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
玄幻奇幻小说

首页 > 玄幻奇幻小说 > 紫川 > 第二十七卷 第七章

第二十七卷 第七章

  其后林氏家族统治王国接近四百多年,后来被火云族击败,失去了皇位,但依然是王国的望族。王国历九百一十五年,经历皇权战争,血眼林氏重夺皇位,林肃陛下荣登大位。但这次林氏传承不到百年便被其他的皇族推翻了,林氏重又回到民间。

  如此起起落落,血眼林氏三次成功复辟,又三次被击倒。在王国历一千九百五十二年,血眼族再次向当权的蒙族皇帝发起皇权战争,结果失败。因为血眼族太过强悍,坚韧善战,蒙族皇帝决心斩草除根以绝后患,下令屠尽血眼部落,全歼血眼皇族——陛下,皇权战争失败者被斩草除根的传统就是从那次开始的——血眼族部落惨遭数十部落的围剿,一百五十万部落子民被屠,两百多名皇族几乎全部被杀,只有几个逃脱,从此销声匿迹,不见踪影。

  陛下,我们所知道的血眼族的记载,也就到此为止了。”

  想起血眼这个部族在两千年间掀起的腥风血雨,紫川秀不由悠然神往。他问:“在屠杀中逃脱的那几位血眼皇族,后来去了哪里?”

  “神典上没有他们的记载,不过,既然在王国已无他们的立足之地,他们很可能逃往了人类世界。陛下,微臣斗胆揣测,您很可能就是他们的后裔。陛下,您身上有皇族血统、这是毫无怀疑的!”

  禁川秀轻笑道:“卡丹卿,你考究得这般详细,似模似样的,朕听着也就那么回事。姑且听之吧!”

  眼见光明皇态度暖昧,众位臣子心下雪亮。

  哥温族长恳切地说:“陛下,事实都摆在眼前了,您确实是王国名门血眼族的后裔啊!”

  紫川秀像是还拿不定主意,问道:“是吗?怎么以前都没人跟朕提过这事?”

  卡丹以神典专家的权威向紫川秀保证:“千真万确,陛下您就是王国创始人的后裔!”

  “陛下,此事再无怀疑了!”臣子们异口同声地向紫川秀反复保证,“陛下乃王国始皇后裔,从人类世界重返我王国。得塞内亚族禅让皇位。拯救王国于水火中,此乃天命所归啊!”

  刚瓦族长激愤地表示,谁若敢对陛下的血统有任何怀疑,那他就是刚族战士的死敌,刚族战士哪怕战至最后一个人也不会与其善罢甘休的!

  雷豹:“谁怀疑陛下的血统,那他就是在怀疑始皇陛下的威名。”

  刚瓦:“……就是侮辱我开国先烈的英名……”

  哥温:“他就是挑衅我神圣王国的荣耀!他与所有信奉大魔神的战士为敌!如此罪大恶极的狂徒,丧心病狂的恶贼,纵然陛下宽宏仁慈不与他计较,但微臣等也绝不会放过他!”

  “对,绝不放过他!”族长们异口同声地说,情绪激动。

  大伙如此坚决,紫川秀最终还是让步了。他终于不得不承认,自己确确实实是一个名为血眼的王国望族后裔。祖上曾经出过好几任魔神皇。现在,眼见王国如今内外交困。生灵涂炭,他感受到了天命的召唤,毅然回归王国来拯救民众了。

  族长们齐齐跪倒磕头,喊道:“微臣决意忠心侍奉陛下,以助陛下大业,不惜赴汤蹈火,肝脑涂地!”

  紫川秀慈祥地望着族长们:“诸卿都是在瓦恩斯塔就跟着朕的,有拥戴之功。朕自然不会忘记诸卿的功劳的。”

  他转头,望向跪在地上的亚哥米:“原来亚昆族族长也来了。”

  亚哥米觉得,每见一次紫川秀,这个人类都会给自己截然不同的感觉。从七八零年神族庆功晚会上那位狂刀出刃的血腥刺客,到巴丹会战前自信坚强的将军,再到眼前雍容大度微笑着不带半点火气的魔族皇帝——这个人类,真的越来越深不可测了啊!

  对着紫川秀,亚哥米恭恭敬敬地磕了三个头,才伏地说:“陛下圣安。微臣是来向陛下请罪来了。陛下在瓦恩斯塔荣登大典,微臣地处偏远,没能及时向陛下祝贺,罪该万死。”

  “在瓦恩斯塔登基,那是卡丹卿的主意,连朕事先都不曾料到此事,你来不及祝贺,何罪之有。”紫川秀漫不经心地说,表情却逐渐转为严厉,“但朕却不曾料到,朕出巡至此,先遣的皇旗使者竟被你殴打!哪怕就是最偏僻角落的乡村愚民,哪怕是那些蠢不可及的低阶魔族,他们都知道,皇旗使者是朕的象征,是神圣不可侵犯的!身为王国大族的亚昆族,竟做出了这等忤天犯上的大错!

  亚哥米,你们根本没把朕的权威放在眼里啊!”

  亚哥米身子嗦嗦地颤抖,他真切地感受到了,无尽的杀气正如乌云一般在他头顶聚集,沉重的威压凝厚得有如实质,雷霆霹雳即将从九天之上打下来。

  亚哥米拼命地磕头,沙哑着喉咙喊道:“陛下宽宏,陛下仁慈!微臣受小人唆使,一时糊涂冒犯了皇旗,自知罪该万死……微臣死罪!微臣死罪!”

  “亚哥米,这件事怕不是砍你和几个长老的脑袋就能了结的。”紫川秀扫了他一眼,望向卡丹:“卡丹卿,按照王国的律法,侮辱皇旗者,该如何处置?”

  “陛下,皇权的尊严不容侮辱,唯有以鲜血洗刷耻辱!亚昆族竟敢无视陛下威严,该最严厉地惩罚他们。”卡丹肃然道:“陛下,就让他们彻底灭绝吧!”

  “灭族吗?”紫川秀眼睛一亮:“有趣!”

  他望向罗斯:“罗斯卿,这事若由你执行,彻底杀光亚昆族人——多长时间能办到?”

  罗斯略一沉吟,答道:“陛下,亚昆族有八十万人口。要彻底杀灭他们。微臣手上力量略有不足。若派罗杰和布兰二位将军协助我的话,徽臣担保三个月内,王国再无一个活着的亚昆族人。”

  听到“灭族”两个字,亚哥米当场软倒,他骨头像是被抽去了一般。软软地瘫在了地上。用力地磕头,脑袋撞地发出砰砰的声响,呜呜哀求着,但谁都听不清他到底在说什么了。

  族长们都被惊呆了。身为魔族,杀人打仗对他们来说是常事。但现在,就在他们眼前,一个近百万人口的王国大族就即将被屠灭。被紫川秀地杀气震慑,他们集体失声,噤若寒蝉。

  紫川秀抿紧了嘴唇,目光闪烁。他嘴边露出了森冷的笑。手缓缓抬起,正要开口说话,有人扑到了他脚下,苦声哀求道:“陛下三思啊!”

  望着脚下的人,紫川秀皱起了眉:“哥温卿?你想说什么?”

  “陛下。亚哥米藐视皇权,确实罪无可赦,但念在我王国大敌在侧,野蛮人还肆虐于皇畿周边,王国正是用人之时——陛下,就让亚昆族戴罪立功吧,让他们光荣地战死在抵御野蛮人的战场上,也算减轻了一点罪孽吧!”说着,哥温使劲踢了烂泥般瘫在地上亚哥米一脚,“罪臣亚哥米,还不醒悟吗!”

  被哥温这一脚踢清醒了,亚哥米连忙也爬到了紫川秀面前,嚎啕大哭:“陛下宽宏,给我们一次机会吧!陛下,陛下,我们不敢了,我们一定对您忠心耿耿!再不敢忤逆您了!”

  默默地望着亚哥米,紫川秀面无表情,也不作声。

  看着紫川秀杀气稍敛,态度像是稍有松动,众臣心下稍松。

  雷豹跪倒,朗声说:“以亚昆族罪行,将他们灭族并不过分。但他们后来悔改了,主动开城投降了。按照王国惯例,降者不杀。陛下,诛一亚昆族容易,若令王国各族离心,微臣窃为陛下不值。”

  雷豹公爵是最先投诚紫川秀的族长,资历老,威望也高,紫川秀还是想给他点面子的。

  “亚哥米,有哥温卿和雷豹卿为你求情,朕就暂且寄下了你这颗人头,但你殴伤皇旗使者,不能不加以惩戒!来人,拖他出去打三十板子!”

  几个半兽人进来,将持亚哥米拖出去劈里啪啦一顿军棍,然后又把他拖了进来——看亚哥米那血肉模糊的惨样,紫川秀很怀疑半兽人数学学得不好,把他揍了三百棍——幸好他还是清醒的,还能说话。

  “亚哥米,依你的罪行,三十军棍只是小小惩戒。既然哥温卿和雷豹卿都为你求情,朕暂且收回了灭族令,但如此大错,不能不加以惩戒。现在,就看你自己的表现了!”

  亚哥米血肉模糊,脸色惨白,却还能挣扎着给紫川秀磕头谢恩:“陛下宽宏,我族上下齐感陛下大思!佛格罗兹比亚城居民虽然一时糊涂,总还是陛下的子民,现在我们已经迷途知返了,只求陛下给我们一次改正错误的机会!”

  “嗯……”紫川秀沉吟着,不置可否。

  “听闻陛下有意抗击蛮兽,我族愿贡献壮丁五万,以壮陛下军容。另外,我族还愿为陛下大军凑措粮草……”

  紫川秀这才松了口:“既然亚昆族确有悔改之意,朕也对其进行了惩戒,那此事就到此为止吧。亚哥米,你去向罗斯卿家商量吧,他负责组建王国预备军,亚昆族的士兵将被编入预备军内,集训后编入各个军团。”

  “预备军?”亚哥米从没听过这个名词,他茫然地望向四周,却见大臣们面色漠然,像是大家都不愿意提起这个话题,死里逃生的他也不敢问,连忙点头:“微臣这就去办!”

  “去吧,今后好好做事。”紫川秀神情淡淡地,“亚哥米,你很幸亚。亚昆族是王国大族,如今王国元气凋零,朕也实在不忍再开屠戮,所以,朕这次宽恕了你。但是,没有下一次了,你也不要挑衅朕的耐性。”

  他一个个地望着大臣们。声音缓慢却充满了力量:“身为人君。朕对王国负有责任,自有人君的胸怀肚量,懂得宽恕之道。但若有人顽冥不化,为维系王国秩序,为了新生的王国政权。朕也不惜展示天子雷霆。用血泊汪洋淹没尔等!”

  威严,如山一般巍然耸立的威严和杀气充斥了整个帐篷,无可抵御的肃杀和尊威。瞬那间,大臣们仿佛看到了昔日那位伟大的先皇正凛然坐于宝座之上,一种凛然如齐天高地的气势萦绕在紫川秀身周,那是真正的皇者之怒。

  大臣们同时跪倒。哪怕是平时跟紫川秀言笑不禁的卡丹此刻也跟着跪倒。

  众臣齐齐匍匐,无人敢出声,帐中一片死寂。

  望过那些战战兢兢的身影,紫川秀暗生感慨。匍匐在自己眼前的人们。都是魔族王国的顶尖人物,代表了王国的最颠峰实力。他们统带的军队,曾经让整个人类世界都为之恐惧。现在,他们却统统匍匐在自己脚下,大气不敢喘。

  这就是权势的魁力所在了。难怪古往今来,无数英雄人物为此赴汤蹈火。

  族长们退下了,但紫川秀的工作并未完结。他还要接见另外一批臣子。他们是来自鞑塔族的罗斯、来自塞内亚叛军的鲁帝、远东第三军军长兼任远东军后勤主管的明羽红衣旗本、远东第二军副军团长半兽人布兰将军。比起刚才的众臣,他们来自各个种族各个势力,但却有一个共同点:他们都是紫川秀可以信任的心腹。

  在出魔神堡的时候,紫川秀任命了他们四人,组成王国事务筹备组,专门帮助紫川秀处理魔族王国的军政事务。这虽然是个临时机构,却拥有很大的权力,紫川秀已经给他们颁布了任务,现在最紧迫的事情就是重新组建王国军。

  “原有的部族军不可靠,随时有反覆和叛变的可能。光明皇朝要想真正在王国立足扎根,就必须建立一支可靠的王国新军!”

  现在,筹备组在向紫川秀汇报工作进度。鞑塔族首脑,筹备组副组长罗斯负责征集兵员的任务,他说:“目前,王国预备军筹建顺利,已征集到兵员十一万三千二百人。其中,哥昂族贡献兵员四万五千人、鲁帝公爵贡献兵员两万人、雷族贡献兵员一万一千人、刚族贡献兵员七千人、冬日族贡献兵员五千多人、屠族贡献兵员四千余人……”

  在末尾,罗斯谦虚地说:“……当然,我鞑塔族虽然是微末小族,为陛下效劳亦不甘人后。敝族愿为陛下贡献精壮兵员八千,以壮陛下军容。”

  紫川秀微笑地赞许道:“罗斯卿,你的忠心,朕会记得的。”

  “当年若非陛下援手,我族早就被灭绝了。微臣今日所为,不足回报陛下恩典于万一。”

  紫川秀满意地点头,望向另一名将领:“明羽,你是筹备组的组长,后勤和装备事务是你负责的。现在准备得如何了?”

  明羽显得很疲惫,皱眉答道:“大人,事情办得不是很顺手。”

  “为什么?”

  “下官向各族分摊粮草和银子,说是用来给士兵发军饷的,族长们吵翻了天,他们说,活了那么多年,还没听过要给士兵发饷银的事!”

  “荒谬!”紫川秀怒道:“他们不想出钱就罢了,怎么竟用这么荒谬的理由?不给士兵发军饷,那军队如何维持?”

  他话音未落,罗斯就干咳了一声,面露尴尬之色。紫川秀望向他:“怎么?朕说错了吗?”

  罗斯显得很尴尬:“呃,陛下明见万里,这个,自然是正确的。但有时候,这个,当然,未必是所有的时候……”

  “罗斯卿,你到底在说什么?”

  “微臣惶恐,您刚才说的,未必完全对。王国军队确实是不发军饷的。”

  经过罗斯介绍,众人才明白,族长们并没有撒谎。除非少数职业军官和精锐兵种,普通魔族士兵确实是不发军饷的。魔族士兵无偿服役,军队只供应他们吃喝——有时候连粮食都要自备。只要部落族长一声令下,魔族平民就得放下手上的锄头,背上包袱,走上战场。

  紫川秀只觉不可思议到了极点:“魔族士兵居然没有军饷?那他们为何还要服役?”

  魔族兵没有薪水,却有一项福利。除非是执行战时命今时,平时,军队是允许士兵自由打劫老百姓的——在魔族王国统帅部的文件上,这一现象被委婉地称为“自筹补给”——抢劫来的财产,士兵只要上缴部分给军官外,剩下的都算他们的。很多部族队伍,一旦离开了本族的地头,他们就跟大型匪帮没什么分别。“大军过处,寸草不生”这句话并不一定是用来形容敌国的入侵军队的。

  “不发军饷,允许掠夺,这就是王国的统军之策?”

  听完罗斯介绍,紫川秀默然。他望向其他几位亲信:“你们怎么看?”

  鲁帝咋咋嘴:“陛下组建新军,微臣坚决赞成!手头没有兵,什么魔神皇都是虚的,还不如一个白披风!陛下英明,不要听族长们啰啰唆唆。他们谁敢不听话,微臣就教训他们去!”

  “好好,卿家忠诚可嘉。军饷的事,卿家怎么看?”

  “陛下,徽臣带兵带了几十年了,从没发过一文钱薪水!每隔一段时间,微臣就带部队到富裕的地头转一转,给士兵放假一个星期,然后什么问题都解决了。陛下,我们不妨还是照老样子做吧,反正现在我们手上也没多少银子。”

  “这就是卿家的看法吗?”紫川秀又望向沉默寡言的远东半兽人将军布兰:“布兰阁下,你怎么看?”

  “光明王殿下,”布兰对紫川秀鞠了一躬:“在佐伊族看来,当兵就是保卫家乡,保卫老婆、小孩和爹妈,这都是男子汉该尽的责任。当然,若有薪水发,大伙自然会很高兴,若没有,那也不要紧,佐伊族战士不会计较这点小事,只要管吃饱就行。至于纵兵掠夺——殿下,在佐伊族,谁敢提出这种主意,他会被立即吊死的。只有匪帮才那么干,绝不是军人!”

  眼见意见对立得尖锐,紫川秀望向最后一个人:“明羽,你来说说吧。你是带兵的人,现在又是我军的后勤主管,两方面你都有发言权。”

  明羽苦笑着:“老实说,下官也在困惑着。作为一个带兵将领,下官是坚决反对任何纵兵掠夺的行为,那样的军队,军纪和战斗力实在难以保证。”

  “明羽大人,您说别的,我还不懂,但您说到战斗力……”鲁帝插嘴说,“当年我们也是不发军饷的,但当年的塞内亚军团,随便拉一个出来,我能将任何一支同样人数的人类或者半兽人军队打得满地找牙!明羽大人,军饷跟战斗力压根是两回事。”

  “鲁帝将军很威风啊!”紫川秀斜眼望着他,“给你一支塞内亚部队,你能把带秀字营的朕也打得满嘴找牙吧?”

  鲁帝这才记得自己犯了圣讳,吓得连忙跪倒磕头:“陛下神武,微臣万万不是对手,不是对手……”

  “塞内亚人当真天下无敌?放屁!打巴丹会战时我就带着秀字营跟卡特打过野战,最后死的还不是卡特——滚一边去,闭嘴!”

  紫川秀将鲁帝训了一顿,才回过头来:“明羽,你继续说。”

  “大人,下官知道,自然是发军饷的军队更好管理;但站在后勤的立场……”明羽苦笑:“还是让士兵自个找吃的吧!要给十一万魔族兵发薪水,我们承受不起这笔开支。”

  “是十六万。”紫川秀纠正了他,“今天我跟亚哥米商量了,亚哥米爵爷很慷慨,他答应赠送我们五万生力兵员。”

上一章:第二十七卷 第六章 下一章:第二十七卷 第八章

 

· 推荐:乡村小说 官场小说 商战小说 权谋小说

点击收藏 小提示:按键盘CTRL+D也能收藏哦!

在线看小说 趣知识 人生格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