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
玄幻奇幻小说

首页 > 玄幻奇幻小说 > 紫川 > 第二十四卷 东征战争 第一章 东征战争

第二十四卷 东征战争 第一章 东征战争

  窗外是飘飞的白雪,纷纷洒洒。寒风凌厉地从窗外刮过,带着呼啸的声音。七八五年一月间,远东遭遇了历史上罕见的大雪,寒流一夜突降,河流冻结,山丘冰封。湿漉漉的木柴在壁炉里噼里啪啦地燃烧着,发出一股带着森林气息的忧郁青烟。

  两个青年男子正坐在壁炉边的大桌上下棋,两人都是全神贯注地俯身盯着棋盘,连桌子边上的酒壶都没有碰一下。

  眉清目秀的俊美青年把棋子向前推进,很沉稳地说:“斯特林,这盘你输了。”

  他的对手盯着棋盘,眉头紧缩,显然碰到了很棘手的局面。良久,他抬起头,正要说话,屋外响起了踏踏的脚步声,门被推开了,罗杰浑身被裹在厚实的皮袄里,带着一股寒风和飘雪冲进屋子里,嘴里不住叫道:“秀川大人,冷死了!冷死了!这狗天气,雪都快到膝盖了!”

  拍打着身上的积雪,猛然见到屋里的人,罗杰愣住了,惊喜地喊道:“斯特林大人,您怎么到我们这来了?”

  斯特林抬起了头,顺手把棋盘上的棋子全部拨乱:“有人来了,不下了。”他笑道:“怎么,罗杰红衣阁下不欢迎我过来?你的伤好了吗?”

  罗杰呵呵地憨笑着:“大人,您说的什么话!您是俺们的贵客,请都请不来呢!我只是纳闷,这么大的雪,您是怎么过来地?”

  “我过来两天了,那时雪还没有封道。怎样?在巴丹时被装甲兽敲了一棍,伤好了吗?”

  “伤早好了!大人您看,现在我壮得象头牛!”罗杰使劲拍着自己的胸膛,发出怦怦的响声,脸上满是得意。

  “罗杰,你蠢得也象头牛!”紫川秀冷冷说。他喊道:“斯特林,别耍赖,这盘你输了啊!”

  “还没下完呢。我看这盘就算平手好了,大家不伤和气。”斯特林若无其事地说。

  他亲热地对罗杰说:“怎样,罗杰,你们最近小日子好像过得不错啊!我看远东军最近阔气了起来,你们新做的军大衣蛮漂亮的。”

  “斯特林,别岔开话题啊!说好了,一盘棋赌十万银币的军费!”

  “不是还没下完吗——罗杰,有没有带什么好吃的过来?我肚子有点饿了。”

  “浑蛋,你这家伙。才吃过东西的!欠我十万啊!十万个银币!”

  斯特林仿佛没有听见紫川秀地说话:“罗杰伤势全部康复了吗?要不要回内地找个好医生看下?你们这些能征善战的将领,是国家的宝贵财富,家族很关心你们地。听说你受伤了,宁殿下还特意让我给你捎来了一些补品。就在我行李里边,等下拿给你。”

  罗杰感动得眼睛都红了:“太谢谢大人您了,宁殿下和您那么忙,还有空关心我们这些厮杀汉,我感激得……”

  “罗杰。你闭嘴!斯特林,欠我十万银币了啊!十万银币!”紫川秀把双手合成喇叭,凑在斯特林耳朵边大叫。

  后者再也不能扮作充耳不闻了,他鄙视地望了紫川秀一眼:“至于吗?秀川统领,再怎么说你也是家族的一方镇守大员,拿出点气度来好吗?闹得象个乡下的高利贷打手似的——那点小钱。你想我堂堂军务处长会放在心上吗?”

  “那就好,还钱来!”紫川秀手一摊,把一张纸摊开摆斯特林面前:“快点,在这张军费申请表上签名!”

  斯特林扫了表上的数目一眼,打个寒战。他起身打个懒腰:“时候不早了,得回去睡觉了!天冷了,人就容易困。唉,人老了,精神真的不行了呢!”

  紫川秀勃然大怒:“我就不信了邪了!在我地头治不了你这赖皮家伙,我也不用当这个远东统领!斯特林,告诉你,今天不签这个字,你休想出这个门!”

  “我是紫川家军务处长!秀川大人,怎么着,你难道还敢以下犯上?”

  “罗杰,关门,放狼!——哪来的狼?废话,你不就是狼吗?拿出你盯美女的劲头来,上去咬他去!”

  当白川红衣旗本进屋时,看到屋里扭成一团的几个男人,她吃惊地睁大了眼睛:“斯特林大人?秀川大人?还有罗杰,你们几个在干什么?”

  几个男人连忙分开,讪讪地干笑着。

  紫川秀干咳一声:“白川,你知道啦,外边天气很冷,我们为了节省柴火,大家在做摔跤运动增加热量呢!”

  太熟悉这个男人了,看他咕噜转的眼珠就知道这厮在扯谎了,白川也懒得揭穿他,她把手头的文件打开,正色道:“诸位大人,远东情报局有情况报告。”

  远东军事情报局是紫川秀第二次回到远东担任统领时候建立的情报组织,主要针对魔族王国的军事动向。因为在魔族境内,也有半兽人居民生活,远东军情局通过各种方式从他们那得到王国地军事情报。军情局第一任局长是半兽人将军布兰。紫川秀考虑他的半兽人身份可以方便和魔族国内的半兽人居民沟通——大家一致公认,这是光明王为数不多的用人败笔——半兽人勇士冲锋陷阵确实勇猛,但要他们去搞需要耐心和细致的情报工作,他们会把情报员当敢死队用地。布兰上任搞了几个月,有价值的情报寥寥无几。后来,情报局的主持由明羽兼任,但光是第三军和后勤事务就把明羽忙得喘不过气来,他也没有精力兼顾情报局这边。最后,巴丹会战后。当紫川秀回到远东,他正式任命白川担任远东军情局第三任局长。现在,走马上任地新局长要向远东统领进行汇报了!

  “有什么新消息吗?退守国内的魔族有什么动作?”

  “是!根据情报局外线地确认,塞内亚族已推举出了新一代的魔神皇。”

  “是谁?”

  “卡丹公主,她将就任第十九代魔神皇,也是魔族历史上的第一任女皇帝。”

  紫川秀和斯特林对视一眼,双方眼里都没多少吃惊。过去的一个月里。发生了太多的变故,他们已经习惯接受任何看似荒诞不经的消息了。

  在巴丹会战魔神皇战死后,塞内亚军事集团面临了双重地灭顶之灾。有资格继承皇位的两位皇子卡顿和卡兰为皇位争夺而火并。卡顿杀死了卡兰,但随即被窥视在后的蒙族族长暗算身亡。

  一个月之内,塞内亚族边疆失去了皇帝、皇子、优秀将领和几乎所有的军队,外有强大的人类军队逼近,内有野心的诸候发起挑战,谁都以为,塞内亚族的灭亡已成定局了,这个曾经骁勇善战的种族即将成为历史名词。连坚强的云浅雪也无法随这接连而来的巨大打击,他绝望得要自杀。

  就在这时候。存续塞内亚族历史的重要人物,卡丹公主出现了。百年之后,后世地人们仍在传颂这位弱质女子在危难时期表现出来的勇气和坚毅,也因此,她由一位并不起眼的花瓶式公主一跃而起。跻身于流风霜、紫川宁等黄金时代最富有传奇色彩的女性之中。

  在崩溃边缘救下了自己丈夫后,从来不涉足军事的卡丹毅然挑起了重担。在塔伦城郊,冒着无数地飞箭,一个纤纤女子吃力地举着皇旗出现在交战的羽林军和十七军战场上,一个娇滴滴地皇族女子。豁出自己性命来阻止数万士兵的厮杀,交战双方无不为这个皇族女子的勇气油然而生敬意。一个百人队长后来说:“在那刻,我们看到了两面旗帜同时出现在战场上,一面是狮子皇旗,一个,是那个天使一般地女孩。卡丹殿下,不愧是卡特殿下的血脉传人!”

  “诸位,我军已经战败,为仇恨而厮杀毫无意义!请为故乡的亲人们想想,尽量多点把塞内亚的孩子们活着带回家!多一个士兵活下去,我们塞内亚就多了一分希望!”

  在她主持的谈判会上,卡丹以真情实意打动了双方代表。在她的感召下,十七军和羽林军握手言和,两军重新合并。合并后地军队需要一位统帅来指挥全局,而这个位置需要一位享有高度威望的人物来担任,否则无法凝聚全军。这时候,塞内亚残兵们发现,没有比先任陛下的唯一继承人卡丹更适合这个位置了。伟大的卡特陛下刚刚逝世,他的余威犹在,塞内亚内对这位流淌着先皇血脉的卡丹还是很有感情的。虽然她是女子,也没有多少军事经验,但大家都不在乎,她的夫君云浅雪历来被公认为王国第一流的名将,有他辅佐可以很好地弥补卡丹军事经验上的缺陷。

  而新任领袖卡丹的表现也可圈可点,在她指挥下,塞内亚军合力打退了趁火打劫的蒙族军——更主要原因是老奸巨猾的蒙汗不愿与恢复统一建制的塞内亚军血拼,他更愿意借人类的刀来消灭塞内亚族——接着,卡丹和云浅雪指挥着塞内亚军队踏上了归国的撤退路程。

  这是一条血腥又残酷的撤退道路,皇族塞内亚,这个强悍的名字给世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不把它们彻底斩草除根,被他们侵略的人类也好,被他们统治又背叛的魔族各部族也好,谁都寝食难安。连云浅雪也说不清到底有多少兵马在追击他们:东南军、帝都军、远东军、西北军、流风军、地方上的人类游击队、蒙族的军队、亚昆族的军队、哥昂族的军队,甚至就连先前臣服在塞内亚统治下的十六军驻各地守备队也对主人亮出了獠牙,帝都发出公告了,十六军士兵只要能拿着塞内亚兵的头颅反正,家族可以宽恕他的罪行!

  塞内亚军队艰难地跋涉、战斗、厮杀、阻击、冲出重围。在那冰天雪地的道路上,他们为自己百年来的骄横和残暴付出了代价。在这一路上,无数的生离死别在发生。危难关头,塞内亚族战士显示了令人肃然起敬的高贵,不用命令,不用催促,他们自愿报名充当断后的敢死队。用血肉之躯来阻挡人类骑兵的追杀。受伤士兵为了不拖累大队的前进,在担架上切断了自己的喉咙。自愿断后的军官严肃又庄重地向卡丹告别:“微臣先走一步回去见陛下了,公主殿下。可有什么要托我向陛下转达的吗?”

  每次见到那些年轻又坚毅的面孔,卡丹总是忍不住泪流满眶,倒在那条道上的,那是王国最后的男人!

  且战且退,当塞内亚族撤退兵马到瓦仑要塞时,出发时的十二万兵马仅剩六万。本指望能在瓦仑要塞得到补给和增援的云浅雪再次受到沉重的打击。得知巴丹会战惨败、魔神皇战死、两位皇子自相残杀死亡的消息后,镇守瓦仑的塞内亚守备队崩溃了。他们烧掉了要塞,带着掠夺来的战利品逃回了国内。于是,呈现在塞内亚族军团面前地。只剩下满目的断墙残壁。在废墟般的瓦仑城内,云浅雪连一粒米都找不到。

  要塞的一边是远东的半兽人,要塞的另一边是紫川家,两边都是敌人。若被远东的半兽人把出口一堵,魔族残兵困守在要塞内只有死路一条。在那个大陆著名的战略要地。云浅雪连一天也不敢呆,当晚就带着兵马跑了。

  从瓦仑出来进入了远东的地界,照旧是一路的袭击不断。布兰将军率领地半兽人军队神出鬼没,多次打击后撤的魔族部队。为抓紧赶路,卡丹下令丢掉了从内地掠夺来的所有战利品。轻装上路。

  魔族军全盛时期几乎占领了半个大陆,他们搜括得可着实厉害,虽然撤退狼狈丢了不少,但还是剩下了很多价值连城的珍品。自然的,这笔被放弃的战利品落到了半兽人军队地手上。

  布兰将军很聪明地领会了魔族的暗示:这是塞内亚人为逃生留下的买路钱。虽然他对魔族恨之入骨,但他也知道,紫川秀率着远东主力还没回来,凭着自己的力量要想把战败的魔族全部截下来,那是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半推半就拿下,他也就接受了魔族的这笔贿赂。于是远东大公路上出现了奇怪的一幕,两军尾随,魔族军不住地丢东西,远东军跟在后面不住地拣。

  若有时候远东军发现拣来的东西不怎么值钱了——其实这也是很冤枉卡丹和云浅雪夫妇了,他们丢下的是绝世名画、金银和宝贵的异宝,但无奈远东的土包子们没有眼光,他们衡量宝贝的唯一标准是这东西有多重?结实吗?拿起来好用吗?——布兰将军就会愤怒了:“他们竟敢拿这些轻飘飘的玩意来糊弄我们!追上去,教训他们!”于是看到远东军逼近,魔族军不得不又丢出了更多的宝贝出来,那情形,很象在野地的行人丢下背的肉条来安抚追近的狼群——卡丹郁闷得要吐血:“远东的蛮子们也太过份了!竟然有人以公斤来论钻石和名画的!”

  这么上千公里地走下来,等回到魔族境内,西侵的魔族大军早已囊空如洗,在最后那段路,卡丹公主连自己的首饰都被迫丢弃了来喂饱后面追的恶狼——她不得不如此,因为到后来,追逐塞内亚大军的不单是布兰,还有蒙汗、哥达汗、亚哥米等非塞内亚族的魔族军队。她不怕布兰,但只要布兰一翻脸动手,后面的那几路兵马立即就会趁乱冲过来,对塞内亚族围而歼之。现在之所以能保持和平,只是因为谁都不想当第一个出手的傻子罢了。这种情况下,安抚好紫川秀在远东的代表布兰就很关键了,他代表着紫川秀,也就代示他代表着人类方面的态度。他不第一个动手,那些魔族酋长们谁都不敢第一个出头。

  那段日子里,而兰将军当真是过得风光异常。不但卡丹要挖空自己的陪嫁首饰盒给他行贿,就是后续的几路回国的魔族兵马也一个个乖乖地向他缴纳了可观的过路费。这也是战争史上的奇迹了,不到三万人的半兽人军狠狠地掠夺了超过三十万魔族精兵,将他们抢劫得泪水汪汪——面对半兽人的刀枪,昔日的骄悍兵将们乖乖地掏空腰包,甚至搜身才能过关。

  酋长们压根就没想过反抗的念头。人类从来没有这样令人恐惧过。巴丹会战的得胜之师,六十万人类军队聚集,这支军队随时有可能进入远东,对魔族王国发动复仇的雷霆一击。谁都不清楚,接下来王国的局势会向哪个方向发展。但无论如何,紫川秀是紫川家在远东的全权代表,在未来人类对魔族王国的复仇战争中,他定然是个极有发言权的人物。那时候,确定谁是发动战争的战争罪犯,谁是人类军和半兽人军打击的第一目标,那可得看紫川秀大人一句话了。

  若他老人家心情好,说个一句半句:“其实亚昆族也是迫不得已的他们也是被魔神皇逼着去打仗的。本质上,亚哥米也是个爱好和平的好人,他和塞内亚族那伙人不是一回事。”那就好,本质上是个好人而且和塞内亚族划清了界线的亚哥米公爵从此可以垫高枕头睡觉了,他可以笑容满面地看着自己的邻居们被人类的大军杀个鸡犬不留——从魔族军进入人类世界的作为来看,人类军队来个以牙还牙是很正常的——而亚昆族却能安然无恙。若是运气再好点的话,在人类的扶植和远东的支持下,未来的王国皇冠也不是遥不可及的目标。

  在这种情况下,连塞内亚族都交钱了,难道还有哪个傻瓜那么无知,竟敢抵抗紫川秀大人的心腹爱将,著名的远东大将,伟大的半兽人统帅,闻名遐尔的布兰将军吗?一意要和紫川秀搞好关系的魔族酋长们当然不会那么傻了。

  在那一个多月的时间里布兰将军究竟从这群残兵败将身上搜刮了多少财富,那是永远无人能知的秘密了。不过,后人是可以从一些蛛丝马迹推测出来:当紫川秀回到远东时,整整一个星期都笑得合不拢嘴;很快的,远东很快为自己的三十多万武装部队更换了新军服,发放了拖欠已久的军饷和津贴,罗杰红衣旗本甚至有钱跑回内地跟失足姑娘们好好地谈了一次人生和理想,结果被帝都治部少抓去关了一个星期……

  对这笔财产的归属问题,紫川家的军务处和财政部与远东扯了一阵皮,斯特林和哥珊都找紫川秀谈过,暗示说:“秀川大人,远东这下是发财了,但家族可是亏了血本了。这钱都是魔族军从内地掠夺来的,您看是不是可以多少意思下?”

  但紫川秀一口咬定:“钱财是从魔族军手上缴获的,也统统用作军费了,一毛钱都没剩!”结果紫川家也拿这个视钱如命的远东军阀无可奈何——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紫川秀问:“卡丹继承皇位的消息确切吗?”

  “可以肯定了。因为从几个消息渠道过来的反馈都是相同的,蒙汗、亚哥米都向我们报告了同样的消息。”

  “是吗……真想不到,卡丹竟然当了魔神皇。”

  轻声的叹息如同青烟一般在温暖的屋子里飘荡。屋内众人都陷入了沉思中。实际上,在这房间里的众人都见过卡丹,甚至都与她有过不浅的交情。那个聪颖、又纯洁的少女给众人留下了极深刻的印象。她对爱情充满憧憬,热爱浪漫又天真纯洁。谁能料到呢?当年在紫川宁家中寄居的芊芊少女,如今竟成了魔族王国的皇帝。

  紫川秀微微皱眉,心下微微忐忑。在巴丹会战的末期,追击敌人的道上,他与卡丹有过匆匆的一聚。若当初早知道卡丹会成为赛内亚族的皇帝,自己还会不会那么义无反顾的放她走呢?凝视着面前被拨乱的棋盘,他的心情就如倒伏在棋盘上的棋子一般凌乱。

  “咯、咯、咯、咯”面前传来了有节奏的清脆敲击声。紫川秀抬头,却看到对面的斯特林正在无意识的拿棋子轻轻敲打着桌面。看他忧郁而沧桑的脸,紫川秀哑然失笑:自己正心乱呢,没想到还有个比自己更心乱的人在。

  他轻声问:“你是否还爱着她?”

  斯特林一震,手中的棋子哐啷掉在地上。他惊惶的抬起头:“什么?你问什么?”

  “不用答了,我知道了。”紫川秀若无其事的把棋子从地上拣起来。用手指轻弹了下灰尘,问白川:“魔族国内局势有什么变化吗?”

  “启禀二位大人,魔族国内各个酋长割据一方的局面并没有改变,赛内亚族依然占据着魔神堡,但他们原来的肥沃领地很多都被蒙族、亚昆、哥昂族等三大部族抢走了。因为实力大为缩水,赛内亚族也没有能力保住自己的领地。默认了三大部族的行动。赛内亚兵接到了魔神皇的命令,对来抢夺领土的其它部族保持了退让态度。反倒是三大部族之间因为新增的领土闹了不少矛盾,上个星期,蒙族和亚昆族就因为抢夺领地打了一仗,两族都出动了上万兵马,但因为顾忌我们的态度,蒙汗和亚哥米都没敢下令开打。现在,蒙汗派了使者过来,请秀川大人出面调节这次纠纷,为他们主持公道。”

  “蒙汗疯了吗?魔族的部落酋长竟然请我们主持公道!他把大人当是魔神皇了?”

  罗杰呵呵笑道,紫川秀和斯特林对视一眼,也不禁莞尔。

  斯特林摇头笑说:“都说蒙汗是个老奸巨猾的狐狸。果然不假。想我们主持公道是假,想借我们的威势压制亚哥米是真。”

  “还有一个意图,就是向我们表达恭谨之意,以争取我们的好感。真让他想绝了。不费兵卒,只派了个使者过来,然后他再宣称,他的所有行动都是出自我们的授意,亚哥米也好,哥达汗也好,难道还敢与他动手吗?便宜也占了,人情也做了,这人也未免太狡猾了。”

  “你的意思呢?”

  “还是那句老话:分而治之。再魔神皇卡特统治下的魔族王国强大,卡丹虽然聪慧,但她也只能勉强维护赛内亚族的延续罢了,无力再统一魔族势力。四分五裂的魔族部族不足为惧,远东的原则只有一个,那就是谁弱我就扶持谁,绝不能让一家独大。”

  斯特林沉声说:“以魔族制魔族是妙策,但必要的时候,我们也应该显示力量。赛内亚族是发动战争的罪魁祸首,若任他们就此逃脱了惩罚,我们无颜面对在抗魔族战争中死难的同胞和牺牲的战士。赛内亚人,必须灭亡!”

  没人出声,安静的房间里只有斯特林沉稳的声音在回响。“赛内亚人,必须灭亡!”简短而有力的话语透出了不可动摇的决心。

  白川静静的看着年轻的军务处长坚毅的脸容,回想着他与卡丹的种种往事。恍惚间,当年为爱情痴迷的羞涩青年身影渐渐朦胧远去,只剩眼前伟岸的将军屹立在天地之间。这时候,她有了种眼看着历史在眼前发生的感觉,因为这句话,她已经预感到赛内亚族的灭亡已成为必然,成千上万的魔族将因为这句话而被杀。此刻的斯特林,他不是一个人,他是一个强大国家决心用血洗刷仇恨和耻辱的坚决意志化身!

  “阿秀,你对魔族情况最熟,我想咨询你的看法:你认为,若要彻底铲除赛内亚族,需要家族出动多少兵马?”

  “彻底解决赛内亚族,这仗若要我指挥的话,大概二十万兵马就够了。”

  斯特林吃惊:“这么少?赛内亚人虽然惨败,但实力依然不能轻视,你怎么办到的?”

  “武力攻城为下策,上兵伐谋。三大部族都在盯着魔神皇,酋长们都在发梦想做魔神皇。只是没有我同意,他们不敢动手罢了。只要我吹一声口哨,说:“谁先拿下魔神皇的,紫川家支持他成为新的魔族之主!’。蒙汗肯定会第一个狼一般扑上去,亚哥米是第二个,哥达汗是个伪君子,他会装模作样不忍一番,最后哀叹道:“天意如此,我有什么办法呢?卡丹侄女,叔叔对不起你了!’然后流着眼泪把卡丹抓来献给我们——紫川家的军队最好是作为后盾的威慑力量,备而不用。若顺利的话,我们就能以最小代价彻底摧毁赛内亚人。”

  斯特林露出了满意的微笑:“很好!阿秀,你的死路很好,自恃兵勇者而殆。我还担心你过于强硬,看来是过虑了。有个内部消息跟你透露,军务处已向总长提议,这次讨伐魔族的战争由你任总指挥,经初步考虑,总长殿下已经答应了。”

  突然听到消息,紫川秀吃一惊:“什么?我?我来担任远征军统帅?”

  斯特林点头,用目光不出声的询问:“怎么样?”

  望着斯特林认真的脸,紫川秀愣愣的发呆。他也知道,内地战局平定后,对魔族的报复战争势在必行。对于未来征讨军统帅的位置,他不是没有过期望的:率领三十万虎贲,扬威八千里异域,雪耻国恨,青史留名,这是每个男人的梦想——但紫川秀也是想想罢了。他清楚,自己虽然也是家族的统领,但远东地盘完全是自己打拼出来,家族对自己一直不曾真正信任过,只是为了对付魔族不得不倚重自己罢了。现在魔族已败,紫川家削自己的权还来不及,怎么可能还把对付魔族的远征军交给自己反而增加自己的兵权呢?

  想了一阵,紫川秀摇头笑道:“听到这个消息,我真的很意外。我知道自己并不是个招人喜欢的统领。家族并不缺乏优秀的统帅,比如二哥你,或者我们大哥帝林也曾组织过对魔族王国的征讨战争,他也同样有对魔族的作战经验。”

  “未来的远征军将是紫川家的精锐兵马荟萃所在,我们的大哥帝林固然是极优秀的将领,但让他掌握远征军这支重兵……高层是有不少反对意见的,就在统领处也通不过。”

  紫川秀扬扬眉头:“总统领大人?”

  斯特林点头:“还有幕僚哥珊大人,甚至……”斯特林抬眼看了下左右,知道二位统领有机密话想谈,白川和罗杰识趣的找个借口退下去,斯特林这才接着说下去:“……甚至就连中央军统领也反对让帝林领兵。

  “中央军统领?”紫川秀得反应一阵才能在脑子里想起来中央军统领究竟是谁,他诧异道:“中央军统领那不是阿宁吗?她为什么反对让帝林带远征军?”

  “宁殿下到底怎么想的,我们没办法知道了。不过,她的态度很坚决,而且她对参星殿下是很有影响力得,所以,帝林带远征军的事基本是没希望的,而且——”

  斯特林笑笑:“大战过后,各地都有不少在战时投靠魔族的败类要追究,追剿叛逆、斩奸除恶,监察厅的事务也是很繁忙的,我们大哥这个监察总长也确实走不开。”

  紫川秀呆呆想了一阵:“这样啊……那还有你呢?怎么样也不该轮到我来做统帅啊!”

  “呵呵,阿秀,你倒也不用妄自菲薄了。你在统领处的人缘倒也没有想象中那么差,我推举你,宁殿下也一力保举你,哥珊也同意你来出任,甚至就连罗明海也没有反对——事情基本上就这么定了。不是我狂妄,我紫川家的将军虽多,但有资格来做这个远征军统帅的也不超过三个人。国之重兵,放其他人手上,总长和宁殿下都不放心。你若不做,谁做?”

  “你!”紫川秀直视着斯特林的眼睛:“除我之外,我想你也是在那三个有资格的人里吧?你以军务处长身份出任远征军统帅,谁都不会有意见。而且总长对你的信任是无论我或帝林都不能比的。”

  斯特林倒没有否认:“确实,总长是有意思让我担任,但我推辞了。”

  “为什么?”

  静静的看着紫川秀好一阵,斯特林才从嘴里吐出两个字:“卡丹。”

  紫川秀一震:“事情都过那么久了……”

  他想说什么,最后,还是只能困惑的摇摇头,什么也说不出来。

  “事情是过去好久了,不过,我自己知道自家事。当年的事,始终是个心障……现在,卡丹又接任了魔神皇,为公为私,我最好还是回避一下的好。”

  斯特林住了口,一时间,于是,两人就沉默着,凝视着茶杯中冉冉升起的水气。听着壁炉里木柴燃烧的噼里啪啦声,听着窗外雪花簌簌的飘落的声音。任由思绪在这雪夜的小屋里慢慢的弥漫、沉淀,知道所有的记忆如烟雾般变得轻盈、平淡……

  785年春天,由紫川秀指挥的对魔族王国的攻势,是人类对魔族王国的首次战略大反攻;但没有人料到,这也是最后一次了。

  出征前,家族元老会对出征军队的规模抱有很高的期望,在帝都的废墟上,家族元老们咬牙切齿的发誓:“要以百万大军将魔神堡踏成废墟!就如他们曾让我们痛苦一样,现在,该是魔族痛哭的时候了!”

  面对热情澎湃的元老代表,幕僚统领哥珊的反应却非常冷漠。她告诉他们,要组织百万军队杀入魔族境内并不困难,困难的是喂这一百完军队吃饱饭。按照通常的惯例,组织一条长达两千多里的补给线路,每运送一斤粮食上去,在道上耗费的粮食就要超过五斤。要供百万大军吃饱,每日所需的粮食就足以让整个家族崩溃了。

  “若要把战争终点设定在魔神堡的话,考虑到路途遥远战线漫长,我军新收复国土能恢复的生产力也有限,即使尽最大能力的战备动员,我军出动兵员也绝不能超过十五万,作战时间不能超过三个月,否则,后勤部无法确保前线的补给。”

  戴着粗黑的玳瑁眼睛,哥珊统领对元老会做了这样的发言。

  “哥珊大人,能否再挖挖潜力?起码也得出动五十万军队啊!”

  哥珊冷冷的望着元老们:“可以,但请先把我撤去。”

  在卫国战争的最艰难时期,魔族在帝都前线大兵压境,在丢失国土近四分之三情况下,后勤部创造了奇迹般的效率和成绩:仅仅靠着西南一地的支持,后勤部供应紫川家百万前线军队吃饱了饭。而这个成绩的取得,与哥珊统领卓越的行政处理能力是分不开的。靠着这个成绩,哥珊统领成为了令家族将帅们敬畏的权威,谁都不敢对这位卓越的后勤事务专家的话由丝毫怀疑。

  根据哥珊统领的判断,只能出动十五万军队作战。这种情况下,紫川家只能选派那些最优秀、最精锐的部队加入远征军团。

  经过军务处的考虑,从东南军团抽调了文河骑兵集团、嘉山步兵师等善战部队,从中央军抽调了“不死营”师团,从监察厅抽调了一零一特种师(该部队出身于777秘密基地,前身本为特种团,后来在卫国战争后期急速扩充,编制扩大为特种师),从西北军抽调了明辉麾下刚刚组建的西北第一骑兵军。

  以上部队都是精锐之师,但紫川家决策层并不奢望靠着他们就能将昔日的大陆第一军事强国打到在地。紫川家希望远东统领紫川秀能加入这次对魔族的大征讨。因为远东军区的后勤和补给系统都是独立于家族之外的。哥珊统领所说兵额限制并不包括远东军区。又由于远东本身拥有着强悍的兵员和得天独厚的地里优势,是打击魔族的最佳前沿阵地和补给基地,这种情况下,紫川秀统领的态度至关重要了。

  虽然双方在打击魔族的战争里合作无间,紫川秀也是家族的统领之一,但其实大家都清楚,紫川秀和家族的其它统领并不一样,用罗明海背后骂他的话来说:“紫川秀?他妈的大军阀!”

  拥有独立效忠的军队,独立的后勤系统和财政收支系统,对辖区官员的独立任免,军政财大全一手尽握于手——尽管紫川秀自己坚决否认,声称自己是最忠于家族的将领,自己只是紫川家辖下的一名普通将军,但其实谁都清楚,紫川秀早已是不折不扣的独立军阀。

  而讽刺的是,回顾这个军阀的成长发家之路,人们居然找不到多少的可恨之处,找不到那些豪强之路上常见的强取豪夺、阴谋、背叛和险恶人心,反倒发现了令人感动泪下的忠诚、奉献和血泪。在最艰难的日子里,在无人知晓的时候,一群被侮蔑为叛逆的青年军官团体怀着对祖国的赤子忠诚,在蛮荒之地艰难的披荆斩棘,用青春和热血为祖国抵御来自东方的强大敌人。

  正如紫川宁说的:“秀川统领不曾对不起紫川家,正相反,是家族亏欠了秀川统领。”把最忠诚的将领培养成了割据一方的军阀豪强的不是别人,正是紫川家自己。正因为如此,对付紫川秀,那不是军务处简单下一个命令就行的,若这个命令不合心意,紫川秀完全又可能把它拿去给半兽人当擦嘴布用。为了紫川秀能顺利受令,军务处长斯特林亲赴远东,当面于紫川秀商讨进军事宜,还开出了未来的魔族全权大总督和军费报销两个大价码,答应由紫川秀全权指挥东征战争,后者总算才答应远东也一同配合出兵征讨魔族。

  在大雪过后春暖花开时节,经过两个多月的筹备和行军,各路军团汇集远东东部名城特兰要塞。此次出征的主力以半兽人军团和人类军团共同组成,共计人类骑兵七万,人类步兵六万,特种兵一万五千人,远东军出动了罗杰、布兰指挥的第一军团(五万人)、白川指挥的第二军团(四万人),明羽和林冰将军所辖第三军团(七万人)将负责保障大军的补给线路。

  紫川家、远东精锐部队尽出,远征军主力多达三十万。而这支大军的统帅,不是别人,正是紫川秀。在王国军力衰弱兼且四分五裂的如今,在巴丹一口气消灭魔族六个整编军且逼着皇帝自杀的紫川家强大的令人发指。在那个大雪漫天的冬季,看着人类的军队大批的开进远东集结和整编,整个魔族王国,在战战兢兢的等待,等待不速之客敲响自己的家门。

上一章:第二十三卷 帝国的黄昏 第六章 战后余情 下一章:第二十四卷 东征战争 第二章 远征统帅

 

· 推荐:乡村小说 官场小说 商战小说 权谋小说

点击收藏 小提示:按键盘CTRL+D也能收藏哦!

在线看小说 趣知识 人生格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