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
玲珑

首页 > 玲珑 > 第三百三十九章 死

第三百三十九章 死

  单问命听见墨诚舞的话只是笑笑,没有说什么。我发现经历了聻界一事以后,单问命的性子变了不少,开朗一些了。

  “其实说实话,我也不知道该这么解决这个问题,天界和阴司已经开始着手处理了,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但现在还是一点改善都没有。”单问命摊了摊手,表示自己也很无奈。

  我闻言心里不禁有些失望,再这么下去,人间必然大乱,政府也会察觉到不寻常,估计到那时候想压都压不下去了,会引起百姓的恐慌的。

  我虽然不是什么绝对爱国主义者,可是这件事情因为我们而起的,我不去解决的话我心里面会不安,修道之人讲究的就是道心的通畅,和内心的无愧,这件事不解决我的道心就会不通畅,会成为我心里的心魔,以后修为难以寸进。

  “我来卜一卦吧,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玲珑看我这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叹了口气,从口袋里里面掏出来几枚铜钱,就准备占卜。

  旁边的单问命与墨诚舞见状,异口同声地惊呼了出来:“不要占卜!”

  可是已经晚了,玲珑她已经闭上了眼睛开始了占卜,将铜钱撒在了石桌上,就在这时,玲珑突然睁大了美目,俏脸一白,一口鲜血从嘴里喷出,洒落在桌子上的铜钱之上,凄美而妖艳。

  我被吓了一跳,连忙去搀扶玲珑,心疼地拭去了她嘴角的血迹,朝着单问命问道:“这是怎么回事?不就是占卜吗怎么会有这么强的反噬!”

  玲珑虚弱地靠在我的怀里面,我把她扶到石凳上坐下,然后调动体内的道气,一股一股地输送到她的身体里面,玲珑的脸色这才好看一些。

  单问命摇了摇头,无奈地说道:“我刚想说的,现在绝对不能进行占卜一事,聻界一乱,被影响的可不只是人间界,冥界,天界均受到了影响,现在天机紊乱,无论是谁进行占卜都会受到反噬,我上次试过了,伤到现在才好。”

  墨诚舞点了点头,看来她也是尝试过的,所以刚才才会出声提醒,我闻言不由得担心地看向了我怀里面的玲珑,她的身子本来就虚弱……

  玲珑感受到了我的目光,轻轻抓住了我的手,虚弱地笑了笑:“没事的,没有伤到元气,刚才我看了一眼就立马停止了,你看。”说着她用手指了指桌子上的几枚沾血的铜钱。

  我和单问命还有墨诚舞都顺着玲珑的目光看去,桌子上的三枚铜钱就这么静静地躺在上面,我不懂这些,根本看不出个所以然。

  可是墨诚舞与单问命的脸色皆是一变,相视一眼,我从他们的眼里看到了恐惧与震惊的神色。

  “你们究竟看出了什么?有什么不得了的事情要发生?”我真是满头雾水,占卜一道我尝试着学过,到后来发现我真不是这块料,也就放弃了。

  单问命长呼一口气,眼神复杂地看着玲珑感叹道:“不得不服啊!你真是占卜一道的天才!”

  我有些急了,赶快说到底占卜到了什么啊!我现在心里面就像猫抓的一样,难受极了。

  “问题的一切源头都在你!沉琴生!”墨诚舞皱着每眉头说道,话音刚落,石桌上的三枚铜钱居然从中裂开成了两半!而承载它的石桌也无缘无故地碎成了一地石块,上面的茶具掉落在了地上,摔成了粉碎。

  “这,这……”我吃惊地望着眼前着一幕说不出话来,这尼玛撞邪了?桌子怎么无端端碎了?还有,他们说源头都在我身上是什么意思?

  玲珑轻轻挣脱了我的怀抱,坐了起来,然后从兜里又掏出一把古朴的铜钱,足足有几十枚!她把铜钱往空中一撒,这些铜钱居然没有掉落,就这么悬浮在玲珑的身边,环绕了一圈。

  “你疯了么!不要命了!疯子!”单问命脸上的表情已经是惊恐了,我除了上一次在杀神秦武破封的时候见过他这幅表情外,再也没见过了,玲珑究竟是在干什么,为何会让单问命又露出这样一副表情?单问命当即就想上去阻止玲珑的,行为,可是他身边的墨诚舞却伸手拉住了他。

  “已经晚了,开始了。”墨诚舞面无表情地说道,可是我却看得见她眼里的那一丝悲伤。

  “东方甲乙木对卯,伤门对震四青龙;西方庚辛金对酉,惊门对兑二白虎;南方丙丁火对午,景门对离三朱雀;北方壬癸水对子,休门对坎六玄武;东南五巽杜门对辰巳,东北七艮生门对寅丑;西南八坤死门对未申,西北一乾开门对戊亥,吾以真血筑八阵,汝以八阵掩天机!”

  玲珑的声音虚弱无比,可是又透露出了一股坚决与大威严!她咬破了舌尖,一大口精血喷出,随着铜钱的旋转洒遍了全部的铜钱,然后只见在她身边环绕的二十四枚铜钱在受到玲珑鲜血的沾染以后,仿佛瞬间变得有了灵性一般,迅速旋转上升,居然盘旋到了我的头上,互相交错排列成一个奇门八卦的血色八阵图!

  最后这个八阵图泛起了强烈的红光,其中包含了无上的意志,让人心神俱颤,在血色亮到了极致以后,我们已经被这血光给刺得睁不开眼睛了,相信现在就算是在真武观外也能看得见这一股冲天的血光!

  “嘭!”

  一声爆裂声响起,红光骤然消失,盘旋在我头上的奇门八阵图已经消失了,化为了一堆粉末纷纷扬扬地洒落了下来,我感觉我似乎多了什么东西,可是具体是多了什么我又说不上来,这只是一种感觉。

  玲珑在做完这一切以后,看向了我,戚然一笑,苍白得毫无血色的嘴唇扇动了两下,似乎说了什么,然后就倒了下去。

  我两眼一热,直接冲上前去把她一把给抱住,我知道她在倒下前说的是什么,她说的是,琴生。

  “她刚才究竟干了什么?你们谁能告诉我!”我红着眼睛朝单问命与墨诚舞吼道,现在我的心里直欲杀人!要是玲珑出了什么事情,我也不想继续独活下去,这让我如何面对他的父亲?

  “玲珑姑娘刚才所用的,是奇门蔽天阵,一种……一种极其强大的阵法。”单问命看着我怀里面昏倒的玲珑,语气里面满是钦佩与赞叹之意。

  我一愣,奇门蔽天阵?我好像在哪里看过,不过现在这么想都想不起来,只得把求助的目光投向了墨诚舞。

  墨诚舞咬了咬嘴唇,似乎有些犹豫,不过最终还是开口说道:“奇门蔽天阵,需要施术者有极其高的阵道修为,通晓玄易,用二十四件至阳或者至阴之物所布下的阵法,可以遮挡一个人的命运,也就是说,你现在的命运已经被大阵所遮掩,任谁也无法再窥探你的命运,甚至是在阴司的生死簿之上,也显示不出你的名字,你现在的命运已经完全被遮挡,然而命运诡测,等于说现在你的命运有了无数种可能性了。”

  我呆呆地听完这段话,然后木然将目光看向了怀里的玲珑,喃喃道:“玲珑她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

  “因为你必死的命运。”单问命开口了,所说的话让我如同遭受了晴天霹雳一般。“从之前玲珑的占卜来看,这次聻界大乱的源头始于你,也会终于你,然而你的结局就是死,至于天庭与阴司为何迟迟没有动静,卦象里面没有显示,它们好像是被一股神秘的力量给阻拦,无法下界处理,而天界与阴司无法插手的话,你的结局是注定了的,会死于这场动乱,在你死以后虽然会结束这场聻界大乱带来的祸,可是也会引出一场更加恐怖的,席卷三界的滔天大祸!”

  我的脑袋嗡的一下,像是千百道雷霆劈在了我的身上,鸡皮疙瘩一个接着一个起来了,这是极度震惊的表现。

  “我会死于这场动乱?”我失神地说道,语气里面满是不敢置信,“你们从那三枚小小的铜钱就能知道这么多讯息?我不信,你们一定在骗我!哈哈!”

  我神经质地笑了起来,抚摸着怀里面像是睡着了一样的玲珑的脸庞,轻笑着说道:“玲珑啊,我们离开这里好不?我们不管其他事情了,去他的大乱,去他的使命,咱两去找个山村生活,然后生孩子……”

  我慢慢抱起了玲珑,朝着院子外走去。

  “你醒醒吧!玲珑已经死了!奇门蔽天阵,需要施术者透支一半的生命力,玲珑本来就虚弱,她……他已经死了!”墨诚舞上来就是一个巴掌,狠狠地打在了我的脸上,把我打得头一歪,重心一个不稳,玲珑也倒在了地上。

  “玲珑,玲珑!玲珑你没事吧?我们这就走……”我慌忙地弯腰,想要重新抱起玲珑可是我却感到浑身无力,玲珑的身子像是有千斤重一般,任凭我如何努力都无法再抱起玲珑,眼泪在我眼眶里面打转,最终我忍不住,哇地一声哭了出来。

  “你为什么要这么傻!为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推荐:簪中录全集 如懿传 庶女·明兰传

在线看小说 唯历史 冷知识 道德经 人生格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