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看书
云过天空你过心

第6章 天空06

  商语对此没有过激的反应,反倒是她的经纪人气得够呛:“海航简直公私不分!也不知道那个女人和冯总是什么交情。宝贝你别生气,为那样的小公司拍广告,咱们还屈就了呢。”

  海航当然不是小公司。而她竟然能影响到海航?!商语冷笑:“我会因为她生气?她配吗?”

  经经人先生兰花指一点:“就是,斐耀真是识人不清,怎么会和她……”见商语脸色不太好,他没再继续下去,改而说:“你和他情投意和是好事,公布恋情也没关系啦,但是订婚……真的好吗?”见商语脸色不好,他立马说:“好的。”

  商语确实对这个话题很厌烦,“请柬都发出去了,你是让我哥现在去收回来吗?况且,我又不是靠脸吃饭的花瓶,我凭的是实力,是不是单身重要吗?”

  当然重要。但是,算了,连商先生都随她去了,他又怎么劝得住?经纪人先生缓和了语气,好言相哄:“好了不说了,一会儿还要试礼服呢,生气可就不漂亮了。”

  **********

  那边商语带着情绪去试礼服,这边咖啡已经掌握了可靠情报:“斐耀和商语的订婚宴在超五星的江畔酒店最具特色的江上草坪举行。据说邀请了娱乐界和商界很多有头有脸的大人物,当然,还有媒体。”

  夜空繁星与江畔美景相互映衬,充满浪漫风情。

  夏至觉得讽刺至极:“那个女人张口闭口的未婚夫,我以为该是迎来他们的大婚之喜呢。”

  咖啡的理解是:“在事业蒸蒸日上的关头如此大张旗鼓的办订婚宴,不排除炒作的嫌凝。”

  程潇以为:“要炒作自曝恋情就够了,没必要拿终身大事作秀。”

  夏至嗤之以鼻:“所以说她五行缺心眼。”

  程潇一笑:“没准是真爱。”

  夏至撇嘴:“你不觉得‘真爱’这个词用在那二位身上很龌龊吗?”

  咖啡一口水喷出来:“夏至你好歹是搞文的人,能别乱用词儿吗?”

  夏至拍案而起:“形容这种狗男女,龌龊都是谦词。”

  咖啡揉太阳穴:“我真心觉得和文坛的人,尤其是文坛女人作朋友风险太大。”

  程潇失笑:“没一不小心交个文坛女朋友算你幸运。”

  夏至眼珠一转,计上心来:“要不升级一下咱们的革命友谊?”

  咖啡有不好的预感:“什么意思?”

  夏至笑里藏刀地提议:“我将就一下,收了你这个单身汉。”

  咖啡大义凛然地表示:“作为铁磁,我不能让你受这份委屈。”

  **********

  一个月朗星稀宜嫁宜娶的夜晚,商语和斐耀的订婚宴如期举行。

  在本该红透半边天的时候订婚,在很多同行看来,有点自寻死路的意思。连斐耀都表示甘为她背后的男人,商语却一意孤行。于是就有了这场精心策划的订婚宴。

  还没踏上红毯,夏至就在跃跃欲势:“好期待明天的头条。”

  程潇眼瞳清淡:“先解决了邀请函再说。”

  夏至经她提醒才发现红毯尽头的露天宴会场入口处站了不止一个人,在逐一检查来宾的邀请函。

  坊间传的不假,明星的宴会果然门禁森严。

  夏至瞬间产生的念头是:“我把自己租出去,傍个干爹当他女伴。”

  程潇惊讶:“需要做这么大的牺牲吗?小心老爹知道你傍干爹打折你腿。”

  夏至义正严词地问:“生死之交不该这样吗?”

  “女人的友谊简直不可理喻。”咖啡神色平静地从西装内袋里掏出金灿灿地邀请函,清咳了两声后屈起了手臂,示意程潇和夏至挽住他。

  程潇与夏至因他傲娇的样子相视一笑,并同声赞美:“干得漂亮。”

  “左右逢源”的咖啡得意地一昂头:“稳定发挥而已。”

  **********

  顾南亭的保时捷停在了江畔酒店门口。与他同来的,还有对芝士松饼情有独衷的萧语珩。

  像是担心小妹乱跑闯祸似的,顾南亭在下车后扣住了她手腕:“别忘了答应过我的事。”

  萧语珩有点无奈:“我是十七岁,不是七岁,难道会跑丢吗?还是你担心我被拐?”

  顾南亭不吝打击:“你的智商和个头一样十年没长进,拐了也不掉。”

  “你够了啊!”萧语珩生气了:“我可是你妹妹!”

  顾南亭笑得平和:“如果我说你是萧姨捡来的,怕你自卑才没告诉,你还认我这个哥哥吗?”

  萧语珩不吃他这一套,“你们男人真幼稚。”

  签到过后,幼稚的顾南亭驳回了萧语珩想去看套房看商语的请求,把她领到餐台前,“她今天未必多漂亮风光,你不要往她身边凑,保持安全距离。”

  萧语珩年纪尚少,不明白大人的世界:“你的意思是说她结婚那天才最美最风光?”

  顾南亭说:“嫁得出去再说。”

  萧语珩听不懂了。

  **********

  程潇在这个时候出现在顾南亭的视线之内。

  月光皎洁,衣香鬓影,她在微风徐徐的江畔,身穿一袭黑色镂空礼服,气质清冷地站在角落的吧台前,用莹白如玉的手,执一杯红酒,独酌。

  接到商亿电话得知商语一意孤行要举行这场订婚宴时,他就有预感程潇可能会到场。果然,不仅来了,还是盛装出席。只是,就她那点酒量——顾南亭眉心微聚。

  程潇是被他的视线惊扰的。她看向餐台尽头,就见顾南亭站在那里,若有所思地看着自己。然后,她在悠扬的音乐里,穿过如茵绿草和用繁花装扮的路引,走到他面前。

  在此之前,顾南亭把萧语珩支去餐台另一侧了。

  程潇的嗓音里有后知后觉的懊恼:“你认识商语。”

  顾南亭坦言:“我和她哥哥是旧识。”

  商语的哥哥,代表的是商氏。

  程潇像是洞察了此刻他所想:“那你猜到我出现在这儿的用意了?”

  顾南亭幽深漆黑的眼晴里,有让她适可而止的情绪,程潇以为他会劝阻她不要冲动,或是提醒她不要当众打商家的脸,她甚至都准备好了反驳的台词,却听他说:“不要太过就行。”

  不要太过,就行——竟像是纵容。

  程潇问:“是警告还是规劝?”

  顾南亭看着她的眼睛,“你自己判断。”

  程潇环视浪漫的花海现场,忽然没了兴致。

  何必像个怨妇一样,降低自己的格调?

  程潇无意继续下去,她在夏至跟过来时说:“我们走吧。”

  “走?”夏至脑中一片乱码,反应了几秒才缓过劲来,却是问顾南亭:“你怎么在这儿?”

  顾南亭见到她也是一怔,随即想到商亿,笑着答非所问了两个字:“天意。”

  夏至没听懂顾南亭的话外之音,但她顾不上再问什么,去追先走一步的程潇:“白被她欺负啦?就这么算了?那怎么可以?!”

  程潇眉目淡淡:“愚蠢一次就够了,不想为一个不值得的男人再跌份。”

  夏至还想再说什么,被尾随而来的咖啡制止了,他说:“那我先去处理u盘。”

  夏至给他递了个眼色。

  咖啡有一瞬的犹豫,最终点头。

  夏至这才跟上程潇:“行,就当是一个值得铭记一生的教训。”

  “铭记一生太抬举他了。我程潇是任性,但更有记性。”程潇把手执的红酒仰头干了:“和他斐耀,再见陌路。”

  **********

  本以为事情就这样了。明天各大报纸杂志的头条会被这场完美而盛大的订婚宴占据,商语幸福依人,斐耀风光无限。却没想到在临走前遇见一位陌生的熟人,令事情反转。

  祁玉没想到会遇见那个在飞机上帮忙劝阻乘客的女子,她小跑着追上来,把走到路引尽头的程潇拦下:“真的是你啊?我还担心认错人呢。”

  程潇对她还有印象,目光在她身上的白色礼服上掠过,心下已经对她的身份有了判断,她语气略淡:“没认错可未必是好事。”

  她语气那么怪,身上又是一袭黑礼服,祁玉心下隐有不满,“你是斐耀的朋友吗?仪式马上就要开始了,你这样子,”她看看面色不善的夏至,问完整句:“是要走吗?”

  “我是斐耀的前女友。”程潇站在树影下,反问:“不该先走一步吗?”

  谁能想到会得到如此直白的回答。祁玉瞬间石化。

  程潇从她身旁走过,眼看着就要离开,却听反应过来的祁玉以主人之姿表示:“不如留下来观礼,当面说声恭喜,相信小语不会介意多备一份礼物给她未婚夫的……前任。”

  她刻意把“前任”两个字咬得极重,傻子都听得出来语气中的讥讽和不屑。

  夏至忍不住了,反击道:“身为别人感情的破坏者,她当然不会介意屈屈一份薄礼。可惜,我们不稀罕。”

  话音刚落,一道女声冷冷传来:“我凭什么那么崇高,要给一个不识时务的前任准备礼物!”视线在程潇黑色的礼服上掠过,疾步而来的商语气焰嚣张:“给你妈扫墓吗,穿得这么隆重?”

  斐耀拉她胳膊:“小语!”

  “你闭嘴!”商语搡他一下,盯着程潇的眼睛:“不甘心是吗?可是他已经不要你了,你这么死缠烂地追过来,你说你是不是贱?”

  作为宴会的主角,商语在仪式开始前突然出现,已经引人侧目,现下她又言语刻薄地与人争执,惹得全场宾客驻足观望。

  萧语珩都注意到了这边的动静,小丫头皱眉:“商语姐姐在说什么啊,也太难听了吧?”

  顾南亭皱眉:“以她的攻击力,不可能轻易算了。”

  “谁?”萧语珩仰头看他:“刚刚和你说话的漂亮姐姐吗?她穿黑色真帅。”

  顾南亭语气严厉地警告她:“站这儿别动。”然后直奔程潇而去。

  **********

  程潇却已经忍无可忍,她倏地上前一步,扬手给了商语一记耳光,动作又快又狠。

  商语被打得侧过脸去,连斐耀都怔了,反应慢了半拍。

  程潇看着商语,眼眸凌厉如刀:“这一巴掌是替我健在的妈教训你。”

  下一秒,反应过来的商语和祁玉几乎同时朝程潇扑过来。

  场面眼看就要不受控制。

  夏至第一反应是冲上去迎战。顾南亭却抢在她动手前,一把把程潇拉至身后护得稳妥,同时展手拦住她,“这种场合大动干戈,商语,让你哥怎么收场?!”

  他目光沉凉如水,最后一句话又说得犀利冰冷,姿态如同阻止晚辈胡闹,让人不敢造次。

  斐耀适时把商语抱住,“冷静点小语。”

  祁玉则在见到顾南亭时堪堪站住。

  这时,仪式台后的大屏幕骤然亮了起来,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之内的是——考究的西装,简洁的白衬衫,一丝不苟的头发,以及神色郑重严肃的男人,不是此场订婚宴的男主角斐耀,还会是谁?

  “我斐耀对天发誓,会爱程潇一辈子,无论岁月如何变迁,永远待她眉眼如初,岁月如故。如违此誓,将来的伴侣必定身如天使,貌若……”

  这是去年她生日时,他在国内给她录制的视频。程潇还记得,身在大洋彼岸的自己收到他的邮件和礼物时,意外的心情。

  眉眼如初,岁月如故——承诺犹言在而,现实已是物是人非。

  没有什么能够万无一失,尤其是爱情。永远不要为一个不爱你的人卑微自己,当你足够努力,足够优秀,你会得到更好的,然后俯视那个不懂珍惜你的人,谢他当年不娶之恩。

  程潇从顾南亭身后走出来,平静地看着斐耀:“本想一出闹剧,告诉你我怀了你的孩子,决定生下来向你要抚养费,作为送给你的订婚贺礼。现在想想,都是多余,”她眼神冷静,语速适中:“你的余热到今天为止,在我这里,被用尽了。从此刻开始,我程潇和你,一别两宽,各自生欢。”话至此,程潇的视线坦荡地落在商语愤怒的脸上,“那杯咖啡我就不回请你了,作为对你们的祝福。”

  她说完,不顾商语的愤怒和现场的窃窃私语,踏着红毯,穿过花门,在这个众人皆欢的夜晚,骄傲地离去。

  事后多年,顾南亭依然对那一幕记忆犹新:一袭黑衣穿过人群的少女,身上隐隐的杀手气场像结界一样,非常人所能触碰。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

· 推荐:抗日战争书籍 心理学书籍 茅盾文学奖作品

点击收藏 小提示:按键盘CTRL+D也能收藏哦!

在线看小说 唯历史 趣知识 道德经 人生格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