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
玄幻奇幻小说

首页 > 玄幻奇幻小说 > 紫川 > 第二十七卷 第十章

第二十七卷 第十章

  新发的樱桃花,一直生在笔直的大道边,苍翠的绿色乔木犹如站岗的哨兵一般挺立着,早发的樱桃花,雪花似的笼罩在大道的上空,如雪花般飘舞。

  “大人,”坐在白川对面的河丘出入境接引官指着高耸的城头上的金槿花标志,微笑着对白川说:“下官很荣幸地向您介绍,前方就是河丘城。”

  把目光投向了那深褐色的城砖,想象千载之下它们所经历的风雨,白川赞许道:“不愧历史名城,果然名不虚传。”

  进入林家边境以后,白川一行人立即向河丘官方表明了身份,希望求见河丘的领导人。河丘政府迅速做出了反应,派出了官员接待白川,一路向白川介绍了不少河丘的风土人情,白川和部下们都感觉大开眼界。

  在城门口,车队停住了,侍卫上都禀报:“大人,家族驻河丘的事务官在城门恭候您的大驾,他想求见您。”

  “事务官?他为什么要来接我?”白川诧异道。她望向对面显得同样吃惊的接引官:“请问,河丘是否有这样的规矩,凡是入境的紫川家官员都有人接待?”

  接引官咳嗽一声:“我国并没有这样的规矩。”

  “哦。”白川叹口气,此刻,她已隐隐猜到了原因。

  虽然不认识,但对方毕竟是家族的高级外交官,前来拜访自己,拒之门外是不礼貌的。白川下车,遥遥望见城门口站着几个人,一位身形粗壮满面红光的男子正大步向自己走来。从他深蓝色的军官制服和肩上的金色星章。白川就知道了。这是位与自己同阶的红衣旗本。

  二人走近,白川先对他行了个军礼:“下官是远东军的白川,向您致敬。”

  “白川红衣旗本吗?我是家族派驻河丘的事务长官罗奇。我们找你有事要问!”

  白川蹙眉。身为平级的军官,对方既不回礼也不问好,粗鲁的回话中暗含着一种居高临下的颐指气使感觉。这令她很不舒服。在远东,她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人物,即使远东王紫川秀对她也是亲密礼敬,谁敢对她这般无礼。

  她亦是冷了面孔:“贵官有什么事,便请快说。本官也是很忙地,也没空随便跟人聊天磨牙——特别是跟那些不懂礼数的人!”

  罗奇一愣:“白川红衣,你我是平阶的。我也不必向你行礼。你为何说本官不懂礼数?”

  “我是总长殿下亲封的贵族,我是男爵!你也是贵族吗?阶级比男爵更高?”

  罗奇事务官一时语塞,同来的几个人面面相觑。他们这才记起来,白川非单纯的将军。而且还是被总长亲自加封地男爵,是一名贵族。而罗奇虽然在军阶上与之平级,但却还是平民。所以见到白川,他应该得行鞠躬礼的。

  罗奇事务官涨红了脸。很勉强地对白川浅浅鞠了一躬,他身后的人也跟着鞠躬。

  白川冷笑着受了礼,说不出的快意。当初受总长册封时,可没想到能在这样的场合用上。

  双方礼节完毕,再说话时,罗奇已经再没有刚才的嚣张,说话也显得谨慎了很多:“白川爵爷,我们这次来,主要是为了一件事。”

  “什么事,你说吧。”

  “你知道,家族驻河丘使馆,是家族与河丘办理外交事务的专门机构。”

  白川不出声,望着事务官,用眼神示意他继续说。

  “也就是说,凡是家族与河丘之间的官方事务往来,都是通过我们使馆办的——这是家族的规矩。”

  “嗯。”

  “白川爵爷,你是家族的现役军官。我们想知道,你到河丘来,有什么目的?要办什么事?希望你能给我们一个答复。”

  白川剑眉一挑,冷冷说:“事务官大人,这个问题是你自己要问的,还是家族要你问的?”

  罗奇事务官很明显地犹豫了一阵,然后说:“这是本官要问的。”

  “那好,我也可以答复你:本官隶属远东军区,本官的直属上司是远东军区兼极东军区统领秀川大人,本官只对秀川大人,总统领罗明海大人及总长殿下三位负责,并不受使馆的管辖,对你的问题,本官并无回答的义务——就是这样!”

  罗奇事务官脸上肌肉一阵抽搐,眼皮跳个不停。他才知道,眼前的这个女子,精明能干的名声真不是假的。自己开始时还想在气势上压倒她,给她个下马威呢,没想到下不了台的人反倒是自己。这女子真不好惹,难怪她能以女子之身成为紫川秀麾下的头号大将了。

  事实上,双方都清楚,家族驻河丘的事务官不可能自己跑来拦截一位红衣旗本盘问来河丘的目的。他这样做,只可能出于家族高层的授意。紫川参星想弄清楚,紫川秀的头号手下,为什么突然跑去了林家?她有什么目的?

  但现在远东与家族的关系十分微妙,罗奇事务官是绝对不敢说:“是总长殿下命令我来问你的!”——若那样说的话,就等于撕破了远东与家族之间那层虚伪的和平友好面纱了,白川就是看准了这一点,才敢这么大义凛然地将他顶了回去,而且顶得丝毫不理亏。

  “事务官大人,我很忙。没其他事的话,那我就要告退了。”

  白川说着,转身向自己的马车走去。她走不到几步,突然身后传来了罗奇的叫声:“白川爵爷,记得,你是家族的军官!你这样一意孤行,真的不考虑后果了吗?”

  白川转身,坚定而平静地回望着他:“请问。有什么后果?”

  罗奇阴沉着脸。紧抿着嘴,不肯出声。

  扫了一眼跟在罗奇身后那几个同样脸色阴沉的男子,白川笑笑:“诸位,暂且告退了。”

  马车重新开动了,从关着的车窗的缝隙里可以看到。罗奇和那几个男子一直站在原地望着马车的开动。在激动地争论着什么。车子越走越远,于是他们的身影也越来越小,最后变成了几个微不可见的小黑点。

  白川深深吐了口气,闭上了眼晴。她的心情彭湃,远没有外表表现的那么平静。

  一个声音不停地在她耳边响动着:“记得,你是家族军官!家族军官!!家族军官!!!”

  为什么会动摇呢?为什么会犹豫呢?自己已选择走上了一条危险的道路。到处长满了荆棘,毒蛇和野兽游戈,到处是悬崖峭壁,随时可能跌落万丈深渊——一切都是因为,这条路上,有他同行啊!

  自从向他宣誓的那天起,自己的命运就已经交托给了他。交托给了那个神奇的人。

  向他托付命运的并不止自己,整个远东军。都被他的魁力吸引聚拢在一起。都是因为有了这个人,远东军这个集体才会充满了蓬勃的朝气,蒸蒸日上。

  人类相信,他是抵抗魔族最坚定、最优秀的将军,是捍卫人类的英雄;半兽人相信,他是上天派来拯救他们的光明王;甚至连魔族都相信,他是大魔神托付王国重任的皇帝!

  世间怎么会有这样的人呢?

  白川摇头苦笑,尽管自己是他最亲近的部下,但连自己都搞不清楚,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她对身边的河丘出入境接应官抱歉地说:“不好意思,刚才让你们见笑了。”

  接引官面上挂着职业化的和蔼笑意:“说起来还是我们接待不周,让人打扰了您的雅兴。下官已接到指示了,在您逗留河丘期间,下官将全力协助您。若有能尽力的地方,请您随意吩咐——当然,如果您有不想见的人,我们也可以帮您拒绝的。”

  “谢谢阁下,也谢谢林家政府的盛情款待。只是我想求见贵国的商贸事务负责人,不知何时能安排呢?”

  “下官已经汇报您的要求上去了,敝国政府也高度重视此事,相信很快就会有答复了。白川大人,您不远千里跋涉而来,已经很疲惫了。敝国有迎宾馆,专门接待尊贵的客人。条件虽然简陋点,但环境还算安静。若是您不嫌弃,就下榻在那里,可好?”

  “客随主便,那我就叼扰了。”

  河丘人说话很谦虚。接引官口中“条件简陋”的迎宾馆,金碧辉煌得一塌糊涂,跟皇宫差不了多少,特别是当看到那宽大的房间客厅里居然有假山和喷泉,白川眼都看直了!

  平时,白川在荒山野外的帐篷里都能躺倒就睡着的,反而这次在柔软的真丝床垫上辗转反侧,失眠了大半夜,天都快亮了才模模糊糊入睡了。

  第二天早上,服务员就送来了早餐,酒、面包、奶酪、葡萄干、蛋糕、鱼子酱、牛奶、牛排,十几种食品把桌子摆得满满的,服务员还在不住地道歉:“不知贵宾喜欢什么口味的?因为事先没准备,今天比较仓促,菜肴简单了点,您多多见谅俭朴风气的白川只有不断地叹气了。”——看到这番情景,习惯了远东俭朴风气的白川只有不断地叹气了。

  用餐后,昨天的接应官再次出现,用马车接白川出去。

  马车穿过绿茵大道,从喷水池的广场旁边经过,从车窗里望出去,洁净美丽的街道上,游人如织,那沉浸在幸福中的红男绿女。看到那脸上荡漾着平和安详笑容的人们,白川陷入了沉思。她艳羡于这座城市的优雅和富裕,内心却是充满了希望:这次来河丘,希望能成功。有朝一日,我们远东也会有这么富裕美丽的城市!

  一行人直接来到了河丘长老会官邸,官邸坐落在市中心的绿荫道上,那是一片连绵的官耶。在官邢的门口,有一个显目的金色槿花标志,表明这是属于林氏家族官方的领域。以白川这种专业人士的眼光来看。这么重要的地方。守卫并不显得严密。她目光所至,只看到了几个穿着白色秋装的河丘警察在站岗。

  “白川大人,这里就是林睿长老的府邸了。”

  “哦!”昨天已经见识了林家迎宾馆的豪华,白川微微有点失望。林家首席长老的官邸,外表却甚是平凡。下了马车。她还在左右观望。忽听到一个清朗的声音说:“贵客自远方来,有失远迎!”

  她循声望去,只觉眼前一亮:一个俊美男子长身玉立,站在门边含笑迎接自己。他约莫四十来岁,一张脸英俊得近乎完美,漂亮的剑眉下是一双深邃而锐利的眼睛。霜染双鬓,身材匀称,笔挺的制服象是贴在他身上一般安帖。他站在那里,微笑着。笑容说不出的儒雅,说不出的温柔,连眼角的鱼尾纹都那么好看。

  英俊的容貌,再加上经长期岁月沉淀下来的智慧和经验。举手投足间散发着成熟男子的浓厚魁力,眼前的男子是一个可令任何女子迷醉的梦中情人。一瞬间,白川竟看得红了脸,失神了。

  接应官适时地提醒道:“白川大人,这位就是敝国的首席长老,林睿大人。他亲自恭候您的到来。”

  白川抢上一步,握住了林睿伸出的手:“长老大人,下官是远东军红衣旗本白川,向您致意!真是失礼了,竟让您等我,下官惶恐无地。”

  林睿微笑着,使劲地握着白川的手:“该说失礼的人是我才对。依我跟秀川大人的交情,白川您千里迢迢到敝国来,我竟然没能去接风,这已经很过意不去了。今天本该亲自登门拜访您的,但我这个身份,过去又得预约又得仪仗,惊动太大了。不得已,只好怠慢了。失礼之处,请千万不要放在心上啊!”

  对方是河丘的首脑,跟紫川家总长也是平起平坐的大人物,大陆的顶尖人物。而自己不过是远东统领手下的一员武将而已,二人身份有着天壤之别,而林睿态度如此谦和,这让白川不由大起好感。

  “大人您言重了,能与您见面,那是下官的荣幸。我家大人也叮嘱,说过来时候,若有机会能见到长老您,一定要向您问好。”

  “呵呵,也代我向秀川大人问好。跟他说,他去了远东,却把一堆烂帐丢下来,朋友们都不答应,大家都很想念他啊。请!”林睿摆手做个请的姿势,白川连忙谦让了一阵,才和他并肩进了门。

  三代穿衣,五代识食,同样的,府邸的布置同样可以看出一个人的品味和层次的。林睿的府邸甚是平常,对一位掌握了大陆最富势力的人来说,甚至可以说得上寒酸了。没哼花园和池搪,没有假山流水,更没有什么名贵的草木,只是在院落间栽种着几棵梅树,墙上稀稀疏疏的爬山虎,给院子增添了一分清新的绿意。

  林睿与白川并肩而行,微笑道:“当年我就跟秀川大人说过了,到西南,一定要看看河丘的胜景,金水河的雨歌舞、江华楼的眺月台、都乐山庄的观星楼,那都是值得去的好地方。可惜的是,大人军务倥偬,一直都无暇前往,我也未能尽地主之谊,实在惋惜。白川阁下您这次过来,一定要好好游玩一番,回去跟他说说,让他后悔当年没有来,好馋他一下!”

  “只怕太叼扰长老您了。”

  “呵呵,白川,我跟你说,当年你家大人可是从不跟我客气的,缺什么只管把手向我一摊!强将手下无弱兵,白川,你那么客气,可真不像他手下的人啊!”

  白川不禁笑出声来,林睿实在是个很好的主人,几句话就去掉自己初次见面的拘谨,拉近了大家的距离。他有一种亲和力,让初次见面的人感觉像是知交多年的老友一般亲切。

  进院子以后,林睿伸手把白川迎进了会客室。会客室的布置颇雅致,桌椅颇为精致,唯一特别就是墙上的字画特别多,足有十几份,挂满了墙壁。想来以林睿的身份。这些字画定然也是名家的珍贵手笔。可惜白川一窍不通。也不敢胡乱评论,生怕出丑露乖了。

  佣人上来端上了茶水,二人对斟了一杯,白川这才出声:“长老大人百忙之中召见下官,下官深感荣幸。此次冒昧求见。实在是身负我家大人任务。不得不麻烦长老大人了。”

  林睿笑容可掬:“远东凤凰大名鼎鼎,我身在河丘也是久闻了。我跟秀川大人是很好的朋友,您是他最信任的部下。您亲自到河丘来,我也不知道秀川大人交托你什么任务,但在河丘这里,只要我能帮上点忙的,你尽管吩咐就是了。”

  “长老大人,您说吩咐二宇,真是折杀下官了!”与林睿轻松的态度形成了鲜明对比。白川在椅子上坐得身形端正,腰杆笔挺,她沉声说:“一般事务我们也不敢劳烦您的。只是此次任务实在过于重大,若无您支持。我们恐怕力不从心。”

  “哦?不知是什么大事呢?”

  白川把紫川秀交托的任务介绍了一番,林睿听得很认真,他专注地望着白川,目光深邃,神色平静。

  等白川说完,他说:“简单来说,秀川大人是要打算给远东引进工厂和技术?”

  “正是。”

  “要从头建设一个国家,事情千头万绪。不知你们侧重哪方面呢?”

  “根据远东的优势和我们的需要,我们想先建设大型的钢铁厂、兵工厂;希望能从河丘引进优良的种子和种植技术,尽快实现远东粮食自给。然后,我们还想在远东开设一批基础学校和大学,建设大型医院,以启发民智,改善民生质量——这些,我家大人都希望贵国能鼎力相助。当然,购买的机器和聘请的专家,我们也会支付合理酬劳的。”

  听白川说完,林睿一击椅子扶手,叹道:“秀川大人志向远大,目光深远,我辈远远不及啊!老实说,先前我只当你要购买粮食和武器,没想到,秀川大人思虑深远,他已想到普及教育启发民智这一步了。有这样的领袖,远东未来辉煌可期啊!”

  白川起身深深一鞠:“谨代表远东,代表我家大人,感谢长老您鼎力相助!”

  “不必客气。白川,我帮你们,也是帮我们河丘的商家开拓市场,这对大家都有好处。我会尽快照会河丘有实力、信用良好的大商家,跟他们说明利害。这事利人利己,他们该会给我面子。

  当然,我也只能起牵线搭桥的作用,具体细节,恐怕得是各家商行和你们细谈。白川,建议你们在河丘开设一个常驻办事处,派驻代表在此负责引进工厂,吸引投资,也可以顺便销售远东的特产和资源。”

  “太好了,长老,我们也有这个意向!如此,多谢大人您了!”

  二人越说越投机,白川越说越兴奋,她仿佛已经看到了,在林氏家族的大力支持下,大批的工厂、学校和医院在远东拔地而起,远东大地呈现一派蓬勃的生机。

  林睿却忽然眉头一皱,叹道:“但是,我始终担心一件事。”

  “啊?长老您请说。”

  “我劝导商人们去远东开辟工厂,开办学校,这些都不困难。商人重利,只要有利可图,路途再遥远他们都不会怕。但是……”林睿顿了下,叹息道:“但是,远东这地方,太危险了。那里战乱不断,充满暴力和血腥,没有法律,没有秩序,听说在大叛乱中,有数十万人类遇害?商人看重利润,那是没错,但他们更看重的是生命啊!”

  白川连忙分辩道:“长老大人,自从我家大人入主远东以后,大力整顿,建立章程,颁布法制,远东如今变得非常和平,绝无危险。”

  林睿温和地说:“我说的是一般人想象中的远东。”

  白川立即哑了。不错,尽管在紫川秀的带领下,自己和同僚们做了很多努力,远东的景况也有了很大的改善,但长期以来的印象绝非一日能改变,在外界的眼中,远东确实还是一片蒙昧野蛮的土地。

  “对于商人来说,要有多大的利润才能吸引他们冒着生命危险到万里之外贸易呢?还有,现在紫川家也在重建中。在东南地区和帝都地区都有很大的利润和商机,幕僚长官哥珊大人正在极力争取河丘的企业进入,给出了不少优惠条件。我想,比起传闻中很危险的远东和魔族王国来,河丘商人或许会觉得,紫川家内地是更好的投资目标。在争夺投资方面,远东地区并不占优势。”

  白川承认,林睿说得很有道理。看着窗外飘飞的深秋落叶,她想到的却是紫川秀那双疲惫又憔悴的眼睛。她黯然说:“长老大人,还得麻烦您向各家商行阐述:远东的危险,主要是来自魔族的侵袭。但现在,整个魔族王国都已经被秀川大人所降服。各部魔族都已经臣服,远东的环境已非常安宁。秀川大人担保,诸位商家的投资和产业,都会得到远东军的保护。”

  林睿意味深长地说:“远东的威胁。并不仅仅只有魔族王国一个啊!”

  白川一震:“长老,您的话,下官不是很明白。”

  “呵呵。”林睿笑而不答,忽然转换了话题:“我听说,昨天你到河丘时,跟罗奇闹得很不愉快?”

  白川早就料到了,昨天城门前那一幕,肯定会有人禀报上去的,她也不怎么惊讶:“下官一时不合,与罗奇阁下起了点小争执。现在很后悔,不该如此孟浪。不过这是枝节小事而已,何足辱长老清耳?”

  林睿淡淡一笑,像是根本没听进白川的话:“听说,秀川大人已在瓦恩斯塔登基为皇?”

  “长老明鉴,确实有一些魔族部落在瓦恩斯塔推举我家大人,大人不得已答应了。”

  “这么说,秀川大人称皇的消息,那就不是谣传了。我们还没来得及向大人祝贺呢,真是失礼。称皇之后,秀川大人该有意一统天下了吧?”

  “长老您说笑了,我家大人依然是家族忠实臣子,不敢有那种非分之想。这完全是为羁绊魔族而使的权宜之策而已。”

  “我对秀川大人很了解、我当然知道他不是那种人。”林睿眉头一皱,痛心地说:“但是并非人人都像我这样了解秀川大人啊!有人说,秀川大人麾下强师百万,即将挥师西进啊!又有人说,家族已经派遣了斯特林大将军统率三十万大军进军远东,捉拿叛逆紫川秀,现在兵马都出瓦伦关口了。唉,听到这些消息,我心都乱了,真为秀川大人担心啊!”

  “流言止之智者,想来以长老之睿智,定然不会被无知之辈的胡言乱语所惑。”

  “我会不会被迷惑,那倒不是问题。参星殿下会不会被迷惑,那才是关键。”

  “家族对我家大人的信任和倚重一如从前。家族已任命我家大人担任极东军区统领。”

  “听说,紫川家正在重修瓦伦要塞?”

  七八四年末,卫国战争胜利前夕,败退的魔族军队放火焚毁了瓦伦要塞。战胜后,因为来自魔族的威胁消失了,家族也苦于资金紧张的困扰,重修瓦伦要塞的事情一直没能排上议事日程。但当紫川秀在远东称皇的消息传出后,重修瓦伦要塞的工程立即就开始了。

  “瓦伦山口自古就是军事要地,要塞古已有之,只是被魔族破坏了,现在家族将其重新修复,那也是很正常的事。”

  “听说,东北各省本是秀川统领从魔族手中首先光复的,但最近,家族对这几个行省进行了一次清洗,撤换了不少总督、省长和驻军首脑。那些被撤换的官员大多是当初秀川统领任命的?”

  林睿老是这么天马行空地变换话题,白川真有点难以适应。想了一下,她才谨慎地答道:“东北各省本来就是统领处的管辖区。当时我家大人任命官员,那只是战争期间不得已的权宜之策而已。现在家族有所调整,那也是正常的。”

  “正常调整吗?”林睿摇头:“只怕未必吧?”

  白川黯然。她沉声说:“可能家族对我家大人有所误解,但日久见人心,误会终将消除。”

  “依我看,这并非什么误会,也不可能消除。”林睿正容道:“秀川统领一人统掌远东与王国。麾下骁勇之师近乎百万!他掌握如此恐怖的实力。老朽软弱的紫川家怎容得他下!”

  林睿到底在想干什么?

  白川心下疑感,反应却是很快:“长老,您可能不了解我家族的传统。远东军区历来是重兵强藩,手握重兵的远东统领,我家大人并非第一个。”

  “不错。历史上确实有不少掌控重兵的远东统领。但他们跟秀川大人根本不可比!”

  “以前的远东,军队的高级将领全由总长派遣,中级军官须经军务处任命,人事权全在帝都手上,军队对国家有着极强的向心力,军队中又有监察厅和军法处等情报机构。统领的一举一动都有人监视报告;而在地方上,贵族势力极强盛,官员又全部是由统领处任命,并不属远东统领管辖。并且,他们还面临着魔族王国威胁,只能倚靠紫川家的支持才能支撑下去。

  但七八零年的叛乱已经割裂了远东与家族的历史渊源。如今的远东军全由昔年的叛军组成。对帝都并无情感上的认同;各级军官都是由秀川大人一手任命,唯大人之命而从。就连军法处也是由秀川大人亲信把持,帝都已完全失去对军队的控制。在民间,贵族势力被叛乱一扫而空,民众只知效忠光明王,不知有帝都,不但如此,就连昔日大敌,魔族的兵马都成为了秀川大人麾下的勇士。

  而对比之下,紫川家国力疲惫,民生凋零,国势已衰弱到最低点。白川阁下,我和你家大人是知交好友,也不怕直说了:权高国疑,致祸之道啊!”

  “林长老,您的意思是?”

  “呵呵,如何做,这要看你家大人自己决断了。不过,若是他下定决心有所举动。朋友们当然也不会袖手旁观,大伙都会帮他一臂之力的。”

  “朋友们?”白川的瞳孔渐渐缩小:“除了长老您,我家大人还有什么朋友?”

  “白川,你又在装糊涂了。西北的那位——呵呵,大家彼此心照吧!”

  就在林睿接见白川会谈的那天,七八五年的十二月十五日,来自遥远东方的寒流终于抵达了帝都皇畿的达克城,寒冷的风呼呼地吹着军营上空的飞鹰旗,猎猎作响。

  远征军主力归国快两个月了,不知为何,总长府一直没有下令解散远征军让各部队返回各自驻地。容纳了十多万军队后,达克城俨然变成了一座大军营。

  这天,彤云密布的天际下,在达克通往帝都的大道上,蹄声轰隆。迎着那纷纷扬扬的雪花,一队骑兵正在快马疾驰。骑兵们腰挎马刀,背负刺枪,身形彪悍,他们宽大的黑色斗篷披风迎风在雪中上下翻飞,犹如一群不祥的黑色蝴蝶正在风雪中飞行。斗篷上边角上金色的飞鹰,显示他们是隶属家族最精锐的禁卫军部队。

  带队的是一员瘦削的年青武将,剑眉星目,脸色苍白,嘴唇紧抿。他不戴斗篷,任由扑面的狂风吹乱他的发髻,冰凉的雪花落在他的脸上,寒风刮得他的面颊都发白变青了,他却恍无知觉,只顾拼命地抽马加鞭,因为风雪虽然寒冷,却扑不熄他心头激动的火焰。

  “斯特林申请退役,紫川秀形同独立。老一代的三杰,即将退出紫川家的舞台。”

  乌云重重的地平线上,逐渐浮现了黑色的城墙轮廓。望着那伟大的都市,青年将军心潮激动:“新的时代,已经到来了。只要能抓住这次机会。取代他们成为家族新一代的三杰,这并不非幻想!”

  黄昏时分,雪停了,云层散开,骑兵队伍终于赶到了帝都城下。这么大队人马冲来,惊动了守城的卫戍部队。镇守城门的军官从哨卡里探头出来问:“你们是哪个部队的?带队的是哪位长官?”

  那位脸色苍白的青年将领自矜地昂起了头,没有应答。一个骑兵响亮地答道:“我们是禁卫军不死营的。这位,是我们师团长大人!”

  对这些守卫城门的卫戍军官来说,一位师团长,那是很高不可攀的人物了,何况还是家族威名显赫的皇牌部队禁卫军不死营的长官。卫戍军官不敢怠慢,连忙从哨卡里跑出来,向马上的青年将领立正敬礼:“向您致敬,大人!风雪很大,您一路辛苦了!”

  青年将领也不下马,神情淡淡的抬手在额边轻轻一划,算是回了他的礼。

  那卫戍军官更加的恭谨,鞠身说:“大人,很抱歉耽误您了。但按照军务处的命令,帝都不同寻常城市,兵马进出得奉命的。请问,您可有调令?”

  青年将领皱眉,深深地望了那卫戍军官一眼,锐利的目光有如实质,吓得对方嗦嗦颤抖。然后,他仿佛很不情愿地伸手进了口袋,摸出一张被汗水浸得发黑的纸片,居高临下地递了过去:“看吧。”他的声音里有着浓重的鼻音。

  卫戍军官恭敬地双手接过,慢慢展开,一字一字地轻声读着:

  “嘉奖晋升令:

  不死营师团长林迪红衣旗本在远征战事中坚定勇敢,屡立战功,其出色表现为我鹰旗增添光辉。为此,家族特令予以嘉奖,晋升副统领。

  命林迪接令后即日率本部立功将士一同赶赴帝都述职受奖!

  软此!

  总长:紫川参星

  七八五年十二月十四日”

  读完后,卫戍军官的态度更加恭谨,连忙将嘉奖令递还,脸上浮现出讨好的笑:“原来是林迪将军。真是天大的喜事,下官给您道贺了,恭喜大人高升了……”

  “开门放吊桥!”

  “啊,对不起,耽误大人您了!下官这就办……快给大人开门!动作快点,快!”

  城门打开了,蹄声轰隆,骑兵们一阵风似的席卷而入。在他们头顶,初雪过后,红霞满天,映得天空血一般的通红。

上一章:第二十七卷 第九章 下一章:第二十八卷 第一章 悚人惊变

 

· 推荐:乡村小说 官场小说 商战小说 权谋小说

点击收藏 小提示:按键盘CTRL+D也能收藏哦!

在线看小说 趣知识 人生格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