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看书
云过天空你过心

第22章 天空22

  经过两天的时差调整休息,程潇在一个雨天正式上岗。当身穿白色衬衣,系着领带,戴着飞行肩章的她出现在中南航空总部的会议室,所有男性飞行员的目光都集中到了她身上。

  程潇对此视若无睹,她选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

  作为和她同批去美国训练的新人,陈锐低声说:“在这个雄性的世界里,你毫无悬念地当选了机队队花。”

  程潇闻言头也没抬地说:“你不懂没有对手的寂寞。”

  陈锐嘿嘿笑:“听说有人背后议论:在颜值最高的航空界,你已经是百花魅首,偏偏还是个技术帝,做人不厚道。”

  程潇回敬:“难道我需要为自己的天生丽质向他们的先天不足道歉?”

  终于感觉到她情绪不佳,陈锐告饶:“程老大,嘴下留情。”

  程潇拿眼风扫他一眼,“别和他们一丘之貉。”

  对于她的犀利和淡漠,陈锐有所领教,于是乖乖点头,“一定一定。”

  **********

  外面大雨如注,会议室清一色的男飞行员中程潇显得格外醒目。此次的飞行部会议由林子继主持,除了迎新环节,主要是把程潇等七位学员分配给机长带飞。最后他说:“雷雨天气放飞间隔加大,今天的航班可能会因此延误,各位机长做好准备工作。”

  散会后,程潇只见到了航班副驾驶时明,她说,“你好,我是新人副驾驶程潇,请多指教。”

  面前的女孩子五官精致如画,身材纤瘦高挑,妩媚明艳,英姿飒爽,明星与她相比都显逊色。众人艳羡的目光下,剑眉星眸的时明笑得一脸灿烂,“客气客气,师兄先带你走一遍流程。”

  程潇作为机队新人,跟着师兄取任务书、借航图、根据任务书上的标注拿无过站放行单子,领签派放行文件和资料。

  鉴于签派放行文件和资料包括十几小项资料,时明深怕程潇记不住,边安慰她:“资料看着复杂,多飞几班就会熟悉了,不用着急。”边把飞行计划中的第一页签派放行单撕下来,“这张等会请林机长签名。”然后开始用荧光笔把重要的信息在飞行计划中进行标注。

  程潇注意到计划上没有给备降场,她翻看了下刚刚借来的航图手册,也没有,“应该再借一份备降机场的单套航图吧?”

  时明有些意外:“师妹行啊,不愧是公司的重点培养对象。”

  程潇神色不动,“回国那天林经理有过指导。”

  她跟飞的事已经在机队传开了,时明的眼里有羡慕的情绪:“顾总的飞行术是老机长都赞不绝口的,你第一次飞就跟了个好师傅,进步肯定快。”

  程潇指指资料,“有哪几项工作是要我来做的?”

  时明回归正题,一一交代:“加油和领油单、填大本和任务书、航图资料保管好,入住酒店时填的单子……”

  程潇点头:“遇到不会填的,我再请教你。”

  时明眉一挑:“愿为美女效劳。”

  然而事实却是,时明没有为美女效劳的机会。当然,这是后话。

  **********

  程潇是在准备室里与机长林一成正式见面的。其实之前在会上,林一成与程潇是打过照面的,但因为林一成坐在最后一排,会后他又直接走人,导致两人没有机会正式认识。在此之前,林子继私下里和程潇介绍说:“林一成,三十八岁,军转民,除了脾气坏点,话和表情少点,飞行术过硬。”

  夏至则告诉她:“是你们家顾总指定林一成带你。不过坊间有传,他是我们公司最特的机长,没有之一。”

  总之,众人眼中的林一成不是个好相处的人。

  自己在别人眼中有多难相处,程潇还是知道的。而顾南亭对林一成的赏识,也说明对方是个有本事的人,所以对于他是否好相处,她根本不在乎。当见到身高一八零,眉眼之间透出英气,走路也有军人风范的男人时,程潇说:“林机长你好,我是新人副驾驶程潇。”

  林一成看都没看程潇的人一眼,只看了下气象资料,以及给了多少油量和计划的落地剩油,然后在放行单上签上名字,才以低沉的嗓音问:“我们今天用哪条跑道离场?”

  像是预料到他会突然发问,程潇从容不迫地答:“我们今天的目的地机场是x市长城机场,通常来说,向西离场的飞机,atc会指令使用01-19号跑道。实际情况听指挥。”

  林一成继续:“飞行前查看航线的目的是什么?”

  程潇答:“确认经过几个航路点和导航台,通过几个管制区,知道交接点在哪里,途经的导航台中文名字是什么。”

  林一成再问:“我们的停机位在哪里?滑行路线是怎样的?”

  程潇答:“停机位117,滑行路线是……”

  所有问题,对答如流。

  最后,林一成说:“把机场图、停机位图、滑行路线、机场标高、跑道灯光、各种频率等资料,再熟悉一遍。”

  程潇答:“好。”

  初次搭组的两人,没有多一句的寒暄。

  **********

  大雨持续。

  过完安检到达飞机前,林一成穿上反光马甲做绕机检查。时明则在他的授意下带程潇先上机做准备。

  登机时时明感慨万千:“林机长表面上不苟言笑,冷酷无情,实际上他确实是这样的人。不过,他内心还是住着个怜香惜玉的另一个自己啊。”面对程潇的沉默,他说得更明确了些,“以前有新人进机组,他都是风雨不误带着做绕机检查。”

  程潇没听见似的,她看向远方天空,“不知道西下的飞机有没有缝隙可以穿过雷雨?”

  时明快把膝盖奉上了:“女神小师妹,你有点菜鸟的样子给我点成就感好吗?”

  **********

  飞机上,机务小哥恭候多时。年轻小伙子见到时明笑眯眯地说:“希望你们好好爱惜飞机哦,他是我们的好伙伴。”

  时明也拿腔拿调地说:“好基友一辈子。”

  机组接收完飞机,加油车也到了,随后林一成主持协作会。会后,时明小声和程潇说:“人长得漂亮就是不一样,连乘务长和乘务员都盯着你看。”

  “这未必是好事。”涉及颜值问题,程潇就显得漫不经心了,她说:“应该只是同性相斥。”

  午餐过后,随着雨势的持续,开始有航班延误,地面压力逐渐加大。而频率里异常繁杂,不断地传来管制员的回答:“时间已抄收,等通知。”也昭示有很多飞机正在等待起飞命令。

  时明显然也意识到事情不妙,他担心:“机长,我们能不能上客啊?”

  林一成看着外面阴沉的天,说了两个字:“抓紧。”

  时明在上客期间提醒程潇,“师妹,问问塔台天气情况。”

  “好。”程潇调整耳麦,“1669确认当前天气情况。”

  塔台的回复十分不乐观:不仅仅是g市,全国大半个城市的机场都因持续的暴雨天气面临航班延误问题。

  **********

  机舱还在上客,林一成已经向塔台报:准备好,申请推出。

  时明适时向程潇解释:“提前谎报不是为了占便宜先起飞。我们前面肯定排了不少飞机,那些报了准备好的,可能确实人齐单齐关了舱门,也有可能和我们一样还在上客,甚至没准刚刚落地才滑入机位。所以我们要先争取上排位。”

  十五分钟后,乘务长告知上客完毕。

  却无法起飞。繁忙的频率里,管制员通知他们:“1669现在排位第十二架。”

  原本排位十二不算靠后,可由于雷雨天气放飞间隔从平常的2分钟一架,到了现在的10分钟都放不走一架。以至于他们想要起飞,至少要两个小时以后。

  两个小时,还以后?好尴尬的参考时。时明眉心紧皱,“机长,需要组织旅客离机吗?”

  林一成对程潇说:“去和乘务长说明情况,做好旅客的安抚工作。”

  这是不同意下客的提议。

  等程潇出去,时明略显担忧地说:“程潇才第一天进机组,能处理好……”

  林一成打断了他:“连这点事都做不好,她也不必继续飞了。”

  时明为程潇抱不平,但又不敢直说,只能在心中腹诽林一成的无情。

  **********

  对于航班延误时间的不确定,乘务长显得很忧心,“不如组织旅客离机吧,这样等待的时间不会显得太长。否则……”

  程潇理解乘务的压力,但旅客离机仅仅只是把这份压力转嫁给地面,所以她说:“只要航班不取消,重新登机是必然的事情,万一到时候有一两名旅客失踪找不回来,我们报警都来不及。而飞机本身已经处于延误状态,凭心而论我们不应该减客。”

  没错,凭什么航空公司能迟到旅客就不行?

  道理乘务长懂,可是,“两个小时之内能起飞吗?”

  如果有确切的时间,对旅客解释起来也不是全无底气。可程潇无法保证天气。

  乘务长提议:“不如让机长做一次广播吧。”

  和广播相比,程潇的建议是,“发餐吧,让旅客边用餐边等。”

  这未偿不是个好办法。只是,待收餐完毕,一个多小时过去,管制员那边的回复依然是:“还需要等待两个小时。”

  “又是两个小时!”最先沉不住气的是时明,“那我们之前白等啦?塔台有点谱没有?”

  程潇沉默,像是意料之中。

  林一成依然无意组织旅客下机。他进行第一次机长广播:“女士们先生们,我是本次航班的机长,我们抱歉地通知……”

  可想而知,广播过后,即便驾驶舱内闭着眼不去想像旅客惊呼失望的样子,直面旅客的乘务也无法忽视这些。面对一百多名旅客的愤怒指责,她们明明笑不出来,也没有回以脸色,而是不断地解释,不断地道歉。

  她们有什么错呢?被这场雷雨延误的不仅仅是旅客,也包括她们。

  程潇从驾驶舱出来,看到乘务长保持着鞠躬的姿势许久,忽然明白,为什么有的空乘不愿意和别人提及自己的工作。实在回避不了,宁可说自己是服务员,也不愿提及自己是空乘。因为在别人眼中看似高端的职业背后,有太多不为人知的辛酸和无奈。却无从对旁人解释。

  面对满机或期待或怨怒的眼神,以及七嘴八舌的质问指责,程潇以凛然不可轻犯的神色看着众人,“我是本次航班的副驾驶,机长让我来告诉大家,他刚刚询问过管制员,我们的起飞次序已排到了前十。而我们的飞机仍然保持着手续齐全随时可以起飞的状态。我可以肯定而负责地告诉大家,这种状态在延误排序中是一种优势。而我们之所以没有组织大家离机等待,是希望把这种优势持续下去。”

  旅客的声音低了下去,但还是有人不能接受这种解释,“你说这些有什么用?我们要的是确切地起飞时间!”

  “如果我说一个小时,或是两个小时之内一定能够起飞,必然是假话。雷雨天气变幻莫测,云团是否会马上散开,或是突然出现一道缝隙让飞机穿过去,都不是人为决定。”程潇没有像乘务长那样鞠躬,只是语气略有缓和,“我们很抱歉耽误了大家的行程。但天有不测风云,为了确保飞行安全,我们只有等待。请大家再坚持一下,理解和配合机组工作。”

  或许因为她是女孩子,还是以副驾驶的身份站出来解释,终于有一位年纪稍长的先生带头说:“行,我们就相信你们一次,再等两个小时。”

  程潇没有说谢谢。至此,机舱内终于停止了吵闹,旅客们纷纷坐下。

  然而,这场雷雨持续了五个小时仍未消散,直到傍晚时分,不仅本场的飞机无法起飞,连落地的飞机都受到了影响。签派频率里全部都是飞行员和签派员商量备降事宜的声音。更严重的是,下午七点,向西起飞的航班竟然停放了。随后不久,传来各大航空公司开始第一波取消航班的消息。而此时,顾南亭也不顾风雨赶到了机场。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

· 推荐:抗日战争书籍 心理学书籍 茅盾文学奖作品

点击收藏 小提示:按键盘CTRL+D也能收藏哦!

在线看小说 唯历史 趣知识 道德经 人生格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