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看书
云过天空你过心

第24章 天空24

  酒店距离机场只有二十分钟左右的车程,先前还声称自己精力充沛的程潇却在这么短的时间里睡着了。而且睡得很沉。

  自从知道肖妃做过乳腺切除手术,她的时差就怎么都倒不过来。即便上航线前的十五个小时,程潇持续地躺在**上命令自己休息,也仅仅睡了五个小时不到。结果航班因天气原因延误了这么久,终于让她有了疲惫感。

  在顾南亭走来的瞬间,程潇明知该和其他同事一样起身问好,眼皮儿却涩得睁都睁不开。索性头一歪,睡了。然后不知不觉中,头滑到了顾南亭肩膀上。

  凌晨的海滨城市,因为之前的雷雨更添了几分冷意。为了迁就她的睡姿,顾南亭的肩膀早就自然而然地倾向她,直到车上只剩他们两个人,睡梦中的程潇似乎是感觉到了冷,轻轻地往他怀里蹭,他才轻轻调整了姿势,展手把她搂进怀里温暖。

  顾南亭的本意是等大家都入住了,再把程潇抱进房间休息。然而,寂静的深夜,他竟然贪恋她此刻温柔的依偎。距离她生病那一晚,他们已经有很久没有像现在这样安静的独处。晕黄的路灯下,顾南亭鼻端萦绕着程潇身上特有的女人味,而他眼里则是她明显的黑眼圈。

  为了确保飞行安全,她从来都是严格遵守休息规定的。这一次却——

  顾南亭突然联想到夏至近两日的安静和在机场她打来的那通电话。可任他如何仔细回想,也想不起来七年前的同期,在程潇身上发生过什么。

  那个时候满心满眼萧语珩。至于程潇,不过是他众多员工中的一个,能被记住名字,已是荣幸。

  借着路过的光亮注视着程潇的脸,顾南亭记起,在七年后正常的时间轨迹里,他们的初吻,也是在这样一个雨后的夜晚。

  那时的她,不仅是中南航空机长中的佼佼者,更是倍受业内关注的女机长,没有之一。之所以如此被关注,是由萧熠引发的一起案件。

  当时犯罪嫌疑人在机场挟持了人质与警方对峙,经过谈判,程潇和萧语珩不幸被罪犯点名,作为人质的筹码。就在那一天,顾南亭才意识到,程潇于自己而言,意味着什么。

  关于,顾南亭心里有一万个声音在说不愿意,他甚至冷血地想,那些人质与自己毫无关系,他犯不着拿自己女人的命去换。

  没错,是他的女人,程潇。至于萧语珩,在那一刻,身为兄长的顾南亭竟然忘了顾及。

  却没有更多的时间思考,连犹豫都显得那么匆忙。他才把手机拿出来,连号码都没来得及拨出去就听身后传来清脆的女声:“不用打了,我到了。”

  期待她关机的想法就这样破灭。

  顾南亭回头,看见身穿制服的程潇由远及近走来。

  那个瞬间,真是恨极了她的不请自来。

  然而,面对他内心的挣扎,程潇计较的却是,“要算我的航时,给我算薪水。”

  这是多大的案子,惊动了整个特警队,怎么可能真的让罪犯离开g市飞往纽约?顾南亭有些负气地回答,“给你算三薪。”

  程潇眉一挑,略略有些得意的样子,“顾总就是有气魄。”

  顾南亭咬牙,“大老板嘛,这点魄力还是有的。”

  随后特警队副队长陆成远给她拿防弹衣,并临阵磨地教她如何用。而那双操纵飞机时操作灵活的手,在那一刻也没有丝毫笨拙的表现。

  可惜,顾南亭略微放心的想法尚未形成,程潇的口就对准了他,然后她还貌似虚心地回头请教陆成远,“是不是只要我手指一动,就飞出去了?”

  是啊,只要你手指一动,就朝我飞过来了。

  实弹啊!那个瞬间,顾南亭恨不得掐死这个蠢女人。

  又不得不配合警方安排好飞机,清理完跑道,只待她上机。

  等待的间隙,顾南亭觉得自己应该说点什么,哪怕只是苍白的安慰或鼓励。可他完全不敢想像一旦程潇真的登机,会发生什么。又或者,一旦警方行动失败,意味着什么。总之,他比在场的任何人都显得焦虑不安。

  程潇丝毫没有为人质的惊惧,反而像以往任何一次执飞一样,平静到他想骂人。

  见他沉着一张脸,她还笑得出来:“要不你说两句诀别的话吧,别憋坏了。”

  简直是在挑战他的忍耐力。顾南亭连续地深呼吸,勉强压下脾气:“你给我闭嘴!”

  程潇笑得没心没肺:“搞不好这是我们最后一次面对面说话,你态度好点能怎么样啊。”然后像担心他爆发似的,边像哥们似的搂住他肩膀边说:“我有个想法你有兴趣听吗?”

  顾南亭眼里满是怒火,深心处竟然贪恋这一刻和她的肢体接触。

  程潇置他的怒意于不顾,俯在他耳边说:“我在考虑你的提议。”说完不待他回答,松开手朝警方走去。

  提议?这个时候她还有这种闲情逸致!盯着她的背影,顾南亭真心觉得这女人tm的无药可救了,却还是没忍住喊她:“等等!”

  程潇回头:“干什么?”

  顾南亭拾步上前,展手把她带进怀里抱住。

  那是他们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拥抱。

  她没像从前那样但凡是肢体接触,都要抗拒他,而是伸出胳膊回抱,如果言语不是那么云淡风轻:“没事,这么多警察还真能死啊……”场面会温馨煽情不少。

  “你给我闭嘴!”顾南亭在她耳边厉声警告:“机灵点!”

  程潇反而拍拍他的背:“抱轻点,我上不来气了。”

  顾南亭松开手,瞪她:“让你机灵点,听没听见?”

  程潇却惦脚,飞快地在他唇上吻了一下,作为回答。

  然后转身,再没回头。

  **********

  那是程潇第一次主动接近他,吻他。顾南亭在她上机后,还怔在原地。直到一切就绪,冯晋骁对他保证:“我们不会让犯罪嫌疑人登机。”

  顾南亭才回过神来。可这种保证在他听来,连最起码的安慰的作用都起不到。他几乎是怒火攻心似的揪住冯晋骁的领子,一字一句地警告:“她有半点闪失,我唯你是问。”

  那么危急的时刻,亲手组建了特别突击队的冯晋骁竟然怔了一下,然后他嘴欠地确认:“你这担心的是珩珩,还是,程机长?”

  顾南亭的脸色更难看了。他愈发用力拽住了冯晋骁衣领,“明知故问是不是?”

  真的是程机长?冯晋骁笑了,自嘲似的说:“我怎么这么命苦,这作为人质的每一个女人于我,都是干系重大。”

  顾南亭懒得和他废话,“你最好给我拼尽全力!”

  程潇却对此一无所知。平安脱险后,她甚至忘了自己承诺考虑提议一事。

  顾南亭边握她的手边问:“之前说过的话没吓得忘了吧?”

  程潇或许还在惊魂未定,她竟然反问:“什么啊?我说什么了?”

  顾南亭只当她是抵赖。他一把捏住她手腕,“你亲都亲了,不用负责啊?”

  程潇像看怪物一样看他:“神经病!”

  顾南亭真想神经病一下给她看看。但是,众目睽睽之下,他堂堂中南航空总经理,实在做不出什么出格的事。于是那天,他放过了程潇,“你给我等着!”

  程潇从来不把这样的威胁放在眼里。可隔了两天她下航线时,顾南亭的座驾停在机组车前面时,她意识到:大老板是专程在等她。

  机组意味深长的注视下,程潇上了顾南亭的车,随后嘴不饶人的抱怨:“你能不能不要这么大张旗鼓?提前给我发个信息让我有个心理准备不行吗?让别人怎么看?”

  “怎么看?”顾南亭瞪她一眼:“还能以为我潜规则你啊?”

  “凭你?”程潇撇嘴,“没戏。”

  顾南亭倒也不恼,反而气笑了:“全公司都知道我惯着你。”

  程潇盯着他完美的侧脸,“换成‘**着我’会更中听。”

  顾南亭如同被揭穿了心事不好意思起来,呵斥她:“把安全带系上。”

  程潇睡了一路。进市区时才醒了,随即指挥,“我不去夏至那,送我回家。”

  顾南亭方向盘一打,“关于那个提议,你想好了?”

  程潇不明所以,“什么?”

  “你说什么?!”顾南亭有点不自在地说:“是你自己说会考虑我的提议。现在两天过去了,你考虑得怎么样了?”

  程潇有点胡搅蛮缠的意思:“我是为了缓和紧张的气氛随口一说,你还当真啊?”

  顾南亭一脚刹车把车停在路边,他侧身看她:“或许你真忘了,但我没忘。我说过:等你完成1000个飞行小时,我未婚,你未嫁,我们就在一起”

  闻言,程潇盯着他,片刻,“你原话不是这么说的。”

  顾南亭眉心一敛。

  程潇注视着他的眼睛,“萧语珩婚礼前夜你说,等我再次飞满1000小时,我未嫁,你未婚,我们就将就在一起。”

  月光朗朗,繁星璀璨,她熠熠生辉的眼眸里,有不容忽视的倔强与执拗。

  因为他的一句“将就”。

  顾南亭在那一刻,不知道该如何解释自己。

  那时真的以为失去了萧语珩,和谁在一起都一样。而他实在没有心力再去结交其他人,于是借着醉意对红酒吧偶遇的她说了那么混账的话。

  程潇当时是怎么反应的?不胜酒力的她仰头喝了整整一杯酒,在醉倒前说:“你想都别想!”

  顾南亭也觉得自己异想天开。她是那么优秀的女人,没必要和失了心的自己在一起。将就,人家凭什么将就你?事后他亲自向程潇道歉:“对不起,我那晚喝醉了,说了不该说的话,你别介意。”

  “你说什么了?”程潇像忘了似的,“我应该比你先醉吧?夏至说是你送我回去的,谢了啊。”

  然后,她冷了他半年。

  别说像以前那样以师兄妹的关系偶尔喝个酒,就连公司的例行会议,但凡顾南亭在场,程潇永远缺席。有时在公司或是机场相遇,他们迎面走向彼此,她也对他视而不见。

  连林子继都看出了端倪,忍不住劝她:“程潇,中南航空是谁当家作主你应该知道,对顾总最起码的礼貌,无论是谁,都应该有。”

  程潇感谢他的提醒,但她说:“他介意的话,可以开除我。”

  林子继观察后发现,大老板似乎并不介意,甚至每次他们相遇,顾南亭眼里欲言又止的情绪……

  于是,在中南航空,敢给大老板脸色的人,唯她程潇一人。

  如果不是后来萧氏旗下的皇庭酒店开业酒会前昔,他亲自来到飞行部,当着众多员工的面以恳求的姿态邀请她作为女伴,他们的邦交还不会恢复。而那个接她机的晚上,顾南亭再一次就“将就”的提议道歉:“我对我的措辞表示歉意。”

  程潇一笑,似乎不在意,又或者根本就是嘲讽之意,“堂堂顾总,也有让步的时候。”

  顾南亭自认放低了身段,“程潇,你应该明白,我对你的纵容不仅仅是看在师兄妹的情意。”

  “纵容?”程潇的语气顿时变得犀利:“你以为的‘恩赦’我根本不放在眼里。”

  顾南亭有点失去了耐心,“杀人不过头点地,我已经一再道歉,何以你如此不依不饶,你能否顾及一下我的感受?”

  “为什么我程潇说话做事要顾及别人的感受?”程潇咄咄逼人地反问,“我顾及你,那谁来顾及我?”

  顾南亭被问得哑口无言。他意识到再这样下去,又会不欢而散。想到自己接机的初衷,他平复了下情绪,字斟句酌:“如果有人告诉你他没有半点将就之意,而是喜欢上了你,你会信吗?”

  程潇的眼睛里只有他,“如果一个人连喜欢都没有勇气说出口,我拿什么去信?”

  她的意思是……顾南亭拿专注的目光注视她,“当你作为人质登机,我突然很害怕就此失去你。我确定,这种害怕是喜欢。程潇,我喜欢上你了,我想和你在一起。”

  外面的车来人往持续,面前的男人触手可及,程潇心里静得没有一点声音。

  换作旁人,未必会拒绝这份情意。毕竟,像顾南亭这样的男人,即便不是十全十美,也是万里挑一。而他的心意,在此之前,公司的明眼人都有所觉。然而,在给了那样一个看似美好的铺垫后,程潇却回答,“我只说会信,没说会答应。”

  顾南亭承认,那个瞬间,自己不知如何继续下去。

  程潇不留半分余地,“既然如此,就不劳烦顾总送我了。”她说着解开了安全带。

  顾南亭没有阻止,也没有挽留,确切地说,在那一刻,他有点不知所措。直到看见程潇连伞都没打地站在雨雾里,他才推开车门下去。

  程潇却不领情,拦了出租车要上去。

  没有表示,没办法再在一起。有所表示,她又恼了。顾南亭是真的不明白问题出在哪里!他的脾气已然控制不住了,“砰”地一声甩上车门,“你闹够了没有?你我不是萧熠赫饶。赫饶之所以拒绝萧熠,是因为她单方面执着了九年,深怕萧熠因感动退而求其次。你对我却从来没有过半分期许,你我之间,是我主动,即便你给我脸色,冷着我,我都一再上前。至于你,何曾付出一分心力?现在这样拒绝,又是什么意思?”

  程潇在雨里笑了,透着明显讽刺的味道,“所以你认为,你说喜欢,你想在一起,我程潇就该欢天喜地接受?现在这样是不识抬举?顾南亭,你凭什么有这种自信?你以为你是谁?!”

  “你的意思是说,你对我一点意思都没有?”顾南亭上前一步,用手捏住她下巴,“那你怎么那么介意我的那句‘将就’?程潇,你敢说你冷我的那半年,不是因为那句话?”

  既然你猜到了,怎么还能来践踏我的心意?!程潇的脸被雨水淋湿,更加清寒白皙,而她出口的言语比静沉的眼神犀利,“我佩服你的自作多情!”

  顾南亭全然不顾微微敞开的衬衫领口已被雨水浸透,他注视着程潇冷漠却性感依旧的脸,眼瞳变暗,“和你的口是心非相比,我才是甘拜下风!”

  路灯车灯交织的光影里,他们对视着。程潇看见一道闪电在他身后以白光之势劈开雨夜,她微张着口,任雨水砸下来,没再言语。

  顾南亭的目光落在她脸上,那上面让人无法分清的雨水或泪水的潮湿,让他心疼到跌掉了一身骄傲。漫天雨声之中,男人捏在女人下巴上的手改而扣在她后颈。下一秒,他俯身吻下来,强势不容躲避。

  重置的时间里,在这个飞机延误的雨夜,顾南亭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他缓缓低头,吻上那想念以久的唇——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

· 推荐:抗日战争书籍 心理学书籍 茅盾文学奖作品

点击收藏 小提示:按键盘CTRL+D也能收藏哦!

在线看小说 唯历史 趣知识 道德经 人生格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