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掩门:女人守寡

作者:依旧起舞

  “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刘天成的老婆嚷嚷着,恨不得扑上去,将那个女孩子从思远身上拨拉下来。
  玉凤转过头,狠狠的盯着刘天成女人,那眼光恨不得一下子将她杀死。
  “你少在这里大呼小叫。我妹妹和小王书记谈对象,你是管不着的。”
  刘天成女人朝地上用力啐一口唾沫:“我呸,她那叫处对象?她只不过是临时抓个替死鬼罢了。”
  一句话说得思远心里一阵慌乱,有心想把小女人从身子推开。可她抱得紧紧的,轻推了两下,她还是在身上黏糊着。
  “你诬陷了妹妹,我跟你不能算完。”玉凤气势非常的,对着刘天成女人恶呼呼的喷出了一嗓子。
  “诬陷?那么多人我不诬陷,我凭什么就诬陷你妹妹?”
  “不就是看着我家死了男人,你觉得好欺负吗?”黑寡妇说着,呜呜咽咽的哭出来。
  “恶心人,你们这一对姐妹真是恶心人。别以为一矫情,就得了理,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总有一天,大家会看出你们白骨精的真面目来。”
  刘天成的女人蹦着脚的和玉凤吵闹,可她始终拿不出有力的物证来。大家都看得到的是,人家玉凤的妹妹在和小王书记谈恋爱。再继续下去,在大家眼中,刘天成女人就纯属无理取闹了。
  思远站在人前,一句话也没有讲出来,也不知道该讲些什么,有些木木呆呆的。好像自己成了一个木偶,自己的所有行动都在别人的导演之中。
  不管姐姐和刘天成女人吵得是如何样的天翻地覆,郝玉秀拥着思远径直往他的屋子里走。一边走,一边用自己身上的两团绵软来回的在他身上蹭。没几下,就撩拨得思远用胳膊将她使劲的箍住。
  一到了屋子里,玉秀就踮起脚尖,把艳艳的唇迎向思远:“小王书记,谢谢你!”
  红唇当前,思远如何能够拒绝,不自觉的就把头低下来,迎接住那香吻的到来。
  那屋外的人有不少又跟着进到了门里,他们之中大多是一些毛头小子和年轻的小媳妇。看到屋里的两个搂抱接吻在一起,都哇哇哇的大声叫出来。能看到这样的镜头,他们很是兴奋,就向外呼喊着,招呼更多的人进到屋里来。
  那个玉秀,似乎并不顾忌有人。只管绰住思远的唇舌,咂弄得吧唧吧唧的响,引得围观的人一片叫好之声。屋内的动静,渐渐压过了屋外的动静。刘天成女人逐渐停下了和玉凤的争吵,偷眼往屋里看了一下。结果只看到了一个又一个的人头,并没有看到被人群围在核心里的玉秀和思远。耳听得屋内哗哗的拍起了巴掌,她猜想一定是那玉凤的妹妹在表演不堪入目的秽行,就又向着屋内骂一句:“不要脸,真是不要脸。”然后脸上现出不屑搭理的神情,高昂着头从玉凤面前经过,那气势好像她比玉凤她们姊妹要高傲许多。
  顾不上再和刘天成的女人纠缠,玉凤冲到了屋子里,拨开人群,就看到妹妹和思远在一起。
  思远很清楚,现在自己正被人当猴耍。尽管并不想成为猴子,可是眼前的玉秀硬将自己拖入到了猴子的行列。他用了很大的力气,将玉秀从自己身上推开。可是那些围观的人看得好像没有尽兴,他们又大力的将玉秀推向他。一沾住思远的身子,玉秀就把自己的丁香小舌往他脸上凑。弄得思远左摇右晃的极力逃避,那样子是十分的狼狈。
  玉凤冲到人堆里,看到妹妹的这幅情形,当即扬起手就对着她来了两个大嘴巴:“死妮子,你今天还嫌人丢得不够吗?”
  玉秀一脸委屈的对着姐姐:“姐,你刚才说的,喜欢我和小王书记在一起。谁知在一起时,你又出手打我,真搞不懂你心里怎么想的。”
  “走,赶快跟我回家。”玉凤一把将她从思远身上扯下来,拉住她往外就走。走了两步,回过头来,像是突然想起似的对着思远说了一句:“今天谢谢你啊,小王书记!”
  不想那个玉秀也回过头来,满眼流波的望着思远来了一句:“小王哥哥,今天晚上我会来找你的哦!”
  玉凤又劈手一巴掌甩在了妹妹脸上:“滚,甭再丢人现眼的了。”
  那一对姐妹走后,围观的人在思远房里久久不肯散去。有那小媳妇就调侃的问他:“小王书记,那个郝家妹子的小舌香不香啊?”
  思远此时的脑袋才算清醒过来,觉得自己不能再任由别人肆意玩耍,就对着媳妇回答:“和你的小舌差不多吧。”
上一篇:8.扎到怀里 下一篇:10.一起一伏的耸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