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
玄幻奇幻小说

首页 > 玄幻奇幻小说 > 紫川 > 第八章 第八节 夜袭

第八章 第八节 夜袭

  其实魔族完全是多虑了:斯特林再疯狂,也不可能以中央军一支孤军去进攻魔族最精锐

  的二十万宫廷近卫旅,并且这支精锐部队的后面还有号称大陆无敌的魔神皇在压阵。

  他的原本的计划是在杜莎行省招摇三到四天,吸引魔族的注意力,然后在魔族的外围部队赶回之前撤退。他赌的是魔神皇不可能干冒风险和自堕身份,主动向他进攻。四天过去了,魔神皇强悍的护驾兵马并没有出现。似乎当初的一宝已经押对了,斯特林松了口气,吩咐部下:“放弃帕伊城,准备撤离。”——就在这个时候,云浅雪率领的羽林军出现了。

  侦察部队向斯特林汇报:一路魔族兵马在在五十里外接近,五万上下的兵力。起初时候,斯特林并没有把这路兵马放在心上:既然不是魔神皇全力来攻,那自己完全可以应付得了。一月十三日上午,大军秩序井然的撤出帕伊城,向西行进。这时敌军兵马突然逼近,距离已经不足十公里了,摆出一副要全力攻击的架势。

  中央军停止撤退,在灰水平原上布开阵势防御,静静的等候着敌人的到来。可是太阳一直从东边升到了正中,地平线上敌军已经隐约可见了,却就是不接近,竟然就停在了那不动了!

  斯特林一声令下,主动发起了攻势,中间的步兵组成庞大的钢铁方阵,整齐的逼近,骑兵在两翼保持着跟步兵同样速度,缓缓推进——斯特林并不想在这里耗费宝贵的兵力和时间与对方对决,他只是想让对手看到中央军可怕的气势,知难而退。

  果然的,对方看到中央军阵势森严,马上撤退了。中央军转而继续西撤,可是走不到十公里,那支敌军又出现逼近,中央军大军掉头准备攻击,敌军又开始后撤了。

  同样的过程重复了好几次,云浅雪的兵象条打不退的癞皮狗似的死跟着斯特林,呐喊作势虚张声势,斯特林走,他就追上去,斯特林停下,魔族兵也停下;斯特林回头赶,他们就赶紧后退几步——就如同一帖膏药似的死死贴在中央军的后背,尾随不舍,厮搅瞒缠的一直追到了灰水河边。斯特林心下凛然:自己是碰上了那种最难缠的对手了。对方指挥官已经完全看破了自己急于西归的的想法,目的并不在击败自己,而是却是把自己拖住,等候他们的外围兵马赶回合围。

  斯特林心下也明白了对方的目的:敌将等候的就是斯特林军团后撤横渡灰水河的那个时机。用兵家都知道,一支军队在渡河时候是最脆弱的时刻:此时不但军队分处河岸两端首尾不能相顾,而且士兵的心理这时候也最为脆弱,如果这时候被敌军冲击,那非全军溃乱不可。中央军想安全的渡河后撤,必须要先解除掉后面的这个威胁。

  斯特林让大军主力继续前进,自己亲率铁骑埋伏在树林里:如果敌军敢继续追来,就给他来个前后夹击!结果云浅雪发现了铁甲军留下的大批的蹄印,竟然就把部队围在密林的外面不走了,并且还打算放把火烧树林,让藏身在密林中的斯特林进退不得,十分狼狈,幸好统帅主力的中央军副统领秦路发觉不妙,马上带领大批步兵回来增援,云浅雪马上就撤退。

  斯特林得以解脱。

  连续设了几个圈套来埋伏,都给敌将识破了,斯特林真是非常恼怒:并非自己在谋略、战术上不如对方,只是对方抓住了自己急于抽身时间不多的弱点,无论斯特林如何千变万化浑身招数使出,对方只用一个“拖”字,就足以不变应万变了!

  现在对于中央军十万将士而言,时间就是生命线!想到这一点,斯特林心急如焚。

  就在今天,对面人嚷马啸,已经有一路兵马赶来与对方会合了,从旗帜上看,好象是属于叛军的——这是个危险的信号,说明更多的增援兵马也随时可能到来……

  云浅雪猛然惊醒,从行军毯子上一下坐了起来!那一阵喧嚷是怎么回事?

  “劫营!”卫兵冲进来:“大人,敌人来偷袭了!”

  “谁!是谁!”云浅雪厉声喝道:“斯特林部队吗?”心下难以置信:不可能!我明明已经安排人马严密监视了中央军的部队了!对方即使调动一个中队也瞒不得过我的眼睛,怎么可能会给他来袭营呢!

  “不知道,大人,是后面打过来的!快起来吧!敌人快过来了!”

  云浅雪“噗”的跳起,冲出帐篷,只见后军营寨那里火光冲天,到处是一片惊恐的呼叫和报警的吆喝:“敌人袭营了!后军完蛋了!”

  云浅雪着急的嚷嚷道:“给我备马!快!”但在这慌乱之中,各人要找到自己的坐骑也并非易事,营地帐篷之间,一片黑里咕咚里,到处是人碰人,慌乱的士兵从胡乱的跑着,散布着一个比一个可怕的消息:“人类全部杀过来了!”“他们来了!我们被包围了!”全营变得人心恐慌,军官们呼号:“集结!集结!向我集结!”却没法整军,没法布阵,甚至没法分辨敌我。成群的赤步士兵,跟骑马的士兵黑夜里瞎碰瞎撞,在这黝黑之夜响彻着一片嚷叫。云浅雪身边只带了十几个卫兵,催马狂奔赶去喧嚷声最大的地方,他要马上制止慌乱的扩大。他们屏息疾走,黑暗中,有人被暗中的篱笆所拌倒滚落马下。

  喧嚣声首先响起在大营的后方,这里已经燃起了冲天大火,军需仓库和物资车队都已经笼罩在一团烈火中了。云浅雪一赶到,马上抓住了一个慌张的军官:“怎么回事?值班军官在哪里?叫他来见我!”

  “大人,特柯威已经被杀了!”

  云浅雪怒喝:“谁干的?斯特林部队吗?”

  “大人,不是中央军!袭击来自我们背后!好象是平靖侯的部下干的!”

  云浅雪不可思议说:“平靖侯!他竟敢……”今天一路远东种族联合军的兵马前来与羽林军会合,云浅雪当时是很高兴的,安排他们驻扎在自己羽林军大营的后方,没想到……云浅雪实在不敢相信这个念头:平靖侯又叛变了?那会连累到一力保举他的二殿下,连同自己的立场都会变得岌岌可危了……

  此时,马廊已经燃着了,火亮通明,趁着这火光,云浅雪隐约看到了好多的人类骑兵在追着砍杀着自己的部下。从睡梦中惊醒的的羽林军勇敢的抵挡着人类猛烈的进攻。但是阻击时间并不长:全副武装对赤手空拳,这简直就象一场屠杀。云浅雪愤怒的带领了几百个集合到的士兵,呐喊着开始反冲击,但是不一会就被打退了,他两次奋力整理兵马,两次都给打散了。敌军象那不可阻碍的怒涛,猛扑中军,中军行帐已经给一把火烧掉了。根本挡不住!

  他开始后撤,而且越撤越快。地面上遗尸狼籍。魔族只得依靠弓箭来掩护撤退,眼看就要演变成一场大溃败。

  幸好这个时候,羽林军的负责监视斯特林部队的前军赶回来。这支部队因时刻在警戒中,所有能保持着比较好的秩序的投入作战。在他们步兵的弓箭掩护下,他们猛扑向来敌。黑暗中,双方骑兵鏖杀在一团,马刀的光芒在漆黑中不时一闪而逝,随即响起凄厉的惨叫和骑兵的落马滚地声。双方就象两个大力士似的厮搏,你卡我的喉咙,我踢你的小腹。双方杀得难分难解。

  云浅雪已经恢复了冷静:现在还不到考虑自己和殿下立场的时候,现在要紧的是赶紧把这路袭营兵马击退。他的嘴唇咬得出了血,心头充满了羞辱的愤怒:平靖侯,你这条贱狗!

  竟敢阴我!把我搞得如此狼狈!

  他大声的吆喝着,叱骂着脱逃的士兵,驱赶他们重又投入作战。经过努力,在他身边聚拢了许多惊惶的士兵,他指挥他们,各就各位,纷纷杀向自己的攻击点。羽林军证明了自己不愧为魔族精锐的禁卫部队,他们刚刚挨了打,一回过神来,马上又悍不畏死的扑杀上前!

  战局逐渐向魔族一边一点点的倾斜了!

  黑暗中一个传令兵出声问:“哪位是羽林阁下?有紧急军情通报!”

  “我就是!快说!”

  满身盔甲的传令兵一边跑近云浅雪得跟前,一边扬声说:“有消息说平靖侯已经背叛了……”这个声音引起了魔族士兵一阵不安的骚动。

  云浅雪冷“哼”一声,这个消息并不出乎他的预料,那个反复无常的小人,迟早会死在我的手下!他忽然觉得有点疑惑:“‘羽林阁下’?一般由低级魔族担任的传令兵怎么会用这样文雅的用语……”

  云浅雪猛然把身边的一个士兵推了过去,借势后跃。几乎是同时,漆黑中雷光电闪,雪白的刀光犹如一道耀眼的闪电突然裂过空间,那个士兵一下凭空象个火柴棒被折断似的拦腰被斩成了两截!云浅雪人在半空,还没来得及庆幸,身子一晃失去了平衡,重重的摔在了地上,他想站起来,才发现右边肩膀处凉晃晃的,接着,被撕裂的剧烈疼感潮水般淹没了他的脑神经,难以抑制的发出惨叫:“啊!”——他还是没有躲过那可怕的一刀,整个右手连胳膊已经被砍去了,伤口处鲜血喷涌如泉,整个人疼得在地上不断的打滚。

  “传令兵”全身披甲的可怕身影从黑暗中浮现,他没有料到云浅雪可以躲得过这必杀的一刀,追近来要再补上一刀。一个卫兵奋不顾身的扑上去阻拦,刀光再闪,那个卫兵的脑袋已经落地了。他踢开无头的尸体再次冲近,又一个魔族卫兵已经从后面死死的抱住了他的腰,另外两个手持长矛同时刺过来。雪亮的刀光在黑暗中凭空划了一个几乎完美的圆弧,无形无影的刀气离刃射出,矛折人亡,接着“传令兵”一侧身,左手一个刚猛的肘锤,抱腰的魔族兵被击得脑浆迸裂,干脆利落的一个后踢脚把他的尸身踢飞。

  但就这下的耽搁,卫兵们已经在受伤的云浅雪面前排成了密集的人墙保护他,对着“传令兵”树起了密密麻麻的一片盾牌和长矛,黑暗中到处响起尖锐的呼号:“刺客!”

  “保护大人!”急速的脚步从四面八方赶来。“传令兵”有点不甘心,他犹豫地向为卫兵们所密集保护着的云浅雪望了一眼,最后转身一跃,没入了黑暗中。

  卫兵们一起吁口气,心有余惧:这个刺客太可怕了!有人虚张声势的的朝黑暗中吆喝几声,装着要追赶,却被军官制止了:“不许离开,保护大人要紧!”

  一切发生得那么突然,结束得也突然。那个被腰斩的魔族到现在也没有断气,半截身子在泥里翻来覆去的挣扎着,惨绝人寰的叫声让人听得牙根发软。直到他自己的同伴实在受不了了,发慈悲一刀了结了他。

  此时侯有人来报:袭营的兵马已经给打退,请示大人是否追击。云浅雪强忍着剧疼包扎伤口,尽可能镇静的说:“不必了,我们也马上撤退。”这场袭击让他以及部队都是伤亡惨重,他已经无力再跟踪斯特林了。

  此时,咬着牙忍受着剧疼,云浅雪努力保持清醒指挥部队撤退,但是没法冷静:那刀光,灿烂到近乎辉煌的一刀,已经灼伤了他的眼睛,不时在他眼前出现。脑海中盘绕不去的一个念头:是谁?那个可怕的刺客是谁?对方面目隐藏在盔甲下,但在那回头一望的瞬间的,重伤后的恍惚中,云浅雪已经看清了对方眼神:充满了无比炽热的疯狂火焰,犹如地狱最深渊浮现的绝望!他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战:多可怕的刀!多么可怕的人!断臂处又一阵剧疼袭来,他呻吟一声,不可抗拒的堕入无边的黑暗中……

  (七八零年的一月十四日的深夜,魔族羽林军青年将军云浅雪在杜莎行省遭受身份不明的军队袭击,损兵折将,并且后来人称“安国将军”的云浅雪本人也在此役中身负重伤,终身残疾……因为云浅雪是魔神皇的亲信将领,此事引起轩然大波。根据云浅雪本人的证词:

  该支兵马所打番号是远东种族联合军的571军团,出面接洽的人员确实是远东的半兽人,旗帜、口令也均验证无误。怒火中烧的神皇第二子“疯狗”卡兰甚至手持利剑到处寻觅平靖侯。后者眼见不妙,马上改投入魔族太子卡顿亲王麾下求得庇护。

  双方争执不下,只得在魔神皇面前求得裁决。平靖侯向神皇发誓说当云浅雪遇袭时候,自己的所有部队都还在灰水河以西并没赶回(卡顿亲王也为其证明其时远东种族联合军的主力确实与他同行)并且拿出所有部队花名册佐证,并无所谓的571军团。考虑到远东叛军在此时对于魔族而言还是不可缺少的战力,魔神皇陛下接受了平靖侯的解释,恕其无罪。但是因为此事,魔族军队与远东联合军队之间本来融洽的关系已经出现了不小裂痕。魔族历史上将此次事件称为:杜莎夜袭事件,而那只神秘出现突然又消失的部队成为了魔族历史上一个不解之迷……

  一直到若干年后,白川统领的回忆录《南征北战——在大人身边的日子》出版问世,魔族这才恍然大悟:“可恶啊!”)

  黑暗中,一路兵马在灰河平原上行进,他们的前方就是灯火灿烂的中央军大营。

  长川:“大人,刚才是你叫得最大声:冲啊!冲啊!……”

  罗杰:“结果一开打就不见你了!幸好老子我机灵,不然跑都跑不掉……”

  白川:“紫川秀,你这次非得给我们个交代!每次都是这样,一到关键时候你就不见了!我们实在是忍无可忍……你在我的衣服上擦什么?你手上黑黑的,那是什么?”

  “哎呀,不好意思各位,刚才事情是这样的:我忽然肚子疼,哎哟哎哟受不了了,只得找了个没人的地方来解决……”

  “混蛋!你居然拉了两个小时的——那个?”

  “啊,我也想快点解决的,但,没办法:这实在是个很荡气回肠的——那个。”紫川秀神情肃穆:“但各位请相信,和你们一样,我同样的做出了自己力所能及的贡献,为我们的胜利,尽了自己的一分努力!”

  “你干了什么?”

  “哦,刚才我一边那个,一边远远的,默默的,为你们英勇的身姿加油喝彩,祈祷你们平安归来——我一边使劲的拉啊拉啊拉,一边大声祈祷啊祈祷啊,终于,神灵听见了我的声音……”

  “混蛋!去死!”

  “吃屎去吧!卑鄙胆小的家伙!”

  白川皱眉头:“你们不要骂得那么肮脏,好恶心!——喂,大人,你还没回答我呢?你一直在我的衣服上擦什么?”

  “这个说来又话长了,不过白川你得先保证不生气哦!”

  “快说,别罗嗦!”

  紫川秀清清嗓子:“事情是这样的:我刚才那个的时候居然忘记带纸了,又没有水洗手,所以不得不……你明白了?哎呀,刚才你不是保证说不生气的嘛?你竟然说话不算数!你!太卑鄙了!我从没见过象你这样无耻的人!……啊,救命!!”

  一月十五日的深夜,灰水河浜,“秀字营”的骑兵与中央军的大军会合。

  两位好友再次聚首,斯特林的面色沉重,见面第一句话就是说:“阿秀,你不该来的。

  这下我没办法向宁小姐交代了!”

  “呵呵,大哥,不用担心!后面那个跟屁虫我们已经甩掉了!我们马上就可以连夜渡河了!”

  “你不该来的,阿秀。”斯特林还是重复着那句话,他拉着紫川秀走上了一个高坡,指点着河的对岸:“你看吧!”

  漫山遍野的火把,布满了视野所及的河岸、山峦,无数飘扬的旗帜迎着夜风猎猎飞舞。

  而且还可以看见,在更远处,几条不见首尾的火把长龙正连夜赶来汇集,数量之多,令天上的繁星也黯然失色。

  卡顿亲王的部队第一批赶回,封锁了灰水河的西岸,截断了中央军和秀字营的后撤道路。

上一章:第八章 第七节 反攻 下一章:第九章 第一节 前奏

 

· 推荐:乡村小说 官场小说 商战小说 权谋小说

点击收藏 小提示:按键盘CTRL+D也能收藏哦!

在线看小说 趣知识 人生格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