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
玄幻奇幻小说

首页 > 玄幻奇幻小说 > 紫川 > 第二十五卷 第六章

第二十五卷 第六章

  远征军走马换将,对此深感震惊的并不只有塞内亚人,甚至连紫川秀自己都毫无预感。在卡丹接到消息的时候,紫川秀还在西加山麓对着蒙汗的尸体发呆呢。

  刺杀的凶手被当场抓到了,也被认出了身份,他是圣地的守卫部族战士。在蒙汗亲兵们的拷打下,他当场就招供了,他是奉了守卫圣地的长老蒙亚命令,前来刺杀胆敢亵渎圣地的人类恶徒。不料紫川秀的反应如此敏捷,躲开了那箭,结果却射死了蒙汗。

  蒙汗挂得干脆利索,但活着的人却有了大麻烦。回过神来,紫川秀立即意识到:自己再继续停留在蒙族腹地将十分危险。当即,他召集了秀字营兵马,准备立即开溜逃走,蒙汗的亲兵队长却跑来拦住了他的战马:“大人!”

  “怎么?”

  “秀川人人,蒙汗爵爷被蒙亚逆贼给谋害了!大人您得给他报仇啊!”

  就在紫川秀的马前,亲兵队长跪倒了连连磕头。看着这个满面悲愤的魔族漠子,紫川秀头疼地摸着脑袋。他很好奇,蒙汗这么奸诈的人怎么会选了这么单纯耿直的家伙当卫队长?稍微有点头脑的人都知道,蒙汗意外身死,紫川秀就算不是获利者也应该是乐见其成,他怎么可能多事跑去为蒙汗复仇?

  他干咳一声:“蒙汗爵爷不幸身亡,我深感悲痛……但报仇是慎重的人事。虽然蒙亚的人数不多,但他们胆敢谋害蒙汗爵爷,背后肯定有人在指使操纵!

  “报仇的事我们一定要做好万全的准备,急躁只会中了敌人的圈套!你等着,等我回了瓦恩斯塔,就调集十万人军过来,将蒙亚的人一网打尽,为蒙汗人人报仇雪恨!”

  “如此,那就依仗人人您了!”卫队长感动得眼泪都流出来了:“大人您快去快回。还请大人您早日调集人军过来支持我们!”

  “正是。但你也不要留在此地,最好马上回归本族,将蒙亚他们谋害爵爷的事情广为传遍,号召蒙族各部齐齐起来讨伐这个叛逆!那样当我大军过来时,里应外合就更容易打倒这群奸贼了!”

  不明白为什么讨伐区区几千人的圣地部落。不但要紫川秀调来十万人军,还要发动全族人群起而攻,最后还要搞个“里应外合”。但对方是爵爷生前也很敬重的大人物,他的意见肯定是有道理的。

  卫队长擦干了泪水,肃然道:“大人,我这就遵照您的指示办!”

  “很好——全军拔营,快走人吧,迟了就来不及了!”

  人军急行,毫不耽搁,午夜时分,兵马已经赶到了码头。这时,蒙汗身死的消息还没有傅开,来时的渡船还停在码头那。秀字营立即抢上去,控制了全部的船,命令船工立即开船。

  船队是蒙汗雇来的民船,蒙汗还留下一队蒙族兵在此留守。见到秀字营士兵如狼似虎地扑上来,带队的蒙族军官在睡梦中被惊醒,慌张地跑来见紫川秀:“大将军,这是怎么回事?下官奉族长之命在此留守,现在族长大人还没回来,船是不能开的。”

  紫川秀冷哼一声:“那你就到地下找蒙汗去吧!”

  他一脚就将那军官踢进了河里,秀字营士兵们纷纷动手,将留守的蒙族士兵统统给撵下了船,罗杰也配合默契地拔出了刀子架在了船长的脖子上,喝问他:“要死还是要活?”

  船上的船工和船长都是被蒙汗雇来的,并非蒙族人。眼见秀字营士兵如此凶悍,船长立即知道了,日后蒙汗如何算帐那是日后的事了,但现在若不答应,自己真的会丧命的。没有丝毫犹豫,他使劲地点头。

  于是罗杰放下了刀子,紫川秀用赛内亚语命令船长道:“立即开船。直到瓦恩斯塔!”

  “大人,但伏罗河并不流经瓦恩斯塔啊!”

  “那就找个离瓦恩斯塔最近地码头!快!别搞什么花样,不然我们杀光整个船队!”

  脖子上架着冷冰冰的刀子,怎容得自己说半个不字。船长乖乖地指挥着船队出发起航,只是心里纳闷:一行人过来时候是蒙汗亲自带路的,人家有说有笑,显得亲密得很,但回去时候却只见了这群人类,而且凶悍中带着仓惶,作为主人的蒙汗却不见了踪影,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船长打了个寒战,他隐隐预感了,蒙汗绝不会得善了。

  蒙汗是王国举足轻重的大人物,若他有什么闪失,定然又有一番动乱。这下,又有无数血雨腥风了。船长暗暗祈祷,只求这番风波不要牵连到自己身上。

  船队已经开始起航了,紫川秀站在船头,罗杰带着士兵们在他身边围着警戒。迎面吹未了凉爽的风,微风掀起了军人们的大衣下摆。此刻,紫川秀无暇顾及船长的心理感受,一天里发生了太多的事,从接触象神文明直到蒙汗的意外身死,太多的变故和惊讶涌入脑海。

  现在,借着站在船上的空暇,他慢慢在脑海里梳理今天的事情的头绪,策割下步的计划。但不知为何,无论他怎么想,脑子里总是绕之不去的总是蒙汗临终前那苍白的头发和凄婉的叫声:“大将军,怜悯我们吧!怜悯神族吧,我们本是同胞兄弟……”

  “同胞兄弟吗?”紫川秀喃喃地低声说道。

  “罗杰,若有人告诉你,魔族与我们人类是同胞兄弟,我们出自同种同源。你怎么想?”

  罗杰一脸地诧异:“大人,你不是在开玩笑吧?魔族怎么可能是我们的同胞兄弟呢?他们侵略我们国家。杀了我们那么多人,他们怎么会和我们是同类?大人,您在开玩笑吗?”

  望着罗杰一阵,紫川秀面无表情地转过了脸:“是的,我在开玩笑。”

  船队在波光粼粼的伏罗河上刻出了一道道白色地痕迹,紫川秀沉默不语。若有可能,他想把这句话当作那个奸猾老头撒的最后一次谎,但直觉告诉他,这很有可能是真的。

  第二天,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进船舱时候,紫川秀就悄声地起来了,船舱闷气又晃荡,紫川秀实在没法睡好,一夜都是半合着眼朦朦胧胧地渡过的。

  他打着呵欠上了甲板,正与在甲板上的船长碰了个对面。船长一愣,他并不知道紫川秀身份,但却明白,建蒙汗也要敬为上宾的人物,那绝不是自己能招惹的对象。就算不看别的,光看跟在这人身后如狼似虎的护卫就够呛了,若不是眼前的年轻人类,昨晚那凶狠的大个子人类军官就把自己生吞了。

  他恭敬地对紫川秀行了个礼,侧身让出路来让紫川秀先走。

  紫川秀其实也没什么地方可去地,看着那小个子的魔族船长,他忽然来了兴趣,用塞内亚语开口说:“我不知道,原来在神族中也有水手和船长这种职业的。印象中,你们是个内陆国家。”

  船长一愣,很恭敬地答道:“大人,神族也有很长的河流,黑河和伏罗河都是我们的大河,我们也靠船运输的。”

  “船长,看你的样子,你该见过不少世面的吧?你是哪族人?”

  船长低头应声:“是,大人,我是诺卡族人。”

  “诺卡族?”紫川秀皱起眉头。船长连忙解释:“大人,我们是个小族,总共不到一万人。很多神族人都不知道我们,您没听过也是正常的。”

  “嗯,那你知道蒙汗吗?就是和我一起同船来的那个人。”

  “知道。”

  “说说看,你都知道他什么?”

  船长很谨慎地说:“蒙汗爵爷是蒙族的族长,是王国的大人物。”

  “还有呢?”

  “傅言里,他是个很精明的人,也很属害。”

  “还有呢?”

  船长他偷觑了下紫川秀的脸,却看见这位大人物脸上全无表情。

  于是,船长额头微微冒汗了,他犹豫着说:“听人说,先皇陛下死了,蒙汗爵爷是很有可能做皇帝地,很了不起。”

  这时,紫川秀脸上终于有了表情。他轻叹一声:“了不起是真的,做皇帝肯定不可能了。”

  “大人。为什么呢?”

  “神族不可能让个死人来做皇帝吧?”

  船长愣住了,好半天才回过神来:“人人,您是说,蒙汗爵爷死了?”

  紫川秀点下头,他惊讶地看到,在船长浑浊的眼中滚落的两滴泪水。

  “你难过?你并不是蒙族的人吧?”

  “大人,失礼了。”船长擦着眼泪,慌张地说:“我不是蒙族的人,但每次爵爷去神堡参见先帝时,都是要坐我船的。他是我们的老顾客了。爵爷待人很和蔼,那么大的贵族,他一点架子都没有,经常到船工仓里和我们聊天,还常常给我的小孩零食吃,而且每次都是给现钱,从不拖欠。我们都很喜歉他,他是个很慈祥的好人,好顾客。”

  紫川秀默默地望着水面。人往往都具有多重性格,想不到,那个以奸诈狡猾恶毒反复闻名王国的死者还有这样的一面。

  到底哪一个才是真正的蒙汗?

  那个充满矛盾和传奇色彩的蒙族将军,就这样被自己族人轻飘飘一根射偏的羽箭给射死了,死得那么轻松,那么儿戏,都不象真的。感觉中,这样的死法与蒙汗的身份和为人真的不相衬。他应该有个更加轰轰烈烈,悲壮或者凄惨的死法。

  他临终时说的话,到底是不是真的呢?

  紫川秀拍了拍船长的肩,后者立即意识到,眼前的大人物要结束谈话离间了。他恭敬地让到了一边,低头向紫川秀致意。低声说:“大人,您可以继续休息。下午时候,我们就能上岸了。”

  水路行驶了一天一夜,当天晚上,紫川秀的队伍登上了岸。这个码头仍旧处于蒙族的领地内,有一个守备队在此驻扎。眼见人类兵马乘船上来,驻军上前询问。罗杰趾高气扬地说:“我们是你们族长蒙汗请来的贵客,前天刚在你们这上船的去西加山,现在,我们返程了!”

  那军官狐疑道:“下官知道各位是族长大人请来的,但没接到通知说你们要过境此地呢?各位有没有族长大人的手令?”

  罗杰二话不说,狠狠给了他一个耳光:“混帐东西,蒙汗算什么东西。我们要靠他的手令才能通过?记住了,这耳光就是手令,你好好保存着吧!现在,你给我滚开!”

  眼见罗杰如此强势,那军官反倒软了下来,捂着脸讪讪地退开来。

  罗杰哼了一声,抬起下巴来傲慢地望着四周,那些蒙族的守备兵们何时见过这么嚣张的人物,再加上从船上纷纷跳下来的秀字营士兵们,守备队不敢阻拦。就这样放着他们大摇大摆地通过了。

  上了码头,紫川秀也不耽搁,一路急行疾走。一路上,他们避开了蒙族的大城大寨。遇城则避,见到蒙族地人队人马就躲开,若是碰到小队人马的关卡和检查,罗杰根本建话都懒得搭理了,抬起马蹄就直揣过去,那些蒙族的小队兵马也不敢拦截。

  队伍行进得风一般迅疾,三天之后,这群亡命奔逃的人马终于返回了瓦恩斯塔。

  当远远看到飘扬在瓦恩斯塔城头上的远徵军飞鹰旗,一行人都终了气:终于回家了。

  先遣骑哨早早向城内报告了紫川秀的归来,瓦恩斯塔大开城门,兵马蜂拥而出,在大道两边摆开了隆重的架势列队欢迎。锣鼓齐鸣,鼓乐喧嚣,那架势,俨如歉迎凯旋而归的君候,欢迎仪式如此隆重,令得紫川秀深感不安。

  在欢迎队伍的前头,他看到了林冰和白川两人舰丽的纤影,两人齐齐向紫川秀行礼。

  紫川秀回礼,下马大步朝她们走去,说:“林长官,劳您远迎,我深感不安。这么隆重的仪式,我承受不起。持把军乐和仪仗队撤了吧。”

  林冰一笑,微微躬身:“其实以大人您的身份和武勋,再隆重地仪式也是当之无愧的。不过,这其实也不是我的意思。”

  “哦?”紫川秀微微惊讶:“那是谁的意思?”

  “是我。”沉稳地声音响起,斯特林从人众里站出来,他对着紫川秀微笑着:“好久不见了,阿秀。”

  又惊又喜,紫川秀脱口喊出:“二哥,你怎么来了!”

  “阿秀你出去好多天,让人家怪担心的。我等你好多天了,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的。先恭喜了!”

  “啊?”

  斯特林不动声色从口袋里抽出了一张文书,展开朗声读道:“总长谕令!”

  听到这句话,文河、方云、林迪、林冰等将领立即齐刷刷地跪倒。紫川秀犹豫了下,也单膝跪倒了,跟在他的后面,白川、罗杰、明羽和半兽人将领们才很不情愿地跪下了。

  看过众人跪得参差不齐,斯特林眼中闪过一丝忧色,读道:“晋爵令:兹有林河氏,忠君事国,少有奇志,立功甚伟!其年少即立奇功,帝都城下逐西山寇,挺身于恶波泛滥之际,抗击杨明革逆贼,又千里追杀叛逆,雪耻家国之恨,鏖战千里之遥,收我远东河山,朗沧江河畔狂击十字铁旅,耀我鹰旗光辉。更于家固危难之时,卫圣战中千里勤王救危,巴丹城郊逆战当世魔酋。巴丹大捷,魔酋陨命,其人功不可没!

  “其人赤子忠诚,功勋卓着,于家族实有数度存亡之恩,建功之伟,当世无双。家族亦不惜厚爵以回报忠臣。兹经与元老会商议,特议赐林河氏一级侯爵爵位,赐封地于旦雅行省加顿郡!”

  斯特林读完,微笑着扶起了紫川秀:“秀川人人,恭喜了!哦,从此我该称呼你为侯爵老爷了!”

  当场响起了“轰”地一片嗡嗡赞叹声。众人朝紫川秀望来的目光里都带了羡慕之色。爵位不同于官职,授予得非常严格,要由总长和元老会都同意才能授予。由一个平民而直接晋升为侯爵,那在家族历史上还没有先例的,更何况那不是普通的侯爵,那是个有了整整一个郡城作为封地的侯爵,而且是处在旦雅这种富裕的行省,那比很多公爵的封地都要实惠得多!

上一章:第二十五卷 第五章 下一章:第二十五卷 第七章

 

· 推荐:乡村小说 官场小说 商战小说 权谋小说

点击收藏 小提示:按键盘CTRL+D也能收藏哦!

在线看小说 趣知识 人生格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