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看书
云过天空你过心

第8章 天空08

  同一时间的商家,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整整一晚的商语此时正眼睛红肿地站在书房里。

  身穿黑色衬衫的商亿交叠着长腿靠坐在舒适的转椅中,眼里的责备之意尚未消褪,“你之前所有的任性我可以不计较,当没发生。斐耀是什么样的人,你现在心里应该有数了,再和他来往,就别怪我不客气。”

  提到斐耀,商语的泪意又涌了上来,她负气地说:“我不会放过他的,还有那个程潇!”

  “不放过他?”商亿神色清冷,黑眸中火气更盛,“你还想怎么样?难道要我动用商氏的力量去对付一个小摄影师?他配吗?自己识人不清被所谓的爱情冲昏头脑,还怪别人骗你?!”

  商语不服气,“可那个女人打了我!”

  商亿的语气更冷了几分,“不是你那杯咖啡惹的祸吗?我还没谢她替我教训你。”

  “哥!”

  “别叫我!”

  商语忍不住哭出来,“我是你妹妹,你就看着我被别人欺负不管吗?”

  “能欺负到你头上也是厉害!”商亿恨不得也给她一个耳光,打醒她的无理取闹,“这件事到此为止,你敢再起争端,看我还护不护着你!”

  “哥!”

  “或者你想我现在就带着你去找程潇道歉?”

  商语不可置信地看着商亿,“她凭什么?”

  商亿眼神犀利,“凭你南亭哥护定她了!”兄弟多年,顾南亭唯一一次开口,他不能不给这份薄面。更何况,自己妹妹是什么脾气,他太清楚了。

  **********

  等商语抹着眼泪走了,商亿揉太阳穴。对于这个从小被父母娇惯,任性到跋扈的妹妹,他是真的很头疼。当然,是可以**着她的,商家具备这个实力,但商亿不希望商语除了倚仗家世和外貌,再无其它优点。

  女孩子要可爱才会被爱被珍惜。为她日后的幸福着想,商亿觉得不能再任她胡闹下去。至于程潇当众动手的行为,因为顾南亭的维护,商亿得原谅她。甚至对于商语的所作所为,他是感到抱歉的。

  昨晚两人见面,顾南亭率先表态:“抱歉,我不能让小语还回那一巴掌。”

  对于他阻止商语还击的反应,商亿以为,“我都不知道你交女朋友了,还是斐耀的前女友。”

  顾南亭坦言:“现在还不是。她才见过我几面而已。”

  商亿眉心微蹙,“你的意思是你早认识她,暗恋人家?”

  不是他理解的这个意思。不过,顾南亭还没有想好,如何对商亿解释自己正在经历重走一遍七年青春这样的异状,而此时的他是七年后认定了程潇的状态。他只好承认:“是。”

  “是?”商亿就笑了,“枉我以为你不近女色。”

  顾南亭捶他一拳,颇有几分不好意思的味道,“我又不是和尚,喜欢个女孩子至于这么大惊小怪?”

  **********

  那是庆功宴后,两人在江畔酒店休息室的对话。事后,他们分道扬镳各自回家。半路顾南亭打来电话,商亿驱车赶过去。

  原来,顾南亭遇到了从ktv出来的程潇、夏至和咖啡。

  当顾南亭欲把醉酒的程潇扶上车,像是恢复了意识一样,程潇一离开夏至的怀抱忽然不安份起来,她如同遭遇**似的十分抗拒旁人的碰触,挣扎间一挥手,不轻不重地打在顾南亭脸上。

  夏至吓一跳,深怕顾南亭发作,她赶紧拉住程潇的手,“祖宗你消停点吧,我一个人可扛不动你和咖啡啊。再不听话,把你了!”然后就要向顾南亭道歉。

  却不需要了。顾南亭根本不在意地把站都站不稳的程潇搂进怀里,在她耳边低声细语地说:“是我,顾南亭!”

  商亿到时,恰巧看到这一幕。男人的爱意,表露无疑。所以,当顾南亭指指马路边坐着的男人和正跑过去的女人,说:“帮个忙,把他们送回去。”时,他没有拒绝。

  然后,顾南亭又叫住他,嘱咐似的强调:“她叫夏至。”

  夏至?商亿看向正吃力扶起醉得不轻的男人的女人,心想:她叫立秋也和我没关系吧。

  似乎洞悉了他的心思,顾南亭随即补充了一句,“记住了。”才告知夏至,“程潇我送,商亿送你们。他是我朋友,可以信任。”

  夏至闻言立即把咖啡丢下了,冲过来拦住顾南亭不让他上车,一改先前的客气,气势汹汹地说:“我凭什么相信你?我必须带咖啡和她一起走,否则就让她下车。”

  商亿闻言都替顾南亭不值。结果被怀疑居心**那位却一脸平静地把手机拿出来递给夏至,“把你号码存上。”

  夏至照做。

  顾南亭随即拨通她的手机,响了两声又挂断,“随时打给我。”

  见夏至不动,商亿适时替顾南亭解围,他走过去扶起咖啡,扬声:“来搭把手。”

  一边是程潇,一边是咖啡,本以为她会为难。结果,夏至搭在保时捷车门上的手没有松开,语气则像目光一样坚持,“要么让咖啡也上你的车,要么我和她一起走,让你朋友把咖啡随便送到哪家酒店,费用我出。你选。”

  咖啡是男人,相比程潇当然更安全。商亿瞬间佩服起她逻辑思维的缜密,他看向顾南亭,等待他的反应。

  七年后的夏至,对他也算不上客气,却绝对不敢这么和他说话。顾南亭眉眼之间染上不悦,但最终因体谅她对程潇的保护之心缓和下来,他静了一下,才把自己的驾驶证和车辆行驶证递给她,“让她还给我。”坚持单独送程潇。

  咖啡在这时吐了起来,吐完还在喊:“夏夏,给我水,我要水……”

  商亿在顾南亭的目光注视下,把咖啡扔在了路边,一副不管醉鬼的姿态。

  夏至眼看着咖啡跌坐在路上,只好翻开证件,确认驾驶证和行驶证上都是一个名字,又对了车牌号,才放话威协:“我就信你一回。要是你敢对她不轨,顾南亭,这事不可能善了。”然后跑过来。

  商亿根据夏至的地址送两人回去。路上,他透过后视镜看见,喝醉的男人靠在女人肩膀上,睡得无知无觉。而那女人一边责骂他,“再吹什么千杯不倒就把你掰弯!”一边给咖啡拢了拢大衣。

  这样的言语和亲昵,商亿理所当然地以为他们是情侣。

  那晚的最后,商亿刚帮忙把咖啡弄下车,夏至就翻脸了,她说:“我是不会对你表示感谢的商先生!再见,再也不见。”

  **********

  午后时分,秘书请示程厚臣,“程总,商氏总经理商亿在楼下前台,问您是否有时间见他一面。他没有预约。”

  “商亿?”程厚臣正在办公室喝茶,他看向一旁的助理。

  助理立即说:“我们和商氏没有合作往来。”

  程厚臣回复秘书,“不见。”

  秘书犹豫了一下,“他说是来向您道歉的,为程小姐的事。”

  程厚臣没抬眼,“那就让他去找程小姐,来烦程小姐她爹干什么。”等秘书出去了,他打电话给程潇,“你昨晚是不是闯祸了?**没回来,就把姓商的给招惹上了?人家现在找我道歉来了,我是接受还是不接受啊?”

  居然去找老程道歉?!用得着如此兴师动众吗?因为顾南亭?

  意外之余,程潇笑言:“堂堂程总让人觉得小器就丢面儿了,你就接受呗。”

  程厚臣有点不乐意,“我都不知道什么事,哪能听别人一面之词就随便接受?万一我闺女吃亏了呢?”

  程潇表扬道,“你做得对!”

  确定他闺女没事,程厚臣就放心了,他说:“一边玩去吧,我这忙着呢。”

  程潇没大没小地问:“忙什么啊,约会?”

  程厚臣斥责道:“滚一边去!”

  **********

  等她挂了电话,夏至把顾南亭的证件丢过来,“既然你平安无事,还给人家吧。不过我觉得你应该有话对我说,你们昨晚……”

  昨晚的情况程潇已经知道了,她无心追究顾南亭怎么那么碰巧地出现,她只是不明白,他是出于什么心理坚持带走自己,把几乎是陌生人的女人带去家里?

  程潇拿着顾南亭的证件,对夏至说:“昨晚你就凭这两样东西,把我甩给一个陌生人?”

  夏至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你和咖啡醉成那样,我都做好要陪你俩坐到天亮的心理准备了,他雪中送炭似的出现,还喊来朋友帮忙,我难道还要拒绝吗?”

  “你就不怕他是人贩子把我了?”程潇戳她脑门,“夏姑娘不是最聪明的吗?怎么那么轻易信人?”

  “人贩子倒不像,对你有所企图我基本可以肯定了。你是没看见他看你的眼神,简直让我不忍辜负。你都打他脸上了,打脸啊!他非旦没生气,反而,”夏至拿腔拿调地学顾南亭说:“是我,顾南亭。”她笑得贼兮兮的,“我还非要当120的大灯泡吗?你们小心被辐射成神经衰弱。”

  不是“我是顾南亭”,而是——

  同样的五个字,“是我”和“我是”表达的重点和意思似乎隐隐有些不同。

  但程潇对他,依然没有好感。

  “如果我猜得没错,他昨晚很规矩,没有对你怎么样。”所以对于程潇对顾南亭的不待见,夏至很不能理解,“你什么时候瞎的?和斐耀比起来,这个新欢简直是极品。你就算不是和他一见如故,也该日久生情吧。”

  日久生情?程潇简直无语:“那你得给我点时间。”然后她盯着夏至,“你刚刚说是商亿送你和咖啡回来的?”

  程潇笑得特别**,倒像是夏至昨晚发生了什么不可告人的事,“让他误以为你和咖啡**,会不会让你错失了告别单身的机会?听说,他没有女朋友。”

  等程潇拿着顾南亭的证件回房补眠去了,夏至才反应过来,明明是要追问她昨晚的后续,怎么反而像是自己有后续似的?

  夏至呐喊:“他商亿有没有女朋友和我有什么关系?!”

  仿佛听见了她的嘶吼,正在开会的商亿莫名打了个喷嚏。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

· 推荐:抗日战争书籍 心理学书籍 茅盾文学奖作品

点击收藏 小提示:按键盘CTRL+D也能收藏哦!

在线看小说 唯历史 趣知识 道德经 人生格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