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
玄幻奇幻小说

首页 > 玄幻奇幻小说 > 紫川 > 第二十二卷 生死辉煌 第四章 决战序幕

第二十二卷 生死辉煌 第四章 决战序幕

  就在云浅雪和卡兰联手伏击军师黑沙的同时,位于达克大营的魔神皇得到噩耗:巴丹城被紫川军拿下了。

  一天之内,五千多魔族兵把守的大城被半兽人攻下,魔神皇甚至连增援都来不及派出。这证明,来犯的紫川军具有极强的战力。

  巴丹是达克的大后方,巴丹城被人类攻陷,魔神皇与后方瓦伦要塞镇守部队的联系就被切断了。这下,虽然很不甘从帝都前沿撤兵,但魔神皇再也不能置之不理了。

  当夜,呜呜的号角吹响,魔神皇升帐点将。在主帐前,以魔神皇为轴心,两排将领肃立,盔甲和刀刃反射火把光亮,将军们屹立无声,秋风席卷大旗呼呼作声。肃杀之气冲天而起。

  所有在达克的军团长都已齐聚于此。军团长们排成两列,肃立如林。

  王国第一军近卫旅军团长雷欧公爵站在首位,他时刻忠心耿耿的护卫着魔神皇。

  在他之下,是王国第二军的羽林军的云浅雪,他的军团全由塞内亚族的贵胄子弟组成的亲卫军团,屡建战功的王国亲卫部队。

  王国第三军,磐石军团。魔族第三军本来是王国第一流的精锐军团,在魔族王国乃至整个大陆都享有威名赫赫。但无奈,上次叶尔马轻师冒进被流风霜打了个包围,那些身经百战的老兵都躺倒在旦雅城下被人类喂了狗。当叶尔马逃回达克时,身边只剩下了十六骑。

  一个享有悠久历史和辉煌战史的王国军团就这样硬生生损折了。魔神皇震怒异常,只是顾忌这位魔族老将的功勋和他享有的威望,神皇陛下好不容易才抑制住把他也拖去喂狗的冲动。

  考虑第三军这支功勋部队不应就此断绝,神皇从窘迫的预备队兵力中抽出力量,再加上一些归队的伤残老兵,重组了第三军,总共兵力为二十个不满员的团,不到五万人。

  王国第五军,西南军团的凌步虚。

  王国第十一军,“铁壁”军团裴玛公爵。

  王国第十五军,雷豹公爵。

  王国第十六军军团长,马维公爵。

  望着麾下的将领们,魔神皇沉默不语,眼中流露出哀伤与悲痛。

  比起半年前在魔神堡的出征仪式上,军团长的人数已少了很多。征战四方的武将们凋零大半,至今还留在此地的,除了雷豹和马维以外,只剩下塞内亚族的将领了。

  在以达克为中心的方圆数百平方公里的土地上,聚集了塞内亚族的全部战士,而在他们周边的,则是海洋一般的人类包围圈。

  “将军们,朕有个坏消息告诉你们:巴丹城失守了,我们被人类包围了。你们怕了吗?”

  听闻噩耗,军团长们依然镇定,他们整齐而响亮的吼道:“启禀陛下,我们不怕!”

  叶尔马挺身站出:“陛下,人类来了吗?很好,就让他们过。来吧!那群兔崽子躲在城墙后面是挺难对付的,但若到了开阔地上打野战,我神族将士将以一当十,所向披靡!”

  穷途末路,强敌环窥,但将领们依然能保持高昂的斗志,魔神皇露出满意的微笑:“如此气概,才是朕的将军!朕决定,全师回军,亲征斯特林。为我大军打开退路!”

  “陛下英明!敌寇虽来势汹汹,但大多都是斯特林征来的新兵,再加上远东的蛮夷土人,不过乌合之众罢了!我们有近卫旅,有羽林军,有骁勇忠诚的塞内亚武士。更重要的是,我们有陛下您的英明指挥!有陛下您带领,消灭这群乌合之众,易如反掌!”

  叶尔马陡然提高了声量:“我军定能生擒斯特林,活抓紫川秀,吾皇万岁!”

  众将齐齐吼道:“生擒斯特林,活抓紫川秀!吾皇万岁!”

  主营外,传来了冲天的应和,那是三军将士跟着狂吼:“生擒斯特林,活抓紫川秀!吾皇万岁!”

  当晚,盘踞在达克周边魔族军队开始了行动。根据后来军史学家的研究,七八四年十月二十七日,魔神皇亲领的决战,是整个卫圣战争期间魔族最大的一次军事行动。

  当时魔神皇麾下共有七个军团的番号,其中塞内亚军团共有五个军团,一个非塞内亚的十五军团,再加上马维带领的人类叛军军团。

  人类方面的总指挥斯特林估计,魔族的总兵力在三十五万到四十万之间,他这个估计对于塞内亚族来说是正确的,但他却遗漏了一个很重要的因素:除了蒙族、哥昂和亚昆三个大族以外,魔族内部还有着众多的小部族。

  这些小部族战士正随着魔神皇的主力一起行动,他们就是由雷族领袖雷豹公爵带领的魔族的第十五军团。这个军团的战斗力虽然不出名,人数却很庞大。足足有二十万士兵之多。再加上由马维带领的七万人类叛军部队,使得魔族的总兵力达到了六十三万人。

  这是个惊人的数字,魔族的兵马之多,甚至超过了斯特林和紫川秀的合兵。

  当然,人类方面也有一个优势,斯特林和紫川秀可以专心迎敌,倾力一战,魔族方面却无此优待。他们必须还得顾及身后,紫川家的帝都军团和流风霜的西北军团都在魔神皇的深厚虎视眈眈,魔神皇不得不分兵留守达克以防腹背受敌。

  雷豹公爵率领的第十五军团被安排留守达克,他将负责魔族大军的后路掩护,防御来自帝都方向的攻击。

  而马维率领的第十六军团将负责跟随大军行动,负责保护后路粮草和辎重。因为这次与紫川家主力对决,人类叛军的忠诚和所能发挥的战斗力都很受怀疑,所以魔神皇没有把十六军团放在第一线,生怕见到故国的旗帜,人类叛军会动摇,反而乱了大军的阵脚。

  另外,由于巴丹城被拿下,魔族的后方粮草供应就被断绝了,达克周边的粮草也不足以支持魔族数十万大军长期作战。于是,魔神皇不得不在全军吃光最后一根皮带之前与斯特林决一死战。

  “呜呜……呜呜……呜呜……”正午,悠长的军号声回荡在巴丹平原之上,帐中正在午间小盹的众人齐齐跳了起来。斯特林匆匆把军帽往头上一戴:“我出去看一下。”

  帐内众人听那号声呜呜,心中莫名其妙的紧张起来。

  不一阵,斯特林犹如一阵风的冲向帐中,叫道:“将军们,回自己部队去。”

  “可是魔族到了?”

  “正是!”斯特林脸上呈现出庄严又激动的神情:“侦察兵报告,魔族的主力开到了,大军,绝对是空前的大军!”

  “很好。”紫川秀点点头。谁也不知道他这个“很好”到底是什么意思。他的神情镇定,但被捏的咔咔作响的手已暴露了他内心底的激动。

  有人掀开了门帘,初冬正午温和的阳光照了进来。两位统领并肩站在帐前,都没有出声,使劲的眺望这东边的地平线。而此时,那里还是空荡荡的一片,什么都看不到。

  大营里已经是一片兵荒马乱的忙乱,呜呜的军号声中,各个部队都在紧急的集合。步骑铿锵,盔甲的铁片稀疏作声,步声混乱。带着临战前的惊惶和紧张,官兵正从大营赶赴各个阵地。

  尽管准备已久也在预料之中,但期盼已久的决战终于到来时,所有人还是有种不知所措的慌乱感觉。

  “准备了这么久,我们终于来客人了。就是不知道我们准备的筵席,尊贵的魔神皇陛下是否满意呢?”

  “他会满意的,满意得不想走了。从此不再离开!”斯特林统领说。

  向着太阳下山的方向,他用力的挥手,彷佛以此向地平线外还看不到的强敌下达战书:“卫国圣战,在此一战!”

  七八四年的十月三十日,魔族王国的主力在魔神皇统率下,抵达了巴丹近郊,与驻扎在巴丹城周边的斯特林军团和紫川秀军团只隔不到四十里。

  神皇陛下皇驾就驻在一处后世被称为“魔王坡”的无名高地上,以此为中心,麾下的六个军团环绕周边,护卫着他。

  尽管狂傲,但神皇陛下本人和他麾下的大臣们都清楚,即将到来的是一场决定性大战。

  在与斯特林军团正式遭遇接触之前,羽林军团长云浅雪提议让大军在道上修整一夜,以恢复行军中耗损的体力,待天亮再以整齐的阵容与人类照面。

  魔神皇卡特采纳了这个建议,于是在对面人类军队的翘首期盼中,三十日那一晚就这样平静的过去了。

  开战之前,必须介绍双方的领导层。人类方面,总指挥是东南军的斯特林,副总指挥分别是远东军统领紫川秀和东南军副统领文河。

  为“先攻”和“后攻”的问题,人类的总指挥部中曾引起了一阵争论,但最终还是斯特林拍板:鉴于野战中人类的战力与魔族相比处于劣势,此次会战,人类方面拟定的是防御——反击的战略。

  为迎接魔族军队的到来,人类以巴丹城为中心,在城市两翼摆开了一个将近十里的一字长蛇阵势。

  斯特林亲自坐镇巴丹城守护主营,而紫川秀则统率远东部队担任大军的左翼保护,文河将军则率领东南军的十四个师担任大军的右翼护卫,他还承担着战略反击的重任。

  因为估计到了魔族的骄傲,也因为在指挥如此庞大的军队开战,对双方指挥官都是一种考验,紫川秀和斯特林都预计,会战一旦开始,魔族指挥官会采用最简单也就是最实用的中央突破战术,因而人类也在中央集结了最密集的兵力,四十个步骑师的强势兵力。

  而魔族方面,总指挥自然是魔神皇,而首席总参谋则由皇族第二子卡兰殿下担任。

  本来这个位子是该由黑沙军师来坐的,但无奈军师一直迟迟不归,战情如火又不容多等,只好由魔族军中排名第二的卡兰皇子来坐镇这个位置。

  这位皇子不学无术的名声远扬。魔族军中哪怕连烧饭的伙夫都知道,若真是靠这家伙来定战略的话,大伙也不用对面的斯特林动手了,最好齐齐撞墙上吊了事。

  幸好大家也没对他抱有太大的期望,魔族将士们期待的是卡兰手下的心腹大将云浅雪,这位羽林将军经历多次战火,越来越有了成熟沉稳的大将之风。大局观很强,让人放心。

  三十一日清晨,魔族军开始拔营移动前进。四十万人的军队移动,没看过的人绝对不能想象那是一副什么情形。

  顺着驿道,魔族的军队分开多路前进。从上空看,那黑压压的军队彷佛一道又一道黑压压的江河,缓慢却不可动摇的漫过了道路、田野、平原、树林、草地、荒漠、村庄。

  绿色的树林,黄色的荒漠,褐色的田野。金黄的田野和草场。现在,通通被黑褐色的魔族军阵所覆盖,天地间彷佛只剩下一种颜色,那就是魔族兵外衣的黑褐色。

  树立在这洪水之上,那是一片又一片金属的反光,密密麻麻的刀剑在魔族兵扬起的铺天盖日尘埃中闪烁着刺眼的光芒。

  就如两条巨大的章鱼在进行肉搏战之前,最先接触是他们那长长的触角。虽然人类和魔族主力尚未接触,但战斗已经打响了。

  在魔族的前进方向上,他们都派出了大批的斥候和探路来侦察人类的动向和兵力部署,而与之对应的,斯特林也派出了无数的巡逻队来阻止魔族斥候的渗透。

  在两军之间的开阔地带和密林,那是双方斥候厮杀激烈的战场。

  你追我逐,风驰电掣,胜负之势瞬息转变,明明是半兽人和人类战士正在密林中追击顽抗的魔族斥候队的,忽然,转眼工夫,魔族来了大队增援,于是立刻变成了人类和半兽人落荒而逃,而魔族兵在后面跟着紧追不舍的局面,直到他们得到了增援,又转身杀回……一天之内,这种小规模交战不下百起,没等大战打起,数百勇士已血染沙场。

  三十一日,彷佛上天也感受到了人间的这股冲天杀气,气候开始变得奇幻莫测。

  早上还是艳阳高照,正午时分,天空忽然乌云密布,地平线上不时传来了轰隆隆的雷声,一道又一道霹雳裂天而过,空气中充满了硫磺的味道。

  正午时分,天空先是下起了小雨,接着变成了冰雹,到下午时又变成了飘雪!

  期间霹雳连续不绝,两军都有多名官兵被雷电击倒,一道雷电甚至劈断了东南军的主营旗杆!

  当时目睹这一奇景的士兵无不大哗。决战在即,军旗却被天雷劈断,这是极不吉利的兆头,幕僚们目瞪口呆,谁也不敢出声说话。

  被不利天气影响的不止人类一边,因为雨雪雷电不断,魔族的行军不得不为此而打断,魔神皇下令就地安营。

  直到傍晚黄昏,强烈的北风吹散了云层,落山的夕阳出现在地平线上,魔族营中燃起了千千万万的火堆,士兵们开始做饭歇息。

  此时,魔族大军距离巴丹城已不到二十里路了,两军从地平线上已可以遥遥望到相互的黑色轮廓了。

  第三天,也就是七八四年十一月一日清晨,斯特林统领在巴丹城的城头上眺望东方,看到地平线上那一抹淡淡的潮水黑色轮廓。他深深吸了口气:“终于开始了。”

  太阳升起时,各个魔族军团一字摆开,以散兵线队列向前推进。极目所至,在人们视野里,地平线的尽头上彷佛到处开满了万紫千红的各种花朵。谁都没办法把魔族军中那引导各部队前进的一连片密密麻麻的旗帜给数清楚。

  整个大地就象是春天的花园里开满了鲜花,而花朵就是那人马的旗帜,魔族的人马形成了一片波涛汹涌的大海,那扎着五颜六色饰带的枪矛就是那波涛之上的浪花了。

  尽管已经摆开了长达十里的宽阔正面,但谁都没办法把魔族军阵给一下子看尽,魔族兵队伍的长度竟达二十里之长,队列一列又一列,无法看到尽头和末尾。

  在阳光丽日下,广阔的战地上,密布着预备攻击的兵马,传令兵驰骋于战阵之间,整理队列。

  巴丹城的东面是大片的平原,一条驿道穿越平原。现在,魔族的军队就顺着驿道铺天盖地的扑了过来。在阵头距离巴丹城约莫五里处,魔族军团停住了脚步,扎下营盘。

  在那个后世被称为魔王坡的无名高地上,魔神皇和他的近臣们驻扎于此。云浅雪快马奔上高地,向着魔神皇单膝下跪:“陛下,前面就是巴丹城。”

  魔神皇外罩白色披风,内穿一身黑甲,一身装束简洁到接近朴素的地步。他正打着手帘,眺望着地平线远方的朦朦城池。

  巴丹城地处平缓的平原地带,此时城门早已紧闭。城池的右边被郁郁葱葱的绿色森林所覆盖着。在林间,隐约可见飘扬的战旗。

  而城池的左边则是一片延绵数十里,连绵起伏的高地。高地上长满了稀疏而高大的乔木树林,林间朦朦胧胧有着一片黑黝黝的影子,很可能是军队的驻地。

  敌人的主力在哪里呢?

  族至尊沉默不语,眼中闪烁着奇异的光芒。

  好久,他转过头:“云浅雪,斯特林的主力是否就在面前了?”

  “陛下,斥候侦察遭遇了很大阻力,人类巡逻队封锁的非常厉害。可以确定,巴丹城以及周边一定有人类的大部队,但目前还不能确定是否就是斯特林的全部主力。我们现在还摸不清巴丹城周边的人类兵力部署,只知道敌人在城池两翼都布置了壕沟和阵地防御,两翼延伸得非常广。”

  “既然侦察不出,那就以武力来确认。”魔神皇淡淡说:“朕命令,第三军向巴丹城左翼发动攻击。叶尔马,给朕把敌人得阵地给夺过来!若得手,你在原地坚守,朕的军队要通过你的阵地绕到巴丹城的后面去,对巴丹形成半面合围。”

  “遵命,陛下!”魔族老将精神抖擞的站出来,对魔神皇行了一个单膝礼,起身时盔甲的叶片铿锵作响。

  披着那身沉重的盔甲,在几个亲兵的扶持下,他好不容易才爬上了战马,驰骋而去。高地上的众人目送这位老将军威风凛凛的背影,眼神却颇为复杂。

  “裴玛!”

  “微臣在!”

  “你率十一军,对敌人右翼发动试探性进攻,尽量摸清楚敌人的实力。朕有预感,敌人的重兵很可能就隐藏在右翼。”

  “遵命,陛下!微臣定为吾皇拿下阵地!”

  “不必过于勉强,若遭遇过强抵抗,你可以自行决定撤退。”

  裴玛诧异的抬起头,战前动员,那是尽量有多响亮说多响亮的,将领们总是一个个拍着胸膛打着保票,“万死不辞!赴汤蹈火!誓与阵地共存亡!定能高奏凯歌!立下军令状!”进攻之前拿下军令状是常事了,那几乎是每一仗前的动员套话了,可魔神皇竟这样好说话,这么轻描淡写的说“打不下就算了”!

  看出裴玛的困惑,魔神皇对众人说:“裴玛,今日一战,我军所动员兵员空前绝后,单是团队单位就不下三百个,战场纵横近百里,朕身为最高指挥,不可能事必躬亲。朕只确定方针,但具体细节,这就要靠诸位军团长来指挥,根据战场情形,积极灵活的做出调整!只要对大局有利,朕不介意你们调整朕的命令。诸位将军,你们肩上的担子很重。”

  军团长们齐齐单膝跪下:“请陛下放心,微臣必将戮力奋战,绝不辜负陛下厚望!”

  裴玛重重的点头:“陛下放心,微臣会遵照陛下指示,尽力拿下敌人阵地!即使不能,微臣至少要为我军探明敌寇虚实!”

  “正该如此,朕期盼你的胜绩!”

  神皇平淡的语声中,揭开了大战的序幕。

  天空刮过一阵旋风,森林咆哮,落叶飞舞。

  “弟兄们,吾皇陛下就在高坡上等着我们的捷报!”骑在高头大马上,叶尔马奔走于各个团队之间。他高高拔出了佩剑,向前一挥,剑锋反映烈日的光辉刺眼夺目:“为了陛下,奋勇杀敌!磐石战士们,战死沙场是你们的归宿!”

  伟大的陛下与自己同在,至尊无上的神就在那高坡之上注视着自己!在老将军嘶哑的喊叫声中,魔族将士们热血,一种视死如归的精神贯注到了魔族将士们心中。

  战旗一摇,鼓声雷动,第三军的军阵中起了一阵鼓噪,磐石军团的士兵放开了喉咙欢呼:“赛穆黑林!”

  “第三军,前进!”

  平原上响起了轰隆巨响,犹如一块巨石从高山上滚落,由二十个团队方针组成的第三军进攻梯队滚滚前进,阵头闪烁着铁甲盾牌和长枪的金属光芒。

  整个进攻势头犹如海啸汹涌,象雪崩般无法阻止。在这五万魔族兵的铁蹄和脚步下,大地被踩得沉重得下沉。

  “魔族开始进攻了!”

  看到敌人的右翼升起了一阵黑压压的烟尘,尘嚣遮天蔽日,设在巴丹城头的人类总指挥部气氛紧张。

  出乎战前的预料,首当其冲受到攻击的并非战线中央,而是左翼的紫川秀远东部队。

  而斯特林原是想把那强悍的半兽人军团作为反突击的预备队用的。这下,底牌被提前打了出去,人类方面颇有点措手不及的感觉。

  战役总指挥斯特林将军神情严峻,眉间横着一道深刻的皱纹:“通知秀川统领,远东部队将提前与魔族军遭遇,右翼队由他指挥!不能让魔族军突破山脉阵地!”

  前方响起了雷鸣般的震动,脚下的大地在剧烈的震动,前方的地平线上烟尘滚滚。而在那尘嚣之间,魔族前锋马头攒涌,无数的战骑踏着黄烟和列尘呼啸而近,骑兵们俯身在马脖子上,把枪矛伸在前面,向前冲杀,如林一般的长矛笔挺向前,魔族前锋的阵列是如此整齐,彷佛是大地上凭空出现了一道高速移动的黑墙。

  “放箭!”

  一声令下,天空骤然暗了下来,从山上稀疏的丛林中飞出了密如蝗虫的箭矢,飞箭密集得遮盖了天空。

  被这通箭雨射击,冲在最前头的魔族骑兵不时有人滚落马下,密集的队列中,根本来不及惨叫一声,滚滚而过的马蹄就将他踩成了肉酱。

  但迎着那落箭如雨,魔族骑兵先头部队依然挺进,骑兵的先头已经开始冲坡,茂密的灌木和草丛减慢了他们的冲击速度,魔族骑兵部队的进攻速度放缓了。

  “呼卓拉!”犹如雷霆突然爆发于山间,一声霹雳震响回荡在山林间,那吼声是如此恐怖,就连魔族久经沙场的战马都被吓得猛然失蹄。

  在那稀疏的山林间,成千上万的半兽人士兵从隐藏的草丛和山林间现身,枪矛刀剑发出了耀眼的光芒。

  罗杰将军身披一身黑甲,高举长剑用力一挥,森林深处响起了恐怖的呐喊:“杀杀杀!”

  成千上万的半兽人步兵从高处俯冲而下,而魔族骑兵则自下而上的冲击。就像从高山滚落的巨石撞上了自下而上的铁锤,两军阵头冲击的那一瞬间,士兵们同时发出肺腑的大喝一声:“瓦格拉!”

  “呼卓拉!”

  两军的前锋都装备了长矛或刺枪等长兵器,在交锋的最初,两军都用阵列交战。半兽人占有地利上高度优势,魔族却是骑兵。

  两军密集的长矛阵都在死命的朝对方队列里戳去,那长矛的排列密得几乎连空气都穿不过去,戳在肉体和盾牌上发出了各种各样的声响,有的清脆,有的却让人听得牙根发酸。

  一时间,双方队列里都响起了连续的惨叫声,不时有士卒被那长长刺枪戳穿了胸口,鲜血飞溅的滚落马下。

  双方队列都在不断的冲击,每一次冲击都产生了大量的牺牲和鲜血。

  但是更惨烈的战事却是在第一线士兵的长矛都给折断了后,混战开始了。双方的士卒操起了长刀和斧头,于是盾牌敲击着盾牌,人马相互推搡,战马在悲鸣惨叫声中悲壮的倒下。

  很明显的,虽然对手居高临下,但魔族士兵的强悍使得他们占据了上风。

  阵头的魔族士兵已经杀红了眼,一个个单枪匹马的骑士催马就敢冲进半兽人的队列中,高举着近身剑和鬼头刀不顾死活的砍杀半兽人们。

  半兽人们虽然同样强壮,但他们缺少魔族兵那种血腥杀性,竟被魔族骑兵这种悍不畏死的厮杀血性给震慑了。

  一时间,半兽人的阵列竟被魔族强大的冲击力推得往高坡上缓缓后退,军旗东歪西倒,士兵们战甲破损,头盔被砍得破碎不堪。在魔族兵狂猛的攻势下,半兽人兵渐渐支持不住了。

  快马奔至魔王坡,气喘吁吁的信使翻身下马:“陛下,第三军战报!已查明,敌军的左翼高地布置的是远东军队,目前我军与半兽人已经接战。”

  魔神皇喝问:“战况如何?”

  “有利!我军略占上风!”

  微一思索,魔神皇立即做出了决断:“既然战况有利,那便要趁胜追击!通知近卫旅出动,增援叶尔马!”

  左翼的高地战线上,厮杀依然在继续。

  “顶住!顶住!”半兽人军官德昆绝望的吼着,他挥舞着大旗:“为了佐伊族的荣誉,弟兄们,我们定要顶住!”话音未落,一个魔族弓箭手瞄准他放了一箭,箭矢射中了他的左眼。

  在士兵们的惊叫声中,德昆狞笑着把箭矢猛然拔出,带出了血淋淋的眼睛,黑乎乎的眼眶里鲜血直流。

  “上啊!”就像受伤的豹子会以可怕的凶残反噬一般,受伤了的德昆狂暴如风。他举着锋利的斧头,砰砰砰迎着魔族兵众众冲了过去,身边的卫兵们甚至来不及阻拦,甚至就连魔族那边也反应不过来,德昆速度快得有如电闪雷鸣,夹带着狂风和怒吼,越过了两军的交战线,将几个挡在他身前的魔族兵给撞的东歪西倒,一下子就冲到了那个放箭的魔族兵面前,高高举起了斧头。

  那个魔族兵弓箭兵这才反应过来,惨叫一声举起手上长弓想阻挡。

  长斧带着雷霆万钧的势头猛然劈下,长弓毫无阻滞的一断为二,紧接着斧头狠狠的落在了那魔族箭手的头盔上,喀嚓一声,头盔被猛然的砍裂开了,那个弓箭手只来得及惨叫一声,随即就像棵被砍倒的松树一般直挺挺从马鞍上倒了下来。

  周围的魔族弓箭手都被这一幕惊呆了,德昆再次怒吼一声:“挡我者死!”转身杀出去。

  被这位魁梧的将军那直如火山爆发般的怒气和鬼神般凶悍的杀气所震撼,一时间,路上的魔族兵齐齐给他让开了一条道,竟让他丝毫无损的从魔族阵中冲了回来!

  单枪匹马深入敌阵数十米再毫发无损的杀回,德昆的这一壮举大大鼓舞了半兽人士兵的战意,但个人的武勇却没能扭转战场的局势。因为,紧接着冲锋的骑兵之后,魔族的第二轮冲击阵到了。

  比起势如狂飚暴风的骑兵攻击,这行动缓慢而沉重的步兵方针更是令人心寒,在他们整齐划一的脚步下,大地在沉重的下沉。

上一章:第二十二卷 生死辉煌 第三章 扬威两军 下一章:第二十二卷 生死辉煌 第五章 血肉狂飙

 

· 推荐:乡村小说 官场小说 商战小说 权谋小说

点击收藏 小提示:按键盘CTRL+D也能收藏哦!

在线看小说 趣知识 人生格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