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
玄幻奇幻小说

首页 > 玄幻奇幻小说 > 紫川 > 第二十五卷 第四章

第二十五卷 第四章

  从隧道里出了圣地,头顶的阳光已黯淡了下来。不知不觉中,人已在圣地里呆转了足足五个小时,都已里是下午了。

  在紫川秀脑海中,不断地翻腾着圣地见到的情景,那些光怪离奇的战斗场景,威力无穷的神奇兵器,东南防街府,剑舆盾牌交叉的巨大徽章,谜一般的捍卫者,自己的身世之谜。那被称为捍卫者的人类战士干脆利索地斩杀野蛮人,大漠黄沙上一望无际的落日下,成千上万的魔族战士舆野蛮人交战的情景——人类如此辉煌的一页被湮没在荒草黄沙间,谁也不曾知道,紫川秀只感一股热血在胸口翻腾,他心潮彭湃,很想仰天长啸.

  出圣地会合了罗杰等人,人队人马开始往回走。在下山的路上,蒙汗一路上不时凑近紫川秀搭讪,想试探紫川秀对和蒙族结盟的态度。

  但因为紫川秀心事重重,只是敷衍他道:“事关重大,我还得再考虑下。”把蒙汗急得跟猴子似的上窜下跳。

  当傍晚漫天红霞的时候,队伍回到了早上出发的营地。晚上,吃过晚饭的紫川秀出了营地,在靠近营地的一处高地上静坐地出神。他静静地看着只剩半边的太阳降下无边的地平线上,无边的暮色笼罩了苍茫的大地,星辰出现在头顶的深邃答言上,闪烁着点点光芒。

  在今天的里历之后,风行草动。日落星垂,天地运行,那些看似平常地自然景象在紫川秀眼里都有了新的意义.他自小形成的对世界和历史的认知被彻底颠覆了。紫川秀感觉非常迷茫,同时又有点新鲜的感觉.一扇门已里在他面前打开了,门后是人类不曾涉足的未知又无限宽广的世界,比魔族王国更要庞大和深远的历史渊源。

  面对这样的世界,紫川秀感到既兴奋又惶恐,他开始了思索,以新的眼光考虑那些自己平素习以为常的东西。

  人类是什么?

  魔族又到底是什么?它们从何而来?

  在远古时代,魔族与人类、人类与捍卫者,那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

  野蛮人从何而来?

  所有这些疑惑,都只能靠探索蒙族的圣地来取得答案了。但紫川秀也清醒地认识到,要研究圣地并取得成果的话,那起码是十年以后的事。作为政治家,自己不但要考虑未来,还必须双脚踏在坚实的大地上思考。以紫川家为后盾,以远东军为臂膀,操纵温和的哥昂族掌控王国局势,这是自己酝酿已久的大策略。自从进攻王国以后,远徵军所有的行动都是围绕着这个目标进行的,突然改变的话,牵涉的各种因素太多。自己怎么跟哥达汗交代?尤其是与塞内亚人交战在即,哥昂族的助力是必要的。

  如何取舍呢?

  紫川秀低头苦思时候,高坡下傅未了萧龙的喝问声:“什么人?”接着,蒙汗的声音傅来:“蒙汗求见光明王殿下。”

  紫川秀扬声道:“是爵爷到了吗?请他上来吧。”

  蒙汗不是一个人来的,他带着几个卫兵,蒙汗做个手势,蒙族卫兵们散落在各处。和紫川秀的卫兵混在一起担当警戒任务。

  “向大人您持安。打扰大人您思虑了,微臣深感不安。”

  “爵爷,不必如此客气。”

  紫川秀望着天空,头也不回。在他的头顶,夜色庄严壮丽,繁星密布,参宿七星纤细的光线隐约可见,忽明忽暗,闪闪发光。

  “大人,微臣此次前来,是想与大人您商讨……”

  “若是关于结盟的事,那就没必要提了。”紫川秀一口打断。他注意到,蒙汗开始用“微臣”这个词来自称了,那是代表代表效忠臣服的意思,他不再自居与自己平起平坐了。

  “此事牵涉到太大,在这里我没法决定。我只能向您保证,我会非常慎重地考虑这事,然后再做出决定。”

  紫川秀回头笑笑,拍拍身边的草地:“坐吧,爵爷。若是您有空的话,我倒是想跟您聊聊别的事。比如你们的圣地。我有很多不明白,想向您请教。”

  蒙汗在紫川秀身边坐下:“请教是不敢当了,人人您想知道些什么,微臣言无不尽.”

  胸中的疑惑太多,一时间,紫川秀真不知从哪里问起好了。想了好久,他才终于想到一个问题:“关于捍卫者,你知道多少?”

  “大人,微臣知道的差不多和您一样多,捍卫者应该是当年东南镇守府的领导阶级,他们武力强悍,能力超群,具备超人能力,是一个十分神奇的种族。”

  “捍卫者从何而来?东南镇守府又是个什么组织?他们是怎么产生的?来历?”

  “这个……微臣实在不得而知了。目前发掘的材料并没有这些问题的答案。不过微臣推测,东南镇守府应该是专为抵挡野蛮人而设的军队。”

  “爵爷,您接触这个比我旱得多,您有些什么看法呢?我们看到的到底是什么东西?”

  “大人,微臣觉得,我们看到的应该是象神时代留下来的一些记炼片断,那应该是真实发生过的事。因为那是在东南镇守府基地里的,所以里面的记炼大多偏向于军事方面。”

  “有道理。那些野蛮人怪物,它们能抵挡钢铁车辆的全速撞击,能以一当百地与神族士兵交战……”说着,紫川秀迷惘地望向夜空:“野蛮人到底是怎样一种生物?为何记录上的野蛮人怪物,比我们前段时间遇到的不同?它们好象更强大,更恐怖……真是太恐怖了,简直非人力所能抗衡!”

  “野蛮人究竟是什么,大人,您这个问题没人能回答。虽然神族与野蛮人交战数千年,但我们至今对他们一无所知。大人,微臣活了六十多岁,也去镇守过东大荒跟野蛮人打过几次仗,平时也算见多识广了,但如那样的恐怖场景,微臣也是从没遇到过.或许,这是因为微臣不曾深入过东大荒吧。”

  “爵爷,您看有没有这个能,在这几千年里,那些最强大的野蛮怪物全死光了。剩下的只是一些普通野兽而已?”

  蒙汗一愣:“这个,也是有可能的。”

  紫川秀沉思着,当初哥达汗跟他说当年黄金汗发兵五十万进攻东大荒,结果被野蛮人杀得大败溃逃回来,当时他还觉得哥达汗是言过其实,但现在亲眼看了记炼,他才明白,哥达汗的话其实已里很保守了——对上这样的故人,不要说五十万魔族兵,就是百万、千万魔族兵进去,那也只有死路一条.

  他暗暗庆幸,自己没有轻举妄动,鲁莽地朝魔神堡方向发动攻击——万一招惹了大批野蛮人,自己的远徵军是绝不能跟当年东南镇守府比的。

  “爵爷,我还有个疑惑,在东大荒那场战斗里,人类和魔族……呃,人类和神族士兵并肩与野蛮人怪物交战,动用了数以百计的陆地战车和飞行的空中战车——这是怎么回事?我印象中,人类与魔族从没有携手合作过.”

  “大人,我的看法是这样,也不知道对不对:在象神时代,人类和我们神族是同盟,我们一同抵御野蛮人进攻……”蒙汗犹豫着:“人人,不知您注意到这个细节没有?战斗中,人类处以领导地位,他们充当军官、指挥官等角色,而神族士兵则充当一线战斗兵。大人,您不觉得这个场景很熟悉吗?”

  “熟悉?”紫川秀愕然:“爵爷,什么意思?我是第一次进圣地。”

  “但对微臣来说,这个情景却是常见地。只要把那些指挥的人类军官换成神族的皇族,那这情景就一点不希奇了。在每次战斗中,皇族都是指挥低绞魔族士兵冲锋厮杀地。您若把这次战斗想象成一次在皇族指挥下,王国对东大荒的野蛮人进行的一次反击大战役,那就比较容易理解了吧。”

  “爵爷,您把那些人类军官想象成皇族?您的联想力也太丰富了点吧?那些人类虽然人数比魔族士兵们少,但也有好几百,怎么可能有那么多的皇族?”

  “为什么不能?”蒙汗反问道:“大人,为什么不能想象成,在众神时代,神族有着庞大数目的皇族,他们拥有着辉煌的文明和文化,统治着这片广阔的国土——从记录来看,恐怕这样更合乎情理些吧?”

  紫川秀敏紧了眉头.从推理上判断,蒙汗的推测无懈可击,甚至很有可能就是事实。但情感上,他抗拒接受这个事实:众神时代,魔族竟然拥有高度的文明。

  难道真的如他们宣扬的一样,魔族是众神的直接傅承人?

  那在聚神时代,人类又处于什么地位呢?若承认蒙汗的话是真的,那很容易就可以推导出下一个事实,则魔族才是这片大陆的真正主人。

  紫川秀冷笑道:“荒谬,胡说八道!爵爷,依魔族的智商,搞搞破坏杀人放火屠城什么的还是可以的,但要说创造象神文明那么伟人的科技——白日做梦!”

  “大人,您不必动怒,您可能误解我的意思了。我认为,东南防卫镇守府是神族的祖先,但也同样是人类的祖先。”

  “什么意思?”

  “魔族与人类,同根同源。我们有着同一个祖先。”

  “胡说八道!”紫川秀怒道:“人类是人类,魔族是魔族,有史以来我们就阱渠分明!”

  被紫川秀连连呵斥,蒙汗毫不生气,反而态度更加的谦和,他站起身,躬低了身子,满头的白发被晚风吹得凌乱.声音象是在苦苦哀求:“大人,您是最了解我们神族的人类将领,您该知道事实,无论是外貌还是生理上。皇族与人类有着太多近似了,事实上,除了眼睛的颜色外,我们再没有别的差异了。

  青年时期,我伪装进入人类的腹地生活了快七年,没有任何人对我的身份有怀疑。大人,我听说,卡丹公主被俘期间,您曾与她接触过,您可觉得她与平常的人类女孩有什么区别吗?“

  紫川秀连连冷笑,脸上肌肉不断地抽搐。卡丹岂止象人类女孩而已,她比一般的人类女孩优秀得太多,优秀得让古板的斯特林一见就陷入了情网——优秀!

  紫川秀脑海里掠过这个词,象是什么东西被触动了,他猛然挺直了身子:云浅雪、凌步虚、雷欧、黑纱、卡丹、蒙汗、哥速汗……魔族的皇族有着健美强壮的躯体,皇族男子英俊挺拔,皇族女子美丽动人。他们有着美丽的外表,更有着与之相符的内在品质.云浅雪忠诚善战,凌步虚坚忍不拔,黑沙深不可测,卡兰诡斜多端,哥达汗温厚有礼,蒙汗狡诈反复,更不要说在他们之上的那位风华绝代的魔神皇了——自己所知道的魔族皇族,竟无一平庸之辈!虽然战败了,但谁都不能否认,魔族皇族确实是一个极优秀的群体!

  优秀和强大,这就是皇族与人类的区别吗?他们简直就象挑选出来的加强版人类一般。

  想到这里,紫川秀瞟了一眼蒙汗,冷冷说:“爵爷,按您的观点是,魔族与人类同样是聚神的后裔?哼哼!”

  “并非所有的魔族都是,大人。”蒙汗忙解释说:“只有神族的菁革——皇族,才是。”

  “那为何我们竟一点也不知情呢?”

  “这并不奇怪,大人。我们知道的历史只有很短的一部分,有太多的不测和神秘,已散落在历史的荒草黄沙之中……”

  “够了!”紫川秀低沉地喝问一声,他一手按剑,猛然起身:“历史真相是怎样的,我并不想探究。若是灭失的历史,那就让它继续灭失好了!我只需要知道,魔族是人类的故人,你们毁灭了实实的地文明和财富,还企图霸占整个大陆!作为人类,我们要做的只有一件事,就是把你们死死地压迫、衰弱,最后消灭掉!”

  被紫川秀的怒吼声惊动,萧龙迅速带着两名卫兵跑了上来,他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只是以身子护住了紫川秀,同时对着蒙汗怒目以视。

  谴时,蒙汗的亲兵们也跟着上来了,见到山开上紧张的气氛,他们立即也护住了蒙汗,双方隔着几米对峙着,没有人说话,只听到,粗重的呼吸声在风中慢慢地喘息着。

  蒙汗推开了身前的魔族卫兵,他向着紫川秀走来,但萧龙严厉害地把他挡住了,于是他就站在紫川秀面前,想开口说话时,一阵剧烈地咳嗽打断了他。他整个人都蜷曲起来了,咳嗽得非常剧烈,给人种撕心裂肺的感觉,当他重新抬起头时,长长的白发凌乱地盖住了额头.他竭力向紫川秀靠近,声音有气无力的。这时,紫川秀才突然意识到,眼前的是个已经六十多岁的老人了。

  “大人,紫川家的最终目的是消灭我们,我们都清楚,甚至就连哥达汗也清楚,神族正处于历史上最衰弱的时候,数量已降到了历史的最低点,而我们甚至连团结一致对外都办不到,神族各人部族还在自相残杀,还有人在充当人类的爪牙在屠杀我们的族人。倾紫川之力,要消灭我们,并不是办不到的事。但是大人,您想过了吗,当人类成功地消灭了我们后,剩下的那是一个什么局面?

  没有了神族,从东大荒直到瓦伦城下这片延绵万里的土地上,谁来统治?在这成为真空势力的土地上,谁会是统治这片广袤国土的下一个种族?“

  这时,紫川秀心如乱麻。话一出口,他就发现自己犯了大错,消灭魔族,这固然是紫川家的最终想法,但在现在,自己还必须利用魔族各部之间的矛盾从中取利。这是绝不能对魔族说出口的话。今晚怎么了,精神恍惚,自己竟犯下了这么低级的错误?

  若让蒙汗把这话傅出去,远徵军将成为魔族各族的公敌了!

  他随口答道:“那自然是我们人类了!”

  蒙汗摇头:“两百年后,人类能在这片立足,这微臣可以相信。

  在这次战争中,微臣看到了人类的新式兵器,这是十年前神族没遇过的。人类的进步神速,科技越来越高,最终会出现象记录中看到的那些威力奇大的武器,那时,无论野蛮人也好,神族也好,都不再会是你们对手了。

  “但在数十年内,绝无可能。现在,人类还无法抵挡野蛮人的进攻。近战厮杀中,人类士兵只会成为野蛮人屠杀的羔羊。没有了神族作为缓冲,东大荒的野蛮人会直接杀到古奇山脉下,它们不但有步行兵种,还有在天空飞翔的鹏羽,能阻挡神族的古奇山脉和瓦伦要塞是挡不住他们的。

  “大人,神族是天生的战斗种族,唯一能抵挡野蛮人地只有我们——不,微臣甚至觉得,我们神族天生就是为了克制野蛮人而存在的!——消灭了我们,未必是人类之福。几千年来,我们虽然给人类造成了不少麻烦,但我们也帮人类抵挡住了野蛮人的黑潮肆虐。神族对人类是有功的啊!

  “大人,神族与人类本是同根同源,我们是同胞兄弟啊!大人,请宽恕神族,给我们怜悯吧!”

  紫川秀一愣,他眉头紧簇,想了好一阵,从牙缝里蹦出了冷冷的一句话:“千年来,魔族造就杀虐无数,还敢说什么有功?现在被打败了,就自称是同胞兄弟了吗,七八四年破瓦伦关的时候,我可没见到有哪个魔族跑来说是我兄弟!

  “蒙汗,我们能击败你们,那自然也能击败你们后面的野蛮人!魔族也好,野蛮人也好,你们能作成作福的时候已经过去了,人类正在走向强盛,势不可挡!”

  说完,他转身欲走,身后傅来蒙汗的挽留声:“大人,持留步,微臣有一个机密要向您禀告,是关于捍卫者的。”

  紫川秀猛然转身:“你说什么?”

  “微臣不知道当年捍卫者的来历,但微臣却知道他们如今在哪里。”

  紫川秀一把揪住蒙汗的衣襟:“你说!”

  “今天,根据微臣的研究,当年的捍卫者如今多半已经成为了……”

  突然间,紫川秀只觉得心头警兆一闪,多年来,这种灵敏地直觉已经在战场上救了他多次,他毫不犹豫地飞身扑倒地上,这时“倏”的一声锐响傅来,他听到有几个人同时失声惊叫:“啊……”

  当紫川秀抬起头来,他呆住了:蒙汗依然伫立在原地,他的胸口深深地插着一枚显目的白羽箭,那箭的羽毛还在微微地颤动着。看蒙汗的表情,他象是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呆滞地望着紫川秀,甚至还朝紫川秀笑了笑。

  卫兵们怒吼道:“刺客!”

  “是蒙亚的人!抓住他,他放暗箭谋害爵爷!”

  急速的脚步声响起,蒙汗和紫川秀和紫川秀的卫兵们纷纷朝山坡下扑去。

  紫川秀朴上去一把扶住了蒙汗:“爵爷,你没事吧?爵爷,坚持住!军医马上就来!”

  这时,殷红的鲜血慢慢地从蒙汗口中流出,他整个身躯慢慢地软倒,紫川秀和蒙汗的卫兵队长同时扶住了他,让他慢慢地躺倒。蒙汗口唇微微开合着,声音变得非常衰弱:“大……怜悯神族吧……宽恕……他们成为了,成为了……”他的声音越来越小,象是生命正一点点地随着话音从口中流失。

  “是,是,爵爷,你得坚持住!你没事的,轻伤而已!破皮而已!”

  蒙汗的瞳孔已经搐散了,但依然在专注地凝视着紫川秀,目光里充满了哀求。他满头大汗,象是要有很多话要说的,但口中大股不断涌出的鲜血已里堵住了他的喉咙,让他哽咽着难以发声。

  紫川秀连忙把耳朵凑近了他嘴边,在那粗重的喘息中,他听到了最后微不可间的两个字:“……皇族……”

  良久,再也没有别的声音出来了,只有山风呼呼地吹过耳边,蒙汗的胸膛慢慢失去了温度。

  “老爷!”蒙汗的亲兵队长一声惨叫,抱住蒙汗的尸身号啕人哭起来,哭声随着山风远远地随风飘去。紫川秀慢慢地直起身来,失魂落魄。

上一章:第二十五卷 第三章 下一章:第二十五卷 第五章

 

· 推荐:乡村小说 官场小说 商战小说 权谋小说

点击收藏 小提示:按键盘CTRL+D也能收藏哦!

在线看小说 趣知识 人生格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