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
玄幻奇幻小说

首页 > 玄幻奇幻小说 > 紫川 > 第十八卷 卫国之战 第七章 帝都告急

第十八卷 卫国之战 第七章 帝都告急

  七八四年五月十一日,魔族第二军、第四军、第十二军、第十三军等诸路军团,三十五万魔族军浩浩荡荡向帝都杀去,在他们面前的是帝都近畿的最后一个城市达克城。

  这是帝都最后的门户了,魔族一个劲地把兵力调过来,企图依靠兵力的优势一口吞掉整个城市。

  守卫达克城的是一个新组建的兵团,下属五个师的兵力,由刚刚由红衣旗本提拔上来的东南军副统领杨宁负责坚守。

  杨宁兵团尽管人数不多,但紫川家强悍的以武立国精神在他们身上发挥得淋漓尽致,对祖国的忠诚,对侵略者的痛恨,军人们悲壮动人的视死如归精神,使得该兵团似乎增添了几倍的力量。

  不必动员了,军人们都知道这么一个事实,达克是通往帝都的门户所在!

  “祖国领土辽阔无边,但我们已无路可退!身后就是帝都!”

  只要人的精神不萎缩,血肉之躯就能比钢铁更为坚强。守城官兵视死如归,前赴后继,寸步不让。

  只要还有一口气在,谁都不会停止厮杀,伤兵在自己身上浇上汽油点燃冲入对方阵中

  抱住魔族军官同归于尽,断粮的人类官兵割魔族兵的肉来吃,面对轰隆滚滚而来的魔族战斗机器,达克城俨然成为了一座巍然屹立、坚如磐石的门槛。兵团所属各师在兵力悬殊的情况下浴血奋战,虽然打得筋疲力尽,但仍旧硬生生地四次将攻进城中的魔族兵消灭。

  如此顽强的抵抗,如此悍不畏死,如此野蛮,如此残酷,人类官兵比魔族更像魔族。这么残酷而野蛮的打法,只有在开国之初紫川云时代的家族军队身上见过。现在,在生死存亡之际,

  就像野狼被逼入了绝路,家族再次像野兽一般发出了怒吼:“来吧,你要我的皮,我要你的肉!看谁吃掉谁!”

  战斗日以继夜地进行,达克城被视为鬼门关,战火纷飞,厮杀不断,整个空间充满了死亡、痛苦、憎恨、绝望和希望。

  战场上尸横遍野,成千上万人死去,既有捍卫自己家园的勇士,也有贪婪成性的外来侵略者。

  守军视死如归,魔族兵首次被打得失魂落魄。

  云浅雪一连斩了三个阵前指挥官都没能攻下达克,最后不得不下了决死令:再攻不下,进攻部队一律处决!在这样强势的压迫下,魔族军终于突入了达克城内,逐街逐巷地和守军巷战。

  守军拼死抵抗,但战争的规律却是残酷无情的,力强者胜。在付出了四万人伤亡的惨重代价后,魔族军终于消灭了达克城内的守军,杨宁副统领壮烈战死。

  在尸骸遍地、血流成河、残墙断壁的达克城内,精疲力尽的魔族兵像是在梦游一般悠悠晃晃。

  太多的敌人和同伴在自己面前死去,他们还不敢相信,自己终于在这个厮杀地狱里活下来了。

  过了好久,欢呼才慢慢地响起,有气无力,夹杂着魔族伤兵的呻吟回荡在已经成了废墟的城市上空。

  站在达克城残缺不全的城墙上,遥遥可以望见帝都城庞大的轮廓。

  那里是强大帝国的心脏,敌人最顽强的据点。

  在帝都后面,敌人有着广阔的纵深和腹地,而更后面,又是两个强大的国家:林氏家族与流风家族。

  云浅雪心有余悸:为征服人类,自己还要经过几次像达克这样的血战呢?

  七八四年五月十六日,帝都,黄昏。

  乌云密布,大雨将至。

  这里是帝都最有名的酒楼鸿运酒楼。往日高朋满座的酒楼,此刻空空荡荡,冷冷清清,黯淡的蜡烛在风中摇晃,靠窗的位置有一个白衣少女坐在那品茶,窗口正对着帝都的西门。

  从窗口可以看到,通往西门的大道上正上演着恐怖的一幕。

  前线失利的消息传开了,魔族已到达了帝都近畿,成千上万的帝都居民拼命地涌出西城门向西逃难,黑压压的人潮不见尽头,行李、马车、孩子、牲口、包袱,道路两边堆满了乱七八糟的杂物,都是那些仓惶逃难的居民丢弃下来的。

  木桶、贵重的楠木家具、器皿、婴儿摇篮、床铺木板、陶瓷器皿……什么都有,往常那些珍贵的东西如今被人毫不怜惜地丢弃了,也没人去拣。

  治部少派来维持秩序的警察拼命地拿鞭子向人群乱抽,筋疲力尽地喊话。哭号、叫嚷和叫骂声响成一片,拥挤中失散的孩子在撕心裂肺地嚎哭,背着小包袱的母亲慌慌张张地在潮水般人流中寻找自己的孩子,眼睛通红。慌慌张张的小业主驾着马车被逃难的人流堵在道上动弹

  不得,于是破口大骂。白发苍苍的老头、老太太背着包袱,拄着拐杖,艰难的在拥挤的人海中蹒跚前进。

  还有乡下的农民赶着一群羊,大声吆喝着夹杂在人群中,看到自己的羊不断地被挤散,自己的全部财产一点一点地消失了,农民眼中饱含着热泪。慌乱和绝望的情绪蔓延在人群中,灾难来临的恐惧感捏住了所有人的心头。

  那女子看得正出神,一个中年男子上来给她添了一壶茶。女子道声谢谢,却发现这男子的衣着和气质都不像斟茶的服务生。

  “你……是服务生?”

  那男子苦笑:“我是鸿运酒楼的老板。服务生全部跑光了,跑往西南避难去了。厨师也全部跑了,今天小姐您点的菜全部是我炒的。”

  女子歉意地点头:“对不起,失礼了。”她好奇地问:“那,服务生和厨师都走了,您为什么还不避难去呢?”

  “只要还有一个客人在,鸿运楼绝不停止营业!哪怕就是在杨明华叛乱那几天,乱兵冲进来抢走了我们的钱柜,杀死了我们的掌柜,即使那天,我们也照样营业,这是祖上传下的规矩,两百年风雨不改!”老板自豪地说,谈起自己酒楼的悠久历史,他红光满面。

  但很快,他神色一黯:“但看来,这个规矩要败在我这个不孝子孙手上了。这位小姐,实在对不起您了,明天起酒楼就停业了,您得找别家去了。谢谢您这几天帮衬我们生意。”

  那女子神色黯然,连两百年来昼夜不息的鸿运楼也停业了吗?她从口袋里掏出钱递过去:“辛苦了。”

  看着她手上的钱,老板神情有点古怪:“这位小姐,您有没有金、银币?流风家和林家的货币也行。现在紫川家的纸币很难使出去了,大家只收金银或者流风家的货币。”

  那女子一惊,摇头说:“没有。我身上只带了纸币,要不,我拿手镯子给您抵了?”

  “算了,这顿就当是我请您这位漂亮小姐的吧。其实我也不缺这两个钱。”那老板苦笑道:“兵荒马乱的,魔族来了连命都保不住了,钱又有什么用?”

  那女子点头,又问:“老板您打算去哪里避难呢?”

  “我打算往西南那边走,如果魔族打来了,我就躲进林家那边。听说林家有左加明王保护,魔族可能不敢惹他们吧?”

  “如果魔族连林家都攻下来了呢?”

  “那我就往流风家的远京那边躲吧,他们还有流风霜能挡上一阵子——也难说,连我们的斯特林大人都败下阵来了,对上魔族,流风霜未必管用啊!如果真连远京都被拿下的话,我们就只好跳海了。”

  那老板苦笑两声,作个揖:“您慢用,我回去收拾行李了。这个酒楼里,您看中什么东西就拿吧,屏风上几幅画那还是蛮值钱的,是道子大师的真迹,有两百年历史了。出去时候,顺便帮我把门关上就好——不过关不关都无所谓了,千军万马都没用,难道一扇门还能挡住魔族不成?”

  看着老板的身影消失在楼梯口,紫川宁无声地叹口气。

  战争中,受到最大伤害的还是平民百姓啊!身为紫川家的继承人,自己却无力守护自己的子民,她感到既痛心又绝望。楼梯响起了沉稳的脚步声,几个身影出现在楼梯口方向,他们是中央军的副统领秦路将军、监察厅总监察长帝林统领、幕僚统领哥珊。

  紫川宁嫣然一笑,举杯向他们邀请:“三位阁下,吃晚饭了吗?如果没吃,不妨一起吃吧。”看到紫川宁一人临窗独斟,秦路苦笑道:“宁小姐,您的兴致真好,这个时候还有雅兴。外围部队传来消息,魔族的前锋已经出现在帝都周边了。”

  紫川宁一笑,指指对面的桌子:“帝林大人,哥珊大人,大家都坐下来说吧。秦路大人,反正我也是挂名军团长而已,具体的军务还是得由您来操办的。城中防御准备得如何了?”

  “我们已经尽所能地做准备了。三十个武器工厂日以继夜地加班,为我们生产弓箭。事实证明,对付魔族,远程武器是最为奏效的。在过去一个星期,我们组建了两百个帝都民兵营,八万人自愿参军,其中男女都有。另外,帝都的治部少警察部队全部改编成了正规军,帝都周边几个行省的元老都将他们的私兵贡献出来,到时也可以上阵。若论兵力和人力,我们并不缺少,帝都城中足足有二十万部队,但这些部队大多数都是临时组编的民兵营和预备役部队,训练和装备都很差,若真打起仗来,恐怕只有中央军留下来的那几个师能派上用场。如果能再给我一个星期的时间,我能再组建五个师,能将那些杂牌兵

  训练得勉强可用,我们还要从周边行省征集一批粮草——这要看达克城的形势如何了,如果杨宁阁下能再坚持一个星期就好了!”

  帝林插口说:“没时间了。”他从口袋里摸出一张小纸条,上面带着斑斑点点的血迹:“这是今天下午收到的,达克军法处的飞鸽传书。”

  紫川宁接过纸条,慢慢地展开,几个歪歪扭扭的血字赫然入目:“杨宁大人殉国,这是最后一只信鸽了,我们是最后的守军。等不到增援了。魔族就要冲进来了!永别了,祖国!”

  “永别了,祖国!”重复着这几个字,紫川宁心头像是梗着一块铁,她看到了遍地尸骸,断墙残壁,整个城市在烟雾中燃烧,魔族在咆哮,最后的战士蘸着血一笔一划向帝都做最后的报告,洁白的信鸽飞起,它的翅膀带着不屈的英灵一起飞向帝都,飞向祖国母亲的怀抱。

  “他们始终相信我们会给他们派去援军的,直到死。”眼睛红了,不想被帝林看到,紫川宁把脸拧向了窗外:“他们不知道,自始至终,援军根本就没派去过。我们欺骗了他们。”

  几位高官怀着异样的心情不发一言,秦路望着地板,帝林仰头朝天,哥珊则低头看着桌子上的酒菜不作声。

  最后,秦路小声地解释道:“不是我们忍心,只是现在帝都兵力也很缺乏,我们必须把军队留下来保卫帝都。”

  “我知道的。”紫川宁迅速擦净了泪水:“幕僚长大人,迁都转移工作进行得如何了?我们的科技人员、大学、政府机构、兵工厂是否已经顺利向西南转移了?”

  哥珊道:“一切都很顺利,宁殿下。我们转移了五个最重要的兵工厂,帝都近郊粮仓的粮食,还有几个特别重要的军用和民用工厂。只是在转移帝都大学时候出了点岔子,学生们不愿意被转移,要求留下来参加军队保卫帝都。”

  “我们不能为了要金蛋而杀掉了生蛋的母鸡,那些智慧的头脑是家族的未来。”紫川宁断然说:“立即拒绝他们,要做好说服动员工作。”

  “我拒绝他们了。今晚我们打算把国库里的黄金运送到西南去,希望您能派出一支部队护送。”

  “可以。秦路大人,这个事您安排一下。黄金储备关系国家命运,您要慎重,要派最可靠的将领去。”

  秦路肃容道:“遵命,大人。”

  哥珊微微躬身:“谢谢,殿下。另外,元老会的萧平首席刚刚来见我,说元老会下次会议打算在西南的旦雅召开,他说最近道路不怎么安全,要求我们派出军队护送他们。”

  紫川宁小声地骂了一句很不淑女的话,看到对面三个人眼都瞪圆了,她不好意思地笑笑,回

  答说:“告诉议长,一兵一卒都不能从帝都前线抽调,叫他们自己想办法去西南!”

  “但萧平说……”

  “就说是我的命令。如果他有什么话,让他来跟我说。”

  “是。另外,参星殿下已下令把旦雅确定为战时首都,要在那组建新政府。殿下和总统领大人已动身前往了,帝都的各个政府机构也迁移往新首都去了。宁小姐,您叔叔希望您也跟着他过去。”

  三个人都聚精会神地望着紫川宁,看着这位年轻的少女如何回答。紫川宁平静地说:“根据惯例,国君离开时,皇储坐镇首都行使监国权。幕僚长大人,请禀告叔叔,我会镇守帝都直到他返京,请他不必担心。”

  望着她,哥珊露出了钦佩的眼神。尽管有许多不是,但紫川毕竟是紫川,将门虎女,关键时候这份胆色和气魄不由得人不服。

  “宁小姐,我与您共同留下。”

  “不。”紫川宁很诚挚地说:“幕僚长大人,您是文官,帝都很快会成为战区,您留在这里发挥不了作用,到西南去组建新政府,为我们筹备物资和组建援军,那才是您的强项。帝都会尽力抵挡魔族的攻击,为你们组建新锐师团赢得时间。”

  “但宁小姐,您不也是文官吗?”

  紫川宁嫣然一笑:“谁说我是文官?我是中央军统领,武官中的武官呢!”

  笑脸一敛,她正容道:“幕僚长大人,战场厮杀固然重要,但经济也不可掉以轻心。刚才我吃这顿饭付的是紫川家发行的货币,但老板居然拒收。要小心,货币代表着国家的尊严,货币信用的崩溃往往是国家崩溃的预兆,到西南以后,在整军备战的同时,您要注意财政体系的安全,绝不能让家族的货币体系崩溃,那样会造成民心全面涣散的。”

  不知不觉的,紫川宁的语气中竟带了几分威严,哥珊肃然应道:“是!”

  两人简单地商议了几句,哥珊起身告辞,接着,秦路请示军务上的事,要求炸掉几个桥梁和挖断几条公路,还要求烧掉帝都近郊的一批居民点,以免被魔族当成进攻的掩护。

  紫川宁简单地做了指示,她笑说:“军务上的细节我一窍不通,只要觉得有必要,秦路将军您就放手去做吧,有什么事,我来承担责任。”

  秦路笑笑,向帝林打个招呼,也告辞而去。屋子里只剩下帝林和紫川宁二人了。

  他望望她,她瞧瞧他,心里都说不出什么一股滋味。

  二人关系历来貌离神合,这已经是帝都人所皆知的秘密了。

  现在,在这人心惶惶的危城中,二人都没有撤离,一种福祸共依的感觉令得二人的关系顿时密切起来了,往日的芥蒂此刻已不那么重要了。

  帝林鞠了一躬:“殿下,您好像没带警卫出来吧?现在的帝都不怎么平静,请允许下官送您回府。”

  两人下了楼,帝林的马车在楼下恭候着。

  黑色的乌云低沉地压在城市的上空,回头望向酒楼窗口中黯淡的烛光,紫川宁有种不祥的预感,仿佛这座曾经辉煌的城市,它的未来就如酒楼中的烛光一般在风中摇晃着,奄奄一息。

  两人刚要上马车,迎面驶来的一架马车引起了紫川宁的注意。

  在一个打开的车窗,她看到了元老会首席萧平的面孔。

  两人立住脚步,看着那辆马车在警卫的护送下融入了逃难民众的潮流中,最后驶出了西城门。

  “元老会首席大人逃了。”帝林淡淡地说,仿佛在说一件根本与自己无关的事:“元老会差不多都跑光了。”

  紫川宁想起了魔族入侵之初,萧平和众位元老是如何信誓旦旦地号召市民坚持岗位,发誓与帝都共存亡的情景,那一幕又一幕慷慨激昂的讲演是多么激动人心。

  她讽刺地笑笑:“监察长,您怎么能说议长逃了呢?我们尊敬的议长大人和各位元老大人只是暂时‘进行战略转移’,到西南去‘开辟新战场更好地与魔族斗争’了。你若误会我们的元老贪生怕死,那就太没见识了。”

  帝林笑了:“宁殿下,下官很奇怪,萧平和元老会都跑光了,您为什么不跟着他们一起‘战略转移’呢?守城留给军队和将领来办好了,您是女孩子,走了也没人会怪您的。”紫川宁淡淡说:“萧平还有其他元老们,他们不姓紫川。”

  “呃?”

  “三百年来,帝都不可一日无紫川姓氏镇守。虽然我只是女孩子,但只要我一日还在帝都,帝都就依旧是紫川家的帝都。”

  帝林品味着这句话,渐渐对眼前的女孩子起了几分敬意。老实说,他平时是不怎么瞧得起紫川宁的,她智慧并非出类拔萃,才能也不是很出众,也有着虚荣、傲慢、意志不坚、优柔寡断、自作聪明等等女孩子的通病,在帝林看来,她除了继承人身份以外简直一无是处。

  但现在,他要对她刮目相看了。

  老狐狸紫川参星跑了,元老会跑了,统领处的大部份成员也离开了,帝都几乎成为了一座空城,这个时候,她却选择了留下——她清楚自己的职责所在,她也不畏惧去履行自己的职责。

  在危难时刻,她的胆色和勇气令多少须眉男子汗颜。

  即使她什么事也不干,只要让大家知道:“紫川家中央政府依旧在帝都,紫川宁殿下还在帝都城内!”光这个就可让全城军民勇气倍增了。

  就如当年她是紫川秀的精神支柱一般,现在她要充当帝都百万军民的精神支柱了,她将如一盏明灯照耀在这孤城之上。

  “灾难使人成熟啊。”帝林暗想:“仿佛一夜之间,她长大了很多。”

  马车驶离了城西道,进入商业店铺密集的中央大街,这里的人流稀少了很多。

  紫川宁随口问:“监察长大人打算撤离吗?”

  帝林秀眉一挑:“我打算留下来。毕竟,砍了那么多临阵逃脱的脑袋,事到自己临头就跑了那也说不过去。”

  紫川宁一喜:“帝林大人,要保卫帝都,我经验不足,请您助我一臂之力!”

  帝林笑笑:“宁殿下您客气了,下官随时听候吩咐。”

  紫川宁心头一宽。虽然平时和自己不睦,但帝林毕竟是紫川家首屈一指的名将,论军事能力,除了在远东的紫川秀和在奥斯的斯特林,整个家族将帅群中无人堪与他匹敌。有他在城中,自己这个毫无经验的新手也安心了很多。

  但,紫川宁还是不禁想,如果留在城中陪伴自己的人是紫川秀而不是帝林,那该多好啊!

  她感激地点头:“谢谢您,帝林大人!那,秀佳嫂子和小帝迪呢?”

  “林秀佳和帝迪都已经送到西南了。围城是很艰苦的,我不想让他们陪我一起熬。”帝林神色转为严肃:“殿下,今天监察厅收到奥斯包围圈里发来的飞鸽传书。”

  紫川宁精神一振:“与东南军和斯特林大人联系上了吗?他们情况如何?”

  “很糟糕。部队被魔族切割得支离破碎,伤亡很大。死了一个副统领,一个红衣旗本,十二个旗本,几个师都被打得垮掉了,他们打得很艰难,但军队还有战斗力,斯特林正在努力整顿恢复秩序。他说,只要有机会就立即组织突围,回师救援帝都。”

  紫川宁默不作声地听着,帝林话语不多,她能感觉到形势的严峻。

  家族的主力军在外线被敌人包围,首都城防空虚,即将被敌人攻击,预备队还在组建当中,形势前所未有的恶劣。

  帝林说下去:“飞鸽还带来了另外一个消息,很令人震惊。宁小姐,您要有心理准备。”

  “到底是什么消息呢?”

  凝视着紫川宁,帝林沉重地说:“巴特利行省总督马维杀害了省长恩克拉,率部献城投敌,勾引敌人长驱直入,他导致了我军战线的崩溃。其实之前东南军就向我们派过一次信使报告此事,不过没有到达帝都,应该是碰到魔族的先遣队了。这次是经斯特林亲自证实的,可以确认了。”

  说完,他很注意地观察着紫川宁的表情。

  令他失望的是,仿佛太多的不幸消息已经令她麻木了,紫川宁只是身子震了一下,并没有太多的惊讶:“马维?他为什么干出这种事来呢?”

  “谁知道呢?”帝林耸耸肩头,一副事不关己的表情。

  其实二人都是心里有数,马维之所以叛变,在座的两人都要负上一定的责任。

  紫川宁与他有过一段感情纠葛,而帝林则暗杀了马维的长兄,抄没了马维家产。

  当然,责任比他们更大的人不是没有,那就是在远东的紫川秀。

  “鉴于马维是个特别的人物,下官想请示殿下该如何处理这件事呢?”帝林恭敬地问。

  紫川宁淡淡地扫了他一眼:“这种叛国罪如何处置,军法处应该有章程的吧?还用我来教监察长大人您吗?”

  “那么,公事公办?”

  “自然是公事公办,难道还有别的办法吗?”

  帝林微笑道:“殿下这么说,下官心里就有底了。我回去就发拘捕令和公告,向全国宣告马维的罪行。”

  两人都没有说话,气氛微妙。帝林的话里隐隐带着骨头,仿佛在讽刺着马维昔日与紫川宁的关系,让紫川宁生气又说不出来。紫川宁正在寻思着该怎样找两句话讽刺一下帝林,前方传来砰的一声响,马车突然停住了,措手不及下,紫川宁几乎要摔下座位,幸亏帝林手疾眼快一把抓住肩头稳住了她。

  “小心!”

  “谢谢,监察长大人!出什么事了?”

  两人从车窗望出去,只见几个衣着褴褛的男子挥舞着木棒铁棍跑过来,围着马车叫道:“打劫了!把身上所有的金银都交出来!”

  他们用手上的武器使劲敲打着车厢外壁,发出了砰砰砰的震响声,大声叫道:“开门开门,不然我们杀了你!”

  紫川宁和帝林面面相觑,简直不敢相信世上有如此荒唐事。

  前列的警卫车发现情况不对连忙回头,警卫们跳下马车跑了过来,抽出了军刀。

  眼见碰上了军队,围住马车的暴徒人众一声叫喊,一哄而散。

  护卫队长在车窗处请罪:“下官护卫不周,让宁殿下和监察长大人受惊了。请大人责罚。”

  紫川宁跳下马车,茫然地望着四周。自己一生中遇到过刺杀和暗杀,但被打劫,这还是第一次。

  她茫然地望着四周,发现暴徒数目还相当不少,三五成群地游荡在街头,守在路边用玻璃瓶装的汽油砸过路的车夫,只等马车停下他们就如狼一般恶狠狠地扑上来抢劫。

  暴徒们撬开路边的店铺冲入抢劫,有几家卖服饰和土特产的店铺被撬开了,暴徒们将所有能吃的、能用的都带走了,吃不完带不走的通通砸掉、烧掉,有几家店铺已经燃起了火光和浓烟,他们不像是为了利益而打劫,倒像是纯粹只想着破坏和发泄。

  一个五大三粗的暴徒浑身挂满了新的乳罩招摇过街,显然他刚刚打劫了一家女士服饰店。

  而另一个暴徒则抱着两个玩具狗熊茫然地走来走去,紫川宁怎么看都觉得他不像是需要玩具的年纪。一家酿酒铺被砸开了,暴徒们狂呼乱叫地蜂拥而上跳入酿酒池中埋头大喝,很快就有人烂醉在地上,有人放声哈哈大笑,有人则大哭大喊:“末日来了啊!末日来了啊!”

  有个醉鬼远远地朝紫川宁吹口哨:“美女,祢寂寞吗?”一众暴徒发出了狂笑,但还好顾忌着紫川宁身边簇拥着宪兵,他们不敢上前。绝望而疯狂的情绪在人众中蔓延,空气中荡漾着浓浓的酒糟香味……

  紫川宁做梦都没有想到,昔日洁净平静、秩序井然的中央大街,竟会出现这样的一幕。

  仿佛是一夜之间,自己所熟知的世界消失了,呈现在面前的是一个疯人院。

  她回头望向帝林,希望能从他那里得到答案。

  “每次风浪吹来,沉在水底的残渣总要翻起来摇动一番。殿下,这些是帝都本地的流氓和地痞,还有外地来的难民,兵荒马乱没有人管他们了,他们就趁机出来作恶。”帝林沉稳地解释道:“殿下,您千金之躯,不必与他们纠缠,通知治部少过来料理他们就是了。”

  重上马车后,紫川宁沉默了好久,刚才民众情绪失控的一幕给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她问:“监察长大人,请问我有没有权力宣布帝都进入战时戒严?”

  帝林笑了:“殿下,您如今是紫川家留守帝都的监国王储,也是中央军的军团长,两个身份无论哪个您都可以发布戒严令。”

  “那好。您帮我向军队和治部少传达一个命令,帝都进入军事化戒严。如有入屋盗窃、抢劫、故意伤害、盗窃、散布谣言、蛊惑人心等等扰乱公共安全秩序行为的,军队可当场将其处决。”说完,她有点不安地问帝林:“这样,没什么不妥吧?”

  帝林神色平静:“遵命,殿下。乱世就该用重典,您的决策相当英明。现在是非常时期,魔族的奸细和一些败类份子在四处活动,请允许下官给您的住处加派宪兵保护。”

  “好的,麻烦您了呢,监察长大人。”

  天空闪过一道亮光,遥遥传来了低沉的雷声,雨终于下起来了。细细的雨丝中,马车驶经过中央广场。

  华灯初上,这条闻名全大陆的广场沐浴在一片灿烂的灯火中。

  紫川宁突然出声道:“停车!”

  马车停下了,她跳下马车,冒着密密的细雨,迈步走在那庄严宽阔的中央广场。

  那长达上千步的广场,辽阔而寂寞,庄严,肃穆,大气磅礴,猎猎的黑色飞鹰国旗在凛冽的风雨中飘舞着,那令人畏惧的巨大透出一种大国的威严感。

  这是千万家族臣民熟悉的地方,是一个历经三百年风雨的伟大帝国象征。

  抬头仰望着立在广场中央紫川云的巨大雕像,紫川宁出神良久,帝林默默地站在她身后不出

  声,这一男一女的身影在风雨中被拉得长长的。

  过了好久,紫川宁回过头一字一句地对帝林说:“我无法想像,如果那些绿皮的魔族崽子迈步在这个广场上,那会是怎么样一副情形!一想到这,我的心就如刀割一般的疼痛!”她的眼中晶光闪亮,不知是泪水还是雨水:“这是我长大的城市,我熟悉城中的一草一木。这里有我所珍爱的东西,绝不能让给魔族!

  如果城破,我不会撤退,决意与帝都共存亡!”

  帝林深深地凝视着她,良久。他不出声地移开了视线,雨水顺着他柔软的发丝流下来。

  初夏的雨水中,大批部队沿着大道、公路、野战桥梁和林中小路,穿过森林和村庄,越过谷地和高地向帝都涌去。

  急急忙忙开往帝都的军队,既有魔族军的,也有人类军队的。

  紫川家各地的增援军队正在往帝都集结,他们有刚刚从达克保卫战中被魔族军队打垮溃败下来的军队,也有从奥斯行省包围圈中夺路而出撤退的部队。

  人类的军队一边急急忙忙地向帝都撤退,边走边打,后卫部队不停地与魔族军进行掩护战斗,力图不被魔族挤下公路,不让魔族抢先到达帝都的城墙下。

  但这是一场硬碰硬的战斗,魔族以大批骑兵部队为先导,精锐步兵跑步跟上,由人类败类组

  成的第十六纵队为向导,他们熟悉帝都近畿四通八达的道路交通网,因而能大步迅速推进。

  魔族骑兵从撤退的紫川家部队中穿插而过,将他们赶下了公路,于五月十七日凌晨抢先抵达了帝都的城墙下。

  远远眺望着晨光中通红的巍峨巨城,那无数巍峨的尖顶塔楼,无数的高楼如同树林一般密密麻麻矗立着,建筑群一望不到边际。

  首次看到这人类文明最伟大的成就,上十里长的魔族队伍爆发出惊天动地的狂热欢呼:“塞穆黑林!”

  云浅雪驻马阵前,和士兵们一样,他也被眼前城市的巨大所震慑了。

  他知道帝都是个大城市,但却不曾料到它巨大到如此程度,与之相比,魔神堡简直像个简陋的小乡镇!不要说魔族王国没有一座城市能与之媲美的,恐怕走遍天下也找不到第二座同样的城市了。

  想到可征服这富饶、繁荣的伟大城市,魔族将领们热血,仰天长啸:“呜呜呜呜……”

  成千上万士兵跟着呼啸:“呜呜呜呜……”

  一个又一个团队加入了呼啸,最后,一百二十个魔族团队同声高呼,长达十几公里的兵马响彻着同样的呼啸声浪,数十万人狂暴的呼声撼动了空气,集成了一个可怕的风暴,声波以山洪海啸般的气势穿越厚厚的城墙传入城内,给帝都军民以严峻的的宣告:神族毁灭的大军已经来到,凡拒绝臣服的人类,只有死路一条!

  第四军军长亚哥米兴奋地策马跑到了云浅雪面前:“羽林将军,除了斯特林以外,我们神族谁也不在乎!现在,斯特林被缠在奥斯行省不得脱身,难道还有谁能阻挡我们大军吗?”

  云浅雪轻轻鞠躬:“爵爷您说得很对,但我们还是不能掉以轻心。”

  他露出了意味深长的微笑:亚哥米忘记了一个人,除斯特林和紫川秀外,紫川家还有一位名将。而这个人,自己是一直牢牢铭记的,败于他手下的惨痛回忆鞭策自己日夜不敢放松。

  这个人比斯特林更为刚毅坚定,比紫川秀更为足智多谋,他冷静狡诈,残酷无情,光是他的名字就能让魔族士卒闻风丧胆了。他是个能令三军夺魂的可怕男人!

  “帝林大人,久违了!一别三年了,你是否康健如初呢?”

  七八四年五月十七日凌晨,就在这天,卫国战争最为残酷惨烈的帝都保卫战开始了。

上一章:第十八卷 卫国之战 第六章 败类兴风 下一章:第十九卷 烈火焚城 第一章 沦陷轶事

 

· 推荐:乡村小说 官场小说 商战小说 权谋小说

点击收藏 小提示:按键盘CTRL+D也能收藏哦!

在线看小说 趣知识 人生格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