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看书
云过天空你过心

第7章 天空07

  记忆说它忘记了

  我忘了很多细节,包括那一年,你是如何来到我身边。我努力回忆,却发现记忆也都忘记了。我只好在这里,等时间陈述。只因我不想错过,和你的过去。

  **********

  金色的阳光透过窗帘缝隙投射到脸上,尽管有些晃眼,但那份自然的温暖让人觉得格外舒服。程潇伸了个懒腰,在一片晨光中醒来。

  她赤脚下**走出卧室,习惯性右转。不是浴室!眼前的是什么鬼?

  程潇回身看看全然陌生的卧室,又走到对面房间,敲门。没人应,她推一下,门就开了,是一间宽敞明亮的书房。她下楼,参观了一楼的客厅、餐厅和厨房。

  简约大气的装修,整洁枯燥的男性化布置,不是程家,更不是夏至和咖啡合租的两居室公寓。

  “什么情况?”身处陌生空间,刚刚睡醒的程潇有点懵。被绑架?手气没那么好吧。

  客厅沙发上随意地放着一条毯子,明显有人睡过的痕迹。而她身上,还穿着昨天出席订婚宴的礼服。

  订婚宴?程潇想起来,离开江畔酒店后,夏至和咖啡提议去喝歌,庆祝她恢复单身。刚刚失了恋,没有半点难过表现的话,似乎很不合群。于是她去了,然后毫无悬念的喝醉。

  那么,夏至和咖啡人呢?凭他们的交情,她不应该遭遇被抛弃的尴尬。

  程潇挠挠头发,扬声喊:“有人吗?”

  没人回应,房间内静得能听到她自己的呼吸声。

  程潇重新回到楼上的卧室,试图在**上,或是枕头旁找到自己的手机。

  差不多把**都拆了,一无所获。她又下楼到客厅,开始在沙发上翻找,靠垫被扔到了地上,毯子也被堆放到了脚下,还是没有手机的影子。

  房门在这时被人用钥匙从外面打开,程潇保持着跪坐在沙发上的姿势回头,就见顾南亭站在门口,眸色安然地注视她。

  而她为了方便上下楼,刚刚才任性地把礼服撕开了一角,此刻修长的腿就那么□□裸地暴露在空气里,确切地说,是他的眼前。顾南亭默了一瞬,然后收回视线,像什么都没看见一样走过去,弯身捡起地毯上的靠垫:“你干什么呢,抄家还是打劫?”语气随意,没有责备之意。

  是他家?!程潇的大脑有片刻的短路:“怎么又是你?”

  顾南亭闻言语气变得不是太好,“幸亏是我,否则你就露宿街头了。”

  程潇不服气:“我像是无家可归的人吗?”

  “不像。”顾南亭看看她,被撕破的礼服,睡得乱遭遭的头发,以及被他用毛巾擦去妆容的素净却依然美得过份的脸:“倒有几分失足少女的气质!”

  “你才失足少女!”程潇随手抓起一个靠垫扔过去,发现身上礼服的破绽,她立即站起来:“非礼勿视的道理绅士都懂。”

  “稀罕!”顾南亭接住靠垫,丢还给她:“把毯子叠好。”

  程潇拒绝得很干脆:“凭什么?我又不是给你做家政的小妹。”

  “凭我昨晚收留了你。”顾南亭提着手中的袋子走向餐厅,“否则就你醉得不省人世的样子,能平安回家肯定是奇迹。”

  程潇却不领情,“和你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危险机率才是爆表。”

  顾南亭有些生气地盯她一眼,“我没瞎!”

  程潇微恼:“你什么意思?”

  顾南亭理都不理她。

  程潇压着火气问:“我手机呢?”

  顾南亭像是没听见似的,沉默。

  程潇冲到他面前,提高了音量:“你听力不好啊顾南亭,我问你,我手机呢。”

  相比她的气急败坏,被记住名字的顾南亭的眼里有丝缕笑意。

  程潇把这笑理解为嘲笑,她嘴里骂着“神经病”,手上竟然开始搜他的身。

  顾南亭也不急着阻止,任由她胡来:“这又是干什么,投怀送抱的意思吗?”直到她的手朝他西裤口袋伸去,他才抓住她不安分的手,握住。

  那是一双养尊处优的男人的手,手指修长,骨节分明,程潇的每一根手指,都被他牢牢攥住,能够清晰地感觉到来自于他的温暖和力量。

  程潇对这份温暖似乎很抗拒,在挣脱不成时语气严厉地说:“松手!”

  顾南亭的目光落到她脸上,与那双乌沉的眼眸对视,“我可以纵容你胡闹,但记住,不要和我较劲,尤其在力量方面。”然后把她拉到餐桌前坐下,“看看报纸,有你感兴趣的。”松手后很自然地抚了下她的发顶。

  无论是言语,还是最后的动作,都那么熟稔而……温存。

  他这是在,挑逗自己?是这个世界疯了,还是这个男人太久没有女人了?

  程潇决定对他的轻薄予以教训。然而,不及出手,注意力就被报纸头条吸引了。

  “商盛传媒年度军旅大剧《春风十里不如你》的庆功晚宴可谓大手笔,为感谢宾客亲临捧场,除了抽奖环节,商氏竟然为每位到场嘉宾都准备了丰厚的红包……”而报道的旁边则附上了大幅的《春风》宣传海报,除此之外,有关商语订婚的只言片语都没有。

  程潇颇有些意外,“商氏的公关能力果然不容小觑。”她不解,“他们是怎么做到的?”

  是啊,商氏是怎么做到把订婚宴变成了庆功宴?

  程潇离场后,商语首先朝斐耀发难,把自己挨的那记耳光奉还给了斐耀,不仅仅因为他对前女友的表白被曝光,更因为他说:“如违此誓,将来的伴侣必定身如天使,貌若……”

  商语忍着眼泪说:“你说前女友贪慕虚荣跟人出国,我相信了。你说她被人抛弃了回国纠缠你,我也相信了。但事实却是,斐耀,你可以不要脸,我为了你也可以不要,但我们商家还要!”

  意识到自己成了一个笑话,商语恨不得砸了整个会场。

  然而,在她推倒第一个路引时,就被阻止了。

  是商亿。正装在身的他适时出现扣住商语的手,边不着痕迹地把她推给身旁的祁玉,以锐利黑眸警告她闭嘴,边以低沉的嗓音对在场的众人说:“让诸位久等了!”

  一语过后,仪式台后的大屏幕震撼亮起,激昂乐声里,主持人登台宣布:“商盛传媒年度军旅大剧《春风十里不如你》庆功晚宴正式开始——”

  至于要如何封住媒体的嘴保住商语的名誉,对于商氏来说,无非就是钱的问题,商亿还出得起。

  **********

  “商语应该不敢再忤逆商亿为难你,这事就到此为止吧。如果你还是心有不甘,”顾南亭抽走她手上的报纸,掷地有声地抛出两个字,“我来。”

  “你?”程潇冷笑,“为了我这个陌生人与身为朋友的商家为敌?”

  顾南亭注视她的眼睛,姿态认真,“需要商语道歉,还是商氏,你告诉我。”

  程潇以咄咄逼人的目光看他,“你凭什么帮我?”

  顾南亭神色不动,“凭我亲眼看见你受了委屈。”

  “还以为我真的像你前女友呢。”程潇哼一声,“那点事也算委屈的话,这世上委屈的事就太多了。”她说完朝他伸手,语气凉凉地说:“手机给我。”

  顾南亭从西裤兜里拿出她的手机托在掌心,“如果我说是呢?”

  是什么?前女友?程潇与他对视。

  顾南亭的表情没有外露太多情绪,但他的眼神格外专注。两个人之间明明隔着一点距离,可程潇竟然感觉到他温热的呼吸喷到了自己脸上,迅速蔓延到了脖子和耳朵。

  她竟然可耻地脸红了!几次对决,终于轮到程潇落荒而逃,她避重就轻地说:“我长得太漂亮,一般人没那份荣幸。”

  像是洞悉了她的心思,顾南亭没在这个话题上纠缠,只赞同似的说:“有几分道理。”然后把手机放在她手里,“一起吃个早餐?”

  程潇看着餐桌上她最爱的牛奶玉米粥和鸡蛋软饼,故意说:“我早上习惯喝咖啡。”

  顾南亭眼神不悦,声音低沉,“嗜饮咖啡是一种恶习。”

  “至少可以预防老年痴呆。”程潇说完径直朝门口走,算是拒绝了他的邀请。

  预防老年痴呆?急了点吧!顾南亭把端着的杯子放下,因为手上用了力,瓷器与桌面碰触,发出清脆的声响,不悦地问:“你就准备穿成这样出门?”

  程潇已经走到门口,蹬上了高跟鞋:“你觉得我会在乎吗?”

  没错,她从不在意别人的眼光。可他不允许她穿成这样,出门招摇。

  顾南亭拿起自己随手搭在餐椅上的西装外套递给她,以命令的口吻说:“穿上。”

  程潇也不接,自顾自地推开门走出去,随后又探回个脑袋挤兑他:“一身的男人味,不待见。”然后砰地一声关上门。

  她就这样穿着被撕破的礼服,顶着乱蓬蓬地头发走了,留下顾南亭一个人,神经质似的把西装放到鼻子前闻,像是在寻找她所说的,男人味。

  **********

  把自己“糟蹋”得那么惨,程潇当然不会回家吓老程,她决定先去找夏至,问问夏姑娘为什么把醉酒的她推给了顾南亭,让她遭遇如此尴尬。结果,尴尬并没有到此为止,程潇竟然在顾南亭家楼下,碰上了似乎是彻夜未归的斐耀。

  不会是路过。难道,他和顾南亭是邻居?

  忽然对顾南亭的印象更坏了几分。尽管程潇心里清楚这样的迁怒没有道理,但看见斐耀一副“你等我很久了?”的表情,她根本控制不住。

  斐耀下车,直奔程潇而来。

  程潇深呼一口气:“别误会,我没有等你。”

  她清晨出现在他家楼下,身上还穿着未及换下的礼服,说不是等他,怎么信?

  斐耀的眼里有隐隐的得意,程潇捕捉到了,但她无意再解释。

  斐耀握住她的手:“我知道是我有错在先,你气也出了,慢慢原谅我好不好?我们重新开始,我保证……”

  程潇不想再听下去。她用尽全力,几乎是粗鲁地挣脱了斐耀的钳制,“在此之前我以为,世上最难堪的事情是,一个承诺爱你到永远的人,连招呼都不打一声,就轻易地抛弃了你。现在我觉得,变心和抛弃都不是最可耻的,像你这种在背叛过别人之后,还试图用三言两语哄得别人甘为备胎的行为,才最不堪。”

  她从来都是尖锐的,却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言语刻薄地斥责他。斐耀内心有些接受不了,可或许是真的想要挽回什么吧,他放低了身段:“程潇,我爱的人是你,和商语不过是逢场作戏。”

  程潇笑了:“你的内心戏还真是丰富。可惜,我把你所谓的逢场作戏当真了。斐耀,我们完了,连朋友都不必做。”

  依她的性格,决定了的事,很难回心转意。既然如此,斐耀注视她被撕破的礼服及散落的碎发,也笑了:“我是不是该庆幸抽身及时,才没被戴上一顶带颜色的帽子?”

  这就是她曾经恋爱过的男人,竟然把她想像得如此不堪。

  程潇很想故意气他说:“恭喜你终于发现自己头上的绿帽子。”

  转念一想又觉无聊。就在她准备一走了之,不再理会斐耀时,突然听见有人喊:“程程。”

  程潇和斐耀同时仰头。

  九楼窗口的顾南亭扬声说:“耳环落在枕边了,等我给你送下来。”

  耳环?枕边?这是男女之间极为**的信号。

  当然,能够以此为信号的,都是有心人。

  比如,斐耀。

  他在自以为明白了话外之音后,眼神瞬间变了。那种身为男人尊严受辱的感觉,似乎要在下一秒爆发。他用手指着程潇,语气冷得不像话:“程潇,我看错你了。”

  是一个可以解释的误会,程潇却懒得向他多说一个字:“现在发现也不晚。”如同默认。

  斐耀气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撇下她,走进了隔壁单元。

  **********

  顾南亭下来时,手上没有什么耳环,只有一件他没有穿过的干净的西装外套。

  程潇也没有等他,此时已经上了一辆出租车走远。

  顾南亭打电话问:“怎么把耳环还你?”

  她的手机他拿了一个早上,知道她的号码不足为奇。程潇静了一下,“我没有耳洞!”

  顾南亭也不遮掩,直言不讳:“我是故意的,帮他斩断最后的念想。”

  程潇咬牙:“顾南亭,你给我等着!”

  顾南亭心情舒畅地回应她:“我等着你,程潇。”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

· 推荐:抗日战争书籍 心理学书籍 茅盾文学奖作品

点击收藏 小提示:按键盘CTRL+D也能收藏哦!

在线看小说 唯历史 趣知识 道德经 人生格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