觉地赞美了我们:以不到九十万的神族战士,拿着最简陋的手工武器,我们对抗了紫川、流风联合的前后将近三百万人类士兵,还不包括被紫川秀无耻地蛊惑的五十万愚蠢的半兽人士兵,更不要说在他们背后的三个亿的恐怖人口和惊人的工业生产力量,而结果,我们差点就赢得了这场卷动整个大陆的霸权之战!

  “若不是发生一些偶然事件,若不是辅助部队的犹豫和叛变,若不是我们恰好遇到了紫川家和流风家历史上最杰出的将领集合,这场战争的结果会是另一个模样的!

  “若是卡顿亲王集结最后预备队的动作能提前一天,巴丹会战的胜利结果就会改写。

  “若不是流风霜的突然出兵,在七八四年六月间,叶两马将军攻克旦雅后,被打掉指挥中枢的紫川家军队早巳彻底崩溃。

  “若不是蒙汗在帝都会战中贪婪而愚蠢的举动,我军也绝不会在帝林的圈套中损失了这么大量的宝贵兵力,三十万最熟练也是最强壮的士卒葬身在帝都的火海里,以至影响了后续战事,我军进攻的锋势大为减弱。

  “七八四年六月间,我们曾无限接近胜利。陛下强悍的手掌距离胜利女神只有一张纸那么薄……”

  “将军,”亲兵从门外进来,打断了云浅雪的书写。他恭敬地说:“陛下召集您。”

  “知道了。”云浅雪从案上抬起头,将书卷小心地合上,用一条绳子细心地绑好。亲兵不解地望着云浅雪,他不明白,人类的大军已逼近了,王国的驸马亲王怎么还有这样的空暇来写文章?有这个功夫,还不如去操练兵马准备与人类决战的好。

  甚至就建云浅雪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为何有这么强烈的欲望,要把刚过那场战争记炼下来?或者,自己已意识到,塞内亚族巳时日无多了,必须抓紧时间留点东西在历史上吗?

  “陛下在哪里?”

  “陛下就在殿中等候您。”

  自从卡丹登基以后,云浅雪夫妇就搬进了皇宫里居住了。云浅雪总觉得,比起这阴冷肃严的庄严宫殿,原来的公主府似乎住得更加舒服一点。

  云浅雪走出门口,正是日落时分,夕阳的光辉照在黑色的卡山大理石巨柱上,柱子在光辉下闪着黑色的光芒。雕刻着精美浮雕的墙壁前,长长的走廊一眼望不到尽头,每隔五步就站着一个肃立的持刀卫兵。

  从走廊上走过时,卫兵们庄严地向云浅雪行注目礼,云浅雪也神情严肃地回礼示意。自从卡丹登基以后,新的皇宫护卫团是由原来的羽林军组建的,这支全由塞内亚贵族子弟组成的军队是云浅雪一手带出来的亲兵,他们担任了皇宫近卫的职责。

  无疑的,羽林军士兵是王国的精锐,他们精悍强壮,忠诚勇敢。但看着他们,云浅雪总是不由自主地想起,他们站立的位置原本是属于另一些士兵的,那些全由清一色两米以上巨漠组成的军队,皇家近卫旅最后的呼声和呐喊的灵魂至今仍在巴丹城郊的荒野上徘徊。

  是的,结束了,无论是近卫旅还是昔日的强人帝国,如今都已象那冉冉西落的太阳一般,走到了尽头。

  走过一排排巨大的黑色圆柱,在门道的高大穹窿下,他停下了脚步,望着头顶上方雕刻的栩栩如生的巨大狮子,云浅雪心头一阵悲凉。他整理了下衣裳,跟着侍卫大步进去。

  黄昏的宫殿里,他第一眼就看到了卡丹,自己的妻子坐在巨大的黑玉皇座上,脸色平静。相比于那坚硬而冰冷的宝座,她纤细小巧的身材显得那么的不协调。

  王国新任黑河总督阿穆大侯爵正在低声跟她说着着什么,身后还站着几个武将,而贵族和人臣们则侍立在两边。一眼望去,云浅雪看到内政大臣奥斯鲁侯爵、东大荒总督维两那侯爵等人。在座的文臣武将,都是塞内亚族举足轻重的人物了。

  听到云浅雪进来的脚步声,卡丹抬起了头,武将们纷纷回过头来看。

  “微臣参见陛下!”

  二人虽是夫妻之亲,但在其他臣子面前,就象昔日参见先皇卡特一样,云浅雪单膝跪下,恭敬地低下了头。

  卡丹向云浅雪点头:“羽林卿平身。阿穆卿刚从前沿回来,有最新的军情,羽林卿你也一起听吧。”

  “遵命,陛下。爵爷,紫川军前进到哪里了?”

  在魔神皇面前,阿穆大向云浅雪点头示意就当打招呼了:“回禀陛下、亲王殿下,人类军已经抵达瓦恩斯塔,并在那里驻军。我们派往亚昆族的使者也被礼送了回来。亚哥米已经向人类屈服了。”

  云浅雪和卡丹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里的失望。亚昆族是塞内亚族最后的屏障,对于亚哥米,卡丹本来是抱有很大期望的。亚哥米虽然也曾背叛了魔神皇卡特的人,但他十分骄傲,有着强烈的神族至上意识。卡丹本来是期望他能出于对人类的憎恶而站到塞内亚人一边的,但现在看来,亚哥米虽然骄傲,但还不至于狂妄到失去理智的地步。只跟人类打了一仗,他就马上意识到双方实力存在的巨大差距,乖乖地投降了。

  亚哥米屈服了,塞内亚族最后的盟友也失去了,他们处于孤立无援的地位。

  “爵爷,探子有回报吗?人类实力如何?”

  “亲王殿下,人类军容十分鼎盛!根据傅报,人类这次步、骑并进,兵马多达四十多万。我们亲眼看到了若干师团,其精锐强悍堪称举世无双。另外,有傅报说,人类此次进军携带了很多重型装备,他们用大型马车运载,车队用骑兵护卫,车队停放严禁我神族靠近,一旦接近禁区卫兵立即放箭射杀,事先不加警告。我们估斜,马车运载的很可能是我们在帝都曾遭遇过的弩机和投石车等远程武器。

  目前我们已经探知敌人如下部队番号:东南骑兵第一军、东南铁甲骑兵第一师、东南铁甲骑兵第二师团、嘉山重步兵师、西北骠骑兵师团、中央军不死师、远东秀字营、远东第五、第六、第七半兽人团队、龙人近卫团队……“

  随着阿穆大报出一个个部队番号,云浅雪心不住地向下沉。他跟人类打仗打了无数,当然知道上述的部队番号意味着什么。

  “逮徵军目前有什么动向?”

  “自从人类军进了瓦恩斯塔以后,他们就在那停步下来。没有继续前进。很可能,是我们的吓阻战术起作用了。”

  风传人类远徵军从西边大举进犯时候,东大荒警备队又傅来了噩耗:野蛮人有骚动迹象,很可能会出现黑潮!那时,云浅雪真是上吊的心都有了。自己刚上台辅政,倒霉事全碰上了!

  平时,野蛮人虽然凶悍,但都是呆在自己地盘里觅食,除非是魔族进入了东大荒侵犯了他们地盘,否则他们很少越过地界主动向魔族出击。就是偶尔有一两个越境的,边境上的国境守备队也能对付了。

  但碰上了野蛮人的黑潮,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在黑潮期间,野蛮人变得极富侵略性和攻击性,成群结队地冲出东大荒草原寻找食物,极其恐怖。黑潮通常会持续半年至一年时间,波及范围遍布整个东部王国,野蛮人四处杀戮,屠戮城市、乡镇、毁灭生灵。黑潮过后,往往只剩蓝天和黑土。

  神典上,黑潮事件的记录很多,六百年间,有记录的黑潮就有三十二次,入侵王国的野蛮人从数千到数万不等,每次都是神族各部族全体动员抵御,三十二次爆走中,被成功拦截的有二十五次,拦截失败的有七次。

  拦截失败的那是不用说了,生灵涂炭死伤无数,即使能拦截成功,参战部队也要付出惨重的代价,尤其是第一线直接面对暴走野蛮人的边境守备队,全军覆没是经常的事。

  令历任魔神皇极其郁闷的是,虽然发生了那么多次的黑潮,但王国至今都没能探究出原因,那些平素与神族井水不犯河水的野蛮人为什么会突然变得如此狂暴?

  黑潮事前毫无徵兆,事后也无法查探原因,而且周期也完全没有规律,有时长达近百年都是风平浪静,有时却在数年间连续发生三起,根本无从提防。百年来,神族学者们提出了各种各样的理论和见解,有人认为这跟东大荒草原的食物缺乏有关,有人认为这跟月亮的圆缺周期变化有关,有人认为这跟野蛮人的繁殖期相关,各种说法很多,好象也都很有道理能自圆其说,可惜的是,至今没有一样学说能准确预测下次的黑潮何时发生。

  上任魔神皇、伟大的卡特陛下在位二十多年,在他任上,王国兵强马壮,高手如云,那时候的王国,有足够的力量打退任何进犯,但那时,野蛮人却没有丝毫异动。偏偏卡丹刚上任,王国刚刚经历了惨败而归的灾难后,该死的野蛮人却偏要在这时搞事!

  听闻东大荒国境守备队傅来黑潮徵兆的急报后,云浅雪惊得笔都掉了下来。如今,抵挡人类都来不及,哪还有多余的部队可以派去跟那些野蛮怪物们拼杀消耗?

  倒是新上任的魔神皇处惊不变。卡丹当天就做出决定:边境守备队全面撤回魔神堡,放弃东大荒边境线。同时,她命令东部王国的各个塞内亚族聚居点全线收缩。放弃乡镇和小城,居民和驻扎各地的警备队统统收缩到魔神堡、瓦那、尼斯塔、加来等几个有着坚固城防的大城里。实行坚壁清野,收集粮草,为长期围城做好准备。

  “吓阻战术”?云浅雪报以苦笑,这种眼见打不过就躲进城里的方法该叫“鸵鸟战术”更合适。按卡丹的构想,最好是来攻打魔神堡的远徵军遭遇野蛮人的黑潮,双方杀个你死我活同归于尽那是最妙的结局了。

  “诸位大人,形势十分严峻!”看着在座的塞内亚高层们,卡丹暖暖说:“被人类远徵军和野蛮人两面夹击,神族的各族都抛弃了我们,我们将面临艰难苦战。两面来敌都很强大,但他们并不协调,从他们的矛盾之中求得一线生机,这也是我们获救的唯一机会了!”

  此刻,卡丹崭露的威严和才华并不逊色于她的父亲,甚至连语气和遣辞方式都与她父亲十分神似。但可惜的是,她毕竟不是伟大的卡特陛下,对她的说话,在座的塞内亚高层们回报的是无声的冷漠——无动于衷、事不关己的冷漠。

  没有一个人出声。

  云浅雪叹了口气,并非所有的塞内亚贵族都参与了西徵战役,因此,他们也不曾经历过西徵惨败后撤时的艰难困苦局面,他们不会理解,为了将塞内亚族这点珍贵的残余兵力抢救回来,卡丹做出了多大的努力。在所有人都绝望的时候,是这个女子的坚韧和顽强挽救了王国最后的军队,她给人们带来了希望。

  而这些,是留守国内的将领和贵族们不能体会的,他们只知道先任皇帝卡特带走了塞内亚族所有的精锐部队出战,结果自己战败身亡,军队也丢得一干二净。因为这场前所未有的惨败,卡氏皇族的威望一落千丈,先前人人称颂魔神皇卡特英明神武,现在到处都在窃窃私语,傅言因为魔神皇的决策失误才导致了神族的大败,他罪无可赦。

  卡丹之所以能顺利继位,除了云浅雪掌握了王国最后的精锐部队羽林军外,还有一个原因是,人伙都觉得,到现在这个地步,魔神皇这个位置,已经没多少好争了。

  “奥斯鲁爵爷,粮食储备情况如何?”

  内政大臣奥斯鲁侯爵干咳了一声:“微臣先要向陛下禀告一声,目前城中存粮仅够维持三个月,到时要如何善后,持陛下尽早准备。”

  卡丹点头,脸上已经浮上了阴蔓,她望向阿穆大身后的魁梧武将:“维雨那爵爷,野蛮人那边情况如何了?”

  东大荒守备队的统帅维两拿总督说:“掾斥候报告,目前野蛮人的第一波攻击已接近了神堡的近郊,约莫有五百多头凶狼,要战还是回避,如何应对,请陛下及早示下。”

  卡丹平静地问道:“维两那卿,你驻扎东大荒边境,对那些怪物最熟悉的人就数你了。依你的经验判断,这次黑潮会有多大规模?会有多少怪物从东大荒的草海中朝我们扑来?”

  “微臣惶恐。微臣任东大荒总督二十五年,但在微臣的任期内,黑潮事件还是第一次碰到,实在谈不上什么经验。但从神典的记载中,我们可以推测出一些线索:在黄金汗五年时,王国遇到一次黑潮,那次灾难历时足足一年,当时记得是前后五批,总共有二万野蛮人肆虐于我国疆土上,它们甚至越过了戈壁到达了西部王国,那是神族历史上规模最大地一次黑潮。而在黄金汗十一年。王国又遭遇了一次黑潮,那次黑潮的规模就小得多了,越境的野蛮人总共还不到两个人,甚至不用增援,边境部队就把他们给拦截了下来,伤亡也很小。”

  维雨那说得罗罗嗦嗦,云浅雪皱皱眉头:“维雨那卿,你能否说得简单点?”

  “是。陛下,亲王殿下,众所周知,黑潮的爆发时间是无从推测的,但微臣研究神典,发现了一个规律,虽然黑潮的发生时间无从确定,但黑潮的规模却可以推测。

  黑潮的规模往往是两次黑潮之间的间隔时间决定的,间隔时间越长,黑潮的规模就越大。黄金汗五年的黑潮与上次黑潮之间足足相隔了四十八年,所以那次黑潮的规模也空前浩大;而黄金汗十一年时的黑潮与前次黑潮的时间只相隔了六年,所以规模就小得多了。“

  “那么,”卡丹很快就领悟了维两那地意思:“距如今最近一次黑潮地时间是……”

  “微臣已查过记录了,距离我们最近的一次黑潮爆发在七十七年前。那时,您的曾曾祖父,恐怖的红胡子刚刚击败了冬日族,我们塞内亚族赢得黑暗战争的胜利,夺取了皇权。微臣惶恐,此次黑潮,入侵的野蛮人有可能会突破十万。”

  沉默,沉重的压力如铁块一般压在众人心头。十万头野蛮人!谁都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塞内亚族要面临着一次历史上前所未有的最大规模黑潮袭击。

  卡丹望过众人:“众卿,我族面临绝境,谁有良策以拯救?”

  回应女皇问话的,是一片鸦雀无声。满满一殿的文臣武将们,脸色发白,眼神呆滞,恐惧如同水波一般在众臣身上荡漾着。贵族们脸色惨白,眼神里都流露出了绝望:现在,人类远徵军就在瓦恩斯塔,连逃跑的道路都被人类堵死了!

上一章:第二十五卷 第四章 下一章:第二十五卷 第六章

 

· 推荐:乡村小说 官场小说 商战小说 权谋小说

点击收藏 小提示:按键盘CTRL+D也能收藏哦!

在线看小说 趣知识 人生格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