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看书
云过天空你过心

第19章 天空19

  回国前,飞行员获得一天的假期奖励。

  程潇是单独行动的,回来很晚,错过了训练基地的饯行宴。

  布朗笑言:“放老板鸽子这种事,确实像是她干出来的。”

  顾南亭笑得很绅士,“她在这里学习飞行,同学朋友不少。”

  布朗有点听不下去了:“依她高冷的个性,能聊得来的朋友未必有多少吧?”

  事实确实如此,可是,“我只是她的老板,她工作之外的时间由不得我支配。”

  言不由衷。不对,是无可奈何。布朗的成语显然运用得不太得心应手,但补刀还是很在行的,“那倒是,尤其约会这种事是不需要向老板请示的。”

  顾南亭听出了他的揶揄,一笑置之:“她在中南航空一天,我不会让她飞这条航线,所以今天,我允许她告个别。”

  布朗听出了别有用意的味道。

  ********

  不幸被顾南亭言中,程潇在这一天拒绝了一位高大帅气的中法混血男人,“我有男朋友,我们感情很好。”

  她读航校期间结识的私人医生好朋友艾米惊讶:“你明明和那位斐先生分手了!”

  程潇原谅了她的乱点鸳鸯谱:“我的男朋友只有斐耀一个吗?”

  艾米瞪大了眼睛:“你不是随便的女孩。”

  程潇笑容灿烂:“我说的男朋友只是男性朋友,别多想。”

  艾米哭笑不得:“哦噶特,我要不要先为你的新男友抱个不平?”

  程潇心情愉悦地和她碰杯:“我要结婚的对象,我会称呼他:我爷们儿!”

  正在努力学习中文的艾米皱眉:“什么是——爷们?”

  爷们儿就是——程潇注视着昏暗灯光下稳步而来的身影,“身上带着江湖气。”

  “江湖气?”作为不懂武侠是神马的外国人,艾米理解不了什么是江湖。

  程潇挑了下一侧的眉毛,用眼角余光瞥向背后落座的男人,“你可以理解为野蛮。”

  这样艾米就懂了,只是,“我以为你该喜欢绅士。”

  程潇笑而不语。

  **********

  等艾米被男朋友接走,顾南亭侧过身来,“白白浪费了别人的好意。”

  果然是早来了,见证了中法混血表白的过程,程潇转身看向他侧脸:“人倒是帅得三百六十度无死角,就是中文太烂了。”

  顾南亭不置可否。

  程潇有意再点一杯酒,却听他说:“到此为止的话明天让你进驾驶室。”

  程潇抬起的手放下了,她问:“真的?”

  “信不信由你。”顾南亭拍拍身边的位置:“反正我说了算。”

  程潇被**了,她起身走过来,在他身边坐下,“不会明天回国的班机你要亲自飞吧?”

  顾南亭看着她的眼睛,默认。

  他穿着白色衬衣,没有打领带,领口的扣子随意解开两颗,袖子也挽起一些,露出健康的麦色肌肤,而此时他一手搭在她身后沙发靠背上的姿态,慵懒到性感。

  程潇端起桌上显然不含精酒成分的饮品,和他碰杯:“成交。”

  **********

  考虑到他明天要飞,程潇提议早点回去休息。

  这回换顾南亭笑而不语。

  程潇几乎以为他笑容背后的含义是让她到他下榻的酒店休息,她甚至已经准备他敢开这种玩笑,就回敬他一脸酒。结果他只是笑着说:“我送你回去。”

  到了基地,车刚停稳他就有电话进来。见顾南亭看着来电显示没动,程潇有意回避,正要解安全带车门就锁了。

  顾南亭面上有明显不悦的情绪,他接通后冷淡地说一句:“冯警官。”

  程潇隐约听见那端有个男声说:“很抱歉把她卷进来,案件已经……”

  话还没说完就顾南亭打断了,“道歉就不必了,只要别再发生类似的事,我会很感激。另外提醒冯警官一句,你要和她做朋友的话,首先要确保她的人身安全。”

  那端承诺:“明天我会把她平安送回g市。”

  “我就不说谢谢了。”顾南亭挂了电话。

  也不知道程潇是怎么听的,竟然理解成另外一层意思,“前女友有麻烦?光动气不动作有什么用?我以女人的立场建议你,在最短的时间内赶过去还有机会挽回。”

  前女友?简直是个天大的坑!顾南亭佩服她的联想力,他没好气:“我妹妹!你又不是不知道夏至在那边看着她。”

  “主要你语气里心有不甘的味道太浓了,很难不让人误会。”程潇更来劲了:“或者是你口味太重,妹妹都不放过?别不承认,你的脸色和你的眼睛已经出了你。”

  顾南亭被气笑了,他故意倾身凑过来,盯着她的眼睛:“重来一次,告诉我你看见了什么?确切地说,看见的是谁?”

  “这种情况下,还能是谁?”程潇没有正面回答,只轻轻推了他一下:“让我下车。”

  顾南亭却展手扣住她的腰,五指一收,把她拉近自己。

  车内回响的依然是lanadelrey-highbythebeach,可原本宽敞的空间,顿时因他的靠近变得狭小压抑,而他温暖干燥的手掌,那么紧地隔着薄薄的夏装贴在她腰间。

  程潇的脸和他只是咫尺之距,顾南亭稍一低头,就能吻上她的唇。而她此时的怔忡,正是可乘之机。但他没有。顾南亭的左手从程潇腰上滑下来,覆在她手背上,右手抚上她脸颊,目光专注,“我想我有必要澄清一下。”

  程潇看着他,静待下文。

  顾南亭声音低柔地说:“你所谓的我的前女友,不存在。”

  他们离得太近,近到他温热的呼吸那么轻易就扑在她脸上,如同一杯烈酒,饮下后直抵胸臆,烧得她——心热不已。

  完全的,措手不及。

  程潇僵了一瞬才有力气抽回手。她解开安全带,然后忽然倾身向他。

  那个瞬间,顾南亭以为——以为她是要主动吻自己。

  当然是想多了。

  程潇只是自实其力解开中控锁,在下车时冷冷表示:“我对顾总的私生活没有兴趣。”

  当车门被大力甩上,顾南亭苦笑。

  好吧,我承认我有些心急。但是,单身是恋爱的前提,我必须向你表明诚意。哪怕我确实没想好,要如何对你解释自己处于错位的时间之中,而我们,又有怎样的时间差。

  情不自禁。

  **********

  次日晨曦微露之时,身穿飞行制服的顾南亭以机长身份出现在机场,作为机组成员,副驾林子继,观察员程潇,以及四位空乘随行左右。

  登机前,套上反光背心的顾南亭带程潇到停机坪检查飞机外观,“到我们手里的飞机,都是通过了机务检查的。机长只对飞机外部结构做简单检查,确保飞机饰面无破损,轮胎无扎伤,雷达罩、航灯……”

  这些都是基础飞行常识,程潇早就熟记于心。但她明白顾南亭此举是为了培养她良好的飞行细节,故而认真倾听,没有半点敷衍或不耐。

  随后,顾南亭把本应是副驾份内的事指示给程潇:“检查机内基本设备,把航行数据输入飞行管理电脑。副驾监督。”

  程潇全程操作无一有误。

  **********

  旅客登机完毕,顾南亭再次确认飞行计划,并要求程潇再要一次航路最新的气象资料。

  程潇立即用英语与塔台交流。

  确认前方航路天气达到适航标准,顾南亭下达指令执行起飞前检查单,完成后操纵飞机进跑道,对正。待塔台指示可以起飞,他第一次前推油门。

  林子继检查各项参数正常,“推力稳定。”

  顾南亭再前推油门至起飞位,并报出相应指示。

  当速度达到80节、100节,林子继相继报出:“推力调定、速度100。”

  顾南亭指示:“检查。”等速度再次变化,林子继报“v1”时,他把手从油门上移开。

  随后,林子继报:“抬轮。”

  顾南亭操纵侧杆使飞机柔和离地。

  等他们完成起飞后爬升线上检查单,管制员指示:“2688进近,119.6,再见。”

  程潇坐在后排,心里重复他的每一个动作,每一句指令,并在飞机经历不同航段时,提前与塔台,确认天气情况,还要随时应对顾南亭提出的有关航段的一切问题。

  对于她的对答如流,林子继说:“程潇的功课做得不错。”

  程潇刚想说“执飞必备常识”顾南亭已经抢答:“她应该的。”

  确实——无可辩驳。

  **********

  本次美国到g市的直飞航班,预计空中飞行时间12小时30分钟,是程潇成为飞行员后首次经历的长途飞行。顾南亭面上不动声色,却一直关注她的状态。见她没有受高空缺氧、低气压、燥声、振动,以及加速度等环境的影响,始终神采奕奕,他说:“飞行耐力还不错。”

  程潇的回答很真实:“首次执飞,有点兴奋。”

  顾南亭侧身看她一眼,“难道不是因为我在,你才不敢懈怠?”

  要不是林子继在场,程潇肯定会控制不住给他一下子:“飞行无小事。飞行员的状态应该不受外界影响。”

  外界?这是和他划清壁垒界线吗?顾南亭与林子继对视一眼:“布朗说她嘴不饶人一点没错。在我面前她都不吃亏,日后有你受的。”

  作为飞行部领导的林子继现在就受不了了,他说:“我去下洗手间。”

  当驾驶舱只剩他们两个,程潇的视线落在他侧脸上,“你能不能注意下身份?”

  顾南亭一脸无辜:“我哪句话说错了?”

  程潇回敬他:“你不说话就对了。”

  顾南亭消停了片刻,直到飞机进入中国空域,他才问:“我能说话了吗?”

  先前隐身过的林子继不明所以。

  程潇咬牙,她以观察员的身份说:“前方航路的积雨云团已经散了,不用绕行。”

  顾南亭眼里有笑意,他对林子继说:“控制好飞机姿态。”想到七年前他们第一次飞行,他忍不住问:“为什么选择飞行专业?”

  程潇注视着外面天空的景色,“免费的旅行,还可以沿途领略空中万象,除了飞行,没有更好的选择了。”

  确实,不开飞机,永远不知道地球有多美。可是,七年前她明明说飞行最安全。

  顾南亭批评:“从业初衷太不高尚?!”

  程潇笑得漫不经心,“比起手抖填错专业负责多了。”

  等了半天不见她回问,顾南亭又发话了,“怎么不问问我?”

  程潇颇有几分嫌弃似的回答:“那么显而易见还用问吗?身为继承者,你不飞谁飞?”

  还继承者?!顾南亭不想和她说话了,冷她……一个小时先。

  **********

  就这样你来我往着完成了整个航程,连林子继都没觉得疲惫。只是,他全程都被自己身为灯泡散发出的高瓦数烦恼不已。

  即将到达g市时,正值黎明时分,晨光划破长空,揭去夜幕之纱,地平线附近一颗星绽放出奇异的光亮,让视线所及充斥着暖意。

  顾南亭在漫天星光里问:“知道那是什么星吗?”

  程潇注视着外面,“比地球距离太阳更近的金星。”

  没错,是与月亮一样,具有周期性圆缺变化的金星。此时,他们的飞机正朝着星光航行。

  程潇,记住这次飞行。从黎明时起,我亲自带你。此后,天空是我们的主场,云之彼端,彩虹尽头,每一寸距离,都会有痕迹。

  **********

  北京时间六点四十分,g市太平国际机场,中南航空zn3696次航班平安降落。当飞机沿跑道滑向停机坪,刚刚在跑道两侧就位的消防车同时动作,向空中喷射出强大水柱。

  顾南亭神色不动,操纵着飞机缓缓地穿过水柱形成的拱门,稳稳滑向停机位。

  水门接机,民航业公认的高规格礼仪级别,寓意“接风洗尘”。

  旅客首次见识这样的仪式,欢呼着拍照留念,中南航空则在此时为完成训练归来的飞行员颁发聘任文件。

  顾南亭与程潇握手:“欢迎加入中南航空。”——欢迎来到我身边。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

· 推荐:抗日战争书籍 心理学书籍 茅盾文学奖作品

点击收藏 小提示:按键盘CTRL+D也能收藏哦!

在线看小说 唯历史 趣知识 道德经 人生格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