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看书
云过天空你过心

第60章 天空60

  这一夜漫长到令人倍感煎熬,而窗外淅淅沥沥的雨,淋湿了所有人的心。/>

  次日天微亮,夏至还没起床,程潇就来了。

  夏至吓一跳:“这么早?和顾南亭吵架啦?他是活得不耐烦了吧,老爹那关还没过,又来惹你……”注意到程潇的脸色,她意识到事情不是那么简单,“程潇,你说话,怎么了?”

  程潇的脸色确实不好,眼睛也因一夜未睡微有些肿,开口时嗓子更是哑的不像话,她说:“夏至,我想求你一件事。”

  “求”这样的字眼,夏至从未听程潇对任何人说过,更何况是和亲密如亲姐妹的自己。

  她注视着程潇的眼睛,认真而郑重地说:“你让我做什么都行,就是别说求。”

  **********

  顾南亭到公司时,乔其诺把夏至的辞职报告送到他办公室。

  顾南亭拿着报告,抬头看乔其诺,发现他的眼睛是红的,“让夏至来一下。”

  “好。”乔其诺站在原地不动,欲言又止,“顾总……”

  顾南亭起身,拍拍他肩膀,“这个时候,程潇需要我们每一个人。她既然决定要在伯母面前假装不知,我们就要努力配合她,不要辜负了她的用心,和她牺牲的三个月陪伴伯母的宝贵时间。”

  乔其诺眼里已经涌上了泪意,他用力地点头,“我知道了。”

  **********

  夏至没有化妆,素颜来的公司,见到顾南亭,她说:“顾总,我就不说抱歉了,请你抓紧时间安排交接工作,让我尽快离职。”

  关于夏至的去与留,昨晚程潇已经和他说过。但顾南亭还是说:“谢谢。”

  夏至笑了笑,“我和程潇之间,从来不说对不起和谢谢。不过你以上司和她男朋友的双重身份说这样的话,我还挺受宠若惊的。”她如同回忆似地说:“我和程潇自高中认识,到现在为止整十一年。在过去的时间里,从来都是她罩着我帮我。现在,我终于可以为她做一件事,还是我梦寐以求的事,我都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上辈子拯救了银河系,才有这么好的运气。”

  顾南亭只知道程潇和夏至是最好的朋友,不是姐妹胜似姐妹。其它更多的信息,他并不知晓。所以现在,听夏至提起过往,他又多了一次了解程潇的机会。

  今时今日,夏至显然也有好多话要说,“我是从农村走出来的,城市对我而言根本就是花花世界,充满新奇和诱惑,我渴望了解更多,而了解越多恐惧也越多。我寄宿在亲戚家,连一件像样的衣服都没有,都是捡姐姐们的剩儿,在这个无比现实的社会,被同学歧视根本是意料之中。我想忍,因为我没有任何倚仗。是程潇告诉我,我越忍,别人越得寸进尺。我的忍让除了会助长他们嚣张的气焰,不会对自身有任何帮助。程潇有能力给我更多的帮助,比如金钱上的,但她为了保护我的自尊心,从不施舍我,而是请干妈安排我去做家教,教小学生。我是学霸啊,教教英语,指导下作文,简直得心应手。当我不再那么拮据,当我可以去商场买一条心爱的裙子,我才知道,程潇有那么好的家境,那么好的父母,还有咖啡那么好的像兄长一样的朋友。”

  “程潇人生的路很宽,她想做什么都可以。我羡慕她不必像我一样,因为飞行员年薪高而选择飞行。可惜,我视力不达标,终究与飞行无缘。我沮丧过,是程潇帮我分析利弊,鼓励我发挥所长,让我下决心选择影视文学专业,教会我自信和自我保护。其实,我原本是个胆小怕事的人,没有程潇给我撑腰,不会有今天胆大妄为的夏至。”夏至眼中有晶莹的光,她看着顾南亭,“我在‘传承’实习时,干妈曾极力说服我留下帮她。程潇懂我的拒绝,她说:尊重我的任何决定,只要我记住,有梦想奋力往前冲,冲不过去也不会怎样,程安和‘传承’,老爹和干妈,都是我的退路。”

  程潇成了夏至的底气。夏至明白,自己只要足够努力就好,不必多想其它。所以,她首先选择了航空公司,似乎这样,距离曾经的梦想更近了一步,哪怕不能飞行。结果是不负重望的,三年多的时间,她从副总助理到杂志总编,学到了更多,也掌握了更多。

  “干妈身为专业人士告诉过我,即便是影视文化专业科班出现,也不能闭门造车,只有真正深入了解,才可能创作出有内涵的作品。所以最初,我来应聘你的助理,是为我将来创作航空题材作品,做铺垫的。我不能像程潇一样飞行,但我可以通过创作的方式实现梦想。”夏至朝顾南亭鞠了一躬,“顾总,谢谢你给了我这样一个平台,锻炼了我,成全了我。现在,我要去做我该做的事了。干妈放心不下的除了老爹和程程,还有她亲手创立的‘传承时代’,那么,我去。”

  前情竟然是这样的。

  肖妃因身体原因,无法继续主持传承时代图书公司的事务,才由夏至接手。

  正常的时间轨迹里,顾南亭认识的夏至不仅掌管传承时代图书公司,更开发了影视事业公司,做到了书影联动。不但守住了肖妃的心血,更把传承做大了。而她和商亿之间,则是因为合作开发一个ip,有了更多的交集。

  对程潇的愧疚更多了几分。因为错过过她,顾南亭并不确定是否有奇迹发生在肖妃身上,他只肯定一点,当程潇承受命运赋予的这一切刁难时,自己并不在她身边。而面前的夏至,才是那个尽自己所能帮了程潇的人。

  此时此刻,顾南亭再一次衷心地对夏至说:“谢谢你。从今以后,顾南亭会对你,以及传承时代,倾力相助。”

  夏至不懂他的愧疚,她只以为他是为程潇。所以夏至说:“不用对我说谢,其实我是坐享了干妈所成。我会守好传承,拼尽全力做到更好。”

  事实证明,她兑现了这份承诺。

  **********

  同一时间的传承时代像以往那样正常运作,尚未因肖妃的复发有任何异动。但对于肖妃本人来说,她除了想在程潇面前隐瞒病情,也在考虑接她班的人选。

  传承是肖妃半生心血,她希望能传承下去。当年,夏至在公司实习,肖妃看出来了她的天赋。所以这个时候,肖妃首先想到的就是夏至。然而,肖妃听闻,夏至在中南发展得一帆风顺。于是她不得不考虑,如何能在不惊动程潇的情况下,把夏至挖过来。

  肖妃心中所想,程潇在昨晚都想到了。为了让肖妃安心住院接受治疗,不必为管理传承而分心,她经过一夜思考,自己去找了夏至,希望夏至能扛起传承,哪怕只是一段时间也好。

  当年,夏至认为,连程潇都不倚仗父母,要独自闯出一片天地,自己凭什么要倚仗程潇和她的父母步入职场?所以,她拒绝了肖妃抛出的橄榄枝。今时不同往日,肖妃病了,夏至也不再是当年初入职场的菜鸟。或许,正是时候。

  只是,要做出水道渠成的样子,程潇必须要去见一见肖妃。

  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渴望和母亲在一起,又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害怕和母亲在一起。

  程潇从夏至家出来后,先去了肖妃的住处,可她没有勇气上楼,直到看见肖妃准时出门,她一路尾随到了传承,然后坐在车里,一直等到中午。期间,程厚臣和顾南亭谁也没有打电话来询问什么,程潇明白,他们不忍心给自己丝毫压力。

  终于,午休时间过了,到了该喝下午茶的时候,程潇对着倒车镜确认自己面上无异,才提着肖妃最爱的蛋糕和咖啡走进传承。

  **********

  因为癌症复发,与女儿相处的时间有限,肖妃看见程潇时,眼眸深处的喜悦明显比以往更胜。

  程潇那么有勇气的人,都几乎不敢看肖妃的眼睛,深怕多看一眼,就会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她把带来的下午茶摆在肖妃办公桌上,看似随意,实则在车里练习了多次的台词搬出来,“趁不飞来看看你,等过两天飞国际航线忙起来,别说我不理你。”

  这是典型的程潇平时说话的语气。

  肖妃没有觉察出异样,但她的声音,“嗓子怎么哑了?感冒了?”

  程潇只能说:“昨晚下雨忘关窗了,吃药了,没事。”

  女儿从来不是娇气的人,身体素质也因常年锻炼比一般的女孩子好,肖妃倒不过份担心,只嘱咐:“明天还不见好的话,让你爸把王医生请到家里看看,免得遭罪。”然后边喝程潇送来的咖啡,边不忘问:“不是每周都有航时限制吗?飞国际线会更忙?”

  程潇拿起她办公桌上的一份稿件,低头看着,“正常都是飞四天休两天。但你知道的,也可以休三十六小时再飞。扣除准备的时间,为了保证休息,接下来一段时间都得住宿舍了。”

  肖妃点头,“也好,来回往返机场,也很疲劳。只是,”她笑望着程潇,“南亭舍得你那么辛苦吗?”

  程潇胸口酸涩难抑,却竭力保持面上不动声色,“我除了是他女朋友,也是他的员工之一。况且我和他说过,要放松也是在成为机长之后,现在一检通过了,只差最后三个月,当然要一鼓作气。”

  女儿通过了一检,只要再飞三个月,就要成为机长了。这个信息于肖妃而言,是莫大的安慰和鼓励。她看向程潇的目光里充满了骄傲和欣慰,“等你成为业内第一位女机长,别忘了帮我的杂志拍个封面。”

  在程潇无法抬头,几乎演不下去时,夏至的电话终于来了,她在那边大声说:“我准备炒你家顾南亭鱿鱼了,会不会影响我们友谊的小船?”

  程潇皱眉,“你要辞职?为什么?”

  夏至说:“虽然是总编,职位看似高高在上,但毕竟只是做航空杂志,没有可提升空间了啊。正好有一家出版社联系我,邀请我过去做产品经理,我准备去试试。”

  程潇问:“那你现在是通知我你的决定,还是让我用vip特权请顾南亭批准你尽快离职?”

  夏至在那边笑,“两者都有。”

  结束和夏至的通话,程潇当着肖妃的面给顾南亭打电话,“夏至有辞职的打算,有适合的人选你储备一个吧。”

  人员流动是每家公司见惯不怪的事。顾南亭坦然接受,“知道了。你在家还是在宿舍,我过去接你。”

  程潇抬腕看表,“才几点啊,你就要下班了?在我妈这呢,晚点再说。”

  听出两人的甜蜜,肖妃笑着说:“我稍后还有个会,让南亭过来接你吧。”

  自始至终,肖妃没有发现程潇的异样。只是在女儿临走时,她心疼地说:“最近是不是太累了,我看你脸色不太好。飞行固然重要,但身体更重要,不要太辛苦了,多注意休息。”

  依程潇的脾气,她或许该不耐烦地说:“你什么时候变啰嗦了,我都怀疑你不是我妈。”然而这次,她点头说:“我知道了。”

  程潇有很多话想和肖妃说,可是最终她一句都没说出口。当电梯门闭合,她和肖妃被阻隔到如同两个世界一样的空间,她蹲在电梯里,像个无助的孩子。

  肖妃其实并没有会要开。她在程潇离开后给夏至打电话,“夏夏,听程程说你准备辞职?既然要入图书行业,当然是要来帮干妈的……”

  就这样,程潇联合顾南亭和夏至,把夏至送进到肖妃身边,为她解决了一个后顾之忧。而劝她入院接受治疗的任务,则由程厚臣负责。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

· 推荐:抗日战争书籍 心理学书籍 茅盾文学奖作品

点击收藏 小提示:按键盘CTRL+D也能收藏哦!

在线看小说 唯历史 趣知识 道德经 人生格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