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看书
云过天空你过心

第30章 天空30

  次日程潇从航线上下来,见到顾南亭时说:“老程问你怎么不上天呢。”

  “他老人家是觉得我贪心了?”顾南亭接过她的飞行箱,解释:“我只是表达了追你的诚意,这本身没有错,不该触及他的底线。”

  程潇都要佩服他的逻辑了,她故意打击道:“显然你表达的时机不对。况且,你明明是去谈生意,怎么把我搬出来了?是对自己的能力没有信心吗?确实,老程驰骋商界多年,一般人都惧他。”

  顾南亭也不计较她的落井下石,只说:“我是希望他明白,中南航空不仅要成为程安的合作伙伴,我还喜欢他女儿,而我是他未来女婿的身份,值得信任。”

  程潇也想借用老程那句“你怎么不上天和太阳肩并肩呢”,又觉力度不够,她偏头看他:“谁给你的信心,让你觉得一定能成为老程的女婿啊?”

  如果我有十足的把握,还用四处招摇自己的心意吗?然而,这种没有信心的话,顾南亭才不会告诉她呢。他只是注视程潇的眼睛,“我只忠于自己的心意,哪怕一次次被拒,也鼓励自己坚持到底。”

  夜色沉寂,昏黄的路灯下,街道平静如河流,唯有程潇的心,波澜四起。

  顾南亭当然不是第一个追求她的人,也不是程潇第一个喜欢上的人,可不知道为什么,明明讨厌死他那副势在必得,万事了于心的姿态,却不能对他的心意无动于衷。

  这是怎么了?她程潇确实被斐耀劈腿了,可她从来都不缺人恋爱,只要她点头,她可以随时开始一段爱情。所以即便优秀如顾南亭,也不是她唯一的选择。

  偏偏无法抗拒。

  寒夜的天幕,星光微弱,程潇站在朦胧的月光下,第一次问,“顾南亭,你喜欢我什么?”

  喜欢她什么?果然是父女,连问题都如出一辙。

  只是,却不能像回答程厚臣那样答她。

  顾南亭蹙眉,“非得有个理由吗?”

  程潇寸步不让:“必须。”

  顾南亭借着月光看她,“我喜欢你不娇情。”

  算是个不错理由。但是,程潇却笑了,“撒谎都不会。谁不知道我最矫情。”

  “你还知道。”顾南亭也笑了,“不过,我就喜欢你矫情。”

  程潇眉心微蹙,“顾总的口味就是与众不同。不过,”她把目光投向了不远处光秃秃的树枝,“通过机长考试之前,我是不会考虑的。”

  顾南亭也不介意再次被拒绝,或者说已经免疫?

  他说:“革命的道路还很长,我愿意继续努力。”

  程潇善意地提醒,“追我不亚于八年抗战,你要有心理准备。”

  顾南亭不显山不露水地回答:“那就不是你操心的事了。”

  **********

  在中南航空与程安集团合作事宜悬而未决之时,顾南亭开始运作机场方面,为投入中南机场快线做准备。与此同时,首届民航研讨会召开在即。夏至作为会议筹备负责人,忙得脚不沾地。乔其诺见她乏术,主动请缨过来帮忙。

  夏至朝乔其诺抱拳,“没有你我死定了。要知道助理吃喝拉撒一应事宜全都要管,给我三薪我都不干。”

  “出息!”乔其诺还在点灯熬油核对各航空公司与会人员名单,“就你干的那点活,哪儿对得起高级助理的薪资?”

  夏至哀叹,“我现在对助理一职没爱了。”然后她捅捅身旁的程潇,“你说得没错,助理不适合我。”

  程潇第二天有飞行任务,正在网上做准备,闻言眼睛依旧盯着笔电屏幕,“我随口说的,你别往心里去。”

  夏至却很认真,“顾南亭应该早看出我不是这块料,才一直只让我分管一摊工作,而重要的事情都交给师父。我已经写好了辞职报告,研讨会结束就递上去。”

  “辞职理由呢?世界那么大,你想去看看?”难得地见夏至沉默,程潇抬头,“你动真格的?顾南亭没说你工作不到位吧,何必自我否定?况且,在你看来,民航研讨会的筹备工作不重要吗?”

  乔其诺把核对好的名单甩过来,“她每个月那几天,满满的负能量。”

  夏至一个抱枕砸过去。

  **********

  次日,程潇到签派中心签到拿飞行计划时遇到了顾南亭。当时,林子继正在向他汇报新航线开航的事情,而客舱服务部经理也站在旁边,像是有事请示。程潇什么都没说,径自从他们身边走过。

  准备会结束,程潇奉命对飞机外观进行检查,顾南亭在明亮的阳光中走过来,问她:“有事找我?”

  那一瞬间,程潇胸臆间有异样的情绪涌动。

  顾南亭等了几秒没得到回应,笑了,“真有事啊?过来前我还担心自作多情呢。”

  程潇嗔道:“刚想为你的洞察力点赞就露馅了,端着点不行吗?”

  顾南亭上前一步,为她整理了下原本就很平整的肩章,然后顺势附在她耳边说:“在你面前,我敢端吗?”

  程潇不习惯这样的画风,退后一步,“你对夏至的工作有什么不满意吗?”

  顾南亭有些意外,“她告我状了?我没批评过她吧。”

  程潇一字一句:“请大老板看清楚,我是认真脸。”

  顾南亭眼里的笑意还未敛去,语气却正经了起来,“她要是确实对助理一职有兴趣,林子继是个好师父,我也不介意多花些时间培养她。不过,我本身并不希望助理是女性。不是因为你才这么说,而是出于工作考虑。”如同洞悉了程潇的心思,他说:“通过这次的会议筹备,她对于自己的本职工作应该会有新的认识。如果她愿意,我准备在研讨会结束之后,调她去编辑部,那边正好有个主编的空缺。”

  编辑部,主编?对于夏至而言,确实更有发挥空间。

  但是,“她那么年轻,能行吗?”

  “我们是航空公司,需要的就是新鲜血液。”顾南亭也是存有私心的,“总要有人替我打个前锋,废弃那些陈词滥调的想法。”

  程潇不吝夸奖,“不愧是大老板,知道人尽其才,物尽其用。”

  顾南亭哼一声:“不用为了别人讨好我。”

  “别自作多情了。我这只能算恭维。”程潇抬腕看了下时间,“我要工作了。”

  顾南亭点头,“落地来个信息。”言语间用右手碰了她脸颊一下,“听见了吗?”

  程潇拨开他的手,“刚摸过影印资料没洗手吧?我皮肤敏感,注意点。”

  顾南亭抬起拿着资料的左手,无声笑起来。

  程潇落地后开机,首先进来的是顾南亭的信息,他说:“恭维意指出于讨好对方的目的去称赞。所以不用否认了,你明明是在讨好我。”

  **********

  同一时间的g市——中南航空总部副总办公层,夏至看见从步行楼梯门走进来的顾南亭,略显惊讶:“停电了吗?”

  顾南亭一脸平静地答,“没有。”

  夏至不解,“那您怎么走楼梯上来?这可是26层。”

  顾南亭抬眼,冷冷甩出两个字:“锻炼。”

  之所以突然如此异常,是因为先前程潇回复他:“那么无聊不如爬楼梯回办人室,免得提前进入老龄化。”

  顾南亭当时刚从机场回来走进电梯,然后,在梯门关闭前,他不顾旁人的目光走出来,拐向步行楼梯的方向。

  原本就比程潇大了几岁,又因时间错位回到了七年前,顾南亭理所当然地认定自己比未来的程机长老太多。所以,锻炼不可弃。

  **********

  民航研讨会如期举行。为期半个月的时间里,各大航空公司将就民航数据分析、航空推进、飞机租赁管理、飞机内饰与翻新、客舱服务,以及航空维修等几大版块进行研讨分析。

  研讨会第一阶段,民航局发布该年第一季度国陆航线经营许可信息通报,海航获得g市到首尔、g市到巴黎等5条国陆航线的经营许可,每周将新增68个航班。这令他们全面开启了国际化,成为发力国际旅游航线的民航领军企业。相比之下,仅获得g市到西雅图、g市到迪拜两条国陆航线经营许可的中南航空黯然失色。

  作为此次研讨会的承办单位,夏至都觉得面上无光,顾南亭却若无其事地和其他公司老总一样,恭贺海航总经理冯晋庭。

  面对顾南亭的恭喜,被挖了墙角的冯晋庭笑言,“再不扳回一局,我才是颜面尽失。”

  顾南亭是聪明人,当然听出了冯晋庭言外之意,他淡淡一笑:“冯总是对优秀人才的招揽,我却是对人生伴侣的争取,怎么能相提并论?”

  冯晋庭瞬间了然,他眼睛里有赞赏之意,“那么恭喜顾总,一举两得。”

  顾南亭坦然笑纳他的恭贺,“同喜。”

  至于同喜背后的深义,直到和叶语诺成为恋人,冯晋庭才懂。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

· 推荐:抗日战争书籍 心理学书籍 茅盾文学奖作品

点击收藏 小提示:按键盘CTRL+D也能收藏哦!

在线看小说 唯历史 趣知识 道德经 人生格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