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
玄幻奇幻小说

首页 > 玄幻奇幻小说 > 紫川 > 第八章 第三节 岁末

第八章 第三节 岁末

  帝国历779年的冬天来得特别的晚,直到十二月,第一股寒流才滚滚的越过瓦伦要塞,由东而西,席卷整个大地。气温在十小时之内降到了零下,第一场雪却迟迟不见踪影,反而却雷声轰隆起,一个霹雳将总长府门前值勤的两个卫兵劈倒,旗杆被劈断。以后下了倾盆大雨。三天三夜的暴雨之后,终于雨过天晴,在东方出现了了一抹靓丽的彩虹,同时却在西方天际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十字架。

  人们记忆中还没见过如此反常的气象。见多识广的老人们回忆起五十年前那个冬天,也是同样的冬雷轰隆暴雨不断,而在那年的开春就发生了三十万边防军集体叛变的事件,就在离帝都不到三十里的古度平原上,紫川军与得到流风军助阵的叛军展开惨烈的大战,死人多得一层层的叠满了上百公里的战场,野狗吃得眼都红了。老人们信誓旦旦的说:这必定昭示着来年家族王军与远东叛军将会有一场空前规模的大战,死人多得恐怕还要超过五十年前的那次。人们听得纷纷点头,尽管元老会已经通过了与叛军和谈的决议,议和谈判正在进行中,但是从家族官员、贵族到普通民众,几乎所有人都有这么种预感:与叛军一场惨烈大战不可避免,空前的灾难就要来临。

  帝都市民人心惶惶,流言四起,都认为这必然是因为有人罪孽深重,导致愤怒天谴的缘故。(关于究竟是谁罪孽深重的问题就众说纷纭了,比如说总统领罗明海和监察长帝林就有不同的说法。)

  一时间,帝都的大小寺庙教堂,各种宗教团体得以红火了一把。所有的和尚、神甫、托钽僧、尼姑、牧师、修女、毛拉、道士、先知、教主都宣称:

  是因为帝都市民你们贪婪、无知,不信奉神灵,作恶多端,现在我的上帝、佛主、真主、神灵、圣徒(或者管他什么东西)生气了,他的怒火将降临大地,洗清一切罪恶。忏悔吧,你们这群罪人,你们的罪孽深重啊!(重得跟你们的钱包似的!)

  只有诚心相信我们的才能得救!至于如何表达你们的虔诚的心意呢?(这个时候一个穿白衣服的圣洁的少女捧着功德箱出现)来来,大家,拿出你们的诚意来!记住,吝啬的人是进不了天堂的!上帝早就说过了:富人想进天堂跟骆驼想通过针眼一样的困难。(呵呵,我们的神还真是有先见之明啊!)钱财是罪恶的象征!是魔鬼用来诱惑世人的!想得救的唯一途径就是把这些“罪恶”让我们来替你承受……不要误会了,我们一心侍奉神灵,世间的荣华享乐早已不放在我们心中,我们这是用我们多年的清修功力要替你赎罪啊!怀疑我们这些神的使者,那就等于怀疑神啊!你要下地狱的!

  帝林每经过一个街口就看到有个奇装异服的人在路边指手划脚或者哭天抢地的高呼:“神救世人!”“信我者得救!”在一条街道上,两个“神的使者”还因为要抢地盘演说当街气喘吁吁的对骂:“你是魔鬼!”“上帝要消灭你的!”“神的怒火要要降罚你!”——这样骂了半天,结果他们的神和上帝不知道是没听见他们的召唤呢还是没空,好久都没有过来。

  结果他们两个就只有代替自己的上帝来惩罚对方了,当街扭打起来。旁边围了一大群人在那观看这场“诸神之战”。

  帝林开始以为那些人都是疯子,后来明白了,冷笑着:“这真是各种盛行宗教的极大收益,我们民族心智的极大损失啊。”

  一个长着大胡子的托钽僧不知道从哪个角落里突然窜出拦住帝林:“朋友,你愿意听听来自上帝的意旨吗?”帝林的卫兵们敬畏的对托钽僧敬礼。

  帝林头也不回着:“不用了,上帝住我隔壁,有什么话他自己跟我说好了。”大步地走过。

  托钽僧愤怒的追上来:“你这个不信神的家伙!你这个魔鬼!你要下地狱受烈火煎的!你会被诅咒的!”他大声的叱骂,口沫飞溅,卫兵一个个惊恐的在胸前划着十字,不敢靠近。

  帝林猛然回身将那个托钽僧一下压到了墙上,压低声说:“其实我真的是魔鬼,上帝是我的对头!现在既然被你发现了,那我就只好来个杀人灭口了……”

  帝林薄薄的嘴唇浅笑着扭曲,眼中闪着诡异的光芒,如同剃刀般锋利的杀气直压过去,剑不出鞘的压在在托钽僧的喉咙上。

  托钽僧脸色发白,一瞬间他就明白了:眼前这个人真的会杀了自己的!他当场就失禁了,裤裆湿淋淋的。

  托钽僧连滚带爬的逃走,哭喊着:“魔鬼啊!魔鬼啊!上帝救救我们吧!”

  帝林放声的狂笑:“哈哈哈哈哈!”转向卫兵们说:“开个玩笑,哈哈,魔鬼,哈哈哈!!”

  卫兵们一个个脸色发白,心中一齐泛起个念头:搞不好,这可并非玩笑。

  仿佛是为了验证不详之兆,年末的十二月二十一日,帝都发生了流血事件。

  事情的起因是很简单的,在帝都的双龙酒吧间里面,几个喝醉了酒的统领处军官闹事,和巡逻的宪兵打起了群架——究竟打群架的原因如何,那已经是无从调查了,因为最初的当事人都已经不能再开口了。

  帝都宪兵们大多是帝林从远东一手带回来的远东军士兵,他们饱经战火,经验丰富,一会儿就把那些个本来就喝醉了的统领处军官揍得鬼哭狼嚎的。其中一个军官跑到街道上大喊:“统领处的快过来啊!!监察厅的在欺负我们的人哪!”这天正是周六晚,帝都所有的酒吧里面都坐满了喝得脑子发热、拳头发痒的统领处军官们,那一声呼喊就如导火线般引爆了统领处与监察厅之间多年的积怨,他们从四面八方的酒吧里面出来冲向双龙酒吧,那副劲头就象双龙酒吧已经被魔族军占领了,他们要马上去解救一般,呼喊“打倒帝林的走狗!”,把宪兵给反包围在了双龙酒吧里面,用酒瓶和砖头雨点般投掷进去。

  宪兵们眼见形势逆转,敌众我寡,一面死守着酒吧的门口,一面吹响了警哨。

  附近的几支宪兵巡逻队赶来时候,眼见的是大群的“暴徒”(帝林是这么说的)正在围攻他们的同事,立即怒火燃烧,掏出警棍上前参战解围。战团进一步的扩大,从一个酒吧扩展到整个街道,空中是横飞的啤酒瓶、火把、砖头,暴怒的男人们一边拳打、脚踢,一边咒骂声不断,一方高呼:“打倒罗明海的走狗!”另一方马上回敬:“打倒帝林的走狗!”双方都在不断的在呼叫,招来自己的援军。

  二十分钟后,帝都治部少的警察赶来想制止混乱——在后来的调查会上他们说自己是:“很公正的对待混战双方,试图使他们冷静下来”——却专挑那些宪兵的后脑用警棍“轻轻”的打:不奇怪,因为治部少是听命于幕僚长命令的,也算是统领处方面的人——不过帝林的部下们可也不是挨打不还手的和平主义者,宪兵们马上连治部少的警察也一齐打,混战扩大了。

  这个时候统领处在人数上占了优势,但是帝林的部下却因为骁勇而取占了上风,越战越勇,眼看就要取得帝林对罗明海的大胜利了。在这个时候大批惟恐天下不乱的民军士兵们闻风赶来。他们一向最爱的就是斗殴、群架,眼看面前有这么大场面的一场群架,马上激动全身颤抖,根本不问原因、不管理由,兴高采烈大呼小叫的加入了战团,仿佛身家性命、前途命运全部在此一战。民军士兵时而高喊:“总统领万岁!”帮着统领处一块打监察厅的宪兵;时而又高呼:“打倒罗明海!”掉头和统领处的军官们和警察混战;时而忽然什么也不喊自己人跟自己人又打了起来。本来壁垒分明的双方因为他们的加入变成了乱成一团。

  帝都本地的地痞流氓们眼看着机不可失,也加入了进来。他们喊着:“我们爱戴总统领!”一边砸开了路边商店、民居的大门,蜂拥而进掠夺一空,一边又喊着:“帝林万岁!”威迫经过的行人把钱包交出来,趁机非礼女性;

  善良的市民和业主们不甘受损,街区的居民委员会叫着:“罗明海万岁!帝林万岁!女人和孩子不要出来,男人们拿起武器,保卫我们的街区!”——对于这两个巨头他们是谁也不敢得罪的——男人们响应着号召,用菜刀和铁锅把自己全副武装了起来,战战栗栗的抵抗着入侵者。

  战火从商业街扩展到了民居,又到了公园:在那里两个对立的宗教主正号召他们的信徒投入一场圣战,惩罚对方那些不信神的异教徒;帝都最大的两个黑帮团体也借着这个难得的机会来解决他们之间的恩怨,几百名穿黑西服戴墨镜的黑手党在杀得血肉横飞……

  几十家的商店被点燃,火光冲天,映得帝都的夜空一片红亮。暴徒们在燃烧的废墟旁边肆无忌惮的欢呼、纵情喝酒。从这里到哪里,到处是混战,军官打宪兵,宪兵打军官,然后他们又一齐合力痛打警察和流氓。楼上的居民往下面扔花盆把下面人砸得脑袋开花,下面的人拿着火把烧掉整座大楼作为报复……

  到处是横飞的棍棒、伤者在呻吟、女人和小孩在尖叫、男人们杀气腾腾的在寻找下一个目标。回忆起七七九年年末的那一个夜晚,人们只有一句话形容:“那一夜,帝都疯了。”

  事件发生不到半个钟头,罗明海得到了报告:“帝都发生大骚乱!”

  他马上出发赶去总长府,一路盘算着该在紫川参星面前如何告状:“我的部下是遵纪守法的良好公民。这完全是因为帝林纵容部下,向我们这边恶意挑衅,引发事端!我们有确凿的证据证明:是他们先动的手!帝林及其部下应该对今晚所发生的一切不幸负全责!请总长殿下对他们藐视法纪的行为严加惩治!”他在心里准备好了一段完美的说辞,自觉很满意。

  他刚进会见室,就听到帝林对紫川参星严肃的说:“总长殿下,下官的部下都是遵纪守法的良好公民。这次骚乱完全是因为罗明海纵容部下,向我们这边恶意挑衅,引发事端!我们有确凿的证据证明:是他们先动的手!罗明海及其部下应该对今晚所发生的一切不幸负全责!请殿下对他们藐视法纪的行为严加惩治!”

  罗明海一时间几乎晕了过去。

  象往常一样,他们在总长面前又展开了各种争辩、挖苦、谩骂。直到紫川参星一拍桌子:“够了!现在不是来追究谁对谁错的问题!现在我们要做的是马上把这次骚乱平息下去!”

  两人一齐闭嘴。帝林开口:“总长殿下,这次事件请交给下官负责吧!维护帝都秩序正是下官宪兵部队的职责。下官保证:在天亮以前,让帝都回复秩序!”

  罗明海听得不寒而栗:只要紫川参星一点头,帝林会马上带着他的四万宪兵部队冲进城来,重演一次帝都流血夜的翻版,天亮以前,站在罗明海一方的所有官员都会被屠戮殆尽。

  抢在紫川参星开口前,罗明海抢先说:“殿下,我觉得此次参加骚乱的人员不但有军方的还有民间的,不宜出动宪兵部队。建议让治部少的警察部队来执行平乱任务如何?”

  “现在很明显你治部少的那群饭桶们已经控制不住局面了!”帝林马上回口:“殿下,无论如何,警察是难以和正规部队对抗的。不要延误时机让骚乱进一步扩大了!我的部下已经作好了马上出发的准备!”

  “混蛋!这次的事件就是你的那群部下搞出来的!你还让他们来平什么乱……”

  “放屁!明明是你拉的屎现在我好心帮你擦屁股你居然还说三说四!”

  “够了!”紫川参星再怒喝一次。他转向罗明海:

  “罗明海,现在在帝都附近有没有可以马上抽调的驻军?”

  罗明海略微思考回答说:“从西部战线抽调往远东的五十一步兵师团正经过帝都,有四个大队就在城外宿营。还有远东军校的三个学员大队也在城外,不过学员他们都没有武器的。还有水军有三艘军舰也停留瓦涅河上。嗯,大概就这些兵力了。”

  “通知五十一师团马上进城,发武器给那些学员兵,把水兵从船上调下来,恩,再从禁卫军中抽调五千人,把兵力集和起来,应该也可以了!帝林,你的宪兵部队也集合起来,兵力不足时候作为预备队。”

  “是!遵命!”两人一齐行礼。

  二十一日晚上深夜十一点,在燃烧的火光映照下,来自瓦涅河的水兵静悄悄的从西城门涌入帝都,他们冒着密集如雨的砖头和火把,默不作声的对暴乱的人群发起了冲击,刚毅而勇敢的水手们以寡敌众,与暴徒展开了激烈却是无声无息的搏斗,黑色的水兵枪刺在夜晚中闪亮着光芒。经过十几分钟的激烈的搏斗,水兵们将人数是他们几倍的大群暴徒驱散。

  在城东区,远东军校的学员们握着刚发下来的刺刀和长枪武器,呐喊着冲入了居民区,受到居民们热烈的欢迎,他们与居民们一齐并肩作战,将掠夺的暴徒驱赶了出去。居民区上空回响着一片欢呼:“军队万岁!”

  在城北区,这里正是暴乱的中心地带,在这里混战的不仅有普通市民、业主、流氓、黑帮分子……还有不少是职业军人,人数多达近十几万人,挤得大街水泄不通!五十一师团的步兵们只有四千余人,加进去的话,只不过使混战再增添多点混乱,根本无济于事。师团长很异想天开的从城外找来几十头公牛,在它们屁股后面烧上把火,发狂了的公牛群直冲人群,大街上顿时鸡飞狗走的,顷刻间就清开了一条道路,大批禁卫军跟着冲入,用皮鞭见人就猛抽,打得人群鬼哭狼嚎叫的。

  天亮时分,经过各路平乱部队的一夜的努力,帝都终于回复了秩序。尽管骚乱造成了很大的损失,死了不少人。但是活下来的帝都市民们都感到:太刺激太过瘾太爽了!为了记念那个尽情狂欢、为所欲为的激情夜晚,从此每年的十二月二十一日大家都举行一个游行来庆祝,为了求得效果逼真,每次都找上几十头公牛屁股后面绑上火把追在人屁股后面乱跑,然后大家就象当年举火把烧房子一样每个人拿着根蜡烛满街走。这成为了帝都每年最大的节日了。据说后来这个风俗还流传到另外些个大陆去,他们那边的国家有样学样也跟着发疯……

  事情过去了,但是统领处和监察厅之间的关系变得空前的紧张,发展到双方首脑连上下班都要全副披甲大队警卫保护,他们的部下针锋相对,在街道上设起了街垒对立,冲突随时一触即发。大家都感到:不能再把帝林与罗明海两个冤家放一起了,否则同样的骚乱随时还会发生的。罗明海上书,请求将帝林派到远东前线去——其实在此之前,早就有元老提议认为将帝林这样的名将闲置在帝都是一种很大的浪费。

  本来紫川参星一直存有顾忌:帝林是头兀鹰,放飞他是很容易的,但是想收回来就很难了!他这把剑杀敌人是很锋利,但也会让自己人流血的。但是现在眼看帝林与罗明海已经势同水火,已经是不得不将他们隔离了。

  他征求帝林的意见。帝林两眼发红很伤心的说:“殿下,我又没做错什么事情,为什么要远远的被发配走呢?”很无辜的表情。

  紫川参星安慰他说:“这怎么是发配呢?这是家族对你的信任,远东战局复杂,需要有一个高级的监察军官去督战啊!这完全是工作需要啊!”

  “可是殿下,我舍不得离开您啊!”

  “唉,帝林!你在远东能更好的发挥你特长,服务家族,就算你不在我身边我也一样高兴的。”

  紫川参星好说歹说劝了好久,一再解释:这并非流放,而是家族对他的重用,帝林才不情不愿的答应了,抹抹眼泪点头,心里乐开了花:罗明海你这个蠢货!到了远东后,天高海阔,就数我的阶级最高,几十万家族军队就自然的落在我掌握中!只等紫川参星一断气,那时候我统帅五十万紫川军回帝都,左有紫川秀,右有斯特林,你拿什么与我对抗!那时候要你狗命轻而易举!

  “殿下,既然您都这么说了,下官同意去远东。不过有个事情下官放心不下……”

  “哦,有什么事情你就尽管说吧。”

  “下官的妻子林秀佳已经怀孕即将临盆,殿下您知道的,罗明海那个人渣对我恨之入骨,什么勾当都干得出来的!万一他趁我不在帝都时候对我妻子有什么不利的话……”帝林的意思其实是想紫川参星批准让林秀佳也随军离开帝都,免去了自己的后顾之忧。

  “哦,”紫川参星很爽快的说:“原来帝林你是担心这个啊!不要紧,我已经帮你想好了,就让林秀佳搬进总长府跟我一起住吧。罗明海再大胆他也不敢进总长府骚扰吧?保证你妻子不会掉一根毫毛!”

  帝林一惊,立即回答:“殿下真是太体贴了,但是这样实在太麻烦殿下了,臣不敢当。臣本意是想让林秀佳随我一起走就可以了,怎么好意思去叨扰殿下呢……”

  “唉,帝林,这你想得就不对了。林秀佳已经有了身孕,怎么可以长途跋涉呢?何况,让佳丽冒刀兵之险,又岂是智者所为?莫非你不放心我这老头子?呵呵,我的年纪都做得你和林秀佳的爸爸了!”

  帝林的额头掺出了汗水:“殿下开玩笑了。”心里不断的叫“糟了,糟了,偷鸡不成丢把米!怎么办呢?怎么办呢?怎么办呢?”

  “好了,那事情就这样办了。帝林,你如果再推三阻四不肯答应的话,我可是当你在怀疑我的哦!”紫川参星的口气转为严厉。

  帝林浑身一震,低下头来:“臣,遵旨!”背后的汗水湿透了厚厚的衣服。

  帝国历779年十二月二十八日,监察长官帝林率领四万宪兵部队开始离开帝都,前往远东前线督战。

  七八零年新年的一月一日,远东瓦格行省山区,一个半兽人骑兵映着拂晓的阳光沿着山路狂奔,冲进秀字营的驻地,人和马都是汗水淋淋的。他跳下马,用字正腔圆的人类语言跟醉眼朦胧的哨兵说:“八百里加急!我要当面交给光明秀!”

  秀字营昨晚彻夜狂欢庆祝新年,刚刚才睡着的紫川秀又被白川叫起来:“阿里巴巴股份公司的总经理德伦有紧急消息。”他马上就清醒过来,文书里面德伦向他报告:在沙加行省地区新出现了大股身份不明的叛军在出没,已经捣毁了“秀字营”的三家分公司,损失十分严重。

  紫川秀马上派人去通知了斯特林。

  斯特林高度重视这个情报。他写了一封长信给驻扎在杜莎行省的远东战区最高司令长官明辉。在信中,他认为近期叛军的动向相当反常,应该马上加强戒备,把部队收缩集中,以防任何突变。

  本来是应该让传令兵把信带过去的,但是中央军的参谋长唐平正好有事情要找明辉,斯特林就把信交给了他,托他带过去。

  但是唐平最终并没有能够到达明辉的司令部,在距离杜莎行省不到七十公里的野外,他遭遇了魔族先遣队的埋伏。锋利强劲的箭一下子射穿了他的肺部,把他从马背上射了下来。躺在冰冷的雪堆里,唐平口里不断的咳着血,面对着步步逼近的魔族龙骑兵,他颤抖着把斯特林的信撕成碎片,随风撒向白雪皑皑的远东平原……

  就在这天晚上,烽火染红了五更的夜空。魔族的大军越过了魔族王国与紫川家族的国境线的界碑,无敌的大魔神皇御驾亲征,兵力共计四百一十七个团队,一百三十二万人。七十多万远东各种族联合的叛军在他们前面开路,作为先导。

上一章:第八章 第二节 摊牌 下一章:第八章 第四节 天崩

 

· 推荐:乡村小说 官场小说 商战小说 权谋小说

点击收藏 小提示:按键盘CTRL+D也能收藏哦!

在线看小说 趣知识 人生格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