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
玄幻奇幻小说

首页 > 玄幻奇幻小说 > 紫川 > 第八章 第二节 摊牌

第八章 第二节 摊牌

  斯特林按时的到了总长府,紫川参星热情的迎接他,领他到饭厅来。斯特林发现,这确实是如同紫川参星所言,是一顿家常便饭,因为除了他以外再无其他客人。而菜肴却是很丰盛的,斯特林心中奇怪,这不符合紫川参星习性。担任内务官员的李清曾经笑着跟他提过:“我们的总长是历代总长中最不奢侈浪费的。”暗示着紫川参星在某些方面是很吝啬的,他可以毫不犹豫的花三十个亿武装一个军团,却舍不得给自己晚餐上多加一条鱼。

  “殿下,太丰盛了,殿下,您太破费了,我们吃不完的。”

  紫川参星毫不在意的说:“没事,吃不完我下顿继续吃。”呵呵笑道:“来来来,既然来作客,就不要那么拘束了。放松点,把胃口敞开使劲吃!唉,这阵子在远东真是苦了你了,斯特林你看看自己,几个月工夫下来,就又黑又老了。”

  “愿为家族服务!那是臣下应尽的本分职责,实在不敢当如此……”

  “哎呀,我不是跟你说不要拘束吗?斯特林你就这点不好,老是放不开。今晚不许你说什么‘大人’、‘殿下’什么的。你就把我当作你的长辈,叫我参星叔叔如何?”

  斯特林本来心里一直有点忐忑不安,见到紫川参星如此和蔼的样子,心头一块石头也落了地,笑着说:“那下官就暨越了。”

  两人开始就坐,紫川参星不停的给斯特林介绍各种菜肴:“这是来自西部的花纹鲫鱼,一年只有几个星期能捕捉得到,还要把它活生生的送到帝都来,很难得的。”一个劲的给斯特林夹菜,斯特林应接不暇,也感到很不自在,只是总长一番好意,实在难以拒绝,一顿饭吃得满头大汗。

  饭后两人在客厅喝着咖啡闲聊。紫川参星关切的询问了在远东的战况。他尤其关心的是各路征集来的民军的士气和战斗力,这些民军占了在远东紫川王军的一半多。

  斯特林考虑了下,坦诚的跟紫川参星说:“民军队伍大多是各地的贵族武装和农民,他们虽然草草成军,但凭着那股血气之勇和悍不畏死,一旦他们杀起了劲头,一时间可以跟正规师团打个不相上下。但在落于下风进行防守时候容易惊惶失措,我听到个事情:一路民军去剿匪,半兽人只出来那么几十人应战,就把我们几千民军吓得夺路而逃;

  还有一次是在半夜里,是在方劲的大营里,一个民军士兵晚上发噩梦喊了句:“魔鬼啊!’结果马上就炸营了,士兵们哭着喊着:“不好了,魔族来了!人哪,快逃命吧!’黑夜里大家一群无头苍蝇似的乱窜,搞不清楚方向只是在哭嚎:“逃啊!逃啊!’方劲想把他们弹压下来,举着火把喊:“镇定镇定!大家向我靠拢,向我靠拢!’却根本止不住潮水般的人流,要不是他的卫队拼命抢救,当晚方劲就会被人群踩死了。天亮以后,发现昨晚被自己人踩死的、被淹死的足足有几百人。方劲足足花了一个星期才把溃散的士兵再集,可是已经少了几千人,要不是当了逃兵,要不就是落单时候碰上叛军被杀了。

  现在家族王军在远东有四路人马:我的中央军,十万人左右;明辉的黑旗军,也是十万人左右;方劲统帅的各路民军,二十五万人左右;还有就原来远东军的余部,经过整理后还有个十一万人左右,不过比较分散,包括了在瓦伦要塞的守军和德亚、伊里亚两个行省的守备队了。我们几个带兵的统领都认为,方劲的部下人数最多,但论起作战能力来,方劲却是最弱的,因为他部下连一个正规师团都没有。叛军如果要打开我们的缺口,肯定会从方劲那边下手的。我和明辉都打算调派一到两个师团去充实方劲部队作为支撑。”

  紫川参星听得专心,不住的点头:“是啊!兵得练过才行啊!我已经安排了五万民军在瓦伦要塞接受正规训练了!”

  斯特林点头附和:“殿下英明。”

  紫川参星随即转换了话题:“对了,斯特林,你的年纪也不小了,跟李清的事情也该抓紧办了吧?”

  斯特林一惊,马上回答:“下官感谢殿下垂怀,但是目前山河破碎,远东国土未靖,叛乱未息,几十万叛军喧嚣尘上,我斯特林身受总长及家族重恩,在此国难时刻正当尽力回报,实在不宜分心考虑个人事情。”

  “这你就不对了,斯特林。”紫川参星很郑重的说:“平息内乱,外御敌寇,那是家族上下全体都有责任的事情。你不能把它说成你一个人的事情啊!难道没有你,我们就平不了远东的叛乱了?”

  斯特林惶恐,起身行礼:“是,下官狂妄,望殿下恕罪。”

  紫川参星挥手让他坐下:“所以说啊,你也不要自觉负重太多。千斤的担子大家一起分担就是了!从你的角度说,固然尽忠家族是本分,但是家族又尝忍心让忠臣受苦受累还要耽搁了青春年华呢?你说要等叛乱平定以后,我看如果议和不成,这场仗我们可是有的打。难道还真的迂腐到非要等它个十年八年后再来结婚吗?那就是笑话了。”

  斯特林勉强说:“可是下官军务紧急,马上就要赶回远东部队中去……”

  “唉,不急。现在反正是在议和谈判,你回去也没什么事做。不如就在帝都多留上几天,把婚事办了才走。当然,时间上是仓促了点,可是你就交给我好了,我来主持,保证办得风光体面!”

  总长赐婚并主持婚礼,那是很大的荣耀了,如果一般情况下,斯特林就该跪谢应允了。可是斯特林此刻脑子乱糟糟的,竟然找不出话说,呆住了。

  紫川参星也不责怪他无礼,自顾自说:“那时候啊,大家名分定下来,才可以安心厮守等候啊!不然的话,人家李清可是女孩子啊,你就忍心让她在等待中度过青春年华吗?”

  “斯特林啊,战场杀敌诚然重要,但是为家族培育下一代,那也是很要紧的。你和李清都是很优秀而且都对家族忠心耿耿的,我相信你们的后代也一定是非常优秀且忠诚的!”

  “好,斯特林啊,我看你也没什么意见。那就这样定了吧。嗯,我刚翻过日历,后天的日子是很吉利的,斯特林,你没什么意见吧?那,就定在后天吧。然后你度一个星期的蜜月,然后再回去远东。”

  “你手上有多少积蓄啊?够不够办婚事呢?如果不够的话,我可以帮你出一部分的,李清是名门出身,我们可不能办得太寒酸,委屈了她。”

  斯特林脑子乱哄哄的,却始终有一条是清醒的:“现在绝对不能松口答应。”他嘶哑着嗓子开口说:“殿下,下官恳望能推迟婚约。”

  紫川参星的脸色沉了下来,这可是斯特林第一次违背他的意旨。

  “斯特林,你怎么这个态度?难道是认为自己身份不凡,李清配不上你吗?”

  话既然说出口了,斯特林觉得胆子大了很多:“下官不敢。李清小姐出身高贵,容貌秀丽,为人贤惠大方,又相当的能干……”

  紫川参星不住的点头:“是啊是啊,那你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啊?”

  “不。下官只是认为,以李清小姐如此容貌人品,应该可以选择更好的归宿。下官只是一介武夫,又出身贫寒,身份、家底无一足道,不配如此贤妻。”

  紫川参星站了起来,一字一句说:“斯特林,你是不是想悔婚呢?”

  斯特林咬紧牙关,轻轻说:“是的。”

  话出口以后全身一阵虚脱,他硬着头皮闭上眼睛等待即将到来的雷霆震怒。

  然而却是一片平静,紫川参星的语气出奇的和蔼:“斯特林,你不喜欢李清,是不是因为看中了别的女孩子呢?告诉我,我帮你做主。无论谁,你只管说好了。”

  “大人?”斯特林有点弄不清楚紫川参星想法了。

  “无论是谁,你只管说好了。”

  “确实,下官已经心有所属了。”斯特林眼见紫川参星态度和蔼,壮着胆子说了出来:“我喜欢的人是卡丹。”

  紫川参星扬扬眉毛:“魔族的那个公主?”其实对于卡丹的身世来历他早就一清二楚,但是现在还是不得不做出毫不知情的样子来。

  斯特林鼓起勇气把事情说了一遍。紫川参星听得很仔细,却不发一言,在屋子里面走来走去,最后他在窗台立定,缓缓开口说:“我已经老了。”

  斯特林不明其意,只得接口说:“大人您才六十不到,还算年富力壮、精力充沛的。怎么谈得上个‘老’字呢!”

  紫川参星不理他,继续说下去:“照理说,活了那么大把年纪,还当过了总长,算是赚到了,应该是什么都看淡了。但是惟有一件事情我是放心不下的。”

  斯特林不出声的望着紫川参星。今晚这个老谋深算的总长好象放下了一直戴着的面具,显出少有的坦诚。

  “从我们的始祖紫川云披荆斩棘开创紫川一姓,一直到当年从我兄长血战而忘临终托危,我紫川家族血统历经风雨沧桑,传承达七代之久!‘紫川’这个光荣的姓氏绝对不能从我手而灭!否则的话,七代人的血战成果亡于我手,那我死后实在无颜见我兄长,无颜见我家族列祖列宗!所以我不惜一切,所作所为,都是为了维持家族长久百年。所犯下罪孽,我甘愿一人承受,即使死后因此坠入万丈地狱,我敢言无悔!”

  斯特林出声安慰:“殿下言重了,远东叛乱虽然严重,不过手足之患,不足以威胁到我家族的生死存亡。”

  “我所言并非指远东。”紫川参星的目光恫恫:“在我死之后的十年间,我们家族的传承将处于最危险的时期。紫川宁年纪既轻,见识又浅,兼身为女流,并无半点威望,如何能够压制众多反对势力,威慑群臣呢?野心勃勃的重将文臣,眼看主少国疑,肯定会有人起不轨之心;各地诸侯,眼看中央王权衰弱,也会有人铤而走险,试图取而代之!就如我紫川家族当年之于光明帝国境内崛起一般,谁能预料,不会出现第二个、第三个紫川,从我家族境内分疆裂土,自立为王呢?那时侯的紫川宁,既无军队支持,又不得文臣拥戴,单凭她一介弱质女子,将如何应付这从内到外的遍布朝野的乱臣贼子呢?”

  斯特林听得悚然,随即又安慰紫川参星说:“我认为殿下还是过于忧虑了。家族上下臣子、文武官员对家族都是还是忠良的,愿殿下永享天年,但若有日山崩陵,我相信家族的臣子们必定还是会象爱戴殿下这般爱戴宁小姐的,对她忠心耿耿的。”

  紫川参星摇头:“斯特林啊,你把人想得太好了!现在我在世,他们当然一个个很乖啦。你只要等我一死,哼哼!我还记得,大叛贼杨明华在我兄长在世时候,不也是显得非常的忠良吗?”

  “那殿下的意思是……”

  “紫川宁是女流,需要个强悍的男子掌握摄政大权,守护在她身边!他就象一把锋利的剑,震慑乱臣贼子们,让他们望而怯胆,不敢妄动。如此才能保护紫川宁安然度过执政之初的那最初十年的危险时间!这个人既需要才干魄力,才能威慑群臣;又需要忠诚赤胆,否则就会起适得其反的作用。斯特林,你看谁担任这个任务比较合适呢?”

  斯特林考虑一下回答:“这是家国大事,本不应由下官多嘴。但是既然总长垂询,下官只能说,照目前的情形看:总统领罗明海对家族对您都是忠心耿耿,又勤劳王政,善于民政,深得众人拥戴。我认为他比较合适。”

  紫川参星微笑道:“我相信罗明海是不会有什么二心的。但是他有一个致命的弱点,他不懂军事,缺乏军方的拥戴。他现在看起来很不错,那只是因为有我在背后撑他的腰,到那时候我不在了,他根本应付不过来。”

  紫川参星心头暗暗说:首先他根本就不是帝林的对手!罗明海啊罗明海,你始终对你家人的死耿耿于怀,仇恨蒙蔽了你的双眼和理智,这不应该是担当大事的政治家的器宇啊!如果我是你的话,我会难过,会伤心,但我会把它当成一场天灾,就如同海啸、地震会死人一样,战争中的误伤也是常有的事情。你为什么就不能平淡的对待呢?以至跟帝林弄得不共戴天?政治争斗中,只要有必要的话,一个冷静的政治家可以毫不犹豫的同意和杀父仇人合作。你居然看不出这一点,看不出作为总统领的你如果要图谋任何大事,都必须要有监察厅长官帝林的支持。当年的杨明华,不也是在取得萧龙的支持后才敢公开造逆的吗?如果你们两人联手的话,足可以为所欲为,横行无阻,甚至可以将我架空、罢黜——不过话又说回来了,如果不是为了这个原因,我也不会选你和帝林分别担任总统领和监察长了……

  斯特林沉思说:“大人,那监察长帝林又如何?他能干且强悍,通晓军事,坚决果断……”

  没等他说完紫川参星就挥断了他:“帝林有才干我是知道的,但是他杀戮过重,仇家太多了,实在也难以服众。不宜考虑他。”

  他有一句话忍住没说出来:斯特林,你有没有注意看过帝林的眼神?里面燃烧着野心勃勃的火焰啊!我从没有看过谁对权力有这般赤裸裸的热切渴望!我怎么敢把我侄女的生命、我家族的命运,交托给这么一个野心家和杀人狂魔呢?之所以还让他活着,是因为我需要他来制衡罗明海。在我死之前,我一定要把他除掉!不然他将成为我紫川家族最大的威胁,比杨明华还要危险一百倍!

  但安排谁去执行好呢?嗯,罗明海一定会很乐意地去办的,然后斯特林和紫川秀一定会哭哭啼啼地为他们的大哥报仇,又和罗明海斗个不亦乐乎……这样是最好的结局了,让他们在下面纠缠着牵制着吧,那样我侄女紫川宁的位置才能稳当,我紫川家族的气运才能长久。

  过去两百多年的风风雨雨,我们紫川不是一直都是这样过来的吗?再过两百年,我们也将如此……

  接着斯特林又提议方劲和明辉,紫川参星笑着说:“我怎么可以放心把家族的命运交给那个逃跑大王呢?”

  斯特林也笑了,接着说:“有一个人:他对宁小姐忠心耿耿,又智勇双全,能征善战——我觉得如果是他来掌握摄政大权的话,那是再合适不过的了!”

  “哦?是谁呢?”

  “紫川秀。难得的是他与宁小姐相亲相爱,将来他们成亲以后,紫川秀就以总长夫婿身份担任摄政亲王,掌握统领处。他们既然是一家人了,当然不会有什么争权夺利的的事情,将来他们的后代儿女就理所当然的成为下一任总长,权力可以顺利的交接,也保证了家族血统的繁衍。而且如果是紫川秀掌权的话,我和帝林一定会全力支持,再不会出现目前这种统领处与监察厅这样勾心斗角的局面,上下团结和睦,一心对外,离我家族称霸大陆之日就不远了!——殿下觉得如何呢?”

  先前斯特林所提议人选,紫川参星都在心中嗤之以鼻,但在这个时候,他确实有点怦然心动了!特别是保持家族血统繁衍和称霸大陆这两条,确实诱人。成为天下霸主,那是七代人的梦想和辉煌!

  但是他迅速的冷静了下来:紫川秀太狡猾,太难以琢磨了!所有人都有目标:帝林的目标是权力,罗明海的目标是帝林的人头,斯特林的目标是尽忠家族还有卡丹公主……有目的的人,他们的行动和意图也比较容易揣摩。我却不知道紫川秀的目标是什么!他为了帮叛贼求情居然放弃了进统领处的机会;他也不近女色,虽然与紫川宁相处得好但却始终保持一种若即若离的态度……他想要的,到底是什么呢?

  帝林危险,但是帝林毕竟还是可以看透的,但我却看不透紫川秀!说他胆小怕事吗?当年他敢以八百骑兵直揣流风西山的大营!敢孤身潜入魔族的中军刺杀对方的统军大将!敢在中央军大营里把家族的第一高手当场格杀!敢冒被乱刀砍死的危险去说服叛乱的中央军军官!

  但又不能说他勇敢:当年我和罗明海联手把刚立功的他放逐到远东一去六年,他回来居然一点怨言也没有!我故意激怒他把他闲置到预备役去,他居然也乖乖听命,不出一声。这样深沉的城府太可怕了!这样的人干出什么事情来都不希奇,今天他可以效忠你,明天他可能把整个紫川家族都卖给了流风!

  紫川参星收回了自己的思想,和颜悦色的说:“阿秀是不错,但是他年纪太轻,恐怕难以服众。我觉得有个人比他还更合适的。”

  斯特林没能帮紫川秀求情成功,觉得有点失望:“下官聆听总长明示。”

  “恩,我觉得斯特林你就很合适了!”

  所有的血一时都涌上大脑,斯特林摇摇晃晃的起身:“大人,不,殿……殿下。如此重任荣誉,我斯特林如何敢当?”

  “斯特林,你坐下听我讲。”紫川参星更加的慈祥:“你的人品和忠心,我是放心得过的。你战功显赫,出身行伍,军方肯定会极力支持你的!在民间你的口碑也很好,清廉刚正,民众也爱戴你,甚至元老会那帮挑剔的老家伙们提起你来也是交口称赞!你又是帝林和紫川秀好兄弟,你来掌权,他们也是一样支持的!你看看,满足这么多的条件的人,非你莫属了!”

  斯特林的脑子嗡嗡作响。他虽然正直,但是也并未清高到无欲,眼看前面为他展开了一派无比光耀夺目的前程景象,他也不觉呼吸加快心脏怦怦直跳,一阵眩晕。

  “到时候,你任总统领兼中央军统领,手中掌握家族第一精锐部队,坐镇守卫京畿!只要有你在,内部叛党乱贼绝对不敢妄动!对外,你又是我家族名扬天下的头号名将,威名之下,流风小贼安敢犯我?!”

  “如何,斯特林,为了家族,为了我,你就答应了吧?”

  斯特林心情激荡下,颤抖着声音说:“斯特林出身卑微,如此高位,本不该是我所敢于企望的。但既然总长如此重托,身受家族如此隆恩,斯特林也难惜此身,惟有鞠躬尽瘁,死而后以,以图报家族万一!”

  紫川参星拍案叫好:“这样我就放下心来了!有你担当大任,即使死我也瞑目了!你有这般忠心,相信将来我侄女紫川宁也不会亏待你的,将来你斯特林家族必定将与我紫川族同进同退,荣衰与共!你和李清的后代也将绵延百代,富贵荣华……”

  斯特林象突然给人扑了一盆冷水,苍白着脸色说:“殿下,您所言的,我与李清成亲之事,臣实在难以应允。臣已经与卡丹有了白首之约。”

  紫川参星温和的看着他:“我并不是对卡丹公主有何偏见,我相信她必然也是个难得的好女子,才会让你如此动心。我也不是一定要你娶李清,家族境内,无论你看上了哪家的闺秀,我都可以应允你一定帮你玉成——但你绝对不能娶卡丹!”

  “为什么?殿下?”

  紫川参星叹口气:“斯特林,你怎么就不明白呢!清醒一点!魔族又是我们的大敌世仇,你将来又要成为统领处首领,统帅整个家族军队的人物,你娶他们的公主为妻的话,那就将威信荡尽了!你将如何服众?那时侯远东方面的军队就第一个不答应了!”

  “再想一想,你和卡丹生活经历差异很大,彼此的生活习性都有很大的不同,你们现在还不觉得,但是在一起生活,肯定会不自在的。爱情与婚姻是很不同的!”

  “何况,以你的人品地位,哪里找不到般配的女孩子呢?甚至说,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可以把阿宁都许配给你!那时你就是总长的夫婿,堂堂的摄政亲王了,你将屹立于万人之上!”

  “好好想一下,斯特林,男儿当以事业为重,以国家为重!儿女私情不过是过眼云烟,转眼而逝的!那样更重要:一个魔族的女子;还是你将来千秋不朽的伟名和功业?你是聪明人,斯特林,应该可以为自己做出明智的抉择!”

  斯特林的脸色惨白,红一阵白一阵的,两种想法正在心里进行着殊死的搏斗,耳朵边里紫川参星充满诱惑的话语轰隆作响:“千秋伟业!”“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眼前又出现了卡丹含泪的双眸……一时间他只觉得天旋地转,头疼欲裂!

  “殿下,我已经拿定了主意了。”斯特林站起来深深一鞠躬,沙哑着嗓子说:“我将娶卡丹为妻。”声音中透出义无返顾的坚决。

  紫川参星软软的依在椅子的靠背上,不出声的望着他,目光中不见愤怒只有悲哀“对于殿下的的盛情恩宠,斯特林实在十分感激。实在抱歉,让殿下您失望了。我也希望能殿下原谅我的任性,但是请殿下您相信,无论如何,我对家族的忠诚始终不会更改,将一如既往的……”

  紫川参星挥断了斯特林的说话,疲惫的闭上眼睛。

  两人一时出现了沉默。

  好久,紫川参星才睁开了眼睛,轻轻的问:“你主意已经打定了吗?真的要辞职?”

  “是的,十分抱歉,殿下。但是我不会放弃自己的职责的,如果您允许的话,我想等平息了这次远东叛乱以后再辞职,然后才结婚。我不会让殿下您为难的。”

  紫川参星神情迷茫,仿佛在专心的听,又仿佛一句话没听进去,最后他怅怅的叹口气:“人算不如天算啊——你走吧,斯特林。”

  就在这一刻,斯特林第一次发现总长其实已经是个力不从心的老人了。在这一刻,他一下老了很多,筋疲力尽、气喘吁吁,表情很疲惫,脸上一路路皱纹都松懈了下来,脸上的老人斑越加的明显。

  斯特林的心中起了怜悯之心:这个老人的身上压着副多么沉重的担子啊!他本来是期待自己能帮他分担一下的,却被自己无情的拒绝了。

  斯特林有了种很内疚的感觉:“殿下,您……”

  “你走吧,斯特林。”紫川参星第二次说。

  斯特林泛起个念头:眼前的老人好虚弱,好孤独啊!

  他深深鞠了躬,诚恳的说:“斯特林告退了!请殿下务必保重身体,那是万民之福啊!天下大事自有其气运,请殿下也不必太过劳累伤神了。”

  紫川参星没有回答。

  走到门口斯特林再次回头恳切的说:“请殿下千万保重。斯特林告退了。”转身欲出去,身后传来声音:“等一下。”

  斯特林回头:“殿下?”

  紫川参星巍巍峨峨的打开一个抽屉,拿出一个黑色皮小盒子:“拿着。”

  斯特林不明其意的接过来,打开看,是一个镶钻石的蓝玉手镯子。手工精美华丽。斯特林虽然不是行家,却也知道这么一个东西是很珍贵的。

  “拿去送给卡丹吧。我知道,你手头也不阔绰,人家的身份是公主,你拿不出什么象样的定情礼物的话,就太委屈她了。”

  “殿下,我不能收的,这太珍贵了……”

  “没什么的。这手镯子我本来就打算是在你结婚时候送给李清的,现在送给卡丹也是一样的。就当是我这个老头子对你们的祝福吧!祝你们白头到老,幸福美满。”

  斯特林想推辞,但喉头象是给什么噎住了发不出声音来。

  “你不用难过。我也明白了,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命运,不能勉强的。就按你说的办吧,等远东打完了仗,你就辞职成亲。我就不参加你们的婚礼了。结婚以后记得要赶紧远离帝都,你太善良了,这里不适合你。”

  “等孩子出世以后,你和卡丹就可以带孩子回来看我了,来帮我扫墓地,烧烛香,除草,擦一下墓碑。你和卡丹都是很优秀的人,孩子一定也很漂亮可爱吧?记得跟孩子说,下面躺的人是参星爷爷。我想,那时候也只有你还会记得我,还来看我了。记得到时一定要来哦……”

  斯特林再也忍不住了,眼泪夺眶而出,放声痛哭:“殿下……”扑到紫川参星怀里,泣不成声。

  紫川参星紧紧拥着斯特林的头,低声说:“我一直想,如果你是我的儿子,如果我有个儿子象你一样的,那该多好,那该多好啊……”同样的老泪纵横,一滴滴的溅落在斯特林乌黑浓密的头发上。

上一章:第八章 第一节 幸福 下一章:第八章 第三节 岁末

 

· 推荐:乡村小说 官场小说 商战小说 权谋小说

点击收藏 小提示:按键盘CTRL+D也能收藏哦!

在线看小说 趣知识 人生格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