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掩门:女人守寡

作者:依旧起舞

  那天晚上,思远犹豫再犹豫,最终还是没有拿出勇气进入白寡·妇银屏的家。
  回到村室之后,他若有所失的往床上一躺,在不自不觉中就进入了梦乡。一夜之中,一直在做梦,要么是白寡·妇,要么是刘会计和那个黑寡·妇的妹妹玉秀。第二天醒来,身子酸懒酸懒的,不想动弹。
  挨到半晌的时候,他总算是起了床,倒腾了点饭装进肚子里。正盘算着今天干什么,就看到刘布袋一溜小跑的进了院子。一进门,他就兴高采烈的对思远喊道:“好戏开演啰,好戏开演啰!”
  “什么好戏?”思远奇怪的问道。
  刘布袋抓起桌上的杯子,走到饮水机前,接了一杯子水,咕咚咕咚的就往肚子里灌。一杯水喝完之后,又喝了一杯,看样子他是真的渴了。
  “待会儿,我再给你讲!”他将水杯往桌子上一放,哧溜一下,又跑得没有了影子。
  思远将刘布袋用过的那个水杯,顺手撂到了垃圾篓里。把头摇了几摇,碰见这么一个光棍条子真是没办法。
  他并没有将刘布袋说的“好戏”当回事,就坐在桌前随意的翻起了书。桌子上的书,大都是一些党建党刊之类的杂志,看了一会儿,就使他有些恹恹欲睡。
  偏偏这个时候,嘈杂吵闹的声音在门外响起。“出了什么情况?”他警觉的站起身,向门外走去。
  一大帮人簇拥着三个女人吵吵闹闹的往院子里来,径直朝着思远的面前来。
  三个女人中,大的,四十多岁,中间一个一个三十来岁,最小的二十来岁。不等走到思远跟前,年纪大的女人指着小女人的鼻子就骂上了:“小不要脸的,勾·引我家男人,你不得好死。”
  那个年纪大的女人,思远认得,她是会计刘天成的老婆。看她气势汹汹的,八成是那个小女人做下了理亏于她的事。
  她这样一说,那个二十大几岁的女人不愿意了:“臭娘们,闭上你的臭嘴,你一口一个不要脸的,你才是不要脸的。”这个女人,思远也认得,她就是茅草沟大名鼎鼎的黑寡·妇郝玉凤。看得出,她是在替那个小女人伸头说话。想必,那个小女人就是刘布袋讲的黑寡·妇的妹妹吧。
  “你不要脸,你妹妹不要脸,你们一家都不要脸。”刘天成的老婆很厉害的对着黑寡·妇反击,大有一下子将对方吞掉的气势。
  “你凭空诬人清白,你才是不要脸。”黑寡·妇也是反唇相讥。
  仿佛是遭受了莫大的冤枉,刘天成女人的声音立时提高了几个分贝:“我诬人清白?打听打听我是那诬人清白的人吗?我是有证据的。”
  把嘴一撇,黑寡·妇玉凤是一脸的不屑。“有证据,你拿出来给大家看啊!”
  在两个女人的争吵声中,玉凤的那个妹妹始终一言不发。耷拉着头,一副接受批判的样子。
  几个女人一到思远跟前,会计的老婆就先开了腔:“小王书记,说实话,打你来这儿,村里人也没把你当支书待,大事小事都没有让你过问。可是今儿的事有点特别,是村支书和会计家的事,想在茅草沟找一个评理的地方。所以我们就找你来了,再怎么说,你也是镇上派到茅草沟的支书。”
  思远一抬眼,就看到了刘布袋在人群里对他不停摇着手。看来,今天这一场大戏,定八成和他有不少关联。第一次来给人理查这种家务事,他有一种当了父母官的自豪飘在心头。就很想着把几个女人之间的事,给几个人了断得清楚明白,好让人知道自己的深明事理,更方便自己以后在茅草沟掌握权力。
  只是,还没有等他想起往下如何发问,就见那个玉凤的妹妹哭着一头往自己怀里扎了过来:“小王哥哥,那个女人胡说我勾·引他的男人,昨天晚上明明是我们在一起的。”
  女孩子的这一着,大出众人意外。思远更是窘得满脸通红,整个头都有些大了。怎么自己就成了这个女孩子的“小王哥哥”呢?怎么她就不问价钱的扎到怀里了呢?他一时惊慌失措,不知该拿扑到自己身上的女孩子怎么办?
  黑寡妇看到妹妹扑到思远身上的情形,有点欣喜非常。嗔怪的对着妹妹说:“你昨天晚上原来是和小王书记在一起来着?”
  把头软软的偎在思远怀里,侧过半个脸对着姐姐,女孩子眼泪汪汪的流出来:“姐姐,你对我管的那么严,我哪儿敢对你讲啊?”
  “对你管得严,那要看你是和谁在一起。你和小王书记在一起,我巴不得的呢!”玉凤高兴的挨向思远,一下子握住他的手:“妹妹不说,我还不晓得呢!妹夫,待会儿我请你去家里吃饭,你可一定得去哦!”
上一篇:7.好白菜被猪拱了 下一篇:9.逗小公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