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
玄幻奇幻小说

首页 > 玄幻奇幻小说 > 紫川 > 第二十三卷 帝国的黄昏 第一章 魔王神威

第二十三卷 帝国的黄昏 第一章 魔王神威

  步、骑混合的魔族近卫旅源源不断地从在巴丹城左侧的山麓林中开出来,隆隆蹄声和脚步响彻山麓,兵马掀起一件黄色的尘雾,黑色的阵头和飞舞的旗帜在满天的尘雾中若隐若现。

  “启禀大人,魔族部队向我阵地全面进攻!”

  “我看到了,而且看得比你请楚!”

  紫川秀没好气地说。他实在难以理解魔神皇的想法,放着进攻最凶猛的文河不对付,也不理睬猛攻魔王坡的斯特林,偏偏找上缩在一边的自己——莫非自己踩过魔神皇的尾巴吗?

  他问传令兵:“斯特林怎么说?”

  “斯特林大人说,中军兵力很吃紧。他没办法把重甲骑兵抽调给我们。”

  “还有呢?”

  “远东军务必坚持到日落。当文河将军会击溃敌十一军后,中军就能腾出手增援我们。”

  “坚持?魔神皇调了第三军和整个近卫旅攻打我们,斯特林就给我们坚持两个字吗?”

  将军们站在紫川秀身旁,神情紧张。谁也没料到,在面临文河集团和中央集团强大压力的时候,魔神皇竟有这样的魄力,把手中最强悍的力量调来对付远东军。

  罗杰飞步走近,远远就叫道:“大人,敌人逼近了,是装甲兽军团!撒吗?”他知道紫川秀的作战风格,远东军最喜欢的是欺凌弱小,若遇到强大敌军,紫川秀是从不顾什么面子的,能跑多快就跑多快。

  紫川秀没好气说:“斯特林下了死命令了,怎么撒?”

  “大人。那怎么办?”

  “没办法,出动秀字营吧。”

  成立之初,秀字营有士兵八干余人,后来经紫川秀大力招募流亡在远东的家族士兵和反正的叛军的士乓,最高峰时,秀字营地人数曾高达两万人。这是紫川秀在远东起兵发家的嫡系部队。历经多次战斗,秀字营的兵力也有所凋零,此时,秀字营部队只剩五千多人。

  但这五千秀字营绝非普通的军队。他们七八零年跟紫川秀守过帕依、参加过布鲁村的大练兵,并在其后被称为远东开国战役的科尔尼大会战中首次参战,力挽狂澜。随后又转战埃罗、特兰、沙加、红河湾等多个战场,立下功勋无数。

  连年鏖战,很多老兵都战死了,但凡是活下来的秀字营兵,个个都堪称狼虎之士。经紫川秀传授的秘笈再结合不断的实战,秀字营个个精通武艺。杀戮本领锻炼得炉火纯清,意志坚强,如铁似钢。行进间,士兵们脸色肃冷,阵旅严整。军容壮观,举手投足间,他们透出了一股的狰狞杀气。

  紫川秀一阵风地掠过队伍,杨声喝道:“对面来的,是魔神皇的亲卫军!他曾冲破我军件地,杀戮我军将士,如入无人之境地,令我军脸面丧尽!现在,能不能挡住他们,能不能为我远东挽回脸面,全都看你们了!”

  秀字营队列被紫川秀鼓动得杀心萌动,齐刷刷地拔出马刀高高举起,五千把雪竞的马刀在太阳下一片明晃晃的,耀得人眼睛都睁不开了。

  遥遥的,传来了沉重的脚步声:“轰。轰。轰!”那沉闷的回响,象是地窖里传出地雷声,又象是地平线外雷鸣。在近卫旅装甲兽沉重的脚步下,大地在剧烈的颤抖,在下沉!

  前方出现了黑压压的阵脚,黑影如大山一般巍峨,敌阵尚未扑到,那片巨大的两影已经笼罩了每个人的心头。那片阴影越来越大,越来越明显。近了,近了,可以看到装甲兽的嘴脸和白色毛皮了,那片野兽般的号叫令人心悸。

  “吾皇万岁!吾皇万岁!”

  震天的欢呼声犹如汪洋波涛,一浪高过一浪。近卫旅唱起了赞美大魔神的颂歌,歌声如那春雷一般嗡嗡震撼:“翻越高山,踏过大地,穿过沙漠,跨越河流,征服敌人,杀敌!杀敌!

  如你的威名震撼,如你的荣光沐浴,近卫旅,神族之剑,近卫旅,王国骄傲,近卫旅,大魔神的骄宠儿!“

  就在那歌声中,近卫旅猛扑向前,排山倒海的欢呼,震得地面都在颤抖,他们那庞大的身躯布满了目光所至的原野。

  “秀字营!”罗杰一声怒喝,横刀指着对面一眼望不到边际的装甲兽队列:“上马!”

  骑士们俯在马脖子上,长矛长长地伸出马身,向前冲杀,枪矛如林,空气在震荡,秀字营骑兵疾骑掠过原野,迅猛犹如闪电,凶悍又如那雷霆,犹如乌云压顶般扑面而至,怒吼同样的惊太动地:“杀,杀,杀!”

  装甲兽们丝毫不俱,高呼着大魔神的赞美歌迎着扑面而来的那一片黑压压乌云冲上。

  一方是王国的头号精锐,号称大陆第一强军,历史悠久的强悍之师;一方却是徂建不刭三年的劲旅,却有初升牛犊不怕虎的悍勇!

  精锐对上了精锐,魔族的装甲兽与号称的秀字营终于正面交手上了!

  “自由投射!”阵头响彻一声尖锐的号令。

  两军尚未接阵,在迅驰的马背上,秀字营骑兵猛力一挥,一轮凶猛的标枪投射雨点般落到装甲兽的阵中。

  对装甲兽来说,投枪那是小事一桩,他们连正面的砍刀都能运气挡下,一般的弓箭根本伤不了他们。但这次不同了,投掷标枪的,全是秀字营的好手,近距离内,他们全力投掷的标枪,其威力更强于强劲弓弩的发射。

  “嗤嗤”声中,标枪毫无阻碍地穿透了装甲兽的硬皮,鲜血飞溅、望着胸口凸出的标枪,再看着手上鲜红的血。刀枪不入地装甲兽实在难以理解这个事实:自己竟被人类射穿了!

  “嗷!嗷嗷!”被重创地野兽发出了狂暴的咆哮。高举着双手就向敢伤害自己的人类冲过来——但他们只来得及前冲了两步,双脚却已不足支撑那庞大的身躯了。

  “彭”一声巨响,一座巨大的山崩溃了。一头装甲兽圆睁着不能瞑目地双眼,颓然倒下了,那两米多高的身躯掀起了一阵飞尘。紧接着,是第二头,第三头……

  被标枪射中的装甲兽纷纷栽倒地上,尘土飞扬。尚未接战,魔族的前军已是尸体狼藉,重伤未死的装甲兽惨叫声和呻吟声响成了一片。但歌声依然洪亮。后阵的装甲兽正高歌着源源不断地开上来。

  万马奔腾,秀字营骑兵从高处倾泻而下,雷霆万钧地撞入了装甲兽的队列中,最为残酷的近身肉搏战斗开始了。

  眼见敌人终于肯扑上来正面搏斗,装甲兽们欢呼雀跃。兴奋地高歌:“如你的威名震憾,如你的荣光沐浴,万岁!万岁!”他们的信心来自百年间从不遇对手地胜绩,正如雷欧公爵骄傲地声称的那般:“大陆上能在装甲兽面前坚持两脚直立一分钟的生物还没诞生呢!”

  但很快,装甲兽发现,自己唱歌唱得太早了!对面前的敌人,自己竟占不到丝毫便宜,对方的近身杀伤力北起自己毫不逊色——或者说,更胜一筹!

  在秀字营高手的内力面前,装甲兽的坚韧皮肤起不到防御的作用,轻易地被刀劈开,被矛戳穿。刀砍矛戳中,高大又笨重的装甲兽跟不上秀宇营的速度。骑兵们以不可思议的敏捷,猛砍狠戳,那种狠劲,若非亲眼所见无法想象。铁骑冲阵,直如况风席卷,所过之处,那些高大笨重的身躯“扑通”、“扑通”地如森林被欲倒的巨木般怦然倒地。

  粗壮的身躯给了装甲兽恐怖的巨力,但也造成他们迟缓的反应。

  在对上半善人军队时,因为对方同样是粗壮形的对手,这个弊病还没被显现出来,但对上了动作敏捷杀伤力又大的秀字营,反应迟钝就成了装甲兽致命的缺陷了。

  他们还没举起那粗大的铁棒,巳觉一股冷嗖嗖的冰冷扑入了体内,秀字营士兵风一般从他们身边卷过,装甲兽扬起满脸血污的脸,愤怒地吼叫起来,但手中的重棒却已无力地落下了,颓然倒地。

  交错之间,装甲兽吃了大亏。战线越来越向前推进,装甲兽例地陨命的越来越稠,越来越快,装甲兽气愤得嗷嗷大叫,却是一点法子没有。虽然拥有力大无穷的优势,但再大的力气,若是打不到敌人,那便一点用处也没有。眼前人类的身手太灵活了,任凭自己将重棒舞得呼呼作响,却连他们的衣角也沾不到,相反,自己舞动的武器只要有出现了丁点漏洞,那就完蛋了,对方动作快得惊人,往往自己还没反应过来,喉咙或者胸口处就已被刺穿了!

  那情形,很象是一头粗壮的狗熊在森林中遭遇了一群黄蜂,狗熊拼命挥舞它的巨掌,却碰不到黄蜂丝毫,怎样躲避都属徒劳。秀字营兵马经历多年的鏖战,他们将掌握的武艺与战场杀戮经验结合起来,千锤百炼出了最精练的杀人技艺,每一个动作都没有多余,干脆利索,犀利无比。他们就象一群散布死亡的恶魔,近卫旅不可动摇的阵头竞被冲得连连后退,只遗下大片狼藉的尸首。叶尔马在前沿吼叫连连,带着督战队一次又一次发起进攻,但却一次又一次被秀字营打退。

  在今日的会战中,远东军团赢得了不朽威名,一洗前耻。他们与大陆最强悍军团魔神皇近卫旅针锋相对,所表现出的战斗力令世人刮目相看。

  在高坡上,魔神皇眺目纵望,满脸的诧异之色。这样的情景,是他怎样也想象不到的,王国的骄傲,所向无敌的近卫旅,竞在近战中被少数人类打得节节后退。谁都料不到,在远东军中竟还有这样的秘密部队,能在正面对战中压倒装甲兽!

  魔神皇震惊不已:“紫川秀啊紫川秀,你真是让朕惊奇了!你还有多少底牌没拿出来呢?”

  雷欧公爵劝慰道:“陛下不必过于担忧。近卫旅虽进攻不顺,但对方人数并不多。我们将部队分批次投入战斗。不间断地进攻,对方的特种部队总要被疲惫和劳累摧垮的。”

  看看雷欧,魔神皇说:“时间。”

  雷欧公爵立即醒悟。规在,时间宝贵得每一秒钟都是金子做的,神族若不能迅速攻垮远东部队。那自卡的右翼就有被人类打垮的危险。

  沉默良久,魔神皇轻声说:“不能再拖延下去了。给联备甲!朕也想看看,单枪匹马杀入我们大营的好汉,究竟是怎样的三头六臂!”

  雷欧失声道:“陛下!一个人类敌将,不值得您亲自出于。”

  “若不能迅速击溃远东军,我中军和左翼就有崩溃的危险。紫川秀死,远东军必然崩溃——若不是这仗关系实在太大,朕也不愿这样对付一位值得尊敬的将领。”

  “陛下!”望着魔神皇,雷欧眼里充满了担忧。纵然是天下无敌的神皇陛下,若落入了数万半兽人的围攻之中,恐怕也难逃力竭身亡的下场。

  遵照神皇的命令,侍卫们送来了铠甲、头盔、护肩、铁臂等披甲,魔神皇穿戴整齐,行动间响起了清脆的金属铿锵声。走到案前,看着搁在案上的长剑,魔神皇慢慢地用手抓住了剑鞘。身形一动不动。

  侍卫们前心屏气。寂静中,仿佛从极遥远地地方的传来了“嗡嗡”响声,象是有一只小蜜蜂在飞舞着翅膀震动空气发出的声响,嗡嗡声翅来起响,那种低沉的回音震得人心头难受!

  “叮”一声脆响,神皇食指在剑鞘上一弹,一道水波般涌动的白光从鞘中涌出,尖锐地“嗤”声中,白光带着呼啸脱鞘飞出!

  侍卫们惊呼,没等他们反应过来,魔神皇在空中一抓,飞舞的白光定住了,在他手上凝固起来。

  众人看请了,白光是一把长剑,黑色的剑柄略显得纤细。雪壳的剑刃上,仿佛有一道波光在缓缓流动,剑刃上笼罩着一层萦萦的、仿佛雾气一般的白烟,剑刃有生命般地嗡嗡颤抖着,仿佛不甘心被人握在手中。

  看到这剑,各位侍从齐齐后退了一步:这剑上的杀气太浓了!看着它,就象看着某种凶邪的猛兽似的,让人不由自主地心生恐俱。

  魔神皇轻声说:“此剑名为‘光华’。”

  寂静中,众人齐齐吸气的声音显得非常清晰。

  雷欧颤声道:“陛下,莫非这就是……”

  “正是。”魔神皇一挥,方寸之间,长剑隐隐然风雷声动:“这正是左加明王的佩剑。三百年前,明王就是用此剑来屠杀我神族子弟。三百年后,朕用此剑饱饮人类士兵的鲜血,也是一件快事!”

  神皇翻身上马,朝着高坡下的那面招展的远东军主旗直奔而去。

  望着神皇的背影,雷欧心中充满了焦虑。看到敬爱的皇孤身杀入敌阵,他焦虑得心头象是有一把火在烧,痛楚和忧虑象毒蛇一般咬着他的心灵。此刻,他是多么希望能与皇一同并肩杀入,为皇而战,用自己那坚厚的皮甲为皇遮挡无数的刀枪剑矢——但他知道,自己的武功低微,在千军万马中只会成为了皇的拖累。

  魁梧的装甲兽战士默默跪倒,合手祈祷道:“大魔神啊,请保佑我们的皇,请保佑我们的国家。”

  午后时分。太阳从乌云里面探出了头,温暖的阳光洒在战场上,洒在那些战斗的、死去的和即将死去的人们身上。厮杀才进行了不到五个小时,但两军都已有数以万计的战士永远地躺在了厮杀场上。这是一场空前壮观的杀戮,在历史上从没有过,即使三百年前的蓝河会战与之相比也相形见拙。

  战阵摇摆不定,前后推移,场面壮阔,战场从无边无际的平原一直到郁郁葱葱的森林,从巴丹破碎的城墙一直到魔王坡前的灌木丛,两军冲撞对击,犹如两个庞大的史前怪兽在这平原上进行着野蛮地搏斗。每一次进攻都象是怪兽用自己粗壮的肢体给对方凶很的一击,两头怪兽都受了沉重的伤害,血流不止。

  由于秀字营出人意料的强悍战力,近卫旅军团一时竟无法突破远东军的阵地。这种情况下,魔神皇不得不亲自出动了。

  午后一点左右,统率远东军前锋地罗杰红衣旗本率先察觉了不妙。

  正面前方响起了排山倒海的喝声,装甲兽们高高挥起了武器,在雷霆般的万岁声中,魔族军阵中裂开一条通道,一员骑着白马的黑甲骑士就从夹道欢呼的近卫旅官兵中奔驰而过,雪白的斗篷迎风招展。

  冲着那个骑士,近卫旅官兵疯了一般吼叫着,蹦啊,吼啊,嘶叫着,死命地挥舞着武器。旗帜在摇摆,车阵在呼啸,那犹如烈焰燃烧般的炽热感情连数百米外的远东军都能感觉得到。

  看着一路奔越过近卫旅军阵的骑士,罗杰十分吃惊:“竟敢那么那么招张!骑着漂壳的骏马,穿着豪华的铠甲。这不摆明告诉我罗杰大爷你是魔族地大凯子吗?很可能是魔族的哪个高级贵族亲自上阵了……最好这个白痴再上前一点,不要躲在盾牌和人墙的后面。

  仿佛听到了罗杰的心声,眼看已经奔到了最前列了,那骑士仍不停步,战马一跃而起,跃出战阵的人马被阳光照耀,轮廓华美得无法形容。他就这样跃了出来,跳到两军之间地开阔地上,直直朝着远东军的军阵奔来!

  人类弓箭手立即做出了反应,尖锐风声中,数以千计的箭铺天盖地地向他射来。一声脆响,谁都没办法看清那到底是怎么回事,只看到那一瞬间的光壳耀眼,一道刺眼的白光在骑士身用飞舞了一圈,白光所到之处,飞箭都被纹得粉碎。

  “嗤嗤嗤嗤……”密集的尖锐破风声中,支离破碎的箭杆和箭头以可怕的力量反弹了回来,雨点般落在了远东军阵中,前排的秀字营士兵被打得头破血流。

  骑士毫不耽误,继续向远东军阵策马奔来。没等弓箭手们放出第二轮箭,骑士一个急驰,已经冲到了远东军阵头。立即,冲着他,无数的投枪和刺枪钻射而来。

  谁都看出这个单枪匹马来闯阵的家伙不好惹,谨慎起见,士乓们纷纷躲在盾牌后,用长枪来对付他。只见白光一闪,顷刻间,无欺的肢体和兵器碎片满天飞舞,飞溅的鲜血溅得老高。后面的士兵甚至还不清楚怎么回事,只看到那白光在眼前一闪,自己的头已经飞上了天。

  罗杰不由自主地从马背上站了起来:刚才那一瞬间,他看到一道白光如同恶龙般在那骑士身用盘旋往复,所到之处,便是满眼鲜红的飞溅血肉。在那骑士身周五米半径内,满地都是猩红的血肉和断裂的武器,无一活人。

  远东军阵地竟被他硬生生杀出一个缺口来了!

  目睹神皇威势,近卫旅齐声欢呼:“塞穆黑林!”呼声排山倒海,直如山呼海啸一般震憾。

  罗杰失声惊叫:“魔神皇!他是魔神皇!”

  消息犹如一阵可怕的寒流吹过远东军阵:“魔神皇!魔神皇亲自来闯阵了!”想起传说中不败的当世第一高于,远东官兵无不心头寒栗。

  这是巴丹战争中足以让魔族自豪千年的一刻,魔神皇一人横扫千军;这也是足以让紫川秀和远东军脸面扫地的一刻,参战的部队都是堪称远东精锐的兵马,但与单人快骑的魔神皇相比,就显得笨重而迟钝——就像一群肥猪去追逐一只飞舞的蜜蜂——大部队赶不上魔神皇的速度,来得及栏截他的小部队却只能沦为他肆意杀戮的对象。

  “杀杀杀杀杀杀杀!”魔神皇狂暴地发出了恕吼,他象是一头喷火的恐龙,怒吼着撞入了远东的队列中,在魔神皇的神剑面前,沉重的铁甲薄得象纸一般,能穿透装甲兽硬皮的标枪却是穿不透魔神皇身用一层蒙蒙白光,飞箭都在这道白光前都被阻住了。在漫太箭雨中,在远东人的军阵中,魔神皇不停地策马前进,畅通无租。所到之处便是一片腥风血而。破碎的肢体和兵器在地上铺开了一条鲜红的道路,接连不断地怒吼和惨叫声是魔神皇前进地伴奏音。

  远东军阵大乱,将领们从来没有遇过这样的敌人,狼狈不堪。罗杰不断地下达命令,然后又迅速推翻自己前一秒下达的命令:“第三团去左边……啊!不好,去中间!拦截他!啊,笨蛋!我早叫你左右边埋伏人马了!”

  慌乱中,罗杰发观了一件恐怖的事:魔神皇左冲右突,忽进忽退。看似漫无目的地冲杀。但不知不觉间,他与远东军地主旗之间的距离却越来越接近了!

  罗杰醒悟过来:“不好,这家伙的目标是统领大人!”他大吼:“把他的战马干掉!”

  果然,魔神皇虽然刀枪不入,但他的坐骑却不能同样地全身披甲。一通箭雨过后,战马长嘶倒地,被倒地的战马压住了腿,魔神皇一时挣脱不出。

  魔神皇落马的是半兽人三十三团队的阵地,眼见有便宜可拣,四个半兽人枪乓立即冲了上去,四把长枪同时疾剌。但还没来得及刺到魔神皇身前,魔神皇长剑巳先挥出,无形剑气发出,先断枪,再断人,四个半兽人兵同时被腰斩,鲜血激喷,惨叫声惨绝人寰。

  可怕的死亡没能吓退剽悍的远东军人。士兵们都知道,眼前这家伙是魔族地皇帝,他数次发兵侵犯远东,屠杀无欺,是远东民众苦难的渊泉。恰在此时,消息传来:“魔神皇的目标是统领大人!他想谋害我们的光明王!”

  “绝不能让魔神皇靠近光明王!”

  千万人心声汇成一个最简单的目标。想到最敬爱地光明王大人正受到魔神皇的威胁,所有的畏惧和犹豫都被一扫而空,面对可怕的强敌,远东战士展示了过人的勇气。半兽人战士嗷嗷狂叫着象狂狮一般向魔神皇猛扑过去。

  “只要杀了他,远东的一切苦难都结束了!”抱着这样的信念,冲锋的士兵一队接着一队,“杀掉魔神皇”的声浪一声高过一浪,激愤的远东士兵纷纷从各处壕沟里冲出来,冲锋的人群犹如波涛汹涌,举着各种各样的武器朝着魔神皇冲而去。

  但就在那最后一刻,魔神皇终于从马匹尸身下抽出了腿。面对犹如蚂群一般汹涌而至的敌人,即使以魔神皇的强横也不禁皱眉。

  冲在最前面的三十三团团队长罗邦一瞬间就被魔神皇杀掉了,但这丝毫影响不了远东官兵冲锋的势头。以魔神皇为中心起了一个可怕的风暴,人马都如漩涡般拼命向里挤。什么战术、什么武功,此刻全被半兽人士兵抛到了一边,此时辞刻,在他们心中只有一个念头:“我们的王正受到威胁!绝不能让魔神皇靠近他!”士兵们毫不犹豫地迎着魔神皇的利剑冲上去,他们已不追求杀敌,不追求军功,为的只是用血肉之躯来阻拦魔神皇的前进,为光明王争得躲避的时间——哪怕就是耽搁一秒钟也好!

  军阵中,成千上万人在拼命地叫:“光明王,快避开!光明王,快避开!”成千上万的战士都往魔神皇那扑,虽然能近魔神皇身边的,百中无一,但纵然这样,魔神皇也感觉招架不来了。虽然手中宝剑依然锋利,斩杀依然犀利,但敌人这样一波波扑来,连绵不绝,悍不顾身,不说别的,光是那斩杀的尸体就足以将自己理了起来!一连斩了上百人,脚下已经被半兽人的尸首给理住了,脚底下给血浸得站都站不住,在这血肉的沼泽中,魔神皇艰难地挥剑前行。

  远东军主营。

  “大人!”古雷声音异常沙哑:“魔神皇正在朝这杀来,他杀出了罗杰大人的包围圈。德昆将军正在努力拦截,但魔神皇实在势不可挡!请大人您速速回避!”

  “光明王,快避开!光明王,快避开!”听着那震耳欲聋的呼声,紫川秀牙咬得紧紧的,声音仿佛是从牙缝里绷出来了:“为了掩护我,这么多的战士倒下了!我怎能回避!”

  “大人,难道您要让大伙的牺牲牲都成为白费吗?”

  “魔神皇并非三头六臂,现在正是围杀他的最好机会!传令。把秀字营地好手都调过来。我就在这等着魔神皇!古雷,你马上……”

  “啪”一声响,紫川秀两眼一滞,没等他转过头来,已直梃梃地倒了下来。白川红衣旗本在他身后及时地扶住了紫川秀软倒的身体,把他放了下来。

  望一眼罗杰,白川冷冷说:“这家伙的倔脾气犯了,跟他讲道理是没有用的。古雷,叫人把他抬走……快!”

  “是!大人。”古雷心悦诚服。

  他暗暗庆幸,幸好白川赶来了,危急关头,她的刚烈果断更胜于男儿。任换远东军中其他任何一个将领,哪怕就是自己或者罗杰大人,谁敢这么重重在统领大人后脑上敲上一记?

  卫兵们急忙忙抬着紫川秀往后营走,古雷这才松了口气,他对白川说:“大人,统领大人不能理事,请您主持大局,接手柏挥。”

  “好!”白川很爽快地答应。这不是谦让的时候,决战关头,远东军绝不能陷入无柏挥地混乱中。论威望和地位,紫川秀之后,白川是当之无愧的远东军的第二号人物。

  “另外,统领刚发布了最后一个命令,他下令调秀字营过来,在中军旗下设下埋伏,全力围杀魔神皇。”

  “魔神皇不是傻子,既然统领大人不在这里了,他自然不会再往这边冲了。”

  “请恕下官自作主张了。”

  白川抬起头来,却看到古雷身上穿上了全套的银甲——那套紫川秀标志性的专用铠甲。

  扩卫队长笑笑:“白川大人,假扮纯领大人,这在下官已不是第一次了。干这个,下官很拿手地,绝不会让魔神皇看出破绽的。”

  看着古雷,看着他憨厚的笑容,刮得铁青的脸颊,明晰的眼神,白川默然无声。

  这个鲁莽而忠诚的军人,他唯紫川秀之命而从。他从最初就跟随着紫川秀,比自己跟随紫川秀的时间更为长。大部分时间,他沉默得就象是紫川秀的影子,人们都忽略了他的存在。

  就是这个人,就是自己很熟悉的古雷啊!

  “你知道等下的危险?你下定决心了吗?”

  古雷地回答平静而简洁:“下官已有觉悟,请大人准堆!”

  “好。”白川迅速地转过头,她不想让古雷看到自己眼中的莹光:“我答应你,调集秀字营围杀魔神皇。你多加小心,情形不妙的话,赶紧逃吧!”

  古雷点头一笑,却不做声。

  为避免无谓的伤亡,白川下令放开由前阵通往中军的道,让魔神皇畅通直入。

  带着满身的血腥和杀气,魔神皇杀到了中军营前。此时,谁都不能把魔神皇与往日风华绝代的美男子联系起来了,他看起来简直是个怪兽!浑身被鲜血浸得通红,破碎的肢体和肉块粘在他本来明壳的铠甲上。在这寒冷的冬天,铠甲上还冒着白气,那是刚刚离开人体的热血没来得及冷却。大量的血从他身上的铠甲上滴滴答答地流淌下来,魔神皇的每一步都留下了鲜红的脚印。

  “魔神皇来了!魔神皇来了!”

  纵然事先已经有了足够的预想,但魔神皇的强悍仍旧超出了人们的想象。心脏在砰砰跳动,热血在无声地,刀剑全部出鞘,脚步轻轻地移动着,微徽躬身,对着魔神皇,秀字营官兵排成了一列,紧盯眼前的怪物,握住刀剑的手全部被汗水湿透了。

  眼前正在逼近的,那是大陆最为强大的存在!

  望着眼前阵列整齐的队伍,魔神皇卡特放缓了脚步,刚才厮杀太过激烈,他需要时间来回气。“格搭”一声轻响,魔神皇打开了头盔的遮眼护罩,好整以暇地打量起对方来。在他的扫视下,士兵们如浸冰水,身上泛起了一阵寒意。

  魔神皇徽徽皱眉:眼前队伍只有百人左右,却肯定是紫川秀的最坚强核心,士兵们的动作和气质都不同一般——与其说他们是军队,例不如说他们是上百人的高手集合。若被他们纠缠住,若是外围的远东军回援包围,自己就危险了。

  必须速战速决!

  白川低叱一声:“杀!”她第一个冲魔神皇投出了投枪,跟着,上百人同时出手,无数的投枪从四面八方闪电般朝魔神皇射去,在空中留下了一道道密集的光痕——在如此密集的打击下,即使魔神皇真长了三头六臂也没法接住这么多高手全力投出的利器!

  瞬间,白川只觉眼睛一花,人影一闪,所有的标枪只穿透了魔神皇的残影,全部深深地插进了地里,魔神皇竟凭空在原地失去了踪影!

  白川失声道:“他去哪了?”

  众目睽睽,光天白日,人们竟凭空失去了魔神皇的踪迹。魔神皇动作之快,竟趋出了人类的视膜捕捉极限!

  有人惊叫:“在上面!”

  白川愕然抬头,正对上了正午的烈日,刺眼的光圈中,一个黑色的轮廓正在自己视野里急速的扩大!

  魔神皇从天而降!

  没等吃惊的白川反应过来,身边的士兵大吼:“危险!”一下子把她给推开,白川站立不稳,竟被推得摔倒了。“哧”一道裂声传来,白川还没反应过来,一股滚烫的液体将白川洗了一头一脸——就在刚才一瞬间,推开白川的士兵巳被一道白光从中裂成了两边,鲜血四溅,很多都浇到了白川身上。

  一击不中,虎神皇没有再在惊呆的白川身上浪费第二击。他大踏步朝前走,目标正是在大旗下的“紫川秀”。

  此时,秀字营高手们己被魔神皇撇在了身后,此时,魔神皇距离“紫川秀”已经不足十米,而挡在他面前的,只剩下三个卫兵。魔神皇轻松地冲过卫乓的阻拦,晃身闪过了古雷劈来的一刀,挥手间,鲜血飞溅,古雷的脑袋已飞上了半空。

  魔神皇抓了古雷的首级看了下,皱起眉头。在那瞬间,白川捕捉到了魔神皇心理:“这人是不是紫川秀呢?好象和部下说的不大象,武艺也差了点……”

  急中生智,白川号哭起来,凄声叫道:“他杀了统领大人!为大人报仇啊!”

  她抄起一耙刀朝魔神皇扑去。被她的哭声惊动,秀字营高手们也一窝蜂地向回冲,朝魔神皇围攻过去。

  听到白川的哭声,魔神皇再无疑惑。他笑笑,提着古雷的首级纵身跃起,几个起落,人已左二十米后。秀字营高手们追过去,但魔神皇速度极快,眼看都是追之不及。魔神皇一意避战,从远东军阵的上方跃了过去,普通的兵将连他的衣角都摸不到,很多部队甚至都没接到拦截的命令,于是,白川只能看着魔神皇的身影跃过了一个又一个方阵,最后遥遥消失在茫茫的兵海中。

  事情发生得实在太快,整个过程不到二十秒。看着地上古雷的尸首,白川欲哭无泪。

上一章:第二十二卷 生死辉煌 第七章 生死鏖战 下一章:第二十三卷 帝国的黄昏 第二章 喋血高地

 

· 推荐:乡村小说 官场小说 商战小说 权谋小说

点击收藏 小提示:按键盘CTRL+D也能收藏哦!

在线看小说 趣知识 人生格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