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
玲珑

首页 > 玲珑 > 第三百四十一章 昏迷

第三百四十一章 昏迷

  羐眼不忘补充道,然后看着我慢慢地地把手伸了过来。我点点头,抓住她的手,丹田内一股一股至阳的道气不断地输送进入玲珑的体内,我感觉玲珑那冰凉的小手也有了温度。

  “够了,再消耗下去你的身体会吃不消的。”单问命不禁开口劝阻道。我笑着摇了摇头,和玲珑的生命比起来,这一点道气算什么,要是我受伤可以换回玲珑无恙,我很愿意。

  再输送了一会儿,羐眼一下子把手抽了回去,冷冷地说道:“已经足够了,玲珑的魂魄我会温养的,你起来吧,一个大男人给女人跪下,真不知道该说你是痴情还是没骨气。”

  我也没有理会羐眼的话,把手收了回来,然后从地上站了起来,拍了拍膝盖上的灰尘。

  单问命见我现在这一副憔悴的样子,叹息一声:“你现在已经失去了道骨,不知道你打算怎么办?”

  “道骨么,我觉得那本来就不是属于我的东西,丢了就丢了吧。”我不在意地说道,完全没有把丢失道骨这件事给放在心上,说实话,道骨我什么时候拥有的我都不知道,它就像是凭空出现一样,没有给我带来丝毫用处,反而给我引来了一系列的麻烦。

  一旁的羐眼闻言冷笑一声,双手抱胸,露出那只血红妖异的眼睛看着我,不屑地说道:“废物就是废物,不仅没法保护好自己的妻子,连身上的道骨都离你而去,你还有什么用?”

  我没有反驳羐眼的话,她说的没错,我一直就是一个废物,无论怎么努力都无法成才的废物。羐眼拿如同看垃圾一样的眼神看了沉默不语的我一眼,然后走出了厢房。以她的实力,我倒是不担心她会出事,玲珑的魂魄也已经稳定住了,现在厢房里面就只剩下了我和单问命两人。

  “单观主,你知道有什么办法可以让玲珑的魂魄苏醒么?”我带着求助地目光看向了单问命。我知道他肯定是有办法的。

  “办法是有的,不过极难,特别是现在这种情况,天道紊乱,天庭与冥界两边的情况也不知道如何,而且玲珑姑娘是受到了天机的反噬,她妄图以自己的生命来逆天改命,这已经超出了界限,所以受到了天罚。”单问命无奈地说道。

  我闻言沉默了,看着窗外的那一株桃花开得鲜艳,就像是玲珑的笑脸。

  “不管是什么方法,我都愿意一试!单道长,你说吧。”我眼神坚定地看着单问命,攥紧了拳头。

  单问命见我这副坚决的样子,似乎也是知道自己的劝阻没有作用了,于是就告诉了我:“玲珑的伤是魂伤,天谴之力所造成的伤害,不是随便就能治愈的,要想治愈必须依靠蕴含有道德之力的物品,而蕴含有庞大道德之力的宝物少之又少,道骨就是一件,可是它已经被鬼王无心给夺走了。”

  “什么!”我现在简直心若死灰,唯一可以治好玲珑的东西居然刚刚失去,这种刚有希望又破灭的感觉真是难受极了。

  “道骨只有一块,也是我现在能想到的蕴含道德之力的最强大的物品,你又怎么救玲珑姑娘?”单问命的每字每句直刺我的内心,像一把刀子一样把我的心给割得鲜血淋漓。

  我现在心里十分迷茫,不知道该怎么办,失去了道骨,我感觉我的道气都没有那么纯粹了,和普通修者的道气相比起来,仅仅是蕴含的阳气更加多一些罢了。夺回道骨,又怎么夺?第一代鬼王无心,他从上古时期就是威名震震的强者,不知道怎么居然躲在了道骨存活到了现在。

  他的实力是毋庸置疑的,即使经过了上千年,但是之前他通过我的身体所展现出来的实力,根本无人可以匹敌!我一个半吊子道士,拿什么和他斗?

  看着沉默不语的我,单问命叹了口气,走上前来,伸手拍了拍我的肩膀,道:“唉,车到山前必有路,我相信肯定会有办法的,玲珑姑娘用自己的命给你篡改了命运,你那必死之命已经被破解了,你现在的未来有无数种可能,能不能拯救这次浩劫,就看你了。”

  “无数种可能,呵,谁知道会朝哪一种发展。我这个废柴,真的能担起这个责任么?”我自嘲一笑,转身跌跌撞撞地走出了厢房,朝着真武观外走去。

  单问命看着我的背影,静静地站在原地,没有说话,不知道心里在想什么。

  我出了真武观以后,心里十分烦乱,今天这一桩一桩的事情让我措手不及,看着迎面而来的去真武观上香的香客们,我有一种悲哀的感觉,求那些道与佛,真的有用么。

  我实在不知道该往哪里去,最后还是决定先回知天机,还没有到门口,就远远地望见了一身白衣的锤子正蹲在门口,一口一口地抽着烟,地上已经有五六个烟头了,看来他等我的时间不短了。

  “你丫去哪里了,老子老早就回来了,等你们半天都没人,你……老琴你咋了?”锤子一脸不爽地朝我抱怨,可是他在看到我失魂落魄的样子和外套上的点点血迹以后,愣了一下,然后关心地问道。

  我现在没有心情说话,玲珑的事情就像是压在我心头的一块大石头,让我喘不过气来,我从未感觉到如此无助。我掏出钥匙打开了知天机的门,走了进去。

  “哎老琴你倒是说话呀!咋的了?干嘛一副欠你钱的表情?嫂子还有那个凶娘们呢?”锤子跟在我后头不依不饶地朝我追问。

  我被他吵得心里烦躁极了,转身朝锤子吼道:“你他妈能让我清净会儿吗?你能不能不要在我面前吵吵!现在立刻马上!给我滚!”

  我喘着粗气,手指着知天机的大门口。锤子似乎被我现在的样子给吓到了,不过随即就反应了过来,他冷笑着看着我,说道:“好啊沉琴生,你现在有本事了,不用我了是吧?行,我现在就滚!就当我没你这个兄弟!我锤子看错人了!瞎了眼!”

  锤子说完,把手上的烟头朝地上狠狠一丢,然后头也不回地走出了知天机,走路带着的风把知天机的门给带上了,发出“嘭”的一声。我无力地后退了几步,摊坐在椅子上面。

  “我怎么会对锤子说出这样的话?我他妈怎么了?谁能告诉我……”我双手死死地抓住了自己的头发,眼泪顺着脸颊滑落,无声地滴落在了地上。屋子里面静悄悄的,格外寂静,外面的天阴沉沉的,行人都行色匆匆,赶着回家。

  我心里疲惫,起身走到内房,连鞋也没脱就倒在了床上,不一会儿就睡着了。

  ……

  “琴生……琴生你来救我……我好冷琴生……我好冷啊……”

  在一个寒气四溢的水晶棺材里面,我看见玲珑躺在里面,浑身动弹不得,抱着双肩向我哭诉。

  “玲珑你别怕!我这就来救你!”

  我朝玲珑大吼道,朝着她跑去,可是地上突然有一块石头把我绊倒了,我低头一看,这哪里是什么石头,是一只死人的手!然后这只手的掌心突然一阵扭曲,一张人脸出现在了上面,是叶采薇的脸!

  她面无表情地看着我,冷冷地吐出了两个字:“废物!”

  然后我身边越来越多的手从地面钻了出来,上面是一张又一张的人脸,黑衣阿赞的,聻主的,清虚子的,郭凯旋的,墨诚舞的,锤子的……他们无一例外,都是那副阴冷的表情,环绕着我,一遍又一遍地在我的耳边嘲笑着:“废物!废物沉琴生!”

  然后他们慢慢朝我围拢了过来,在我惊恐的目光下抓住了我的身体,我身下的泥土似乎变成了沼泽,我就这么被他们拉了下去,但是我一句话都说不出,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

  在我沉入地底的一瞬间,我看见一块金光闪闪的骨头出现在了玲珑的棺材上那是道骨!,然后道骨化为了一个浑身邪气凛然的中年男子,他居高临下地看着我,是那种看蝼蚁一般都眼神,面带嘲讽之色。

  “沉琴生,你只能看着我毁灭这里的一切,你什么都做不了,你就是个废物。”

  在我昏迷的最后一瞬间,这句话飘入了我的耳朵,随后我就陷入了无尽的黑暗之中……

  ……

  “啊——不要!玲珑!”我大叫一声从床上坐起了身子,大口大口地呼吸着,额头上满是汗珠。

  是梦。

  “做噩梦了?”一道关切的声音传了过来,我闻言下意识地抬头一看,是思月!她怎么会在这里?然后我就发现,不止是她,墨诚舞,单问命,锤子,甚至是羐眼也在这里!

  我愣住了,傻傻地问道:“你,你们怎么会在这里?”随即我摸到了身上的被子,发现自己躺在床上,外衣已经被脱了。

  “你都昏迷一天一夜了,要不是锤子回来看见你的情况不对,你还有命在这里和我们说话?”墨诚舞开口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推荐:簪中录全集 如懿传 庶女·明兰传

在线看小说 唯历史 冷知识 道德经 人生格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