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
玄幻奇幻小说

首页 > 玄幻奇幻小说 > 紫川 > 第二十四卷 东征战争 第三章 傀儡皇帝

第二十四卷 东征战争 第三章 傀儡皇帝

  一般人总以为,作为三十万大军的统帅,紫川秀是很忙的。他麾下有那么多的兵马,他得整天马不停蹄的四处巡视部队、下达指令,偶尔还要抛头露面去跟士兵们握手以体现统领大人的亲民主义。

  事实上,这是个彻头彻尾的误解。紫川秀早知道了,作为大军统领,若是事必躬亲的话,那各种事务就会象决堤的潮水一般把自己淹没。

  幸好,他拥有一支能干的幕僚队伍,大军行进的总指挥是罗杰,即使有些超出常规的突发事件,他也可以很放心的交给白川或者林冰来处理,这两人都是深通军政事务的老手。

  这样,紫川秀就可以腾出手来,很悠闲的把手插在裤袋里,骑着大白马到处闲逛了,甚至可以像现在这样坐在原地发半天呆。

  然后,他吩咐身边的传令兵叫来了两位魔族降将,他们是鲁帝和罗斯。

  从人类向魔族王国进军后,可能整个远征军心情最好的人物就要属鲁帝了。瞧他红光满脸得意洋洋的样子,谁都瞧不出这是一位背叛了自己国家和部族的人物,他简直就是作为一位伟大的胜利者来征服万民的。

  紫川秀瞅瞅鲁帝:“今天捡到钱了?”

  鲁帝愕然:“大人,在这荒原上,哪可能有钱拣啊?”

  “要不你干吗笑的那么开心?”

  “我笑的开心?”鲁帝摸摸自己咧开的大嘴,连忙敛容道:“殿下,我是为您节节胜利而狂喜啊!您旌旗所指,军威浩荡……”

  “少来了!”紫川秀一针见血的戳穿了他:“你恐怕是以为魔神皇宝座在向你招手了吧?”

  鲁帝委屈的低下了头:“我怎么可能有那种想法呢?大人您真是冤枉我了!”

  话风一转,他又试探道:“不过我是最早跟随大人您的神族将领,为大人您鞍前马后效劳那么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将来战争结束了,大人您总不忍心让我们这些追随您忠心耿耿的神族将士们没个着落吧?这样会让大家寒心的啊!”

  “你来接魔神皇的位置?那是不可能的。”紫川秀一口就断绝了鲁帝的所有希望。

  “为什么,大人?”

  “实力!你手上只有不到两万投降我军的塞内亚士兵,而现在神族的个大部族都有近十万的军队,单靠这两万战俘兵,你坐不稳魔神皇位置的。还有你的经历、神族子民不会欢迎一个投降人类的叛将来当自己皇帝的。”

  “但哥达汗……”

  “哥达汗只是与我们合作,并非投降。而且,他坐拥重兵,实力比你强大的多!”

  鲁帝哀求道:“但大人您不能就这样抛弃我啊!单单我自己可能是不够,但加上大人您身后支持,那就足够了啊!只要您能把我扶上宝座,我今后一定唯家族之命是从!”

  “紫川家不介意扶持一个傀儡,但前提是他值得我们扶持!若这个人本身连维持国内秩序的实力都缺乏,得靠家族的刺刀在身后才能做稳皇位,那就失去挟持他的意义了。家族不喜欢一个老是给我们添麻烦的傀儡。”

  紫川秀答的很干脆利索,不留丝毫余地,鲁帝像是被霜打过的叶子般,一下子就没了活力。

  在紫川秀和鲁帝谈话的过程中,罗斯一直在旁边倾听着,他脸色平静,不露声色。

  紫川秀转向他:“爵爷,我对鲁帝说的,对你也是一样。依靠鞑塔族的残余力量,坐魔神皇的位置太勉强了。”

  罗斯从座位上站起来了,恭顺的低下头:“大人,当初在灭族的危难关头,是您和白川大人把我们拯救出来,我族上下对您的恩情感激不尽,我族听从大人您驱使。对于黄金位,鞑塔族没有任何幻想,您不必为我们担心这个问题。”

  惨遭灭族的大祸,在远东过着寄人篱下的生活,昔日飞扬跋扈的罗斯像是变了个人似的,变得沉稳成熟甚至可以说是谨小慎微了。不抱超出实际的奢望,紫川秀对罗斯现在懂进退识事务的态度倒是很欣赏。

  他安慰道:“爵爷,对鞑塔族的未来,紫川家是做了安排的。据我所知,你们原来的领地被塞内亚族夺走了,现在又被蒙族和亚昆族从塞内亚人手里抢走了。我会跟他们打声招呼,希望亚哥米和蒙汗能给我面子,事情若顺利的话,你们可以迁回原来的领地。”

  听闻紫川秀的话,罗斯立即就从椅子上站起来,直直朝紫川秀跪倒了下来。

  他太清楚紫川秀这个承诺的分量了,掌握着三十万精兵悍将的紫川秀,他招呼的分量可是很沉重的,敢不给他面子的人在王国恐怕还没生出来。

  有机会重夺领地,罗斯激动得浑身都在颤抖,边磕头边颤声说:“感谢殿下大恩!殿下,整个鞑塔族就是您的忠犬,愿为你赴汤蹈火!”

  紫川秀把他扶了起来:“爵爷,不必如此,这样安排,我也是存了私心的:虽然不能安排你们做王国皇帝,但只要你和鲁帝二人团结起来,你们就能把持王国的未来。我将任命你们二人为紫川家驻王国的常驻特派员,监视王国的动向,你们将直接向我汇报。”

  鲁帝问:“殿下,那个特派员,那是干什么的啊?”

  紫川秀还在想该如何解释时,罗斯喜形于色的先回答了:“鲁帝,那个职务就是跟先前塞内亚族派驻在各部族中的镇守府或者军队中的监军使差不多。”

  紫川秀微笑:“完全正确。”不愧是有过大族长阅历的人,那份灵敏的政治嗅觉就不是鲁帝这种单纯的军队将领所能企及。

  罗斯感激的望着紫川秀,泪水汪汪。

  他明白,自己将成为紫川家悬在魔神堡头顶上一把利剑,负责监视魔族国内各族势力的动向。这是一个掌握着巨大权力的美差,甚至未来的魔神皇也得看他们的脸色行事!

  想想不久前自己还是落魄的流亡部族头领,转眼间,命运给了自己如此慷慨的赠与,他对紫川秀感激的五体投地,简直把紫川秀当成大魔神一般崇拜了!

  偏偏旁边有个不识好歹的鲁帝:“特派员是什么级别的官啊?薪水有多少?有没有公休假期?工作辛苦吗?罗斯大人,咱们可不能被这个狡猾的家伙骗了,他不先付薪水,咱们坚决不干!”

  罗斯恨不得一脚把鲁帝踹死。

  这时候,紫川秀才记起他们来的目的:“鲁帝,你不要吵!我问你们,对于蒙族的圣地,你们知道多少?”

  罗斯诧异道:“蒙族的圣地?殿下,您问那个干什么呢?”

  紫川秀眉头一挑:“怎么,这是个忌讳?或者是神族内部的风俗禁忌,不方便说?”

  “在大人面前,我们没有隐瞒的。只是蒙族的圣地,我们也不大了解。因为蒙族把他们圣地当作命根子,秘密保守得非常严密。外族人只是知道有这个地方存在,但到底在哪里,谁都不知道。听说蒙族有规矩,凡是误入了圣地的外族人,一律格杀勿论,他们对这个地方很看重的。”

  鲁帝不停的点着头,表示赞同罗斯的说法。

  “殿下您对蒙族的圣地有兴趣吗?”

  “听说,蒙族圣地里蕴涵可怕的力量,得到这个力量的人可以征服大陆?”

  罗斯笑了:“殿下,确实有这样的传说。但神族各种希奇古怪的传说是很多的,上个星期还有人说魔神皇卡特在卡山上复活显灵了,很多人相信,千里迢迢跑去那里参拜。蒙族圣地的传说我们是早听过的,流传了几百年,整个王国也只有蒙族的人把它当回事吧。”

  “为什么?”

  “殿下,您想,若圣地真有天下无敌的力量,蒙族早就称霸了,何苦还困守在西加山挨苦几百年?所以,尽管这传说有几百年了,但大家也不怎么当回事。”

  “有道理,没理由蒙族藏着这样的好东西一直不动用。”紫川秀若有所思的点着头,喃喃说:“那个死老投资,净拿些破烂来蒙我,我还差点信了!早该把他踢出去的!”

  鲁帝问:“大人,难道您对蒙族的圣地感兴趣?”

  “有人跟我提起过……所以我随口问问,也算有点兴趣吧。”

  “大人您若想夺取蒙族圣地的话,我看得跟蒙族打上一仗。不把那群疯子杀掉几个,他们是不会拱手让出的。”

  罗斯立即说:“那就把他们全部杀掉好了!大人,神族厉来崇拜强者,蔑视软弱无力的统治者,杀人灭族是最好的立威方式!东征之路乃血腥之旅,自古以来,哪一个征服王国的强者不是满手血腥?哪有不戮万人就能成大事的?我们就先从蒙族开始吧,让百万蒙族子民的尸骸成为您不世功业的奠基石!大人,您若进攻蒙族,我部兵马愿为您前驱!”

  罗斯的话直让紫川秀听得毛骨悚然,更让他恐怖的是,鲁帝居然在旁边不停的点头,一副心有戚戚然的赞同样子,叫道:“大人,我也愿带我的人马为您夺来圣地!交给我和罗斯大人办好了!”

  紫川秀记起来了,当年蒙族趁火打劫,趁着鞑塔族落败撤退的机会将他们杀了不少。在蒙族和鞑塔族之间存在着血海深仇,罗斯仇恨蒙族更甚于恨塞内亚人,现在,他是要公报私仇了!

  把这样一个人放在监视王国的位置上,是否合适?他就像个浑身填满了炸药的包裹,一点就把整个王国统统炸上天去。

  稍后,紫川秀又自嘲的想:什么塞内亚族、蒙族、鞑塔族、哥昂族、亚昆族、雷族--天知道这群蛮子是不是三个人就要组成一个部落的--就让他们统统完蛋好了这不正合了紫川家的意吗?

  送走了蒙汗,紫川秀也没能闲下来。因为紧接着又来了一个探访他的老熟人-老熟人的含义并不一定意味着老朋友--他就是王国现任第二(第三?)大部族的酋长,哥昂族的首领哥达汗。

  对于哥达汗的到访,紫川秀倒是不感到意外,因为远征军已抵达了索里米亚草原,沿着索那河前进,眼看着就要进入哥昂族的领地了,哥达汗再怎么镇定,眼看数十万人类军队就要开进自己领地,他也是心里打颤的。

  好在他与紫川秀曾在巴丹有过一面之缘,哥昂族和亚昆族的叛变给人类与魔神皇的决战创造了条件,那次会晤总算是合作愉快。现在,就仗着当初那一面之缘,哥达汗来到远征军的大营中向紫川秀打探消息来了。

  半年没见,哥达汗依然是那么的英俊。在紫川秀所见的中年人中,只有林家的林睿可以与这位美男子一比风采的。

  与蒙汗那副一看就是奸诈之辈的嘴脸不同,哥达汗呈现给人的是温和知性的中年美男子,沉稳内敛又不失亲热和蔼,眼神既严肃又温和,一见面,这位魔族酋长就向紫川秀作了个揖:“好久没见,十分高兴见到光明王殿下您健壮如昔。”

  紫川秀也回礼:“爵爷,你也很精神!爵爷,我们快半年没见了吧?”

  “正是。”哥达汗微笑着说:“大人,虽然迟了点,但先恭喜您在巴丹击败魔神皇。一战而灭四十万塞内亚军,此等战绩,前所未有!连我们都为殿下您捏了一把汗,您若战败,那下一个被收拾的肯定就是我们了。”

  “爵爷,既然您也明白这个,那您就好意思看着我们跟卡特厮杀得死去活来不加援手?”

  哥达汗不好意思的笑笑:“殿下,当时我们确实很想援助您,但您也知道,卡特现怎么倒行逆施,他毕竟也是神族的共主,与人类一起联手攻击他,心理上我们跨不过那道坎。而且,最大的原因是——”哥达汁低声说:“我们不敢与陛下为敌。”

  “不敢?”

  “真的不也。陛下战无不胜,他是无敌的。民政,不怕您笑话,我们怕他,怕得像火一样,数十年的积威,不是开玩笑的。离他远远的我们还敢动些歪脑筋,但一旦面对黄金儿子旗,我们无法抗拒他的威严。连我都如此,更不要说士兵们了,我怕带他们到巴丹,反而会坏事。”

  紫川秀对哥达汁这种坦诚的很欣赏,他微笑问:“爵爷,那您这次来,有何贵干呢?我们也是老熟人了,有话可以直接说。”

  “殿下真是爽快,那我也是直说了。我知道,殿下您率领大军,马上要去讨伐塞内亚余孽了,在此我谨祝殿下您旗开得胜,凯旋归来!”

  “蒙爵爷吉言了,谢谢。”

  “但有个事让我很是担忧,按照殿下您的前进路线,贵军似乎要通过我哥昂族领地?”

  紫川秀流畅的说:“我们确实有这个打算,要抵达魔神堡,哥昂族的领地是必须要经过的。给爵爷您添麻烦了,到时还要麻烦爵爷您多多协助我们了。”

  哥达汗皱起了眉头:“大人,您这样自作主张,让我们感到很为难。

  哥昂族虽然小,我们也有尊严的。虽然比不上大人你兵马众多,但我们的部族军队也做好了战斗准备。为保卫家园,我们不惜殊死一战。”

  紫川秀实在很佩服哥达汗。在说到“殊死一战”这种话时,平常人早紧张得横眉立目、剑拔弩张了,哥昂族首脑却能微笑的娓娓道来,不带丝毫火气,这种风度非得有极强的内在控制力才能办到。”

  “爵爷,我可以保证,我军对哥昂族毫无敌意,您农救会没必要担心,我会严格约束部属,除非受到攻击,否则我军是不会对哥昂族军民随便出手的。”

  “殿下,虽然您这么说了,我还是很担心。几十万大军过境,要想完全秋毫无犯是办不到的。不管怎么说,这是战争,我们哥昂族肯定会因此受到损失的。”

  “损失?爵爷,您好像忘记了,在魔族对人类的侵略战争中,我们紫川家受的损失不同性质百倍、千倍于你们哥昂族的。”

  “但那场战争是塞内亚族挑起的,我们哥昂族也是被迫……”

  “但哥昂族军队也有份参与了对紫川家的侵略与破坏,不是吗?而且在东南会战、帝都战役和西北战役中,哥昂族的军队还很活跃呢!”

  紫川秀目光炯炯的逼视着哥汗达,气势咄咄逼人;后者则微笑着回视紫川秀,态度平和。虽然没有明说,但二人已在明里暗地把意图亮出来了。

  二人都知道,紫川家倾师数十万进攻塞内亚族,势在必得,而哥昂族领地是至魔神堡的必经之地,凭哥昂族的力量,他们是无力阻止人类军队前进。不管愿不愿意,人类都会进入哥昂族领地,这是无法抵抗的事实。

  现在,哥汗达想借这个机会从紫川秀那里敲掉好处:“你过的我地盘,多少给我们点过路费吧?”

  而紫川秀则根本没让哥汗达开价就把门关得死死的:“过路费?没门!我还想跟你们讨债呢!若是不识相,那咱们就新帐老帐一起算,你可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两人眼瞪眼对峙一阵,毕竟还是形势比人强,哥汗达先泄气了,出声问:“大人,您真的能保证贵部过境时能对我族秋毫无犯?”

  紫川秀倒也没有太苛刻:“我会尽最大努力约束他们,个别士兵私下的作奸犯科恐怕无法避免,但不会出现故意的大规模屠杀事件。当然,也需要爵爷的配合,最好您的子民不要做出刺激我军士兵的举动,大家也好相处。”

  “这个我也会尽力的。哥昂族历来是温和的部族,我们并不喜欢战斗。”

  “可是,爵爷,这样您就满足了吗?”紫川秀突然话锋一转:“身处这个变革的大时代,你难道就心甘情愿的屈居一个地方酋长的位置?哥昂族的野心仅仅如此而已吗?巴丹会战前,我曾与您说过一句话,您是否还记得呢?”

  哥汗达平静的说:“殿下,您的教诲我一直记在心上。”

  “那时,魔神皇势力还很强大,爵爷您也许还存有疑惑。但现在,爵爷您应该相信我们有能力实践承诺了吧?爵爷,紫川家打算扶持您坐上王国的皇位,您意下如何?”

  骤然听到惊人的话,哥汗达的反应只是眉毛抬了一下:“光明王殿下,我并非圣人。神族已失去了共主,我相信这时企望黄金位的人不在少数。我自信才能韬略并不比任何人差,若论身份,我也是出身皇族,有这个资格。紫川家若打算助我登上至尊位,我会很感谢的,但我更关心的是,你们要用什么方式助我登基呢?然后,世上万事皆有代价,你们又要求得到什么样的回报呢?”

  “用什么方式,爵爷您就不必操心了。我们总能找到办法的。”彼此都是聪明人,紫川秀也不饶圈子:“紫川家全面掌握魔族王国,我们要的回报就是如此。”

  “也就是说,你们要我当个傀儡皇帝?”

  “不完全是傀儡皇帝,你还是有一定权力的。对那些小部族来说,你的权力还是很大的,可以派出慰问团、在部族联合大会上讲话啊、每年收取各族进贡的礼品什么的……”

  “说来说去,还是个傀儡皇帝?”

  紫川秀微笑着,没有说话。这时候,沉默就是最礼貌的回答了。

  “我若是拒绝呢?”

  “爵爷,你可以拒绝。不过,想争这个位置的人还是不少的。蒙汗阁下就刚刚从我这离开。若让他当了皇帝……”

  紫川秀突然换了话题:“我听说,蒙族和哥昂族的关系并不是很好,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哥达汗淡淡道:“在神族里,没有哪个部族和蒙族关系良好。”

  “那么,以你对蒙汗的估计,他是不是位胸襟开阔、不计前嫌的伟大政治家呢?当他登上至尊位以后,他会不会对前嫌都一笔勾销,以宽广的胸襟容纳你们呢?”

  “蒙汗不是那种人,他睚眦必报。光明王,您不必再说了,我明白您的意思,但我不明白的是,你们为什么宁愿选择我而不是选择蒙汗呢?”

  “蒙汗的野心太盛,而且两面三刀。谁都不愿意选择这样的一个盟友。相反的,爵爷您品性温和,没有太大的野心,家族认为,由您来维持王国的秩序是个比较好的选择。”

  哥汗达默默的听着,只是紫川秀敏锐的注意到了,他脸上一掠而过的愠色。

  然后,他站起身,掀开帐篷的门帘走了出来。跟在他身后,紫川秀也出来。

  夜是肃穆的,数以军团计的星辰,璀璨于高高的天幕之上。两人站在高坡上,望着山下一望无际的人类大军营地,漫天的营火星星点点,一直蔓延至目光的尽头。

  望着高坡下的军阵,哥达汗平静的说:“强大的敌人攻入王国,毁城灭镇,杀人如麻,伏尸千里,再残暴的杀戮,我们也见识过,没有什么能吓倒我们。但现在,竟连王国的皇帝也成为你们随意指派的傀儡——自从王国有历史以来,我们还不曾受过这样的侮辱!”

  他转头望向紫川秀,眼里闪动着水光:“光明王,我们不是您想象中的野蛮人,我们是拥有着悠久历史和文明的国度,‘神典’记载的历史甚至比光明帝国的历史更为久远。远古时代,三百五十六皇族战士在极东的荒芜之地开疆拓土,披荆斩棘,克服了难以想象的艰辛和苦难,他们征服了这片蛮夷之地,建立了延绵至今的神族王国!以数百人的皇族统治着近千万的低级神族,拥有着辽阔的国土、勇敢的战士和辉煌的文明,我们比你们想象中更伟大!”

  紫川秀安静的倾听着,为表示尊重,他低下了头,语气却是坚定的:“王国落入今日的地步,错不在我们。你们该反省,上千年来王国对人类世界无数次的侵犯和伤害,你们最近一次的侵略,给我们国家造成了巨大的伤害!落得今日的下场,你们完全是咎由自取!爵爷,不要说得你们好象很无辜的样子!”

  “我知道。”哥达汗长声感慨说:“殿下,站在人类的角度来说,你可以说我们是咎由自取。但在神族看来,三千多年来,我们一直被野蛮人压迫着,怪物不断的蚕食我们的生存土地,为了生存,神族子民必须永无休止的战斗着,我们生存与无间地狱之中,唯一的出路是杀开一条血路。而这条出路,只能在目前被人类占据的西川大陆上取得。先皇陛下的孤注一掷失败了,他以身殉国。凌步虚、裴玛、叶尔马、雷欧、卡顿、卡兰,王国名将凋谢大半,英雄人物随风飘逝,他们死得其所。但活着的人们,我们负有义务,不管面临怎样的屈辱和艰难,我们都必须把苦难深重的神族从崩溃的边缘带出来。光明王,我愿意与紫川家合作,请您把至尊位赐予我!”

  注视着哥汗达,看着这个俊美男子眼中的泪水大滴大滴的顺着脸颊流淌,紫川秀开始动摇:“爵爷,您的神族至尊意识太强烈了,我有点后悔了。”

  “你担心我当上皇帝以后会脱离紫川家的控制?”

  “是的。”

  “殿下,诛心是一件很无聊的事。我想干什么,那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能干什么。正如殿下您说的那样,我是温和派的人,我对自己实力有清醒的认识,当前,神族最重要的事是休养生息。所以,在我的皇帝任期内,紫川家可以放心,我不会不自量力的挑战您权威的,我会是个令紫川家满意的、表现良好的傀儡皇帝。”

  “爵爷,我可以问吗?既然您也知道这个皇帝是个傀儡,您为什么还愿当呢?”

  哥汗达苦笑一下:“光明王,您可以以后我和蒙汗一样,也是为了权势、欲望和野心,您错了。我本身就是统掌一方的尊候重镇了,权势或者荣耀,对我来说已是足够了。身为王国公爵却和侵略着合作,我会留下千古骂名的。但为了王国的未来,我必须要坐这个位子。”

  紫川秀微笑:哥达汗说得冠冕堂皇,说得好象迫于无奈才不得不同意坐这个皇位,但其中究竟有多少是真心话,多少又是言不由己的掩饰和客套,那恐怕只有他本人才知道了。

  “爵爷,若您来当皇帝,那等王国恢复元气以后,我们岂不是还得再来一次战争?”

  哥达汗笑了,笑容里带着狡黠:“经历这场大战,王国想恢复元气,恢复战前的人口量,那需要很长的时间。神族要重新强大到能于人类分庭抗礼的地步——起码,在我的有生之年,我是不抱这个希望了。殿下,您比我年轻得多,但我估计您看到那一天的可能性也不大。带宁夏,再英明的君主也没法保证他身后的皇朝万世不灭,没办法确定他的命令能被一直遵守。为死后的世界操心,我们似乎没这个必要吧?下一代人的事,就让他们来解决吧。”

  紫川秀也笑了,他冲哥达汗伸出了手:“合作愉快,爵爷?哦,我该称呼您为陛下了。”

  哥达汗一楞,接着,笑容在他脸上渐渐绽开:“一时间,我还真是没办法习惯这个称呼。”

  “没关系,陛下,您有几十年的时间,可以慢慢习惯。”

  二月二十五日,远征军抵达魔族边境大城格兰克。此城是属于哥昂族的领地。

  为了边防远征军,哥昂族已将其部族军队主力近六万人的哥昂族步兵部署在城中。但既然哥达汗与紫川秀达成了协议,遵照哥达汗的命令,哥昂族守军打开城门放人类军队进城休整。

  晚上,哥达汗在原来的镇守府官邸里设宴欢迎远征军的将领们,紫川秀、文河、林冰、方云、吴滨等高级军官出席了此次宴会。

上一章:第二十四卷 东征战争 第二章 远征统帅 下一章:第二十四卷 东征战争 第四章 道捷亚昆

 

· 推荐:乡村小说 官场小说 商战小说 权谋小说

点击收藏 小提示:按键盘CTRL+D也能收藏哦!

在线看小说 趣知识 人生格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