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
玄幻奇幻小说

首页 > 玄幻奇幻小说 > 紫川 > 第二十四卷 东征战争 第二章 远征统帅

第二十四卷 东征战争 第二章 远征统帅

  七八五年春天,由紫川秀指挥的对魔族王国的攻势,是人类对魔族王国的首次战略大反攻;但没有人料到,这也是最后一次了。

  出征前,家族元老会对出征军队的规模抱有很高的期望。在帝都的废墟上,家族元老们咬牙切齿的发誓:“要以百万大军将魔神堡踏成废墟!就如他们让我们痛哭一样,现在,该是魔族痛哭的时候了!”

  面对热情澎湃的元老代表,幕僚统领哥珊的反应却非常冷漠。她告诉他们,要组织百万大军杀入魔族境内并不困难,困难的是这一百万军队吃饱饭。

  按照通常的惯例,组织一条长达两钱多里的补给线路,每运送一斤粮食上去,在道上耗费的粮食就要超过五斤。要供百万大军吃饱,每日所需要的粮食就足以让整个家族崩溃了。

  “若要把战争终点设定在魔神堡的话,考虑到路途遥远战线漫长,我军新收复国土能恢复的生产力也有限,即使尽最大能力战备动员,我军出动兵员也绝不能超过十五万,作战时间不能超过三个月,否则,后勤部无法确保战线的补给。”戴着粗黑的玳瑁眼镜,哥珊统领对元老会做了这样的发言。

  “哥珊大人,能否再挖挖潜力?起码也得出动五十万军队啊!”

  哥珊冷冷的望着元老们:“可以,但请先把我撤去。”

  在卫国战争的最艰难时期,魔族在帝都前线大兵压境,在丢失国土近四分之三情况下,后勤部创造了奇迹般的效率和成绩:仅仅靠着西南一地的支持,后勤部供应紫川家百万前线军队吃饱了饭。而这个成绩的取得,与哥珊统领卓越的行政处理能力是分不开的。靠着这个成绩,哥珊统领成为了令家族将帅们敬畏的权威,谁都不敢对这位卓越的后勤事务专家的话由丝毫怀疑。

  根据哥珊统领的判断,只能出动十五万军队作战。这种情况下,紫川家只能选派那些最优秀、最精锐的部队加入远征军团。

  经过军务处的考虑,从东南军团抽调了文河骑兵集团、嘉山步兵师等善战部队,从中央军抽调了“不死营”师团,从监察厅抽调了一零一特种师(该部队出身于777秘密基地,前身本为特种团,后来在卫国战争后期急速扩充,编制扩大为特种师),从西北军抽调了明辉麾下刚刚组建的西北第一骑兵军。

  以上部队都是精锐之师,但紫川家决策层并不奢望靠着他们就能将昔日的大陆第一军事强国打到在地。紫川家希望远东统领紫川秀能加入这次对魔族的大征讨。因为远东军区的后勤和补给系统都是独立于家族之外的。哥珊统领所说兵额限制并不包括远东军区。又由于远东本身拥有着强悍的兵员和得天独厚的地里优势,是打击魔族的最佳前沿阵地和补给基地,这种情况下,紫川秀统领的态度至关重要了。

  虽然双方在打击魔族的战争里合作无间,紫川秀也是家族的统领之一,但其实大家都清楚,紫川秀和家族的其它统领并不一样,用罗明海背后骂他的话来说:“紫川秀?他妈的大军阀!”

  拥有独立效忠的军队,独立的后勤系统和财政收支系统,对辖区官员的独立任免,军政财大全一手尽握于手——尽管紫川秀自己坚决否认,声称自己是最忠于家族的将领,自己只是紫川家辖下的一名普通将军,但其实谁都清楚,紫川秀早已是不折不扣的独立军阀。

  而讽刺的是,回顾这个军阀的成长发家之路,人们居然找不到多少的可恨之处,找不到那些豪强之路上常见的强取豪夺、阴谋、背叛和险恶人心,反倒发现了令人感动泪下的忠诚、奉献和血泪。在最艰难的日子里,在无人知晓的时候,一群被侮蔑为叛逆的青年军官团体怀着对祖国的赤子忠诚,在蛮荒之地艰难的披荆斩棘,用青春和热血为祖国抵御来自东方的强大敌人。

  正如紫川宁说的:“秀川统领不曾对不起紫川家,正相反,是家族亏欠了秀川统领。”把最忠诚的将领培养成了割据一方的军阀豪强的不是别人,正是紫川家自己。正因为如此,对付紫川秀,那不是军务处简单下一个命令就行的,若这个命令不合心意,紫川秀完全又可能把它拿去给半兽人当擦嘴布用。为了紫川秀能顺利受令,军务处长斯特林亲赴远东,当面于紫川秀商讨进军事宜,还开出了未来的魔族全权大总督和军费报销两个大价码,答应由紫川秀全权指挥东征战争,后者总算才答应远东也一同配合出兵征讨魔族。

  在大雪过后春暖花开时节,经过两个多月的筹备和行军,各路军团汇集远东东部名城特兰要塞。此次出征的主力以半兽人军团和人类军团共同组成,共计人类骑兵七万,人类步兵六万,特种兵一万五千人,远东军出动了罗杰、布兰指挥的第一军团(五万人)、白川指挥的第二军团(四万人),明羽和林冰将军所辖第三军团(七万人)将负责保障大军的补给线路。

  紫川家、远东精锐部队尽出,远征军主力多达三十万。而这支大军的统帅,不是别人,正是紫川秀。在王国军力衰弱兼且四分五裂的如今,在巴丹一口气消灭魔族六个整编军且逼着皇帝自杀的紫川家强大的令人发指。在那个大雪漫天的冬季,看着人类的军队大批的开进远东集结和整编,整个魔族王国,在战战兢兢的等待,等待不速之客敲响自己的家门。

  七八五年二月十八日,索里米亚草原,开春。

  今年的冬天来得特别的寒冷,风雪来得特别的寒冷。本该是积雪消融的时节,此刻的草原上却依然覆盖着一层没?腕的厚雪。

  寒风呼啸,挨面吹来的风中夹着密集的小雪;茫茫的地平线上,空荡荡无一物。

  索里米亚草原是魔族王国与远东交界的分界线,这片草原在名义上属于魔族王国,但实际上,魔族的中央政权始终没能对这片土地进行有效的控制。在这片草原上出没的,只是一些游牧的魔族小部族和一些匪帮。

  这是一片蛮荒之地,为护卫自己的羊群,成群结队的武装牧民和匪帮经常在此交手;这也是危机四伏的国境线,半兽人巡逻队和魔族的边防军常常在此不期而遇,发生激烈的冲突。

  谁也不知道,在这块草原上到底打过多少仗,又有多少人在此倒地陨命,只是那些空中扑翼飞翔的秃鹫和苍鹰盘旋着,它们才是这片土地上真正的统治者。

  而当七八五年的二月十八日这天,一支庞大的军队抵达了索里米亚草原;身披白色风雪斗篷的骑兵们沿着索那河的两边缓速前进,而在他们旁边的,是阵容庞大的步兵军团,绿色的军服一列又一列,覆盖满了目光所及的草原,运送重装备和轻重补给的马车队伍蜿蜒不见首尾。

  骑着战马在冰封的索那河边上,紫川秀仰头凝目注视着天空,脸色凝重。

  白川策马到他身边:“大人,您在看什么?”

  “旗子。”

  “旗子?”

  “紫川家的黑鹰旗子,终于也飘扬在这片土地上了。”

  顺着紫川秀的目光,白川循目望去。紫川家的军队正在以严整的战斗行列向前挺进。

  重甲骑兵、轻骑兵、半兽人步兵、轻装步兵,近三十万大军沿着索那河沿岸推进,个路大军齐头并进,军旗连绵如海、铠甲的光亮覆盖了目光所及的索里米亚草原,马蹄的的,一片喧哗。

  而就在这行进的军队上方,黑色飞鹰旗在习习的招展,在飘飞的雪花中,那翻飞的旗帜显得那么显目。

  注视着这壮观的情景,白川记起了在过去的一年里,那鑫战的无数个日夜,对着国家和人类命运的担忧和绝望,直到此刻的大举反攻。怎能不心潮澎湃?

  “我们终于走到了这一步。”

  紫川秀点点头:“很不容易,但我们还是走到了这里。将来,我们还要走的更远更远!”

  “在河丘我亲眼看到了来自海外的族人,西川大陆并飞唯一的世界。”用马鞭指点着东方茫茫的地平线,紫川秀扬声说:“我一直想知道,在那大地的尽头,到底有什么?是高山,是海岸,是沙漠,是森林,或者是一望无际的平原?那边,是否也存在着如我们一般的国度?他们过着怎样的生活呢?世界无限广阔,男儿切莫故步自封!”

  他猛抽一鞭,战马风一般的奔跑起来,直直的冲上了草原上的小丘岗。国境大军蜿蜒于丘岗脚下。

  于是,全军将士都看到了他们的统帅,黑衣白马的青年将军英姿飒爽,矫健的身影如鹰一般掠过草原,宽大的披风迎风飘舞,如同巨大的羽翼要将整个草原一扫而空。

  他的坐骑猛然引颈,迎风长啸,于是,军旗掩映下的所有坐骑也一起嘶嘶起来;奔腾,丽日询耀,盔甲鲜明,铁骑滚滚似海,气势雄壮如山。大军!不是昔日仓促组建的农民义军,而全是一式最强健精悍的士卒,装备最先进最锋利的武器,全大陆最强悍的武力已齐集在自己旗下,此刻,这支军队正紧紧跟随自己的步伐前进。

  以这样的武力,无论对上大陆任何一个国家,流风家也好,林家也好,紫川秀都有信心战而胜之。

  在内心最深处,他甚至冒出这样的念头:即使对上自己的母国紫川家,以此雄兵猛将,改朝换代亦不是难事——当然,这样的念头只是一闪而过,烟火般很快熄灭了。

  此时的紫川秀,虽然已成为半个独立的远东军阀,但对母国还是抱有着深厚忠诚感的。

  他将承担前所未有的重任,为曾遭受魔族蹂躏践踏的祖国一雪国耻,铲除千年来不断侵扰人类的毒瘤,为祖国赢得无上光荣。

  军队一直沿着索那河岸前进,帝林第一次西征和半兽人将军布兰对魔族王国的袭击都曾走过这条道。

  此刻,担任大军先导的正是远东半兽人第一军团,重走昔日旧路,布兰分外兴奋,他策马跑到紫川秀跟前眉飞色舞说个不停,指指点点:“殿下,那天我们就是在这里把王国第六边防团砍了个稀巴烂,魔族的边防兵被我们赶的走投无路,都跳进了河里,被我们在岸边放箭射死了无数!殿下,你看,那边还有一堆白骨,就是被我们打死的魔族边防兵了!”

  紫川秀勒住战马,望着那白雪掩盖了一半的骷髅骨架,默然无声。

  他知道,魔族边防兵并非塞内亚族士兵,他们都来自边境上的魔族小部族,被塞内亚族命令来担任边防警戒任务的。

  本质上,这些人更似淳朴农夫或者牧民而非士兵,他们的悲哀,就在于生在这片被夹在塞内亚族和远东之见的土地上。

  打马越过半兽人的队列,紫川秀越过了来自嘉山师的步兵部队,在临时搭建的指挥部帐篷前,他下了马。

  一队身着白色风雪斗篷的士兵向他敬礼,队长向他报告:“启禀大人,各部长官以奉命集合了。”

  这是新任的警卫队长萧林,是白川亲自从秀字营中选拔出来的。

  从无数的远东军官中脱颖而出担任紫川秀的近身卫队长,自然是难得的优秀人才,据白川说,萧林不但武艺出萃,更难得的是他办事沉稳镇定,头脑灵活,口风紧,更对紫川秀忠心耿耿,所以她才决定选他担任卫队长。

  但从看到萧林的第一眼,紫川秀立即明白了,上面所有说法都不过是托词,真正原因只有一个:萧林长的实在太像一个人了!刚毅的脸,刮得铁青的脸颊,粗黑的眉毛,憨厚的眼神,就连笑起来,他那眯起的眼睛也像极了那个人。

  看着他,紫川秀不由自主的想起了那个已经不在人世的前任卫队长古雷,他给人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白川也好,紫川秀也好,总无法忘怀这个豪迈而应用的军官。

  凝视着萧林的脸片刻,紫川秀移开了视线。他把金丝马鞭在手拍打一下,一掀宽大的镶金边黑色斗篷,朝着帐篷走去。

  萧林抢先一步为他掀起了帐篷的廉门,扬声喝道:“远东军区司令,家族统领、军务委员、远征军总指挥秀川大人到,全体起立!”

  唰一声响,帐篷内齐刷刷的站起了两列军人。刚刚从璀璨的阳光下进到阴暗的帐篷中,紫川秀一时眼睛无法适应,看不清眼前人的面目,只看到了他们肩头的徽章和胸前的奖章一片闪亮晃眼。

  人群壁立,除了细密的呼吸声外,再没有别的声音了。紫川秀望过众人,能进这个帐篷的,级别最低也是旗本了,放在外面都是一省总督,统管上万兵马的人物。但此刻,他们却在自己面前诚惶诚恐的站着,连呼吸都不敢稍微大声。

  这时候,紫川秀才感觉到权势的可怕魔力。人生意气,将军虎威,权势顶点的显赫魔力,绝非人类所能抵御。独当一面对自己已不是首次了,但被授予如此大权,统带如此众多的兵马,紫川秀还是感到一阵飘飘然。

  他脱下了鹿皮手套,和马鞭一起交给前迎接的侍卫兵。有人给他脱开了肩上沉重的斗篷,他活动了一下酸痛的肩膀,扬手跟众人大招呼道:“各位长官,请坐。”

  “谢大人!”帐篷中响起了整齐的回应声。前沿的条件简陋,军官们只能坐在自己随身带的小马扎上。大家面向紫川秀未成一个半圈坐下,雪中的阳光透过帐篷的空隙照进来,将众人的脸色映照得班驳点点。

  紫川秀一个接一个看过自己的部下们,就是眼前的这些人,将为自己实现征服魔族王国的夙愿。

  其中有些是老熟人了,如原东南军副统领文河,他将带领远挣军第一骑兵军;原监察厅红衣旗本吴滨,他将带领远征军的所有机械技术部队,也就是原家族的一零一特种师。

  但也有一些陌生的面孔,如从西北军调过来的方云红衣旗本。他三十多岁,个头不高。虽然姓方,他却长的圆头圆脑圆眼睛,甚至鼻子也是圆的,说话做事总是带着一种慢条斯理的奶油味。

  虽说紫川秀早知道以貌取人是一件很愚蠢的事,但看到这位方云将军,他还是忍不住问题:“难道西北边防军的人才缺乏到这种地步吗?你们的将军是怎么选出来的?抽签?”

  方云笑容可掬:“大人,我们是抓阄的。”

  紫川秀立即对他刮目相看。想来也是,能在三十岁坐上如此高位的,怎可能是平庸之辈。

  除方云以外,东南军和帝都中央军还有几位将领也被划拨到了紫川秀麾下。

  有人开玩笑说,魔族入侵的最大贡献是把紫川家的将领层的平均年龄降低了十岁,这确实不假。

  战争是一场最残酷也最不留情的考场,今天在帐篷中出席会议的,大多是三四十岁的中青年将军,也有二十几岁的青年,没有超过五十岁的将军,而带领这支大军的却是一位仅仅只有二十六岁的青年将军。

  都是青年意气,有着滚烫的雄心,虽然外边是冰天雪地,帐篷内却是一片火热,席间笼罩着深深的激情,将军们有着无限的豪情,跃跃欲试的要为国家开疆拓土。

  首先,起身发言的是远东军红衣旗本白川,她代表远东军情局向众人介绍了王国的地理情况和部族势力。

  “魔族王国主要处于四大势力的控制之下,他们分别是统治魔神堡以及周边地区的塞内亚族,掌握黑河平原的亚昆族;而蒙族的势力范围则从西加山脉直至伏罗河流域,另外、哥昂族则牢牢控制住在魔神堡西侧的雷穆雷亚平原,这是我们进军路线上的必经之道。

  “这四个部族,就是我们将来要打交道的主要对象了。虽然魔族王国有大大小小部族多达上百个,但那些小部族都得依附在四个大部族,否则他们根本无法立足。

  “这四大部族之间关系并不和睦,塞内亚族曾是魔族王国最强盛的统治部族,也是我们这次军事打击的主要对象,也由于侵略战争的失败,塞内亚族遭到了群起而攻,由于担心塞内亚族重新强大起来后报复,其他三个部族都对黄金族抱有警惕之心。在我军推军之前,蒙族和哥昂族都曾派来使者表示愿对紫川家臣服。”

  室内响起一阵嗡嗡的低沉议论声。塞内亚族已是惨败,远征军的主要顾虑在于大军深入千里外的不毛之地,恶劣的天气、地形和充满敌意的当地居民都将成为自己的敌人。但若魔族土著站在人类一边,那事情将变得好办多了。

  席间笼罩着一种轻松的气氛,将军们面带笑容的谈笑风生,战争已没有悬念了,残余的塞内亚魔族军不足抵挡人类的雷霆一击。在人类军队和众多部族联军的围剿下,顶多半年,残余的塞内亚族势力就会烟消云散。

  “看起来,我们只要打一场对魔神堡的围攻战就够了。”

  紫川秀皱起了眉头,他让白川报告魔族的形势只是让将军们对敌情有个大概了解,没性到换来的却是众人的轻松,战前轻敌为兵家大忌。

  年轻的统领起身站起,以严厉的目光扫视四周,立即,所有的谈笑议论声都消失了。那个英俊挺拔的青年将军有一种摄人的威严,谁都不敢轻忽。

  “若只是打算击溃塞内亚族的话,战争并不困难。但我们目的不仅仅如此,国家耗费巨资出动大军,若只为发泄仇恨一个目标,那是我们对国家的极不负责!我,都亲眼看到了这里,这片野蛮而粗旷的土地,民风强悍狂野,打掉一个塞内亚族,不到二十年时间,新的统治部族还会冒出头来,再次成为我们人类的心腹大患。这是魔族王国最衰弱的时刻,也是人类最难得的机会!把王国的领土变为家族的新拓疆土,让黑鹰旗永远飘荡在这片土地上,让所有的魔族部落和居民都成为紫川家的臣民,让王国成为紫川家的第九十个行省,这才是我军的真正目的!诸位,塞内亚族虽然战败,但他们还有近十万军队,各部族和不乏优秀将领,远征军孤悬国外,我们面临的战斗并不轻松,请诸位务必尽心竭力,奋勇作战!”

  席间一片寂静,将领们都睁大了眼睛,他们被震撼了。

  谁也想不到,在这位年轻统领的心中竟藏有此般的雄心壮志。把整个魔族王国化为紫川家族新领土,为紫川家夺取超过原来面积一倍的国土!

  相形之下,两百多年紫川云夺取远东的作战,那算得了什么,不过是在魔族边叫上夺得了一小块底盘罢了,眼前的紫川统领,他可是要把魔族王国整个吞下去!

  沉寂片刻,方云红衣旗本第一个站起来,他微笑着说:“能跟随大人参与如此伟业,那是下官的荣幸虽然第一次在大人麾下作战,但请大人放心,第二骠骑兵团绝不会拖远征军后腿!我部擅长长途奔袭和快速攻克敌阵,请大人只管放心的向我们下达任务就是!”

  文河也站起来了:“秀川统领大人,您是知道我文河的。我是个粗人,那些动脑筋的事情我出不上力,但说起打仗,那就放心的交给我了!只要是野外交战,东南军第一骑兵军什么敌人都不怕!”

  “下官是来自东南军的斯塔里红衣旗本,率嘉山步师集群!我部最擅攻歼克城与坚守,小伙子们最痛恨的就是魔族,请大人把那些最难啃的硬骨头交给我们!我们不怕接受最艰巨的任务!”

  “下官带领来自检察厅的一零一特种师,我们不善近身战斗,但能为大军提供最可靠的远程掩护!无论如何坚固的城池也抵挡不了我们轰击。在大人您的指挥下,我部曾在澜沧江战役中重创流风霜的水师舰队,在巴丹战役中消灭了魔神皇的近卫旅!现在,我部能再次在大人您的麾下作战,全体官兵都感到非常荣幸,我们坚信,胜利必将属于我们!”

  “下官林迪,带领来自帝都中央军的不死营师团!大人,不死营历来是家族最显赫的功勋部队,在远东平叛、帕伊保卫战、帝都保卫战和巴丹大会战中都有优异的表现。我师上下全体官兵都坚信,在英明的秀川大人带领下,我师必能争取更多胜利,赢得无上光荣!”

  来自内地的军官们纷纷起身发言,效忠声响成一片。

  眼见自己麾下竟汇集了这么多强悍的军队,可以说整个紫川家武装部队的菁华全在自己控制中,也想到了自己肩头的责任是多么沉重,就以紫川秀的镇定和淡漠也禁不住呼吸急促。

  众将纷纷请战,军气如虹,紫川秀深感满意。他微笑道:“还有一点要请各位记住的,无论蒙族也好,亚昆族也好,哥昂族也好,无论他们说什么,表现得有多诚恳,都不能相信他们!别看他们恭谨有礼,其实全部是想借我们的刀去宰掉塞内亚族,然后他们再趁机坐大。骨子里。他们和塞内亚人全都是一丘之貉,都在做著卡特第一的美梦呢,对魔族,利用是可以的,但绝不能相信!”

  “明白!下官谨遵统领教诲!”众将齐齐起立,一条声的喝道。

  接下来,是讨论进军路线和战术事项等内容,其实这些事情本该是在出征前就决定下来的,只是因为冬季的这场大雪出人意料的漫长,积雪封道很多地方都不能通行。事先定好的进军线路不得不做修改。

  在这个议题上,紫川秀和来自内地的将军们是没有多少发言权的,只有组织过对魔族王国讨伐的半兽人将军布兰一个人在那唱独角戏。

  眼看那么多高官在聚精会神的听自己发言,半兽人将军很是兴奋,滔滔不绝说个不停。偏偏魔族的地名又是拗口无比,几个大城市名字一个比一个难读,什么“佛格罗兹比亚”、“亚索夫斯基参比”、“阿坦尼巴特路”,听半兽人如数家珍的报来,大伙一个个如听天书,文河跟著把名字读了两次,险些把自己舌头咬了。

  于是,紫川秀下令召来了魔族酋长罗斯和塞内亚族的叛将鲁帝,吩咐他们说:“你们也来出出主意吧!毕竟你们对环境更熟点。”

  首次与这么多人类的将军共处一室,罗斯显得很拘谨,他恭敬的向紫川秀行了个礼:“殿下,以您的武威,征讨四分五裂的魔族王国,得胜那是一定的。唯一的顾虑是敌人利用您人地生疏,设下圈套将您的大军损伤。王国气候暴烈,环境恶劣。大军进发,眼看就要到春夏时节了,这段时间多发暴雨山洪,我大军扎营必须提防此点。此外,我军行进最大的危险就是必须提防死地。”

  半兽人布兰在一旁附和道:“大人,他说得没错!其他的自然灾害都可以防备,唯有死地实在是防不胜防。”

  “死地?”文河把话重复了一遍:“感觉好像很恐怖的地方。”

  “大人,即使在神族里,死地也是个恐怖的词。山崩、地震、洪灾,这些自然灾害虽然厉害,但总有痕迹可觅,可做预备和提防,唯有死地无法提防。在外表上,死地与其他的土地毫无二致,只是经过的人都要丧命,传说中,那是受了大魔神的诅咒死的。而且不是当场死亡,是数日甚至数十日后才会四肢肿胀、皮肤糜烂吐血而死!那时候,受害人都不知道他是在哪里倒霉的。”

  “竟有这么可怕的地方?”文河急切的问:“你可有死地的分布地图?”

  “鞑塔族对自己部族内的死地分布是熟悉的,但对其他族内的死地分布,我们就不得而知了——真实这也是我们神族的通例了,各部族领地内的禁区和死地,往往只有当地人知道,不会轻易透露给外族人,更不要说是外国人了。”

  “那样岂且不是步步陷阱?一旦陷入圈套,我们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半兽人将军布兰安慰道:“其实情况并没有诸位想像的那么严重,我们上次就打到了魔神堡周边,但没见到什么死地,只有几个士兵是失足被摔伤的。死地一般都分布在人迹罕至的地方,只要不偏离道路到太偏僻的地方去,那就不会有什么问题。我们也整理出了一些地图资料,等一下就可以分发给诸位大人。”

  众人心下稍安。

  这时,一个军官进来把白川叫了出去。过了一阵,她回到帐篷里,在紫川秀耳边说了一阵,紫川秀皱起了眉头。他站起身对众人道了个歉,跟着白川出来了。

  “蒙汗亲自过来,要求见我?不是说他正带着人马在跟哥昂族干架吗?”

  白川站得笔直,彷佛正在接受紫川秀的检阅:“大人,我也不明白。但蒙汗确实到这里了,我认出他来了。他要求见统领大人您。若不是如此,我也不敢打扰大人您的会议。”

  “他在哪里?”

  “就在前营指挥部。”

  当紫川秀走进前军指挥部时,被黑布蒙住了头脸的蒙汗正坐在长满野草的地上。两名半兽人士兵虎视眈眈的监视着他,不知是白川下的命令还是卫乓们故意刁难,蒙汗甚至连张椅子都没有,只能坐在帐篷的地上。

  看到紫川秀进来,两名半兽人士兵立正行礼:“殿下!”

  紫川秀微笑道:“辛苦了。”

  “光明王,你总算过来了!”听到紫川秀的声音,蒙汗挣扎着想解开眼前的黑布,但几只大手立即把他按在地上,半兽人兵粗声粗气的喝道:“不许动,再动就打你!”

  看着那个狡诈的老家伙被几条有力的臂膀按倒地上蹂躏的情景真是赏心悦目,紫川秀忍住笑:“你们太过份了,怎么能这样对待爵爷呢!快把那块黑布拿开。”

  半兽人兵应声松开手,蒙汗气喘吁吁的站起来,扯开了蒙眼的黑布,叫嚷道:“奇耻大辱!奇耻大辱!我是堂堂公爵,一族之长!蒙族绝不能对这样的羞辱无动於衷!”

  “孩儿们也做得太过份了,你们快过来,跟蒙汗大人道个歉。”紫川秀把手一摊,冲蒙汗笑道:“真拿这些兔崽子们没办法!好在爵爷您心胸宽广,也不会跟这些小杂碎们计较了。爵爷,我朽好久没见了,你近来还好吗?”

  蒙汗脸色阴沉,眼睛里的怒火都快喷出来了。

  以他王国公爵,掌握重兵的部族酋长身份,亲自来拜访紫川秀,他自己都觉得很给紫川秀面子了,料想对方定会受宠若惊,隆重欢迎。不料紫川秀简直把自己当成了上门讨饭的,不但派这些粗鲁的半兽人兵羞辱自己,甚至连椅子和茶水都不给自己准备,就在一个破烂的帐篷里接待自己,怠慢得也太不像话了。

  思量现下的处境,蒙汗跟著盘膝坐下,脸色阴沉,一言不发。

  紫川秀挥手让两名半兽人兵出了帐篷,笑道:“爵爷,有什么话可以放心说。”

  蒙汗冷冷说:“光明王,这种态度,你真以为可以把神族吃定了吗?”

  “把魔族王国整个吃下去,能否办到现在还不好说,但让蒙族灭族的能力,我还是有的。”

  蒙汗脸上变色,紫川秀话锋里的挑衅味道非常浓烈,人类这次来者不善了!但没理由啊,明明得到的情报说人类的主要目标是对付塞内亚人,紫川秀为何对自己如此强硬?

  他试探道:“光明王,虽然王国战败,伹实力依然不容轻视!人类要是逼迫得太过份,神族各族团结一致对敌,你们又是劳师远征,绝不是我们对手1

  “是不是对手,打过以后就知道了。”紫川秀把玩著手上精致的马鞭,有节奏的拍打著自己的膝盖,“啪……啪……啪……啪……”漫不经心的动作里透出强大的自信,直让蒙汗看得心惊胆颤。

  他琢磨不透眼前的人了:他是虚张声势,还是自信十足?

  抬头打量一阵蒙汗,紫川秀又笑笑,说:“想团结一致对付我们,你先跟卡丹谈谈吧。你谋害她大哥,在最紧要开头背叛了塞内亚族,她吃了你的心都有,你看看她是否愿意跟你团结?爵爷,我老实跟你说,这次我们若不能灭了塞内亚人,将来他们第一个报复的就是你了,这句话你信不信?”

  被紫川秀点到了软肋,蒙汗顿时软了下来:“光明王,何必如此暴躁?我们先前不是有协议的吗?远东与蒙族之间互不侵犯,难道你不守信用?”

  “爵爷,当初可是您先撕毁了这个协议,跟著卡顿亲王过来打我们。”

  “光明王,当初卡顿亲王重兵压境,我身不由己啊!而且,当初我们定的协议是蒙族与远东之间互不侵犯,我确实也没有对远东军开战啊!我跟著卡顿亲王对紫川家开战,但对远东,我可是秋毫无犯啊!”

  紫川秀笑了:“这样说,我也没违背协议。当初我是以远东光明王身份与你签约的,但现在我担任紫川家远征军总指挥,代表紫川家来征讨魔族王国,并不是远东来征讨蒙族。”

  “光明王,你,你这是狡辩!我从没见过你这么无耻的人!”

  被这样的人物指责无耻,紫川秀也不知道自己是该哭还是该笑。

  “爵爷,若您这次来就是打算说这些废话,那么您现在可以回去了。我可是很忙的。”

  蒙汗想了一阵,最后还是决定亮出底牌了:“光明王,我们也算是熟人了,我坦白说,若紫川家与蒙族合作,那对大家都有利。虽然紫川军很强大,但在人地生疏的王国土地上作战,那也不是件容易的事吧?你们想铲除塞内亚族吗?我们会全力协助,但你们必须保证蒙族的付出要有回报才行。”

  “你所谓的回报,就是让蒙族成为新的黄金族吗?”

  蒙汗并没有否认:“王国气候和地理对于人类来说大恶劣了,你们不可能长久在此驻留,这点,你我都清楚。把一个与紫川家保持友好的部族扶上皇位对大家都有好处。”

  “你说的没错,扶持友好部族统治这片土地,这也是我紫川家族在极东地区的国策。但关键是,选择谁?”

  “大人,与我们蒙族合作,这是最佳的选择了!”游说的机会终于到了,蒙汗兴奋得满脸发光:“塞内亚族一垮,蒙族就是王国最强大的部族!我们两家联手,其他部族绝不敢反抗,我们将共同分享王国这片广袤的土地!”

  望着蒙汗,紫川秀微笑著摇摇头,不说话。

  “大人,难道您不相信?在王国部族实力排行里,塞内亚族第一,这谁都无法否认,紧接着就是我们蒙疾了!我们蒙族士卒骁勇,尤其是我们的骑兵更是强悍——当然,虽然哥昂族和亚昆族也在吹嘘自己是王国第二大部族,但大人您千万不要信他们,哥昂族有什么?他们不就是人多而已嘛?他们的军队都是软脚虾,一击即溃;还有亚昆族,他们也好不到哪去,军队松弛……”

  紫川秀打断蒙汗:“我从来就不怀疑蒙族骑兵的强悍,但我怀疑你们的信用。爵爷,成为你们的盟友实在是件太危险的事情。与其选择蒙族,家族统短处其实更倾向于选择哥昂族作为王国的统治部族。”

  “哥达汗那个伪君子?”蒙汗勃然大怒:“他也配当魔神皇?”

  “配不配,那是我们紫川家说了算。家族认为,在魔族各部族中,哥昂族还算温和,哥达汗也没有太大的野心,而且他也信用良好,让他当新一任的魔神皇,家族很放心。”

  “光明王,哥昂族是废物来著,他们战斗力很差,根本无望在皇权战争中获胜!即使获得了皇位,他们也没办法保住的。”

  “这个爵爷您就不用操心了。紫川家既然选择了哥昂族,那紫川家的剑自然会帮他们说服竞争对手的。”

  蒙汗一凛,紫川秀的话语中透出了浓烈的杀机。这是威胁,更是警告:蒙族能提供给紫川家的帮助,哥昂族同样也能提供;一旦紫川家与哥昂族达成了同盟,那包括蒙族在内的其他部族都将面临灭顶之灾。哥昂族是不会放著那些对自己未来政权构成威胁的部族坐大的,他们会借这次人类入侵,对其他部族进行残酷镇压,借助人类的刀剑荡平昔日的同僚。

  “光明王,与哥昂族结成同盟,这是紫川家已经决定的国策了吗?”大难临头了,蒙汗反而恢复了镇定,一扫刚才的猥琐讨好,他的声音缓慢而有力,目光镇静的平视紫川秀。

  紫川秀暗暗赞叹,在这乱世中,能靠自己实力成为一族之长的人物,果然不简单。卡顿那样的草包只是罕见,魔族皇族的素质确实有过人之处。单从蒙汗此刻的气势,他就知道刚才对方表现出的狼狈统统只是伪装。

  “爵爷,这是家族统领处的设想,确实可以代表紫川家对魔族王国的政策。”

  “有没有更改的可能呢?”

  “不是没有可能更改,但要有非常充足的理由。”

  “比如说,有部族表现出比哥昂族更大的诚意,光明王大人您是否可以考虑一下呢?”

  “就目前来说,哥昂族已经表现出了很大的诚意。他愿意派出军队为我军充当斥候,愿成为我大军的先锋,愿为我军队竭尽所能的提供粮草,愿意交出他们的部族地圆,提供壮丁为我军服务——总之,为我军竭尽所能的提供进军的一切需要。”

  蒙汗眉头紧皱,眉心扭成了一个“川”字:“哥昂族能做到的,我们蒙族也能做到,而且能做得更多更好。”

  “爵爷,单只这种程度的条件,那是不足以让家族改变决心的。”

  “我们可以交出人质。我有两个儿子三个孙子,我可以让他们随紫川军一同行动。”

  “不够。”

  “蒙族军队愿接受紫川军的指挥,与紫川军一同行动。”

  “不够。爵爷,坦白的说,您的好意我们很感动,但想起上次与您同行的卡顿殿下——我们觉得,做爵爷您的盟军实在是件很危险的事,还不如做你的敌人安全些。”

  蒙汗愤怒的起身欲走,紫川秀坐在地上微笑的看着他,看着蒙汗的动作越来越慢,最后僵在了帐篷的门帘旁。他在那里站了好一阵,最後,像是下定了重大的决心,蒙汗猛的转过身来:“光明王,蒙族愿意把部落的圣地与人类分享。这是我们最后的底线了,若你还不能答应,那就没办法了!”

  “圣地?”听到这个词紫川秀就想起了远东云省的圣庙,想到了被半兽人奉为珍宝的那几个看不出质地的破烂,还有几本根本没人能看懂的书,拿到帝都的废品收购处未必能卖到一个铜板。想到这些东西居然被半兽人们崇拜了上千年,还害得自己和战友牺牲流血的保护,紫川秀当时就下定了决心,这辈子绝不再跟任何跟“圣”字有关的东西打交道。

  现在,蒙汗居然还给他摆出一个“圣地”!

  紫川秀敬谢不敏了:“蒙族的圣地?那里有什么东西,圣物还是圣书?呃,这么重大的机密,不用跟我说,谢了,你们自己留著用吧,不用跟我分了。”

  蒙汗肃窖道:“光明王,你不要把我们想像成茹毛嗜血的野蛮人,以为我们圣地里就只有几根死人骨头或者破盘烂碗之类,然后哄得一群傻子在那磕头跪拜?你不要忘记了,我受过人类的高等敦育,如果没有价值的东西,我是不会拿出来跟你交换的。”

  “呃,抱歉。”紫川秀不好意思的摸摸头:“那么,你们部族的圣地里又有什么呢?”

  蒙汁露出了骄傲的表情:“那些东西到底是什么,我也无法判断。但部族里有一句话故老相传:若有人掌握圣地里的秘密,那他将能无敌於天下!”

  紫川秀撇撇嘴:“无敌于天下?爵爷,您这毕竟还是传说,我却知道有一个人那是真的天下无敌,他一生从没败过,可惜,他最后还是自刎了,死在巴丹城郊——爵爷,您当然也知道他的名字吧,天下无敌,并不能保证什么的。”

  “您是说卡特陛下吧?”蒙汗感叹道:“他在世时不怎么觉得,但他死了后,大家才发现他了不起。在他任上,王国勇猛如狮,强盛如云。卡特陛下那样的皇帝,历史上从没有过,将来估计也不会再有了。”

  紫川秀注意到,蒙汗称呼卡特时用了敬词,语气十分尊敬,他扬扬眉毛:“爵爷,我还以为您很恨卡特呢?他是您的敌人啊!”

  “我确实恨卡特,他也确实与我们蒙族为敌,但……”蒙汗想了一阵,慢吞吞的说:“他是个值得尊敬的敌人。大人,圣地蕴含的奥秘博大精深,我花费了二十年时间研究,至今所得不过一些皮毛,但已足以惊世骇众了,拿皇位舆我们交换这个,您绝不会后悔的!”

  蒙汗被士兵们带下去休息了,紫川秀没有接著继续参加军务会议,而是坐在原地沉思。

上一章:第二十四卷 东征战争 第一章 东征战争 下一章:第二十四卷 东征战争 第三章 傀儡皇帝

 

· 推荐:乡村小说 官场小说 商战小说 权谋小说

点击收藏 小提示:按键盘CTRL+D也能收藏哦!

在线看小说 趣知识 人生格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