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
玲珑

首页 > 玲珑 > 第三百三十八章 商谈

第三百三十八章 商谈

  我无奈地扭过了头去,我怎么会有这么一个兄弟,和老子高贵冷艳的男神形象完全不符。

  “吃个屁的饭,准备走了!快起来!”我没好气地瞪了锤子一眼,然后转身拉着玲珑就要走。我们这回来并没有带什么东西,所以也没有什么要收拾的。

  “哎!老琴你等等我啊!”锤子连忙跳下床追了过来,墨诚舞也一言不发地跟在我们后面,她眼神飘忽,不知道在想什么。

  我们去楼下退了房以后,就随便找了一辆车,坐车回了知天机,墨诚舞一直想要离开去找酒喝,不过在我和玲珑的坚持下,她还是留了下来,为了稳住她,我只能把师父生前珍藏的美酒拿出来给她喝。

  “真没想到,郭凯旋这老混蛋还藏着这么好的酒,。”墨诚舞一边喝着酒一边嘟囔道,嘴里面还不忘埋怨我师父藏私。

  我望着眼前着豪饮的姑奶奶,心里面一阵无奈,转身去整理店铺,玲珑也在一旁帮我打扫,至于锤子那家伙则是又跑了出去,估计是去找网吧了,哼,也不怕别人贪图他这一副天山雪莲的身体,不过对于这样一个把游戏视为生命的网瘾青年,我也没办法。

  今天一天我都没有过好,本来打算在收拾完知天机以后就在店铺里面看看清虚子和我师父留下的书,增加一点自己的理论知识,可是还没有清净一会儿麻烦事就一桩接一桩地过来,好多顾客都来到知天机,请求我出手帮他们抓鬼。

  “呼~终于弄完了,累死我了。”我疲惫地躺在了一张老板椅上面,用手揉了揉太阳穴,刚刚去解决了一个小鬼,这也是今天接到的最后一单生意了。

  玲珑款款走了过来,将一杯茶水放在了我面前的茶几上面,然后走到了我的身后,用她的芊芊玉手帮我按摩着太阳穴,缓解着疲劳。

  玲珑本身淡淡的地体香在我鼻尖缭绕,让我不由得有些心猿意马,不过一想到当初发下的毒誓,也不知道现在还应验不应验,所以只能忍住了。

  我闭眼享受着玲珑的按摩,开口道:“最近怎么鬼怪出没得那么多?简直太不寻常了,就算聻界秩序失衡也不会这样子吧?”

  “不,你太低估聻界的作用了。”玲珑摇了摇头,叹了口气,“聻界是所有恶鬼冤魂的归属地,他们在那里消磨身上的怨气,才能够去转世投胎,先在聻主羲皇一死,聻界的秩序已然崩坏,那些恶魂没了聻界的束缚,都跑了出来,为祸人间界了。”

  我闻言睁开了眼睛,看向了窗外,现在天色已经黑了,以我现在的修为不用开天眼都可以看得见外面那到处飘荡的鬼魂,不过他们都是些小鬼,冲出聻界已经把他们身上的鬼力给消磨地差不多了,也无法害人。

  “如果聻界的秩序一日不重建的话,麻烦就大了,看来我明天得去找单问命,看看他有什么办法。”我思索了一会儿,才说道。

  玲珑点点头,同意了我的意见,这时,一直待在内屋喝酒的墨诚舞走了出来,她她脸色微微酡红,我一看就知道她肯定把那些酒都喝完了。

  “你想的太简单了,聻界是什么存在,岂是你可以插手的?这些问题还是交给阴司去处理吧,你就不要瞎掺和了。”墨诚舞拿起酒壶饮了一口,然后打着酒嗝说道,步伐有些飘忽。

  “不试试怎么知道?谁知道阴司什么时候才能解决这个问题,况且聻界秩序的崩坏与我们也拖不了干系,我们就算是为了自己也不能无动于衷,我明天去找单问命,,现在先休息吧,你也别喝了。”我上去将墨诚舞手里面的酒壶给夺了下来,然后把她推进了内屋里面。

  “琴生,我明天和你一起去吧,我总感觉这件事情不是这么简单。”玲珑有些担忧地看向了我,羐眼微微颤动着。

  我闻言点了点头,道:“行,那今晚先睡吧,我们明天起早一点,去找单问命。”说罢我拉着玲珑朝着卧室走了过去。

  一夜无话。

  第二天一大早,我早早地起了床,玲珑也随我一起起来了,去到外面发现墨诚舞早就起来了,她的酒也醒了,现在坐在椅子上抱着本书看。

  “你们醒了?”墨诚舞听到了脚步声,抬起头看向了我们。我迎着她的目光漫不经心地答应了一声。

  锤子不出所料果然没有回来,其实也不用带上他。今天我去找单问命,其实除了询问关于如何解决恶鬼横行这件事情以外,还要问问他我最近的变化是怎么回事,我感觉我变得越来越不像自己的,性格也变得很暴虐与残忍,虽然被我极力压制,可是仍然会时不时地展现出来,就像昨天那两个混混,我一出手直接扭断了那个混混的胳膊,按平时我就算再愤怒,顶多暴打他一顿,也不会干出这种事的。

  墨诚舞带上我和玲珑,我们几个慢慢步行前往真武观,反正离的也不远,以我们的脚力很快就能走到。

  在前往真武观的路上,我们看见不少也是去前往真武观的人,一个个都行色匆匆。

  “真武观的香火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了?不会是我穿真武观道袍的原因吧?”我有些疑惑地说道,然后顺手拉住了从我旁边经过的一个大叔。

  “叔,你们这是要去哪里啊?”我笑容满面地问道,这个大叔被我拉住,本来刚想生气,不过随即看见了我身边的玲珑与墨诚舞这两个大美女,于是脸上的的怒气瞬间变成了谄媚的笑脸。

  “哦,我们都是去真武观的,最近碰到很多邪门的事情,我觉得有脏东西,所以来这里请道长给我去去晦气,怎么两位美女,你们也是要去吗?不如一起吧,我……”这个大叔一脸猪哥样地说道。

  可是他话还没有说完,墨诚舞黑着脸吼了一声:“滚!”

  这个可怜的大叔浑身一颤,不敢多说什么,忙不迭地跑了,我和玲珑都憋住笑意,墨诚舞的气场太强大了。

  “哼!笑什么,再笑我把你嘴封上!”墨诚舞狠狠地剜了我一眼,然后冷哼一声,径直朝前走去,我和玲珑也连忙跟上。

  我们来到了真武观的门口,不出所料,门口已经排起了长龙,都是来真武观求帮助的,平时没事的时候真武观都没有人来,门可罗雀,现在一有事情了,都蜂蛹而至,人心啊!

  叹息归叹息,这也是没法改变的事情,我们直接越过长长的队伍,来到了真武观的门口,那接待的弟子自然是认得我们的,直接就给我们放行了。

  他这一行为顿时引得那些排队的人一阵不满,他们都纷纷叫嚷着。

  “喂喂!他们谁阿!我们拍了半天了,他们为什么就直接进去了!”

  “就是就是!你们真武观怎么这么势利,他们是有钱还是咋滴,要钱我也有啊!”

  “我们也要进去!”

  ……

  那个接待的小道士额头上青筋一突突,直接吼道:“他们是观主的同道!你们要是觉得有他们的本是你们也可以不用排队!既然是有事相求我真武道观!那就好好排队!下一个!”

  小道士这话一出,一众刚刚还叫嚷的人顿时都缩起了脖子,我在前面听着这小道士的话心里面忍不住暗笑,果然都是一个道观的,连性格都一样。

  进了道观以后,我们穿过前殿和一个个厢房庭院,才到了单问命所在的院子,我们一走进院子就看见单问命坐在庭院的石桌旁边,手里端着一杯茶,轻轻地啜饮着,桌子上面还有三杯茶,看着上面袅袅的热气,应该是刚刚泡的,难道他早就知道我们要来?

  “你们来了?等你们半天了,坐吧。”单问命放下了手里的茶杯朝我们邀请到,指了指石凳。

  我们三人也不客气,直接走到了桌子旁边就坐下了,我首先开口了:“你知道我们今天会来?”

  单问命微微一笑,这是我第三次见他笑了,平时都是一副死人脸的样子。他指了指院子里面的池塘,里面的鲤鱼不时地跃出水面,溅起一朵朵水花。

  “鲤鱼竞跃,贵客迎门,我猜不到别人,也只有你们了。”单问命又看向了我们,开门见山地说道:“你们直说吧,今天来找我又什么事情。”

  我闻言也不再扯什么其他事了,直接问道:“最近人间恶鬼冤魂肆虐,聻界秩序已崩坏,你也是知道的,不然你这真武观也不回有这么多香火,我是想来问问你有什么解决的办法。”

  “对,再这么下去的话,估计逃脱出来的聻鬼越来越多,到时候再想要解决的话就麻烦了。”这回是玲珑说的,她撩了撩头发,露出了被掩盖的羐眼。

  而墨诚舞似乎是不想参与这个话题,她喝了一口茶水,然后吐了出来,满脸嫌弃地说道:“为什么不是酒,喝什么茶,真装文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推荐:簪中录全集 如懿传 庶女·明兰传

在线看小说 唯历史 冷知识 道德经 人生格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