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
玄幻奇幻小说

首页 > 玄幻奇幻小说 > 紫川 > 第九章 第一节 前奏

第九章 第一节 前奏

  帕伊城原是属于杜莎行省的一处驻军要塞,——当然,此帕伊要塞当然不可以与号称大

  陆第一的瓦伦要塞相比,在防务的工事的程度上都要简陋很多,但作为一个要塞起码的城墙和护城河也是有的,虽然城墙也不是很高很厚,护城河连个孩子都淹不死。

  在远东内战中原来驻扎此地的远东军眼看叛乱狼烟四起,主动放弃了它,连同城里的居民一起跑掉了。由此,这座城就被曾多次更换主人了:远东叛军的各路部队曾经进驻这里,把它当作攻打伊里亚行省的司令部基地,不久明辉统领的黑旗军部队把它夺回,当作讨伐叛军的一个后勤基地,在这里贮存了大量的军用物资;接着数目庞大的魔族军队也大摇大摆的过来了,他们把这里当作一个“驿站”,是魔族王国的各路军团从王国本土开往瓦伦要塞前线途中的一个行军休息点。而现在,要塞最新的主人是斯特林统领率领的中央军——如果要塞它有知觉的话,或许会感到非常的荣幸,因为这个坐落在边陲省份上一直不起眼的小城,在将来是要以伟大的“帕伊保卫战”的名义载入史册,吸引全大陆的目光聚集的。

  因为魔族的卡顿亲王的军团在最后一刻及时赶来,封锁了灰水河的西岸,在这种情况下,中央军军团再想渡河继续西撤已经是不可能的了。为了避免停留平原地带无险可守四面受敌的危险,斯特林不得不把军队又撤回了帕伊城,疯狂的进行备战,忙着在敌军来到之前赶紧加固城墙,深挖护城河,等待着那一刻的到来。

  这天黄昏,从西边的灰水河方向,开始发现了一些倬约的黑色影子。全城敲起警钟,吹响军号,骑兵备好战马,步兵登上城堡,一切开始各就各位。前沿鸦雀无声,只有风吹卷大旗,忽忽作响。

  敌军兵马渐渐接近,甚至可以用肉眼把他们看见了。

  这是出现的第一路魔族军马,他们装备着长弓、长矛、刀剑,渡过了灰水河以后,他们蜂拥而致,展开长长的新月阵形,从西面包围琶伊城堡。那如云的魔族兵,刀山剑林,有如一座黑沉沉的森林。无数面招展的大旗,遮盖了西边的天空与大地——这还并非魔族和远东叛军联合的主力兵马,不过是由十万名魔族塞内亚士兵组成的先遣队,由魔族卡顿亲王率领。

  敌军在距离城池三公里处停下了脚步,开始扎营,可以看得很清楚,魔族兵那裂嘴哧牙的狰狞面孔,十几个魔族骑兵驱马到临近城下指手画脚的叫嚷了一阵,扮鬼脸做手势,挥舞着手上的鬼头矛恫吓着,一个骑兵还下马对着城池方向拉尿,至于他们说什么——紫川秀听得很清楚,只是他不想复述就是了。骑兵们很谨慎的没有进入城头弓箭的射程。

  夜幕降临了,但是天并没有漆黑,因为帕伊城周边的所有、村舍、庄园凡是肉眼看得见的,都给一把火烧掉了。烟雾腾腾,火光冲天,入晚映红云霄。受惊的鸟群从森林、池泽飞起,盘绕回旋,悲鸣不已。

  所有靠近城池的树林都给砍掉了,这是为了方便将来的进攻,也是为了建筑魔族的营寨。卡顿亲王的部队连夜工作,点起了无数的膏火堆,大营一片光明,叮叮当当的敲打声一直响亮到天明,城下的树林变成了一片毫无遮掩光秃秃的平地,而在五里外的空地上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构造,一座木做的小小的城池初见规模——虽然还赶不上帕伊城的规模,但是魔族工程部队的迅速和效率还是让人不得不惊叹。

  斯特林禁止部队的出击,让魔族先头部队不受打扰的完成了自己的任务。

  在这一夜,魔族的后续部队不断的赶到。第二支、第三支、第十支、第一百支军队开始接连不断的出现,黝黑的地平线上出现无数的火把,组成了一条又一条光带,光带越来越长,越来越近,却还是无法看到它的尽头,一直曼延到遥远天边,地面上的无数光点与星光混同,最后犹如江河流入大海,这无数的运动的光点统统汇集到到了帕伊城下,融合成了一片浩瀚的汪洋。

  黎明到来了,让人可以将敌军看清楚,触目惊心:已经没有什么阵型了。清晨的薄雾中,无数的团队兵马,拥挤的排列在一起,难以分清谁是谁。云集的队列,沿绵不断的人群马队,黑压压一片用肉眼无法看到边际。这密密麻麻的兵马,仿佛一座又一座的大山,巍峨的沉重的自己长脚移到了帕伊城外,整个城堡、营塞,都在承受着无穷的重压,索索颤抖着。

  王军士兵屏息静气的观看着魔族强盛的军容,心头砰砰狂跳。因为敌军的面目是那么的狰狞可怕,人数是如此的众多,简直是一片无边无际的汪洋大海,而在这海洋上空的遮天云朵,就是那无数飘扬的旗帜,人们目光所及,都是一片人头簇拥。

  这是人类与魔族的最大对决。开战以来,一直战无不胜的紫川第一名将,将遭遇如云的魔族最强军团,远东叛军的全部兵马。双方全部是高手,谁对谁都是可怕的强敌,在即将发生的正面会战中,究竟是谁压倒谁呢?

  魔族的阵头上,卡顿亲王、鲁帝公爵、云浅雪爵士、布拉伯爵等一路路的军团长们冷眼观看,观看着雾气漫绕中若隐若现的高高矗立的帕伊城堡,心里在计量着:“我最厉害的对手在这里!这是最后一战了!只要收拾掉他,我军面前就是一马平川了!”

  可以预料,两军这一殊死决战,将会是非常残酷的、持久的。但结果却不难预料:斯特林军团加上秀字营兵力,不到十万,而另一方,则统带了远东地区几乎全部的叛军集团,从最边远的沙加一直到瓦伦城下的广大地带的全部民军部队,跟着而来的,还有魔族王国来自魔神堡、塞内亚、古拉、亚速达的骄兵悍将,来自各个草原、山谷、林区、村舍、城镇、田庄无计无数的如烟似海的士兵。

  这简直可以称做一次最大的种族展示会,仿佛所有噩梦中的怪物都化为实体出现于人们面前:

  浑身黝黑的低阶塞内亚魔族兵跳出来咬牙切齿的叫骂,一片喧嚣,他们个子不高,但却很凶猛,浑身充满着精力,攻击性十足,一个个盘算着破城以后要搞一次终生难忘的大屠杀,激动得浑身颤抖。他们以残暴、强悍和愚蠢三个特点闻名于世,并且坚信无知就是力量——反正动脑子的事情也轮不到他们来做,那是高阶魔族该操心的事情;

  身材高大有着浓浓毛发的高大的半兽人无动于衷的观看着魔族兵的表演,一边忙着啃他们的玉米梆子早饭,一边不忘祈祷——他们是最迷信的,害怕神、闪电和一切不可理解的东西,比起魔族来,性格也比较温善只要不是有别的人故意招惹他们,他们也非常重视战士和种族的荣誉感,打起仗来一鼓作气往往冲得非常勇猛,但只要战斗超过一个钟头他们就会非常的厌倦,逃跑起来也非常的果断;

  蛇族兵长着跟蛇一样的脑袋,上半身跟人很相似有两只手,下半身却是蛇的身躯,尾巴在泥地里扭来扭去的,眯着的红色眼睛显示出狡诈和多疑,说起话起来发出“叽叽”的刺耳声,吐出尖尖的舌头,装作很庄重的样子走来走去却遭到了其他人的一片鄙视的:在瓦伦会战中,蛇族军队是第一批逃跑的,而且在后来与斯特林的几次战斗中,他们的所做所为也充分的证明了一个真理:蛇族逃跑的本领实在比他们战斗的才能要好上很多。现在他们正力图向其他种族证明:我们勇敢的布塞战士一点也不害怕某个叫斯特林的家伙!你看我们不是来了吗?甚至我们还敢在距离他不到十公里的地方大声的咒骂斯特林,甚至还敢于在他名字上吐上口水再踩上一脚!这是多了不起啊!

  龙人团队的士兵在不出声的打量着城头,仿佛在掂量自己未来的对手到底有多强大。据说他们的臂力比高大的半兽人还要可怕。他们身体四肢跟人很相象,但是脑袋却跟——如果强要比如的话,跟鳄鱼倒是很象的——但根据龙人他们的说话:是象龙,某种远古传说中的腾云驾雾的神物。他们自称是自己的祖先是龙与人类的繁衍产生的,所以自称龙人——没人知道这种说法究竟有何依据,因为没有人真的见过龙,但是当一个龙人不出声的阴沉的盯着你,巨大的下颚一开一合的露出尖利的牙齿——这个时候无论他说什么你最好还是相信的为好。龙人沉默寡言,不喜欢与外种族的人交流,坚韧善战,十分的团结,打起仗来无论进攻还是厮杀都默不作声,可以算是远东种族中最可怕的部族,但幸好数目并不多。

  而魔族军中最可怕的主力精锐种族则是被称为“装甲兽”的中阶魔族,他们身材高大,一般是超过两米的身高,浑身长满坚硬的鳞片和硬壳,这些鳞片的防御力甚至可以跟人类的盔甲相媲美,力大无穷,但是脑子并不比低阶魔族好,他们优越的是战斗力。但他们的缺点是速度不快,行动缓慢。历次战争中,人类已经意识到这种对手的可怕:他们最善于正面冲击,无论多么坚固的方阵他们都能轻易突破,是最适宜打先锋的部队,只有人类的重甲骑兵才能与之正面对抗。

  但在魔族的阶级中,居于最上层的统治地位的却是高阶的魔族(也称为皇族)。从外表上看,魔族的皇族跟人类没什么区别,但是他们所拥有的可怕力量却不是普通人类所能企及的。他们是力量与智慧的完美结合。几乎每个男性皇族子弟天生不用锻炼的都是武学的高手,而且领悟能力极强——在魔族的皇族中特别容易出现那种超级的高手——反应非常的敏捷,拥有极高的智慧,而且残酷无情,寿命多达一百五十年:这是一个可怕的几乎是完美无缺的种族,但是这个种族的繁衍不易所以人数总是非常的稀少,即使是魔族王国人丁最旺盛的时候皇族中的男性也没超过一百人,而且他们相互之间喜欢争斗,很难有团结一致的时候——这真是魔族的不幸人类的大幸。

  除了他们以外,在军队还有矮人族的团队:看到这些的不到人类腰部高的长着大胡子的小个子摇摇晃晃走近实在是件很滑稽的事情,但是他们的手上的斧头和重剑可千万不要以为是好笑的事情:即使拿精钢的盾牌去挡,一般人类的手腕也会骨折的;还有数不记数的精灵怪,他们性格和善,各个种族的军中都有精灵怪的的仆役,他们善于护理兵器和侍侯主人……

  这是全大陆上几乎全部种族合力对付人类的战争,在他们的包围中,帕伊城就如同大海中的一叶孤舟,摇晃着仿佛随时可能倾覆。此时,不但魔族如此认为,就连帝都也不幸的预感:为魔族和叛军骄兵悍将所包围的帕伊城,将成为紫川家族十万英雄豪杰和名将统帅的最后葬身坟穴!

  城头上,无论是军官还是士兵,眼看着这规模空前的大军,那如海的汪洋起伏的人头,那如密集森林般树起的刀山剑林,那如云头般飘扬的旗帜,统统面色发白,眼中流露出惊骇之色,头脑中想着同一个问题:“我究竟还能活多久?”这是一场可怕的风暴,无论是对于整个伟大的紫川家族还是对于他们个人,这都是一场生与死、存与亡的考验。

  此时,中央军的指挥官斯特林正在城头上巡视防务,很细心的看出西边城墙的城垛太单薄了要加固,并且亲自在场指挥士兵们工作,跟士兵开着很粗俗的玩笑,跟一个士兵说:

  “苯手苯脚的,不如回家玩老婆去!”众人一起放声大笑。他的镇定感染了士兵和军官们,人们都相信,这位一直战无不胜的指挥官,一定会把大家都好好的带回家去的。他所到之处,人们都鼓起了勇气,燃起了希望,却没人看到斯特林那开朗笑容后面眼神里的焦虑。

  走到秀字营防卫的地段,斯特林的笑容收敛了,他看见紫川秀趴在城剁那不知在写什么。他走过去,问:“你在干什么?”

  紫川秀头也不抬:“写遗嘱呢!”自言自语道:“滋将我全部动产、不动产、债卷、股票、现金等全部财产统统留给紫川宁小姐,总财产折合总计一共……”紫川秀抬头思索一下,神态跟那些已经得弄不清楚自己到底有多少身家的富豪们一模一样:“……八元五毛钱。”

  斯特林啼笑皆非:“你……真是的。”语调转为严肃:“有件事情我一直瞒着大家:

  我们不可能会有援军来的。家族已经元气大伤,现在能勉强守住瓦伦要塞已经不错的了,绝对不可能有余力派出上百万的大军前来解救我们的。”

  紫川秀继续写:“哦,我知道了——那明天有没有早餐供应呢?”

  斯特林正容:“不要开玩笑。答应我:一有机会,你千万不要顾忌我们,自行脱身——

  你为我而来,如果你有个什么闪失,叫我如何向宁小姐交代?”

  紫川秀头也不抬:“有能力杀得出去不止我一个吧?”

  斯特林摇头说:“我不能如此。中央军的十万将士是为了信任我才到这个死地的,就算我不能把他们活着带回帝都去,但我至少还能做到与他们共死。”

  “而你认为我就能弃你不顾了?”紫川秀抬起头来,顺手把写好的遗书塞入口袋:

  “恩,我主意已经打定了,要把内裤捐献给国库,这样说不定他们会追认我为统领的。”

  斯特林苦笑:“你就不能正经一点吗?我们在谈很严肃的事啊。”

  “我是很认真的,大哥!”紫川秀神情庄严,慷慨激昂:“我们是是兄弟,当然就要同生死共患难。我就不信区区几个魔族能把我们兄弟怎么样!何况,我紫川秀既然身为家族军人,就要堂堂正正,显示我家族威严!敌人蹂躏我国土,屠杀我民众,我对其恨之入骨!主动求战还来不及呢,他们既然送上门来了,我岂有临阵脱离的道理!大哥,就让我们团结一心,挺起胸膛投入血战,让这些魔族崽子知道下我们紫川三杰的厉害!”

  斯特林面无表情:“说得很好!——但你的后面是怎么回事呢?”

  后面,秀字营的士兵们载歌载舞,手上举着彩旗和标语上面用魔族语言写着:

  “我们投降了!请神族军队优待俘虏!”

  “神族人族亲善!共建大远东共荣圈!”

  “神皇万岁!神族军队万岁!”

  三位旗本在一起大合唱:“神族神族我爱你,就象那老鼠爱大米!神族神族我爱你,就象那嫖客爱妓女!”

  “哎呀,罗杰你这个笨蛋!我不是跟你说了吗,要等城破了才把这些东西拿出来!这么早就亮出来……”

  “大人,我们是在排练啊!动作不熟练点,万一到时候来不及了可怎么办啊!”

  “这个,说得也是——不过你们的唱得真是太难听了!“我们爱神族”唱得跟“我们干神族”似的,不如改成诗歌朗诵吧?名字就叫做《日出东方,神族不败》如何?”

  “啊,斯特林,你不要走啊,我话还没说完呢?我刚才说到哪里了?哦,这个这个我们要奋战到底,坚贞不屈……”

  魔族大营的中军指挥阵里,一个衣饰华丽,面目阴森的高瘦魔族中的皇族坐着在沉思着什么。帐篷外响起脚步声,又犹豫的停下,有个怯生生的声音问:“殿下安好,微臣平靖前来……”

  “进来!”皇族不耐烦的打断了问候。

  平靖侯战战兢兢的进来了,刚一进门就马上扑倒在地匍匐着向皇族行礼,抓住对方的鞋子不停的亲吻,嘴里不住的说:“臣恭祝殿下安好……”

  皇族厌恶的把脚抽开了,却没有叫他站起来,厉声说:“平靖侯!”

  “是是,是,微臣在!听候殿下吩咐……”

  “你伤了云浅雪的胳膊,害得他损兵折将,现在我弟弟正拿着把刀子到处找你呢!”

  匍匐地下的平靖侯发出绝望的哀号:“殿下明见,那不是臣干的啊,臣是被冤枉的啊……殿下救命!”

  “你不是说过全远东的半兽人、蛇族、矮人、精灵怪都是听你指挥的吗?云浅雪已经说了,那支部队先前出面交涉的正是半兽人,而且他们也说是受你派遣而来的,还有你部队的口令和旗帜——你倒跟我说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恩?!”

  “殿下,这是无耻的紫川军嫁祸给我的啊!这是紫川军伪装我的部队干的啊……”

  “我已经查过了,紫川家族现在在远东的唯一部队只剩斯特林部队了,而斯特林部队是没有半兽人士兵服役的,他们纯一色都是人类——我告诉你,平靖侯,陛下非常的震怒,因为云浅雪是他很宠爱的将领,而你又把他害成了残废。”卡顿亲王心里有一句话没说出来:

  “你如果真的把云浅雪做掉了那倒好了!”

  “求殿下为我向吾皇解释,臣对神族绝对的忠心耿耿,那完全是敌人的挑拨……”

  “我已经解释过了,不然你以为你的人头还会好好的安在这里吗?”

  “谢谢殿下,谢谢殿下!臣愿意为殿下做牛做马,效犬马之劳……”

  “你先别高兴得太早,事情没完!我是解释过了,但我弟弟也有他的说法——我父皇现在还很犹豫——平靖,你得显示出你的忠心来!”

  “是的,是的,求殿下指点一条明路!”

  卡顿亲王猛的揭开门帘,指着远处高高矗立烟幕笼罩下的帕伊城堡:“把斯特林的人头给我拿来!——给你一天,够了吧?”

  平靖候小声吞咽了一声口水,枯涩的说:“微臣一定办到!”

上一章:第八章 第八节 夜袭 下一章:第九章 第二节 帕伊会战

 

· 推荐:乡村小说 官场小说 商战小说 权谋小说

点击收藏 小提示:按键盘CTRL+D也能收藏哦!

在线看小说 趣知识 人生格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