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
玄幻奇幻小说

首页 > 玄幻奇幻小说 > 紫川 > 第十一卷 第三章 历史借镜

第十一卷 第三章 历史借镜

  鲁帝的失踪最终被证实为投诚了,这在两边都掀起了轩然大波;

  魔神堡的第一反应是:“不可能!”,第二反应还是:“不可能!”头脑固化的魔族怎么样也无法接受这个事实:王国在远东最高的政治和军事指挥,出身塞内亚族的高级将领,被魔神皇所宠信的高级贵族,居然奉军投靠了远东的流民草寇?由于鲁帝也是出身塞内亚族的将领,鲁帝的投诚让身为统治阶层的塞内亚族沦为十三部族中的笑柄,威信受到了沉重的打击。

  魔神皇震怒异常,由于是卡顿亲王推举鲁帝担任远东总督,卡顿亲王几次磕头请罪都没能清除神皇的怒火,到了几乎要自杀以明心志的地步,最后被剥夺了皇位继承权,禁闭反省去了。

  卡兰王子一路哼着歌儿,欢天喜地告诉云浅雪这个消息。就连一向厌恶鲁帝的云浅雪也吃惊得半天说不出话来。在他的估计中,事情败露以后,鲁帝要不自杀,要不就是乖乖就擒,怎么样也想不到他会投奔叛军。那个傻大黑粗、看起来很莽撞又毫无机心的家伙,居然这么的贪生怕死,这实在出乎他的预料。

  “历史就像一个车轮,转来转去,总是那几根不变的轴线总是在周而复始,发生的事件往往惊人地相似的。其实我们早应该有所警惕了,当年紫川家的远东统领雷洪在无路可走情况下,不也同样投靠了远东的叛军吗?”闻知消息,卡丹公主淡淡地说,并不显得如何惊奇。

  卡丹是魔神王国内部事先唯一能想到鲁帝有叛变可能的人。被神皇下了格杀令,如果鲁帝不想死的话,就只剩下两条路走了,一条是在远东起兵独立,二是投靠叛军。但远东的驻军大多是出身塞内亚族的神皇嫡系部队,还有凌步虚那个威望和功勋都不在鲁帝之下的名将坐镇,如果要公开叛变的话,鲁帝是指挥不动他们的。

  卡丹公主猜到了,她却没有向她的丈夫或者父亲提出警告。因为她知道,当刺客拦截失败以后,鲁帝肯定就已经知道事情败露,这时候无论采取什么措施都来不及。

  卡兰王子不满:“你既然猜到了,就应该跟我说一声嘛!”

  卡丹公主嫣然一笑,没有出声。她想,既然说了也无能为力,那还不如不说。不得不报告坏消息的本身就是一个坏消息。

  云浅雪向妻子请教:“公主殿下,您看,局势接下来会怎样发展呢?”

  “云君,您实在太谦了,您应该看得到的。”卡丹公主语笑嫣然:“刚才已经说过了,历史往往是惊人地相似,当一个国家发生内部叛乱时候,往往会引起外部势力的觊觎和干涉的。二哥,您想想,当年紫川家发生远东叛乱时候,接下来发生了什么事情?”

  “紫川家失去了远东辅助军团的屏障,接下来就是我神族大举西向……”卡兰突然一下子顿住了,和云浅雪面面相觑。

  “天,老妹,你该不会说紫川家会……”

  云浅雪表示怀疑:“但是紫川家刚刚战败,他们应该没有能力干涉远东事务的吧?”

  卡丹想了很久,这才慢慢地说:“我曾在紫川家的首府帝都居住饼很长时间,对他们情形有比较深的了解。云君、二哥,你们都太小看紫川家的实力了。他们在上次的远东战争中虽然损失了大批军队,但那些部队大多是乌合的民军和二线的预备队,紫川家西部漫长边境线上,一线的近百个师团的边防部队,还有西部诸省份数目庞大的地方驻军,还是保持完好无损的。

  “我曾见过紫川家的一些高级将领,如斯特林、帝林、林冰、死了的哥应星、紫川秀——哦,他也死了。不客气地说,比起我族的将领们,人类的将领要强得多了,他们更懂得什么是战争,什么叫韬略。远东之战我们能胜利,并不是我们强大,而是当时他们恰懊是最虚弱的时候,被打了个措手不及。还记得吗?哥应星时期,我族曾四次讨伐紫川家,通通在哥应星手上无功而返,这证明人类军队的实力并不像我们想像中那么差劲——起码不像我们所宣称的:三个神族士兵顶得上十个人类士兵!”神族士兵的单兵作战能力稍强,但在团体战中,人类军官的战术指挥能力和水平都远高于我们,很容易就能抵消我们单兵作战中的优势。人类还有另外一个优势,他们的武器科技水平比我们高得多,而且他们的将领也善于将这种优势发挥到淋漓尽致。记得帕伊之战吗?我们神族倾百万之师,竟然拿不下一个孤城,但如果围攻的是人类军队,他们早就用投石车、燃烧瓶、冲击弩把城池轰得稀烂了。

  “紫川家今天的孱弱,多半是由于他内部的明争暗斗相互相倾轧造成的,这严重消耗了他们的精力。只要他们能醒悟到这一点,他们的潜力是无限的。因为在大陆上人类的三大势力中,以紫川家的人口最为庞大,足有一亿三千多万,他们的军事生产能力最为强大。有这样的人口基数,如果三思穷兵黩武的话,那他们很容易就能恢复两百万的军事编制。”

  “但西边还有流风家牵制他们呢!”

  “流风西山命已不久,等他一死,流风家族必有内乱。那时候,失去了西部威胁的紫川家,必然会重新强大起来的。那时候,他将成为我们神族的真正威胁——事实上,即使是现在的远东叛乱,我也怀疑这其中是否有紫川家插手的痕迹。”

  “怎么会呢?”

  “远东种族骁勇善战,但是他们的政治组织能力不行,社会组织还保持在氏族社会的水平,各个部族互相猜忌、怀疑,即使在同一部族之间,他们也分成很多小的部落群体,散乱得如同一团散沙。但现在,几支分散的流寇在不到一年的时间成为跨省、跨郡县,庞大而高度向心团结的武力集团,这需要非常高超的政治组织能力和领导才能。如果说没有外来势力的暗中操纵,而单是远东种族本身就能取得这样的成就的话,我实在难以相信。

  “叛军并非那种胸无大志的流民草寇,他们的目标也不是打家劫舍,而是要分裂我们国土,把远东从王国境内彻底决裂出去。而远东的分裂对谁最有利呢?不问而知,紫川家。将来如果说紫川家卷土重来的话,就一点也不希奇了。”

  “当然,这只是我个人的一点小见识,未必准确的。”最后,卡丹公主很谦逊地说。

  对天下大势如此深刻的了解和分析,这分敏锐的洞察力与犀利的见解,即使王国那些最老练的政治家也未必能做到。卡兰却毫不奇怪,他早就知道在头脑谋略方面,她的妹妹是个罕见的天才。

  他站起身:“老妹,你比那个装神弄鬼的黑沙强得太多了——那个家伙最近不知到哪里了?都没见过他的人影。将来我如果能坐上那个位置的话,我一定请你做军师。怎么样,愿意帮我吗?”

  卡丹一笑:“你是我哥,我不帮你还能帮谁呢?”

  卡兰“哈哈”一笑,笑声却毫无欢喜之意,马马虎虎地一点头:“走了!”

  云浅雪赶紧起身送客,一直送到门口,回来时候,卡丹神情凝重地对他:“云君,大哥出事以后,老二得意得忘形了,这种心态会招致大祸。你最好不要再跟他那么紧了。”

  云浅雪一愣,笑道:“二殿下只是高兴了点,并没有说什么过分的话啊!”心中却想:我的命运早巳经和二殿下紧紧联系在一起了,现在想退缩,已经太迟了。

  ※※※

  七八二年,六月二十四日,远东,杜莎行省摩克镇

  太阳冲出了云层,但是阳光仍然显得阴暗。天空灰蒙蒙的,乌云密布。

  “要下雨了。”从设置在摩克镇的临时司令部的窗户往外望去,紫川秀喃喃地说。

  司令部的参谋人员部坐在墙壁边的木箱上,小声地交谈着。大幅的作战地图挂在墙壁上,代表远东联军红色箭头和代表魔族的黑色箭头在地图上错综复杂地交错着、纠缠成一团。在这半年的时间里,远东军队急速扩充,大大增强了光明王的实力,但带来的后果是原来的组织结构再难以适应如此庞大的军队,特别是在调动将近三十万军队的庞大武装力量进行一场大战役时,大本营指挥力量薄弱的缺点立即就暴露出来了:近百个团队,近二十个大大小小各有不同任务的战役集团,光是要掌握各个部队准确位置和路线就是一件工作量骇人的任务了,更不要说还要根据瞬息万变的形势给他们准确地下达作战指令。

  如果是紫川家的大规模正规军团,那就不存在这个问题。各个正规军团往往都有一批专业的参谋军官,专门负责辅助司令员的指挥,但远东起义军街缺少这么一批人才,缺少有经验的专业军官,特别是参谋人才。虽然从秀字营中匆匆选拔了一批比较有文化的七兵来担任辅助职务,但是他们显然还不够老练。看到他们递交上来对鲁帝残部的作战计画,紫川秀哑然失笑。

  十二万人的主力大军团要突然迂回一百四十公里到敌人背后发动侧翼打击,但却只给了他们三天不到的时间完成战役部署,他们的路线。按照紫川秀的经验,即使是紫川家最精锐的中央军团,要完成这么巨大的战役动作起码也需要一个星期时间。更让紫川秀觉得荒谬的是,在规定的行军路线上,八万人要在五个小时内通过一条只能容两人行走的木桥,而且这座桥还是处于特兰要塞的弓箭射程以内。而且计画中没有在行军路线上安排侧翼警戒部队,如果队伍中行进中一旦碰到袭击,事情将演变成一场灾难。

  紫川秀苦笑着将那份报告扔进了垃圾桶。

  所以,担子就几乎全部压在紫川秀身上了。

  紫川秀知道,从人的管理能力上来说,最适合的下级指挥单位最好是四到六个,目前远东军的作战单位是太多了,但鉴于远东联军如今复杂的内部形势,军队过于集中的话,会造成军阀化和派系化的后果,他还不敢冒这个风险。

  他走出指挥部的房间,外面同样是阴沉沉的,太阳被遮蔽住了。远方传来了低沉的轰隆雷声,夏季的一场暴雨即将到来。在白川营帐指挥部所在地的住房面前,身穿紫川家制服的秀字营士兵在来回巡逻,安全保卫工作做得相当严密,正如他预先交代的那样。

  远处,村庄边上的公路上,排成两纵队的半兽人骑兵正在经过小镇的道路向前方推进,骑兵们披着兽皮,肩头挂着起义军的金色太阳肩章,扛着标枪,后面跟着的是步兵弓箭手。紫川秀认出了,这是布卢村半兽人德昆指挥的一支半兽人骑兵。那个浮躁的毛头小子,现在已经成为一员团队长官了。他统帅着一支六千人的半兽人骑兵部队,被编在白川的部下服役。

  如果说秀字营的人类士兵是紫川秀在人类中的亲卫部队的话,那布卢村的半兽人就是紫川秀在半兽人中间的亲信了。为了报答他们当年的救命之恩,紫川秀对他们青眼有加,在布卢村的青年人中大力提拔将领和军官。现在,当年那六百多名参与拯救紫川秀行动的半兽人上兵,大多都已经被提拔为基层军官了。除了他们以外,还有当年参与起义的那两个团队的士兵也得到了特别的关照,很多大队长、团队长级别的中高级军官都是出身于当初的起义军。此举被蛇族酸溜溜在背后称为“光明王又在任人唯亲了”。紫川秀心里有数,民主政治是一回事,但军队需要凝聚力和向心力才有战斗力,他确实迫切地需要在军中建立一股忠诚于自己的势力。既然论功勋和才干,布卢村的小伙子们比起任何人来都毫不逊色,自己有什么理由不优先提拔这么一批对自己忠心耿耿的部下呢?虽然他们中间还没有人担任军团长级别的高级军官,但长期熟悉军旅生活的紫川秀却深知,比起元帅、将军那些看起来威风凛凛的人物,基层的团队长们才是实际上掌握军队的实权派人物。

  紫川秀不希望发生这样的事情,但政治往往是残酷无情的,由于哥应星的前车之鉴,他必须要为这种最坏的情况做好准备:如果身边的某位大将被魔族收买,有谋反的企图,一旦事起仓促,自己只需要向他部下的团队长们一声令下:“从现在起,一切部队调动由我直接指挥!”那位将军就根本调动下了部队,任何阴谋都无从进行。

  这两天发生了太多的事情:黑沙的行剌,鲁帝的投诚,魔族新的增援军团在罗斯统带下即将到达远东,事情接踵而至。尤其是黑沙临走时候那暧昧的话语,更是隐隐暗示了一个令紫川秀恐惧的可能,但目前军事上的紧迫形势却使得自己无暇顾及于此,这令得紫川秀焦躁不安。

  接受鲁帝的投诚会否会给自己带来后患?一旦事情泄露,军队能否接受这个事实?

  魔族王国已经知道远东地区的叛乱了吗?可怕的魔神皇将采取什么措施来对付自己?

  罗斯军团是单独前来,还是只是作为一个庞大的镇压部队的前锋?镇压部队的兵力如何?远东的自由刚刚出现希望的曙光,又要陷入兵火连接的灾难中了吗?

  案头的工作已经积累了厚厚一叠,但他没有心思去处理。最后他干脆把那堆工作抛开,走到了白川营帐的大门外,急速地来回走动,却没有进去:里面,白川正带着特工处的人员对投诚的鲁帝和其他的魔族军官进行突击盘问,已经进行了一个多小时了。

  门口处,一个善解人意的参谋军官上前问:“殿下,可需要我进去向白川大人询问一下进度?”

  紫川秀点点头,军官往里面走,但没走几步紫川秀又叫住了他:“回来!”他焦虑不安地挥挥手:“不要干扰审讯。”军官愕然。

  亲卫队长占雷从外面走进来,报告说:“大人。”

  紫川秀不动声色地抬抬眼皮看着他:“事情办得怎么样?”

  “回禀大人,事情办得很顺利。看到鲁帝的手令,他们立即就听令了。按照您的指示,已经将他们全部带到我军防线以内保护起来了,现在他们由西加将军看守,总共两千三百人,其中七人是女性和孩子。”

  紫川秀奇怪:“怎么回事?”

  古雷神色尴尬,低声说:“他们是鲁帝的妻妾和小阿。”

  紫川秀哑然失笑,他没想到鲁帝也有这么人性化的一面,这个屠杀了无数的女性和婴儿的人,也有妻子和小阿的吗?

  “保密做得如何?”

  “回禀大人,这次任务是由您的亲卫队和白川将军直属师团的人类工兵执行的,没有半兽人和蛇族士兵参加。西加将军已经命令亡兵们了,敢对外泄露此事的,杀无赦。途中,布森将军麾下的一支巡逻队曾拦住我们盘问,我不得已之下向他们出示了大人您的手令,宣布说这批是我们抓擭的魔族俘虏,他们当场就放行了。外界应该不会得到风声的。”

  紫川秀点头:“还好吧。”用人类士兵是他自己的主意,秀字营的工兵跟随自己比较久,不需要担心泄密,另外,他们对鲁帝的仇恨也没有远东居民来得那么强烈。

  他没有指出古雷行事的不足。在碰到巡逻队的时候,只需要跟对方说这是魔族的俘虏就够了,没必要出示自己的手令,这种画蛇添足的举动只会让对方起疑心:抓到区区千来名俘虏何必要劳动光明王亲自下手令?这等于明摆着告诉对方,这批俘虏不同寻常。但还好,碰到的是布森的部下,若是蛇族的索靳或是矮人族的部队,那对方准要大肆宣扬,吵闹得连每一只蚂蚁都能听见。

  在鲁帝投诚后的第一时间,紫川秀立即就把事情的始末相自己的决定,详细地给云省的布丹长老写信用快马送去了。他相信,以布丹长老的智慧,应该能看出自己的用心良苦。杀了鲁帝,只是得一刀痛快而巳,对大局并无任何影响,但留下他,这就是颗很有用的棋子了。可以靠他来获知魔族的军事内情,探听机密。政治上,他也很有利用的价值,可以蛊惑魔族的人心,动摇他们的斗志——甚至到迫不得巳的时候,自己还可以用鲁帝的人头来作为相魔族谈判的条件。如果布丹长老能够赞成自己的行动,他只需传喻说:“奥迪大神要我们以宽大、慈悲的胸怀,宽恕我们的敌人。接受鲁帝的投降吧,不信的话请看预言诗,人神早在上面写得清清楚楚了!”那占军队绝大部分的半兽人军官相士兵会马上二话不说地磕头同意的,但在长老明确表态之前,自己必须将此事严格保持机密,否则将有动摇军心的危险。

  想了一下,紫川秀吩咐占雷:“你进去告诉白川,让她告诉鲁帝,他的族人和妻儿都已经在我军的保护之下了,让他不必再有顾虑,放心说。”

  古雷应命进去。

  午后时分,天空更是乌云密布,云层低得有点吓人。紫川秀正在睡午觉,被通报的卫兵叫醒了:“报导殿下,白川将车紧急求见!”

  没等卫兵把通报的话说完,白川已经一阵风地冲进了房间里,面颊绯红,声音激动得有点变调了:“大人,鲁帝已经全说了!大收获,这是大收获!”

  “怎么回事?”紫川秀赶紧坐起来问,他也是早巳等得心焦。

  “魔族在特兰要塞的防御空前虚弱!整个要塞的守备军不足三千人,而且几乎全部是鲁帝的部下,由于鲁帝叛逃了,现在他们军心涣散。鲁帝说了,只要我们派一路大军跟他过去,他有把握兵不血刀地让要塞的守军投降,将要塞完好无损地交给我们!——但是我们动作得快,因为罗斯的部队也正在朝特兰要塞赶来。”

  紫川秀立即清醒了过来。他问白川:…坦里距离要塞多远?”

  二百三十多里,有熟悉的向导的话,骑兵十个小时可以赶到!但现在的问题是……”白川有点犹豫:“我不敢肯定,鲁帝说的是不是真的?万一他是专门想骗我们入埋伏呢?”

  “立即行动!”紫川秀没有犹豫,鲁帝的族人和老婆孩子都在自己手中,他相信他没有这个瞻子欺骗自己,就算是冒险吧,自己以弱势兵力与魔族对抗,若不兵行险着,那根本没希望的。他问白川:“有哪些部队是可以马上出动的?”

  “现在是午睡时间,士兵们大多休息了……要把部队调齐需要时间。德昆的远东第七团是骑兵团队,他们刚刚经过摩克镇还没有扎营,可以要他们立即出发。还有秀宇营的直属师团有两个大队正在值勤中,应该也可以动用他们,还有大人您的警卫团也是整装的……”

  “这就够了!”紫川秀一口说:“吹响进军号!我带这些部队先出发,你带着剩余的部队跟上,通知布兰和布森带中军跟上支援,各部队动作要快!”

  窗外白光一闪,霹雳一声巨声雷响,震得二人耳朵生痛。大颗大颗的雨点恶狠狠地从天上砸下来,劈啪劈啪地打在窗台上,水花飞溅。阴了老半天,终于下起了雨了。白川皱起了眉头,恨恨地说:“这雨下得真下是时候!泥泞的道路会迟缓部队的行进速度。”

  “一样。”紫川秀站起了身子,望着窗外那茫茫的一片白点:“大雨同样会迟缓罗斯部队的动作的。现在就看谁的部队更顽强、更坚决了。”他望向白川,目光很温柔:“拜托了,白川。”

  一瞬间,不知为何,白川有了种热泪盈眶的感觉。她肃然一个敬礼:“是,我们定能拿下特兰!”

  嘹亮的集合号声压倒了暴雨声,声音中透出几分仓促。半兽人七兵纷纷拿着斗笠盖着头,从自己的帐篷里跑出来相互询问:“怎么回事?魔族杀来了吗?”军官们扯着嗓门一个个营帐地召集自己的部队:“出来!快,紧急集合令!”半兽人一个接一个地跑了出来,双手抱住头,嘴里不满地嘀咕着:“当宫的发疯了吗?这种天气要集合?”

  相比之下,人类士兵自觉得多了。一听到“嘀嘀”鸣响的集合令,他们闪电般从各自的帐篷中猛冲出来,冲进了马廊里,寻找自己的战马。由于太多人同时进行,一时间,场面有点混乱,人声喧杂,一阵阵剌耳的马嘶声,一张张圆睁的眼睛和张开的嘴巴,每个人都在叫嚷着什么:“让路!让路”、“见鬼,你挡着我的道了!”、“那边的,借过一下!”结果声音混杂进了雨声风声里,什么也听不见了。

  一部分取到了战马的骑兵汇集到了村中的主干道上,整个小镇像是被狠狠踢了一脚的马蜂窝,整个地忙乱起来了,大街小巷到处都是手忙脚乱的士兵在跑来跑去,半兽人、人类、蛇族、精灵怪、矮人族,各个部队混杂成一堆,主干道上人挤人,午睡中被叫醒的人们暴露在狂暴的大雨之下,一个个暴躁得像填满了火药似的,有几个人类士兵甚至不顾头顶上军号呜叫正紧,而跟挡路的半兽人士兵打了起来。一个过路的骑兵军官用鞭子将这小小的骚乱镇压下去了。但更多的地方,却是人挤人,士兵们慌慌张张地从东边跑到西边,再从西边又跑回东边,就是找不到自己的部队和上司。军官徒劳地呼叫苦自己部下的名字,却是没人回应。

  望着这混乱的场面,白川秀眉紧蹙:“要是魔族趁这个时候打过来,那可真的完蛋了!”

  紫川秀笑笑不出声,自己军队本来就不是那种以纪律严明的闻名的部队,这种混乱场面在他的意料之中,他对此也早有准备。在混乱的大街小巷上面,紫川秀派出的几十个传令官正在沿街大声地宣告:

  “跟着旗帜走,快!跟着旗帜走!光明王殿下就在我们前面!”

  “步兵的弟兄们,给骑兵的弟兄们让开一条路!”喊声透过茫茫的雨幕传人披甲的士兵耳朵里,变得模糊不清了。每隔几十米就有一名扛着金色太阳旗帜的骑兵给大家带路:“往这边走!苞着我走!”一批又一批骑兵根本还不知道怎么回事,昏头转向地就跟着传令兵纵马冲出了小镇,马蹄踏溅泥水飞溅,一群群的人马投入了茫茫的雨幕中,渐渐消逝。

  “我也该出发了。”紫川秀把斗笠戴上,一个呼哨,古雷率领的亲卫队立即全部上马,整装侍发。紫川秀正也要上马,身后传来声音:“等一下。”

  白川拿出自己的雨衣给他披上,一边轻声说:“大人,一切多加小心,不要太过勉强。对于我们,对于远东,您比一百个特兰要塞还要重要。”

  紫川秀一愣:“白川,从什么时候起,你变得这么关心我的安危了?”

  “从你向我借一千个银币的那天起。”白川旗本不动声色地说。

  茫茫的雨幕中,在杜莎行省苍茫的丛林道路中,一支骑兵队伍在前进,旗帜已经被卷了起来,他们行动迅疾如电,蹄声轰隆,成千上万急速翻动的马蹄将道路践得泥水飞溅,金属铿锵的碰撞声与人声、马鸣响成一片,这声音透过雨幕让人有种不真实的感觉。尽避队伍已经在以极快的速度前进了,但尖利的吆暍声仍旧不时从队伍的前面传过来:“快!快!目标就是特兰要塞1雨点劈劈啪啪地打在工兵们的头上,为了加快速度,也为了躲避迎面打来的雨点,骑兵们都俯低了身子,湿透的衣服在盔甲下面紧紧地贴着身体,快速奔跑的战马在雨中浑身冒起了热气,像是一层烟。

  “大人!”一员骑兵快马超出了队伍,向紫川秀追来。

  紫川秀放慢了速度,打开头盔的眼罩,拨开额头上湿漉漉的头发回头望去。骑兵贴近了紫川秀的坐骑。因为声音喧杂,尽避他已经是俯在紫川秀的耳朵边大声地吆喝了,但声音显得非常模糊,以致紫川秀只能依靠对方的嘴型判断他要说的话:“第二军团的军官教导队已经赶到厂,已经和本队会合!”

  紫川秀停住了前进的马步,到路边的小坡高地搭起眼罩观看。果然,一片白茫茫的雨幕中,住自己队伍的后方,黑色的骑兵队伍分几个方向向自己的队伍迅速地接近,每支队伍仿佛一条黑色的长龙,一眼看不到尽头。其中有一队黑衣的骑兵已经赶上了自己队伍的后军,跟在后军部队的背后。就像无数溪流融入小坝一样,小坝又流进大海,一支又一支的队伍加入到了自己的行列中,使自己出发时候略显单薄的部队迅速地壮大了起来。铁骑铿锵,蹄声轰隆,雨幕中,那奔腾的骑兵军团显得异常的壮观,俨然示一路大军。

  紫川秀笑着对着军官竖起了大拇指,示意赞许。秀字营没有辜负自己一年多的训练,接到紧急通知后,他们在二十分钟内就完成了集结,迅速赶上了自己亲自带领的先遣队。有了他们,自己就更有把握完成夺取要塞的任务。虽然这一次的行动开始得很仓促,看似卤莽,但紫川秀从自己的经历中得知,很多时候,那些事先策划已久、看似准备周全的行动,却往往会因为一些思想不到的因素而流产,反倒是一些无意之中临时决定的行动容易取得成功。理由很简单,自己想不到的,敌人同样也不会有准备。

  一个小时后,罗杰军团的军官教导团队也赶到了。紧接着,紫川秀直属军团的军官团和三个骑兵团队也赶上了大队。队伍疾驰,只有晚上和第二天的午时在丛林中休息了两次,让马匹可以歇力活命,骑兵们就地台衣睡觉。当从马背上跳下来时候,就连紫川秀的体魄也大感吃不清,全身酸痛,两脚麻木,大腿处被磨破了皮,热辣辣剌心地疼。考虑到要保持部队相应的战斗力,于是他不得不宣布将休息延长三个小时,士兵们无不欢呼:“光明王万岁!”

  在第二天的午后,队伍出了丛林,进入了一片开阔地带,雨又下了起来。

  向导宣布说:“前面就是特兰要塞了!”——就是不用他说,紫川秀也看到了,茫茫的雨点中峨巍耸立的灰色庞然大物。特兰要塞的阴影给紫川秀很大的压力,想到自己既无步兵又没带攻城器械,单靠骑兵就想拿下这座仅次于瓦伦要塞的远东第二大堡垒,自己是否在做白日梦。

  他深深呼吸了一口气,把头盔的眼罩拉了下来,吩咐传令兵:“把那个魔族带上来。”鲁帝的投诚被紫川秀列为最高机密,目前仅仅有极少数的最高级人类将领得知此事。至于一般的人类士兵,他们只是奇怪为什么大人紧急出击要带上一个魔族俘虏。

上一章:第十一卷 第二章 不义之降 下一章:第十二卷 特兰会战 第一章 特兰会战

 

· 推荐:乡村小说 官场小说 商战小说 权谋小说

点击收藏 小提示:按键盘CTRL+D也能收藏哦!

在线看小说 趣知识 人生格言