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看书
云过天空你过心

第20章 天空20

  我想我们在一起

  因为曾经执念的初心,险些错过了路上最美的风景。现在,面对你比以前更胜的随时可以走开的姿态,我哪里还敢奢求你来迎合我的记忆,只求这一次换我褪去满身骄傲,执着你到疯掉。

  **********

  程潇首次上航线的飞行总结,是顾南亭签的字。

  把飞行记录本还给程潇时,他说:“跟我来。”

  程潇以为是工作上的事,结果顾南亭把她领到了国内到达厅。几乎同一时间,古城到g市的航班降落。是他妹妹和夏至她们从古城回来了?程潇站在顾南亭身侧翻看手机。

  十几个小时前,有程厚臣的未接来电。

  刚刚肖妃发来信息,问她:“程程,是今天回来吗?”

  她回复:“落地,平安。明天去看你。”

  还有一条陌生号码发来的信息:“今天的航班回国吧?我去机场接你。”

  她理都没理直接删除,改而拔夏至的手机,接通后问:“下机了?”

  夏至才落地,手机也是前一秒刚开,闻言兴奋地说:“你怎么知道?果然心有灵犀。姐姐我活着从古城回来了。”

  程潇唇边有不易觉察的笑意:“我在a出口。”挂断前她听见夏至急吼吼地嚷嚷:“你负责拿行李,我先出去了,潇在出口等我……”

  乔其诺真是命苦,永远都在为她们两个女人收拾残局。

  **********

  和夏至一起出来的,还有萧语珩。年轻的女孩儿身穿白色t恤配棉布长裙,脚上一双平底凉鞋,一身清爽,气质轻灵。如果不是在看见顾南亭时收敛了笑容,说不尽的温柔可人。

  夏至扑向程潇时,萧语珩不情不愿地走到顾南亭面前,低头叫了声:“哥哥。”

  连程潇都以为迎接她的会是顾南亭的一番训斥,因为他的脸色实在不好看。但他却“嗯”了一声,然后吩咐:“和程潇去车里等我,我有几句话和冯警官说。”

  语气的确很生硬,也远比斥责更能让人接受。可他一说要和冯晋骁说话,萧语珩就紧张了,她看了身穿飞行制服的程潇一眼,有点胆怯地说:“是我闯的祸,晋骁哥哥为了保护我都受伤了呢。”

  身形挺拔的冯晋骁尾随而至,听见萧语珩低声说“这是我哥哥”时,便装在身的他朝顾南亭伸出手:“你好,我是冯晋骁。”

  冯晋骁!冯晋骁!他那可爱的不满周岁的小外甥女的爸爸,他呵护了十六年的妹妹深爱的男人。真的是,好久不见!——顾南亭注视他,沉默。

  夏日的清晨,初生的一寸日光透过玻璃门投射进来,两个男人的身影被拉长,投射在干净的理石地面上,显得他们此时的对峙,静谧而剑拔**张。

  七年前初次相见,他们也像现在这样迎面而立。然后,顾南亭忽然动作,一记重拳招呼向冯晋骁面门。利落狠猛,毫不手软。冯晋骁当然不会坐以待毙,还击是本能反应。就这样,古城中,夜色里,两个男人大动干戈。

  此时此刻,顾南亭的视线落在冯晋骁右手背的纱布上——竟然和那时一样,他也受伤了,为了保护萧语珩?怎么别人的经历,细节都能对上,偏偏自己的却不行?如此的匪夷所思让顾南亭的神色愈发地凝重。

  萧语珩眼巴巴地看着顾南亭,期待他伸手。

  等待的时间里,冯晋骁固执地任由自己的手僵在半空,置尴尬于不顾。

  终于,顾南亭递出手,重重地握了下他受了刀伤的右手,“久仰冯警官大名。”

  当然是疼的。很疼。冯晋骁面上却不动声色,“顾总的名字才是如雷贯耳。”

  程潇听不下去了,她抬眸示意夏至。

  夏至领会,上前一步拉住萧语珩的手:“走吧,我们去车里等。”

  萧语珩不情愿,但顾南亭有吩附,她不敢忤逆。

  冯晋骁洞悉了她的心思,笑了,“去吧,回头我给你打电话。”

  萧语珩恋恋不舍地看着他,“那你别忘了呀。还有,小心手上的伤,对了,我欠你的钱……”

  在顾南亭的脸色彻底沉下来前,夏至把萧公主拽走了。

  程潇拉着自己的飞行箱也要走,手腕就被人扣住了。

  是顾南亭,他说:“车钥匙。”

  程潇接过他的车钥匙,朝冯晋骁微一点头,转身就走。

  她所不知的是,自己和冯晋骁点头致意的举动,令顾南亭心生不悦。当然,面对这种事,程潇的态度永远是:“你不高兴?那是你的事,与我无关。”

  顾南亭也是无计可施。

  **********

  等三个女孩子走远,冯晋骁率先开腔,他语带歉意地说:“把她牵扯进来,是我的责任。不过我保证,同样的事情,不会再发生。”

  似乎从初次见面,冯晋骁就因为萧语珩对自己有所忌惮。谈忌惮并不恰当,确切地说,是谦让?礼让?还是敬重?从前顾南亭因对萧语珩的执念对他看不顺眼,现在却是,每每想到刚满二十岁的萧语珩曾因他的疏忽大意而遭遇磨难,就控制不住地想要训斥他。

  训斥?面对准妹夫,身为舅哥的顾南亭一字一句:“你拿什么保证?只怕再经历一次,你一样心有余而力不足。”

  冯晋骁把他的不满理解为萧语珩因自己警察身份遭遇了险境。不过,他还是听出了对方的语里有话,“顾总有什么话不妨直说。”

  顾南亭眼前闪过很多场景,萧语珩含泪的双眼,冯晋骁怒不可抑的面孔,以及医院里那令人不舒服的洁白和消毒水的味道,都那么的伤感而沉重。他冗长地呼出一口气:“我就这么一个妹妹,让她像公主一样无忧无虑的生活,是我的心愿。现在,他遇见了你。”

  注视着冯晋骁的眼睛,顾南亭说:“凡事都未必一帆风顺,尤其是感情。我只想提醒你,既然相识,看在珩珩被我们**惯了的份上,相处中多让着她点,多为她着想。”

  他的语气并没有缓和之意,依然和脸色一样,冷漠倨傲。但冯晋骁却觉察到了那言语背后深深的兄长之情,以及隐隐的嘱托。其实,冯晋骁并不是太确定,顾南亭的所谓感情,是不是指自己和萧语珩。就在他想否认“我们只是一般朋友”时,萧语珩天真无邪的笑容莫名地浮现在眼前,于是,他承诺说:“放心,我会的。”会谦让她,会保护她,会……怎么样呢,冯晋骁此时回答不了自己。

  如果顾南亭什么都不知道,他或许会因为冯晋骁的承诺有所安心。然而,预知有时未必是好事。

  顾南亭有一瞬间的冲动,想要告诉冯晋骁,造成你和珩珩感情不顺的根源,是她同父异母的姐姐,你未来的大嫂叶语诺。可是,要怎么解释那三年之后才发生的意外呢?或者……有希望改变那场变故?

  总之,顾虑重重。最后,他终是什么都没说。算是默许了萧语珩与冯晋骁的交往。

  **********

  那边程潇到停车场时,遇见了国际到达厅久候不到她的倪湛。当着萧语珩和夏至的面,他说:“还以为错过了航班,没想到你到国内出发厅这边来了。”

  没错,先前她收到的接机信息就来自于倪先生。

  萧语珩对程潇印象深刻,现在又见她穿着中南航空的飞行员制服,而刚刚哥哥还有吩咐,让她们在车里等,她瞬间生出一种奇怪的念头,要替哥哥留住程潇。于是,机灵的萧姑娘格外天真烂漫地说:“没错过是没错过,不过我抢先一步接到程姐姐了,哥哥你不会和我抢人吧?”

  对于萧姑娘的小无赖体质,夏至已经通过为数不多的几天相处有所了解。现下她毫不客气地出面和倪湛抢人,让夏至对她生出几分好感,顿时同仇敌忾似的挽住她胳膊:“真替倪先生可惜,棋差一招。”

  程潇没有闲情逸致逞口舌之争,她直切主题:“接机这种事完全没必要麻烦你,有什么事你说。”

  倪湛没想到夏至也在,还有一个似乎不太好打发的小妹妹。

  他有心接过程潇的飞行箱:“路上说吧。”

  程潇一如既往地不给他面子,抢先一步把飞行箱拉到了身后,“如果是问我为什么放弃了海航。”她偏头看他:“没错,你就是答案。”

  机灵鬼似的萧语珩听出了端倪,她频频看向出发厅,希望顾南亭快点出来。夏至则一副看好戏的模样,稳如泰山地看着倪湛如何收场。

  倪湛意识到,程潇不会上他的车。既然如此,有什么话,只能现在说。

  他收回手,注视程潇,“单纯从日后的发展考虑,凭你的天赋和努力,在海航和在中南航空,都一样。”

  本以为他会指出海航的种种优势,以此说明她的选择是错的,意气用事。结果——程潇反而有些意外。

  倪湛看着她的眼睛:“站在我的立场,我当然是希望你最终的选择是海航。所以当我知道冯总对你发出了邀请,我很高兴。不过,我也有预感,为了肖阿姨,你会放弃。”

  肖阿姨!不知情的,或许会被他言语中的敬意和诚意感动。或者他以为,他这样直面问题的根源,她会有所感激?

  程潇年纪是轻,心思却远比同龄的女孩子要成熟睿智得多。即便从小时候起,她就被肖妃和程厚臣娇惯,嚣张惯了。可性子冷淡的她,也从不仗势欺人。当然,前提是:人不犯她。现下,有人拿肖妃说事,让她善罢干休?万万不可能。

  “当然要顾及她的感受,即便她在你母亲倪女士眼里是个不容人的善妒的泼妇,她也是我亲妈。唯一的,不可替代。”程潇微微带笑地说:“除此之外,你知道的,我这个人自私,万事都以自己为最先考量。想到一旦成为海航的员工,就要和你共事,我已经觉得尴尬和讨厌。既然如此,何必为难自己?”

  她这样言辞犀利,无非就是让他知难而退。倪湛却不是今天才认识她,早已练就一身五毒不侵的本领。他竟然笑问她:“是我令你感觉到尴尬和讨厌?你是因为我才放弃了海航?”

  凭程潇的口条,完全不需要谁偏帮。夏至却听不下去了,她深深觉得:面对倪湛,程潇不需要多解释一句。她冷言冷语地插话进来,“怎么,被别人讨厌你还挺荣幸?倪湛,你居然能够亲身演绎什么叫‘不以为耻,反以为荣’我真是很佩服。只是我很想问一句,你如此牺牲,图什么?!”

  图程潇的人。夏至谅他说不出口。

  果然,倪湛示弱似地问:“夏至,我应该没有得罪过你,何必每见一次,挖苦我一次?”

  夏至冷笑:“凭我和你一日之雅的交情,你还真没机会得罪我。至于你说的挖苦,我得纠正一下,我那不是挖苦是讽刺。如果你不明白原因,就好好反省一下。

  话至此,她从程潇手里拿过保时捷的车钥匙。“咔”地一声,车门解锁时她说:“她向来不缺像你这样献殷勤的男人。”然后她哥们似地搂住萧语珩的肩膀,“离开一会儿都不放心,还要让妹妹陪着,比你走心的,大有人在。”

  感觉到肩膀上那只手的力度,萧语珩瞬间明白了,她朝面色清冷仿佛置身事外的程潇说:“程姐姐,外面有点晒,我们到车上等吧,要不等会哥哥过来肯定要批评我没照顾好你的。”

  夏至本意是让她叫“嫂子”的,想到先前小丫头主动出击叫过姐姐了,她略显遗憾。

  程潇纵容了她们的小伎俩,没有拒绝,“你们先上车。”才转脸看倪湛:“以前没劳驾过,以后也不用。接机这种事,不是你该为我做的。”

  倪湛心有不甘,可依他对程潇的了解,她没有阻止夏至,就是对自己最大的拒绝。他说:“好吧。不过程潇,无论你怎么想,我对你,都是好意。”

  “好意?”夏至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可惜***好意暴露了他们的心机。”

  萧语珩闻言误会了,“夏姐姐你说脏话啦。”

  夏至拍她脑门一下:“我说的他妈是他妈,不是***他妈。”

  他妈是他妈,***他妈——萧语珩的眉毛都拧在一起了:“有什么不一样吗?”

  程潇忍不住笑了,她一面把萧语珩的行李放进后备箱里,一面说:“少和她在一起,容易学坏。”

  萧语珩的关注点却是:“程姐姐,你是在和我哥哥谈恋爱吗?我以后会叫你嫂子吧?”

  夏至顿时觉得小丫头太上道了,不枉她在古城舍命相陪:“现在叫也不早。”

  程潇瞪了夏至一眼,语气严厉地否认:“别听她无中生有。”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

· 推荐:抗日战争书籍 心理学书籍 茅盾文学奖作品

点击收藏 小提示:按键盘CTRL+D也能收藏哦!

在线看小说 唯历史 趣知识 道德经 人生格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