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看书
云过天空你过心

第18章 天空18

  程潇没想到一次小小的划伤会引发高烧。身为飞行员,她的身体素质一直都因接受过高强度的体能训练和日常锻炼处于良好的状态。当她意识到体温有所升高,身体出现酸疼的症状,外面还在持续降雨时,她没有逞强,而是给林子继打电话,“抱歉打扰了林经理,我身体有些不舒服,你能送我去下医院吗?”

  林子继这才知道她被扎伤了。当时已是黎明时分,林子继立即请来了驻基地的医生,先是给她重新包扎了外伤的伤口,然后又吃了退烧药。可惜程潇的体温非但没有在预计的时间内降下来,反而还在上升。林子继当机立断,把她送到了市里的医院。

  随着体温上升到39度,程潇感到头晕目眩,意识模糊。治疗是医生的事,她不会指手划脚。至于会惊动顾南亭,她根本没想过。万里迢迢,她又仅仅是中南的一名学员而已,哪里来的影响力?

  她只对林子继说:“林经理,麻烦你和教官协调一下我的训练时间,不要让我因生病推迟飞行大考。另外,”她把手机拿出来,“艾米是我求学时期的私人医生,你可以根据情况选择和她,她比我自己还了解我的身体情况。”

  她的冷静,林子继早在训练中有所觉。然而,此时此刻还能做到有条不紊,林子继就有些意外了。他把艾米的号码存好,安慰她:“放心吧,睡一觉就没事了。”

  确实一觉醒来就没事了,只是一睁眼看见顾南亭,程潇怔了几秒:“怎么在我梦里你也阴魂不散?”说完眼睛又闭上了。

  不远万里赶来,还要遭遇如此奚落?顾南亭有点无奈地按了按太阳穴,他说:“在你梦里,我做什么出格的事了?”

  低沉的声线,质问的语气,如此真切,熟悉。

  程潇清醒过来。她倏地睁眼坐起来,环顾四周后先问:“我还在医院?”发现手臂上的纱布,她眼神一暗:“我脑子没烧坏吧?”

  女人果然是一种奇怪的生物,思维如此敏捷还在担心烧坏了脑子。顾南亭煞有介事地端详她几秒,才抬手在她脸上掐了一下,“脑子有没有烧坏还有待观察,脸蛋倒是安然无恙。”见她端着手不动,一副深怕动了没知觉接受不了的傻憨样,他失笑:“只是轻度擦伤,还不至于残疾,放下吧。”

  “那把我包得木乃伊似的,都可以供人参观了。”程潇皱眉看他。“你进来时买门票了吗?”

  “凭机票不能进门吗?”顾南亭把她凌乱的发别到耳后,似笑非笑,“你刚才说我什么不散?”

  病来如山倒,有气无力的程潇懒得辩驳。当然,也有可能是因为顾南亭的意外到来,令她心生感动。但她是不会承认的,只说:“对不起了大老板先生,请原谅我的口无遮拦。”

  面对曾扬言鲜少认错的女子,在夜色掩护下悄悄吻了佳人的大老板先生状似大度地表示:“算了,反正我也没听清。”

  **********

  根据顾南亭的要求程潇做了全身检查,确认身体无异,在隔日被获准出院。至于手臂上的扎伤,痛感还是明显的,但程潇坚持可以挺住,顾南亭咨询过医生后,同意她继续飞行训练。

  顾南亭也留了下来。他每天都会来训练基地,却不和飞行员打照面,只是和带飞教官见面,以及到宿舍看程潇。除了代医生检查她伤口的恢复情况,有时空手,有时带一两个水果。

  程潇忍不住挤兑他:“作为大老板,你这样有点吝啬。”

  顾南亭不以为意,“作为飞行员,你不是什么东西都能乱吃。”

  程潇眉一挑:“我从不吃独食,和小伙伴分享才是我的风格。”

  爱情当然要例外。顾南亭抬手在她脑门敲一下:“改改!”

  程潇也曾认真脸地直接问他:“你是听说我住院才过来的?”

  顾南亭没有否认,但却说:“你是我的员工,女飞又比熊猫都稀有,我当然要过来看看你闯了什么祸。”

  既然如此,程潇没再多说什么。

  **********

  这一晚,夏至打来电话:“顾南亭的妹妹真是个不让人省心的,出来旅行都能惹上黑社会!你一定要和顾南亭说,我是拿生命在出差。”

  程潇并不知道古城那边的事情,闻言轻责:“有危险找警察,你是吓傻了吗?”

  夏至马上说:“有警察保护!还是个刑警队长。可顾南亭偏偏还让我陪着。你说我又不是特工,这么艰巨的任务哪胜任得了!”

  程潇反问她:“为什么不把那边的情况和他说清楚,也许他会亲自过去处理?”

  夏至恨恨地说:“我已经把危险系数夸大了十倍不止详细汇报过了,但他只说警察会处理。我师父也说你们训练不完,他不会提前回国。对了,你怎么还受伤了?训练强度那么低吗,把你轻松得都管起闲事来了?”

  对于被扎伤的意外,程潇也有几分无奈,“我手气太好吧。”

  夏至静了几秒,难得认真地说:“当时我们在去古城的航班上,听闻你受伤,顾南亭立即命令开舱门下机,导致了航班延误。程潇,如果你看见他失态地跑向航站楼的样子,一定会相信,他喜欢上了你。”

  当我醒过来,看见他注视我的眼神中那隐隐的关切与期待,我也以为,他喜欢上了我。但理智提醒我,从斐耀到倪湛,他印象中感情世界丰富的我,不会是良人。既然如此,我又何必自作多情?

  程潇回答:“我不会管别人怎么说,我只相信自己的感受。宁可被耽误,也不愿被辜负。”

  她确实是这样的人。无论别人怎么看,绝不打乱自己的节奏。而夏至也认为,如果顾南亭是动真格的,一定会坚持。长久不了的喜欢,不要也罢。

  夏至关心地问:“伤怎么样,会影响到飞行吗?瞒着干妈和老爹了?”

  “既然他们不能代替我疼,又何必让他们担心。”程潇安慰她,“只是皮外伤,愈合得很好,出院就恢复训练了。”然后又问:“你那边工作怎么样?”

  夏至的回答很干脆:“不知道,都是咖啡在负责,我专职陪妹妹。”

  程潇忍不住想:这是咖啡接班的前奏吗?随后,她给顾南亭打电话:“听夏至说你妹妹在古城遇到麻烦了?”

  顾南亭应该是睡下了,声音闷闷的:“怎么?”

  还问她怎么?程潇原意是问他不过去看看?又觉没有立场,“随口问问。”

  顾南亭语带笑意地问:“是赶我走的意思吗?”

  程潇将他一军:“对于妹妹的麻烦置之不理,是哥哥应有的态度吗?”

  顾南亭回应:“对于她的麻烦,我不会比警察处理得更好。”

  **********

  训练进展顺利。程潇作为女飞,日常成绩令带飞教官十分满意。

  飞行大考当天,顾南亭和新锐老总裁现身机场。

  所谓飞行大考,就是初始学员获得副驾驶资格的考试。考试要求每位学员完成一次从飞机起飞离场,到进场着陆的独立飞行。当然,并不是真的独立操纵飞机,依然只是在右座协助教官。但一次,教官不会给你任何指导,甚至还要给你出难题,以考核学员的操纵技术。

  飞行很顺利,所有飞行员都表现良好。可等程潇的飞机到达跑道起点进入等待环节时,正侧风均超出了15米每秒,以至于天气达不到适航要求,必须推迟起飞。

  日后上航线受天气影响航班延误是常有的事,但现下毕竟是考试,飞行员不具备飞行经验,心理素质再不过关的话,飞行表现很可能因此受影响。

  所以说,程潇的运气真的不要太好。

  在持续等不到适航指令时,林子继注视着跑道尽头待飞的飞机,建议:“不如先让他们返回停机位,等天气有所好转时再继续。程潇毕竟前几天才住过院,身体……”

  新锐航空的老总裁看向顾南亭。

  他有权随时叫停。但他只是抬腕看了下时间,没说话。

  林子继理所当然地把他的反应理解为等待天气转好。实际上顾南亭要等的,是程潇。

  顾南亭相信她的能力和判断,哪怕此时的程潇还不是机长,缺乏飞行经验。但如同一生能经历一次单发动机着陆,是民航飞行员莫大的不幸与荣幸一样,飞行之初就经历诸如天气带来的阻碍,于飞行员的成长未必是坏事。

  总要经历的,早遇早得益。

  **********

  终于,当教官都忍不住要说话时,管制员终于通知天气有所好转。

  程潇与教官对视一眼,确定可以开始后,她用流利的英语说:“1268准备好,申请推出开车。”

  管制员是标准的美式英语:“1268可以推出开车。”

  程潇复述指令,接通防撞灯。

  教官:“执行开车前检查单。”

  完成后,教官与地面确认松刹车,待二发启动正常,他操纵点火器至正常位,关断apu引气。与此同时,程潇设置扰流板预位、方向舵配平中立、设置起飞襟翼手柄至起飞位,设置俯仰配平手轮至起飞位。

  教官注意到她平静的神色,专注的眼神,以及素白纤细的手在仪表盘上快速且准确地动作,微微点头。随后两人顺利完成飞行操纵检查,执行开车后检查单。

  管制员:“地面风30,10米每秒,1268可以进跑道。”

  程潇回答指令,同时做动作,她打开着陆灯、频闪灯、雷达、设置应答机、接通安全带灯,并做起飞前线下检查单。完成后,教官操纵飞机进跑道,对正。

  程潇:“1268检查好,请求起飞。”

  管制员:“1268可以起飞。”

  程潇回答指令。

  飞机在跑道上开始滑跑,速度越来越快,然后离地,随着襟翼的收起,灯熄,飞机顺利起飞。

  **********

  由于运输机的本场起落飞行有高度限制,程潇的飞机只能在900米的高度做五边飞行。所谓五边飞行,就是绕机场飞一个矩形航线。所有飞机都是这么飞的,以确保飞机之间不会撞到一起,做到有序起降。

  离场边、侧风边、下风边、基线边,程潇都飞得很顺利。直到飞到五边,也就是最后进近,建立盲降之后,教官开始按照考试规定难题,以考核学员的操纵技术。

  教官在程潇毫无准备的情况下故意操纵飞机偏离了航道,然后说:“你来操纵。”

  程潇此时已经能够清楚地看到跑道,转为目视条件,她判断出飞机此时偏向跑道左侧,没有任何的迟疑或犹豫,她动作适中地向右压侧杆,操纵飞机向右转坡度,把飞机切到正确的航道上。

  这种情况下确实应该尽快操纵飞机往航道上切。而她没有多余的动作,仅仅是一次调整,就把飞机修到正确的五边航径上。相比有些学员的动作太大或太小要反复几次才能达到目的,她的动作幅度十分适中,令修正一次到位。

  教官于是又指示程潇再绕场飞一次。当他们再次转入目视区,教官又操纵飞机偏离跑道右侧。程潇像是没有感觉到他的故意为之,她面色无异地向左压侧杆,向左转坡度,一次成功地把飞机切到正确的航道上。

  教官看着她的侧脸,赞赏地点头。

  着陆无疑也是顺利的。程潇作为辅助操纵者,和教官配合得十分默契。下降高度、收油门减速、对准跑道中线、坡度适中、稳住、贴地、带住——教官都以为坐在右座的她是自己的老搭档。

  **********

  程潇必然成为此次飞行大考中现现最突出的那个。当她下机,包括新锐老总裁和教官在内,所有人都在为她鼓掌。

  程潇朝教官伸手,表示感谢。

  教官布朗笑出了鱼尾纹:“除了给你小麻烦,有意把你飞晕,我什么都没做。”

  程潇笑对他的“谦虚”,“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我等你去中国。”

  原来她发现了他的故意为之。布朗私下里向顾南亭告状:“你那个小女飞嘴不饶人啊,我只是执行大考规则,她却记我的仇了。”

  作为老朋友,顾南亭拍拍他肩膀,平静地护短:“有本事的人都有个性,你多包涵。”

  布朗发现了端倪:“你的眼睛告诉我,你对程小飞……”

  顾南亭唇边隐有笑意:“我表现那么明显吗?”

  布朗像个调皮的孩子似的挑眉,“我想你是忘了掩饰。”

  **********

  训练到此结束,基地为远道而来的中国中南航空七位飞行员准备了“剪衫礼”。由新锐航空的老总裁和顾南亭一起。

  这是飞行界神圣的仪式。为了纪念很早以前,教员以拽学员衬衣提醒他们什么时候该拉平,什么时候收油门的教学方式,以示学员具备了独自驾机飞行的能力,不用再被拽衣服了。可是,顾南亭动手剪程潇衬衫时,她显然很不乐意,用仅两个人能听见的声音说:“好好的制服非要剪了,枉我亲自动手改过腰形。”

  顾南亭还是毫不吝惜地剪下她衬衫背部的一块布料,并对她的抱怨低声回应:“公司不差这么件衫衣!”确认她有备而来,衬衫里面穿着一件同色的吊带背心不至于裸背示人,他把试先脱下来拿在手上以备不时之须的西装重新穿上。

  当几位飞行员请教官、新锐老总裁在剪下的衬衫上签名,并拍照留念时,顾南亭主动在程潇的衬衣上龙飞凤舞地签下三个字——顾南亭。

  签名确实刚劲有力,但是,“我又没打算收藏这块破布,你浪费的什么墨水?”

  顾南亭横她一眼,以命令的口吻说:“带回去和聘任文件放在一起,否则扣你工资。”

  程潇当即表示:“那我只能把它带回去交到财务部了。”

  顾南亭半天没说话。

  林子继转过身去,装作听不见的样子。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

· 推荐:抗日战争书籍 心理学书籍 茅盾文学奖作品

点击收藏 小提示:按键盘CTRL+D也能收藏哦!

在线看小说 唯历史 趣知识 道德经 人生格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