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
玄幻奇幻小说

首页 > 玄幻奇幻小说 > 紫川 > 第三十二卷 第六章 帝国新生(下)全书完

第三十二卷 第六章 帝国新生(下)全书完

  当林睿再见到紫川秀时,会晤的气氛并不如何弓拔弩张,反倒十分平和。紫川秀亲自出侯见室迎接,与林睿握手:“欢迎欢迎,宗家光临帝都,未及远迎,恕我无礼了。”

  “哪里,是我来得鲁莽,打扰了陛下。”

  林睿打量着眼前的紫川家总长。和两年前旦雅的统领大不一样了,紫川秀的气质更深沉,目光更加深邃了。虽然还是一身平常的军便服,但那头醒目的白发深深地提醒了林睿,这位有史以来最年青的白手篡位者,为达到今日的地位付出了怎样沉重的代价。

  寒暄里,林睿首先恭贺紫川秀就任家族首脑,说有秀川陛下这样的亲善人士就任家族首脑,这是两国民众的大喜事。

  紫川秀淡淡笑着,不置可否。

  “当年在旦雅,亲眼目睹陛下的风采,在下当时就斗胆预言了,陛下将是能掌控天下的非凡人物!不过,那时怎么也想不到,陛下英武绝世,崛起神速,仅仅两年时间就成就了霸业。这样的功业,怕是前绝古人,后无来者啊!”

  紫川秀淡淡一笑:“宗家过誉了。当年我任黑旗军统领时,宗家您给我的帮助很大,这些,我是记得的。”

  “你记得就好!”林睿心说,却是洒脱地摆摆手:“些须小事,何劳陛下牵桂呢?能对陛下霸业有所增益,实在是我河丘林氏上下的莫大荣幸。”

  “林家对我的帮助,那是私利,我不敢忘恩;但是林氏对我国的伤害,那是公仇。紫川秀不才,既然受先总长禅让而登基,身负家族和国民所托,却也不敢因私废公,要为国家讨回这个公道来。”

  知道正题来了。林睿脸色沉痛,沉声说:“前段时间里,时局混乱,发生了不少事。若说我国无意中对贵国造成了些损害,两国有些误会,那也是有可能的。不知陛下所指何事呢?或许其中有些误会,容我向陛下解释一二。”

  “去年二月,贵国军队为何入侵我国西南?”

  “这个。实在是误会。去年一月,贵国发生叛乱,贵国国君参星殿下。还有罗明海大人、斯特林大人等重臣相继遇害,叛党帝林把持国家。因为贵我两国是一贯友好地国家,为帮助贵国平息叛乱。我国军队开入贵国西南,是为了帮助贵国消灭叛党,匡复贵国的秩序。

  只可惜,叛军强悍。我国军力孱弱,虽然竭力以战,但最终还是落败。好在陛下英姿神武,远东天兵横扫东南,最终战胜了叛逆。我国虽然落败,但也帮忙消耗了叛军一些兵力,也算是侧面帮助陛下了吧。”“林家为何收容我们通辑的战犯马维?为何派遣此人屠杀我边境军民。流我无辜之血?”

  林睿起身深深鞠躬:“这件事。确实是我们对不起贵国了。当年马维化名来投,我们也不清楚他的身份。让他混入我河丘军中。偏偏这厮又有些本事,更擅花言巧语,不知怎的让他竟骗到了高位——回去我一定重重惩处保卫厅地饭桶们…当然,林家政府督导不严,识人不明,这是我们的过错,我们绝不推卸责任。该给贵国的赔偿,我们一定赔。”

  “贵国袭杀我国的监察总长帝林,那又是怎么回事?”

  “这件事也是马维的擅作主张,与林氏长老会绝无关系。据说马维与帝林有私仇,闻知帝林战败遁往西南,他擅调部下兵马袭击——不过,帝林是贵国的叛贼吧?此事说起来,该算我们帮贵国忙吧?”

  “谁说帝林是叛贼?”

  “这个,前段时间,我看到贵国的公告上……

  紫川秀不动声色:“宗家,你看错了。我是家族总长,我认为帝林不是叛贼。您有意见吗?”林睿无奈苦笑。紫川家的叛贼,当然由紫川家总长说了算。当年紫川参星能一手把紫川秀打成逆贼,转眼又把他塑造成了民族英雄,现在轮到紫川秀来当总长了,他当然也有权给帝林盖棺定论。

  “忠诚地家族战士、捍卫人类文明的英雄、卓越的?事指挥员、功勋卓著地名将、忠于职守的监察总长帝林大人在巡查西南边境时,遭遇林家匪帮的无耻偷袭,不幸于七八七年二月日英勇牺牲,壮烈千古,家族追封谧号武安……这就是我国官方对帝林地正式评价,准备向外公布的,您有何看法?”

  林睿摇头苦笑:“陛下,紫川的事,自然是您说了算,我不敢有异议。”

  “宗家,一次是偶然,两次是巧合,第三次,那就是恶意事件了。林氏家族屡屡侵犯我国,占我疆土,杀我子民,谋害我国功勋大将,这一系列事件证明贵国对我国抱有很深的敌意和恶意。贵国地存在,是对我国的巨大威胁。”

  林睿面上的笑僵硬了,他收敛了笑容,坐正了身子。在这刻,光明皇朝后裔的应有的尊严和傲气重又回到了他身上。他直视紫川秀,说得很慢,仿佛每个字都有千钧之重:“陛下,我可否把这句话理解成为宣战?”

  紫川秀似笑非笑:“是又怎样?不是又怎样?

  “陛下,林氏家族虽然是弱国,但我们皇室传自光明帝国,也有我们的尊严和坚持。虽然在上次战争中我国表现不佳,但陛下请莫就此轻视了我国。上次的战争,充其量不过是大规模地边境遭遇战而已,并非我国实力地真正体现。

  若贵国真的有意要灭亡我们,我国军民会以实际行动告诉陛下,一个已无退路地民族将会做到怎样残酷和坚决的抵抗。

  而且,陛下也莫要忘记了,我国受到明王殿下的利剑庇佑。陛下刚刚登位。未来还有数十年地美好光阴可享受,我奉劝陛下,最好不要以身试险。百万雄师,未必能挡绝世一剑,当年流风旧事。或许可为陛下前鉴。”

  “哦?去年帝林阁下与贵国交战时,为何不见明王殿下出手?”

  “明王殿下乃闲云逸鹤的世外高人,他老人家当然不会为一般人间征战的俗事出动。但若是事关光明皇室存亡的危机,那又另当别论。毕竟,他老人家当年承诺过守护林氏皇室的。”

  “若是对战双方都是光明后裔呢?宗家,您就这么有把握,明王殿下就一定站在河丘那边?”

  第一次,紫川秀在林睿那张永远镇定自若地脸上看到了惊惶。他失声道:“陛下。您是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宗家您早该清楚才是。在魔族那边,他们都叫我光明皇。有人叫我血眼皇。”

  林睿陷入了沉默。良久,他才慢慢出声说:“陛下,请说出您的各件来吧。只要不灭亡我国。保证我国皇室传承,大家可以商量着办。”

  “第一条,谋杀帝林的所有凶手,必须得到严惩。战犯马维。必须引渡给我国。”

  这是大家都预计到的条款,所以林睿答应得非常爽快:“遵照您的旨意。马维和他部下都将被处死。您放心,马维和他的同党已经全部被我们林家政府控制了,共总五千两百二十八人,只要您一声令下,他们全部人头落地。”

  “第二条,作为上次战争中贵国政府屠杀我无辜军民、谋害我国监察总长的惩罚。贵国需一次性向我国赔偿黄金三百吨。还有。今后,贵国每年一月一日都需向我国支付五十顿黄金…或者同等价值货币也行。作为抚养我国受害人家属地抚恤金。支付期限,暂定一百年吧。到那时,估计受害人亲属也该寿终正寝了,我国是讲道义和信用的大国,不会让贵国永远背负这个包袱的。”

  林睿脸色煞白。他举起手:“陛下,我有异议:上次战争中,贵国屠杀我国地军民恐怕也不比马维干得少吧?既然陛下自称道义大国,那贵国的赔偿何在?”

  紫川秀翻翻白眼:“那是帝林叛军干的事,你去找帝林问去吧。”林睿差点没被气得昏厥过去:“陛下,您刚刚不是说帝林依旧是贵国地监察总长吗?如何他又成了叛军?您怎能这样出尔反尔?”

  “唉,宗家,您怎么就这么……这个,我都不好意思说您了,作为一国领袖,领悟刀太低是没法见人的啊!我们国家是负责任的道义大国,自然不会对友邦反悔。不过这么简单的事,您怎么还不理解呢?去年一月到今年一月间,帝林和他地部下谋反,在此期间,他们是叛军,家族政府自然不必为他们的行动负责——这个,您能理解吧?”

  林睿默默点头。

  “在今年的一月四日,帝林在巴特利战败于我军,此事宗家您想必也有所闻。战败后,帝林幡然仟悔,下令全军投降王师。我国先任总长紫川宁殿下宽容大量,下令特赦叛军全体,于是从今年一月五日起,帝林重又恢复了我国监察总长的身份,他视察西南边境时,却不幸在二月间被贵国军队谋害——这样,宗家您明白了吧?”

  林睿无言以对。紫川秀胡搅蛮缠,但他的说法在逻辑上是能自圆其说的“”当然,并非说林睿没办法驳倒这个说法,只是现在,又有谁能跟这个掌握着恐怖实力的帝国皇帝争瓣呢?对方只是需要个借口罢了。

  他艰难地说:“陛下,贵国索要地赔偿数额太过巨大,我国无力支付。看在往日地情面上,请您高抬贵手。”

  “宗家,您放心,我国既然提出了这个方案,自然会为贵国的处境考虑地。料到贵国有可能会出现财政困窘,我们也为贵国想好了解决方案。”

  “请教陛下?”

  “我们做过估算,贵国拥兵五十万,一年的军费恐怕不下三百亿银币吧?只要贵国把军队都裁掉了,只留下维持秩序的警察,省下的军费支付每年的赔偿金会绰绰有余了。河丘林氏解决武装。这就是我国地第三个条件。”

  “解决武装?!陛下,您也未免欺人太甚了!”

  紫川秀反问道:“为何不可以?河丘坚持拥有强大军队,目的何在?难道还想威胁我国吗?”

  “我国微弱的兵力怎能对贵国构成威胁呢?我国拥有军队完全是为了自保,没有了军队,我们如何防范来自流风家和海上倭寇的侵扰?”

  “宗家您可以完全放心!为了解除贵国的后顾之忧。应贵国政府地邀请,我国会派遣军队入驻贵国要害地区,护卫贵国的城市和边境。我国的派驻军队完全有能力保持河丘全境的和平安宁,请宗家相信我国军队的战斗力,他们会以实际行动证明给您看的!”

  看着林睿铁青的脸色,紫川秀悠悠地加了一句:“当然,流风霜殿下也非常赞同我国的处置。她认为,大陆和平应有秩序。强国对弱国负有保护义务,这是天经地义地道理。有了风霜殿下的保证,贵国绝不会向以往那般受到流风家的侵扰了。

  于是林睿铁青地脸色又变得发白。以往林家能在大陆政治格局中鼎足而三。完全得益于流风与紫川家的敌对,两强对峙,较弱的林家可以在其中左右逢源。随机应变。但如今,流风不但分裂势弱,其强力派系流风霜还有和紫川家联合地趋势,这对林家来说。无异于毁灭性的打击。

  林睿沉默着,脸色变幻。良久,他艰难地出声问:“陛下,这几个条件,难道就没有商量的余地了吗?”

  紫川秀直视着林睿,很坦然地说:“没有余地,不打折扣。宗家。贵国的选择并不多。要么接受,要么毁灭。其实。若按我地本意,我更希望贵国拒绝这些条件的。”

  “陛下,河丘林氏自问并无亏待于您,我们甚至对您还曾有过帮助,为何您对我国如此苛刻?您的这些条件,是要置我们于万劫不复啊!”

  “宗家,这要问您们河丘自己了。有些事,虽然你们自以为做得很隐蔽,但未必就能瞒过所有人。林氏太过富有,这么巨大的财富放在一群善弄诡计和阴谋的人手里,对我们的威胁太大,我和风霜殿下都不能放心。依照林家的所作所为,我能给你们选择已是顾及了往日情谊,给予了最大宽容。若要我们安心地话,林氏要么去掉你们地钱,要么抱着你们的钱一起消失。”

  林睿苦笑着摇头:“早知今日,当年我们就该……”他顿住了话头,只是望着紫川秀地眼中满是后悔。

  “是啊,当年的境地里,宗家除掉我当真是轻而易举。只是你们为何手下留情了呢?我至今也想不明白。”

  “陛下,鸡蛋不能放在一个篮子里,光明皇朝的血脉也不能单单依靠河丘传承。我们希望,有您这样隐秘的支脉在外,即使河丘突遇大祸覆灭,林氏的血统还能照样流传下去,不致断绝。但谁能料到呢?流失在外的支脉竟突然茁壮,反倒窒息了本家的生机,真是天意难测啊。”

  知道事到如今已是无法抗拒,林睿反倒放开了,恢复了平日的风采和气度,平静地感叹道。

  紫川秀诚恳地说:“宗家,公事归公事,但私人感情来说,我对您并无恶感,反倒很感激。以前的事情都过去了,我可以不理。不过,今后,林家最好安分守己,不再多事,也莫要让我为难了。林睿笑笑,深深鞠躬:“既然陛下登基,天下即将一统,三百年后,还是光明皇林氏坐上了这个位置,我们也没什么可抱怨的,又何必多事呢?经历了那么多事,我越来越相信了,有些事,确实是天意假陛下手而行。请陛下放心就是了,河丘林氏绝不敢忤逆天命。您的条件,我国将全盘接受。”

  林睿说相信天命,紫川秀深有共鸣。此刻,他想到了万年捍卫者的强悍和血腥,东大荒野蛮兽族的黑色狂潮,众神的灿烂文明。前赴后继的百代传承,蓝河平原地尘嚣,帝国的落日与黄昏……光明林氏,第十三挥卫者,一万年来对霸权的不绝追求。尸山血海杀戮锻造的不灭皇朝。

  当代光明皇庄重地说:“如此,朕甚欣慰。”

  六个月后,紫川家圣灵殿。

  黑白相间的花岗石地板,以苍翠地松柏为背景的巍峨殿堂,鲜红的飞鹰战旗,“浩气长存,万古流芳”的牌匾。虽然外界风云变幻,但有些地方却是不受世间风云所影响的。国家的统治者已经更换。但圣灵殿却依然保持其独特的肃穆气氛,就像紫川秀第一次踏入的那样。在斯特林地碑灵前,紫川秀静静伫立着。默默的与好友的亡灵沟通着。

  “二哥,今天是你地生日,我来看你了。这些日子里。你还好吗?有件事,我很不好意思,一直不敢来见你,因为我当了紫川家总长了。我知道。你会怪我的,你一直都对紫川家忠心耿耿,但我实在推不掉啊!阿宁她不肯做了,要推给我,元老会也逼着我,还有很多人跑来说非我干不行,不然他们就不活了……好好。我承认。我虚伪,我卑鄙。其实我也是有点想干的,毕竟总长听起来比总统领威风多了……你原谅我了?你不出声我就当你原谅我了!哼,我就是赖皮,你能怎么样呢?”

  紫川秀把目光移向斯特林灵位旁地灵位,与其他的汉白玉灵位不同,这个墓碑是用黑色的大理石做的,上书:“紫川家原监察总长帝林”。

  “大哥,你地大仇,我已经处理妥了。马维和他的党羽们已全部被送到帝都来,我把他们交给了您的旧部白厦他们处理。具体马维怎么死的,我也不清楚,不过听说白厦杀了他足足一个星期……说起这个来,还是你们监察厅是行家啊!

  你的灵框也移入了圣灵殿,就陪在二哥的灵框身边。为这事,元老会吵翻天了,说大叛贼怎么也能入圣灵殿?后来吵得厉害了,我就发火了:你们是总长还是我是总长啊?要不要我把位置让给你们?他们立即就改口了,说大哥你一生功绩还是蛮多的,打魔族,保帝都,虽然说最后犯了错,但毕竟你一生大部份时间都是做好事地,功大于过,入圣灵殿也是有资格地。

  大哥,别急,我知道你最关心的,秀佳嫂子和帝迪,我已经找到了。你真是狡猾,把他们藏到那么偏僻地地方,找得我好辛苦。你想让他们隐瞒身份平静的生活,所以我也没惊动他们,只是派人暗暗地保护他们。你放心,等到帝迪长大了,我会安排他接受最好的教育,亲口跟他说,他的爸爸是世间顶天立地的英雄。

  你想让帝迪将来做什么呢?跟你一样英武的将军?还是很有文化的学者?或者干脆让他当个混日子的贵族或者官员好了…这可是我的人生理想哦!

  不急,大哥,时间还早,还有十几年呢,我们可以慢慢地想。

  大哥,二哥,有件事最近让我很烦心的,那就是我的婚事…我就知道你们两个会做出这副表情的!二哥可能还不清楚,流风霜公主是我的女朋友。她最近通过正式的外交渠道,表示愿意跟我们紫川家联姻,说这是为了大陆和平统一,她愿意下嫁给我……大哥,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你准要撇嘴:这对狗男女,又在假惺惺了!明明是恋奸情热,还装作因公牺牲!这件事本来是绝密的,但不知怎么的就传了出去——我很怀疑就是风霜这丫头自己放风出去的……现在弄得很轰动,元老会、统领处,大家说什么的都有。有人赞成,说紫川家若与流风霜联姻,那天下将再无抗手,大陆统一就很快了;也有人反对,咳咳……这可不是我自恋——李清嫂子跑来跟我说,说阿宁担心得一晚没合眼,哭了大半夜,眼睛都红了。

  我很怜惜阿宁,觉得很不忍心。这么多年来,她对我的感情,我一直是知道的。

  统领处的幕僚们帮我分析,说是娶流风霜有利于我一统天下,娶紫川宁则有利于笼络人心,巩固新政权的根基。我问:到底该娶哪个?这帮家伙一个个都成了哑巴。被我逼急了就说:此事只能留待陛下圣裁。真是气死我了,我养了一堆饭桶啊!我终于明白当年紫川参星为什么这么恨我了,哪个当老板地不恨手下的薪水小偷?

  “这件事,我实在拿不定主意了。大哥,二哥。你们帮我出出主意吧,告诉我,该娶谁?香火若是往左边飘,就是娶流风霜;若是往右边,那就是娶紫川宁……咦?我眼花了吗?这香火怎么一半飘向左边,一半飘向右边?难道你们想告诉我…两个都娶?这个,也未免太夸张了……唉,为了稳定国内局势。也为了一统大陆,那我就只好做出牺牲了……

  “为什么香炉突然倒了下来?你们谁生气了?准是二哥,他一贯是假正经的。哼哼。这种事,男人都想的啦,你还不是有了李清又去招惹卡丹……好好好。我不说,我不说了!二哥,你显灵也不用这么夸张吧,侧的香炉又站了起来!”

  紫川秀笑着。泪水却慢慢从年轻地紫川家总长眼中溢出,模糊了他的眼睛,朦胧中,松柏间两个英气勃勃的男子正在对他微笑着。

  “大哥,二哥,如果你们能活过来的话,那我宁愿不做这个总长。也不做这个总统领。甚至连光明王、远东统领都不做了。我们三个在帝都街头做流氓,吃喝玩乐。跟治部少捉迷藏,在军校里打混,那多好啊。

  “二哥,今天是你的生日,祝你生日快乐!等大哥生日时,我再来看你们。有大哥陪着你,你不再寂寞了吧?你们两个,一定偷跑去喝不要钱的霸王酒吧?天堂里,应该也有很多漂亮的女生吧?真是不讲义气啊,你们都去了那边,却把我一个人抛在了这里……孤零零的抛在了这里……”

  擦干了泪水,给斯特林和帝林都上了香,紫川秀深深鞠躬,转身离开。

  走出墓道时,他停住了脚步:一个浑身素白地俏丽女子亭亭玉立于面前,正是魔族王国的前女皇卡丹公主。她的怀中抱着一束洁白地百合花,手上牵着一个才会蹒跚行路的小孩。

  见到紫川秀,公主一愣,深深的鞠躬:“参见陛下。陛下圣安。”

  紫川秀点头回礼:“卡丹,好久不见。称这是来……”看到卡丹手上地花束,他忽然醒悟:对方和自己一样,也是来陪斯特林过生日的。

  紫川秀的第一念头是:“李清不要这个时候来扫墓才好!”随后,他又觉得自已可笑,斯特林人都去了,难道还有人计较那些旧事吗?

  他含糊说:“我刖出来。称进去吧,里面现在没人。”

  “谢陛下。”

  “卡丹,我们也是熟人了,称那么拘束干什么?这阵子我很少见称了,有空称也多来看看我才是,太久不见,大家都生疏了……好了,我先走了,省得称不自在,称自便吧。”

  说着,紫川秀一边向外走,都快到门口了,他突然停住了脚步,脸上出现了疑惑的表情。随后,他猛然转身:“卡丹!”

  卡丹站住了脚步:“陛下有何吩咐?”

  紫川秀望着卡丹牵着地小孩,他俯下身来,仔细端详着小孩的面目,抚摩着他的眉目、轮廓、眼睛、鼻子……他越看激动,激动得浑身都在颤抖,小孩被吓得“哇”的哭出声来。

  “他叫什么名字?”

  “他叫云……小云林,乖,不要怕,不要哭,给陛下问好。”

  稚气的小孩还没擦干脸上的泪水,怯生生喊道:“陛下好。”

  紫川秀心头狂喜:这眉目,这神情,简直和他小时候一模一样!

  紫川秀抬头,颤声问卡丹:“这小孩难道是……可是,时间对不上啊!”

  卡丹粉脸一红,白了紫川秀一眼。过了好一阵,她才低声说:“陛下,皇族女子的怀孕周期,比人类地要……长很多。”

  紫川秀长舒一口气,心头地欢喜多得要溢出来了:“果然。天不绝良善。斯特林一生公忠无私,上天怎么会让这样的人无后呢!”

  他蹲下身,亲切地对小孩说:“不要叫我陛下,叫我三叔,叫三叔好。对!三叔好!真乖,小云林喜欢吃什么东西啊,三叔给你买去!”

  小孩奶声奶气的说:“妈妈说,不许拿别人的东西吃。”

  紫川秀哑然失笑,真是太像了,连这个一本正经的性子都像。他对卡丹埋怨说:“称怎么不早说?让他继承斯特林的爵位,那多好!”

  话一出口,他隐隐觉得不妥:这样地话。怎么跟李清交代?又怎么对世人交代?如果公开的话,斯特林和魔族公主有后,会不会对斯特林的身后名声有损?

  卡丹善解人意。她笑笑:“卡氏和云氏都是王国的名门,也就未必比紫川家的公爵差到哪去。陛下的心意,微臣心领了。”

  她慈爱的望着手里的小孩。深情地说:“这孩子,他身上流着人类最优秀将领和神族最强悍皇族的血脉,本来可以做王国的皇帝地呢,可怀“”她瞄了紫川秀一眼。目光中大有深意。紫川秀笑笑:“公主,称放心。等他长大了,极东总督的位置就是他的,他地前程会一片光明。”卡丹盈盈跪倒:“谢陛下隆恩!小云林,快跪下,给陛下磕头谢恩。”

  扶起了小云林,面对着这个幼小的生命。他仿佛看到幼年的斯特林。也看到了幼年的自己。他有很多话想说,却是不知如何说出口。满心地感慨,最后只能化作一声长叹:“真是一晃眼,时光如流水。卡丹,我们都老了。”

  魔族王国的公主微笑着垂下了眼帘:“殿下正当青春年华,如何能言老呢?我听说,最近宁殿下和流风家的那位公主都有意……殿下艳福不浅啊!”

  “唉,卡丹,你别提这个了,最近我烦死了。你说,我该怎么办好?”

  “这是陛下的终身大事,关系家国兴亡,微臣才疏智浅,岂敢多嘴?只能留待陛下圣裁。”

  “少来了!你怎么说得跟我的幕僚一样?咱们是老朋友了,你帮我出主意吧?”

  “既然这样,微臣就斗胆多嘴了:微臣与宁殿下略有交情,自然是希望陛下能迎娶宁殿下的,毕竟陛下与宁殿下也有多年的感情。但陛下想娶谁,这更要直问陛下地本心属意谁。若连陛下都不清楚自己地心意,微臣又怎能建议呢?但若是陛下实在难以取舍的话,微臣倒是建议您到王国那边走一走,观摩神族地风俗、人情和传统……”

  说到“传统”两个字时,卡丹加重了语气,俏脸含笑。看到紫川秀若有所思,她把声音压得低低的,凑近紫川秀耳边:“我的父皇卡特有十一个皇妃,我的祖父有二十一个皇……陛下,您不单是人类的帝皇,也是我们神族的皇啊,您英武盖世,岂能逊色于先皇呢?”

  卡丹调皮的眨眨眼,露出狡黠的表情。这一瞬间,她仿佛又变成了那个聪慧又机灵的少女公主:“说好了,微臣这是不负责任的建议,陛下可千万不要当真啊,不然将来的王后会找微臣麻烦的。对了,殿下真的大婚时,还望莫要忘了给微臣一张帖子哦!“卡丹,你这个坏心眼的……还真是馊主意!”

  紫川秀苦笑着摇头,他蹲下身来,端详着云林英俊而稚气的脸,心潮澎湃:“孩子,不能亲眼看着你茁壮而健康的成长,欣慰的看着你长大**,手把手的教你练剑、写字和读书,这是你父亲的最大遗憾,也是他的失职。但孩子,不要责怪他。

  “你的父亲,还有很多的叔叔和伯伯,他们用鲜血和钢铁,披荆斩棘,为混乱的世界重新铸造了秩序,带来和平,化剑为犁,为蛮荒带来文明,用繁华取代贫瘠。铁血、牺牲和自我奉献,是我们这代人的天生使命,那些英雄和英雄的故事,在你们的年代将会成为传奇。

  “现在,作为父辈的我们,已经完成了我们的使命。我们渐渐老去,而你们将成长,这是造化的规律,无可避免。将来的世界,是属于你们的。你们不必像我们一样,日夜不停的战斗,在刀光剑影中前行,父亲高大的脊背,已为你建起了遮挡风雨的屋顶。

  “孩子,你将会过着和平、安详、无忧无虑的生活,你将注定是锦衣玉食,优于常人,这也注定了,缺乏磨砺的你,不可能像你父亲一样出色、一样优秀,一样勇敢、坚定和无畏。

  “那又怎样呢?

  “童年时,我们讲英雄故事给你听,并不是一定要你成为英雄,而是希望你具有高尚的品德。少年时,我们让你接触诗歌、绘画、音乐,“是为了让你的心灵充满情趣。这些情趣会支撑你的一生。这样,即使在最严酷的冬天,你也不会忘记玫瑰的芳香。

  英雄辈出的民族是不幸的民族,和平的生活注定是平庸而繁琐的。有些事,或许你现在还无法理解。但当你长大,你就会明白:你的父亲,一定不会希望你成为英雄,世俗的很多东西,耀眼而毫无价值。只要你能健康的成长,正直的做人,独立的思考,幸福的生活,这是父辈对你的最高期望。”

  望着孩子童真而稚气的脸,紫川秀喃喃说出声来:“祝福你,孩子,也祝福和平的年代。”——

  全书完

上一章:第三十二卷 第六章 帝国新生(上)

 

· 推荐:乡村小说 官场小说 商战小说 权谋小说

点击收藏 小提示:按键盘CTRL+D也能收藏哦!

在线看小说 趣知识 人生格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