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
玄幻奇幻小说

首页 > 玄幻奇幻小说 > 紫川 > 第十八卷 卫国之战 第六章 败类兴风

第十八卷 卫国之战 第六章 败类兴风

  七八四年四月末,历史上称为奥斯会战的大战役打得如火如荼。会战共有两个主战场,第一个主战场就是位于奥斯行省首府附近的平原地带,魔族王国第六军九万多人的部队被人类分割成几块包围,他们缺粮又少药,已在做最后的挣扎了。

  而第二个主战场则在外围,魔族王国将近两个军,二十万魔族兵正在为他们被围困的同伴解围。斯特林亲自统率东南军主力在外围阻拦魔族的增援军。与他对阵的是人类的老对手,羽林将军云浅雪。

  这是紫川家族与魔族的首次大规模的正面交锋,两路兵马旗鼓相当,同样都是国家的名将之星,战术同样娴熟。

  云浅雪一心一意地寻找机会与东南军主力决战,力图一战而胜之,为被包围部队解围。相比之下,身经百战的斯特林更为老谋深算,他并不奢望一举粉碎云浅雪的军团,他的目的只是要狙击、牵制对方的行动,为友军赢得时间消灭包围圈内敌人。

  面对强势的魔族援军,他巧妙地运动,依靠多层次多重叠的防御阵地,各堵截部队依次上阵,轮流消磨魔族守军的锐气,又往往在敌人料想不到的薄弱处突然发动反突击,胁迫敌人后退。

  百万兵马集中在一个不到三百平方公里的狭小地域交战,数百个番号的部队纵横交错,前进后退,冲撞斜击。双方加起来,光是师、团以上规模的单位就接近两百个,战场形势复杂到若要真正解释非得写上百万字的说明,这种复杂的战争对魔族是很不利的。

  魔族习惯的战争模式是这样的:约定时日决战,两军敲锣打鼓摆开阵势对垒,最出名的武士在阵前扬威耀武,大声夸耀着家族的光耀战史,辱骂对方首领,然后对方的杰出武士会出阵前来要求单挑,两人使出各自绝技打上好一阵,双方的军队屏住呼吸在一旁观看,直到一方的勇士取得胜利,于是全军就士气大振,指挥官大旗一指:“冲啊!”魔族兵就嗷嗷怪叫着冲上去与对方杀作一团,要不是把敌人冲垮砍掉,就是自己挨砍。

  这种战争的胜负偶然性极大,双方战士全是靠勇气交战,胜利者也不追击,他们停留在战场搜刮阵亡同伴和敌人尸身上的财物,然后举行一个盛大的祭奠仪式感谢大魔神的庇佑。整个

  战斗过程中,指挥官需要下达的命令只有两种:“冲啊,杀啊!”或者是:“敌人很多,快跑啊!”——在魔族看来,这才叫战争。

  而现在,魔族的各级指挥官很气愤:“这还叫打仗吗?”敌人从不正面摆开兵马却在各个方向出现,飘浮如风,忽进忽退,有的躲在坚固的城堡里不出战,有的却凶狠地攻打自己的侧翼和后军,有的却在一路遥遥地坠在自己队伍后面。魔族军队日日夜夜都在遭受攻击,有的是真正的攻击,但大多数却是佯攻,人类的骑兵大胆地机动穿插直捣魔族后路,让魔族士兵们提心吊胆担心后路被断绝。人类花样百变的战术和巧妙的运动让魔族眼花缭乱,应接不暇。两军每天都在交手,乒乒乓乓,但吃亏的总是魔族。

  魔族军将领普遍缺乏应付复杂战局的经验,即使号称神族最杰出将领的云浅雪也不例外。

  在这片陌生的土地上,到处都是敌人,但到处都找不到敌人。

  自己像是跟空气作战,每个拳头打出去都落了空,而敌人打过来的每一拳都能让自己痛上老半天。

  不光是穿着军服的敌军,这里的每座山丘、每座河流、每寸土地都在与自己作对,每个活着的居民都在对自己怒目以视。

  自家明明有二十万强悍的军队,但就像落入了水中的人,有力无处使。

  相比于魔族一方的困窘,人类这边却正如鱼得水呢。

  斯特林堪称人类将帅中的佼佼者,他具有高度的全局掌控能力和稳健的心理状态,连魔族每个大队的兵力和位置都记得清清楚楚,指挥部队的“微操作”能力在紫川家将帅群中一时无双。

  整个奥斯战役期间,他仿佛一台永

  不知疲倦的战略思考机器,每天只睡三个小时,但精神始终保持在最佳状态,思维清晰,反应敏捷,决策果断。

  整个战役的节奏完全掌握在他的控制下,一个又一个步、骑师、团、兵团都是他手中掌握的棋子,按他的命令进退自如。

  他的指挥节奏有一种奇妙的韵律,行云流水般流畅,层次分明。

  在他指挥下,整个战争就像一曲庞大的交响乐合奏,而他就是乐队的总指挥,他手中指挥棒每一个微小颤动就是一曲悠扬的小调,他能顾及到每个乐器发出的最微小音符。

  双方军力相等,魔族却一面倒地被人类压倒,主力还没接触呢,魔族已方寸大乱。

  云浅雪不得不认清一个事实:论起大规模战役的指挥能力来,神族还是远远落后于人类的。

  他不得不承认,战争指挥艺术是一门真正的科学,在这方面,人类比魔族先进得太多了。

  七八四年五月一日清晨五点,奥斯行省首府奥斯市。

  这是黎明前最深沉的黑暗,天边依稀一抹红光,城市笼罩在淡淡的薄雾中,街道还没人,只有守备队的巡城士兵在巡逻。

  二十个士兵排着整齐的队列经过城市的街道,军靴踏着青石路面,响亮的磕声回荡在空荡荡的街道上。但当经过市中心一栋亮着灯的小楼时,士兵们不约而同地放轻了脚步,蹑手蹑脚地走了过去。

  带队军官望着小楼亮着灯的窗口,眼中露出了尊敬。如果把如今的紫川家军队比作一个巨人的话,那这栋小楼就是巨人的大脑所在了。

  奥斯战役的指挥部就设在这栋小楼中,军务处处长、东南军司令统领斯特林大人就在小楼里。

  在紫川军连连战败的危急时刻,斯特林大人亲自奔赴奥斯前线指挥,他以坚定的信心、刚强的手腕整顿军队,稳定了战局。

  他运筹帷幄,困住了魔族整整一个军,使得人类在对魔族战争中第一次占了上风。战局的扭转,斯特林付出了巨大的辛劳,那彻夜通明的窗口向奥斯城、向紫川全军做无声的宣告:军务处时刻保持着清醒,斯特林仍旧在思考。

  “斯特林大人太累了!如果大人把身体累垮了,那可怎么办啊!”这是所有士兵的心声,巡城的卫兵路过都特意放轻脚步:“让大人好好休息吧!”

  他们不知道,在凌晨五点这个最疲倦的时刻,斯特林仍在工作。

  前天,魔族对奥斯战线发动了一次进攻,但被守军击退。魔族遭受了严重的损失,三个团队遭受了毁灭性打击,文河将军所统率的骑兵连续打掉了魔族四支辎重队,云浅雪不得不停止进攻奥斯,转头寻觅文河的主力决战。这使得斯特林获得了一个短暂的喘息时间,可以用来进一步改善防御地区,沿着战线巩固包围圈。

  交战中,一个魔族军官受伤被俘虏了。宪兵部队连夜将这个俘虏押送回了司令部,情报部门正在对他进行突击审问,力图撬开他的嘴。

  偏偏这个魔族军官是个死忠于魔神皇的顽固份子

  ,拼死不肯招供,问来问来就一句话:“格拉西米儿!”(杀了我吧!)几个血气方刚的情报参谋一气之下差点就遂他所愿了。

  经过三十六小时不间断的疲劳攻势审问,在凌晨五点多,这个军官终于崩溃了,肯开口说话了。

  听到报告,刚刚才睡下的斯特林艰难地爬起,匆匆赶到了审讯室。

  走到审讯室门口,魔族语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斯特林心头一喜:那个魔族军官终于肯开口说话了吗?斯特林略懂魔族语,仔细一听,他顿时火冒三丈。

  那魔族军官,并非如他所预想的在老老实实地交代魔族的情报,正相反,他在滔滔不绝地大放厥词,甚至企图策反审判官:“人族的各位军官,你们还看不出吗?我神族军势无敌,紫川家快完蛋了!停止毫无意义的抵抗,向宽大为怀的胜利者投降吧!诸位,只要你们跟我过去,我绝对保证,神族不但可以保证你们的人身安全,还可以给你们享受荣华富贵呢……

  趁天还没亮,现在正是时候,你们二位带着我偷偷地出城门,走不到五十里就能回到我们神族的战线那边了,那是多简单的事!二位,我是出身赛内亚高贵部族的贵族,在王国,我的家族很有地位,我会好好报答你们的……”

  斯特林轻手轻脚地走进审讯室在角落里坐下,看到一个头上包扎着纱布和绷带、满身血污的矮个子绿皮魔族被布带绑在了椅子上,突兀的颧骨,蓝色的眼睛,鹰勾鼻子,绿色的肤色,虽然受伤被俘,但他仍旧满面桀骜不驯的表情。

  斯特林撇嘴,想:“还豪门贵族呢,丑成这副样子,人类的乞丐都比他顺眼多了。”

  两个审讯官被气得满脸通红,但他们很有经验,没有打断魔族的说话,看到斯特林进来,审判官们正要起身行礼,但斯特林打手势制止了他们。

  魔族正说得滔滔不绝,斯特林突然出声问:“如果放了你,你能给我多少钱?”

  审判官立即将他的话翻译成了魔族语,那魔族转头一看,眼前的人类身着军便服,个子不高,但却有一种犹如崇山峻岭般的坚定气势,气度沉稳。

  在斯特林锐利的目光下,魔族不由自主地缩了一下,他立即知道:眼前的不是一般人类,肯定是人类的高级将领。

  “你……你是谁?”

  “你不要管我是谁。”斯特林用不甚流利的魔族语直截说:“你只要知道,我是能救你活命的人!天一亮,斯特林就要亲自来审问你了!他可凶得很,如果你不答,他是要杀人的!”

  听到斯特林的名字,魔族俘虏微微动容,他倔强地昂起了下巴:“神皇陛下的战士从不畏惧死亡!”

  “那就算了。”斯特林起身要走,故意用魔族语跟审判官说:“天亮后,将他交给斯特林大人。大人最喜欢吃的就是活的魔族脑子了,它虽然受了点伤,但还死不了……将他活生生地撬开了脑壳,吃起脑子来一定很鲜美,大人一定会很喜欢的——最好加点调味品吧,不然生吃脑子有点腥。”

  审判官们忍住笑,齐声说:“遵命,将军!”

  听斯特林说着,那魔族绿色的脸变成了惨白,大滴大滴的汗水从额头上渗出来,他强作镇定:“你别想骗我!我听说,你们人类中只有那个恶魔帝林吃我们神族肉的,但他不在奥斯前线。斯特林不吃神族的!”

  “你不知道?”斯特林很吃惊,像是看到有人不清楚一加一等于几:“你知道帝林爱把魔族的肉割下来生煎,怎么就不知道斯特林喜欢生吃魔族的脑子?难道你真不知道?当年在帕伊围城时候,被包围的中央军为什么老是晚上出去偷袭抓活口啊?他们在为斯特林准备明天的早餐啊!斯特林每顿早餐总要吃上三四个魔族的,有时胃口好就吃上十个八个,因为你们魔族的脑子只有一两百克,没多少吃的,所以只好抓多几个了……”

  他边说边往外走:“通知厨房,准备笼子和木架准备做大餐吧。斯特林大人一定很高兴的……”

  魔族俘虏努力地吞着口水,脸色惨白如纸,喉头发出了难听的咕噜咕噜声,他连忙叫住了斯特林:“将军!将军!救我!救我!我可以给你好多好多钱!”

  斯特林站住了脚步,以不屑的目光打量着他:“你能拿出多少钱给我啊?”

  “只要你放了我,我可以给你十万两银子!”

  斯特林掉头就走:“你当我叫化子吗?私放俘虏,那可是要冒着杀头大罪的!”

  “二十万!将军,我给你二十万银子!只要你保护我安全回到那边,我给你二十万银子!真的——还有这两位先生,每人五万银子!将军,您放心啦,我是赛内亚的贵族,我家和皇族将军云浅雪还沾亲带戚,有的是钱!”

  斯特林站住了脚步:“二十万两银子?听起来勉强还可以……不过我放了你,军队肯定要追捕我的,下半辈子我就得东躲西藏地渡过了。哪怕有再多的钱,这样活得提心吊胆的,那就没意思了。”

  “将军,你就放心啦!神族大军马上要获胜了,紫川家都快灭亡了,到时候您不但不会被追捕,您还成为我们神族的功臣!”

  “哼哼,打住!”斯特林做个不耐烦的手势:“这是老生常谈,毫无意义的。你们魔族只会吹牛,常常说什么天下无敌,打起仗来就哗啦啦!你看,第六军还不是给人类包围了吗?”

  自己最为自豪的神族军队战斗力被贬得一文不值,俘虏脸色胀得通红:“绝不是这样的!神

  族军队是最强的!第六军团被包围,只是因为温克拉大意冒失了……”

  “那云浅雪呢!他不是在那眼巴巴地看着,一点办法没有吗?一个星期了,他还是没能救援

  温克拉。”

  “这都是因为你们人类太狡猾,躲在城池和工事里不出来,打仗又从不肯光明正大地来,你们的阵地太多了,密密麻麻的壕沟,满山遍野的铁丝网,实在难打!但羽林将军不会被你们难住的,他有了个新的计划,只要成功,不但可以救出温克拉,还能打下帝都!”

  斯特林蔑视地望着他:“吹牛!你们连奥斯行省都打不下,还说什么帝都!”

  那魔族军官在椅子上挣扎着,恨不得把心掏出来证明他的诚意:“真的!因为奥斯行省是斯特林镇守的,那个斯特林确实是个难缠的家伙,我们神族拿他没办法,但通往帝都的道路并不是只有奥斯一条啊!”

  斯特林一震,却装出饶有兴趣的样子:“嗯?什么意思呢?”

  “将军,我是第二军的军官,前一阵子我护送羽林将军前去和一个人类秘密会晤,那个人类据说是你们的大人物,他答应羽林将军,只要准备妥当,他会起兵响应神族大军,打开

  包围圈的防线解救温克拉军团,带领我们神族的大军直冲帝都……”

  两个审判官脸色都变了,斯特林依旧镇定:“吹牛!既然是人类的大人物,他又怎么可能投

  降你们魔族呢?他本身就是高官了,你们魔族能给他什么?”

  “羽林大人和那位大人物商议的时候,我们是陪同的警卫。我听到了他们的谈话,那个大人物非常仇恨一个人类的将军,但他自己又没有能力复仇,所以要借助我们神族的力量。羽林将军答应会助他对付人类的那位将军,于是他就同意和我们合作。”

  “他仇恨一位人类将军?那位人类将军叫什么名字?”

  “这个我是记得的!”魔族俘虏洋洋得意,为自己浅薄的记忆竟记得如此清晰而得意:“他们当时把那个名字重复了好几遍,我一直都记得,他叫紫川秀!”

  听到紫川秀的名字,斯特林眼角猛然跳了一下,但他依然神色不动:“我还是不怎么相信呢!你得给我说说,那个答应投靠你们的人族大人物,他又叫什么名字,什么身份?”

  魔族俘虏脱口而出:“那是千真万确的!他叫马什么,是巴特利行省的大官,不是总督就是省长什么的……”他突然觉察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惶恐地看看斯特林,又看看旁边的两个审判官,眼睛睁得大圆,眨巴眨巴着不吭声了。

  没有人笑,屋子里静得吓人。

  斯特林深深吸一口气,对审判官说:“继续审问!二十四小时不间断,累了就换人。我就不信撬不开他嘴!”

  “是!大人!”

  “你骗我!”魔族俘虏疯狂地在椅子上挣扎着,冲着斯特林张开了尖利的牙齿:“该死的狡猾人类,神族的大军不会放过你的!瓦伦关被我们拿下了,我们已经打垮了你们一支又一支军队,拿下你们无数的城池,你们人类注定要灭亡的!”

  “战争才刚刚开始!”本想直接离开的斯特林忍不住回头反驳他:“人类军队的主力并不在边境,而在帝都,在纵深国土内部!我们的力量还很大!”

  “呸!神族大军下个星期就会把你们的帝都踩在脚下!”

  “魔族的军队能不能走近帝都,这个我不知道。”斯特林苦涩地笑道:“不过,你们的魔神堡,我们是一定要去的。”

  那魔族目瞪口呆,仿佛斯特林说了什么荒谬到不可思议的话:“魔神堡?你竟想打到魔神堡去?”

  斯特林低沉地说:“那又怎么样?谁说魔族可以侵略人类而人类不能反击魔族?自有史记载以来,你们魔族就一直在不断地杀害我们的人民,掠夺我们的财富,摧残我们的文化,毁灭我们的文化,我们早已忍无可忍!这是一笔积攒了上千年的血债,既然你们自己送上门来了,今天是该来个彻底清算了!魔神堡,世间最大的罪恶源泉!为子孙后代,我发誓定要直捣黄龙,将你们这些只会肆意破坏和毁灭的蝗虫彻底铲除!”

  魔族大叫道:“你疯了!神族军队节节胜利,你说不定连下个星期都活不到!”

  “你说的,完全有可能。”斯特林心平气和地对他说:“战争中,谁能把握说自己定能活着看到明天的太阳呢?我或许会死,或许能活,但那又怎么样呢?攻到魔神堡去的,会是其他的人类和军队,是我的同袍战友,而我战死沙场,那是值得的。”

  魔族俘虏急得满头是汗:“疯子,你真是个疯子!那是不可能的事!”

  斯特林转向两位审判官:“两位,你们都是有经验的情报军官了。即使不用我说你们也该知道,你们刚才所听到的,绝不能向外界泄漏半点。”

  两位军官齐齐起立:“大人,我们定会守口如瓶!”

  斯特林从容地向他们点头,转身出了审讯室。出去后,他立即召唤自己的助手:“把将领序列表给我找来。快!”

  很少见斯特林用这样着急的口气说话,助手不敢怠慢,小跑着离开了。

  在等待的时候,斯特林焦躁不安地在走廊里来回急速踱步着,震惊和忧虑的感觉几乎压垮了他,只是出于超人的自控力才使他在部下们保持着一贯的镇定气度。

  助手跑着回来了,手里拿着厚厚一叠册子:“大人,不知您要的是哪个战区的序列表?这里有西北战区、东南战区、远东战区、西南战区等各个战区……”

  斯特林一手抢过了那叠厚厚的册子,在几个助手吃惊的目光中,他把其他的册子粗鲁地甩飞出去,直接翻开东南战区最新各行省镇守将领名册。当他打开了巴特利行省将领名册时,一行粗大的黑字映入眼帘:“巴特利行省总督,马维。七八四年三月上任。”

  斯特林眼前一黑,好一阵头晕目眩。

  他打开了地图,巴特利行省位于奥斯行省的左翼,若马维叛变迎敌的话,魔族军队立即能进驻该省,从而威胁东南军主力的左翼。

  在那段,因为相信自己的侧翼被保护着,防御工事和驻军都较薄弱,敌人不但可以突破包围圈,还可以凭借优势的兵力对人类军队形成反包围。

  更坏的是,紫川家的主力军全部集中在前线与魔族对峙的各省,在二线还没有来得及布置强大的掩护预备部队,巴特利省一旦陷落,后方兵力空虚的各省就将毫无遮掩地暴露在魔族军面前,通往帝都的宽敞大道将对魔族畅通无阻!

  事情的严重性是怎么估计也不过份的!若是真的,开战以来人类军队经历艰难苦战所取得的微弱优势,将荡然化为虚有!

  努力控制了情绪,斯特林低声说:“请总军法官洪华红衣旗本大人过来,马上。”

  助手快步出去,斯特林静下神,忽然觉得事情可能还没那么坏。他还存有最后的希望,马维虽然暴虐不法,胆大狂妄,但他总不至于背叛国家、背叛人类吧?若他为了一己私仇而勾结魔族敌寇长驱直入,那马维将如何立足于人类世界?而马氏一族从此与全大陆人类为敌,将千秋万代被世人所唾弃,料想马维应该不至敢如此冒天下之大不韪吧?

  “对!那个俘虏,他说的一定不是真的。若马维真的图谋叛变,这定然是非常机密的事情,怎么可能给一个低级军官知道呢?对,一定不是真的,一定不是真的,一定不是真的……”斯特林喃喃自语,浑然不觉自己举动的可笑。

  东南军总军法官洪华红衣旗本走进办公室:“大人,听说您有事找我?”

  “这么早把您吵醒实在很抱歉。”

  整理一下思路,斯特林站起来与洪华握手:“刚刚得到一些比较紧急的情报,巴特利行省的总督马维有不稳的消息,据说他与魔族私下在沟通。你们监察厅那边有什么情报吗?”

  洪华红衣旗本并不显得如何惊奇,他说:“大人,驻巴特利行省的监察处向我报告过,新到任的马维总督确实有点不妥。他到任以后,在省守备军中大搞任人唯亲,在军中大批安插亲信,很多正直的军官被排挤得无立足之地,巴特利的驻军几乎变成了他的私人军。开战以后,马维总督的一些言论很让人吃惊,他在巴特利行省的备战会议上说:‘魔族不过万,过万则无敌。我们得救的唯一希望是与魔族议和。’‘打仗要挨魔族杀,逃跑又挨军法处砍,

  我们要为自己找点别的出路。’‘我们干嘛要为帝都的大老爷们卖命啊?’作为一省军队指挥官的堂堂总督,在军队参谋会议的正式场合说这种丧失斗志的话,很不合其身份。巴特利行省的监察处反映,最近常有一些来历不明的陌生人出入马维住处,他本人的行踪也很诡秘,两次失踪数天后又出现,监察机构无法得知他的去处。总的来说,如果马维私下与魔族勾结,我们是不会感到惊奇的。”

  斯特林很吃惊:“这些情况你都知道吗?为什么不跟我说?”

  洪华红衣旗本苦笑道:“大人,你忙得天昏地暗,每天睡不到三个小时,我怎么好拿这些无凭无据的东西来烦你啊?像马维这种级别的军官,您部下管着上百个,每个都有或多或少的毛病,如果一个个都要报告,那您也不用打仗了。”

  斯特林嘴里像是含着一块黄连,又涩又苦。想了一下,他问:“如今我们还没抓到他的确切证据。这种情况,军法部门认为该如何处置呢?”

  洪华直言不讳地说:“大人,最好是把马维立即抓起来。马维这个人,他根本就不配当一个总督!”

  斯特林仍有顾虑:“但是,我们还没抓到确凿的证据呢?他毕竟是总督,是总长亲自任命的一省方面大员……”

  “大人,战争期间,不能那么讲究证据的。您是战地军事总指挥官,我是战地总军法官,只要我们两人都同意抓,在程序上就完全合法。”

  “如果抓错了呢?”

  “抓错了就放吧!”洪华红衣旗本满不在乎:“如果他是清白的,我会给他赔礼道歉!”斯特林不出声,算是默许了,又问:“巴特利行省当地的监察机构能不能完成这个任务?”

  “恐怕很难。监察厅在巴特利行省没有驻扎强大的宪兵部队,而该省的守备军从上到下都被马维控制得死死的。一旦宪兵部队抓捕马维,他狗急跳墙反抗的话,事情就棘手了。我建议采取更稳妥点的方式,比如召集马维前来司令部开会时候逮捕他?”

  “可以考虑这个方法。”斯特林点头:“但我没和马维打过交道,突然召集会让他怀疑。调换马维的职务,把他调往后方如何?”

  洪华怀疑:“那样,他会受命调离吗?依我的经验,做贼心虚的人疑心都是特别大的。”

  两人商讨了好一阵,最后决定双管齐下,一方面由斯特林以军务处长的身份命令马维率军前来奥斯参加会战;另一面,斯特林秘密去信巴特利省的省长恩克拉,要他提高警惕提防马维,做好随时接管军队的准备,而洪华则授权当地的监察处长官,若马维有任何异动,则军法处可先发制人,立即将其击杀。

  两人反覆商议,连一些极细节的问题都考虑到了。

  洪华以斯特林的口吻拟了命令,完全像正常调动的公文:“为消灭魔族敌寇,兹命令巴特利行省总督马维务必于五月五日前率部前往奥斯行省滨松市集结候令,不得有误!

  军务处。”

  斯特林赞同说:“这样写好,显得很正规,马维应该不会怀疑。”

  洪华领命而去。

  卫兵打开窗帘,天已经大亮了。

  斯特林这才发现,不知不觉的,为马维的事情足足商议了两

  个钟头。事情有了安排,他便抛下这件事,恢复正常的军务工作。

  但只过了半个钟头,一阵密集的蹄声由远而近,打破了晨间的宁静,卫兵喊:“谁?”

  “我是总军法官洪华,让路!”

  卫兵措手不及,一人一骑猛然冲入了军务处的门口。

  刚刚离去的洪华从马上跳下来,大步走向斯特林,神情严峻:“斯特林大人,我刚回去就接到了飞鸽传说,我们迟了一步!巴特利行省总督马维于昨天晚上发动兵变,杀害了省长恩克拉和驻地军法官。大人,马维这个败类确实投靠了魔族,魔族兵已经出现在巴特利首府的街道上了!”

  听闻此消息,军务处中人人变色。

  众人齐齐望向斯特林,紫川家的头号名将沉默着,静静地伫立在窗口,初升的太阳照在他脸上,他脸上露出了深刻的痛心神情,疲倦又憔悴。

  好久,他转过身来,对助手说:“立即向帝都报告,前线出现了新动向,战局可能不利我方。敌寇有可能绕过我们长驱直入,让帝都做好防御准备。我警惕不高,没有提防马维的阴谋,我要向总长殿下自请处分,甘愿接受处罚。”

  洪华急道:“大人,马维并非您任命的总督,您日理万机,军务繁忙,怎么可能会料到他会叛变?这件事我的责任最大,应该受罚的人是我。大人您一身关系全局,不能轻动。”

  斯特林苦笑道:“洪华阁下啊,不管是谁的责任,我是东南军的总指挥,对战区承担责任的人是我。帝都才不管什么原因,反正魔族从东南战区突破了,人家肯定要拿我的脑袋是问的。”

  众位军官默默无言,想到斯特林日夜操劳,殚精竭虑,最后竟落到了这么个结局,大家无不感到心酸和不平。

  事情当真发生了,斯特林反倒镇定下来,他平静地说:“事情确实是不幸,若没有马维的叛变,局势绝无可能败坏到如此地步。但事情既然发生了,我们追悔也于事无补。当然,战争会变得更为艰难,旷日持久,但我依旧坚信,侵略者的失败是注定的,不会有别的结果!”

  七八四年五月一日,奥斯战役出现了大转折。

  巴特利行省总督马维兵变投敌,两个师团的家族军队随即哗变,牢固的奥斯防线左翼出现了一个大缺口。

  魔族兵从缺口处汹涌而入,出现在紫川家包围部队的侧后。

  腹背守敌的东南军三十三师措手不及之下被击溃,解围的第二军与被围困的第六军会合,这下,魔族军连成了一气,反倒对东南军右翼和中央部份三十多个

  师形成了战略合围,形势瞬间急转直下。

  马维投敌造成的损害还不止如此。由于马维本身是紫川家的高级军官,他熟知紫川家整体战略部署和兵力布置,有他的指引,紫川军的兵力布置就清清楚楚摆在了魔族面前,在马维的指引下,魔族军队逐个逐个地铲除战线上的紫川家军队。

  五月四日,在旁观望的两个蒙族军团也加入了战团,这两个军是生力军,他们从马维控制的巴特利行省冲过,侧后迂回到了奥斯行省背后,从后方对奥斯构成了威胁。五十多万紫川军

  被断绝了后路,面临被包围的威胁。

  五月七日,眼看无法抵挡魔族的进攻,在马维的鼓动下,古特行省省长罗布投敌。

  五月七日,维纳里总督阿肯战败投敌,他部下三个师的紫川军放下武器被俘虏。

  五月八日,增援部队从魔族王国到达前线。增援部队多达三个军二十五万人,他们是号称磐石军团的王国第三军;号称风暴的王国第四军,军团长亚哥米;另外还有羽林军四万多人;这时,在前线与人类作战的魔族军队总数已达到七个军七十多万人,超过王国举国兵力的大半。

  战局已有利于魔族一方,但是在斯特林带领下,被包围的人类军队仍在做殊死抵抗,尤其他们占据了坚固的工事,彼此呼应有节,魔族前进得十分困难。

  这时,马维向军团长们献策:“如今紫川家主力军都在包围圈中,敌人后方防线空虚,只要拿下了帝都,紫川家军队的士气和斗志就全面崩溃了,我们不战自胜!”

  魔族军团长们精神一振,自己怎么没想到这个好主意呢?但有的军团长依旧怀有疑惑,蒙汗问:“万一攻击帝都时,包围圈中的人类冲出来攻击我们后方,神族不就被前后夹击了吗?”

  马维笑道:“公爵大人,包围圈中敌人之所以难以对付,只是他们占据了工事抵抗。如果离开了阵地打野战,难道神族还会惧怕人类吗?”

  蒙汗摸着胡子点头:“说得也是。若说野战能力,只有远东的那些野蛮人还让我们顾忌三分,人类太虚弱了,根本不够看的。”

  军团长纷纷叫好,都说:“只有人类才想得出这么狡猾的主意啊!”

  “对付人类,还是得靠人类自己才行呢!我们神族打仗可以,但动脑筋不如他们。”

  为奖励马维,经得云浅雪和诸位军团长们同意,投降的紫川军被改编成了魔神王国第十六

  纵队,马维担任纵队长,负责统率所有人类叛军部队。马维意气风发。

上一章:第十八卷 卫国之战 第五章 魔族狂潮 下一章:第十八卷 卫国之战 第七章 帝都告急

 

· 推荐:乡村小说 官场小说 商战小说 权谋小说

点击收藏 小提示:按键盘CTRL+D也能收藏哦!

在线看小说 趣知识 人生格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