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看书
云过天空你过心

第59章 天空59

  正常的时间轨迹里,程潇参加一检二检时,顾南亭都在航班上,而且是在驾驶舱。只不过那时,是以中南航空总经理的身份对程潇进行考查。毕竟,女飞和男性飞行员比较,是有明显弱点的。剔除“保护女飞”的想法,赋予她独立带机组的权力,需要她用能力证明。所以,当年批示程潇的请示时,他特意交代乔其诺,“调整下我的行程,我也上机。”

  乔其诺当时真是为程潇捏了把汗,尽管对她有信心,可到底是最后的冲刺阶段了。所谓台下十年功,台上一分钟,程潇努力八年,到了一朝定乾坤的时候,他怎么能不紧张激动?

  夏至却误会了,还因为他的紧张鄙视他:“别说是你们顾总,国家主席坐在飞机上,也不会影响到我潇的好吗?”

  然而那时,顾南亭全然不知程潇刚刚经历过什么。当程潇漂亮地完成非精密进近,他已经不需要考虑精密进近她会做得怎么样。完全不必担心。飞机安全着陆时,他说:“我没忘记面试时你说过的话。”

  “我说过:我会用事实向你证明,你是错的。”程潇脸上并没有因为过过二检有丝毫笑容,她只说:“我做到了。”

  顾南亭看到她眼里的微光。他以为那滴浅泪是因为喜悦,他微笑着与程潇握手:“恭喜,你赢了。”

  她用实力证明,她不比任何男性飞行员差。飞行时,她表现得冷静、沉稳、敏捷、果断。一切令人担心的女飞的缺点,在她身上,都没有。

  于是,作为飞行面试官的顾南亭遵守承诺,在程潇通过二检后,让她成为业内首位女性机长,可以独立带机组。

  时间错位,顾南亭无从选择地再次“回顾”这七年,他已经等不到她通过二检再说恭喜。他太清楚,那个时候,谁都无法把“恭喜”说出口。所以今天,当她完成一检后,他说:“带你吃顿好的,算是对你的奖励。”

  程潇眼眸里有俏皮的笑意,她说:“你真幼稚。”

  幼稚到拿我当小孩子一样哄。

  顾南亭多希望,对她的奖励仅仅是出于对她的宠爱。然而这一次,却不是。

  **********

  顾南亭选了一家环境优雅的餐厅,程潇看着满桌的菜肴直皱眉,“带我开荤也不用这么奢侈吧。从小到大,我没亏过嘴。”

  顾南亭无意解释什么,只体贴地给她布菜,说:“多吃点。”

  程潇开他玩笑,“听你的语气像是,吃了这顿就没下顿似的。”

  当然不是。只不过这顿晚餐过后,我不知道你要多久才有心情好好地吃一顿饭。顾南亭抬手摸摸她的脸,“不是总嫌机餐难吃嘛,今天又是检查,估计你也没怎么吃饭,给你补回来。”

  程潇隐隐发现他神色不对。凭她对顾南亭的了解,她通过一检虽然不算什么大事,属于意料之中,他也一定会很高兴,为她高兴。此时,他非但没有丝毫喜悦的情绪,反而有些压抑的不安。

  程潇开始有了预感,她没有急着追问,边用餐边等他开口。

  然而,顾南亭明明已经和程厚臣商量好,等她完成今天的检查,就把肖妃复发的事情告诉她。他甚至在昨晚就开始在想开场白,如何铺垫,怎样切入,包括她可能会有的反应,都考虑到了。

  可当她就在自己触手可及的地方,顾南亭却无论如何开不了口。因为事实的沉痛,让他觉得无论怎样说,于她,都太残忍。几乎是在瞬间,他理解了顾长铭当年对自己的隐瞒,以及此前程厚臣的左右为难和犹豫。

  直到晚餐结束,顾南亭都没能按之前计划的切入重点。他保持很慢的车速驶向程家的方向,一路上,都不忍心看程潇的眼睛。

  当车在程家别墅外停下,还是程潇先开口,她说:“我以为你要开到天荒地老。”

  说话的同时,脸色已经变了。

  顾南亭扣住她手腕,阻止她下车。

  两人才因萧语珩发生过不愉快,她又在今天通过了一检,凭他对她的感情,凭他们之间的爱情,他今晚的反应都太不正常。现下,他还把她送回了家。换作以往,这是他最不情愿的事情。

  程潇看着亮起灯光的家,问出今晚的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问题,“你是回医院陪顾总,还是准备和我进去。”

  程潇多希望他笑着拥抱自己,霸道地要求:“和我回家。”

  哪怕退一步说去医院陪护都可以。

  但他没有。

  他松手,熄火,解安全带,率先下了车。

  强烈的不好的预感在胸臆间无限放大,瞬间酸涩到程潇眼里迅速就蕴满了泪。她都快忘了自己上次哭是在什么时候。而她的手明明紧紧地扣住把手,却怎么都没有力气推动车门。

  多希望不是自己想的那样。

  顾南亭绕到副驾一侧,为她打开车门,牵住她的手,用压抑的声音说:“来,程程。”

  程潇像是和他较劲似地,不肯下车。

  像是她不下来,她不踏进家门,就不用面对现实一样,顾南亭竟然在那一刻舍不得硬让她下来。他低头把身体探进车里,抱住她,“程程,跟我回家。”

  跟我回家!程潇从未想过顾南亭是在这样一种情况下陪她回家。

  如果可以选择,她能不能说:不要!

  程潇的手改而抓住他的衬衣,她的脸埋在他颈间,她的呼吸炙热地像是燃烧的火,灼得顾南亭的心如同被利器刺中般疼起来。

  终于,她推开了他,下车,走进家门,上楼直奔书房。

  顾南亭跟进来时,听见她用微哑的嗓音说:“报告给我吧。”

  她竟然就知道了。不需要任何人说明,已然猜到。

  能让顾南亭如此难以启齿的,不会与爱情有关。那就只剩一件事,一件她最近担心的事。

  当程厚臣把报告给她,当她的视线触及“远处转移”的诊断,程潇不得不承认,那件她不愿想,不敢想的事情,终究还是发生了。

  远处转移,癌细胞会沿着血流和淋巴等途径转移到肝、肺、骨头和大脑,相比原来的手术病灶没有复发,此时转移的地方都是重要脏器,是危及生命的。

  这些,发现肖妃瞒着所有人自己做手术后,程潇特意去医院咨询过。所以每年,她都坚持看复查报告,深怕再被蒙在骨里一次。

  她该暴发的,哭,闹,甚至是歇斯底里,都被理解,都被允许。

  因为那是给予她生命的至亲,是这世上最无私爱她的母亲,是连她最爱的顾南亭都无法与之比较的人。但她没有。

  她只是像站不稳似地,单手扶着书桌一角,问程厚臣:“她又故伎重演联合你要隐瞒我对吗,为了不影响我训练?”

  到了这个时候,已经没有什么是不能说的。

  程厚臣注视着女儿苍白的脸色,“她是希望等你通过二检再告诉你。”

  “那这段时间她打算怎么做?”程潇牢牢地盯着程厚臣,眼前却模糊地看不清父亲的五官,甚至连吐字都艰难不已:“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若无其事地上班,和我见面?只为了不影响我的情绪!等我成为机长,再告诉我,她时日无多?”

  程厚臣听不下去了:“程程!”

  程潇苦笑了一下,几乎是以讽刺地口吻说:“她可真了解自己的女儿!”她说着扬手把报告甩在书桌上,“那我就成全她,装作全然不知。”

  她说完转身就走,紧接着,她房间的门被摔得“哐”地一声响。

  ***********

  情况比预想的好。但她这样压抑,反而更令顾南亭担心。他对程厚臣,“我去看看。”

  程潇没有发小孩子脾气把自己锁在房间里。顾南亭推门进来时,她站在阳台上,手肘撑在护栏上,低着头的样子,那么无助。他走过去,把她搂进怀里。

  程潇没有抗拒,她安安静静地汲取他怀里的温暖,像是在平复自己的心情。可惜,面对这样的噩耗,她用了很长时间都没平静下来。

  顾南亭眼中都涌起了泪意,他试图寻找一些言语安慰她。却发现任何言语在她承受在不久的将来失去母亲的痛苦下都显得那么苍白。

  程潇偏头,侧脸贴在他胸口,目光越过花园投向外面的街道,她说:“老程努力了将近四年,依然无法令她回心转意。她那样的女人,离婚时都那么骄傲,让她在病后重回这个家,难如登天。即便她什么都没说,我知道,她是认为自己身为女人,不再完整。幸好老程并没有放弃,我以为她终有被感动的一天。即便她一直不答应复婚,能和老程恢复正常交往,也未偿不可。只要他们没再各自再组建家庭,我们依然是一家人。可她那天却说,倪一心或许还有希望……”

  “你不了解我妈。她啊,如果老程真的再娶,无论对方是不是倪一心,她都不会让他如愿。她不会像我那么窝囊,明明去了斐耀的订婚宴,却束手束脚什么都不做。不闹到婚礼取消,她是不会收手的。”程潇笑了,笑着笑着,眼里就有了泪意,“她爱老程,胜过爱我。连我外公都说,你妈妈有了老公,老爹老妈什么的,都得靠边站!她是那种为了爱情,可以不顾一切的女人。可是最终,她还是没守住她最想要的。”

  “她和老程分开后,面对我要搬出去的决定,她说:马上给我打消这个念头,回去你爸爸那边,记住,你姓程!我就知道,她还爱着老程。”她越说哽咽的语气越重,却始终没让眼泪落下来,“尽管我早知道她的病有复发的可能。可是,这么多年,复发的机率明明在逐年减少。我以为,还有很多时间……”

  偏偏天不随人愿。

  “程程,难过是这个阶段我们控制不了的情绪。但是,有两件事也是我们必须抓紧时间做的。第一件,尽快安排伯母接受治疗。规范及时的治疗对她的病情会有很大的帮助。”顾南亭用力抱紧她,尽管明知残忍,还是理智地说:”程程,不要再去责怪她的隐瞒,珍惜时间,好好地和她相处。”

  程潇点头,再点头,“我知道……知道!”

  她这一刻的坚强,让顾南亭心疼不已。

  **********

  程潇再回到书房时,竟然有种程厚臣在一夕之间苍老了许多的错觉。她走过去,蹲在父亲面前,双手放在他膝盖上,“她爱你。这个时候,你的陪伴与关心比我更能给她动力和温暖。所以老程,我们分工合作。”

  程厚臣把自己的手覆在女儿手背上,轻轻握住,“爸爸听你的。”

  “她不是让你瞒着我吗,你答应她。”程潇仰头看着他,“我会告诉她,公司安排我飞国际航线,以后会很忙,没空去烦她。然后,你负责劝她入院,给她找专家治疗,还有,照顾她。”

  程厚臣身为男人,即便在百口莫辩的情况下下失去他心爱的妃妃,也没有掉一滴眼泪。此时此刻,女儿面前,他竟然控制不住了。

  当他的眼泪落在自己的手背上,程潇哽咽,“我假装什么都不知道。我如常训练,一百个航时,三个月,我会尽可能飞到更好。等我通过二检,我带你们再飞一次林江河。”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

· 推荐:抗日战争书籍 心理学书籍 茅盾文学奖作品

点击收藏 小提示:按键盘CTRL+D也能收藏哦!

在线看小说 唯历史 趣知识 道德经 人生格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