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
玄幻奇幻小说

首页 > 玄幻奇幻小说 > 紫川 > 第十九卷 烈火焚城 第一章 沦陷轶事

第十九卷 烈火焚城 第一章 沦陷轶事

  七八年的六月十日,安卡拉行省偏远的的一个小镇。

  大雨滂沱,乌云密布,夜黑如墨。

  大战过后,人迹萧条,道上都长满了野草,黑黝黝的小镇上空荡荡的,雨点打击木板发出了嘀嘀哒哒的响声,不知哪扇门被风吹得哗哗作响。

  荒凉,寂寥,若不是在镇上客栈门口还有点燃的灯笼在风雨中摇晃,人们会以为自己进了一个死镇。

  夜幕中传来了清亮的马蹄声,在这漆黑的夜里,一队赶路的人马来到了小镇上。

  骑手们把马牵到了屋檐下,推开了客栈的门。

  与外面的荒凉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大堂里朦朦胧胧坐着不少人,靠墙有一个正燃着的壁炉,火光跳跃,照得大堂里暖烘烘的,劣质酒味、烟草味、炒肉的香味、汗腥味,人群聚集的气息扑面而来,让风雨中赶路的众人顿时感到一阵暖乎乎的。

  屋子笼罩在如云雾一般的嗡嗡的谈话声中,当十几个披着蓑衣的陌生人推门进来,就像一把刀子猛然切下,谈话声顿时消失,各张桌子上的人警惕地望着这群新来的人。

  领头人眼扫了一通大堂里的人们,眼神亮得刺人。

  接触到他咄咄逼人的眼神,大多数人不自觉地回避了,说话声又重新响起了,不过声音已经低了很多。

  瘦巴巴的店小二上前招呼:“有客来了!快里面请。”

  领头人径直到了柜台前:“掌柜的,你这里有多少间客房?我们全包了。”

  同样干瘦巴巴的店老板显出为难的神情:“这位客官,客房倒是有,只是已有人先住下了。客官,来往都是客,咱是百年老店了,这大风大雨的天气,不能往外赶人啊。”

  几个人对视一眼,首领问:“住的都是些什么人?”

  “几个西边来的客商,还有些别处的人,咱也摸不清他们是啥子身份。不过看来都不是坏人,客官您就安心地住下吧。瞧,他们都在大堂那喝酒聊天呢!”

  首领沉吟着,下定了决心:“掌柜的,给我们九间房子,我们一共十六个人,把晚餐都送到客房里去。”

  “好勒!客官您稍等——小二!快带这几位客官上楼去歇息吧!”

  其他人都跟着店小二上楼了,首领却独个在大堂里坐了张桌子,要了壶酒,靠在壁炉边歇息下来。他喝了两口酒,顿时感到一身都暖烘烘的。

  虽然端着杯子一个人独斟,但他锐利的眼睛却不住地四处观察,细细打量着店堂里的人。

  和大多数小镇客栈一样,这家客栈也兼营酒馆,坐的大多是土里土气的当地乡民,有一桌已经喝得烂醉如泥趴在桌上睡着了,首领只看了一眼就把目光移开了:他们够不上威胁。还有两个瘦巴巴的行商,他们也不会有危险。

  引起他注意的是靠近门口的两张合并在一起的桌子上,一群粗豪的男子围在一起喝酒,谈话声量很高,划拳猜码声震得屋顶都在嗡嗡发抖。

  大汉们衣衫鼓鼓地凸起一块,很可能是藏有兵器,再结合他们旁若无人的粗鲁举止,首领不禁暗暗猜度他们身份:“是强盗,土匪,或者是叛军?”

  旁边桌子的谈话引起他的注意。一个乡民问一个行商:“老哥你这次从西边来,带来了什么消息啊?听说,魔族兵已经拿下帝都了,究竟是不是真的啊?”

  顿时,说话声都低下来了,人们侧着耳朵倾听,关切的目光从四面八方投过来。

  眼见如此受重视,那商人顿时矜持起来。他捋一下短短的胡子,拖着腔说:“老哥,这个消息,兄弟我是知道的。不过你也知道,这个乱糟糟的时世,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啊!毕竟人心隔着肚皮,万一这里有十六纵的人在,把我抓去了那可怎么办啊?”

  “噢!”叫声里充满了失望和懊丧的情感,大家心痒痒的。

  自沦陷以来,东部领土与紫川家内地的消息就被隔绝了,位于沦陷区的人们,他们最希望听到战场的消息,焦虑的心情简直如沙漠里渴望清泉一般。

  连柜台的老板也坐不住了,他端了壶酒到那桌上:“先生,这是本店的一点心意,给您润润嗓子。您只管放胆说,十六纵驻镇上的兵我都是认得的,像马维那样的人,我们这里没有!有什么消息,您就放心地给大伙说说吧!谁去魔族那边通风报信的,我第一个不放过他!”

  四面的桌子上传来了鼓噪:“对对!老板说的没错,这位先生,您就给大伙说说吧!”

  一个粗豪汉子站起来:“先生,求您了,我们心焦得不行啊!听魔族崽子们说,帝都已经给拿下了,参星殿下和宁殿下都给他们俘虏了,斯特林大将军战死了,各路统领都向魔族投降了!天哪,听到那个消息,我感觉天旋地转,日头都没亮光了!”

  一个乡民也出声哀求说:“魔族天天拿着大喇叭在宣传,我们听得饭都吃不下了!难道,紫川家就这么被灭了吗?我们有那么多的兵马,那么多勇猛的将军的啊!难道,我们就得永远被绿皮崽子统治了吗?”

  “先生,求您了,求您给我们大伙解说解说吧!您见多识广,走过好多地方,我们都是些连镇子都没出过的土包子,如今各种说法满天飞舞,我们压根不知道哪个是对的。魔族说的,不会是真的吧?”

  开始,商人还带着矜持的笑容捋着胡子听着大家说,但听下去,笑容从他脸上消失了。

  他神情庄肃起来,把杯子往桌上一搁:“诸位,我许六只是个走村串巷卖杂货的商人,军国大事我是不懂的,但是一件事,我是亲眼所见的:帝都绝没有陷落,紫川军仍在战斗!”

  “噢!”与刚才截然相反,这次的叹声充满了激动和欣喜的感情,各个桌子上的人一下子围了过来。

  老板亲自给这位自称许六的商人倒酒:“许先生,您喝口小酒,润润喉咙,然后把那边的好消息给我们说说,详细说说!只管放胆说,没事的!帝都真的没事吗?还在我们的人手上?”

  许六以斩钉截铁的口吻说:“我亲眼所见,绝不会有错!我亲眼看到的,帝都城头飘的仍旧是鹰旗!魔族兵没能攻进去,硬是没法攻进去啊!”

  众人七嘴八舌地问起来了:“许先生,你看到我们的军队了吗?我们人马多不多?”

  “多!多得如山上的草根一样数都数不清!”

  “是魔族的兵马多还是我们的兵马多啊?”

  “自然是我们人类的兵多了!那还用问吗?”

  “二位殿下没事吧?听魔族说,紫川宁殿下被俘虏了。”

  “魔族在胡说八道!魔族攻来的时候,帝都城的那些大官、贵族通通被吓得手脚发软逃掉了,只有宁殿下留下保卫城市!如今,殿下好好地在帝都内,她打得魔族崽子们鬼哭狼号!”

  “那家族什么时候发兵过来救我们啊?我们被魔族崽子统治,活得很艰难啊!”

  这时,许六含糊其辞了:“快了,快了,我们的人就快回来了,不在今年就明年,不会远了。”

  但沉浸在兴奋和幸福之中的人们谁也没有计较,淳朴的乡民们,他们只要知道家族军队依旧在抵抗,依旧有不屈的战士在战斗,那就足够了。

  不管是多渺茫的希望,只要给他们个盼头,他们就能坚韧地忍耐世间一切苦难。

  提问的人越来越多,问得越来越快,许六一个接一个地回答,在乡民们眼里,这位见多识广的行商无所不知,权威得犹如紫川家军务处的发言人。

  在众人崇拜的目光里,两口酒下肚,许六飘飘然起来,越来越信口开河:“……说到那紫川宁殿下与魔族猛虎将军温克拉一战,那我是亲眼所见!哎呀,那一战当真是惊天地泣鬼神,日月无光,山河变色!两人大战三天三夜,那温克拉气焰嚣张,但我们的宁殿下却是强中更有强中手,使出了皇族秘技双峰格杀,一招就将温克拉打得吐血三升,若不是羽林云浅雪见势不好连忙来救,那猛虎将军温克拉当场就要一命呜呼!云浅雪更不搭话,上来就是一招开天辟地大碑手,这时我们的斯特林大将军抢前一步使出开窗见月架住,立即更还以一招乾坤烈火拳,那云浅雪惨叫一声栽倒落马……”

  那行商口若悬河,口沫飞溅,众人听的心驰神往,大呼过瘾,忽然不知何处传来一声噗哧笑声,顿时打断了众人的兴致。

  乡民们怒目以视:“谁在那笑!”

  靠近壁炉边烤火的首领连忙道歉:“不好意思,是我。”

  乡民们看这个人,孤身一人坐在壁炉边,一身风雪蓑衣包裹了头面看不清面目,形迹十分可疑,大家大起疑心。

  靠近门边的那一桌上,有几个壮汉起身走过来,声色很不善:“你,干什么的,从哪里来的?来我们乌木镇干什么?”

  那位首领很镇定:“我是过路的,在这过夜住一宿。各位,咱们井水不犯河水,我不管你们的事,你们最好也不要来惹我。”他不卑不亢,言语间隐然透出种凛然不可犯的感觉。

  几个壮汉对视一眼,都觉得这人不好对付。

  领头的粗豪汉子粗声说:“朋友,朗朗乾坤,昭昭日月,有什么见不得人的!识相的,自己把头罩解下来,让我们瞧瞧阁下真面目,看看是不是魔族改扮的!”

  “你们敢这么放肆,胆敢称呼神族为魔族?镇子上就有神族的十六纵队驻扎,只要我高声一呼,你们就不怕死吗?”

  几个壮汉对视一眼,爆发出一阵狂笑。只听噌噌噌拔刀声连续不断,屋子里竟有一半人拔刀在手,一时刀光灼亮人眼。

  那粗豪汉子把刀往桌面上一插:“小子,你算是走对地方了!我们全都是十六纵的,我就是驻扎分队的队长!”

  那个行商顿时面白如纸:“你们都是十六纵队的?饶命啊,诸位大爷……饶命啊!刚才我喝多了,胡说八道……”

  “呸!什么胡说八道!”一个本地乡民打扮的粗豪汉子笑道:“许先生,你就放心吧。我们虽然是十六纵的,但我们心向祖国!许先生,您这样的爱国之士我们是最敬重的,绝不敢有得罪,我们杀的是落单的魔族和叛徒!”

  说到叛徒的时候,他阴恻恻地瞄向了在一旁端坐的蓑衣人:“朋友,招子放亮点,自己把头罩解下来吧,老子最恨的就是叛徒!若不是他们,我们大好江山怎么会沦丧如此!凡是把魔族叫做神族的家伙,老子逮住机会杀一个是一个!你自己交代后事吧!”

  在众多恶意的目光注视下,带着头罩的首领毫不惊慌,他慢条斯理地从包袱里拿出一个小册子,翻开了轻声读着:“今年四月间,紫川家巴特利行省总督马维叛变,原来驻巴特利行省的紫川家五十六师、五十七师随之叛变,后来神族将投诚的紫川家军队改编,番号为神族王国第十六纵队,简称十六纵,专门负责镇压神族统治区的人类叛变,维持社会公共秩序。”

  合上了本子,那位首领以饶有兴趣的口吻问:“各位十六纵的好汉们,神族是你们的主子,主子交托给你们的任务,敢情各位就是这样完成的吗?你们太不称职了啊!”

  屋子里人人面面相觑,给他旁若无人的镇定气势震住。

  队长脸色红一阵青一阵,反手从桌上拔出了佩刀:“狗奴才,回家见你的魔族主子去吧!”

  他凶猛地一刀横斩,厚背军刀在空中划了一道黑色的弧光,呼啸着斩向那人的头脑,气势凌厉。

  忽然,刀子一颤,滞在半空中:那神秘人两根白皙秀气的手指在刀锋上轻轻一搭一夹,顿时,无论队长如何用力,刀子再也无法进退分毫!

  有人倒吸一口凉气,十六纵的队长大为惊骇,松开了军刀向后一跃,颤声问:“你到底是什么人?”

  神秘人沉默不答。

  众人心里越发的恐惧,有个士兵失声叫道:“难道,是魔族的皇族?”

  传说中,魔族皇族以武艺高强和残酷跋扈闻名,众人脸色发白:皇族所至,鸡犬不留。若真是魔族的皇族到此,客栈连一个活口都不会剩下的!

  在众人恐惧的注视下,蓑衣人抬手解下了头罩,现出一张秀丽的脸孔。

  “啊!”众人无不失声叫起来。

  “他”赫然是个女子,一头齐耳短发,眉目秀丽如画,脸部轮廓如刀削般秀气,神情里隐然透出了刚毅之气,顾盼之间,凛然生威。

  这女子天生有一种凛然正气,一看就知不是奸邪之辈。

  在这乡野小镇,何时见过这么英气逼人的出色女子?乡民们和十六纵队的士兵们看得目瞪口呆,可以听得有人吞咽口水的声音。

  这时,楼梯上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女子的同伴们闻声从楼上冲下来了,看到下面人人拔刀的场面,一声:“保卫大人!”骑士们翻桌跳凳地跃过来护在那女子身周,闪电般列好了阵。

  十几个人同时拔刀,一股凌厉杀气透出,显出他们训练有素且技艺精良。

  十六纵的队长惊疑不定地后退一步:“你们是什么人!”

  那女子走前了一步,低声道:“我们是远东统领部下,前往内地负有要紧任务!诸位既然是爱国之士,请协助我等!”

  她说话时,骑兵们同时把身上的蓑衣一掀,现出了里面黑银两色的紫川家制服,衣领上银色的飞鹰标志灼亮人眼。

  自从魔族西侵以来,曾经统治安卡拉三百年的紫川家军队已绝迹了。眼前,在魔族占领区,紫川家官兵公然穿着军服表明身份,这一幕的震撼怎么形容都不过份的!

  屋子里寂静得一丝声响也听不到,只听到屋外雨水打在屋檐上的滴答声音。

  过了好一阵,低沉的欢呼猛然响起:“是家族军队!是我们的人!万岁!紫川家万岁!远东统领万岁!”

  人群一下子涌了过来,激动地凑近身来,想把家族官兵们看清楚。

  一个老农民轻轻抚摸着士兵领子上的飞鹰徽章,脸上老泪纵横:“老天,你们总算回来了!俺以为这辈子都看不到紫川家的兵马了,看到你们回来,我死都瞑目了!”

  那个十六纵的队长颤抖地问:“大人,可是紫川大人要从远东发兵回来解救我们吗?”

  无数条嗓子同时在问:“大人,大人!远东统领什么时候发兵过来解救我们?”

  那女子清亮的目光闪电般扫过众人:“人若得救,必先自救!我们的军队定会光复全部国土,会打回来救你们,那是毫无疑问的。但在此之前,你们要想想自己为国家做了些什么!军队只能拯救你们肉体,但你们的灵魂,还得自己来解救!”

  “大人,如何拯救我们的灵魂啊?求祢,给我们说说,给我们说说!”

  那女子一个一个地望过众人,用那深沉而忧郁的目光。人们觉得,仿佛内心都被这位年轻的女军官看透了。

  她轻轻摇头:“我只是紫川统领大人麾下一名普通的军官,不是牧师也不是法官,如何评判你们的行为,我没资格说。但我只能说,哪怕你不能奋起抵抗,那你也不要给侵略者提供服务和合作,不要去告密和出卖自己的邻人,祖国可以原谅懦弱,但绝不会原谅背叛。当我们的人回来时,你们如何去面对他们呢?各人都得凭自己良心生活。”

  她轻轻点头:“我说完了,你们慢慢想吧。”

  男子们露出了痛苦又为难的神情,那队长讪讪地说:“这位大人,我们也是迫不得已的。当时马维叛变迎魔族军入城,我们若不肯随他投敌就只有死路一条,我们也是走投无路的。我们虽然身在魔族军中,但依然心向祖国的。虽然魔族命令我们驻扎在这里,但我们从没有害过自己人。正相反,我们暗中还收拾了一些落单的魔族兵和投靠魔族的败类。大人,求您明察,镇上的父老乡亲都可以为我们作证的。”

  那女子哼了一声:“我知道。若不是看你们良心不坏,三千远东铁甲军就跟在我们后头,今晚我就把这个小镇给屠了!”

  众人给吓得点头如鸡叼米:“是是是,谢谢大人宽宏,谢谢大人开恩!”

  好好吓唬了他们一阵,那女子才放缓了声气:“告诉你们,远东统领紫川秀大人已经起兵勤王救国了,五十万远东大军即将入关,我们是给大军打前站的!”

  “紫川大人已经从远东起兵了吗?”屋子里响起了惊喜的议论声,人人面露喜色:“紫川秀大人回来了!这下够魔族崽子好受的了!”

  “此事关系重大,你们不要走漏了风声,让魔族有了提防!”

  众人异口同声说:“大人,请您放心吧,我们定然守口如瓶!”

  那女子满意地点头:“时间也不早了,我们先上去歇息了。”

  那队长忙道:“大人,您就放心安歇吧,我给您守夜值勤,如果有魔族部队过来,我们立即叫醒您。这儿我们是地头蛇,不会有一点岔子的。”

  “如此就有劳各位了。”

  远东一行人起身上楼,围观众人连忙给她让开了一条道来。

  这时,意外发生了。

  两个乡民打扮的汉子喝得醉醺醺的,趴在桌上睡得鼾声大作,竟连刚才的欢呼喧闹都没惊醒他,那女子走过时,一个醉汉被脚步惊醒,醉眼朦胧地抬起头:“啊,美女!”

  这醉汉居然张开双臂,就要朝那女子抱过来。

  众人大惊,连忙叱骂道:“混蛋,快住手!”

  几个护卫抢过来挡在那女子身前,对那醉汉大打出手。

  另一个醉汉被吵醒,眼看同伴被打,也糊里糊涂地加入了战团,一时间,拳声、叫骂声、醉汉的惨叫求饶声混杂成一片。

  混乱中,没人留意到那女子脸上一掠而过的惊愕表情。

  “住手!”她威严地下令:“这两个狂徒竟敢对我无礼,带他上去,我要好好收拾他!”

  “遵命,大人!”护卫们把两个醉汉架了上去。

  围观众人无不哀叹,都说那两个不识好歹的乡巴佬得罪了大人,看来这次有番罪受了。

  那女子吩咐将那两个被打得浑身瘫软的醉汉扔进了一个房间里,把部下们都遣了出去,她才恭谨地出声:“下官远东红衣旗本白川,参见斯特林统领大人!”

  “白川红衣阁下,真是巧啊!”

  醉汉们从地上爬了起来,此刻,他们哪里还有丝毫醉意。

  谁人竟能料到,那装疯卖傻、邋邋遢遢的农家小伙子,竟是独领一军、力抗魔族、捍卫东南三省的紫川东南军统领斯特林!

  另一个醉汉侍立在斯特林身边,器宇昂扬,眉目间掩饰不住的彪悍之色。

  斯特林介绍说:“这位是东南军副统领文河阁下,他曾在紫川秀手下干过。文河,这位是紫川秀在远东的得力干将白川,她刚刚才晋升的红衣旗本。”

  文河向白川点头致意,白川恭谨地回礼。

  斯特林严厉地望着白川:“白川阁下,我不是祢的直属上司,但我要代阿秀批评祢!在魔族沦陷区,祢和祢的部下竟然穿着军服活动,还在公众场合表露身份,你们太大意,不,简直是狂妄!我不知道紫川秀派你们入关究竟是何用意,但想来一定负有要紧任务。你们这么招张,枉送了自己性命是小事,若是耽误了任务,祢纵一死也不能赎罪!”

  虽然是军队将领,但斯特林一点都不粗鲁,他是个极有耐心和自控能力的男子。白川记忆中,他几乎就是镇静、坚强和冷静的代名词,从识得他以来,从没见他发过火。

  刚见面,白川还沉浸在偶然邂逅的喜悦中呢,他就这样劈头劈脸给了一番训斥。

  一时间,白川委屈极了,眼中珠泪盈盈欲滴。

  不顾站在眼前的人是紫川家军事最高长官,她倔强地昂起了头:“大人,我不明白您的意思。此地是紫川家国土,我是家族军人,紫川家军人在自己祖国上行走,为什么不能堂堂正正亮明身份?对不起,远东军人习惯在华天丽日下行走,不屑做偷偷摸摸的老鼠!”

  “白川阁下,注意祢的言辞!”文河严厉地呵斥道:“紫川大人教祢这样对上级说话的吗!”

  “不要急躁,文河。”斯特林摆摆手,抹了一把脸。

  这时白川才注意到,不到三十的斯特林,此刻却显得那么憔悴和疲倦,眉心仿佛刀刻般的皱纹、深深的眼袋和眼中密布的血丝,这显示了,在魔族入侵的灾难时刻,作为家族的最高军事负责人,他在承受着何等的压力和重荷,度过了多少焦虑操劳的不眠之夜。

  白川心头猛地一颤:几年时间,斯特林真的老多了。

  斯特林打开了窗户,大雨特有的水气和泥土清新气味涌入闭塞的房间,令人精神一振。

  雨已小了很多,窗外滑过条条闪亮的雨痕。

  文河拿着油灯在窗口画了一个圆圈,接着,他把这个动作重复了两遍。

  回应文河的信号,镇外远处漆黑的丛林中亮过一道闪光,几秒钟后,在另一个方向的丛林里也亮出了闪光,灯光是绿色的,一闪而逝。

  文河转过身来:“大人,一切正常,没有魔族朝镇子上接近。”

  白川这才明白,在镇子外面,斯特林还埋伏了兵马护卫。

  惭愧的是自己,外面埋伏了那么多兵马,自己先头的侦察兵竟然什么也没发现,就这样懵懵懂懂地一头撞了进来——若埋伏的人不是斯特林部下而是魔族兵,那后果会怎样?

  想到这里,她不觉背上微微发热,额角出汗。

  “勇敢和鲁莽无谋完全是两回事。”斯特林转过身来,疲倦地揉着自己额头,语气放缓了很多:“白川,祢是肩负着阿秀重要使命的头号大将,若不明不白地死在一个魔族巡逻队手上,那也很不值吧?在需要时候,军人不会畏惧死亡,但在此之前,我们肩负重任,请保重好自己。”

  听出了斯特林话中真切的关怀和爱护之意,白川终于低下了头:“对不起,大人。”

  斯特林摇头,没有就这个话题再说下去。

  白川好奇地问:“大人,我听说您在奥斯指挥战斗,怎么会突然出现在魔族的占领区?那太危险了!”

  斯特林笑道:“祢料不到,魔族又怎么会知道我来安卡拉行省呢?文河一直在魔族占领区进行游击作战,我必须和他碰个头。至于碰到祢,那是意外的收获了。”

  在沦陷区意外地遇上了战友和故交,这是件极令人振奋和高兴的事,但在座的都身负重任,大家也没有寒暄和问好的空隙了,直截进入了正题。

  文河问道:“白川阁下,刚才我听祢说,远东紫川秀大人将入关作战?祢知道,相比魔族,人类战斗力还是稍逊,要夺回主动权,能与魔族在野战中一较高下的,唯有远东的半兽人军团。远东军队什么时候能赶到?”

  斯特林没出声,但也用关切的目光注视着白川,等候着回答。

  看到二人眼中的焦虑,憔悴的脸充满了渴望,白川多么希望自己能响亮地回答:“请二位大人放心,远东五十万大军明日就将开到!”

  但事实上,她不能,她只能低下头,充满歉意地说:“很抱歉,大人,远东也很吃紧。魔族第五军凌步虚和第七军古斯塔正在进攻我们,实在抽不出兵力来支援内地。事实上,入关的全部人马只有我带的这个小队,远东军队还没做好入关战斗的准备。”

  啪的一声轻响,斯特林手中的杯子被捏得粉碎,碎瓷片割破了他的手,鲜血直流。

  白川惊愕地望着他,年轻的军务处长显得痛心又失落。

  “还没做好准备?阿秀是今年三月到远东去的吧?足足过了三个月,他还没能做好准备吗?魔族都打到帝都城下了,紫川家政府都要流亡了,宁殿下要亲自上阵抵御魔族,甚至元老们都纷纷要买大船下海逃亡了——我们都快亡国了!阿秀还没能做好准备吗?难道非要让魔族把我们赶下海,他才能做好准备吗?”

  斯特林用力地一捶桌子,发出砰的一声巨响,桌面上留下了一个鲜红的血拳印,望之触目惊心。

  好一阵,斯特林才压住了急促的呼吸,摇摇头:“抱歉,白川,我不是说祢。”

  “没事,大人,没事。”白川结结巴巴地说。

  她第一次见斯特林如此大发雷霆,一瞬间,他是如此狂暴、慑人,眼神凶狠,气势直如排山倒海般涌来,她几乎连站都站不稳了!

  她这才明白,为什么温和的斯特林有个令魔族闻风丧胆的外号:“猛虎将军”!发怒的他,真的像头咆哮的猛虎,百战征伐的沙场之威!若说紫川秀擅长以柔克刚,帝林给人感觉是冰冷锋利,那斯特林就是最光明正大的王者霸气了!

  “大人,请允许下官向您禀告。您对我家大人的指责是不公平的,我家大人也知道内地打得非常艰难,与大人您一样,他同样为家族的命运忧心如焚。他也在竭尽全力,想尽一切办法增援家族内地。”

  “若问我的看法,远东军入关就是对家族最大的支援。”

  “我家大人也很想立即进关与大人您会师,一同应战魔族,但以下原因阻挠了我军行程。其一、瓦伦关仍在魔族手中。虽然我军掌握了能通过古奇山脉的秘密山间小道,但要从这些小道上将数十万远东大部队运送过来是非常艰难的。”

  文河插嘴说:“这是技术和细节问题,可以想办法克服。”

  “文河你不要插嘴,让白川说完。”斯特林平静地说:“既然有其一,想必就有其二、其三?”

  “正是,虽然魔族军主力已经入关,但凌步虚、古斯塔两军团仍旧留在远东与我军作战。若我军入关,只会把关外的敌人也引入关内,对内地战局丝毫无助。其三,那才是我家大人最为担心的。远东的半兽人军团强悍狂暴,但也极其难以驾驭。在本乡本土作战,保卫家园和土地,半兽人能打得勇敢顽强,但若离开远东前往内地作战,大人担心他们会士气下落。尤其如今魔族还有两个军团在远东,若大人强令半兽人军团入关作战,古斯塔却在远东烧杀掳掠,闻知家乡被侵袭,半兽人军团有可能崩溃的。”

  白川苦笑着,她想起了那次措手不及的兵变:“就我的经验,跟半兽人打交道比跟魔族打交道还难,魔族虽然凶残,但他们行动都有理智可遵循,但半兽人——我怀疑他们的行动是不是经过大脑的。半兽人很容易被煽动,勇敢时一往无前,怯弱时却胆小如鼠。如果把你当朋友,他们可以为你赴汤蹈火,但他们的情绪变化非常极端,昨天还被欢呼万岁的领袖,今日就可能成为公敌。人类永远也摸不透他们的想法,以人类之身统管远东,大人如履薄冰,丝毫不敢大意。”

  斯特林轻轻点头,他也知道,白川说的完全有道理,热爱自由、桀骜不驯的半兽人就如狂暴的洪水,紫川秀也只能利用自己在远东的威望将洪水因势利导,但他若要强挡住洪水,那只能落个粉身碎骨的下场。

  他问:“那么,紫川统领打算如何呢?”

  “这正是我家大人派遣我过来禀告的。我军即将开展夏季攻势,打算近期对深入我远东境内的凌步虚军团进行一次反攻,若战局利我,魔族对我东面的包围就将出现缺口,我家大人即将率军进入魔族王国本土,寻求机会直捣魔神堡与魔神皇决战。魔族军队本来就是一团散沙,只是因为魔神皇才凝聚起来,若能把他除掉,魔族军将会因为内乱不战自溃!”

  斯特林和文河吃惊得说不出话来,在家族内地还在苦苦支撑之时,紫川秀已经想到了擒贼先擒王。

  远东军队发难的目标不是凌步虚,也不是古斯塔,竟是传说中无敌的魔神皇!

  这是个极需勇气和牺牲精神的任务,任务若成功,那自然一切顺利,但若是失败了,被挑衅的魔神皇会把满腔怒火都倾注到远东军队身上,为了向魔神皇邀功,魔族的各路将军们会咬牙切齿地将紫川秀撕成碎片的!

  “太危险了!”

  这是斯特林的第一反应,他急速地来回踱步,忽然停下了脚步,眼中闪动着光亮:“但可以一试!阿秀统领有多大的把握?”

  白川镇定地回答:“魔神皇近卫的是王国第一军团,装甲兽军团。这是王国战斗力最为强悍的军队,而且魔神皇本人听说也是超一流的高手,可能王国还有别的部队会参战支援魔神皇。我家大人说,即使一切都顺利,成功率也不到百分之十。”

  “百分之十把握?哪怕有百分之一的可能,我们也干了!”斯特林激动地挥手:“那么,阿秀需要我们如何配合呢?我们能为你们做些什么呢?你们缺不缺装备?缺不缺粮食?需要家族增派更多的部队进远东助阵吗?”

  “缺,我们缺装备,缺药品,缺战士,缺粮食——只要说得出口的,我们什么都缺。”白川老老实实地承认,但她立即又说:“但斯特林大人,我并不是向你们伸手来着。家族如今也很困难,帝都被魔族包围着,各路军团都在浴血奋战。我们的困难,我们自个会尽量克服,不会让家族为难的。大人,若我军成功,魔神皇被击毙,魔族军队肯定会有异样的动向,各路军团会大批撤回本土。我家大人希望,那时家族军队能主动出击,尾随魔族军入远东增援我们,不要让远东承受的压力太大了。”

  斯特林握住了白川的手,激动地说:“谢谢,谢谢!白川,你们做出了巨大的牺牲,我们定会铭记在心。代表家族,代表全人类,我感谢你们,感谢奋战的远东子弟!请代为向远东军民致意,代我向阿秀问好,告诉他们,家族并没有放弃远东。请放心,我们定会打过去与你们并肩作战的!”

  “如此,那就是远东军民的大幸了!但还有一件事想劳烦大人您的,奉我家大人之命,我们一行向西负有要紧使命。不知前路凶险如何,希望斯特林大人您能给我们指点。”

  “向西?”斯特林问:“到帝都吗?”

  “比帝都还要远一点。”

  “那你们应该是要往旦雅去了,家族流亡政府如今正设在旦雅。”斯特林自作聪明地说,他沉吟道:“奥斯行省还是我军控制区,问题不大,但过了奥斯再往前走就是魔族控制区了,魔族在帝都前线集结重兵,检查站和巡逻队星罗密布,盘查得很严。我会给你们派当地的向导,看看能不能走小路过去。”

上一章:第十八卷 卫国之战 第七章 帝都告急 下一章:第十九卷 烈火焚城 第二章 全民战备

 

· 推荐:乡村小说 官场小说 商战小说 权谋小说

点击收藏 小提示:按键盘CTRL+D也能收藏哦!

在线看小说 趣知识 人生格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