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看书
云过天空你过心

第23章 天空23

  这场雷雨持续之久超出了预期,一些航空公司的机组上午已经执行过其它航班,由于执勤时间的限制无法继续执行后续航班,又没有机组可换,唯有取消航班一途。

  中南航空的总部在g市,新的机组已经在顾南亭过来时全部到位。甚至是顾南亭自己都换上了机长制服备飞,随时准备上航线。

  林子继把最新获得的消息汇报给他:“这几个航班的目的地机场刚刚通知了关闭时间。”

  这意味着,即便现在起飞到目的地也无法落地。既然如此,顾南亭手里拿着soc的排班,决定:“航班取消,安排新机组,明早补班。”他的目光落在本场排队等待起飞的航班上,“只要目的地机场不关闭,再等等。”

  林子继点头,“好。”

  “另外,”顾南亭的目光在排班表上,注意力却在广播上,对比其它公司取消的航班,他说:“随着延误时间的延长,会有旅客终止行程,让地面和排队的飞机做好准备,保证随时能上新客。”

  别的公司因无机组替换取消航班,有急着要走的旅客,必然就会选择能飞的航班进行改签。林子继明白了,“我们公司的飞机和机组都没问题,只要天气条件允许,可以增加班次。”

  **********

  机场方面忙碌之时,程厚臣因为程潇回国却没回家大发雷霆,他打电话质问肖妃,“是你不让女儿回家吗?她已经为你放弃了海航,难不成还要因为你连我这个爹都不认吗?”

  原本程厚臣打来电话,肖妃以为他知道了自己患病的事,还犹豫要不要接,听他这么说,她显然松了口气,“不认你又怎么样?有倪一心在,你还会缺儿女吗?”

  “肖妃你胡说八道什么?”程厚臣因为她的话气得把办公桌上的文件都挥落在地,“不要什么事情都往一心身上扯!在程潇是否去海航的问题上,她没有发表过任何意见。”

  “她儿子在海航就是最好的意见,她又何必做恶人!”肖妃语气很冷,“程厚臣,我警告你以后不要在我面前提倪一心。如果你的生活离不开那个女人,就请你以后都不要再我。”

  她说完就挂了,当手机屏幕暗下去,除了肖妃自己,再没人知道,四年来程厚臣始终是以“老公”之名存储在她的手机人之中。

  **********

  夏至打不通程潇的手机,就把电话打给了顾南亭,她说:“顾总,我是私事找您。”

  顾南亭示意林子继停一下,走开几步站到窗前,看向停机场,“什么事?”

  “我干妈,就是程潇的妈妈因为一直打不通程潇的手机,刚刚把电话打到了我这里,我想和您确认一下,程潇现在是在机场,还是在飞?”

  “航班延误,她还在机场排队等待起飞。”顾南亭眉心微聚,“她家里有什么事吗?”

  程潇有过交代,不允许她把肖妃生病的事告诉任何人,包括咖啡。所以夏至只能说:“她回国这两天都在我这,没有回家,老爹和干妈没见着她人,今天天气又这么差,她的手机还处于关机状态,他们有些担心。”

  顾南亭就没多想,“我知道了,稍后我让她给家里回个电话。”通话结束,他走回来,边和林子继说:“继续。”边往外走。

  **********

  几分钟后,程潇的无线电里传来顾南亭的声音,他以公事公办的语气说:“1669全体机组人员注意,由于飞机起飞时间尚不确定,大家可以在起飞前开机给家人报平安。”

  程潇没有立即回应。

  顾南亭以低沉的嗓音叫她的名字,“程潇!”

  坐在右座的时明回头看她。

  程潇声音无异地复述,“由于飞机起飞时间不确定,1669全体机组人员可以在起飞前开机给家里人报平安。”

  顾南亭没再说话,程潇虽然领悟了他的用意,却没有开机。

  随后不久,林一成终于吩咐时明:“叫地服人员靠上廓桥。”然后,他开始第二次机长广播:“目前雷雨天气的发展很不乐观,无法估算起飞时间,只能继续等待。如果有终止旅程的旅客,请乘务人员。一旦我们有了推出时间,您再提出终止旅程很可能会使我们错过起飞时间,为了大多数旅客的利益,那时我也许会拒绝您的下机要求,希望得到您的谅解。”

  广播之后,陆续有旅客了乘务长与地服办理了终止旅程的手续。也有不甘作罢的旅客认为:明明是你无法起飞,却把责任推给我们。看似是让我们决定去留,实则是在赶人。于是,机舱内又是一番轩然大波。

  乘务长提出进驾驶舱,她反应:“有旅客带头要求赔偿,很多人附和赞同,已经闹起来了。是不是再做一次机长广播,或者……”

  林一成正在询问管制员放飞状况,时明则在通知油车补进油量以备后续的等待,程潇于是问:“我和乘务长去机舱看看?”

  林一成听见了,他抬手表示同意。

  乘务长明显松了口气。

  而程潇的出现无疑给了众人宣泄的机会,他们的矛盾立即从乘务身上转移给了程潇。

  旅客甲说:“明明不能起飞,为什么还让我们登机?”

  旅客乙又说:“都等一个下午了,现在却说让我们终止旅程,几个意思啊?”

  旅客丙也说:“既然不能起飞,把飞机滑出去干嘛?现在又滑回来,欺骗我们吗?”

  听到这里,原本面色清淡的程潇突然笑了,“抱歉,我打断您一下。”面对众人的愤怒,她显得那么平静从容,“容我说几句和天气,和延误无关的话。各位现在乘坐的飞机,空调设备优良,地面空调由辅助动作,每小时大约消耗100kg航油。而滑行道上启动好发动机等待的飞机每小时至少消耗800kg航油。在您看来,公司会允许我们随意滑进滑出浪费航油吗?航油是什么价格,有兴趣的旅客我同意您现在开机,百度一下。”

  如果不是在执飞,自己不是副驾驶,面对这种阴谋论的朋友,程潇一定会说:“拜托你费心编点别的内容好吗?”此时此刻,她却说:“大老板要是知道我们拿昂贵的航油和大家开玩笑,”她指了指自己的飞行肩章,“不撕了它才怪!”

  机舱的情绪就这样因为她一句半真半假的玩笑有所缓解。但还是有旅客坚持己见,“可是都等了一个下午了,说让我们终止旅程就终止,怎么不提赔偿的事?我们要求合理赔偿不过份吧?”

  “确实不过份。作为机组我本人也很希望得到一份赔偿。毕竟我们从中午开始执行航班到现在,也被延误了七个小时。不过,针对公司规定,我很遗憾地告诉大家,飞机延误达四个小时以上可以进行相关赔偿,但由于天气原因造成航班延误并不在赔偿范畴。所以,我们不是回避或推卸责任,而是左右不了天气。”

  当然不是这样三言两语就能平息旅客的怨气,但面对众人的不满,程潇没有像乘务那样一味的道歉,因为就像她说的,机组也同样被延误。她的态度始终不卑不亢,即不言语激烈,也不轻易妥协。旅客见在她这里占不到丝毫便宜,有人说:“叫机长来和我们说。”

  如果是乘务遇上类似情况,她们肯定又是一番赔礼道歉,然后向机长求助。

  程潇却直接拒绝了,“机长现在正随时和管制员保持,希望雷雨云团中突然露出一道缝隙,抢占起飞的先机。而我站在这里,是和机长分工合作。”

  旅客见赔偿无希望,又换了套路。

  有人提出:“在机上待得太久了,我身体不舒服,血压升高了。”

  明知道这可能是无中生有。机组也不能置之不理。乘务长上前询问:“我们为您调换一下座位,让您到头等舱好好休息一下可以吗?或者您要下机?”

  这位旅客却说:“我需要医生上机量血压。”

  乘务长有些犯难,这需要请机长和地面确认,并由地服协助才可以。

  程潇替她回答:“据我所知,是可以请医生上机量血压的,不过需要自费,大约200元左右,您有问题吗?”

  当然有问题。旅客底气十足地吼:“如果不是你们延误,我会身体不舒服吗?现在却要我自费?!你们这是什么航空公司?”

  “我看您的状态,”程潇注视他,语气平缓,“血压应该降下来了。”

  “你!”旅客明显被噎了一下。他盯着程潇,片刻,气呼呼地坐下,“万一我有个三长两短,你们公司要对我负责!”

  程潇没再继续和他纠缠,而是和众人说:“如果大家现在是在候机厅,会听到很多航班陆续取消的广播,除了天气原因,还有机组执勤时间面临超时的问题。目前,我们机组没有超时的问题,而且精力充沛。另外,长城机场也将24小时开放。所以,只要天气好转,我们就能安全地把大家送至x市。现在我们机组能做的,就是和大家一起等待。”

  见旅客安静下来,乘务长说:“我真担心你和那位旅客吵起来。”

  即便对方是无理取闹,一旦吵起来,也是她的责任。而她又是第一次上航线,是可能被停飞的。程潇却不是因为这个才住了口,她居然说:“我从来不和笨口拙舌的人吵架!”

  **********

  天气在之后的一个小时里依然没有好转。而之前排在前面的飞机没有一架被取消飞行,都补了油持续地等待。林一成再一次和管制员过后,对于起飞时间还是无法确定。

  他的目光在腕表上扫了一眼,终于吩咐时明,“和地面,下客。”然后做机长广播:“由于起飞时间无法确定,我们还是组织大家离机,便于大家在候机楼好好休息。”

  程潇在此时起身离开了驾驶舱,再回来时说:“有五位旅客因为担心航班取消不肯下机,我承诺他们,只要有希望我们一定会尽力申请保留航班。但他们坚持在机上休息。”

  林一成回头看了她一眼,“嗯。”

  **********

  旅客休息的时间里,林一成和签派沟通,“按照最短的休息时间,补班要在明天中午。今晚取消的班次太多,明天补班和正班必然有所交织,延误根本不可避免。所以我申请,尽量保留航班。”

  得到签派的答复后,林一成通知时明再次给飞机补油。这次他干脆直接补进五吨。这样的话,即便在滑道上排队到天亮,或是起飞后绕飞多远都没有问题了。

  程潇看着林一成有条不紊地做着一切准备,脑中也在一遍遍地确认,一旦天气好转,旅客重新登机,是否存在任何的疏忽和闪失影响他们飞去x市。

  半个小时后,空中飞行员反应,天气有所好转。

  又是半个小时,南边的雷雨散了。

  临近九点,海航最后一架飞x市的航班也由于排序过于靠后终于不得不宣布取消。至此,唯有中南航空还在坚守。

  **********

  深夜十点,旅客重新登机。即便之前有为数不少的旅客终止了行程,飞机依然还是满客状态,因为其它被取消航班的旅客改签了过来。

  十点四十五分,在等待了十个小时后,中南航客1669次航班终于冲上云霄。频率里管制员的声音从容淡定,以及飞机脱离跑道后那一眼望得见的守候多时的引导车,都让此次飞行不再孤单。

  四个小时过后,飞机降落在长城机场,客梯车、摆渡车,甚至是机组车的接驳都准时无误。十分钟后,中南航空加班飞机也安全着陆。当身穿机长制服的顾南亭携机组人员走来,他对包括林一成在内的所有员工说:“大家辛苦了。”然后上车坐在程潇旁边的空位上,吩咐机组车师傅:“开车。”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

· 推荐:抗日战争书籍 心理学书籍 茅盾文学奖作品

点击收藏 小提示:按键盘CTRL+D也能收藏哦!

在线看小说 唯历史 趣知识 道德经 人生格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