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
玄幻奇幻小说

首页 > 玄幻奇幻小说 > 紫川 > 第二十七卷 第九章

第二十七卷 第九章

  白川红衣旗本接到紫川秀命令前去觐见时,已是紫川秀抵达佛格罗兹比亚城后一个月后的事了。接到命令,她立即集合了卫队出城,赶往城郊的第四军镇所在——并非白川架子大,要去见上司也要带上卫队。最近,在佛格罗兹比亚城郊也出现了野蛮人的踪迹,出现了多起凶狼伤人的事。紫川秀已经命令亚哥米清剿了,但根据以往的经验,大伙都没什么信心。这次黑潮的势头很猛,以往都能有效隔绝野蛮人的沙漠这次没能起到作用。随着黑潮的进一步发展,越过沙漠而出现的野蛮人只会越来越多,亚哥米这个清剿司令的任务会越来越重的。

  当她抵达第四军镇时,时间已是黄昏了。第四军镇的司令官梅罗将军亲自出营来迎接白川。这是个身材高瘦的中年人,面貌清濯。见面时,他执礼甚谨,单膝跪地:“参见白川长官!大人,秀川大人正在营中休息,他等着您来呢。”

  白川连忙扶起他:“阁下不必多礼。阁下如今也是一军之长了,你我同为大人部属,平起平坐,阁下又比我年长,不必如此多礼。”

  但梅罗依然坚持着行完礼才站起身:“长官您在笑话下官了。在秀字营时,您就一直是下官的上司,下官能有今日,还得感谢您的提拔和栽培。而且,长官您深得秀川大人信宠,岂是下官等后来者所能比拟的?”

  白川笑笑,问:“大人最近可好?身体可好?”

  “回禀长官,大人身体还好,只是最近因为事务繁忙,他进餐很不准时。所以有点轻微胃疼。下官已经请军医来看了。说并不碍事,只要以后注意饮食就好。”

  听说紫川秀身体不适,白川秀眉深锁。她很不客气地说:“梅罗,大人既然驻在你军中,你就要承担起照顾大人的责任。大人的胃一直不好。那还是当年在远东被魔族追捕时落下的病根。他又任性。忙起来就什么都不记得了——不能由着他这样糟蹋自己身子,小胃病也能发展成大毛病的。以后,你要单独给大人做小灶,弄点好消化有营养的饭菜……”

  “下官也劝说了,但大人不肯。大人说,既然在练兵。他就得与士兵饮食相同,以示官兵一体。”

  “不要理他!爱兵如子,也不在这点小节上面!梅罗,你照我说的办。还有,以后你要催促大人按时进餐,到了吃饭的钟点,你得强着他停下工作。若是在接见人。你就把人先赶出去,等大人进餐完再放进来。不要怕大人责怪。大人的身子是第一要紧的,当年我就是这么干的。”

  梅罗脸上讪笑,心下叫苦。他当然知道白川大人是说得出做得到的,当年打巴丹会战时,传闻她一拳打晕了紫川秀。但她干得出的事,自己也能跟着干吗?自己试试打扰紫川秀工作?或者,自己一拳打晕紫川秀?不等军法处来抓,紫川秀的卫队当场就把自己乱刀砍了。

  他连忙转换了话题,说:“长官,请走这边。大人在正营等你。”

  正是傍晚十分,透过云层的夕阳照得军营一片红彤彤。号令声声,大队的魔族士兵正在集合排队准备吃晚餐。以一个行家里手的眼光,白川打量着魔族兵,眼中若有所思。

  她知道,紫川秀正在试着以人类的练兵方法来组建一支魔族军团。若能成功,这将是一件了不起的成就。以魔族兵的悍勇战力严明的纪律和先进的战术,天下谁能抗手?

  唯一担心的是、万一人类的好处没学到家、连魔族自家的野性和剽悍都丢掉了,那真是画虎不成反类猫了。

  就白川观察的来看,新军的训练还是很有成效的。昔日魔族军吃饭时那种乱糟糟闹哄哄的场面不见了,士兵们排成整齐的队列,以队为单位领取食物。除了军官响亮的喝令声外,数万人聚集的操场,竟无一点嘈杂。

  白川回头,笑着对梅罗说:“阁下练兵很见成效。魔族生来野性,却能在阁下手中做到令行禁止,虽只是进餐小事,也显出贵部的纪律确实严明!”

  梅罗笑道:“长官谬赞了。下官实不敢偷天之功为己有。这多是秀川大人亲自坐镇训导的功劳。”

  他叹口气:“长官您是行家,知道带魔族兵确实不容易。就连进餐时要排队不能喧哗这点鸡毛蒜皮大的小事,当初我们也得砍下十几颗脑袋才能教他们学会。当初下官也觉得这军法是否行得过酷严了,不必为小事大开杀戒,但大人坚持如此。如今看来,还是大人对。”

  想起进营时挂在门口那一长溜的魔族兵脑袋,白川也默然。良久,她说:“慈不掌兵,大人行事一向大有深意。关系军法便无小事,诸多小事积累起来,潜移默化,才能让他们学会纪律和服从。梅罗,被砍掉的那些脑袋,并非没有价值。”

  白川进屋的时候,紫川秀正负手伫立在窗边对着下山的夕阳遥望出神,金黄色的阳光照在他挺拔的身材,映得他一身红彤彤的。

  看着紫川秀那挺拔直立的身躯,白川一时竟出了神。眼前的人,是哥应星之后,远东又一位不世出的名将。他白手起家,身经百战而无一败绩,终于一手收复了远东山河,甚至更完成了历代家族总长和远东统领都不敢想象的功业,征服了整个魔族王国。

  这是个创建奇迹的男人,无论遇到如何的艰难险境,只要想到他,心里总是充满了信心,这是一位能让部下在最严酷的寒冬都能感觉到温暖的主君。

  “大人,”白川喊了一声:“下官来了。”

  紫川秀转过身:“啊,白川,是你来了!”

  “参见大人!”白川敬礼道。她默默地打量着紫川秀。看来就任魔族王国皇帝之后。他并没有多大的变化。他依然穿着一身深蓝色的军服,肩章和臂章上都缀着金色的飞鹰标志。不知白川是否错觉,在这位青年统领的脸上,隐隐然能感觉到一种落寞感。

  他依然还是那位一直不被家族理解和信任的秀川统领啊!在那夕阳落下的方向,有他心爱的恋人在。只不过是谁呢?是可爱的宁小姐。还是流风家那位英姿飒爽的公主呢?

  白川恶作剧地猜想着。脸上却不露丝毫:“大人,听说你有事找我?”

  “对。最近手头的事很忙吗?这段时间,我一直都忙着建新军,顺带着也把明羽带过来这边帮忙。老部队那边就少去了,有你和罗杰在看着,我也很放心。”紫川秀在椅子上坐下,招呼白川道:“你也坐吧。”

  “谢大人。不过大人,下官听说,最近大人您的身体略有不适。下官以为,大人您的健康关系……”

  “是是,我一身安康关系远东安危。”紫川秀连连摆手,笑道:“你不要理会梅罗那家伙。有点消化不良而已。他大惊小怪得不得了,把魔族新军的军医全都叫来了。足足几十个。结果一群魔族萨满在我屋里跳大神足足蹦达了四个钟头,口口声声说我是中邪了,他们在帮我驱邪呢——好在这两天我心情好,不然又得杀人了。”

  “中邪?”想象一群戴着古怪羽毛头饰的魔族萨满围着紫川秀跳舞的情景,白川忍俊不止。两人哈给笑了一阵,白川开始正式汇报:“大人,远东一军团、远东二军团还有秀字营目前情况比较稳定。林冰统领回帝都汇报了,军法处暂时由我接管,军队情绪很平稳,只是士兵对魔族的伙食不习惯,另外,在魔族王国停留的时间也快一年了,半兽人也想家了。”

  很认真地听白川汇报,紫川秀还掏出笔记本来记录,对白川提出的问题和请示,他很明快地做了答复。为了解决部队中弥漫的思乡情绪,二人决定给部队加发一次津贴。因为洗劫了魔神堡的国库,远东军的财政很宽裕,也算是对以前拖欠士兵军饷的补偿吧。

  最近,紫川秀最近都在忙着组建新军的大事。白川历来是紫川秀最为倚重的信臣,这件事紫川秀却没让她插手。外面已经隐隐有人议论了,白川阁下不仅指挥第二军,统掌秀字营,而且还执掌军法和情报事宜,更有罗杰和明羽二位将军对她唯瞻马首,她的威望和影响力,已经远远超过了远东第二军军团长的职位了,隐隐成为既紫川秀之后的远东第二人了。现在,光明王组建魔族新军没让她插手,而是选了明羽将军去帮忙,就是为了防止白川的权力过大而采取的制衡措施,而且,紫川秀最近大力提拔梅罗等新人,这都意味着,白川阁下已经是失去了光明王的信任了——对此议论,白川也好,紫川秀也好,都只是付之一晒。

  二人都明白,存在于彼此之间的感情,那是多次经历生死考验凝结起来牢不可破的信任和友谊,二人是可以彼此交托生死的知己。远东的老部队是紫川秀的根基,正是因为紫川秀要亲自忙于新军事务,老部队那边才要留下最可信任的人坐镇。魔族新军组建是一次实验,如果能成功,那固然可喜,但若是失败——那时就得靠远东的老部队来镇压新军的动乱了。所以,留白川坐镇远东部队,正是对她最信任的表示,关键时候,紫川秀是指望她来救命的。

  “白川,我有个想法。你知道,最近我们发了点财,再加上先前搜刮亚哥米和哥昂族的,我们手中着实囤了不少金银。”

  “那是大人英明,我们才能摆脱财政紧张的困境。”

  “嘿嘿,白川,要说拍马屁,你怎么也比不上那群族长,朕被他捧得境界日高,这方面,你就不要献丑了。”开了个玩笑,紫川秀才转入了正题:“以前我就想过了。远东有着丰富的矿产和各种资源。却没能力加工。当年跟布丹长老见面时,我就说了:“远东要建立起自己的经济体系,我们要建立工厂、大学和医院,粮食能自足,不能老是受困于人。”

  “大人英明!”白川再一次说。这次,她真的是出自衷心的赞美了。

  “当初我们穷,也没办法。现在,魔族平定了,我们也有钱了,远东可以安定一阵子了。这是大好时机,该是建设一个新远东的时候了!”

  紫川秀望向窗外,怅然道:“我们欠远东父老的太多太多了,现在,该是我们回报他们的时候了。就算是,实现我对布丹长老的承诺吧。”

  听紫川秀说起那位英年早逝的圣庙长老,白川保持了沉默。她知道,对布丹长老,紫川秀持有一种很矛盾的心理。当初若不是他的赏识,紫川秀这个外来人绝无可能领导整个远东义军;但也因为他的夺权。远东军蒙受了巨大的损失,紫川秀对他的心情,成败毁誉各半吧!

  “若我们能成功,远东人会过上更好的日子,我们才算对得起那些牺牲的远东战士!”

  “大人您说得对!”想到那些呼喊着光明王的名字倒在冲锋途中的

  远东士兵,白川动容道:“我们一定要办好这件事,不负远东父老的希望!”

  “要引进和建立一个工业体系,需要购进大批机器设备和引进技术人才,需要外援。在卫国战争中,家族的损失很大,而且跟我们现在的关系——我估计,帝都是指望不上了。有可能帮我们的只有两家,一是林家。他们富有,工业和技术都有相当高的水准,而且林家以商业立国,只要有银子,什么都好说,我出重金购买他们的机器和设备,他们会答应的。再有一个,就是流风霜……她……”

  说到这里,紫川秀沉吟着,仿佛不知该如何说下去。

  白川心下雪亮,紫川秀和流风霜的秘密相恋,这是远东军中唯有自己才知道的最高机密。看来,回内地去联系这件事,只有自己亲自去办了,无论是林冰或者明羽都不合适。

  她沉稳地说:“大人,这是关系远东百年气运的大事,而且,这么大宗的谈判和交易,交给旁人我也不放心。您若允许的话,我想亲自走一趟,先去一趟林家,再走西北。”

  “白川你亲自过去联系的话,我就放心了。先前我还担心,你去林家,要横穿家族的领地,家族可能会对你不利。”紫川秀拍拍桌子上的一封信,笑道:“今天,林冰从帝都来信了,家族同意册封我为极东军区统领,任命书已经发到了她手上。总统领罗明海也致信祝贺我征服魔族王国,为人类立殊功!呵呵,家族还是有明白事理的人啊!”

  白川起身,恭敬地行礼:“恭喜大人兼任极东地区统领。以一人之身兼任两大军区统领,家族对大人宠信可谓史无前例!”

  紫川秀挥手示意白川坐下:“算了吧,白川,这到底怎么回事,大家心里有数。我要这个任命,一来可以安定军心;二来,你也好,林冰也好,回去时的安全就有保证了,我也就能放心了。”

  “大人关心属下,下官等感激不尽。”

  “远东部队那边需要你坐镇,但这事又需要你跑回去一趟——你一人要忙这么多事,我也没办法。各方面人手都缺,我缺人才啊!”

  “大人,人才在于挖掘和培养……”

  “我明白,这个你就不用说了。你回去一趟,估计也得一个多月。这段时间,远东部队就交给罗杰了。我怕他一个人忙不过来,你部下有什么好苗子可以向我推荐的?”

  沉吟着,白川说:“大人已经提拔了梅罗。但与他一同投奔大人的还有两位将军,分别是杜亚风阁下和李勤阁下。杜亚风阁下细心谨慎,李勤阁下豪爽忠勇,都是很有能力的人才。”

  “他们两个目前是什么职务?”

  “杜亚风任远东第一军副参谋长,李勤任秀字营第三大队副大队长。”

  “你回去叫他们过来见我一下。若真是人才,我也会提他们起来,让他们帮罗杰忙吧。”

  “遵命,大人!下官会尽快出发。”说完。白川本该出声告辞的。但她望着紫川秀,欲言又止。紫川秀立即察觉到了:“怎么,白川,你有话说吗?”

  “大人,有一点事。逾越了下官的职分了。下官不知该不该问?”

  “你问就是了。”

  “大人新编六十个团的魔族军,引起了很多人关注。现在有一种流言流传甚广,说大人整编魔族新军,厉兵秣马,是为了将来反攻家族做准备。”

  “什么!?”

  “下官自然知道这是无稽之谈,魔族王国正处黑潮之灾。现在并无与家族全面战争的实力,下官已经下令禁止此等言论的流传了,下令再有敢妄传此类言论者,杀勿论!”

  紫川秀霍然起身。目光炯炯地望着白川:“你做得对!我练六十团兵,纯粹是为了抵御野蛮人的侵扰,维系王国秩序!反攻家族……当真好笑!当年魔神皇统领十二个军团。率一百二十万魔族兵都没办到的事,我这区区六十个团算什么!

  无论什么时候,总有些小人在背后嚼舌根子,那些荒谬言论,在这里说说还不要紧,若是流传回帝都,总长本就对我……那事情就更糟了!

  白川,你传达我的命令给远东军和秀字营各部,就说远东统领一直忠于家族,家族对我亦是信宠有加,新颁布的任命状就是证明!今后,谁若再敢编造传播这种挑拨远东与家族关系的言论的,无论军官还是士兵,一律杀无赦!一定要煞住这股歪风!”

  白川亦站起来,响亮地应道:“遵命,大人。我回去立即就办这事!”

  “很好!白川,你想问我什么?”

  白川略有些犹豫,但最后还是问出声:“大人,现在王国受到黑潮困扰,自然无力进军大陆。下官想问大人,有朝一日,黑潮过去了,魔族王国也恢复了元气。自古以来,称霸西川大地都是历代魔神皇的夙愿,大人既然任了魔族皇帝,统掌百万雄师,可有意挥师西向,一展霸业吗?

  请恕下官多事,下官并无任何用意。倘若大人真有此意,下官也愿充当大人马前先锋。只是心里好奇此事,想问个究竟。”

  听着白川问话,紫川秀摇头笑笑:“白川,你该是了解我的人。统掌百万大军,制霸天下——这么费力又麻烦的事,你想我会有兴趣去做吗?”

  白川想想,也笑了起来:“大人,您说得很是。”

  “这次我进魔族王国,我见到了很多,也学到了很多。以前想不明白的事,现在渐渐也明白了。我觉得:野蛮和暴力是不能推动历史的。我率领魔族兵征服大陆,征服紫川家、林家和流风家,这并非不能办到,但这有什么用呢?

  以野蛮征服文明,以暴力战胜文明,这是历史的倒退,全人类的悲哀。

  很久以前,我们曾有过伟大、值得骄傲的文明,但现在,我们已经失去了它,连记都不记得了。

  文明的传承和发展,就像一颗柔嫩的苞蕾,慢慢地、曲折地成长,需要小心翼翼地呵护,耐心地等待,它经不起风雨的摧残。文明能发展到何等辉煌灿烂的程度,那是现在我们根本无法想象的。只有见过那盛开花朵的人,只知道现在这棵幼苗的珍贵。

  我阻拦了野蛮人对人类的侵袭,我约束了魔族这个残暴的民族,不许他们进犯人类。作为一个渺小的人类,有了这样的成就,我已经很满足了。我想,以后的人类,或者能对我有个正确的评价。在人类文明还处于弱得无法保护自身的萌芽状态时,我小心地呵护了这颗萌芽,不让它被残暴的外力折断。这,就是我的小小贡献了。

  白川,我的志向,并非称皇制霸。那些事,我根本不感兴趣。说出来,你也许会笑我狂妄。虽然力有不致,但我确实是以此为目标的……”

  白川睁大了眼睛望着紫川秀。紫川秀说的很多话,她模模糊糊,似懂非懂。她不明白,既然连称皇制霸都不在话下,那还有什么事称得上狂妄。

  望着窗外的冉冉下山的鲜红夕阳,紫川秀平和地说:“我很希望,能成为一个像明王殿下那样的人。在有生之年,愿以此孤独之身,化为人类的守护者。希望,我们的文明能再一次辉煌,盛开美丽的花朵。不过,那个时候,我们肯定是看不到了。”

  那一瞬间,白川被深深地震撼了。那个沫浴在鲜红夕阳中的身形显得那么的高大巍峨,恍若神人。第一次,她感觉到了自己和他的差距。

  他的思想,竟已到了如此深邃的境界了。

  她单膝跪下:“大人,您并不孤独。无论您意欲何往,请允许下官继续追随您!拜托了!”

上一章:第二十七卷 第八章 下一章:第二十七卷 第十章

 

· 推荐:乡村小说 官场小说 商战小说 权谋小说

点击收藏 小提示:按键盘CTRL+D也能收藏哦!

在线看小说 趣知识 人生格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