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
玄幻奇幻小说

首页 > 玄幻奇幻小说 > 紫川 > 第十三卷 回归 第一章 装呆卖傻

第十三卷 回归 第一章 装呆卖傻

  七八二年八月三日,正是黄昏。阵阵清爽的风从窗口吹进来,羽林将军云浅雪是房间里唯一的住客。他不开灯,坐在昏暗中欣赏着窗外的风景。自从与卡丹成亲以后,他已很少离开魔神堡了。离开娇媚的妻子到万里之外的敌国出使,自然有一种难以表述的心情在心头,他怀着惆怅的心情体验着孤身一人的滋味。

  今天走过了漫长的道路,自己却没有丝毫的疲倦和睡意。对魔神皇和黑沙军师交托的任务,他感到很没有底。一路上,他见到了远东人的军队,那旌旗蔓野的庞大部队。或许是出于炫耀实力的目的,远东人并没有对他隐瞒自己的军事力量。自然,比之王国森严的大军,眼前的队伍无论是武器还是装备上都还略显逊色,但是他们所焕发出的强悍活力却弥补了这个缺陷。半兽人士兵那强壮魁梧的身躯,那健壮的躯体所表现出的野性和力量感。一支全部由身高两米以上的壮汉所组成的大军,这令个子矮小的王国士兵绝望地自卑。对于那些野蛮人在这短短的一年里所取得的成就,云浅雪震惊无比。

  护卫对他惊叹:“羽林将军,如果全远东的军队都是这种水准的话,那王国的远东镇压军将来会碰到大麻烦的!”

  云浅雪点头,想:“我们面对的是一个如此野蛮彪悍的种族,真能将他们征服吗?”对于那个素未谋面的光明王,他直觉地感到此人绝非一般的枭雄。他迅速崛起于莽荒之间,将王国军一败于科尔尼,再败于埃罗,三败于特兰,最终导致远东战局糜烂不可收拾。掌握了足以动摇天下的兵力,光明王将来必然成为王国的心腹大患。

  门口响起了脚步声,云浅雪把目光从窗外移回,一队熊腰虎背的半兽人士兵从门口涌进来,个个魁梧彪悍,目光咄咄逼人。士兵们迅速在门口排成两列,领头一个军官拖着嗓子喊:“光明王殿下驾到!”

  出身王国的世家军队贵族,云浅雪对这种装腔作势的暴发户行径嗤之以鼻。但出于礼貌,他还是站起了身。门口踱进来一个人。他全身裹在宽大的黑色披风里面,戴着头罩。门口列队的卫兵哄然问好:“光明王万岁!”

  云浅雪打量着对方,光明王的个子很高,身材被宽大的披风包裹着,从身形上看,有可能是人类,也有可能是半兽人,甚至是魔族。云浅雪极力想窥视他的面目,但那披风头罩压得低低的让他无法看清。

  他迎上去:“感谢将军在百亡之中亲自抽空接待,云浅雪十分荣幸。”

  光明王很粗鲁地问:“你就是魔族的那个什么羽毛将军吗?找俺什么事情?”

  云浅雪眼中闪过一丝恼怒,欠身致意:“在下担任王国羽林军团统领。请问阁下就是远东叛乱军团和自治政府的领袖光明王大人吗?”

  “俺就是光明王!羽毛将军——”

  “羽林将军!”云浅雪恼怒地打断了他。

  光明王漫不在乎地在屋子里找个椅子坐下,大咧咧地说:“反正都一个样!俺们远东人是直爽汉子,听不懂你那些文绉绉的话!有什么话你就直说好了!”

  “这个…”云浅雪环视着那些虎视眈眈的半兽人大汉,露出为难的神色。可是光明王迟钝得完全没有反应,扯着嗓子嚷:“说啊!有什么你就直说好了!不要怕,羽毛将军,俺们不打你!”

  云浅雪只得苦笑着说:“能不能与阁下单独谈谈?”

  “行啊,没什么不行的!畜生们,都给俺滚出去!”

  半兽人士兵拖拖拉拉地从门口消失,云浅雪肃容开口说:“其实我是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跟殿下您商讨,关于远东的前途和未来——”

  光明王忽然从椅子上跳了起来,扑到门上向外吼叫:“小畜生!等下红薯煮熟了要叫俺,不许偷吃俺那份,不然俺剥你们的皮!”

  “知道啦——”远处传来“畜生们”稀稀拉拉的回应声。

  “该死的畜生们!”光明王坐回了原位,嘴里骂骂咧咧的:“全是一群小偷、强盗!哪怕睡觉都要睁一只眼盯住他们,不然会把得你身上的皮都给扒掉的!你不知道,上个星期俺把皮靴放在窗台上晾着,就转身了一秒钟,靴子就没了!多好的皮料啊,俺现在想起来还心疼呢!他们都说没拿,甚至敢睁大眼睛拿他们爹娘老子的坟地发誓,可难不成是鬼拿了吗!就那眨眼功夫,连鬼都没那么快手脚!都是一群该吊死的无赖、流氓!象俺这样规规矩矩的正派人碰上他们,那就得倒霉——羽毛将军,你不知道,那靴子的料多好啊…”

  远东的光明王、传说中神话般的领袖人物,就是这副样子?简直是个絮絮叨叨的乡下老农民!云浅雪眼都直了,还不得不附和:“是…是…很好的料子…很贵的皮靴——”他好不容易找到个机会插话:“光明王阁下,其实我有很重要的事情来的:关于将来您可有什么打算吗?”

  “跟以前一样,俺们继续打魔族啊!一直打到魔族崽子们统统溜走为止——啊,别误会,羽毛将军,俺不是说打你啦!你不用害怕,你长得象个正派人,跟那些绿皮尖嘴的魔族崽子们不怎么一样,看了不讨厌。”

  云浅雪:“请叫我羽林将军!”

  “俺说,羽毛将军,有什么话你就赶紧说吧!俺很忙的。俺得赶紧去吃东西,不然那群畜生连口汤都不会留给俺,天快下雨了俺还得赶紧收衣服,没空跟你磨牙。”

  云浅雪给搞得头昏脑涨,决定直说来意:“将军神勇善战,即使以云某远在万里之外的神堡也久闻大名,十分敬仰。然小小远东,不过弹丸之地,我王国军队百万,神皇陛下英明神武,即使以将军武勇,终不能与王国长久抗衡。将来大计,不知将军考虑过了吗?”

  “你说的什么,俺听不懂。”光明王很惭愧地说。

  云浅雪耐心地解释:“就是说,将来你打算怎么办?”

  “哦,俺打算回村子里面种地去——庄稼这么久没回去看了,不知那懒婆娘有没有按时淋水?邻村的德雷老是偷俺地里的黄瓜,真是坏透了,等俺回去一定好好揍他…”

  “不是!!!”云浅雪吼叫:“没人对你的黄瓜感兴趣!俺问的是你的田——该死!我问的是,你想继续和王国作对吗?”

  “啥?”

  “你听我说!”云浅雪努力作出威严的样子:“你们造反谋逆,还攻击王国的军队,那是很大罪的!按照法律,你们都该处死,该统统吊死在树上的!但神皇陛下宽宏——”

  “那是谁啊?俺不认识他。”

  “皇帝!就是我们魔神王国的皇帝!你先不要插嘴,先听我说完!”云浅雪深深地喘口粗气,觉得自己快要发疯了:“神皇陛下宽宏大量,知道你们是因为受到鲁帝的压迫不得不造反的——”

  “谁说的?现在俺在压迫鲁帝呢:他在天天帮俺刷靴子!”

  云浅雪不理他,继续说:“所以呢,陛下就原谅了你们,只要你们投降了,他就同意饶你们一条活命!”

  光明王发出了不屑的哼声:“羽毛将军——”

  “羽林将军!!!”

  “反正都一样!”

  光明王一副被侮辱了的气愤样:“俺看你是个明白人,怎么说出这样的昏话来了?俺们已经打败并俘虏了你们的远东司令鲁帝,又把你们的罗斯公爵给打得屁滚尿流,小伙子们正打得上瘾咧,天天吵着要打仗,俺都给烦得不行,你却叫俺们投降?这不是笑话吗?”

  云浅雪心平气和地说:“光明阁下,我承认,贵军是取得了相当的战绩。但到目前为止,贵军所遇到的都不过是一些杂牌部队,并没有与王国的精锐部队正面较量过。我可以保证,贵军一旦碰上了如王国近卫旅或者在下的羽林军,定会有个不一样的结局。而且,王国幅员辽阔,军队强盛,兵力远远超过贵军。打下去的话,贵军一点胜算都没有的。”

  光明王舞着拳头:“不论是近卫旅还有什么羽毛军,俺们谁都不怕!”

  善于观颜察色的云浅雪立即感觉到了,光明王虽然声称自己“谁也不怕”,但声音却在微微地颤抖。云浅雪心里有数了:“当然,将军是个英雄,自然是不会怕的。但将军可曾为部下们的性命做想过?如果战败——在我看来,这是必然无疑的——贵军的所有军人和家属将必死无疑。若不想自取灭亡的话,唯一的出路就是归顺王国。吾皇已许下诺言,对参加联军的各族军民,一律不加追究,有圣旨为证,请将军过目。”

  光明王飞快地瞟了一眼圣旨,他说:“俺看不懂。”

  云浅雪只得将圣旨详加解释:“这下,将军明白了吧?这是最后的机会了,将军一定要珍惜啊!”

  “但这样投降,俺觉得好象有点亏啊!毕竟俺们打了那么多胜仗,你们输了那么多场,现在就投降了,什么好处也没有,那俺不是很傻了?先前不是白打了?”

  光明王凑近来,以一副亲热的口吻低声说:“羽毛将军,这样吧:咱们再打打看,让你们的什么近卫旅和羽毛军过来,如果真的打赢我们的话,那时候俺们再投降好了!”

  如果可能的话,云浅雪真想带领王国的精锐部队过来,让这厚颜无耻的家伙知道厉害。但是目前兵情如火,不容拖延,他不得不装出笑脸:“自然不会让将军白辛苦的:陛下已经承诺了,只要你们投降了,他就封阁下为远东大总督——这样又如何呢?”

  “羽毛将军你不是开玩笑吧?俺当大总督?”

  “军中无戏言,怎会开玩笑?怎么样?”

  “那敢情是好!”紫川秀随口应付,紧张地思考:魔神皇究竟打的什么主意?魔族作风历来如同钢铁般冰冷而毫不妥协:叛乱者杀无赦!单是魔神皇赦免叛乱民众就构让自己吃惊的了,还答应让自己任远东总督,他们怎么可能做出这么大的让步?目的是什么呢?

  云浅雪还在耳边不停地劝说着,紫川秀只管“嗯嗯嗯”地含糊回答,忽然,一个词引起了他注意:“战败赔偿金。”

  (莫非魔族的目的是要钱?)

  他试探道:“听说投降的一方要交纳老大的一笔赔偿金,俺们可没那个钱啊:二十文铜钱可以吗?”

  云浅雪僵硬地笑笑:“赔偿金是投降仪式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太少了就不象样子,于王国的尊严有损。陛下说,至少要一百万两银子。”

  紫川秀大声吼叫:“羽毛将军,你简直是个流氓!你想抢光俺们吗!”

  (这个数目虽然听起来巨大,但对于远东丰富的矿产来说也不过一、两个星期的产量罢了,倒不难筹集。只是魔神皇真的这么窘迫了吗?要为区区一百万放弃了整个远东?)

  看光明王愤怒的样子,云浅雪生怕他就此翻脸,连忙说:“吾皇陛下仁心爱民,知道远东民众的生活穷困,筹集资金不易。若是这笔钱一时筹集不上来的话,可以先借给你们。”

  紫川秀立即明白过来了:不是!魔族的目标并非是钱!云浅雪这么急切地让步,一定存在着某种重大的而且迫在眉睫的危机在压迫着他们,那到底是什么呢?如果让叛军的首领担任远东的总督,实际上远东就等于独立了,他们从中能得到什么好处呢?

  紫川秀继续漫不经心地与云浅雪神吹,谈判各方面的条款,远东与王国边境的驻军、王国军在远东境内各种设施的移交、王国军必须尽数撤出远东,包括紫川秀一直最为头疼的凌步虚军团——他提出的所有条件,云浅雪只是稍微坚持了一下,立即就让步了,这更让紫川秀坚信魔族必然有所图谋。

  “光明阁下,”云浅雪仿佛漫不经心地说:“有个小事顺道说一下:在前阵子的战争中,有不少王国军失陷在贵军手上了,现在既然我们达成了协议,战争就结束了,我们希望贵军能把被俘士兵交还给我们。当然,我们会给付一定的经济补偿的:普通士兵三两银子,军官十五两银子。”

  紫川秀有点奇怪:魔族对敌人无情,对自己人更无情。临阵逃脱的魔族兵都要处死,更不要说那些被敌人俘虏的了。对于魔族的被俘官兵,除非是非常重要的皇族成员如上次的卡丹,魔族历来都是由得他们自生自灭的。这次怎么出了例外呢?

  他随口应道:“这个俺要和大伙商量下,要知道王国的战俘有好几万人呢,全部赎回去的话,是个大事…”

  云浅雪急忙说:“不是说全部赎回来,只要把塞内亚族的士兵赎回来就可以了。”

  紫川秀诧异地望着他,一瞬间,无数思虑如同闪电般从头脑中掠过:塞内亚族利用鞑塔族借刀杀人、鞑塔族被利用的愤怒、罗斯被迫写下的协议、自己分裂魔族各部族的计划、塞内亚族匆忙要求赎回战俘、调遣凌步虚军团回国——电光雷鸣间,一连串的线索被串联起来了,突如其来的直觉就如同一道闪电掠过脑海,事实竟就如此简单!

  他低声笑问:“不知罗斯的兵打到哪里了?”

  “黑星城…啊!”云浅雪随口应答,话一出口他跳了起身,就恨不得抽自己嘴巴,上当了!这家伙一直在装疯卖傻,装成个老实巴结的乡下半兽人,让自己一点点地放松了警惕,否则绝不会犯这种低级的失误!

  他定下神来,直视着对方缓缓说:“光明王阁下机敏过人,更是演得好戏,云某佩服!我们敞开窗子说亮话吧:和谈如成,对远东和王国都是有利的;如不成,不妨重返沙场见真章。

  我可以直言:鞑塔族是叛乱了,但他们不过一时之患,决非我赛内亚族对手。阁下如想从我王国内战中火中取栗,必将自焚其手。是战是和,大丈夫一言可决之。正如将军先前所言:我们没空跟你磨牙!”由于被戏弄了,他非常愤怒。

  沉默了好久,紫川秀才慢吞吞地说:“此事关系太大,我一人不能做主,不知羽林阁下可否给我时间考虑?”看到云浅雪有点迟疑,他急忙说:“对于如此重大的问题,给对方一定的考虑时间是合乎谈判礼仪的。”

  “多久?”

  “一个星期?”

  “不行。”云浅雪立即断然拒绝:“最多只给二十四小时。明天这个时候,如果还不能收到正式答复的话,我立即动身回国。”

  他决断的语气毫无妥协的余地,紫川秀立即知道再说也没有用了。他爽快地说:“好!明天此时,我将正式答复阁下。”

  双方起身,互相鞠躬致意,紫川秀起身出了门。

  云浅雪放下了狠话:明天之前一定要得到答复,那远东方面所能的只是在“和与战”之间之间做个选择。根据紫川秀的看法,问题其实是非常简单的:

  第一:远东如今的实力还不能与魔族打全面战争。

  第二:既然打不赢魔族,那就要想办法谈判。

  在他看来,这是一而二、二而一的问题,再简单不过的了。恰逢魔族内乱,千载难逢的机会,既然高傲的魔神皇都肯放下架子了,那联军还有什么理由固执呢?在他料想中,应该是自己一提出,众人就齐齐举手赞同,大家就欢天喜地地签条约去了。没有想到,他还是低估了远东人扯蛋的能力。

  在当晚的高级军事会议上,与会众人提出了多得不厌其烦的问题,那架势,简直是把他当成了魔神皇的新闻发言人。

  “殿下您说的可是真的?魔神王国就答应让远东独立了?”

  紫川秀纠正对方的说法:“自始至终,王国都没有答应让远东独立,只是答应让我们推举一名远东的新总督!”

  半兽人将军布兰皱着眉头问:“新总督的权限包括?”

  “根据我的看法,魔神皇确实给了远东最大的自主权。新总督有权招募十万士兵,自行训练和指挥——其实我们很容易就可以突破数额上的限制的。总督有权在远东地区自行决定征收赋税和劳力,并可自由掌控使用,每年只需要向王国上缴象征性的一笔赋税即可。至于其他的方面,例如司法、行政、教育、政府机构设置、官吏任命等方面,完全由远东总督自行控制。”

  “军队怎么办?魔族驻扎在远东的军队,比方说西南大营?”

  “军队将全部从远东撤回,羽林将军云浅雪向我保证,王国将不会在远东派驻一兵一卒。远东将完全交给远东人的军队来保护。”

  整个会议室顿时响起了嗡嗡的低沉议论声,王国的条件确实太优惠了,优惠得让人不敢相信。

  “这其中会不会有什么圈套?”索斯吐着尖尖的舌头,通红的眼睛左顾右盼:“会不会,狡猾的魔神皇给俺们远东人设下了什么阴谋?”他怀疑地望过来,仿佛紫川秀是魔神皇的同伙。

  紫川秀气结。他解释理由,说这一切并非无缘无故的,是因为鞑塔族起兵叛乱,魔族发生内乱,魔神皇紧急抽调西南军团回国,这才答应给了远东如此宽容的自治权。

  众人议论纷纷,有人怀疑这是魔神皇使的缓兵之计,是魔族放出来的烟幕,因为远东联军打败了罗斯军团,魔神王国再无军队可以应战,魔神皇害怕联军趁机入侵王国本土。

  这个军官声称:“敌人希望的我们就绝不能同意,所以我们绝不能停战,一定要打到王国本土去!”

  他突然提高了声量:“远东人战无不胜,我军无敌!打到魔神堡,活抓魔神皇!”

  顿时,整个会场响起了一片热烈的掌声和口哨声,血气方刚的半兽人将领们激动地吼叫:“说得好啊!就这样办!”

  那个半兽人军官谦逊地朝众人一鞠躬,然后扬扬得意地坐下。

  紫川秀皱起了眉头,轻声地问布兰:“这是个什么人?”

  布兰偏过头来轻声说:“第三十三团队团长罗邦,殿下,怎么了?”

  紫川秀摇摇头:“没什么。”心里却甚是忧虑:自从起义以来,远东联军一路高唱凯歌,最近刚刚收服了远东总督鲁帝、收复了国土全境、击败了鞑塔族首领罗斯、逼迫塞内亚族求和,一连串的胜利冲昏了大家的脑筋,军官们高估了自身的力量,军队中洋溢着狂喜,从上到下,士兵和将领都显得过于浮躁了。

  但作为全军的统帅,紫川秀却看到了大家狂喜之下所忽略的一系列隐患:连年征战,远东的生产力遭到了极大的摧残,经济面临崩溃边缘,人力资源也出现了极大的危机,一旦失去了后勤和补给,无论如何骁勇的军队也无法继续战斗了。

  但现在,整个联军内部除了他好像还没有别人想到这个问题。在罗邦团队长发言以后,整个会场气氛越加的热烈,大家兴高采烈地讨论着战胜后要如何瓜分王国的土地,哪个省该划给佐伊族,哪个郡又要划给哈特族,要如何搜刮王国的财富来弥补远东民众在历次战争中的损失。争论着究竟哪个种族的牺牲大,哪个种族该得多点补偿,各族代表吵得面红耳赤,结果一场军事会议弄得像个贼窝分赃会。

上一章:第十二卷 特兰会战 第六章 神皇招安 下一章:第十三卷 回归 第二章 贼窝分赃

 

· 推荐:乡村小说 官场小说 商战小说 权谋小说

点击收藏 小提示:按键盘CTRL+D也能收藏哦!

在线看小说 趣知识 人生格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