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
玄幻奇幻小说

首页 > 玄幻奇幻小说 > 紫川 > 第二十二卷 生死辉煌 第五章 血肉狂飙

第二十二卷 生死辉煌 第五章 血肉狂飙

  魔神皇的近卫旅,无敌的装甲兽军团开到了!

  这是一群可怕的战士,平均身高超过两米,肢体粗杜得像是青铜铸的柱子。他们不骑马,因为马匹承受不了他们的体重,他们不披战甲,因为他们天生就有着最可靠的盔甲。

  他们的武器都是特制的,北一舣魔族的兵器份量要重上一倍。力大无穷的他们挥舞着这样的武器,筒直就是专门用来杀戮的机器。

  左远东时期,人类与近卫旅的接触并不多,但每次接触总是以人类方面的大败亏输而告终。唯一的幸这是,鹿族的装甲兽数目不多,而且这支部队的主要任务是拱卫魔神皇,参与边境战争的机会并不多。但那群全身雪白的怪物,对人类而言已成噩梦的代名词。

  装甲兽战士咧嘴自信的枉笑着,那狰狞的嘴脸让人心寒。在他们看来,那源源不断猛烈冲杀过来的半兽人兵尽管身材魁梧,但就跟扑上来递死的飞蛾差不多。

  那是一场前所未有的腥风血雨,勇敢的半兽人兵竭尽全力,对着装甲兽组成的坚不可摧的方阵,他们发起了一波又一波的攻击。

  勇敢的半兽人兵使出了全部武器,刀、矛、剑纷纷砍戳在装甲兽身上。但充当先锋的魔族装甲兽凶悍得有如鬼魅,半兽人的刀剑斧戳砍茬他们身上只留下了一道浅伤,飞箭戳不穿他们身上天生的硬皮,所有的攻击都被弹了回来。

  被攻击的装甲兽满不在乎的咧咧嘴,一挥手,于是那中勇敢的战士立即被重达五十斤的铁锤砸在脑袋上,脑浆、鲜血和头颅骨的碎片横飞,整个脑袋都没了。

  罗杰在后头大声的叱骂渍下来的半兽人士兵,将他们重新驱赶上战场,德昆在前线凶猛地左右冲杀,白川在不断的往激战中心调派兵马。一个又一个十团队的兵马被派往鏖战前残,但所有的牺牲全属白费,所有地努力都是白费,拼命死战也不管用。鲜血白白的滚成了河,高坡上尸积如山,远东军的阵地摇摇欲坠。

  “大人!”白川策马奔到紫川秀面前。她翻身下马,乞喘吁吁,脸色发白。

  “装甲兽地攻势太猛烈了!他们坚甲太过恐怖,我们的刀剑只能给他们造成一点小伤,他们的一击却能将我们的士兵打成肉酱,前线快顶不住了!恳求大人,允许我们暂退避过装甲兽的锋头!装甲兽的持久战力不强,他们的速度追不上我们,现在撒退还来得及。若等中军被突破了,魔族骑兵冲进来,我们的两翼就被分害包围了!”

  惨叫和铁器碰撞的锉锵声源源不断地传来,自己麾下的军队正在遭到惨元人道的屠杀。紫川秀铁青着脸。长期在远东作战的他,对这支魔神皇近身扩卫部队的威名他也是知道地。装甲兽的缺点社和他们刀剑不入的优点一般明显。他们移动速度非常缓慢。

  与这种对于硬拼死打是愚蠢的做洁,但如今的远东军担负着拱卫人类大军左翼地重任,一旦远东军后撒,麾族军随即就占领了山脉阵地,人类的整体防线就被突破了。魔族的步兵让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巴丹城,这对决战是很不利地。

  这是一个艰难的选择,为了避免先在的牺牲,将来就必须付出更大的代价更多的鲜血来夺回这个砗地。

  “大人!”看着紫川秀没有回答。白川焦急的叫出声:“快下命今吧!再迟就来不及了!”

  “白川,”紫川秀转过头来,此时,白川才看到,再紫川秀苍白的嘴唇上已径咬出了血珠:“下令吧,我军放弃砗地,后撒五里!”

  下午时分,呜呜呜鸣低沉的号角声回荡在山林间,远东军队的撒退开始了。尽管紫川秀当机立断了,但撒退的命令还是下得有点迟了。

  早在军令下达之前,惊惶失措的阵地早巳摇摇欲坠了,蛇族的军队径不起内搏战,首先逃跑了,接着逃跑的是矮人族的士兵,在半兽人的阵营中也出现了崩溃的迹象,战线濒临崩溃。

  魔族的骑兵在茬山林间追击着渍逃的远东士兵,接着展开的就是一场可怕的屠戮,被杀死的远东战士尸体沿着林问小踣铺成了一条血色的腰带,积尸如山。

  在左翼远东军浴血奋战的同时,血腥而惨烈的战斗座上十公里长的战线上同时进行着。

  人类的各处砗地都在遭受着魔族的攻击,右翼,东南军副统领文河在抵挡着魔族十一军的进攻,而云浅雪则亲率羽林军和凌步虚的第五军的十五万大军对砗地中心的巴丹城发动了进攻,尽管选择进攻大多没能取得多大成效,甚至文河还打了个小小反击,将裴玛的部队从森林中赶了出去,但这些进攻起了掩护的作用,斯特林没办法确认这么多处同时进行的进攻中,哪个才是魔族的主攻方向。

  直到下午三点,传令兵飞马急报,近卫旅的装甲兽士兵已径出规在远东兵马阵地正上面了,这时人类指挥中心才下定了决心,红衣旗本欧阳敬率领三个师近两万名重装甲骑兵从巴丹城内调住左翼,但没等他赶到,远东军已经败下阵来,半兽人溃兵散得满山遍野,近卫旅已径占领了他们的阵地,而第三军的骑兵正在尾随追击远东的溃岳,欧阳敬下令冲杀了一砗,捏截了魔族军的追杀,使得紫川秀有时间得以重整兵马。

  但面对居高临下已占领件地的近卫旅士兵,紫川秀和欧阳敬都不敢发动攻势。

  日头已西落,魔族兵马和奔波了一天的人类士辛都已疲惫,人类士兵沮丧,而魔族则满足于今天取得的战果,双方都没有重新开打的意愿,只是紧张戒备以防对方突煞袭击。

  入夜,两军都燃起了篝火雌,平原争高山上都出现了成千上万的火堆,那场面十分牡观。战斗拉一天的士兵们都在抓紧时间休息,枕着武器睡觉,而此时,在巴丹城的联军指挥部内,军事会议正在进行。趁着夜晚停战的机会,东南和远东联军的高级将官们正在检讨当天的会战。

  将军们铁青着脸,有人座密密私语低声交头接耳。有人在左颈右盼,有人茬抽烟,会议窒里烟雾朦朦。白川红衣旗本不悦地皱起了眉头。但今天,她总算没有大发雷霆把那个抽烟的倒霉蛋给一脚踢飞出去。

  虽然没有人明言,但远东军的主阵地被魔族夺取,这是人类形势变得被动的主要原因。来自远东地将军们脸上元光,就连傲慢的白川也收敛了很多。斯行林端坐座首位,他眉头紧锁,盯视着地图上突出人类砗地的那个黑色地锲形尖角,目光专注得仿佛要把地图烧出一个洞来。半响,他轻声问:“能夺回来吗?”

  斯特林没有点名。但大伙都知道他问的是谁,所有人的目光齐齐转向了帐篷角落。

  低头坐那里的英俊青年统领抬起了头,白皙的瓜子脸上满是疲惫,一双漆黑的眸子深不见底:“这要坎我们能付出多大的代价了。若是远东军战死一半的话,夺回来不是没有可能。”

  “战死一半?”听到这个骇人听闻的比例。屋子里地将军们齐齐倒吸口冷气。

  “也就是说,重新夺回这个砗地我们要准备付出六万士兵的性命?”

  “这还是保守估计。我们面临一个全新的兵种,谁也料不到装甲兽的持欠战斗力完竟有多强。我们的必须以人海战术消耗他们体力,直到他们疲惫不堪才有杀伤他们的机会。”

  “军队坚持不到那个地步,战死一半。那是不可肯能地。只要伤亡达到四分之一,士气就下降到危险程度了,再勉强作战就有崩溃危险了。”

  “或者可以出动预备部队给予远东部队增援?”有人插嘴,紫川秀望了他一艰。是个不认识鹤的中年将军,肩章是红衣旗本,应该是东南军的兵团长。

  “这位是杰尔根红衣旗本,奥斯行省总督,现在我东南军中负责粮草征集后勤事务。”斯特林向紫川秀筒单介诏了一下,还没来得及说话,欧阳敬起立道:“大人,请允许我部出战!重甲骑兵团与装甲兽一拼高下!”

  但斯特林立即否决了这个提议,因为敌人巳经占领了高处的阵地,自下往上仰攻,人类重骑兵铁甲的可怕的重量此时不再成为优势,反倒成了劣势。

  军事会议吵吵嚷嚷了一晚,没有得出什么对付装甲兽地好法子,最后,斯特林只得宣布:“大家回去各自备战,做好准备"

  有人举手问:“大人,明天我们的作战方针是什幺?”

  “问对面的魔神皇去!我们后发制人。”

  席间响起了一阵失望的嘘声,这种说法等于是承认,人类联军对魔族地装甲兽毫无办沽。碍于斯特林的威信,将军们都不敢出声,只是脸上的失落之色表露无遗。

  斯特林站了起来,一言不发,以严峻的目光环视全场,帐中立即变得鸦崔无声。“今天我们首战受挫,左翼丢失了砗地,但大军整体阵脚并没有乱,左翼还可以速守第二道防线。大会战才刚刚开始,一两场战斗的胜负,并没有想像的邓么严重。将军们,你们只看到装甲兽的凶很,却看不到我们在战略上的优势。巴丹是主战场,但决定胜负的关键却不在这里!只要我们坚持住,托住魔族的主力军,帝都和西北营都不会坐着祝不管,他们迟早会出兵抄魔族的后路!”

  斯特林声调不高,但却很沉稳,有一股令人信服的味道,将军们逮才稍微恢复了信心。

  将军们三三两两的出了帐篷,斯特林放下帐篷的门帘,望向了帐篷的角落,紫川秀依然坐左那里,神情沉前,只是眼睛里带著掩饰不住的疲倦。

  “阿秀,远东部队今天打的很惨,伤亡数字统计出来了吗?”

  “还没有,各部队人都还在重新整营。但伤亡该左一万上下。四十团被打瘫痪了,今天你派欧阳敬救援来得很及时,若不是他,伤亡会更大。谢了。”

  斯特林摇头,沉重的说:“若要说感谢,该是东南军感谢远东的弟兄们。远东各族民众不计前嫌。不远万里驰授帝都,他们付出了巨大的才西牲。此份情意,人类欠下了他们重重的一笔。”

  紫川秀诧异地抬起头。今天打了败战,很多东南军将领看自己的艰神巳径很不对了。不少人都在怪远东军太不径打,第一天就丢失了重要的左翼砰地,连累了整个战局。

  唯有斯特林能这般宽宏体谅啊!成熟稳健,设身处地的周到考虑,如今地斯特林,已有了沛然的大将之风。

  紫川秀笑笑:“二哥。我忽然想,战争结束后,若你不当东南军统领,你会是总统领的最好按班人。”

  斯特林一愣:“为什么这幺说?”

  紫川秀笑而不答,转移了话题:“魔族装甲兽是麾族王因地皇牌兵种。但却不是战场上常见部队。这祥强悍的精锐部队,所向披靡,魔族若是频繁使用,定能在战争中大占优势。但我记得远东这几十年来,与装甲兽部队交战的次数只有四次。比起低阶魔族部队的出动次数来说,实在太少了。魔神皇没有理由把逮把最锋利的宝剑藏身边不合得用的。”

  “你的意见是?”

  “我一直怀疑,刀枪不入的装甲兽麾族肯定有弱点,只是我们目前还不知道。魔族不敢经常派遣他们上战场的理由就是害怕接触多拉,这个弱点会被我们发现

  斯特林眼前一壳:“你说得对。若装甲兽要的是无敌地话,为什么魔族非得在决战关头才敢用上呢?阿秀,你与魔族交战多年,可知道这些怪物有什么弱点吗?”

  “我也没和装甲兽交过手。前几次魔神皇对远东的进攻都没有派上装甲兽部队。我问过随我军中的魔族投降将领鲁帝,他以前是魔族的军团长,但他也不知道装甲兽的情况。这支部队地情况属于王国的最高机密,只有各部落的皇族才知道。”

  看着斯特林急切的祥子,他叹道:“二哥,想想,魔族保守了几百年的私密,肯定是非常隐蔽地。若是被我们一仗就找出来了,那也太客易了。可惜的是,鞋塔族皇族罗斯不在我军中。他跟随布兰将军东进复仇了。他应该是知情的。可要联络上东路军,起码得要一个月,我们等不及了。”

  “阿秀,我有个想法:魔族的装甲兽虽煞犀利,但他们毕竟数量太少,无法遍布整个十战场。既然魔神皇先下手派装甲兽军团进攻我们地左翼,那我们就不妨避开装甲兽的锋芒,对魔神皇的主营来个以牙还牙。”

  “当务之急不是反攻,而是先稳住阵脚。装甲兽肯定有弱点,我们慢慢摸索,不要与他们正面交锋。当务之急是把军心给定下来,不宜轻举妄动。另外,我们得想办法通知帝都那边配合,在我们拖住魔神皇主力的同时,若帝林能出兵攻打达克的话,麾神皇就首尾不能兼顾领了……”

  对手太恐怖了,不但有整个魔神王因的精兵强将,更有魔神皇亲自押阵。虽然平素魔神皇并不常亲自指挥战役,但斯特林和紫川秀都不敢丝毫轻视。最可怕的对手不是富有径验的老将,反倒是那些初出茅庐的新手。

  老将有径验,成熟稳重,不怎么会犯错,但他也客易被经验局限,行动有规律可循,不难揣洲。

  反倒是那些初生牛犊的新人令人憨惧,他们的想法扣战术尤如太马行空,根本无从揣测。魔神皇直觉敏锐,决断果敢。当发现人类战残的软肋在左翼,他毫不犹豫投入近卫旅,击退远东军,一举奠定优势。选种大胆又毫无领忌的战术天才,那是最让人头痛的对手。

  此战两军出动人马多达百万,规模为开战以来的首次。一战以定国运,斯特林、紫川秀两人都是战战兢兢,不敢有丝毫疏忽。

  一直商议到深夜,反覆探讨可能出现的行势并商讨了对此,两人才觉得心下稍定。

  茬离开斯特林的帐篷前,紫川秀停住了脚步。说:“二哥,有件事忘记跟你说了:在维纳里附近,德昆碰到了一支魔族队伍,抓了两个俘虏。据口供说。他们是护送卡丹前住达克与云浅雪见面的。”

  顿了一下,繁川秀说:“她,很可能就茬对面。”

  仿佛没听到紫川秀的话。斯特林俯身看着桌面上摆开的军用大地图,身行凝固得像是一座雕塑。

  良久,紫川秀长叹一声,转身正要出门,身后传来了一个低沉而嘶哑的声音:“那支队伍,我也碰到了,但错过了。”

  出了斯特林地主营,习习的晚风吹来,初冬的夜晚已径有了砭骨的寒意。紫川秀将肩上地大耄拉紧了,抬头望望,夜空澄静,星星都离很高很高,空旷寂寥的帐篷左面前一宇排开去。营帐间无数的火把照亮了晚间地天空。

  “我碰到了,但错过了。”回味着斯特林的话,紫川秀只觉得一醉酸涩。

  短短几十宇,无限的苍凉与悲哀尽在其中。回想起那时的年少轻枉,多少的快乐往事。无忧无虑的青春岁月,曾径的山盟海誓,如今都已随风而去。热切深爱的恋人,如今巳是刀兵相见的死敌。

  经过高冈。紫川秀不由往西望去。地平线上遥遥地万点篝火,哪一片才是卡丹的所在?

  “大人。”古雷牵著紫川秀的战马过来:“大人,明天还有大战,您该早点休息。”

  紫川秀淡渍一笑:“我们回去吧。”

  两人快马疾驰,穿梭于东南军庞大的营帐之中,足足跑了半个小时,才望见了远东大营的灯火。一队执勤地半兽人哨兵远远的冲他们喊了一声:“谁?站住了!”

  紫川焉不出声的停了马步,安静的任由巡逻兵用火把照亮自己的脸。

  待看清领头地古雷和跟茬后面的紫川秀,半兽人们齐齐立正敬礼:“殿下!”

  “辛苦了。各位是哪个部队的?”尽管疲惫,紫川秀还是强打精神问候值勤的巡逻兵们。

  领头把半兽人昂首挺胸的回答:“殿下,我们是第二军十一团的,担任今天的大营值勤。殿下,请允许我们向您亲告:德昆、德敬、布雷等诸位将军都聚在主营那,他们都在等您回来,像是有很要紧的事情要跟您说,吩咐我们见到您就向您报口。”

  繁川秀心下一紧。几位远东将领都是今天出战装甲兽的先锋部队指挥,伤亡惨重。

  莫非见到魔族装甲兽的强横,将军们有了畏战之意?

  “第二军军团长白川在不在主帐?”

  “殿下,这个我不请楚。他们没提到白川大人。”

  白川不知情,几个中级将领为什么要在这深更半夜越级求见自己?想起了当年的沙加兵变,紫川秀心头蒙上了一层阴影。他不动声色:“知道了,谢谢你。”

  巡逻队长受宠若惊的立正行了一个礼:“殿下,为您效劳是我们的荣幸!”

  看着巡逻队举着火把在那重重叠叠的营帐丛林中,紫川秀轻声说“古雷”

  “大人,请份咐。”听紫川秀邓低沉的声音,古雷立即知道有什么特别的事发生了。

  “你立即去找白川,让她带一队秀宇营到主营来。让她多加留神一一你明白什么意思?”

  “大人,我明白。”

  “很好。夜很深了,部队调动不要响动太大,不要惊动了大军歇息。”

  “明白,大人。”

  “你去吧,我先去主营着他们说什么。”

  “大人,下官觉得,我们晕好还是先去与白川大人会合,然后再去主营比较好。”

  紫川秀轻笑:“古雷,你担心到哪去了?我只是提防万一罢了。我还不至于怯弱到这种地步,连见自己部下都要带护卫。你照我的吩咐通知白川就行了,她知道该怎么处理。”

  听紫川秀的语气坚决,古雷只得说:“大人,那我就过去了?您多加小心。”

  “去吧。”

  与古雷分手后,紫川秀继续向主营方向策马前进。一跆上,他很注意的留神各处军营的情况。看到士兵们都依然安然雇营帐中歇息,巡逻队秩序井然的巡视四方,看到大营依然秩序井然,没有动乱的征兆。紫川秀放心不少。

  到了主营,他更是放下心来。因为主营的警戒部队依然是自己的卫队和秀字营。晚间值勤军官向他报告,德昆、德敬、布雷等人求见。

  “只有他们几个吗?”

  “是的。大人,都是今天参战地将领。”

  “请他们进来吧。”毕响,脑袋整中袭着纱布的德显和另外几个半兽人将军大步进来。在今天的战斗中,德昆被魔族的弓箭手射瞎了一只眼睛。

  紫川秀起身迎接他们:“德昆,都伤成这祥了,怎么还不去休息?还有诸位,你们今天都辛苦了,该早点歇息啊!找我有事?”

  德昆带头,半兽人将领们齐齐跪倒在地。匍匐在地连连磕头。

  紫川秀一下愣住了:“你们这是在干什么?到底是干什么?到底是什么事?”

  可是半兽人将领们不肯答话,只是一个劲地磕头流泪。最后,紫川秀都快发火了,德昆才吞吞吐吐的说了,原来晚上在联军主营开会。一些东南军的将领冷言冷话:“远东强军,名头倒大,却连一天都坚持不下来。”

  “有这群地盟军,我们可倒了大霉!敢情秀川大人千里迢迢带过来的就是这群的货色。”

  畏于紫川秀的地位,这些话他们不敢在紫川秀面前说。但跟随紫川秀过去开会的远东将领可是受了不少白眼。散会后,紫川秀留下跟斯特林单独商议,与会的远东将领先回来了,把事情添油加醋的一说。

  知道因为自己的败战。光明王在众路.友军面前受到了屈辱,参战的半兽人将领无不羞傀激愤,他们集体前来向紫川秀请缨,要求明天再战。

  知道原因紫川秀松口气:“原来是这个事。诸位,胜败乃兵家常事,只要尽力就行了,胜败一场战斗地输赢倒也不必放在心上。”

  德昆抬起头来,那只完好的右目中满是泪水:“殿下,俺们太不中用,儿郎们没出息,给大人您丢脸了!大人,明天请再给俺们一个机会,俺们定让给殿下您挽回脸面!”一边说着,他包著纱布的左眼不住的渗出血来,望之触目惊心。

  将军们齐声说:“殿下,再给我们一个机会吧!这次,我们定不会再给大人您丢脸了!”

  “殿下,今天战斗中有一批孬种,他们从阵地上逃跑了!现在,我已把他们通通抓起来了。只要殿下您同意,我立即军法处置他们!”

  繁川秀霍煞站起来,恕道:“胡闹!人现在左哪里?”

  “就在主营外,我己安排军法队,马上就要行刑了……”

  “带我去!”繁川秀打断德昆,口乞是不容置疑的。

  将领们簇拥着紫川秀出去。营外地空地上,火把通明,空地上,几百名半兽人士兵被反捆了双手,或蹲或坐。在他们周围有武装士兵在担任看守,刀剑出鞘,神情冷峻。现场鸦崔无声,乞氛紧张,只听列火把劈劈啪啪的燃烧声。

  “大人,这就是今天临砗逃脱的士兵。我们准备等下执行军法……”

  紫川秀挥断了德昆,他走近去,一个个打量着那些被反捆了的士兵们。很多士兵都是身上带伤,血迹斑斑。

  紫川秀缓缓一个个看过去,在他锐利的目光注视下,疲惫不堪地士兵呆滞的脸上露出了羞傀的表情,低下头去部敢与紫川秀对礼。

  在一个小个子半兽人兵面前,他停住了脚步,心头一颤:选个士兵实在太年轻了!那稚气的脸孔,那黑汪汪地眼晴里童真的眼神,还有脸上那惶恐又不知所弄措的表情一一他还是个孩子啊!

  “你是哪个村的人?多大了?”紫川秀问,声音很低,语气温和。

  小半兽人抬起了头,黑漆漆的眼珠慌张的望着紫川秀,泪水直流。却说不出话来。紫川秀身后的德昆严厉的呵斥他:“光明王在问你话!还不回答?”

  “不要吓着他了,他还是个孩予,我看顶多十五岁。”

  紫川秀弯腰俯身摸摸那士兵毛茸茸把头顶,温和的说:“你参加了今天的战斗?杀了几十魔族兵啊?”

  小半兽人点头。小声说:“殿下,俺一个魔族兵也没杀到……”

  “为什么呢?”

  “装甲兽上来以后,俺爹叫我赶紧走。俺什么也不知道,听爹的话就跑啦……光明王,俺知道错啦,当兵不该贪生死。么人……”

  “你爹?”

  “俺跟俺爹一起当兵地,一直是爹带着俺打仗。俺什么也不懂,都是听爹的话。”

  “你爹呢?”

  “他朝绿皮崽子那边冲过去,一边回头叶俺快走,后来他被装甲兽打死了。”

  “你亲眼看到了?”

  “俺亲眼看到了。俺爹和几个十叔叔拿着砍刀围著一个十装甲兽砍了好几下,可就是欲不死他。那个装甲兽拿刺枪一个又一个桶翻了我们的人,最后将俺爹桶了个对穿。这时俺爹还没死,掉头拼命冲我挥手,吐着血,叫我快跑……俺那时候也慌了,看装甲兽那么凶,也不敢上去为俺爹报仇,跟着大伙就这样逃了……殿下……殿下……俺知道错了……”

  说着说着,小半兽人声音中已径带了哭腔:“求您了。俺再也不敢逃走了,俺下次一定战斗到底……求您不要将这个事告诉俺家里族人,不然俺一族人都要丢脸了……”

  空地上鸦崔无声,只听到一个幼稚地嗓音说话。紫川秀心头沉重。像是压着铁块一般沉重。

  他看看四周,没有人说话,无论是那些被捆着的逃兵还是看守的军法队都扭过了头去,神情沉重。想起了今天那场惨烈火绝望的战斗,想起今天倒下的战最,百战余生的战士们艰中波光闪动。

  紫川秀掉头望了德昆一眼,那眼神颇为不满。德昆连忙解释到:“殿下俺也不知道。真的不知道……”

  不知为什么,他掰释的声音越来越小,在紫川秀严厉的目光下,他渐渐低下了头,不敢与紫川秀对视。

  将军们只在于功勋和荣耀,谁关心那些无名士兵地生死呢?

  紫川秀叹口气:“不说了。把大伙全部放了吧。”

  德昆要说什么,但紫川秀打断了他:“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军法严明固然是重要,但也要知道变通。看这些人,差不多个个带伤,我就不信他们就没经抵抗?要对付装甲兽这群恐怖的敌人,靠杀一做百来恐吓士卒是行不通的。若说今天谁有责任的话,该负最大责任的人是我!我没有估计到装甲兽军团地突然出击,没料到魔神皇会如此突然的投入预备部队。对于装甲兽这种全新的兵种估计不足,作为拍挥官,我让部队在没有准备的情况下仓促的投入了和装甲兽地血腥厮杀之中,在战局不利的时候,我更没有果断下达撒退今,造成了更大的不必要伤亡一一”

  压抑住激动的心情,看到德昆那震惊地表情,紫川秀突然意识到,自己失态了。

  将领的坚定是部下胜利信心的根源,在下属面前暴露自己的沮丧和后悔那是临阵指挥的大忌。即使眼前伏尸百万,优秀的将军能连眉头都不挑一下。自己也不是战场的初哥了,今天怎么会犯下这么低级的失误呢?

  是愧疚,是傀疚使得自己不由自主的寻找一个可以宣泄的口子。

  他放缓了话气:“总之,你先把他们放了吧。”

  “是,殿下。”德昆听今行事,他冲着士兵们喊道:“光明王殿下有今,不追宄你们了。警卫队,过来把他们放了吧。”

  卫兵们快步过来,帮被捆绑着的士兵解开了绳子。他们被捆了很久,得知被赦免了,有些人一下子就倒在了地上;有人摇晃著脑袋,张大了艰睛,不敢相信这是真的。那些濒临绝望的呆滞脸上出现了狂喜的表情。

  “还不感谢光明王殿下宽宏大量的恩典?”德昆严厉的喝道。

  “啊啊!”死里逃生的士乓们发出了枉喜的叫声,他们参差不齐的叫道:“谢谢殿下,谢谢殿下……”喊声中饱含着发自肺腑的强烈感激之情。

  “殿下,谢谢您!我定会努力战斗,绝不再当逃兵!”那个少车半兽人奔到紫川秀面前,庄严的说道,神情肃穆。

  紫川秀闭上了眼睛,以免泪水溢出眼眶。他的耳边回响起了斯特林的话:“远东各族民众不计前舷,不远万里驰授帝都,他们付出了巨大的牺牲。此份情意,我们人类欠下了他们重重的一笔。”是啊!远东最优秀的儿郎们跋山涉水,跨越了干山万水来到人类的土地上,与魔族晕凶残的兵种搏斗厮杀,被打得粉身碎骨、脑浆进裂,被魔族装甲兽沉重的脚步踩成了肉泥。他们到底是为了什幺?

  不是为了人类,不是为了追求“大陆霸权”之类虚无缥缈的东西,魔神皇卡特陛下与紫川参星殿下的野望跟他们更是毫无关系。那些淳补的半兽人汉子,只有一个原因:相信光明王。

  他们坚信,光明王所做的一切都是在为远东着想。光明王深谋远虑,思虑深远,虽煞自己不能理解他的用意,但只要坚决执行殿下的命令就够了。

  那些战死的士兵们,即使在他们生命最后一刻都坚信,自已的牺牲,定然会为远东换来一个美好的未来,自己的鲜血不会白白滚淌,自己是在保卫自己的妻儿父母。

  血染沙场的战士险些要死在自己人手上,刚刚战死了父亲的儿子向自己宣誓再战,被赦免士兵出匀真心的感激涕零、痛哭滚涕一一那些淳朴的半兽人士兵们啊,他们竟没有一个人意识到,他们竭尽全力在打一场根本跟自己己无关的战争!

  对这份盲目而枉热的信任,紫川秀感到了深切的悲哀和沉重。

  一个民族千年的期盼和希望,千万人对自由和幸福生话的向往,白己背负了太多太多的东西,一想到自己有可能辜负他们,那种沉重的负罪感压得紫川秀喘不过气来。”

上一章:第二十二卷 生死辉煌 第四章 决战序幕 下一章:第二十二卷 生死辉煌 第六章 东路信使

 

· 推荐:乡村小说 官场小说 商战小说 权谋小说

点击收藏 小提示:按键盘CTRL+D也能收藏哦!

在线看小说 趣知识 人生格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