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看书
云过天空你过心

第29章 天空29

  ,更新快,,免费读!

  程潇复飞后,依旧和林一成搭组。两人的相处和没发生过谎报事件一样,所有的交流仅限于飞行。而程潇也确实重新递交了一份报告,林一成对此没有特别表态,只说:“下不为例。”

  顾南亭也没有干涉飞行员的排班事宜,只授意夏至把程潇的排班表复印一份放在他办公桌上。

  对此,夏至略显伤感:“程潇,我有预感,你很快就不再属于我和咖啡了。”

  程潇抬手勾了她下巴一下,“别吃醋,我最爱的依然是你们。”

  咖啡听出了端倪,他朝夏至眨眼,“就凭这用心程度,顾总上位指日可待。”

  然而,在用心攻克程潇这座堡垒的同时,顾南亭也没有忘记接任副总之初许下的承诺。如今半年多过去,中南航空的业绩相较同期虽然有所提升,但距离20%还有很大的差距。

  四季度总结会上,顾南亭终于提出除人事调整外的第二大举措:引进100辆豪华客车,投入到国内四大运行基地,专供输送乘坐中南航空班机的乘客。

  多数高层则认为,只要有航班降落,无论多晚,机场都有留守巴士,能够把下机的乘客送到市区,航空公司完全没必要自行引进巴士。这种投入,无疑是资源浪费。

  顾南亭进一步说明:“引进客车的出发点不是航班落地后乘客如何进入市区,而是因为我们公司拥有这种特色服务,吸引更多的乘客选择中南航空。”

  有高层反驳,“机场巴士的上座率并不是很高,通常只有60%,我们却要在这个时候投入客车,无疑是自寻死路。”

  顾南亭示意夏至把调查报告发给众人:“机场巴士的上座率确实不高。首先,巴士的发车有时间限制,除非满坐才能提前发车,这直接导致赶时间的乘客放弃乘坐。其次,巴士线路固定,停靠点分布不均匀,乘客即便乘坐它进入市区,距离目的地较远,还要转乘其它交通工具,浪费时间是一方面,行李再多的话,出行十分不便。”

  众人翻看报告时,夏至继续讲述:“我们自行投入客车作为机场快线就可以不受发车时间限制。至于路线,我们将设定多于机场巴士的停靠点,即便有乘客还需转乘其它交通工具,我们也将把乘客送到市区内交通最便利的位置。除此之外,我们巴士的最大优势是免费。但在提升了飞机的上座率后,公司并不会有所损失,反而会创造利润。”

  报告中有为期一个季度的调研数据,是具备说服力的。但这种尝试却是业内首例,一位高层顾虑,“客车购进费用,车辆每日的燃油费,以及后续的保养维修,再加上司机工资,这些固定费用与增加的机票利润相比,会不会入不敷出?”

  对此,顾南亭的解决方案是,“一次性支出客车的购进费用,会大幅度提高我们的运营成本,所以我的想法是,改变费用支付方式。”

  当他把计划和盘托出,对于他的稳操胜券,众人没再提出异议。

  接下来,夏至把几大客车品牌商的资料给顾南亭。

  顾南亭看都没看,把资料一推,“程安集团不该是我们唯一的选择吗?”

  中国程安集团,以客车制造销售为核心业务,兼顾其他投资业务的大型企业集团,去年刚刚以200亿收入位列国内民营企业500强榜单第100位排名,是客车的领导品牌。

  夏至有点明白了,“顾总的功课做得很充分啊。”

  顾南亭揉揉太阳穴,“有人比一个集团还难搞定,我不下功夫行吗?”

  夏至善意提醒,“一个人都这么难搞定,别说那么大一个集团。顾总,祝你好运。”

  顾南亭听出了揶揄之意,他把事先整理的程安集团的资料甩过去,“你去预约一下,通过私人关系。”

  夏至随后给程潇打电话,“你家顾总让我约老爹见面。”

  程潇正在签派中心取飞行任务,闻言置身事外地回答,“他是你上司,让你干什么你就干,和我汇报什么?”

  “关于公司要引进客车的事,”夏至梳理了下思路,“他向你请示过?”

  “请示我?中南航空的决策者是谁你不清楚吗?”程潇反问她:“你的智商呢?找回来再和我说话。”

  “我的……”夏至听着话筒里传来的盲音,半天才反应过来。调研的工作一直是她在负责,而她不止一次向乔其诺请教过,包括调研报告都是出自乔其诺手笔,程潇虽然没有多嘴问一句,但聪明如她,估计早就想到顾南亭的计划。而顾南亭之所以如此坦然地让自己以私人关系预约程厚臣,程潇又对此持默许的态度,必定是因为此次合作可以令中南航空和程安集团共赢,否则日后堂堂顾总如何面见——岳父!

  “这两个人简直是,”夏至一拍脑门,“狐狸和猴配的啊。”

  **********

  当夏至以干女儿的身份约程厚臣喝茶,老程笑了,“如果只是喝茶这么简单,直接回家就是,用得着特意打电话?只有工作才需要提前预约吧?”

  果然姜还是老的辣。夏至佩服得五体投地,她实话实说:“是公司的事。”

  程厚臣没再多问什么,“那就明天下午吧,正好有一个小时的空闲,我也和你说说话。”

  第二天顾南亭提前半个小时就到了,环境优雅的茶室里,他坐在窗边等待。临近两点,远远看见一位身穿大衣的中年男子稳步而来,身后缓慢地行驶着一辆宾利时,他立即起身。

  茶室门口,夏至迎上去,“干爹您怎么走来的,刚下过雪路很滑啊。”

  程厚臣像没看见顾南亭一样,径自和干女儿聊天,“程潇说我再不锻炼,四肢都退化了。”

  夏至毫不客气地说:“她是嫉妒我们可以在地面上跑跑跳跳。”

  程厚臣叹气,“我也有同感。不过女儿之命,莫敢不从。”

  夏至笑眯眯地,“谢谢干爹能来。”

  这样的父女相处,让顾南亭无声笑起来,他尾随两人身后,走进雅间。不用夏至引见介绍,他先请程厚臣上座,才言语恭敬地主动开口:“程伯父您好,我是顾南亭,是我让夏至约了您。”

  程厚臣脱下大衣递给夏至,一派悠然地落坐,“既然是谈公事,顾总称呼我伯父有欠妥当吧。”

  都是老江湖,夏至觉得自己在这里像个智障,她说:“我去请茶艺员过来。”

  等她关上了雅间的门,顾南亭在程厚臣对面坐下,亲手泡茶,直到把茶杯递向程厚臣时才继续先前的话题,“确实是公事,但我存了公事私办的心思。您能来,想必是原谅了我的这份私心。”

  程厚臣品了一口茶,才抬眼打量他,面前的年轻人,神色淡然从容,目光深邃锐利,“女儿有所求我不得不来,但结果就不是旁人能够左右。”

  顾南亭为他续茶,然后开门见山,“我需要在今年六月之前,令公司业绩提升20%。购置100辆豪华客车作为中南航空的机场快线,是实现业绩快速增长的办法之一。而借夏至的私人关系,是我想到的最便捷的方法。”

  程厚臣内心欣赏他这份坦诚,但他面上不露声色,只屈起食指有一下没一下的轻击桌面,片刻之后才说:“引进客车的计划应该在你上任之初就已成形,却直到现在才提出来,是担心程安交单之前被别的公司抢占先机。而你清楚程安的实力,一旦我答应下来,100辆,短期内交单不成问题。”

  顾南亭神色淡然,静待下文。

  程厚臣淡淡的神色与程潇如初一辙,他继续,“不过,如果你的款项无法及时到位。或者,程安不愿接你这一单,你的宏图报复施展起来就受限了。作为程潇的老板,你应该知道我的本意是让她去海航,偏偏她和夏夏都选择了中南航空。”他的深沉的目光落在顾南亭身上,“我来也是想看看,是什么人有这样的魅力,让我两个女儿都死心塌地为之卖命。”

  老爷子把话说得那么直接,顾南亭反而轻松了,他笑得矜持,“夏至志不在此,在中南的工作经历如果能为她以后的事业发展做个铺垫,南亭不介意她把中南作为学习基地。至于程潇,确实是我不遗余力争取来的,不仅仅因为她精湛的飞行术。毕竟,中南不缺优秀的机长。您希望她去海航,因为海航有个倪湛,而我争取她来中南,则是为了便于我近水楼台。”

  一句“近水楼台”程厚臣就明白顾南亭的意思了。他以精锐沉湛的目光注视顾南亭,再次确认,“你是告诉我,你喜欢程潇?”

  顾南亭神色郑重地承认,“是的,我喜欢她,在追求她。”

  “是吗?”程厚臣静了几秒,脸色淡得让人看不出喜怒,“除了漂亮,她不是个好相处的姑娘,你喜欢她什么?”

  这是一个简单的问题,却不是一个容易回答的问题。尤其爱情很多时候是没有道理的。但很显然,把漂亮、能干、有个性这些形容词用在程潇身上,不会是程厚臣想要的答案,甚至会被视为敷衍。

  顾南亭端起杯抿了一口茶,然后,他注视着程厚臣,“您看着程潇长大,她有什么优缺点,您必定了然于心,但站在父亲的立场,即便她不完美,也一定是您最珍视的宝贝。而您也有底气承担她的所有,任性怎么了,我惯的!我和您不同,没有亲情作为基础,有的只是相识以来的了解。她的优点我就不一一赘述了,我只是在亲眼所见她的尖锐和狼狈后发现:我对人生伴侣的所有期待,在她身上都有。一旦我错过了她,我不会遇上比她更好的。能作怎么了,我宠着!有了这样的认定,我不会把她拱手让人。您是过来人,相信我的感觉您能体会。”

  **********

  等顾南亭从包间出来,夏至送程厚臣,“干爹,您有什么话要嘱咐我吗?”

  程厚臣的脸色不太好,“你都站在他身边了,我还能说什么?”

  目送他离开,夏至叹气。

  顾南亭说:“不关你的事,伯父是冲我。”

  **********

  关于两大公司是否能够达成合作,程潇无心理会。只是当程厚臣致电问她:“顾南亭对你有非分之想,你是知道还是不知道?”

  之前夏至做调研,赋闲在家的乔其诺又亲自上阵指导她做报告,程潇虽没多问,顾南亭的想法她还是猜到了几分。以至于夏至要约程厚臣时,她才显得那么波澜不惊。不过,程厚臣在商场上有多铁手腕,程潇是清楚的,她觉得顾南亭出师不利是意料之中的事,却没想到程厚臣来电竟然是问这个。

  程潇多少有些意外,“他告诉你的?”

  程厚臣的心情显然不太好,语气生硬地说:“他说他不遗余力把你争取到中南航空,是为了近水楼台。”老头哼一声,“看不惯他一副稳操胜券的样子。”

  他竟然有勇气对初次见面的她爹这样说。程潇眼眸深处有了笑意,她所答非问:“怎么,没料到你女儿这么抢手?”

  如果程潇在跟前,程厚臣或许又要忍不住动手给她一下子了。他深吸了一口气,却还是没压得住火气,对着电话骂道:“他到底是跟老子谈生意,还是要老子的掌上明珠?”

  程潇替顾南亭答:“他是鱼与熊掌要兼得。”

  程厚臣中气十足地骂道:“他怎么不上天和太阳肩并肩呢!”

  手机本章:

  最新下载和评论:

  为了方便下次,你可以点击下方的《加入书签》记录本次(正文 第29章 天空29)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谢谢您的支持!!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

· 推荐:抗日战争书籍 心理学书籍 茅盾文学奖作品

点击收藏 小提示:按键盘CTRL+D也能收藏哦!

在线看小说 唯历史 趣知识 道德经 人生格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