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
玲珑

首页 > 玲珑 > 第三百四十章 希望

第三百四十章 希望

  我趴在玲珑的尸体上面嚎啕大哭了起来,从我碰到玲珑开始我就已经感觉不到了她的气息,我知道她已经死了,可是我心里面就是不愿意承认。

  此时我才真正明白了什么叫生不如死!

  “玲珑她用自己的命遮掩了你的命运,与其说是遮掩,其实更是篡改!你是必死之命已被解除,未来拥有无限的可能,但是解决这次聻界动乱的关键还是在你的身上。”单问命轻轻叹了一口气,脸上也是悲伤之色,他走了过来,想要从地上把我扶起来。

  我挣脱他的手臂,如同一头困兽一般仰天怒吼,我感觉体内的一股力量越来越躁动,直欲破体而出,一个诡异的声音在我的耳边不断缭绕着。

  “杀!杀光一切!这些错都在这个世界!毁灭这个世界!”

  “对!错的是这个世界!错的是这个天道!凭什么我的命运注定要死!要不是这个天道!玲珑也不会死!”我的眼睛变为了血红之色,心里那种毁灭一切的意志越来越强烈。

  “琴生你怎么了?你别吓我……”墨诚舞担忧地走上前来,想要靠近我,可是却被单问命给拦住了。

  单问命的表情变了,他看着我冷冷地喝道:“你是谁?你不是沉琴生!”

  “哈哈哈哈!好眼力!不愧是这一代道门的支柱强者,还真是多谢了这个天女,要不是他,我还真难以出来!”我感觉我的身体慢慢脱离了我的控制,另一道声音从我的嘴里面发出,而我只能当个旁观者,看着着发生的一切。

  这不是我!这是我身体里面潜藏的那道意志!他究竟是谁!

  我看到我缓缓从地上站直了身子,伸了个懒腰,深深地呼吸了一口空气,陶醉地说道:“自由的空气是真美好啊!一直待在这个小家伙的体内,今天终于出来了,怎么了小道士,脸色那么难看干什么,见到本王不应该高兴么?”

  “我”看向了单问命,笑嘻嘻朝他走了过去。

  单问命与墨诚舞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一步步地后退,墨诚舞拔出了银针,单问命也拔出了自己的剑,指着我。

  “你到底是谁!快从琴生的身体里面出来!否则别怪我不客气!”单问命把剑一横,指着我厉声说道。

  “我是谁?我就是沉琴生啊!你们不认得我了么?”“我”怪笑着开口道。

  墨诚舞脸上的怒气一闪而过,双手结了一道奇特的手印,对着我喝道:“天地玄宗,万炁本根。广修亿劫,证吾神通,三界内外,惟道独尊。体有金光,覆映吾身。视之不见,听之不闻。包罗天地,养育群生。受持万遍,身有光明。三界侍卫,五帝司迎。万神朝礼,役使雷霆。鬼妖丧胆,精怪忘形。内有霹雳,雷神隐名。洞慧交彻,五炁腾腾,金光速现,覆护真人。急急如律令。!”

  一道耀眼如煌煌天威一般的金光在墨诚舞的指尖出现,然后闪电一般地射向了我,这是金光神咒,对鬼怪有强大的诛灭能力,对人体毫无伤害,必须得施术者有功德金光才能施展而出,威力的大小看本身功德的强弱。现在墨诚舞拿这一招对付“我”无疑是最好的办法。

  钱心里暗暗给墨诚舞打气,一定要杀死我身体里面的另一个他,不然我恐怕无法再夺回我自己的身子,那道意志太过强大了,我完全无法与他抗衡,我感觉我的意志在他面前就像是蝼蚁一般渺小。

  可是让我们震惊的是,墨诚舞的金光咒打在“我”的身上,毫无反应,“我”的身体甚至连后退都没有退一步!

  “这是怎么回事!我的金光咒居然失效了!”墨诚舞不可思议地惊呼道。

  “不,不是你的金光咒失效了,而是它太强大了!金光咒只在两种情况下失效,一是对方不是鬼怪妖魔,二是对方的实力远超施术者,阁下,我说的对么?”单问命盯着“我”的眼睛说道。

  “我”大笑一声,赞道:“不错,你说的都不错,不过你却猜错了,我不是鬼怪,但是我的实力也远超你们,既然你们那么想见我,我就出来好了。”另一个我说完这句话以后,我就感觉身体的控制权回到了我的身上,同时一点璀璨的金光从我的小腹飞出。

  是道骨!

  “怎么会!”我惊呼一声,想要伸手把道骨抓回来,可是我却感觉身体一阵无力,软软地倒在了地上,与玲珑贴在一起。

  “哈哈哈!本王被封印在道骨里多年,直到上次才被你们给唤醒,却碍于这天道一直不敢出来,今天多亏了这一代天女施展的奇门蔽天阵,遮掩了这个沉琴生的命运,我身为他的道骨,自然也受到了影响。看在今天本王心情不错的份上,就不杀你们了,记住本王的名字,本王乃是第一代鬼王——无心!哈哈哈……”

  道骨发出一阵阵笑声,携带着璀璨的金光,如同一道金色闪电一般划破了阴沉的乌云,冲进去消失在茫茫云海之间。

  “鬼……鬼王无心!他居然还没有死!”单问命喃喃地说道,整个人都有些失神,墨诚舞一咬牙,猛地给了他一巴掌,然后骂道:“还发什么呆!先把他们两个给搬到屋子里面去!”

  单问命挨了这一巴掌也反应了过来了,连忙上前搭手把我和玲珑一起抬到了他的屋子里面,我看着身边玲珑那安静的容颜,再也抑制不住身上无处不在的疲惫,一下子昏了过去……

  ……

  当我再次醒来的时候,我已经躺在了床上,在我身边躺着的是玲珑,一看到玲珑,我不急悲从心来,忍不住伸手去抚摸她的脸颊。

  可是玲珑的眼睛一下子睁开了,冷漠地看着我,然后伸手打掉了我的手掌,随着她的动作,遮掩那只羐眼的头发也随之滑落,羐眼微微发亮,她是羐眼玲珑!

  我怎么忘了她了,玲珑身体里面可是有两个魂魄,施展奇门蔽天阵消耗的是生命力,其实就是魂力,现在玲珑的魂力已经耗尽,另一个玲珑自然就可以出来了。

  “拿开你的脏手!你要对我做什么?玲珑为什么灵魂一下子虚弱了那么多,都快要魂飞魄散了!”羐眼玲珑一出来就连珠炮似得对我质问道。

  我低着头,不敢回答她的话。

  “咳咳,两位,你们注意一点形象,我们还在这里。”这是,单问命的声音传了过来,我一扭头,看见单问命与墨诚舞两人正坐在茶桌旁边看着我们两人。

  我现在和玲珑贴在一起躺在床上,看起来十分暧昧。我连忙从床上跳了下来,羐眼玲珑冷哼一声,整理了一下衣衫也从床上下来了。

  “单观主,玲珑她还有救吗?我听羐眼说她没有死!”我一下床就朝单问命开口问道,玲珑没死,对于我来说这是最好的消息。

  单问命将我抓住他的手给打了下去,然后才道:“玲珑没有死,这个的确是一个奇迹,不过她现在的灵魂状态,如果任由这么下去的话,距离魂飞魄散也不远了,必须得先稳住她的魂魄,不过现在最重要的不是这个,而是你那块道骨的事情。”

  “不!对于我来说,玲珑的事情才是最重要的事情!其他事情待会再谈!你先告诉我如何稳住玲珑的魂魄!”我断然说道。

  单问命被我的话一窒,然后叹了口气,无奈地说道:“行吧行吧,怕了你了,想稳住玲珑的魂魄很简单,她是至阴,魂魄阴而缺阳,你只要把你的道气输送给羐眼,然后让她去温养玲珑的魂魄就行。”

  “嗯!”我应了一声,然后转身看向了羐眼,我想抓住她的手给她输送道气,可是她却躲了过去,我一愣,不解地说道:“你这是干什么?赶紧让我输送道气,去温养玲珑的魂魄啊!”

  “我为什么要去温养她的魂魄?我为什么要听你的话?”羐眼冷笑道,不屑地看着我。

  我闻言大怒,不过为了玲珑是安全,还是强忍住心里的怒气,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平缓一些:“你好歹也是和玲珑一起共体这么久的了,她有难你怎么能看着她死?你忍心么?”

  “她死了我就可以独占这一副躯体了,我为什么要救她?你给我一个理由?”羐眼的话让我无言以对,是啊,不救玲珑她的确受益更大。

  我一咬牙,对着玲珑,扑通一声就跪了下去,“我求你了行不行?只要你肯帮我救玲珑,你让我干什么都可以!”

  “沉琴生你在干什么!给我站起来!你还是个男人么?你……”墨诚舞满脸怒气地吼道,上来就要拉我。

  “给我闭嘴!”

  我断然喝道,墨诚舞被我这么一喝,也愣住了,然后她恨恨地瞪了我一眼,转身跑了出去。

  羐眼大概也是没有想到我居然会给她跪下,她眼神复杂地看了我一会儿,最后叹了口气,同意了帮忙温养玲珑的灵魂。

  “你别忘了啊!你还欠我一个要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推荐:簪中录全集 如懿传 庶女·明兰传

在线看小说 唯历史 冷知识 道德经 人生格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