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看书
云过天空你过心

第31章 天空31

  原本平稳飞行的飞机上,机舱行李架忽然冒出浓烟。

  一名乘客大喊:“怎么回事?是着火了吗?”

  乘务长是最先接收到乘客警报的,确认行李架发生了火灾,她立即向机长报告:“经济舱12排d座,发生火情,正在处理。”

  与此同时,新人乘务楼意琳迅速引领该座位上的乘客往安全位置撤离,祁玉则采取灭火措施。然而,受火情影响客舱释压,飞机内部压力陡降,氧气面置纷纷掉落。紧接着,客舱剧烈抖动。一时间,孩子和女人的惊叫声四起。

  祁玉在这时赶紧蹲下,自己先戴好氧气面罩,重新站起来时,她用力拍打行李架,把乘客的注意力吸引过来,用手势指导大家戴上面罩,然后大喊:“大家不要紧张,原位坐好不要乱动,服从机组指挥。”

  机长林一成指示:“进入有准备撤离状态。”

  乘务长立即广播,“女士们,先生们,现在乘务员会协助您固定好机舱内的松散物品,并用毛毯收走你们的鞋、眼镜、手表等随身尖锐物品……”

  乘务员立即分组行动,从机舱头部和尾部同时向中间动作。有的乘客不肯配合,舍不得手表首饰的,不愿意脱高跟鞋的,她们一面劝解对方这是为了确保生命安全,一面脱下自己的鞋,甚至连丝袜都脱掉了。等把所有物品放入头等舱洗手间,祁玉汇报:“门已锁好。”

  接下来,机组人员进行出口区域划分、安全说明演示。而机上乘客也都遵从机组指示站到座椅上,保持防冲击姿态。当然,在这个过程中依然有因惊惧不愿配合的乘客,哭的闹的都有,乘务长劝说无效,只能和乘务人员一起强制她们遵循机组安排。

  很快地,飞机像是重重摔到地面上,又跳弹了一下,随即开始滑行。当机组人员确认飞机已停稳,祁玉打开舱门把手,用力向外推出。当她的身体就暴露在如同两层楼高的位置,原本置于舱门滑梯包内,处于待命状态的滑梯自动充气,迅速形成一个有弹性的滑道。

  “平举双手,跳,坐……”

  一次次重复的指令中,机上乘客一个接一个地滑向地面。

  当乘务长安全落地,开始清点人数,机上的程潇也在进行最后的机舱检查。

  林一成从驾驶舱出来,见到程潇身后还站着乘务员楼意琳时,他的眼神陡然变沉。

  程潇汇报:“除了在场的三名机组成员外,全体撤离完毕。”

  林一成没有多说什么,只指示,“跳滑梯,离机。”

  楼意琳不说话,身体不由自主地靠向程潇。

  程潇面色无异地扣住她手腕,走向舱门,“和我一起做。”言语间她用右手拽着楼意琳的左手,强迫对方平举双手,用仅有两人能听见的声音快速说:“和我一起跳,否则我会把你推下去。”话音未落,她喊:“跳,坐。”

  林一成在她们之后滑坐向地面。

  掌声响起时,一场发生在模拟舱的训练看似圆满完成。

  **********

  民航研讨会关于客舱服务的交流,就这样在一台可以真实模拟起飞、降落、颠簸、客舱释压等不同情况的全景动态模拟舱里拉开帷幕。

  外人看来,中南航空承担演习任务的机组人员的表现无可挑剔。尤其是乘务长和祁玉的临危不乱,有条不紊,更是可圈可点。林子继都以为他们该获得表扬。

  顾南亭却大发雷霆。副总办公室里,他把手上的资料甩到培训部和客舱部经理面前,“cc的应急训练是怎么做的?楼意琳为什么能通过考核?”

  培训部经理硬着头皮答:“当时是在a320的模拟舱完成的训练,a320的滑梯高度较矮,难度……”

  顾南亭打断了他,冷声质问,“为什么不去跳最高的?”

  培训经理站得笔直,因培训工作的疏漏无言以对。

  顾南亭的脾气压都压不住,“我们不惜重金引进全景动态模拟舱不是摆设!应急程序考核也不是走过场!如果今天是真的突发事件,楼意琳根本自身难保,还谈什么帮助乘客逃生?!她甚至会拖累机组!”他调转视线,“你作为客舱部经理,没有发现她的问题吗?”

  新人培训时客舱经理就发现今年的新空乘楼意琳胆子小,但她各方面成绩都不错。而且应急考核时也没有恐高或惧怕,成功跳了滑梯。至于说今天的演习训练中,她居然躲进了客舱,逃避跳滑梯,客舱经理也是不解其意。然而,事实摆在眼前,她无从辩驳,“是我的疏忽。一切后果由我承担。”

  回想楼意琳和程潇一起出现在舱门前,她紧张的眼神,顾南亭就气不打一处来。他把手边的文件“啪”地挥落在地,“乘客的生命安全是我,还是你个人能承担得起的?!”

  不明所以的夏至在外面都听见了里面的“咆哮”,暗暗地为两位经理捏了把汗。她正努力减少自己的存在感,以免被波及,林子继匆匆赶来。

  办公室里不再像先前那样火光四溅。二十分钟后,林子继和另外两位经理一起出来,夏至听见林子继说:“包括今年新入职的空乘,所有乘务都要参与培训,乘务长也不能落下。考核成绩不合格的,调岗调薪。”

  夏至不解,“演习不是很成功嘛,顾南亭干嘛发那么大脾气,一副要生吞活剥了谁似的。”

  程潇是最清楚始末的。回想自己根据规定巡视客舱时发现躲在角落的楼意琳,她反问:“你以为最后出现在舱门口的楼意琳真是受机长命令随我做最后的检查?”

  夏至看着她,“你都那么说了,我当然不会怀疑。”

  程潇实话实说:“局领导和各大公司的负责人都在,我难道说她是因为害怕跳滑梯躲起来被我找到的吗?”

  “躲起来?”夏至讶然,“她可是受过专业培训的乘务,居然怕跳滑梯?!而且她怎么可能躲得过去?演习的最后不是要根据名单进行人员清点吗?到时候发现少了一个,还是中南航空的空乘,我们里子面子不是全丢了吗?”话至此,她恍然大悟,“难怪顾南亭发那么大脾气,要求全员培训。没直接辞了楼意琳,算是手下留情啊。”

  **********

  中南航空针对此次训练出现的偏差召开专项会议,除了对训练结果进行通报,还落实了再培训事宜,以及增加季度考核的通知。另外,对于楼意琳,顾南亭没有给她机会,直接把她调离了客舱部,转地勤了。

  在随后的研讨会中,顾南亭就训练偏差一事进行了如实汇报,正视了中南航空在人员培训方面的失误,从而引发了关于飞行安全的激烈讨论。

  夏至经过整理和资料查询,把中南航空五年来的旅客吞吐量、安全运行时间、航班客座率及正常率等大数据进行了统计分析,在中南的官方网站发布了一篇名为“用心飞行,保持安全业绩”的文章,以此展示中南航空运营多年来创造的安全神话。

  顾南亭得知这篇文章的点击竟然出奇的高,忍不住笑了,“原来我的员工都有维护公司名誉的忠心。”然后他召见夏至,吩咐她,“这期中南航空杂志上关于此次研讨会的相关报道,由你来写。”

  夏至学以至用,整个人跟打了鸡血一样。

  **********

  程潇与楼意琳的再次见面是在机场。

  楼意琳佩戴着地服人员的工作牌,对刚下航线的程潇说:“一直没有机会谢谢你呢。”

  程潇略显意外,“谢我?”

  “其实一开始是讨厌。”楼意琳挑了挑秀眉,“觉得是因为你,我才被转了地勤。”

  程潇不置可否,“一直讨厌着也没关系,我不介意。”

  楼意琳弯了弯唇,“后来想想明明是自己恐高恐飞还非要做空乘,实在有点不自量力了。”她叹了口气,“现在这样,还能继续留在公司已经很好了,反正我妈也不愿意我飞,说是又危险压力又大。”

  “阿姨显然比你明智。”程潇看到她笑容里明显的遗憾,以调侃的语气说:“从事我们这个行业的人,长期处于高度心理应激中,得神经精神类疾病的人超多。恭喜你可以幸免于难了。”

  楼意琳被她煞有介事的表情逗得笑了,“坊间传你高冷不可接近,看来也不是啊。”

  程潇不以为意,“长得漂亮的人通常被人嫉妒,你应该深有体会。”

  这是夸她漂亮呢。楼意琳笑容更灿烂了。

  是的,只要程潇愿意,三言两语就能哄得别人开怀一笑。

  所以,她的难相处其实是因人而异的。

  **********

  离开机场,程潇直接去了研讨会现场,参加飞机维护交流。由于该部分内容涉及的都是飞机原理、维修维护等专业知识,各公司的与会代表均为机务部人员。唯有中南航空,要求不上航线的飞行员悉数到场。

  程潇到时,会议已经开始了。为免影响他人,她从后门进入,坐在存在感最小的角落。她动作很轻,除了台上正在发言的明航机务部经理看见了她,其他与会人员都没有被惊动。然而,她刚刚坐下才把平板拿出来,最前排的顾南亭像是有感应似的,忽然转过头来。

  目光在程潇未及换下的制服上扫过,停留在她脸上两秒,他若无其事地转过身去。

  他穿着深色的西装,背影轮廓在阳光下显得清晰而稳重。回想他前一刻似是寻找的目光,程潇胸臆间涌起一股温暖难言的情绪。

  再次有人从后门进来,在不惊扰任何人的情况下把一杯咖啡放在程潇面前。

  飞了那么久,真的很疲惫,程潇都担心自己睡着了。她点头表示感谢,端起来喝了一口确认是拿铁,她拿出手机给顾南亭发了条信息,“你怎么那么善变,又让我喝咖啡了?”

  下一秒,程潇看着前面的顾南亭拿起桌上的手机,低头查看。

  很快地,她的手机有信息过来,那位回复她,“又不是你老公,也说不听你。与其管着你让你抵触,不如顺着你的心意增加好感。”

  程潇眼眸里浮现笑意,她摁下一行字,“冲你这放低的姿态,我不反驳。”

  从程潇的角度看过去,顾南亭像是在笑,但他的回复却是,“回头检查你会议记录。”

  程潇默念了一句“无趣”,放下手机,在咖啡的陪伴下专注于会议。

  **********

  中场休息,程潇在平板上记录下:机翼的前进运动,会让上下翼面所承受的压力产生轻微的差异……输入到这里,她抬头,就见倪湛在众人注视下朝她的方向走过来。

  见面本是意料之中的事情。但是,这种情况下能说什么呢?好见不见,最近好吗?以此向在场的人昭示他们相识?程潇觉得好没意思。她动了从后门离开的念头,付诸行动时意外发现顾南亭朝她看过来。

  程潇站在原地回视他,目光透出疑问。

  倪湛越走越近,几乎整个会议室都发现他的目标是这里唯一的女士。或许他们也在好奇,竟然有位女飞在场,还是位漂亮的女飞。

  这时,低沉磁性的男声在会议室里响起,众人听见顾南亭说:“程潇,来一下。”

  倪湛脚下一顿。

  程潇如蒙大赦般径直走过去,自然地像是完全没有发现倪湛的意图。

  然而,当她在顾南亭面前站定,却听那位问:“有什么事?”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

· 推荐:抗日战争书籍 心理学书籍 茅盾文学奖作品

点击收藏 小提示:按键盘CTRL+D也能收藏哦!

在线看小说 唯历史 趣知识 道德经 人生格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