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看书
云过天空你过心

第28章 天空28

  ,更新快,,免费读!

  酒吧里人不多,柔和的灯光,低缓的乐声,气氛温馨,令人舒服。

  顾南亭视线所及,是迎面而坐的程潇低眸浅酌,然而,他脑海里浮现的却是,按现在的时间算应该是六年后,他们在g市最灯红酒绿之处偶遇的情景。

  得知分了手的萧语珩与冯晋骁复合那天,他推开了一家酒吧的门。一杯龙舌兰入口,有个女人主动投怀送抱。从未有过的寂寞袭上心头,有那么一瞬间,他动了堕落的念头。

  女人提议他请喝酒,顾南亭没有拒绝。甚至三杯过后,女人往他身上蹭,他都享受般接受了。直到程潇出现,在放纵迷乱的气息里,目光沉沉地注视他,才如梦初醒。

  顾南亭拂开女人已经搭上他肩头的手,“抱歉,我在等人。”在乐声中喊程潇,“程程。”

  当然是故意称呼得那么亲密。但那一声“程程”出口,顾南亭还是被自己脱口而出的自然和亲昵吓到了。然而那一刻,实在没心情考虑太多。

  如果程潇没来,会放纵自己吗?顾南亭没有把握。

  如果程潇视而不见,要如何收场?顾南亭不知道。

  幸好,她出现了,还在变幻的灯光里走过来,并配合地把手递向他伸过来的手里,借着他的手劲坐上他的腿。那娉婷袅娜的姿态,以及抬眸间看向女人那一眼,似乎都是在宣告对他的所有权。

  那一刻,有一种异样的情绪在胸臆间翻涌。那一夜,似乎是他们关系转变的分界点。然而那时,顾南亭还陷在萧语珩的执念里,以至后来离开酒吧,他控制不住地把车速一提再提。换作旁人估计是要被吓哭了,程潇却只是一言不发地坐着,目光投向窗外。快速倒退的街景里,顾南亭不经意间看到她的侧脸,只觉安静到完美。

  她的美丽太过张扬,谁都无可回避。顾南亭身为她的上司,都觉与有荣焉。只是那一刻,并没有产生什么特殊的想法。他把车停在霖江之畔,寂静的夜色里,一根接一根的抽烟。

  程潇没有跟过来,她倚车而立,隔着不远不近的距离,陪了他整夜。

  自那之后,萧语珩于顾南亭而言,就只是妹妹了。他和萧素一起帮她置办嫁妆,他以兄长之名把她交给冯晋骁。可终究是自己守护了多年的人,很长一段时间,顾南亭都觉意难平。所以才在萧语珩结婚前夜和程潇说了那么混账的话。而那夜之后,顾南亭再无法像从前那样仅仅把程潇视为师妹或下属了。再见,莫名地多了几许期待。期待她能看见自己,哪怕只是以下属的身份称呼他一声:“顾总。”

  结果却是,喝酒这种她最爱做的事,对她都失去了吸引力。顾南亭根本不记得,她以有飞行任务为由拒绝了自己多少次。总之,那一夜后,他开始慢慢习惯被拒绝,以及独饮。直到意识到程潇是在冷着他,顾南亭忽然有些接受不了。

  何故接受不了?顾南亭曾在被冷落的时间里反复认真地思考,当他自认找到被冷的根源,他又否定了自己。他可以理解一个那么优秀的女子被他视为备胎作为“将就”有多气愤,他却不敢想程潇是因为喜欢他才那么气愤。

  顾南亭意识到,在程潇面前,自己没有任何优势。她有多骄傲,在被冷的半年里顾南亭深有体会。除了放低姿态去争取,除了真心以待,根本毫无机会。

  然后就经历了人质事件,接着表白遭拒,再后来,他回到了和程潇初识这一年。

  是老天给他的机会吗?当程潇不再像初识时那么排斥他,当他们的相处越来越融洽,顾南亭终于不再因时间错位感到孤单和懊恼,他甚至放弃了寻找回去的机会,只希望就这样下去,好好地证明对程潇的爱情,让她相信,他没有将就之意,更不是草率地喜欢。

  **********

  男人冥想的姿态十分赏心悦目。线条分明的脸,深邃黑沉的眼,让他沉静端凝的轮廓充满了沉稳练达的味道。程潇执杯注视,目光是毫不吝啬的痴迷。

  顾南亭回神,抬眼时触及她专注的视线,唇角一弯,“第一次为自己长得帅感到荣幸。”

  程潇也不回避,甚至对他的话表示了认同,“是我喜欢的类型。”

  太过直白直接。然而,受宠若惊的同时,顾南亭觉得她接下来还会有个类似“但是”这样的下文。果然,程潇继续,“可惜,我不想交一个像老程那样爱教训我的男朋友。”

  顾南亭眼底的笑意来不及释放便已收敛,他略显严肃地说:“你不爱吃的食物通常是对你健康最好的。同样,你讨厌的人也可能是最关心喜欢你的。”

  “是吗?”程潇不认同,“我讨厌倪湛,还有他妈。”

  他们——顾南亭捏眉心,“我是说我!”

  程潇笑起来,笑容在柔和的灯光里明艳照人,她说:“那你直说啊,拐什么弯!”

  **********

  那晚送她回去,顾南亭再一次问,“要考验我到什么时候?”

  对于他的心急,程潇不为所动,“我对飞行没有野心,凭的是热爱,所以,我没打算在成为机长前谈恋爱。”

  成为机长至少要三年。三年?!顾南亭眉心微聚,“那斐耀是怎么回事?”

  “他?枯燥生活里的一味调剂?”程潇直视他,“或者你想成为第二个他?”

  宁可现在被甩一万次最终赢得她的心,也不要得到后再被甩出十万里。顾南亭静了一下,然后没好气,“还站这儿干嘛,等我送你上楼啊?”

  程潇也不生气,反而笑道:“本想给你一个吻以示你为我善后的感谢,看来你是不稀罕。”她挥手再手:“好梦大老板。”

  目光定格在她离去的背影上,顾南亭难得认真地思考:她说的那一吻,到底是故意撩他,还是他因语气不好真的错过了?——于是,哪里还有什么好梦,堂堂顾总被这个疑问纠结得一夜没睡好才是真的。

  **********

  随后两天程潇正常休息。她约了肖妃,陪她娘亲先逛街再吃饭。

  母女俩的话题当然离不开程厚臣。身姿曼妙打扮得像是程潇姐姐似的肖妃说:“像他那样的男人,嫁给他的时候我就知道,即便有妻有女,也会有女人前仆后继地贴上来。他没在外面养个小的,就是真爱我了。但你说,他好歹找个像样的,倪一心那种徐娘半老也不放过,我都替他丢脸。”

  程潇一口茶呛在嗓子眼里,她才缓过劲来要说话,倪一心已经从她们后面的座位走过来,姿态雍容地问:“肖总这样在背后议论别人,似乎很不妥当。我确实比你年长几岁,却也担不起你一句徐娘半老。另外,如果没有这年长的几岁,我怎么能早认识厚臣几年?”

  这种冤家路窄,程潇也很无奈。她没急着说话,只看着肖妃,静待太后娘娘亲自动手。

  尽管倪一心保养得当,但站在肖妃面前,老态还是显而易见。加之肖妃从来不缺少自信,她见此阵仗,不慌不忙地接招,“说议论是抬举你!骂你才是我本意。倪一心,程厚臣不在这,你也不必惺惺作态。我是和他离婚了,那又怎么样?老娘甩了的男人你都要不起,冷血如我,都要同情你了。”

  倪一心被戳中心事,骄傲冷漠的神色有崩溃的迹象,她冷冷地注视肖妃,“我能否要得起还是未知数,你却已经成为他的前妻。况且,即便我要不起,也是他的红颜知己。相比之下,你这个下堂之妻,实在是没有立场和我说这些。”

  如同久经沙场,肖妃并没有被她一句“下堂之妻”激怒,反而付之一笑,“多和你这种置脸面于不顾女人说一句都有争风吃醋的嫌疑,我不想自降身价抬高你,但我实在忍不住好奇之心想问一下红颜知己女士,被程厚臣拒之门外的感觉如何?”

  倪一心怎么都想不到,程厚臣拒绝她的事竟然被肖妃知道了。这段时间以来压抑在心底的怒意被挑起,她几乎控制不住要当众给肖妃一个耳光,而这也是一直以来处于下风的她想做的。但理智提醒她,肖妃旁边始终一言不发的她的宝贝女儿程潇不会给自己机会。

  如其自己逞一时之快闹得太过令程厚臣反感,不如激怒对方,继续维持自己弱者的姿态。思及此,倪一心对肖妃怒目以视,“看来你以为以残破之躯挽回厚臣是件值得骄傲的事。”

  倪一心甚至准备好了承受肖妃的耳光。然而,原本一言未发的程潇在这时倏地抬眼,一字一句地质问,“她一个人你都未必是对手,怎么,还要我也参战吗?”对肖妃的维护之意不言而喻,而她垂放在桌上的手已经端起杯子,只要一秒,就会把整杯水泼到倪一心脸上。

  肖妃却在女儿发飙前按住她的手,视线则动也不动地锁定倪一心,语速缓慢地说:“我以残破之躯都能赢了你,倪一心,这辈子你也只佩给人做小。”然后在倪一心近乎恼羞成怒的目光里,她慢条斯理地拿出钱包抽出一张卡给程潇,“用你爸的卡给这位没名没份的知己女士把账结了,算是感谢她在没有我的时间里对你爸的陪伴。”她说着回视倪一心,“离婚四年,我从没花过他一分钱,哪怕他在这张卡里存了个天文数字。现在为了你,我或许该考虑他求合的心意。万一我答应了复婚,倪一心,我会让他谢谢你。”

  肖妃说完拿起包,姿态优雅地离开了餐厅。

  程潇随即起身,倪一心的眼泪在这时掉下来,她说:“小潇,倪阿姨没想过贪图你爸爸什么,我只是……”

  可惜,程潇看穿了她的虚伪,“只是找到他妻子的软肋,不费一兵一卒毁了他的婚姻,在他面临失婚痛苦时,以无辜者的身份陪在他身边,以获取他的怜惜?倪女士,我虽然不清楚你是怎么在我妈面前挑拨的,但你用的伎俩我也可以想像。”

  倪一心试图解释,“小潇,你误会倪阿姨了……”

  程潇以冷漠的眼神注视她,“你很有本事,能背着老程出手激得她非离婚不可。但如果你以为这样就能冠上程夫人之名,就太低估他们夫妻二十年的感情了。倪一心,以前我不插手,是因为他们离婚隐瞒了我,当我知道时木已成舟。现在,即便他们不能复合,你也别想踏进程家。不信你就试试,看看老程会不会因为你连我这个女儿都要舍弃。没错,我就是仗着老程对我的爱恃宠而娇,你能拿得住老程,你来!”

  **********

  当晚程潇回家就把肖妃和倪一心巧遇的事汇报了,末了她问:“你有什么感想?”

  程厚臣眉头紧锁,“我已经和她说清楚了,我还是要和你妈在一起的。不是因为她生病了,而是通过这次她生病的事,让我认识到了谁对我而言更重要。”

  程潇欣慰似的点头,“希望你的回头是岸还不晚。祝你成功,老程。”

  对于女儿玩事不恭的态度,程厚臣不满地瞪了她一眼,“你妈怎么说?又骂我了?”

  程潇笑了,“我说没骂你肯定不信,不过你该因被骂感到高兴啊。如果真如她所说,要和你老死不相往来,依她的性格才懒得和倪一心吵架。”像是担心程厚臣听不懂似的,她补充:“争风吃醋这种事,都是因为爱。”然后她煞有介事地叹气:“真不知道她看上你什么了,离婚四年还在为你与人大动干戈。”

  程厚臣顺手抓起靠垫扔过去,程潇跳着躲开,“吵不过就动手,老程你好意思吗?”

  **********

  晚上程潇正在计划随后几天的日程,就接到林子继的电话,通知她次日早起上航线。

  程潇不解,“我不是被停飞了吗?”

  林子继没有多余的解释,只说:“顾总取消了对你的处分。”

  程潇给顾南亭打电话,“什么意思?”

  顾南亭应该是在家里,周围很静,而他的语气和环境一样静沉,“为了给你创造条件早日飞满航时,成为机长。”

  因为她说成为机长前不恋爱?程潇难得被噎了一下,缓了缓才说:“你这么做在别人看来会有袒护我的嫌疑。”

  “我袒护自己的爱情有什么不对?”顾南亭笑得云淡风轻,“再说了,中南航空我还说了算,谁敢说三道四?”

  手机本章:

  最新下载和评论:

  为了方便下次,你可以点击下方的《加入书签》记录本次(正文 第28章 天空28)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谢谢您的支持!!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

· 推荐:抗日战争书籍 心理学书籍 茅盾文学奖作品

点击收藏 小提示:按键盘CTRL+D也能收藏哦!

在线看小说 唯历史 趣知识 道德经 人生格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