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
玄幻奇幻小说

首页 > 玄幻奇幻小说 > 紫川 > 第二十四卷 东征战争 第四章 道捷亚昆

第二十四卷 东征战争 第四章 道捷亚昆

  格兰克城的镇守府官邸原是塞内亚族派驻格兰克的监军使居住,但入侵人类世界失败后,昔日的黄金族权势不再。不用主人催促,塞内亚监军使自觉的卷起包袱走人了。

  然后镇守府迎来了新的主人,哥昂族贵族昂首阔步走进了昔日塞内亚族曾占据的华屋,镇守府成了哥昂族首脑哥达汗的行宫。

  初到贵地,紫川秀不会不防着哥达汗一手的,来参加宴会的只是部分将领,白川、罗杰、明羽等心腹将领都留在各自军中坐镇。人类军队掌控了格兰克城的城防和主干道路,严密监视驻扎在城中的哥昂族军队动向——当然,哥昂族军队也派出了人手,同样在监视着人类远征军的动向,他们的军队也集结在营中做好了警戒准备。

  白川派来了信使向紫川秀做了汇报,紫川秀只是一笑置之。对于初次合作的双方,存有戒心和疑惑是很自然的事,若哥达汗不这样做,紫川秀倒觉得他不正常了。

  军队弓拔弩张的对峙局势丝毫没有影响宴席中的热烈气氛。哥达汗亲自到官邸么门口迎接人类将领,他以族长之尊,亲自给众人带路。

  这晚,镇守府邸布置得奢华之极。在人类高官下榻的镇守府官邸内,在那台阶上,甚至走廊上,统统铺上一红地毯。在走廊两边,每隔五步就搁放着一个银制的香炉,里面燃烧着不知名的香聊,随着缈缈的白烟上升,一股如檀如脂的芬芳笼罩着整个会场。

  琳琅满目的珍奇异宝摆满了宴席的会场,金制银造的笼架,贵重的毛毯,绵垫,绣帷,手工制作的针织制品,魔光石雕,镶嵌着宝石的名剑和器械,这些东西,全被张罗陈列了起来,各种奢靡珍奇物品令人眼花缭乱,把整个会场装饰得俨如一个珍宝陈列场。

  与紫川秀同行的将领不少都是出身贵族,但大伙还是首次见识魔族王国的奢华,不时有人发出低声的惊呼,众人赞叹不已。

  哥达汗对将领们说:“诸位大人都是我们哥昂族的贵宾,若有喜欢的东西,请吩咐一声侍卫。在离开的时候,侍卫会交到您随从手中的。”

  转过头来,他看到紫川秀含笑的嘴角,心下不知怎的慌了起来。想解释,又不知从何解释起,只好含糊的说:“东西简陋,爆发户小家子气,入不得大家法眼,让大人您见笑了。”

  紫川秀淡淡一笑:“很漂亮,让我们大开眼界。”

  宴会厅布设得同样金碧辉煌。当中是两张大塌首席,分别是紫川秀和哥达汗的坐席了。左边一边的宴席已经坐一排人,看服饰和气度,该是哥昂族的头面人物,长老和将军一类人物。当紫川秀入场的时候,在场全体人物都起立鞠躬,以示对远征军最高统帅的尊敬。

  宴席开始之前,紫川秀用魔族语发表了简单的演讲,他直截了当的表明了远征军的立场:“我们是为讨伐塞内亚族而来,与其他部族无关。谁敢帮助塞内亚族,我们就消灭说;谁帮助我们,那就是紫川家的朋友!紫川家会牢记而且回报友谊的。”

  领会了紫川秀的意思,哥达汗也用人类语做了即席演讲:“塞内亚族残暴无道,魔神皇卡特自恃强大,发动无道战争,让我族优秀子民丧命他乡。我们以对塞内亚族的残酷压迫憎恶万分!现在,天朝紫川家的大军抵达,打击塞内亚,解放各部族,我们非常欢迎!我族军队与人类天朝军队一同战斗,一同打倒万恶的塞内亚族及其爪牙,恢复伟大和平!哥昂族将永远记得紫川家解放的恩情,重建后的神族王国将永为紫川家的忠诚邦属!”

  在座的人类将领无不面露微笑,看来哥达汗还是很识趣的啊!

  紫川秀举杯向哥达汗遥祝:“恭喜陛下!”

  一时间,席间轰动了。众位哥昂族大老们惊喜不已:黄金族的这个位置,终于也等到了我哥昂族来坐啦!哥昂族可是五百年没有做过黄金族啦!

  就连早已心中有数的哥达汗也是面露喜色:这可不是密室里的两人的密谈,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两国数十名高级将领面前,紫川秀代表紫川家亲自承诺的,那是绝对没有出尔反尔的道理。

  惊喜归惊喜,哥达汗可没有欢喜得失去了理智。他恭敬的躬身回礼,然后举杯:“大将军的恩惠,鄙族上下永世难忘!我,将永为大将军最忠诚的臣属,谨此以酒向大将军您表达谢意!”

  锣鼓轰鸣,金钟清脆。佣人们流水般上前,将各种佳肴美酒流水般端了上来,地上跑的,水里游的,天上飞的,山上爬的,各种美味佳肴应有尽有。只可惜不曾将海龙王清蒸了上台,那就算是对秀川大人不恭敬了。

  一时间,双方将领纷纷举杯,杯觥交错声不断。

  除了哥达汗以外,哥昂族的长老和一些军队将领也参加了宴席。只有少数人类将领能用魔族语说话,也只有少数魔族将领能用人类语言说话,但这没有影响双方的交流。

  这种纯粹是为增进友谊的宴会是不可能有人长篇大论的,大家只要懂得拿起杯子找个对手敬酒就行了。

  不知是否哥达汗故意安排的,出席宴会的哥昂族头面人物全是皇族,也就是说,起码在外表上,大家看上去全是差不多的人。

  这减少了紫川家将领的心理抵触情绪。说真的,要和一个青面獠牙的低阶魔族凑近的称兄道弟,大家还真是办不到。但现在,起码在外表上,魔族皇族长得样子不差——岂止不差而已,简直个个全是俊男美女!

  按林冰副统领的话就是:“反正比我们的人顺眼多了!”看她那迷离的眼神,紫川秀都怀疑她是不是打算定居魔族王国了。

  这件事极大的挫伤了文河等人类将领的自尊心。

  但幸好,未来的魔神皇陛下是个办事很周到的人,他是不会让客人寂寞的。酒到半酣,哥达汗鼓掌,长串的美女从后台鱼贯而出,载歌载舞,香风阵阵熏来,直让一群老粗们迷醉不已。没等他们反应过来,美女么已经娇笑着坐近了他们身边为他们倒酒斟茶了。

  借着到紫川秀身边敬酒的机会,方云红衣旗本忽然问了一个问题:“大人,据说魔族的皇族不超过百人,那应该是人数极少的。但现在,我看在场的男女皇族就差不多有五六十人了,难道哥昂族的皇族人数就那么多?”

  紫川秀一楞,哥达汗笑出声来了:“这位将军,您平常没在远东呆过吧?”

  “我来自西北边防军,确实不曾在远东服役过。”

  “这就难怪了,看来您对王国的情况不很熟悉。比起皇族来,男性低阶臣民在外表上确实有很大的差别,但对女性来说,皇族和低阶臣民就很难从外表上分辨了,低阶臣民的女性外表和皇族是一模一样的,差别只是在她们智力比较低下,无法与皇族女性比拟。”

  听哥达汗说来,紫川秀也起了兴趣,他问道:“若皇族与低阶臣民的女性通婚,产下的后代会是怎样的呢?”

  哥达汗脸色微变,但还是微笑着回答了:“在神族这里,后代主要是由男方决定的。若男方是低阶臣民,那后代也就是低阶臣民;若男方是皇族,那产下的后代也是皇族——当然,若父母双方都是皇族,那产下的后代自然就更加优秀了,这种皇族我们称为纯种皇族。皇族女性只嫁给皇族男性,而皇族男性则可迎娶皇族女性为正妻,把低阶臣民女性当侍妾。”

  “纯种皇族和一般皇族之间有什么区别吗?”

  不知是否紫川秀的错觉,他觉得哥达汗的脸色更加阴沉了,但还是带着笑:“据我所知,无论心智还是体力上,纯种皇族和一般皇族之间并没有区别。但大将军,神族是很注重血统传承的,纯种皇族被认为比一般皇族更高贵,在继承权方面能占不少优势的,比如有些部族就规定了,只有纯种皇族才有资格继承部族首脑位置。”

  听着哥达汗介绍,紫川秀忽然注意到,哥昂族将领本来都在吃喝嬉闹的,但在哥达汗说话时,他们都住了手,目光全部集中到了说话的哥达汗身上,很专注的倾听着,谁也不出声,气氛有点凝重。

  这让紫川秀很奇怪:“难道哥达汗说的东西,他们竟会不知道吗?”

  看到紫川秀疑惑的表情,哥达汗无奈的苦笑:“其实这也不是什么机密,我是混血皇族,并非纯种皇族。当年能继承族长位置,很大程度上靠的是运气。”

  “啊!”紫川秀轻叫一声,明白为何说到这个话题,众位哥昂族将领的表情那么古怪。

  自己真是不识趣啊,明明不能出身于纯种皇族是哥达汗心头的痛,自己还一个劲的寻根刨底,往人家心头的伤口上撒盐,难怪哥达汗那么苦闷了。

  紫川秀连忙说:“其实纯不纯种并不是很重要,重要的是才能和实力,爵爷,我赐姓紫川的,并非紫川家嫡传,但今日不同样是掌控一方的封疆大员了吗?同样的,爵爷您并非出身纯种皇族,但今日不也同样登基为皇了吗?可见,血统并非关键。”

  “大将军您说得太对了,血统其实并非那么重要。来,我敬你一杯!”

  两人碰杯,一饮而尽。然后,小心翼翼的比开了这个话题。

  其实大家都心知肚明:血统其实非常关键。若紫川秀真的拥有紫川家嫡传血统的话,以他的才能和实力,何止今天的远东统领。单论才能,他比生下里就注定是总长继承人的紫川宁强上千倍。

  这晚的宴席呈现古怪的气氛。宴席上,双方将领喝得酩酊大醉,双方亲热的揽腰搭背胡言乱语说个不停,热乎得仿佛穿同一条裤子;然后,转身过去,大家都对进进出出宴席会场报告情报的双方信使视而不见,仿佛他们根本是透明的。

  这晚,美酒佳肴上个不停,但紫川秀并没有吃下多少,他的感想是:魔族与人类的饮食习惯和生活习性实在差得太远了,达到了彼之佳肴,吾之毒药的地步。

  很多食物紫川秀都是闻所未闻,那些各种暗紫、黑色或者酱青色的蔬菜他还敢吃下去,但对于那些分辨不出是什么来源的肉块,他就存有不少疑惑了。

  但看主人哥达汗吃得津津有味,想着他应该没有自杀的理由,紫川秀终于也敢跟着尝了一点点——至于什么味道,他就实在不想再回味了。

  在最后,紫川秀的忍耐还是达到了极限:主人郑重其事的端出一盘炒得香脆的小动物——到底是什么动物紫川秀也不敢问了,反正长得和小老鼠差不多——认清的请他“尝一尝难得的特色美味”,那一刻,曾面对魔神皇近卫旅毫无惧色的名将脸色白的像纸一样。

  在众多热情的目光下,他小心翼翼的将一个“小老鼠”夹进嘴里,艰难的一口吞掉,然后挤出一个比死人还难看的笑容:“好吃!真是好吃!”

  哥达汗热情得不容推却:“大人,再试一个!这平时很难抓到的,是难得的美味!”

  “不用了……”

  “来来,再尝一个!千万不要客气啊!”

  “我不是客气……”

  “真的不要客气!”

  “我也真的没客气……”

  被逼着吃下三个“小老鼠”,紫川秀眼泪都要流下来了。在场的人类将领对他投来同情的目光,紫川秀凶狠的逼视回去,威胁之意在眼中表露无疑:“谁敢再看的,我就让他尝尝难得的神族美味!”

  于是众人立即鸟兽叁,谁也不敢再望紫川秀一眼。

  于是紫川秀感到了深切的孤单,他忽然很后悔,为什么没有把罗杰这个饭桶带来呢?若他在,不要说小老鼠,就是死老鼠估计他也能吃得津津有味,绝对不会让这群魔族崽子们单美于前。

  宴席大约在晚上十二点多结束。在告辞时候,哥达汗送紫川秀一直送到府邸门口。尽管他一再暗示要送几个美女让紫川秀带回去,但紫川秀还是坚定的拒绝了他。

  从镇守府大门出来,从酒酣红热的宴席会场出来,外面的空气显得分外冷清,初春的夜风迎面吹来,紫川秀不禁竖起了军大衣的领子。

  同样的夜空,不知什么原因,王国的夜空显得更加的寂寥。

  与人类的城市相比,魔族的城市显得简陋了很多。

  格兰克城号称有人口五十万,也算是魔族的大城市之一,但在紫川秀和一众人类将领看来,这顶多就跟个人类的小郡城差不多。街道狭窄,房屋低矮,大多是用石头和木头堆砌而成的。魔族在城市管理方面的水平极差,在短短不到五百米的街道,紫川秀就看到了不下十个垃圾堆,散发着恶臭的垃圾堆积在路边独主了半条街。而街道的建设很明显没经过任何规划,房屋七零八落,街道扭曲得不成样了。

  刚下过雨,泥泞的道路积水坑坑洼洼,紫川秀和随行人员在马上小心翼翼的慢走着,生怕污水溅湿了皮靴和衣裳。

  街道上看不到一个当地居民,显得静悄悄的,空旷又寂寥。紫川秀留意到道路两边的店铺。和人类一样,魔族也是存在商业的。

  但与人类种类繁多的商业行为相比,魔族的商业还处在很原始的阶段。

  可能是因为文字普及程度很低的原因,魔族的商店都没有招牌和文字号名称,他们都是用图案来表示经营的商品。比如食品店的标志就是一个大馒头,衣服店的标志是一把剪刀,柴火店的标志就是白布上画着一块木炭,虽然简单,却是一目了然。

  “统领……”文河与紫川秀并肩而骑,带着几分酒气,他冲着紫川秀嘿嘿一笑:“大人,我看了哥达汗打算送您的两个美女子,果然是国色天香。大人您就这么拒绝了,难道就没一点可惜吗?大人,我听说以前您在远东时带秀字营的风格很灵活的,如今还真不像你啊!”

  紫川秀也嘿嘿笑道:“当时没看仔细,听你这么一说,还真有点后悔了。”

  两人相视一笑,笑容中却没多少喜悦。紫川秀当然懂文河暗含的不满,他在埋怨紫川秀装正经,身为远征军首脑的紫川秀都不肯接受哥达汗的馈赠,那他们也不好意思接受了。

  紫川秀也只好含糊装听不懂了,倒不是他装道学假正经,千娇百媚的女人投怀送抱,说不动心绝对是假的。但问题紫川秀是一军之首,他必须得注意影响。

  文河那群老兵油子们早就对魔族的美女垂涎欲滴了,自己一旦收下哥达汗的馈赠,那就没办法去约束文河他们,同样的,接受了魔族美女的文河也没办法约束部下们。

  魔族王国有一半的人口是女性,靡靡之风一旦在军中开头就不可收拾。历史上不乏这样的先例,无数能征善战的军队就是这样毁在奢靡脂粉里的。

  “无耻的色痞!文河,你脑袋里除了女人还有些别的东西吗?”一个清脆的女声响起,林冰副统领从后面驱马赶上来,同样与紫川秀并骑而行。因为喝了酒,这位平素优雅而矜持的副统领脸蛋红扑扑的,倒是很像羞涩的女生。她带着酒气打着嗝:“统领大人,我支持你,你做得很对!军队不是玩乐的地方,呃,不能让这群畜生们乱来!”

  两位男性将领相视一笑。

  一行人在街道上穿形,滴答滴答的清脆马蹄声回荡在空荡荡的街落里。

  “这样就拿下第一个城市了。”望着黑沉沉的一片低矮的房屋,文河有些感慨的说:“若都这么顺利的话,半年我们就能打到魔神堡,结束这场战争了。那时,孩儿们就可以回家了。”

  “不可能那么顺利的。”林冰感慨道:“不可能每个王国部族都像哥昂族这么软弱,我们也没办法许诺部族首脑们每人一个皇帝。过了哥昂族的领地,我们就要面对亚昆族的军队,那时就要真刀见血了。”

  她转头面向紫川秀:“亚昆族、塞内亚族、蒙族,大人我们真要个个城市血战打过去吗?那样要死多少士兵啊?”

  紫川秀叹一口气,没有回答。

  这其实是他心头的疑惑。无论对上魔族哪一个部族,远征军都可以稳占上风。但若魔族所有部族团结一致起来,那人类远征军绝对讨不了好去。

  三十万人类和半兽人联军,这样的兵力,足以重创魔族王国,但要把他们灭国,似乎又薄弱了点。这次出征,家族军务处连目的都没搞清楚,只是含糊说:“宣扬我人类军威,给予侵略者以沉重打击!”本来紫川秀是想雄心壮志的一口吞掉整个王国的,但随着深入王国腹地,他越来越发现自己力量的渺小。

  若只是来一次深入魔族王国的武装游行,烧杀几个城镇,威慑那些桀骜不驯的部落首领们,逼迫他们签定一份对人类的臣服协议,那手上的军队是绰绰有余了。

  但若要真正统治这个曾经强大无双的国度,像昔日的塞内亚族一样深刻插手和介入各部族的事务,让人类政权在这片土地上真正的扎下根来,自己面临的任务还是非常艰巨的。

  远征军在格兰克停留了五天。在这五天里,远征军在格兰克补充粮秣,休整兵马。

  在士兵休息的时候,紫川秀与哥达汗进行了一整天的艰难谈判。人类决心要灭尽塞内亚族,哥达汗则深知昔日主子的强大,虽然今日落魄了,但塞内亚还有数万强兵,困兽还要死斗呢,对这样的残酷战争,哥达汗实在是兴趣缺缺。

  若可能的话,他是很想躲得远远的为紫川秀加油就算了,但双方毕竟是盟友,一毛不拔也说不过去,他很慷慨的说:“愿提供三个哥昂族团队岁人类一同行动,听候大人命令。”

  紫川秀冷笑道:“陛下,为了把您扶上皇位,我紫川家出动三十万军队,有牺牲十万名士兵的觉悟!出动三个团队?这是一个准备当皇帝的人说的话吗?”

  哥达汗哑口无言,紫川秀悠然自在的欣赏他的苦相。

  其实紫川秀倒也不是很在乎哥昂族的几万兵马,不过远征军的主力必须要向魔族腹地前进,放着哥昂族的几万人马在身后,万一哥达汗起了坏主意,对远征军的补给线动些手脚,自己就很难看了。让哥达汗和哥昂族的主力都跟在自己身边,他们就比较难出什么坏念头了。

  磨蹭了整整一天,最后二人才达成最终协议,哥达汗将亲率六万部族主力随远征军一同行动,接受远征军司令部的指挥。

  除了将哥昂族拖上人类的战事,紫川秀还向亚昆族派去信使,告诉亚哥米,人类军队将从他们领地借道通过攻打塞内亚族,希望亚哥米能放开领地不要阻碍远征军的前进。

  信使回来得很快,也带回了亚哥米的答复。

  这位亚昆族领导人回答说亚昆族不想插手人类和塞内亚族的战争。但领地代表着亚昆族的尊严,不容侵犯,亚昆族军队会保卫领土直到最后一兵一卒。

  在这里,亚哥米建议紫川秀带领远征军绕开亚昆族的领地通行,他本人提供了几条“虽然远一点但是很安全”的线路,希望紫川秀能接纳。

  当亚哥米的回信到达时,远征军统帅部正好在开会,包括紫川秀在内的大多数远征军高层都在,哥达汗也在场。

  听完亚哥米的回话,紫川秀淡淡一笑。他弹弹信纸,望过麾下的将领们:“如何?”

  将领们露出了笑容,林冰笑道:“亚哥米好象还搞不清局势。他不知道,这就意味着……”

  “战争!接过林冰的话头,文河低沉而坚决的说。”

  七八五年三月十五日,自远征军进入魔族王国境以后,第一场战争终于爆发了。由于亚昆族拒绝人类远征军过境,远征军司令紫川秀立即下令,对亚昆族进行全面打击。

  三月十五日,远征军的第一兵团(下辖东南第一骑兵军、远东第一军)在哥昂族与亚昆族交界边境上遭遇了亚昆族的边境守备部队。

  在喊话数次后,眼看着亚昆族部队仍没有让开道路的意思,带队的亚昆族指挥官更是傲慢又无礼——亚哥米根本没想到紫川秀真的敢跟他大打出手,他以为紫川秀只是吓唬他的,所以下令给边境守军:“要以威严的态度表现出亚昆族战士的凛然和坚决,要从气势上压倒远来的侵略者!”——结果他们全都很威严的逃了。

  在近十万人类步骑兵的冲击下,边境仓促搭建的守备工事没能坚持半个钟头就垮了,六千人的亚昆族守备队被打的溃不成军,仓皇逃窜。但他们全都逃不过文河骑兵的快马,除了极少数的幸运者外,大多数人都被俘了。

  得知战报后,紫川秀非常吃惊,他倒不是吃惊文河的取胜——以近十万的精锐军队对付区区数千人的边境守备队,胜利是理所当然的——而是吃惊,对于这场明显迫在眉睫的战争,哥昂族居然一点准备也没有!

  根据被俘的亚昆族指挥官口供,他们根本没接到要开战的指示,部队都没进入备战,有些士兵甚至连兵器都没带上就被俘虏了。

  “亚哥米是白痴吗?”紫川秀吃惊得连拍自己的额头:“他拒绝了我们军队过境,居然就没想到后果?他就没想到会开战?”

  “依亚哥米的性格来说,这种事他是做得出的。他可能是认为,您在对付塞内亚族的时候,不敢贸然挑衅他这样的强敌。”

  “他以为我是唬人的?”紫川秀哑然失笑:“这位老兄的判断力也太差了点。”

  哥达汗也苦笑。昔年同在卡特陛下麾下为臣时,他就对亚哥米的性格有点了解。亚昆族首脑并不是什么坏人,但他有一个致命的毛病,那就是目光狭隘,又自以为是,十分固执。说得难听点,他就是那种没事找事,事来了又怕事的人物。

  潮润温暖的风哦才能感遥远的西南沿海登陆,一直吹到了冰天雪地的魔族王国。春风融化了积雪,裸露出一望无垠的平原,吹干了通往遥远东方的道路。

  人类军团对魔族王国的攻势已全面展开了,数以十万计的人类士兵和半兽人士兵潮水般涌入王国,突破了魔族王国的第一道防线。

  三月十七日,人类军队夺取了卡兹城。

  三月十九日,远征军前锋将军文河副统领攻占恒兰城,消灭亚昆族驻军四千余人。

  三月十九日,远征军右前锋罗杰所部强渡黑河,夺取了河流渡口重镇,半兽人战士乘船漂流而下,将沿河岸防御的亚昆族部队远远抛在后头,出人意料的登陆,轻骑突进,突然拿下了亚昆族贮存粮仓的重镇克里米亚。于是,在黑河前线防守的亚昆族主力部队立即面临全盘崩溃的危险。

  三月二十日,远征军红衣旗本方云率领来自西北的强大骑兵集群抵达了黑河,与对岸的亚昆族军队遥遥对峙,监视其动向。

  同日,远征军红衣旗本斯塔里率领嘉山步兵军团乘船漂流而下,在克里米亚登陆与罗杰所部会合。

  一星期之内,远征军以严整的阵势全面压上。各路兵马全都是精锐之师,而且领兵的都是优秀将领,行动迅速而果断,在一个具有大局观的统帅指挥下,远征军以泰山压顶的强大威势扑面而来!

  亚哥米一觉醒来,忽然发现四面八方都是远征军的兵马,自己已落入包围圈中,尤其以罗杰和文河为首的两个强大前锋组成的钳形攻势对他威胁最为巨大。

  优势的军队,强大精锐的士卒,执行力优越的将军群,再加上布局精确、思路明确、决心坚定的指挥,面对这样的对手,亚哥米感觉自己就像对方手中的棋子一般,产生了不可抗拒的无力感。

  虽然主力还没正式碰面,但在紫川秀的步步进逼和周密部署下,亚昆族军队已是进退维谷,士气低落。

  这时候,虽然明知道后退只会让敌人乘胜追击,气焰更为嚣张,但亚哥米也是别无选择了。为避免全军覆没,他唯有下令全军后撤,向亚昆族首府“佛格罗兹比亚”撤退。

  在后撤道上,亚哥米下达集结令,命令所有亚昆族战士前来首府会合他,一同抵御人类的大军。

  饬令广传四方,自然,也传到了远征军这里,紫川秀惋惜得直摇头。相比之下,亚哥米的见识差的太远,该准备的时候没有做好准备,准备的时候又太迟了,这样仓促应战,反倒会带来更大的损失。

  闲聊时,紫川秀向哥达汗问道:“陛下,若您处于亚哥米的位置,这时候您会这么应对呢?”

  哥昂族首脑一笑:“通常来说,我尽量不让自己身处这种局面。”

  “假如,陛下,我是说假如。”

  “假若我是亚哥米的话……”沉吟一下,哥达汗沉声道:“军事手段已无计可施了,这样,我会想方设法与您谈判,尽快达成协议;另一方面,为防止您在谈判桌上开出不能承受的高价,我也会向塞内亚族求援,以此来增加自己谈判的价码。”

  “塞内亚族会支援哥米亚吗?毕竟这是一个曾经背叛过自己的部族啊!”

  “会的。”哥达汗的语气十分肯定:“新任塞内亚族首领卡丹殿下是个有见识的人,她当然知道我们的目的是消灭塞内亚族。把亚昆族拖上与人类对垒的战车,起码,可以利用亚昆族消耗远征军的实力和锐气,对塞内亚族有百利而无一害,塞内亚族绝对愿意援助亚昆族。但站在亚昆族的角度来说,最佳的选择并非与塞内亚族联手对抗人类,而是做出一个与塞内亚联盟的强硬姿态,然后借此逼迫大人您在谈判桌上让步,最终达成妥协。”

  思索了一阵,紫川袖缓缓说:“陛下,我很庆幸,选择您作为我的盟友而不是敌人。”

  “哪里,这是我的幸运才对。”哥达汗笑容可掬:“大人,若是可以的话,我想为亚昆族求个情。当年大家同殿为臣,又一同反对卡特陛下,他对人类毕竟也是有点功劳的。”

  紫川秀扬起眉毛:“哦,你想我们停战?”

  他脸上掠过一丝不悦。名义上,哥达汗是王国的皇帝,但二人都清楚,他真实身份不过是一个依附在远东的藩属首领而已。一般小事可以给他面子,但哥达汗若想干涉远征军的核心决策,那他也未免太冒失了。

  哥达汗立即解释道:“依亚哥米的性格,亚昆族主力还没被完全击垮,他是不会甘心吃这个大亏的。而且亚昆族胆敢藐视大人您的威严,阻挠您的军威,不让他吃点苦头,其他部族万一也跟着效仿怎么办?”

  “你的意思是?”

  哥达汗凛然说:“必须给亚昆族一个终生难忘的教训,让所有人都看到,与紫川家作对的下场!但在威严的惩罚之后,大人您又可以适度的展示您的宽容。能惩罚,也能宽恕,恩威并施,这才是王国统治的宽宏态度,必将赢得万民归心!”

  紫川秀暗自好笑。哥达汗一副完全为自己着想的样子,其实他的想法自己大致也是有数的。

  王国四大部族中,塞内亚族注定要被消灭了,若亚昆族也被人类打残了,那战后的王国就只剩下蒙族与哥昂族两强对峙了,这样的局势是不利于哥昂族统治的。亚昆族与哥昂族历来交好,哥达汗与亚哥米当年又一同背叛魔神皇,两人交情不浅。若亚昆族能存活下来,那哥昂族就能联合他们对蒙族形成强势统治了。

  想到哥达汗毕竟是自己的一手扶持一来的魔族皇帝,若这点面子都不给他,那这个未来的魔族皇帝也实在混不下去了,紫川秀笑着说:“那就按你说的办吧。”

  击溃亚昆族军队的捷报比紫川秀预料的来得更早。

  七八五年的四月中旬,紫川秀亲率远征军的中央军营和指挥部抵达卡兹城时,担任前锋的第一兵团已发回战报:四月十二日凌晨,在距离佛格罗兹比亚约两百多里的郊野,文河所统率的东南第一骑兵军突然出现在后撤的亚昆族军队前方。人类骑兵以风火狂势猛击敌军,歼军贯穿敌阵。亚哥米仓皇应战,兵马散落大半。

  随后,罗杰统带的远东第一军也赶到,从后方对亚昆族猛攻。

  当天中午时分,被前后夹击的亚昆族兵马全线溃败,兵马沿着道路散落,争先逃命。

  亚哥米本人带着残军败退往佛格罗兹比亚,但没能守住城池,又迅速被骑兵们和半兽人乘势夺取了城池,于是,亚哥米只好再次哭丧着脸逃往更远的达姆莱尔丹城了。

  “远征军大破八万亚昆族主力!歼敌一万二千,俘虏两万一千人!占领亚昆族首府佛格罗兹比亚!”

  大捷的消息传到,远征军司令部一片欢腾。这是自远征军进入魔族国境后的第一个大捷。

  战前,很多人担心,面对陌生的地理和恶劣的自然条件,对上本土作战的魔族守军,人类军队是否能发挥威力?而在一次大型野战中击败魔族主力军,这将战前所有疑惑和担心一扫而空,军心士气都空前高涨。

  紫川秀一边忙着往国内报告喜讯,一边暗暗埋怨。文河下手也太重了,这样自己就有点难跟哥达汗交代了,先前已经答应他对亚昆族手下留情的,但看文河的打法,追击溃军都追出近百里,连亚哥米本人都差点做了俘虏,实在很难说是“留情”了。

  想到怎么对哥达汗通报这个“捷报”,紫川秀都感到难以启齿了。

  结果,反倒是哥达汗跑来向紫川秀说:“秀川大人,听说贵部在佛格罗兹比亚城郊大败亚哥米的主力军,恭喜了!”

  紫川秀连忙说:“同喜!我也是才知道这个消息,正打算要向陛下您通报呢!”

  哥达汗苦笑道:“大人,有个事想拜托您。”

  “陛下您请说。”

  “能否以后请您不要再称呼我陛下呢?”

  紫川秀一楞,他迟疑道:“这个称呼,有什么不妥吗?消灭了塞内亚族后,您就是王国的皇帝了,我称您为陛下是很正常的。”

  “现在我毕竟还没登基。即使我登了基,我这个皇帝……”哥达汗笑笑,笑容里带有看透人生的豁达:“你我都明白是怎么回事,那些愚民称呼我倒没什么,但大人您也这样叫我……我知道,大人您没恶意,但总让我想起了先皇卡特陛下,我觉得像被讽刺似的。”

  紫川秀默默看着哥达汗好一阵,才慢慢点头:“抱歉,是我思虑不周。您觉得怎么称呼合适呢?”

  “若大人您能称我为公爵或者爵爷,那我将很感激您了。”

  “既然爵爷您这么要求了,那就如您所愿吧,只是好象有嗲那边恭敬罢了。”

  “无妨。”哥达汗微笑着说:“你我之间,就不必那么多客套了。”

  接下来,哥达汗果然为亚昆族求情了:“大人,在您强势的大军面前,亚昆族已经尝到苦头,他们愿意付出代价了,您能否宽恕他的愚昧呢?”

  “是亚哥米托您来说的吗?”

  “是的。”哥达汗并没有隐瞒:“战败后,亚哥米终于醒悟了。亚昆族愿意按照您的吩咐全面开放领地,接纳远征军进入。”

  “若在开战前亚哥米能做出这样的让步,我会很感谢他。但现在,我军已对亚昆族开战切取得相当的战果,我军将士付出了伤亡的代价。若亚哥米想停战的话,那就请他表现出更大的诚意吧。”

  哥达汗笑了,他当然明白,所谓的“更大的诚意”指的是什么:“当然,远征军遭到了损失,亚昆族愿意补偿。亚哥米托我向大人说了,他愿意赔偿您军费一百万两金子。”

  紫川秀手轻轻一震。一百万两金子,若拿到内地去,那就相当于近六千万紫川家银币了。想不到亚昆族竟如此阔绰。

  他摇头:“区区一百万就想打发我们,亚哥米未免也太瞧不起人了。”

  哥达汗牙痛般脸露苦色,他可是太了解这个紫川秀了。虽然他号称光明王,但所作所为没一件跟光明磊落搭边的,尤其是他敲竹竿的手段,那简直是黑得不像话。

  经过一番讨价还价,二人达成协议,除了开放领地外,亚昆族还必须赔偿紫川家三百万两金子充当军费——三百万两黄金,这即使对领地内有金矿的亚昆族也是个可怕的数目了。

  哥达汗负责去说服亚哥米接受这个条件并尽快交纳赔款,而紫川秀必须约束部下的军队,不能亚昆族领地里滥杀施暴——关于滥杀的定义到底是什么,紫川秀和哥达汗并没有详谈。

  在紫川秀看来,若是下令士兵在这个民风强悍的国度不得伤害当地居民,那简直等于束缚了手脚命令他们自杀一般。

  而哥达汗倒也没有很强调得很严格,即使是魔族自家的军队,通过别部族领地想要秋毫无犯也是不可能的。他期望的,仅仅是紫川秀约束部下不要来个屠城就行了。

  将亚哥米痛殴一顿打的他服帖求饶以后,远征军继续向魔神堡挺进。

上一章:第二十四卷 东征战争 第三章 傀儡皇帝 下一章:第二十四卷 东征战争 第五章 罗杰失踪

 

· 推荐:乡村小说 官场小说 商战小说 权谋小说

点击收藏 小提示:按键盘CTRL+D也能收藏哦!

在线看小说 趣知识 人生格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