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看书
云过天空你过心

第5章 天空05

  顾南亭有种“跳进黄河也洗不清”的无辜感。

  不过是因为萧语珩喜欢阳光广场一楼咖啡厅的芝士松饼,央求他过来买一份,就遇见了程潇,还歪打正着地撞见她被人泼了咖啡。

  顾南亭几乎以为她会当场发作,让商语下不来台。毕竟,作为媒体的**儿,商语的脸面有些伤不起。而程潇作为爱情的受害者,无论是面对男朋友的劈腿,还是第三者的挑衅,都是有立场的。再加上她的尖锐,不怕不是商语的对手。

  但她没有。

  甚至于冯晋庭都觉得她在自己公司楼下受辱,该为她讨回公道,她都拒绝了。

  她说:“我自己来。”

  顾南亭印象里,程潇的行事准则绝对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到人悔恨至极”。所以,她今天没有反击,不是害怕开罪不起商语,更不是隐忍宽容。而是,或许认为身处海航,不愿倚仗冯晋庭,也或者是她觉得以牙还牙地反泼回去,不够解气。总之,这份委屈,她不会白受,她要自己处理。

  萧语珩的电话在这个时候打来,问:“给我买好松饼了吗?”

  顾南亭尚未开口,就感觉到一道目光投射过来。

  是程潇。

  像心有灵犀一样,即便他并未作声,她若有所觉地径直朝他的方向望过来。

  目光相对的瞬间,顾南亭忽然没了和小妹聊天的心情,他带着几分责备的语气回答:“就知道吃。”然后不等那边再说什么,他匆匆回应了一句:“我有事,先挂了。”

  **********

  冯晋庭应该是有意带程潇去处理脸上和身上的污渍,程潇拒绝了。顾南亭见她抬腕看表,提示着冯晋庭什么。然后,冯晋庭带着几分歉意地先走一步,与顾南亭擦身而过时,他微微点头。

  两人是最近业内风头正劲的人物,彼此知晓对方并不奇怪,顾南亭颔首回应。至于程潇,明明很狼狈,可温凉平静地站在原地清理脸上咖啡的姿态,竟有种与事隔绝的气度。

  没有人驻足观望,富丽堂皇的阳光大厅,在商语和冯晋庭离开后恢复如常,依旧的人来人往,依旧有轻声细语,唯独没有奚落指点。

  也是,像她这种漂亮又气质突出的女孩子,即便是蓬头垢面地出门,依然掩饰不了扬在脸上的自信和强势。谁敢当着她的面指指点点?!

  程潇也不在意咖啡溅到了衣服上,步态平稳地走过来。如果她的目光没有谴责的意思,顾南亭都以为她准备装作看不见自己的样子路过了。

  在程潇踏进旋转门前,他提议:“我送你。”

  程潇看向他,“有什么企图?”

  顾南亭弯唇:“反正不是眼熟你像我前女友。”

  程潇乌黑的眉梢眼角里有什么情绪一闪而过:“为了追讨修理费吗?”

  顾南亭安静地望着她:“我公司在对面。”

  一街之隔的对面,是与海航鼎立业界的中南航空,程潇听出了解释的意味,她话锋突转:“你们公司的飞机餐实在难吃。”

  顾南亭当然记得他们是同乘自己公司的航班回到g市,但是:“我没记错的话,发餐的时候你在睡觉。”

  隔着从玻璃旋转门投射进来的阳光,程潇颇有些不满地说:“光闻就够了。或者,你该看看空乘回收的垃圾里机餐所占的比例。”

  顾南亭眼里蕴满笑意:“既然如此,就当是感谢你作为乘客的宝贵意见吧。”

  程潇也不客气:“你这么执着,我当然不介意有人充当司机。”

  **********

  从阳光广场出来,见保时捷已完好无损,程潇挑眉:“哟,完全看不出来嘛,我都以为自己没对它行过凶。”

  顾南亭拉开车门坐进驾驶位:“我还没原谅你。”言外之意提醒她不要否认自己撞车的行为。

  程潇把手搭在车门上,居高临下地注视他,“那是你的事。”

  顾南亭深呼吸:“上车。”

  程潇一笑,媚眼如丝,像伺候老爷似的给他关上车门,走向副驾位置。见他把提在手上的蛋糕盒放在后座,她又开腔了:“还挺会讨人欢心的。”

  顾南亭像是没听出她语气里的讽刺之意,“你有兴趣的话可以尝尝,据说还不错。”

  程潇一脸嫌弃:“我讨厌甜食。”

  **********

  一路上,每每程潇要指示向左或是向右时,顾南亭总能先一步做出正确的判断,把保时捷驶上应走的行车道。

  当车停在夏至所住的小区楼下,程潇以质问的语气说:“你怎么知道我住这儿?”

  顾南亭有一瞬的停顿,然后答得理所当然:“你不是说凭我的本事找到你不难吗程小姐。”

  似乎没有破绽,但程潇还是冷笑了下:“除了甜食,我讨厌任何调查我身家背景的人。”

  她甩上车门的力度表达了她的怒意,顾南亭却还是喊住她:“程潇。”

  程潇停下,但没回头。

  顾南亭自我介绍道:“我姓顾,顾南亭。”

  程潇头也不回:“我对你的姓名没兴趣。”

  就在这时,六楼窗户探出个脑袋,问程潇:“你跑哪儿去了?草上飞似的不见人影。”待注意到程潇身后停着的保时捷和站在旁边的男人后,那位男士八卦地问:“是你送我们程潇回来的?要不要上来坐坐?”

  顾南亭仰头,看着那张一点也不陌生的脸,内心腹诽着“终于舍得露面了”,面上不动声色地答:“不用了,再见。”

  那位男士不死心地挽留:“没有关系,我们不介意。”

  顾南亭几乎是咬牙切齿地答:“我谢谢你的好意!”

  **********

  出差归来的咖啡感觉到了顾南亭莫名的怒意,他问程潇:“我打扰了你们的好事吗?”

  面对他强烈的八卦之心,程潇的回应是:“是我回来的不是时候,打扰了你和夏至的好事。”

  咖啡也不介意被调侃:“我们的好事从来不背着你。”然后特别**地朝夏至眨眼:“是吧亲爱的。”

  夏至极配合地朝他抛了个媚眼,嗲声:“真讨厌。”

  程潇恨不得掐死这对装模作样的家伙,“我不想发现你们的jianqing。”

  咖啡的一张帅脸扬着灿烂的笑:“你已经是我们的见证人了。”

  程潇表示,“等你们结婚我给你们证婚。”

  夏至一个抱枕砸过去,“你省省吧。”

  程潇接住暗器,对于自己的狼狈,她解释得轻描淡写:“碰上个女神经病。”

  夏至瞬间反应过来:“是斐混蛋的那个未婚妻商语?她敢泼你!”

  “在阳光广场遇见了。”程潇有些哭笑不得:“她竟然警告我不要缠着斐耀,我简直想为她的黑白颠倒发个奖杯。”

  阳光广场?夏至迅速过滤了一遍大脑内相关信息,“你去海航了?我在网上查过,他们家最近没有发布招聘信息啊。”

  程潇实话实说:“老程吩咐我去照一面。”

  “老爹就是神通广大,什么行业都能打进内部。”夏至笑问:“可你不像走后门的人。”

  程潇故意和她抬杠,“有捷径干嘛不走?我这个人一向没什么原则。”

  夏至瞥她一眼,“对于斐混蛋的事,你确实没什么原则。”

  程潇反问,“原则是多有高度的事,你觉得他够资格吗?”

  “确实不够。”夏至继续航空公司的话题,“我查过了,中南航空每三年会有一次大型的招聘计划,今年正好就是这个三年之期,你要是还在选择阶段,不如我们一起去中南航空试试。”

  “没兴趣。”程潇转脸看着咖啡,“你什么想法?”

  咖啡以为她是让自己阐述斐耀劈腿事件的感想,云淡风轻地说:“有始有终的爱情已经成了人间异数,分手根本不算事。”

  “好朋友都是这么补刀的吗?”程潇把手里的抱枕砸过去:“刀法真心不错。”

  咖啡挨了一下,恢复了正常:“说吧,想怎么出这口气?”

  程潇满意他的懂得,笑得坏坏的:“当然是,闹大。”

  女人果然是记仇的动物,连砸场子都这么气场全开。

  咖啡抗议:“怎么从来都是我打头阵?”

  程潇和夏至异口同声:“因为你是男的!”

  咖啡拒理力争:“你们常说我是妇女之友!”

  两个女人再次同时答,“是少女之友!”

  咖啡叹气:“女人的世界,男人永远不懂。”

  **********

  三个死党久别重逢,当然要一醉方休。程厚臣久候不到他家闺女,打电话质问:“在哪儿鬼混呢?几点了还不回家?”

  不胜酒力的程潇舌头都打结了,却还笑嘻嘻地邀请:“来呀老程,一起happy。”

  程厚臣恨不得摔了电话,转而打给肖妃:“看看你教出的好女儿。”

  肖妃一听他的语气,用脚趾头想也知道宝贝女儿闯祸了,但脾气同样火爆的她反驳道:“没教好又怎么样,责任只在我吗?要不是你,我能有本事生下她吗?”

  程厚臣就真的摔了电话。

  肖妃理都不理他,转而打给程潇:“程程啊,回国了怎么不来看妈妈?”

  程潇去洗手间了,夏至接听:“干妈,明天我们去看你。”

  肖妃笑得温柔又慈爱:“好啊夏夏,干妈给你们做好吃的。”

  夏至酒后吐真言:“干妈您别太操劳了,我们到外面吃就挺好。”

  肖妃嗔怪地说:“这是心疼我,还是拆我的台啊?”

  夏至嘻嘻笑:“您猜?”

  **********

  次日,程潇宿醉未醒时,商语的广告合同送到了冯晋庭那,他像签署一份普通文件那样毫不迟疑地签了字。然而,助理看见签批意见,一愣,“冯总,和商小姐的合作,您之前是同……”

  冯晋庭的视线停留在另一份文件上,头都没抬地打断他:“有什么不明确吗?”

  不敢不明确,但是——“取消合作”这样的意见,助理确实是第一次见。

  助理只好打给商语的经纪人:“抱歉,和商小姐的合作暂时不能推进了。”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

· 推荐:抗日战争书籍 心理学书籍 茅盾文学奖作品

点击收藏 小提示:按键盘CTRL+D也能收藏哦!

在线看小说 唯历史 趣知识 道德经 人生格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