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
玄幻奇幻小说

首页 > 玄幻奇幻小说 > 紫川 > 第二十二卷 生死辉煌 第七章 生死鏖战

第二十二卷 生死辉煌 第七章 生死鏖战

  第二天,晨光还没照遍天际时分,东方红彤彤的太阳升起,军队开始了行动。

  大地在微微的颤动,遥远的地平线上传来了震荡。在那地平线的边缘上出现了一片黑黝黝的森林,而那一面又一面迎风招展的旗帜则是森林上空飞舞的赤色云带,而这片森林的轮廓是在不停的蠕动,扩大着。眼尖的魔族士卒已经看出了,那片蠕动的黑色轮廓,正是千千万万的人潮汹涌。

  人类的大军越过了他们营造的阵地,缓慢向前推进。

  铁甲骑兵为军阵的先导。为了节省马力,骑兵们全部下马,牵着马穿着沉重的盔甲慢慢的越过原野,血一般鲜红的晨曦在他们背后慢慢升起,人马潮水般漫过巴丹城前的高坡,再缓缓下来。

  在黑压压的骑兵潮的后面,那是来自奥斯三省的庞大步兵队伍,与魔族军乱哄哄的一拥而上不同,人类的进攻部队以团、师为单位排成了一个又一个巨大的方阵,紧密而严整有序的前进,成千上万的皮靴整齐的压过覆盖着皑皑白雪的大地,将地面踩得平实无比。

  没有口号,没有声响,除了一阵又一阵的脚步声外,再没有别的声音。这是一支在沉默中走向死亡的军队。两军都默然,天地间彷佛只剩下那一阵又一阵有节奏的沙沙脚步声,太阳尚未升起,黑暗的静寂让人心寒。

  凄厉的号角响起,魔族官兵也在集结。在中路,右翼和左翼的各个阵地上,魔族也集结了数目惊人的大军,准备与人类一决雌雄。

  在凌晨五时左右,人类军的前锋都已抵达了预定的冲锋阵地,在与魔族军距离约一千米的地方停下了脚步。但仍旧是一阵又一阵沉闷的脚步声回响和震荡连绵不断的响起,那是后续部队正在源源不断的赶来。

  天色没亮,人类军队还在做最后的准备,魔族军也没有动,两军很有默契保持一里的距离遥遥相望。随着东方的红日在地平线上渐渐升起。眼尖的魔族兵慢慢可以看清对面的阵形了。

  那是怎样的一片人海啊!人头拥挤,盔甲鲜明,宽阔得无边无际,向前看不到头,向左看不到头,向右看不到头。

  这是个平心静气的时刻,近百万大军聚集在不到五十平方公里宽的平原地带上,两军都在观察着对方的军容。

  士兵心脏在激烈的跳动着,魔族兵在低沉的咆哮着,声音中不无恐惧。

  无论魔族也好,人类也好,看着对方阵形,面对如海一般的敌人,他们都从心底里感觉到了对方的强大,不由自主的感到了乏力。

  叶尔马正向魔神皇解说:“陛下,那个飞鹰抓着骷髅头的旗帜是人类的主旗。‘不死营‘的标志,斯特林一定在那面旗帜下。那是人类的皇牌军,打帕伊,打奥斯时候我们都与之遭遇过;那个飞鹰嘴里叼着橄榄叶的旗帜则是东南军三十三师的部队,铁甲骑兵师,他们原本师中央军的皇牌铁甲军。我们在帕伊城下就领教过了;黑色飞鹰下的木棒旗帜,那是远东半兽人部队的标志,自从紫川秀去了远东,他收编了原来的远东叛军,半兽人士兵通通聚拢在他的旗下,成为我们敌手;飞鹰旗下的牙齿标志,那是远东军中的龙人族战士标志……”

  在魔王坡上,魔神皇也在观察着对方的军阵。这是人类第一次毫无掩饰的把全部力量摆出来。望着那无边的行列,望着那犹如巨鸟张开的翅膀似的左右两翼,望着那飘扬在风中的无数黑色鹰旗,魔神皇突然感到了一阵突如其来的心悸,第一次的,他隐隐有了不详预感。

  他冷冷打断了叶尔马:“叶尔马卿,你不觉的废话太多了吗?朕要的是上阵杀敌的将军,不是喋喋不休的长舌妇。该回你的部队去了!”

  老将军叶尔马满脸通红的退了下来。旁观诸将眼见陛下心情不佳,连叶尔马这样功勋老将都被驳了面子,谁都不敢再多说一句了。

  魔神皇坐镇魔王坡,传令兵流水般奔至,带来了各军的消息。

  凌晨六点半左右,魔族的各路大军都做好了应战准备。

  清晨六点四十五分,魔神皇轻轻说:“自行应战。”

  清晨六点四十七分,斯特林发布命令:“准备吧。”

  清晨七点,传令兵从后阵一路飞奔过来,一路高呼:“上马!上马!”北风呼啸,森林咆哮,原野草叶乱飞。粉末般的雪粉被北风卷起,扬起一阵朦朦的尘雾,遮住了两军战士眼帘。

  上万的前阵骑兵齐刷刷的起身,跨身上马。鲜艳的初升红日照在骑兵盔甲上,明晃晃一片,耀眼夺目。

  骑兵们把长矛握得死紧,呼吸猛烈的急促起来。脸上显得既严肃又冷酷。因为他们深知摆在自己面前的任务是多么的沉重和可怕。

  斯特林下达了死命令:“哪怕战至最后一人,装甲骑兵也必须得突破敌阵,为步兵寻觅进攻缺口!”

  清晨七点五分,天边传类第一声鼓声,接着战鼓一面接一面的响起,十面,百面,千面,整个战线上鼓声大作,震耳欲聋。

  “进攻!”

  “万岁!万岁!”千万个胸膛同时发出了一个声音,轰隆有如天上雷霆,惊得战马都齐声嘶鸣。

  装甲骑兵齐齐放低了战矛,开始缓缓踏步前进。就如一块巨石从山上滚落,他们的速度越来越快,从慢步变为跑步,又变成了奔驰,然后以可怕的速度前进,气势惊人,犹如山洪海啸爆发般无法遏止!

  自从七八一年的帕伊之战后,魔族兵与人类重甲骑兵军团再次遭遇了!

  “举矛!举矛!”刺耳的鼓噪响彻魔族军阵头。

  前沿的魔族步兵齐刷刷的举起了刺枪,长长的矛尖齐齐向前,犹如地面上突然出现了一片由长矛组成的树林,矛尖闪烁着金属的可怕光芒,对进攻的人类骑兵来说,这无疑是一片死亡之林!

  大地在剧烈的震动,前方扬起了漫天的黄沙飞尘。彷佛在平原上掀起了一阵风暴。狂飚而至的人类重骑军团带来了恐怖的黄沙烟尘。于是进攻兵马通通裹在漆黑的尘土中席卷而来。成千上万的汹涌而至。伴随着可怕的蹄声和喊杀声,犹如地狱里出现的妖魔乘着黑云杀奔而至!

  在黎明血红日光的映照下,冲锋兵马距离魔族阵头已不足十米了!人没到,那阵可怕的烟尘和黄沙已经带着巨大的力量冲进了魔族军阵头,伸手不见五指!

  “扎稳阵脚!”魔族白披风声嘶力竭的喊道,但几乎立即,他的声音淹没在一片可怕的碰撞声中。

  在那一瞬间,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混乱中,前列步兵第一眼见到的,便是在他们头顶上踹踢而下的千万只马蹄,见到那披甲的战马,那战马的鼻息彷佛火山一般的喷发着。

  那是可怕的风暴,就在那电闪雷鸣的一瞬间,第一排的前列魔族士卒被飞奔而来的重骑兵马撞翻,被马蹄践踏踩成了肉泥,紧接着是第二排,第三排。

  在这股可怕的冲击势头面前,魔族的步兵队列彷佛纸糊泥捏的一般,又如被狂风压倒的熟透麦穗,一排接一排的倒伏。阵头上到处响彻矛断枪折的咔吧咔吧声,那阵可怕的声音响彻天际。

  人类骑兵喊:“杀!”

  魔族步兵吼:“瓦格拉!”

  两军冲撞,纷乱不可辨目。铁甲军犹如一阵不可阻挡的风暴,所过之处,魔族兵马殒命丧生的多如铺街的石板,而且每时每刻都有数以千计的兵马被撞翻踩成肉泥。

  铁甲军势如破竹的撞开了魔族军防御阵容,但要击溃魔族军正面防御,为时却还甚早。

  人类的重甲骑兵是精锐之师,但与之对抗的魔族部队却是王国的皇牌军羽林军和第五军的强悍战士。

  魔族的战阵实在太深了。纵然前面五列,十列兵阵被冲击的溃不成军,但后续仍有数十数百列兵队屹立如山。凶悍的魔族兵,哪怕已被长矛戳了个对穿,拼着半死他们也要扑上来将骑兵从马上拉下来。

  长矛折断了,马匹倒下了,军旗摇晃着,盾牌猛击着脑袋,斧头砍裂了头盔,人和魔族象野兽一般在地上翻滚着互相撕咬着对方的喉咙,人和马都像个大漩涡般搅在了一起。

  恰在这时,狂风大作,黄沙席卷而来,就在那伸手不见五指的沙尘中,到处都是挥舞的刀剑,钢铁在激烈的碰撞,斩击声,惨叫哀嚎,厮杀殒命的嘶叫,受伤人发出的毛骨悚然的尖叫声,战马的狂啸,刀剑劈砍铁甲的铿锵混作一片,三十万大军在做殊死的厮杀,那可怕的轰响犹如修罗地狱里的千万冤魂都在齐声尖叫。

  魔族是在用纵深宽广的步兵战阵在消磨铁甲骑兵的冲击力。在观战的指挥台上,斯特林急得原地跺脚:“通知铁甲军指挥欧阳敬,冲不破敌阵,军法处置!”

  “军法处置?”欧阳敬红着眼睛盯着传令兵,他声音冷冷的甚是森然:“小子,你回去告诉斯特林大人,冲不过去,我脑袋自然就让装甲兽当夜壶了,轮不到军法处来砍!”

  转身,他冲进了敌阵。

  两军交锋的战线上纷乱如麻,铁马来回纵横,地上躺满了尸首和伤兵,可怕的枪挑剑砍密集得有如狂风雨点,刀砍,斧砍,横飞得箭头,时刻不停,每分每秒,两军都有大批的将士在这杀戮场中倒下。勇猛的骑士接二连三的倒下,沙尘中奔出了失去骑士的战马,眼睛充血,鬓毛凌乱。

  但士卒汹涌,更多的骑士悍勇扑上。欧阳敬率着铁甲军的敢死队砍杀在第一线。他们以密集队形紧紧裹在一起,黑色鹰旗高高飞舞在头顶。他们冲击所在就是全军冲击的第一线,成了两军交战的焦点地带。

  欧阳敬亲手挥舞着重达二十公斤的重剑,凡是挡在他面前的魔族兵都倒了霉。无数裹在钢盔或者皮帽里的魔族脑袋被他那可怕的重剑敲的粉碎。在他率领下,铁甲龙骑迅猛如风,就如烈火掠过草原,扫荡所至,锐不可当。

  凭着一股悍不畏死的锐气,他亲率一队铁骑突破了魔族上百列步兵的阻拦,杀到距离魔王坡不到三百米的距离,那凶猛的冲杀和喧嚣,杀的魔族兵军心浮动,连正在帐内歇息的魔神皇也被惊动了。

  “为何如此喧嚣?”魔神皇问。

  “启禀陛下,一股人类兵马突破了我大营,雷欧爵爷前去拦截了。”

  “竟有人类兵马可以突破云浅雪和凌步虚的联合阵营?”魔神皇诧异:“朕去看看。”

  站在高处,山下战局一目了然。魔族的兵马和人类进攻部队已经混战在了一起。这是一个无比宽阔的战场。目光所至,都是激战的人群。激战甚至已经蔓延到了距离皇驾很近的魔王坡下的灌木丛中。一队铁甲兵正在那反复冲撞,不停的向皇旗发起冲击。而为保证皇驾的安全,包括装甲兽在内的魔族兵正从四面八方合围,围杀这队陷入重围的铁甲兵。

  铁甲军杀疯了劲,骑兵们不断的用马刺踢马腹,把缰绳一勒,擎着长矛往最密集的魔族将士中冲去。

  在这种雷霆般凶猛的冲击面前,血肉之躯的阻拦简直是个笑话。即使连装甲兽组成的人墙也被冲出勒一个个缺口。那些力大无穷的装甲兽卫士们硬是被长矛捅了个对穿给插在地上,濒死的装甲兽发出了一阵又一阵凄厉惨叫。

  欧阳敬挥舞着血淋淋的重剑左劈右砍,盔甲上沾满了血沫和肉块。他砍魔族脑袋,轻易得像是劈苹果。在他身边地上滚来滚去的都是脑袋。每砍倒一个魔族兵,他就大喝一声:“魔神皇,受死!”那把重剑上沾满了魔族兵卒的毛发和血肉。

  高坡上,魔神皇远远望见了欧阳敬,赞叹道:“真是一员虎将!”

  “陛下不必担忧,他们只是孤军,逞凶不了多久。我军马上就可以将他们剿灭!”

  魔神皇眉头轻轻一挑:“这是个值得交手的勇士!朕给他机会。传令,放他们进来!”

  一声令下,正面防御的装甲兽士兵让开一条道,正在包围中厮杀的重甲士兵们突然感到压力一轻,正在与他们厮杀的魔族兵纷纷撤离。

  骑兵们聚在一起,惊疑不定。欧阳敬拄着重剑,气喘吁吁的站在原地,鲜血顺着剑刃往下流。鏖战中,他也不知道砍了多少魔族,身上的盔甲不知受了多少打击,支离破碎。

  一个士兵指着前方喊道:“大人,魔族皇旗,就在那!”

  顺着指点望去,不远的高坡上,阳光丽日下,黄金狮子旗迎风招展,无声的透露出沉重的威严。那张牙舞爪的狮子正在向疲惫交加的骑士们发出无声的挑衅。

  “皇旗在,魔神皇肯定也在!”

  骑兵们发出了激烈的欢呼,齐声吼道:“魔神皇,受死吧!”

  战士们策马猛冲魔王坡,七八四年十二月十八日晨八时,人类军队第一次冲上魔王坡。

  被战意冲昏了头脑,欧阳敬没主意到这么一个事实,身后有十几万魔族军队与人类厮杀正烈,身前也有数万的魔族装甲兽驻守,但在他们与魔族皇旗之间,竟然没有一兵一卒阻拦,这件事本身显得多么不可思议。

  但即使注意到了,他也没别的选择。为了他们能走到魔王坡前,不知有多少战友倒在路上。他肩负着全军的期望,无法后退。

  “魔神皇,出来受死吧!”

  骑兵们举着长矛重剑,势如烽火的冲着皇旗而来。数百步距离,骑兵疾驰,转瞬即至。最前面的骑兵冲近了皇旗,抡剑就要向旗杆砍去,骑士们发出了如雷的欢呼。他们彷佛已看到不可一世的狮子旗在清脆的巨响声后轰然倒地。魔族三军齐声哀号垂头丧气的场景了。

  嗤的一声轻响,在骑兵们目瞪口呆的注视下,猛烈砍下的重剑被接住了。不知什么时候,一个身披布衣的身影不知何时出现在旗下,平静的说:“诸位远道而来,辛苦了。”

  马上交锋,决胜只在错身一瞬间。但偏偏魔神皇在那慢条斯理的说了一通话,人人听得清晰无比。快速奔驰的骑兵和站在原地捏住他重剑的魔神皇之间距离却一点没变。那场景十分诡异,彷佛在魔神皇身周的空间发生了错位,时间凝固了。

  轰的一声大响,身披铁甲的骑兵被从马背上弹了出去,躯体抛过高过了松树的树梢头又重重摔了下来。肉体与地面碰撞,发出沉闷的声响,血沫飞溅。

  鸦雀无声,骑兵们惊骇得张大了嘴,举着刀剑愣在原地。

  这种情景,即使在最荒谬得梦里也不曾想象过。一个身披重甲得战士有三百多斤的重量,长袖轻轻一挥,便能将他抛到五米的高空再活活摔死。那种力量,已经超出了武功的范畴。没有任何生物能做到。强悍的半兽人战士办不到,魔族的装甲兽办不到,人类顶尖的武功高手,他们同样办不到。

  欧阳敬瞳孔猛然收缩,知道自己遭遇了生平大敌。他低喝一声:“魔神皇吗?”

  大风席卷皇旗,神皇笑意吟吟:“正是朕!”那一瞬间,无边的威严重压犹如乌云压顶,气势吞并天地,魔族至尊显露峥嵘。

  勒住战马,欧阳敬恭敬的施了一礼,喊道:“陛下!”

  “将军,如何?”

  欧阳敬一声怒喝,巨响犹如晴天霹雳:“去死!”

  众骑突刺,马刺猛踢战马,战马风一般朝着魔神皇冲去。刀剑喝长枪密集的向立在原地的魔神皇涌去,蹄声密集如雷霆。虽然只是百来人的兵马突击,竟有千军万马的惨厉气象。

  奔驰中,骑兵们自动形成了两列纵队,对魔神皇形成了左右夹击的队列,恰好将魔神皇夹在两路人马的中间,使魔神皇必须面对左右两边连绵不绝的攻击。阵头的两名骑兵同时出手,黑色长矛带着凄厉的劲风狠狠向魔神皇戳去。

  魔神皇原地旋风般一个转身,也不知他如何动作,忽然两把长矛都被他抓在手上。“啊!啊!”惨叫连续响起,鲜血激烈的喷射,两名骑兵刺出去的长矛被倒推而回。嗤噗两声,以不可思议的速度,矛杆竟捅穿了铁甲骑兵的胸口。

  第一对骑兵刚刚冲过,第二对骑兵已经杀到。他们二人手持重剑,趁着魔神皇抓住长矛耽搁的那一瞬间,两名骑士同时挥剑,瞄准了魔神皇的头顶喝脖子猛烈砍去。几乎就在同一时刻,第三对骑兵紧跟其后,长矛朝着魔神皇胸口刺去!

  在生死关头,部下们发挥了最强的实力,配合默契,连续攻击配合得紧凑无比,居高临下,携着万钧之势,声威惊人。欧阳敬紧张得心脏都要跳出来了,他大吼着助威:“杀啊!”

  叫声未落,激动已变成了冷汗,却听几声惨叫,奔马交错间,持剑的骑士被自己的剑反弹砍倒,持矛的骑士被自己的矛反过来戳穿胸口,四名骑士同时惨叫落马。

  魔神皇鼓掌:“很不错的配合!”

  杀戮在继续着,惨叫声此起彼伏。冲击的骑兵们,就像那飞蛾扑向熊熊烈火。魔神皇举手投足,随意反击,他偏好将攻来的兵器反击,让敌人死在自己的兵器之下,彷佛他能从中得到乐趣似的。

  他的动作并不特别猛烈,也不特别迅疾。就是其中蕴含的力量大得恐怖。随手一掌就能将对方整个人脑袋打飞出去,一个正踢就能把人腰椎踢断,一个最简单的劈掌动作,就能把锋利的重剑给打成四五截;随手一挥,能把人连人带马硬生生卷上半空摔死。

  全都是一击即杀,没有人能在魔神皇身前存活超过三秒钟,没有人能让魔神皇出第二招。上百斤的上好铁甲,在他面前完全就跟纸一般,一击就粉碎。

  惨叫生此起彼伏,最后渐渐零落。弥漫着强烈的血腥味,不知哪里传来了濒临死亡者的低沉呻吟。上百个精锐骑兵,此刻已经全部躺倒在皇旗周围的开阔空地上了,到处是失去主人的战马在长嘶。一瞬间,刚才还生龙活虎的强悍骑士已变成伏在马上的尸首了。

  魔神皇伫立原地,望向欧阳敬微笑:“将军,只剩你了!或者,干脆降服我神族?”

  望着魔神皇温和的笑容。望着那个杀了上百名重甲骑兵自己却连一滴血也没沾上的英俊男子,欧阳敬抑制不住的脚底发软。他突然起了个念头:眼前的与其说是人,倒不如说某种披着人皮的来自洪荒时代的怪兽!

  这般恐怖的力量,让他想起了传说中的远古恐龙。

  这绝不是人世间的力量,天下谁能与他对抗?

  有生以来第一次,死亡的阴影将欧阳敬笼罩得那么紧,他才突然发现,自己并非想象中那么勇敢。

  他无力的垂下重剑,艰难的翻身下马,将身上的重甲一件件解开,头盔,胸甲,护腰,护壁……魔神皇饶有兴趣的看着他,目光中充满了好奇。

  最后,欧阳敬身上的全副重甲都脱下来了,只穿着白色的内衬。哐啷一声,他把重剑也甩的老远,双膝跪下,匍匐颤声道:“陛下神功盖世,在下不是对手,在下愿降。请陛下给我一条生路。”

  “你愿降我族?”

  “陛下神武,无人能敌。我不想死,唯有降。”

  “说得也很坦白。不过朕为什么要饶你活命呢?你对朕有什么用处?”

  “陛下,我原本是东南军的骑兵军司令。深知东南军和远东联军的内情,有很多机密军情可以禀报陛下。”

  “你都知道些什么机密情报?”

  “陛下可知道此次东南军突然大举进攻的原因?”

  魔神皇眼睛一亮,他走近来:“朕确实很疑惑。朕的粮草不足,斯特林不会不知道。明明持久对紫川家有利。你知道原因吗?”

  “是的,紫川家之所以大举进攻,唯一的原因是要陛下您——”

  欧阳敬顿了下,魔神皇不禁低头催促他:“如何?”

  “——死!”

  犹如猛虎突扑,欧阳敬猛然跃起,左手一扬,劈头罩脸把一把沙子砸在魔神皇脸上。

  措手不及,碎沙入眼,魔神皇不由自主的闭上了眼睛,眼前一黑,心知不好,急退。

  但已经来不及了,欧阳敬蓄势已久,就等着这手偷袭成功,没给魔神皇睁开眼的时间,他猛扑冲入了魔神皇怀中,右手紧握一把匕首狠狠向魔神皇胸口戳下。

  四面八方响起了惊呼:“护驾!刺客犯上!”隐藏在周围的近卫旅官兵纷纷现身扑来,弓箭手举弓瞄准,但此刻欧阳敬已冲入魔神皇近身,弓箭手们生怕伤了神皇,不敢发箭。

  雷欧公爵冲得最快,瞬间工夫已扑到身边,但还是来不及阻拦欧阳敬,匕首狠狠刺入!

  嗤得一声响,欧阳敬微一错愕,立即拔出想刺第二下。但来不及了,魔神皇情急抓住欧阳敬的衣领,将他整个人甩了出去,摔出五六米开外。

  欧阳敬挣扎着爬起身,想再扑过来,雷欧赶到,一脚踢在他腰背,狠狠将他踢飞出去。

  “啊啊啊啊……”青年将军狂声嘶叫,连受两次重创,他腰椎被踢断了。无法站起来,但依然在地上死命的往魔神皇方向爬。

  一群近卫旅卫兵如狼似虎的扑过去,乱刀砍下。

  魔神皇胸口一阵剧痛,摸摸胸口衣服的破洞,手被鲜血染的殷红一片。

  见到血,雷欧和侍卫们慌成一团,连声叫:“陛下!陛下!”

  “朕没事,只是皮肉伤。”魔神皇慢慢从胸间摸出了一块玉佩。玉佩已破碎了。想起刚才的惊险,他心有余悸。若不是刚才那匕首被胸口的玉佩挡了,刺得不够深,这刀本可以刺穿心脏的。

  “刺客呢?”

  “陛下,儿郎们把他砍死了。”

  英俊青年圆睁着双眼,凝视着苍天,眼神中凝聚着无限的悲愤和遗憾。奕奕的神采被扑灭了,死亡一阵风似的吹熄了生命,风华正茂的青年将军被投入了无边的永恒黑暗中。

  “可知道他叫什么名字?”

  “已查清了。”雷欧拿着一本血淋淋的证件:“陛下,我们在他尸首上找到证件了。这个卑鄙的狗贼名叫欧阳敬,是紫川家东南军红衣旗本,任第二骑兵军司令。”

  “厚葬他,用最好的棺木收殓。有机会的话,将尸首交还给紫川家。”

  “遵命,陛下。但为何……”

  “虽是敌人,但神族懂得尊重真正的勇士。”

  看着欧阳敬死不瞑目的双眼,魔神皇神情复杂。

  “东南军红衣旗本欧阳敬?这个名字,我会记住的。很不甘心吧?可惜,老天没给你运气啊。”

  欧阳敬阵亡的消息半个小时后传到斯特林耳里,当时斯特林正在全神贯注的标注地图上双方军队标志,连头也没抬:“知道了,第二骑兵军由副司令红衣旗本波可接受指挥。”

  “大人,波可大人也阵亡了。”

  斯特林一愣,把目光从地图上移开来,慢慢的说:“是吗?”虽然面无表情,但那湿润的眼角已暴露了战役的总指挥并没有表现的那么铁石心肠。

  战争异常残酷,跟随自己多年的将军们一个接一个倒下。可这时,斯特林已没有空暇为他们默哀了。作为全局指挥,他连掉眼泪的时间都没有,必须聚精会神在战局上。

  两军鏖战于原野,视野开阔。但斯特林眼力再好也没办法把整个数十平方里的战场一眼看尽。目力所能及的战场只是这场空前大鏖战的一小部分,流水般出入于主营的传令兵给斯特林带来了各处的战况。

  在中央战场,斯特林亲自指挥的冲击军阵借助了铁甲军开头势如破竹的攻势。十一个步兵师前赴后继的冲入了魔族军阵中,与魔族鏖战正激烈。

  随着东南军攻势的展开,正面敌人的情报也逐渐明朗了。

  敌人的中央集团是由羽林第二军和西南第五军组成,总兵力约为十五万任。在此战场上,东南军投入了步兵二十五万,重甲骑兵一万的重兵。占有兵力的优势。但问题是羽林军和西南军都是魔族军中的皇牌军,一式的赛内亚劲卒,骁勇强悍,更是对魔神皇忠心耿耿。

  重甲兵冲了三次,骑兵刚打开了缺口,步兵还没来得及展开,立即被魔族兵死命厮杀的把缺口给补上了。战局正僵持不下。

  双方大军都拥有充足的兵力,从中路正面突破敌人是不现实的。当正面僵持不下的时候,两翼的战斗就成为关键了。

  在右翼,文河率领重兵,对魔族王国十一军展开了雷霆万钧的攻势,斯特林把四万轻骑兵,两万重骑兵——这是东南军几乎所有骑兵部队了——都派到了他手上,希望他能一举击溃魔族左翼部队,然后包抄支援中军战局,威胁魔族中军后路。

  文河也不负众望,铁甲兵冲阵,在裴玛阵中打出了足足一里宽的缺口,步兵紧跟着涌入,轻骑兵在外围骚扰牵制,步步进逼。

  人类的攻势如山洪海啸般扑来,魔族十一军连喘口气的时间都没有,铺天盖地的马蹄就把他们给踹翻了。四面八方都在猛攻,刀枪如林,飞矢如雨,到处都是一片厮杀和兵器碰撞的铿锵声。魔族精骑头顶上的白色羽毛不停的飘洒在风中,战马倒地嘶鸣。

  人类越战越勇,魔族战线不断的向后退,遥遥欲坠。不停的有脸色惨白的魔族兵慌张的向后跑,虽然立即被军官和督战队当场格杀,但这毕竟是不妙的信号。战线崩溃的先兆。

  裴玛十分恐慌。前天晚上,魔神皇给他交托的任务是牵制右翼的人类军队,直至中央或者右翼的军队能击溃当面之敌回过手来。他也很努力的执行这个命令,却不曾料到文河的攻势是如此凶猛,十一军刚接战就被打了个措手不及。

  中午时分,中央战局还在僵持时候,左翼已在摇摇欲坠了。现在,裴玛唯一的希望是在魔神皇身上。在此时,魔神皇手上还掌握着近卫旅十个团队三万多名装甲兽士兵。这是一支足以左右战局的可怕力量。

  接到裴玛的求援报告,一向决断的魔神皇罕见的犹豫起来。此时,他手上还有另外一份报告,那是来自右翼叶尔马的捷报。叶尔马保证,他在右翼取得了绝对的优势。紫川秀的远东军已被他挫败,只要魔神皇能把预备队三万近卫旅派遣给他指挥,他保证能在日落前将联军左翼的远东军彻底击溃,围歼。

  “叶尔马卿真的有把握吗?”

  信使单膝跪下,坚定无比的对魔神皇道:“将军可以立下军令状,只要陛下把近卫旅派遣给他,日落前若不能彻底打垮远东军,他提脑袋回见陛下!”

  魔神皇冷漠的笑笑:“朕只要胜利,叶尔马卿的脑袋对朕何用?”

  接着,魔神皇伫立在原地,眺望着前方的前线方向。侍卫,信使都没有出声,主营中一片静寂。天地间,只有那个孤独的身影伫立着。彷佛他从亘古以来就一直立在那里,又将从此刻直到永恒。

  最后的预备队,是派给叶尔马,还是裴玛?

  接下来,魔神皇作出了决定。这个决定注定了整个战局。

  “委屈裴玛卿了,请他务必再坚持,哪怕多坚持两个小时都是好的。不管用什么法子,都要把右翼的人类骑兵给拖住。”

  魔神皇整理身上的盔甲,缓缓将纹有金色狮子的头盔端正的戴在头上。肃穆端庄:“通知叶尔马卿:准备发动攻势,朕亲自率近卫旅给他助阵。日落前,务必击溃远东军团!”

上一章:第二十二卷 生死辉煌 第六章 东路信使 下一章:第二十三卷 帝国的黄昏 第一章 魔王神威

 

· 推荐:乡村小说 官场小说 商战小说 权谋小说

点击收藏 小提示:按键盘CTRL+D也能收藏哦!

在线看小说 趣知识 人生格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