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
玄幻奇幻小说

首页 > 玄幻奇幻小说 > 紫川 > 第二十七卷 第六章

第二十七卷 第六章

  七八五年十月二十三日,联军主力抵达佛格罗兹比亚城郊。

  光明皇的进军堪称鼎盛。远远就可望见色彩斑斓的各色战旗,在阳光下飘舞浮动,犹如风中花朵绽放。丽日明照,闪耀了骑士们明亮的铠甲,亮灿灿的铠甲一望不见尽头。整路兵马宛如一条鳞甲斑斓的巨蟒,在阳光烈日下展现着威力。

  远远的,城头就可以听到了轰隆的震天鼓声,上百名半兽人鼓手敲打着巨鼓:“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响应着激昂的鼓声,黑色的半兽人步兵方阵出现了。

  在魔神堡的国库中,紫川秀缴获了数千万两的金银,可谓收获巨大。但他最大的收获并不是金银,数百年来魔族与人类交战无数,缴获的兵器和装备堆积如山。很多铠甲因为魔族兵身材矮瘦无法佩戴,于是作为战绩证明上缴到神堡的武器库里,现在统统便宜了紫川秀。

  铠甲每套重达二十五公斤,这本来是铁甲骑兵的标准装备,但对强壮的半兽人来说,重量并不成为问题。一夜之间,十几万远东军大换装,由简陋的步兵变成了全铠的重步兵。士兵们一律披甲,身躯和肢干都被密密麻麻的鱼鳞甲片所遮盖,头戴黑色尖顶钢盔,遮面罩挡住了面目,脖子间戴有远东鹰标志的护喉,腿部戴有护裆、护膝和护踝的铁甲。

  现在,呈现在守军面前的就是这么一支大陆上前所未有的重步兵军团了,其鼎盛的军容,能使任何君皇为有这样的兵马感到骄傲。

  犹如天边飞来了黑压压的乌云,黑色的铠甲一眼不见尽头。如林的枪刺,直指高远的蓝天。一面又一面黑色的战旗,在他们头顶飘舞摇弋。上万士兵脚步整齐得如一个人,无数钢铁的脚步同时抬起、踩下,踏地声犹如地震轰鸣:“轰、轰、轰、轰……”每前进一步,大地都要微微地颤动一下。在铁甲兵沉重的脚步下,大地在不住地呻吟、下沉。

  半兽人的方阵整齐得象一面黑色的铜墙铁壁,黑压压的一片,散发出森严的杀气和威压。黑色的方阵走来了一列又是一列,直到铺满了视野内的天空与大地。眼看前队的方阵都已经接近城池了,地平线上还在不断地出现新的黑色影子。

  眼见远东军团如此威势。在城头观望的亚哥米脸色惨白。他虽然狂妄,但也是识兵的行家。当年即使魔神皇卡特的全盛时期,装甲兽军团也不过五万之众。而眼前的铁甲重兵,就已超过十万人了!

  跟随在远东铁甲步兵之后,犹如风卷黄沙,大群骑兵遮天盖地地席卷而来。骑兵们神情严酷,精干剽悍。他们内穿护住胸膜和四肢的方形轻甲。外穿黑色地斗篷,快马疾驰时。那宽大的斗篷迎风飘起,就像巨鹰招展的双翼,要把敌人统统给一把扫清。骑兵们统统在背后斜背着弓箭和箭筒,腰间系着钢制的马刀,尽管快步疾驰,队列却保持得丝毫不乱,一队过完又一队,在他们的上方,一面“秀”字大旗猎猎迎风招展。

  巴丹一战后,秀字营正面硬撼装甲兽军团,威名震撼整个大陆。各族都知道,在远东统领紫川秀麾下隐藏着一支精锐骑兵部队,他们以“秀”字为旗。既精通武术,又深知沙场厮杀要领,意志坚强,如铁如钢,强悍无匹,总是出现在最关键的地方,迅疾如风,破敌斩旗,如入无人。现在、这支传说中的军队已经出现在城下,亚哥米心情沉重。

  远东的兵马过后,是跟随紫川秀而来的魔族各部军队。他们来自王国的四面八方。哥昂族、雷族、刚族、鞑塔族、屠族,魔族的武士都穿上了最威武的战袍,昂首挺胸地列队前进。一面又一面的五彩战旗在他们头上飞舞,上面绘着各种各样的图案:斧头、黑羊、飞鹰、牛头角、猛虎、宝剑……

  亚哥米当然明白那些图案的含义,每一面旗帜都代表着一个能征善战的部族,王国各部,半数都已经归顺了紫川秀——不,应该说,他们归顺了新诞生的魔神皇,服从了统一的王国政权!

  部族军团蜿蜒数十里,在飘舞的旗帜中间,一面黄金狮子旗尤其引人注意,虽然在队列中,这面旗帜并非走在最前面,旗下的队伍也并非特别庞大,但是,当看到这面旗帜出现在紫川秀的队伍中时,在场的魔族官兵——无论是城头上的亚昆族士兵还是各族官兵——都有一种很复杂的感觉。

  他们不会知道,自己正在亲眼目睹了一个伟大时代的死亡。他们简单的头脑理解不了这种想法,也说不出来。他们只是感觉,心头堵得很慌,鼻子说不出的酸,眼中发热,泪水顺着长满绒毛的脸颊不住地流下,用脏兮兮的手,怎么擦也擦不净。

  大军前锋抵达城门,震天鼓声中夹杂着铁甲的铿锵声、战马的嘶鸣声、军官的喊号声、嘹亮的军号喇叭声,无数的杂音混杂成一片,在嘈杂的人声中,蓦然,一个全身黑甲的魔族骑兵从先头队伍中越众而出,他尖锐的高喝压过了所有的杂音:“陛下将至!亚昆族族长为何还不出迎!?塞穆黑林,吾皇万岁!”

  前锋骑兵队齐齐跟着高呼:“塞穆黑林,吾皇万岁!亚昆族族长立即跪迎御驾!”

  “塞穆黑林!!”第一个万人铁甲方阵开始呼号,紧接着,欢声一浪高过一浪。

  “塞穆黑林!!!”十个万人方阵同声呼喝,十万半兽人高举着手中的刺枪和大刀挥舞着,他们粗壮的臂膀被裹在黑乎乎的铁甲里头,手中的武器在烈日下灼灼发亮,海一般的兵器与铠甲在舞动着,十万条粗壮的喉咙在声嘶力竭地呼号着:“塞穆黑林!吾皇万岁!”那呼声远远地传开去。竟能震得远方的群山发回了阵阵回响:“塞~穆~黑~林!”

  “塞~穆~黑~林~”秀字营军团在呼喝。两万把马刀齐齐指天。

  “塞~穆~黑~林~”三万雷族战士在高声呼喝,雷豹公爵站在阵前,面红耳赤,吼得脸色发青。

  “塞~穆~黑~林~”鲁帝统带着塞内亚士兵,吼得声嘶力竭。

  “塞~穆~黑~林~”哥昂族首席。哥温长老捏着拳头在空中挥舞着。脸色潮红。在他的身后,是来自哥昂族的六万精锐兵马。

  “塞~穆~黑~林~”刚族、鞑塔族、冬日族、屠族。各族首脑与战士齐齐狂呼,陶醉入神,如痴如醉。在吼声里,他们仿佛又回到了回忆中那个骄傲与血腥的年代,王国强盛如狮的华丽时代。那时。他们就用这样吼声来歌颂他们的皇,他们的神。现在,新的皇已经产生了,那是一位与先皇一般了不起的圣皇。他将带领整个神族重新迈入辉煌!

  整路大军都加入了呼号,三十万虎豹,三十万的马刀!那是铁与血的最强汇集。那是暴力与男儿的世界,那震天的吼声里荡漾着一种令人癫狂的魁力。士兵们仿佛被魔法迷醉了一般,如痴如狂,心底下只剩一个念头:“吼!继续吼!”无论半兽人、人类还是魔族,他们统统放开了喉咙,以胸腹间最强烈的气息吼出那句话:“塞~穆~黑~林~”应和着同样的节奏和拍子,三十万个强壮的汉子同声呼喝,那狂呼的声浪一浪胜于一浪,直如山洪海啸般冲向城池,其声势之骇然,声威之震惊,直如震撼天地。

  在那狂暴地声浪的冲击下,城头守军只觉自己就像暴风雨中的一片树叶,被声浪震撼得站立不稳,士兵们纷纷丢掉了武器,抱住了耳朵跪倒在地。

  在城上的指挥搭内,一个军官脸色苍白地跑到亚哥米面前,大声禀报告:“启禀爵爷,敌人使者刚刚差文过来。光明皇下令了,我们若不出城投降,破城之后,全城人鸡犬不留!这是光明皇的最后通牒,请爵爷您过目!”

  望着城下海一般的黑甲步兵,那如山崩海啸般的呼喝声,亚昆族族长和长老们无不变色。拿起了通牒,只看了两眼,亚哥米就恼怒地将它抛在地下。

  “爵爷!”一个长老颤抖着声音喊道:“新皇兵锋惊人,我族无力抵挡。为了全族子民,请早做决断!”

  “决断?”亚哥米望向其他的三位长老,看到的却是一张张同样苍白而惊惶的脸。

  “爵爷,您没权力拿全族人的性命冒险!”

  “新皇登基,正是立威之时!族长大人,请尽快收拾残局,再迟就来不及了!”

  “新皇得胜之师,兵锋正锐,气势狂飙如虎,其势绝非我族所能抗衡!您贸然挑衅,已是犯下大错,如今悔改还来得及!”

  就在震天的声浪中,亚哥米脸色惨白如纸,他惨笑着,哐啷一声丢下手中的长剑,脸色惨白,低声说:“随你们吧!”

  带着怜悯的目光望着他们的族长,长老们如释重负。然后他们争先恐后地喊道:“我族愿意投降!快开城门迎接陛下大军!”

  在烈日下毫无遮掩地被暴晒了整整一天,炽热的烈日灼得亚哥米皮肤生疼,背后的衣衫湿了又干,干了又湿,他头晕目眩,嘴唇干裂,渴得像喉咙里塞着一个火把。

  大营门边响起了号角声,值勤的魔族哨兵在换勤。眼见军官带着一队士兵出来巡查,亚哥米喊道:“军爷,请求代为禀报:微臣亚哥米请求觐见光明皇陛下!亚昆族愿归顺陛下,只求能见陛下一面!”声音嘶哑干裂,几乎不似人声。

  看到他被晒得焦黑的脸、干裂的嘴唇和颤抖的身躯,那军官眼中不无同情。

  “亚哥米爵爷,我们只是守营门的值勤官,无权觐见陛下。”

  亚哥米沉默了。他在烈日下爆晒下等了足足一个白天,已经多次请求觐见了,但始终没有得到回应。亚哥米想走,却不敢:半兽人军已进了城。接管了城防。佛格罗兹比亚二十多万族人的性命,全都决于紫川秀一言之中。

  想到历代魔神皇对付叛逆的残酷手段,亚哥米恐惧得连灵魂都在颤抖。相比之下,因为疲惫和干渴引起的身体痛苦根本不值一提。

  亚哥米百思不得其解:究竟在什么时候,那个人类叛将紫川秀已变得如此强大了?亚昆族也是王国数一数二的大族了,却在他面都如此不堪一击?不知不觉中,自己与他的实力差距已变得如此巨大了吗?

  太阳下山,天色变黑了,身边的卫士换岗了几批,他却依然不肯离去,落山的太阳将他孤独的影子拖得长长的。

  “亚昆族族长!”

  终于听到有人叫自己了,亚哥米惊喜地抬头望去。看见了哥温。

  哥昂族与亚昆族素来有着交好的传统,在哥达汗担任族长时代,两族的高层军官经常聚会,哥温与亚哥米也是常见面的熟人。见到哥温,就象快被淹死的人抓住了一根稻草,亚哥米声音嘶哑地喊道:“哥温长老!”

  哥温站在他面前,用一种异样的眼神盯着他。像是不认识似的,神色很古怪。

  两人默默对视了一阵,哥温才说话:“亚昆族族长,陛下宣你觐见,随我来。”

  挪动着僵硬的脚步,亚哥米跟在哥温的身后进了大营。

  大军营地设在城外的树林中,在那茂密的树林间,灰色的帐篷拔地而起,一路远远地延伸出去。林间的通道上,一队又一队披着铁甲的兽人士兵在巡逻,望着士兵们那粗壮的肌肉和强悍的体魄,亚哥米露出了羡慕的眼神。

  “爵爷!”

  在帐篷之间的转角,哥温突然放慢了脚步,亚哥米险些撞上了他。

  哥温小声说:“爵爷,您拒绝陛下,还殴打陛下的使者,陛下很生气。”

  亚哥米连忙说:“长老,哥昂和亚昆两族世代交好,等下多多拜托。”

  “我尽力而为,但不知是否有用。”

  主营很快到了,那是用金色蓬布围起来的一个巨大帐篷,那片耀眼的金色,在向世人展示其主人的显赫地位。在帐蓬的上方,金色的飞鹰旗在猎猎飘舞。

  “金色飞鹰旗?”亚哥米眨眨眼睛,小声嘀咕道:“不伦不类。”紫川家的标志是黑色的飞鹰旗,而魔族王国的标志则是黄金狮子旗。现在,曾任家族统领的紫川秀当了王国皇帝,他的标志竟变成了金色飞鹰旗,这种折中混合方式让亚哥米很不习惯。

  “爵爷,谨慎您的言辞。陛下的荣耀神圣无上,不容玷污!”

  亚哥米咋咋嘴。他想起了那个浑身血污杀出重围的人类军官,他那苍白的脸色犹在眼前,现在,他竟成了“神圣无上”的皇帝陛下?

  大魔神在上啊,您给神族开了一个怎样的玩笑!

  在帐篷外,两名半兽人军官搜了亚哥米的身,然后,他们挥手示意放行。

  踩着鲜艳的红色地毯,亚哥米进了帐篷的大厅。

  天色入黑,宽大的帐篷内点着火把,相当明亮。在中央最显眼的位置,一身戎装的魔神皇端坐在明黄色的宝座上。在他的周围,犹如众星环月,站立着王国的重臣和将军们。在那里,亚哥米认出了塞内亚族的卡丹、雷族的雷豹、刚族的刚瓦等众多族长。

  环侍在紫川秀身边的众位臣子都穿着传统的宫廷朝服,他们穿着深色的天鹅绒礼服,上身披着宽大的紫袍,胸前镶嵌着闪亮的勋章,手中握着镶嵌着密密麻麻的钻石和宝石的手杖,珠光宝气,极尽繁华与隆重。

  但突兀的是,被他们群星环月一般围在中间的紫川秀,只穿了深蓝色的军官制服,一颗钻石金星肩章在他肩上灼灼发亮,领子上佩着月桂树叶的领章,胸口挂着一枚金色飞鹰勋章——这分明是一名紫川家统领的标准装束!

  亚哥米顿时勃然怒发:“岂有此理,既然当了魔神皇,这个人就该遵从王国的传统。该穿皇帝的龙袍!可他居然穿着紫川家军服来当魔神皇,这是对王国的挑衅和侮辱!简直不可忍受,我要……”话没出口,他突然想到了自己的来意,再看看周围,族长们一副俯首低头的样子。亚哥米满腔的怒气顿时跑得无影无踪。他忽然明白了一个道理:在绝对强势的力量面前,什么传统什么风俗都是无力的。

  紫川秀并没有注意到亚哥米的入内,他正在很专注地听身边的卡丹说话。

  “陛下,血眼族的渊源,那得从神话时代讲起了。根据神典的记载,在三千年前的神话时代,大地上荆棘丛生,遍地荒芜,到处是死地,到处游戈着吃人的野蛮人。

  大魔神创造了神族的祖先。让他们诞生在这片土地上。他传谕给他们:‘这里是你们的家园,你们要在这里建立信奉神的国度,守护这片土地,直到我重返。’

  神族的先人遵从着大魔神的告谕,在捍卫者领导下。他们展开了与野蛮人的惨烈战争。在那两百年间。光是百万人规模的战役就爆发了五次,双方都动用了先古时代的超级兵器,战况非常惨烈,‘天地被倾覆、高山变平地、烈焰融化千里、大地震裂、海洋被蒸发’这样的记载在《神典》上比比皆是。经过两百年的浴血奋战,野蛮人彻底战败。剑齿虎、象兵、豹人、地龙等数十种恐怖怪物从此灭绝。残余的怪物逃进了东大荒的草海中,不敢再次出现。

  我神族大获全胜,这场历时两百年的战争,后来被称为……”

  说到这里,卡丹嫣然一笑,望向众位族长。

  这是神族历史上最骄傲的战争,早已被神族子民父传子、子传孙地一代代口口叙述传承了下来,在王国那是家喻户晓,无人不知。

  现在,这个美丽女子用婉转清脆的声音将数千年前的战争娓娓说来,遥想祖辈的风采,众将无不悠然神往。听卡丹问话,雷豹、刚瓦、哥温,甚至是刚进来还忐忑不安的亚哥米,众人都感觉胸间有一团暖暖的火焰在烧,强烈的自豪感洋溢在心头。

  大伙异口同声地答道:“立国战争!”

  “正是!”卡丹肃然挺立道:“大魔神庇佑我们的祖先,使得他们横扫千里河山,缔造了伟大的王国;大魔神同样将庇佑我们的后代,愿他们永保国运!愿大魔神赐福他们,赐福我们的后代,一切我们所失去的,都能被他们所夺回!以辛劳、坚忍和牺牲,永不灰心,永不绝望,无论在何等的绝境,我们都要牢记,自己是大魔神的子民,不辱我们的祖先!”

  卡丹这番话说出来,众位大臣无不肃然,大伙齐齐望向魔神皇,气氛徒然凝重。

  魔神皇淡淡说:“卡丹卿所言正是。今日,同样面对着凶残的野蛮人,我们绝不能退缩畏惧,令祖先的辉煌业绩蒙耻。”

  大臣们齐声应道:“吾皇所言正是!”

  大家都不是傻子,当然听出卡丹话里别有所指,幸好陛下故意装糊涂,把这理解成卡丹激励众人英勇与野蛮人作战——呃,这样解释虽然怪异了点,倒也没离题。

  “陛下,血眼族的渊源与王国历史紧密相关,王国的开国皇帝正是血眼族的林萧锋。”

  “哦?”紫川秀微微诧异,众多的事实和蛛丝马迹摆在面前,在潜意识里,他早已接受了这个事实,即自己的血统很可能与魔族皇族有某种朕系,但他却没想到,朕系竟是这般紧密,自己祖上有可能是魔族的开国皇帝!”

  “这位林萧锋陛下……是什么身份?”

  “根据记载,林萧锋本任‘东南防卫镇守府少将副总参谋长兼特战总队指挥使’,在捍卫者中排名第十三。但在与野蛮人的百年战争中,捍卫者也付出了很大的代价,很多高阶捍卫者战死。开国的四千多名捍卫者们阵亡过半。在战争中,林萧锋陛下逐渐崛起,成为了神族和众多捍卫者们的领袖。战争胜利后,王国建立,林萧锋陛下就成了第一任皇帝陛下了。

上一章:第二十七卷 第五章 下一章:第二十七卷 第七章

 

· 推荐:乡村小说 官场小说 商战小说 权谋小说

点击收藏 小提示:按键盘CTRL+D也能收藏哦!

在线看小说 趣知识 人生格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